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0卷)
第十五章 溫泉夜浴

    三人由客館後的山路往上走,白素香提著燈籠,默默走在前方引路。
    比倩蓮親熱地拉著風行烈的手,回復了平時的心情,似把谷姿仙明天的婚禮完全忘
掉了,向前面走著的白素香怨道:「香姐扔了那燈籠吧!今晚的月色雖不太亮,我們仍
可看得清楚。去!行烈!你去拖扶香姐姐吧。」
    自素香佯嗔道:「小精靈!不要欺負我。」
    比倩蓮嬌癡笑道:「行烈快去欺負她,香姐不許我欺負,卻喜歡給你欺負哩。」拉
著他趕到白素香身旁。
    風行烈頑皮起來,伸手打橫攔著白素香,搶過她手上的燈籠,吹熄後插在路旁一叢
小樹處,溫柔地挽起白素香的玉手。
    白素香垂著頭,任他施為,那柔順溫婉的樣子,能教任何男人心花怒放。
    風行烈拉著兩人,往上走去。
    突然升起一個奇怪的想法。
    自烈震北把他的傷勢治癒後,他感到自已像脫胎換骨般變了另一個人似的。若是以
前,縱使是出於谷倩蓮請求,他也不會於光天化日下在一個並不適合的地方,和谷倩蓮
共赴巫山。
    包不會與白素香這個相識了不滿一天的美女攜手同行,這對他是前所未有的異行。
    往日的他對愛情是非常慢熱的,即管是一見鍾情的靳冰雲,他也是和她朝夕共處了
三個月後,才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奪去了她處子清白之軀。
    令晚,他竟起了佔有白素香的衝動,絕不願讓白素香到明天仍是個未經人道的少女。
    只有這樣才有暢快適意的感覺。
    為何他會有這樣的轉變呢?難道是因為體內的三氣交匯?
    看來有需要向烈震北問上一句。
    他並非害怕這轉變,因為決定了要在今夜佔有白素香後,他感到拋開了道德禮法枷
鎖的暢美感覺。
    一男兩女默默往上走,享受著夜深的寧靜和空寂。
    穿過一叢密林後,樹木逐漸疏落起來,路旁多了很多形狀奇怪的巨石,在夜色裡活
像爾伏的怪獸異物。
    風行烈挑逗地揉捏著白素香置於他掌握中的豐軟玉手,湊到她耳旁道:「早先在府
外的林木間,你是否看到我和倩蓮親熱?」
    白素香微不可察她輕點了一下頭。
    風行烈心中一熱道:「你想不想和我那樣親熱。」
    白素香羞不可仰,卻仍再次點頭。
    比倩蓮別過臉來,眉開眼笑地道:「香姐!行烈真的對你傾情了,他這木頭人識了
我十多世的長時間,從不曾向我說過這類親密話兒呢,看來香姐今夜貞操難保了,是嗎?
行烈!」
    換了以前的風行烈,對谷倩蓮這樣大膽露骨的話,必難以招架和接受,此刻卻感到
谷倩蓮的說話有趣之,微笑向白素香道:「小生確有此意。」白素香在兩人如此夾攻,
即管她如何爽朗大膽,畢竟仍是個黃花閨女,臉紅心跳下,竟僕進風行烈懷中去。
    風行烈哈哈一笑,鬆開拉著谷倩蓮的手,將白素香來個軟肉溫香抱滿懷,攔腰把她
抱起,往上跑去,並開懷大笑道:「你們走得太慢了。」
    比倩蓮笑得直喘著氣追來,還叫道:「香姐不用急,轉過上邊那塊老僧石就到了。」
    她不說風行烈心急,反指白素香心急,真是促狹之至。
    白素香全身發軟,把俏臉埋在風行烈頸側處,這時若風行烈忽然將她放下來,保證
她站立不住。
    風行烈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轉過大石,才往上望,立時愕然停下。
    追著上來的谷倩蓮撞在他背上,忙伸手把他摟著,待要嗔怪,舉頭一看,赫然見到
烈震北坐在一塊大石上。含笑看著摟作一團的他們,再上五十來步的高處,被群石圍繞
的溫泉正熱氣騰升,池後是筆直陡峭的石山壁。
    烈震北呵呵笑道:「人不風流枉少年,世侄不須感到不好意思,想我年青時偎紅倚
翠的狂放,世侄尚差得遠哩。」
    白素香由他裡掙落地上,和由風行烈背後走出來的谷倩蓮一齊往上奔去,來到烈震
北兩旁,親熱地左右把他挽著。
    烈震北伸手摟著兩女的小蠻腰,仰天笑道:「這兩個都是我的乖女兒,倩蓮承繼我
的醫術,素香承繼我的針術,老夫尚有何憾?」
    風行烈恭敬施禮道:「想不到先生來此養靜,我們打擾了。」
    烈震北微笑道:「想起大敵即臨,還怎能窩在後山裡。」
    風行烈想起早先的問題,向兩女道:「你們先到溫泉去,我向先生請益後,自會上
來找你們。」
    兩人見他說話的語氣神態,都像丈夫向妻子吩咐似的,芳心既甜蜜又歡喜,乖乖地
齊聲應喏,嘻笑著往上追遂奔去。銀鈐般的嬌笑在空山裡迥湯著。
    風行烈想起大敵即來,暗下決心:除非戰死當場,否則絕不讓兩女受到任何傷害。
    烈震北感歎道:「行烈要記著,能令女人快樂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漢。」
