覆雨翻雲(第12卷)
第一章 狼心狗肺

    長沙府外,密林裡。
    褚紅玉追著戚長征,到了密林的近緣處,止步停下看著這在芳心留下了軒昂濯脫、
狂野不羈印象的青年高手,在原野裡時現時隱好一會,消失不見。
    她禁不住一陣惘然。
    湧起恨不相逢未嫁時的悵然感覺。
    假設自己能早點遇上這麼個動人的男人,必會不顧一切隨他而去,現在卻只能在深
閨夢裡,偷偷去思憶回味。
    特別吸引她的是他那不受任何事物拘束的豁達大度,而自己卻像被一條無形的鐵緊
鎖著雙翅,再沒有任意飛翔的自由。
    神傷意亂中,玉頸後忽然癢癢麻麻的,她本能地舉手往頸後拂去,驀覺不妥,待要
往前逸走,腰間一麻,往後軟倒。
    倒進一個強壯青年男子的懷裡。
    那人伸出有力的雙手,緊箍著她的蠻腰,手掌在她小骯摩挲看,前身緊貼著她的豐
臀,充滿了淫褻侵犯的意味。
    那人把臉湊到她耳旁,輕嚙著她圓潤嫩滑的耳珠,「嘖嘖」讚道:「真是天生尤物,
戚長征那小子太不懂享受了,放看你這般美食珍餚,都不好好品嚐。」他的聲音帶著奇
異的外國口音,偏是非常溫柔好聽,教人生不出恨意。
    褚紅玉顫聲道:「你是誰?」那人提起右手,捉看她巧俏的下巴,把她的俏臉移側
至臉臉相對的位置,一張英俊至近乎邪異,掛著懶洋洋笑意的青年男子臉容,出現在她
眼前。
    褚紅玉看得呆了一呆,喑忖這人武功既高明之極,又生得如此好看,且備了一切合
女性傾倒的條件,何須用這樣的手段調戲女人。
    青年男子眼中閃著誘人的亮光,微笑道:「在下鷹飛,幫主夫人你好。」褚紅玉一
震道:「既知我是誰,還不放開我?」鷹飛吻上她的香,一對手恣無忌憚地在她動人的
肉體上下活動著,由:H衣外長進衣內,掌心到處,一陣陣引發褚紅玉春情激盪的熱流,
湧進她體內。
    八褚紅玉神智迷糊,竟忘了對方的淫邪侵犯,吐出丁香小舌,任對方吮啜當鷹飛離
開了她的香時,她的軀仍在他手底下扭動抖顫著,張開小嘴不住急喘。
    鷹飛細賞她火紅的俏臉,滿意地道:「戚長征若知道你可變成這淫蕩的樣子,必然
會後悔剛才放過了你。」褚紅玉聽到戚長征的名字,從高漲的欲潮稍稍清醒過來,勉力
振起意志哀求道:「放開我吧:」鷹飛柔聲道:「教我怎麼捨得:」褚紅玉強忍著對方
無處不到的拔弄,那令她神飄魂蕩的挑引,顫聲道:「你為何耍這樣對我?」鷹飛顯然
對褚紅玉現在欲拒還迎的情狀非常欣賞,並不進一步去侵犯她,淡淡道:「因為你愛上
了戚長征,等若是他的女人,所以我定要使你背叛他,好讓他難受。」褚紅玉熱淚湧出,
神志陡她回復過來,悲叫道:「你這膽怯鬼?不敢向戚長征挑戰,卻用上這種卑鄙手段:」
鷹飛的手停了下來,若無其事道:「你錯了,不敢面對我的是戚長征,他的刀雖好,比
之我的「魂斷雙鉤」仍有一段距離。」褚紅玉一呆道:「那你為何不正式和他鬥上一場?」
鷹飛輕歎道:「因為我要把他生擒,再以諸般手段,把他折磨成一個廢人,然後放他回
怒蛟幫去,這種對怒蛟幫的打擊,比什麼都更有力。」頓了一頓又道:「這小子有股天
生豪勇冷傲氣質,我雖能穩勝他,卻難保會被他臨死前的反撲所傷,要生擒他更是絕無
可能,所以不得不運用種種手段,摧毀他的信心和冷靜,再布下圈套,才有望把他生擒,
