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1卷)
第九章 白衣麗人

    灰兒剛離船上岸,立即顯得非常興奮,不住躍起前蹄。
    韓柏養了它多年。看著它由小馬兒成長到現在這樣上,豈有不知它的脾性,心中一
軟,向身旁的馬雄道:「我這馬兒多天沒有奔跑了。我必須讓它跑上一會,否則它會悶
壞了的。」按著壓低聲有道:「它是我的救命恩人馬也是幸運的象徵,若它有什麼三長
兩短,我的運道也完了。」
    他故意說得有那麼嚴重就那麼嚴重,教馬雄難以拒絕。
    豈知馬雄亦有他老到的應忖方法,道:「這個容易,讓我指使手下兒郎策著它沿岸
往下游縣外的大草原繞上幾個圈,包它精神爽利,悶氣全消。」
    韓柏心中暗罵,坐了那麼多天船,我這專使大人難道不會悶壞嗎?眉頭一皺,計上
心頭道:「在我們高句麗。這種叫作「運馬」,絕不可給別人騎,連拉著跑也不可以.
所以只可由我來親自策騎。嘻:你明白了吧?」
    馬雄知道這專使得罪不得,一聲令下,佈防在碼頭兵隊牽出五匹戰馬來.讓馬雄和
他所調的四名便裝好手作坐騎。
    韓怕心懷大開,一踏馬蹬,瀟灑地跨上馬背。
    馬雄真心讚道:「專使好身手。」和那四人也登上馬背。
    韓柏大笑道:「你們不用那麼擔心我,若我沒有本領早給馬賊把命拿去,好!來讓
我們比比看。」
    馬雄來不及阻止,韓柏一聲厲喝,灰兒箭般往前竄出。
    馬雄等急忙策騎追去。
    灰兒被呆在船艙多日,這刻還不等若龍回大海。發了狂般放開四蹄,全力奔馳,剎
那間把馬雄拋在大後方吃塵,距離愈來愈遠。.韓柏兩耳生風.瞬那間離開了岸旁密集
的民居.來到下游郊野處。韓柏一時興起,策著灰兒,轉往縣外的荒郊馳去,遇林過林,
上丘下坡,不一會連馬雄的影子也看不見了。
    這時他和灰兒來到一道清溪之旁,只見四周環境優美之極,幽谷疏林,於是放緩速
度,沿溪而上,前方隱隱傳來水瀑轟鳴的聲音,雖給樹林阻了視線,仍可想像得到那裡
定有飛瀑清潭的美景。
    灰兒受不住溪水的引誘,不肯再前進,逕自俯頭往溪水裡喝個痛快。
    韓拍跳下馬來,沿漢而上,穿過密林後,地勢漸高,怪石一塊迭著一塊,層層高起,
石隙間叢草離生,秋色怡人。如入世外勝地,人間桃源。
    韓柏往上走去.目瞟是最高的一塊橫石,水響聲正是由石後傳來。
    眼看可盡竟滕景,忽然白影一閃,上面石上走了個人出來。
    韓柏愕然往上望去,只見一個白衣俊重,張開手攔著。怒喝道:「快退回去!」韓
柏愕然道:「這又不是你的地方,有何資格不准我上去?」
    白衣俊童的目光落到他華麗的專使官服上,眼中閃過奇怪的神色,旋又寒起臉孔硬
繃繃地道:「總之不准你爬上來,也不須告訴你任何理由。」
    韓柏仔細打量著他,發覺他不但臉日清秀.而且皮肩又嫩又白,非常整潔乾淨,心
中一動道:「你若改穿女裝,必然非常好看。」
    白衣俊童臉孔一紅,立即又回復早先凶霸霸的神情,怒道:「你再不滾回去,小心
會遇上橫禍。」
    韓柏這時再無疑問.對方定是個男裝打扮的美麗少女,大感有趣。更不肯走。瞪大
了眼睛,目光狠狠盯在對方的胸脯上,立時發覺那處的衣物特別高隆.顯是紮了布條,
使原本豐滿的地方,變得在視覺上平坦起來。
    白衣俊童眼中殺意一閃.兩手一反,多了對短劍。
    恰在此時,一聲嬌甜的聲音自石後傳來道:「秀色:讓這大膽狂徒上來吧:我想看
看他是什麼樣子的。」
    白衣俊童狠狠瞪了他一眼,退了回去。韓柏哈哈一笑,三步化作兩步,登上橫石。
    使他有著心理準備,石後的美景仍使他看得目瞪口呆起來。
    只見一道小瀑,由山壁飛瀉而下,落到石後一個丈許見方的石潭裡:清可見底。
    這仍不是最扣動他心弦處。
    令他目眩神迷的是坐在清潭另一邊石上的一個白衣年青女子。
    她無限適意的坐在那裡,手中拿著干布揉抹著那頭烏黑秀髮,水光盈盈,顯是剛曾
沐浴潭內。
    畢子型的俏秀臉龐,一對美眸黑白分明,帶著種說不出的媚姿,這刻向韓柏望過去
的日光,既大膽直接,又含著似隱似現的神秘神。
    晶瑩自的肌膚透出一種健康的粉紅色,教人找不到任何瑕疵。
    最誘人的是她那嬌散的風姿,像這世上再沒有能令她動心的事物似的。
    韓柏的眼光由她的秀髮開始,一直往下望去,直至她露在雪白羅裳下那雙白的小腿
上,深吸了一口氣道:「我能早點上來就好了。」
    女子「嘻嘻」嬌笑起來。
    這時到了她身後的白衣俊重兩眼射出森寒的殺機,喝道:「你是活得不耐繁了。」
    美女揮手制止了那叫秀色的看來是她侍婢的白衣俊童的吆喝,上下回敬著他,徐徐