這是一個獵人與獵物的遊戲,不是挺有趣嗎?」褚紅玉道:「他走了,你為何還不去追
他?一龐飛嘴角綻出一絲陰笑,道:「他走不了的,什麼地方也去不了。」褚紅玉心中
一寒,道:「你究竟是誰,和戚長征有什麼深仇大恨?」鷹飛眼中閃過寒芒,沉聲道:
「我和方夜羽都是蒙古人,你明白了嗎?」褚紅玉想不到他如此坦白,有問必答,一呆
道:「為何要告訴我這些秘密。」鷹飛輕吻了她的香,柔聲道:「因為我怕待會姦污了
你後,捨不得殺了你,把你的裸體暴林內,好嫁禍戚長征,故此特意讓你知道所有秘密,
的罟目已非對你痛下辣手不可,這答案你滿意嗎?」他可恨的手驀然加劇地再次進行挑
情的活動,肆意逗弄這成熟的懷春少婦。
    褚紅玉眼中射出既驚恐又興奮之色,肉體的酥麻,揉合看心中的驚懼痛苦,那種折
磨,使她差點發狂叫喊,一邊垂淚,一邊喘著道:「你這狼心狗肺的魔鬼:」鷹飛為她
寬衣解帶,邪笑道:「盡情罵吧:我保證在干你時,你的身心都會歡迎我呢。」褚紅玉
心中淒然道:「天啊:為何我竟會遇上這種惡魔?」鷹飛柔聲道:「不過凡事都有商量,
只要你肯乖乖為我做一件事,那我只會佔有你的身體,卻不會殺死你。」褚紅玉燃起一
線希望,道:「你要我做什麼事?」」鷹飛笑道:「親個嘴再說:」又對上她的櫻,暫
停解脫她僅剩下來的褻衣。
    褚紅玉發覺自己的情緒完全落到對方的控制裡,甚至不敢拂逆他,迷失在他任意施
為,忽軟忽硬的厲害手段裡。:、分。
    褚紅玉喘息著道:「休想我信你,你不是因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所以不得不殺死我
嗎?何況你還要利用我嫁禍戚長征:」鷹飛翮淡然道:「你可叫罵我是殺人不眨眼的強
徒,又或是採花淫賊。但高貴蒙古人是不會言而無信的,我會以一種獨門手法,使你事
後昏睡三十天,那時戚長征早落到我手中,他是否被人認為是淫徒亦沒有什麼關係了。」
褚紅玉愕然道:「你不怕我醒來後告訴別人是你幹的嗎?」鷹飛微笑道:「你不會的,
因為那時你將發覺自已愛上了我,沒法忘記我會給你的快樂。何況若讓我知道你暴露了
我們的秘密,我定會再找上你,將你姦殺,然後把你所有親人都殺掉,當然包括你的幫
主丈夫,你應不會懷疑我有這能力吧:」褚紅玉顫聲道:「你殺了我吧:」在鷹飛軟軟
硬硬的擺佈下,她失去了應付對方的方寸,腦筋亦難以有效運作。
    龐飛這時將她最後一件蔽體的褻衣脫了下來,盡露出她羊脂白玉般的美麗胴體,又
把她扳轉過來,壓在一棵大樹處,盡興施展挑情手段。
    褚紅玉被逗得春情勃發,不可遏止,不住喘息扭動逢迎,明知對方是魔鬼也忍不住
熱烈反應著。
    鷹飛柔聲道:「做我的乖奴才吧:何況我又不是要你去殺戚長征,只是你要你答我
這個問題,就算說了出來,我亦未必能用之來對付戚長征,只不過想看著你肯為我而背
叛他吧了:他就算知道你在這種情況下作了一些對他不利的事,亦不能怪你,是嗎?」
褚紅玉一方面被體內洶湧澎湃的春情攪得神魂顛倒,另一方面亦似覺得對方言之成理,
同時想到若不依從對方會引致的淒慘後果,最後的意志防線終於崩潰,嬌喘著道:「你
問吧:」鷹飛道:「戚長征曾向你間及關於我們駐腳的地方,你告訴了他什麼?
    千萬勿說謊,因為其實我一直在旁偷聽著你們的說話,所以只要你有半句謊言,你
將陷進萬劫不復的絕境。」「哎呀!」褚紅玉驀地驚覺對方已破體而入,一股強烈至無
可抗拒的快感蔓延全身,激呼道:「求你快問吧!」廣飛嘴角掠過一絲滿足冷酷的笑意,
知道這風韻迷人的美人終於完全落進他的掌握裡,不但背叛了她的丈夫,背叛了戚長征,
也使他知道怎樣布下對付戚長征的陷阱。
    還有什麼能使此刻的他更感快意p聽得山東布政司謝廷石和都司萬仁芝駕到,韓柏由
椅內緊張地彈了起來,要和陳令方范見極出房迎接。
    范且極一手把他攔著,兩眼上翻,「嘖嘖」連聲道:「我現在更肯定你前世必是野
猴一頭,除了搔首抓耳外,連彈跳力都學個十足,看你堂堂專使大人,這麼一蹦一跳成
何體統,還不給我乖乖坐回去?」韓柏又好氣又好笑,心想前世或不知誰是猴子,但今
世則沒有人比范良極的尊容更像條老猴,洒然坐回椅子去,接著擺出陳令方教下高句麗
大官的官款,倒是似模似樣的。
    事實上韓柏的真相確是非凡,尤其是他有種隨遇而安的飄灑氣質,很易討人歡喜,
使人信任他。
    陳令方剛要開門。
    范良極打出阻止的手勢,好一會待腳步聲來到門外,才施施然把門拉外面站了個身
穿官服的胖漢,不問可知是那是都司萬仁芝,另外還有五名武裝侍衛。
    其中一名侍衛向其它四人打了個眼色,那四人一言不發,往左右散開,負起把風守
護之責。
    陳令方知機地不發言,迎兩人進房內,分賓主坐下。
    那名侍衛脫下帽子。向韓柏嘰哩咕嚕說了幾句話。
    陳令方一聽大失色,想不到這假扮侍衛的山東布政司謝廷石高句麗話說得如此出色,
內容提及高句麗當今丞相是他老朋友,不知對方近況如何,又順道向韓柏這假專使表示
友好。
    韓柏不慌不忙,悠然一笑,以賣少見少的高句麗話答道:「想不到人人的高句麗話
說得這麼棒,惹得我動了思鄉之情,不過入鄉隨俗,讓我們說回貴國的話會更合禮節呢。」
這是陳范韓三人反覆思量下想出來的「百搭」高句麗官話之一。耍知無論兩人如何動功,
要在十多天內學懂許多高句麗話,實屬妙想天開。但若只苦練其中幾句,則卻是輕而易
舉的事,連語音調子的神韻亦不難把握。
    好像現在韓柏根本完全不知對方在說什麼,答起來卻是絲毫不露破綻,還表現出氣
度和身份。
    謝廷石果然毫不懷疑,伸手一拈再上的八字鬍,瘦長的臉露出笑意,閃閃有神的眼
光在韓柏和范良極迅快掃視了兩遍,道:「如此下官便以漢語和兩位大人交談了。」韓
柏和范良極見過了關。大為得意,一番客氣套詞後,陳令方轉入正題,問道:「不知布
政司大人為何暗下來訪?有什麼用得看陳某的地方,請直言無礙:樸專使和侍衛長大人
都是陳某好友,可說都是自家人。」
    陳令方本不是如此好相與的人,只是現在得罪了楞嚴和胡惟庸,自身難保,又如謝
廷石乃燕王棣系統的人,自是想套套交情,少個敵人,多個朋友。
    肥胖的都司萬仁芝連忙道:「我早說陳公曾和下官在劉基公下一齊辦過爭,最夠朋
友,謝大人有難,陳公絕不會坐視不理。」謝廷石暗忖陳令方肯幫忙有啥用,最緊要這
專使和侍衛長肯合作,歎了一口氣道:「這事說來話長,下官本自間今次不能免禍,豈
如上京途中,在萬都司府裡忽然得到蘭致遠大人送文書進京的人密告,知道專使大人尚
在人世,才看出一線生機。」韓柏等三人聽得滿腦子茫然,呆呆相覷。
    范良極趕快嘿嘿一笑道:「布政司大人有什麼困難,即管說出來,我們專使人人最
愛結交朋友。何況布政司之名,我們早有耳聞,知道你對敝國最是關護,既是自家人,
有話但請直言。」
    這番話其實說得不倫不類,好處卻是正中謝廷石的下懷,是他久旱下期待的甘露,
大喜道:「有侍衛長這番話,下官才敢厚顏求專使幫下官一個大忙。日後必有回報。」
韓柏好奇心大起,催促道:「大人有事快說,否則宴會開始,我們要到外面去了。」謝
廷石道:「這事說來話長,一年前,邀請貴國派使節前來的聖旨,便是由下官親自送往
貴國,所以當我接到你們到敝國來的消息時,立即親率精兵,遠出相迎,豈知遲了一步,
專使的車隊已被馬賊襲擊,除了遍地體外,其它文牒和貢品全部不見,下官難過得哭了
三天,連忙派人往貴國去,看看能否派出另一個使節團,豈知原來皇上最想得到的「高