道:「你到這裡來干且麼?」
    韓柏盯著她這時因手上的動作,致使衣襟敞開少許下露出的豐滿胸肌上,吞了一口
唾涎,道:「沒有什麼,隨便走走吧!」美女放下抹頭的布巾,讓秀髮像那道飛的小瀑
般散垂下來,猛力搖了兩下,舞動長髮,揮掉剩下的水珠。
    韓柏心中叫道:天下竟有這麼誘人的美女。
    女子那對有若嵌在最深黑夜空裡兩點星光的美眸往他凝望過來道:「別人可以四處
走動,專使大人怎能這麼做呢?」
    韓柏一震:「你知我是誰!」白衣美女盈盈起立,微微一笑.櫻輕吐。說出一連串
奇怪的語言來。
    韓柏心叫我的媽呀,怎麼她竟懂高句麗話,且說得比陳令方還好,可恨自己除了聽
得懂「你」「我」這類單字外,其它的就半個字都聽不懂,硬著頭皮道:「你怎麼竟懂
說我們的話?」
    白衣美女一陣嬌笑,足尖原地一點,掠過清潭,來到韓柏身前,兩手伸出,一下子
揪著他的衣襟。
    香氣襲來。
    女子身量頗高,只比韓柏矮小半個頭,此時略仰俏臉,把有絕世之姿的粉臉,湊到
離他眼前不足半尺處,兩手同時一緊,略往上提,淡淡道:「你究竟是誰?」
    韓柏頭皮發麻道:「你不是知道我是誰嘛!」白衣美女日光轉寒道:「那你就告訴
我:剛才我說了些什麼?」
    韓柏哈哈一笑:藉以掩飾心中的驚惶,道:「你要我說便要說嗎?除了正德王的命
令,我樸文正誰人的話都不聽。」
    白衣美女倏地退開,飄同原處,嬌笑道:「不要騙我,你是個冒牌的專使,哼:騙
騙別人還行,撞著我就要原形畢露了。」
    韓柏歎了一口氣道:「你愛說什麼便什麼吧:我要走了。」
    白衣美女笑道:「你這人真沒用,要不要我脫掉衣服,再在潭裡出浴傍你看看。」
    韓柏愕然道:「你說什麼?」
    「專使大人!」馬雄的叫聲由遠處傳過來。
    白衣美女道:「若你不想我揭穿你的身份,乖乖給我留下一株人參,否則我會教你
陷進萬劫不復的處境。」按著向他甜甜一笑道:「只要你聽話,我甚至可讓你得到我的
身體。記著了,我很快會來找你的,不要使我失望呀!」轉身和那婢女往出的另一邊離
去.走時仍不忘記回眸一笑,那種狐媚,可教任何男人魂為之消。
    韓柏看著她們消失在對面的岩石下,頹然歎了一口氣,回頭向馬雄聲音傳來的方向
走去。
    今次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這樣倒霉的事情也可以給他遇上,不過她的確動人之極。
    戚長征左手持著的天兵刀決湯翻飛,一挑一劈,皆如奔雷掣電,重重擊中敵人兵刃,
無論對方招式如何巧妙,角度如何刁鑽,總給他一刀封死,無法展開下著,唯有駭然退
開,讓另一人補上。
    縱使在五名敵人排山倒海而來的攻勢裡,他仍能縱橫自如,倏進急追.飄移無定,
使敵人根本無法形成合圍之勢,變成每一次都像是和戚長征單打獨鬥那樣。
    戚長征愈戰愈勇,愈打愈痛快。只覺對封寒傳授的左手刀法心領神會,忽地一聲長
嘯,天兵刀落處,「鏘」的一聲,竟把那臉生黑痣的青年左手的流星在離手提處寸許位
置削斷,那黑痣青年去了平衡,往右傾去。
    戚長征飛起一腳,正中對方小骯,把那人踢得飛跌開去。按著回刀一劈,把那實青
年由後側刺來的方天戟湯飛開去。
    他靈變無方的身法終於滯了一滯。
    眼前劍芒漫天幻起,往他罩來,正是那風韻動人的褚紅玉。
    和尚的戒刀和矮瘦漢子的狼牙棒覷此良機,亦分由左右後側全力攻來。
    戚長征知此五人實屬高手,剛才吃虧在輸了氣勢.致被自己牽著鼻子來走,若目下
讓他們爭回主動,說不定難以生離此地。
    他乃極有決斷的人,這些念頭電光石火般開過腦際之時,已下了決定,一聲暴喝,
人隨刀走,便進那褚紅玉的劍網裡。
    一連串刀劍交擊聲暴雨打芭蕉般響起。
    褚紅玉一聲冷笑往後急退,挽起劍花,擋著戚長征的進路。
    戚長征晃了晃,去勢不改。
    長劍滑肩而過。
    褚紅玉想不到他身法精妙至此.駭然下給戚長征撞入懷裡去。
    和尚和矮瘦漢子大叫不好,提起一口真氣,箭般掠至,戒刀和狼牙棒往戚長征背脊
招呼過去。
    戚長征哈哈一笑,閃了閃,到了褚紅玉背後,右手緊箍住她的蠻腰。
    兩人攻擊的目標變成了褚紅玉,嚇得駭然收兵。
    戚長征摟著被封二穴道的褚紅玉迅速疾退,掠上了牆頭向追來的敵人喝道:「誰敢
追來,我就殺了此女,看你們如何向尚亭交待。」
    眾人呆了呆,沒有追上去,戚長征仰天長笑,摟著褚紅玉消失在牆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