麗靈參」已全由專使帶到中原,下官一聽下魂飛魄散,若給皇上知道,下官那還有命,
不株連九族已是天大恩典了。」范良極等三人聽得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若高句麗再派出
另一使節團,他們所費的所有心力,都要盡岸東流了。
    韓柏深吸一口氣,壓下波動的心情道:「請大人記緊快速通知敝國國君,告訴他我
和侍衛長安然無恙,千萬不要再派第二個使節團來,就算真個已另有人來,也要把他截
著,免得他白走一遭。」謝廷石道:「專使吩咐,下官當然不敢有違。」陳令方奇道:
「現在靈參沒有掉失,大人還擔心什麼?」謝廷石歎了一口氣道:「若讓皇上知道下官
連一個使節團都護不了,又讓靈參差點失掉,即管皇上肯饒過我,胡惟庸等亦絕不肯放
過我,小則掉宮,大則殺頭,你說我要不要擔心。」韓柏和范良極對望一眼,至此才松
了一口氣,暗忖原來只如此一件小事,橫豎要騙朱元,再騙多一項有何相干。
    陳令方皺眉道:「皇上一向以來最寵信就是燕王,有他保你,還怕什麼呢?」在旁
聽著的萬仁芝插入道:「陳公離京太久了,不知朝廷生出變化,本應繼承皇位的懿文大
子六個月前剛過了世,皇上本想立燕王為皇大子,繼承皇位,可是胡惟庸楞嚴和鬼王虛
若無等無不齊聲反對,現在皇上已決定了立懿文太子的兒子允為皇太孫,只是尚未正式
公佈吧!」陳令方這才恍然大悟,在朱元璋約二十六個兒子裡,以燕王棣最有謀略和勢
力,若朱元璋決定以允繼承皇位。為了鞏固其它位,必須及早削掉燕王權勢,燕王駐北
平,位於布政司謝廷石的管治範圍內,若要削人,第一個要削的自是謝廷石。所以若謝
廷石給胡惟庸等拿著痛腳,恐怕不會是掉官那麼簡單,難怪他如此緊張。
    楞嚴心懷不軌,自是不想力可治國的燕王登基。若能立允為皇太孫,實是一石二鳥
的妙計,最好是朱元璋死後,出現爭奪皇位的情況,否則上個聲望地位均不能服眾的皇
帝,亦是有利無害。
    韓怕大拍胸口保證道:「大人有何提議,只要本專使做得到的,一定幫忙。」謝廷
石長身而起,一揖到地道:「大恩不言謝,將來謝某定必結草啣環以報專使。」與奮下
他自稱謝某,顯示這已是大套私人間的交情。
    韓柏慌忙扶起。
    鎊人重行坐好後,謝廷石清了清喉朧,乾咳兩聲後道:「下官經過反覆思量,知道
只要專使能在皇上駕前隱去遇盜襲擊一節,則一切好辦。」陳令方皺眉道:「可是此事
早由蘭致遠報上京師,我們就算有心隱瞞,恐亦難以辦到。」-謝廷石道:「陳公請放心,
致遠知道專使來自高句麗後,即想到其中關乎到下官生死大事,放在文書中略去遇劫一
節,又嚴禁下面的人向任何人提起此事,所以只要我們能想出個專使為何會到了武昌的
理由,一切問題當可迎刃而解。」范良極大笑道:「這事簡單到極,不……不:貴皇上
最緊張就是那幾株靈參,只要我們說因得布政司指點,專程到武昌附近某處汲取某一靈
泉之水,製成一種特別的美酒,用以浸參,可使靈效大增,則布政司大人不但無過,反
而有功呢。」謝廷石拍案叫絕,旋又皺眉道:「可是若皇上喝酒時,發覺那只是貴國以
前進貢的酒,又或只是一般美酒,豈非立時拆穿了我們的謊言嗎?」韓柏和范良極對望
一眼,齊聲大笑起來。
    當謝萬兩人摸不著頭腦之際,韓柏拍心口保證道:「這個包在我身上,只要貴國天
子肯嘗他媽的一口,絕不會懷疑那是帶有天地靈氣的酒。」兩人半信半疑,不過見他如
此他媽的有把握,不好意思追問下去。
    陳令方悠悠道:「看來布政司大人應是由山東一直陪著專使到了武昌,現在又陪著
坐船往京師去,不知我有否說錯。」謝廷石大打官腔道:「當然:當然:否則皇上怪罪
下來,下官怎承擔得起。」韓拍和范見極心中叫好,得此君在旁侍候,誰還會懷疑他們
的假身份。
    范良極仍不放心,道:「布政司大人須記緊不要誘我們說家鄉話,因為來貴國前,
我王曾下嚴令,要我們入鄉隨俗,只可說中土語,在人請見諒。」謝廷石早喜上心頭,
那會計較說他媽的什麼話,連連點頭。
    這時馬雄來報,說貴賓駕臨。
    眾人興高采烈,出房下樓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