    風行烈想起以前對谷倩連的冷淡,是否因為他把自己的情緒放在最重要的位置?這
樣算不算自私呢?心內一陣歉疚,決定待會定要好好補償給她烈震北道:「你是否想問
我魔種的事,希望你的情緒不要再像上次那麼波動。」
    風行烈立即道歉,並將自己奇怪的改變感受說了出來。使我死前終於弄清楚種魔大
法的一些關鍵問題。」
    風行烈心中一酸,想起烈震北只餘下兩天的壽命,難得他仍是如此安然自如,想了
想道:「我既是種魔大法的爐鼎,目下死不了,是否因而習染了魔氣,改變了氣質,做
出以前不會做的事來。」
    烈震北哼出一口氣道:「可以這樣說,也不可以這樣說,其中確是玄妙非常。」傾
了頓續道:「要明白我這兩句話,首先要明白天地之理,凡物分陰陽,故有生必有死,
有正必有反,有男必有女,有道胎亦有魔種,誰也不能改變這情況分毫。」
    風行烈點頭表示明白。
    烈震北道:「種魔大法亦不能例外,有生亦有死,而它正是針對此點而引發,不過
在說及這關鍵處前,先要明白魔種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風行烈有點緊張地吸了兩口氣,他真的很想知道,難得現在終於有人肯告訴他了。
    烈震北仰首望天,徐徐道:「不論道胎魔種,都來自人類最本源的生命力,這生命
力不是普通的生命力,而是先天的生命力,道家的返本歸原,『本原』指的就是這先天
的生氣。」
    風行烈道:「就是如此,為何仍有魔種道胎之別?」
    烈震北道:「分別在於其過程,道胎是由人身體內的陰陽而來,魔種則是由男女交
合而來。」
    風行烈一震道:「什麼?」
    烈震北道:「你想到了,所以靳冰雲這魔媒才如此重要,當她以處子之身和你結合
時,在精氣交融裡,一點先天生氣便會成形,龐斑通過魔門詭異莫測的秘術,就在那關
鍵性的一刻,利用那點生氣撒下魔種,以後你們每次交合,他都潛進你們的心靈裡,培
養種子,然後在成熟時刻,與魔種結合,把種子生氣的精華攝為已有,有生必有死,其
死氣則歸你承受,故有種生鼎滅的後果。」
    風行烈吐一口涼氣,打個寒戰道:「這實使人難以置信。」
    烈震北點頭道:「事情就是如此,不過因你體內有一道奇異的生氣,使你逃過種生
鼎滅的大禍。現在這生氣已和死氣渾融結合,加上若海兄的奇氣,三氣合一而成完全不
同的另一種昇華,那就是現在的你。相信我吧!不要受任何事物的拘束,也不用怕別人
議論而縛手縛腳,因為你是古往今來,惟一有這機緣的人。只有你自已才能找到應走的
道路。」
    風行烈一拜到地感激不已。
    烈震北微笑道:「到上面溫泉去找尋你的幸福和快樂吧,本人就在此地迎風賞月,
如此良宵,怎可虛度。」
    風行烈恭敬地叩了三個響頭,往上走去,穿過兩塊高達兩丈的巨石後,眼前豁然開
朗,群石環拱下,一個方圓達十丈的大石水池呈現眼前,熱氣騰升裡,兩女全裸浸浴池
裡,載浮載沉,真是人間仙景。
    比倩蓮游了過來,招手道:「行烈!快脫衣下來,今晚的泉水沒有那麼熱,舒服得
很哩。」
    風行烈邊脫衣,順便欣賞溫泉的美景,只見石池貼著山壁那邊由石隙間噴出兩道泉
水,左邊的泉水熱氣騰騰,右邊那道卻沒有熱氣,就像大自然以這冷熱兩泉為他們調教
熱度,不愧雙修府第一勝地。
    風行烈終於脫掉身上最後一絲衣縷,完全赤裸地立在池旁,筆挺的男體閃著攝人的
光澤,沒有半分多餘脂肪的肌肉均勻有力,傲若天神。
    正在嬉戲鬧玩的兩女像給攝了魂魄般停了下來,呆看著他,露出傾倒迷醉的神色。
    風行烈吸引她們的不僅是完美的男體,英俊的臉龐,更攝人的是他有種難以言喻的
氣質,既有厲若海的英雄氣概,某一種超脫凡俗的仙氣,還帶著點邪異的魅力,融合而
成令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力量。
    比倩蓮像第一次看清楚他,心中叫道:烈郎啊?你怎會忽然變得這麼好看的。
    白素香忘記了嬌羞,嬌軀抖顫起來,忽然間她知道以後再離不開他,這生都會為他
傾醉。
    風行烈兩足微一用力,一個倒頭蔥,插進溫熱的泉水裡,往兩女潛游過去,冒出水
面時,兩手摟著了她們赤裸的纖腰。
    兩女情不自禁地反摟著他。
    風行烈帶著兩人來到池邊水淺處,只覺每個毛孔都吸進溫熱,那種舒服的感覺實在
難以形容。側頸吻在白素香的肩上,接著是谷倩蓮。
    溫熱的泉水內,熱氣騰升裡,兩女的嬌喘中,風行烈還記著烈震北的提點,完全地
開放自已,恣意享受著男女肉體接觸所能帶來的度歡娛,在雙方高漲的熱情裡,他再一
次佔有了谷倩蓮,同時也取得了白素香珍貴的貞操。在不足十二個時辰的時間內,他得
到了兩位美女的身體,這是他以前從未夢想過的事。
    最後他們並排坐在池旁一塊平滑的大石上,三對腳都濯在水裡。
    風行烈摟著她們滑嫩的香肩,微笑道:「就算我明天立即死去,也不會有絲毫覺得
老天待我風行烈不公道。」
    兩人應道:「我們也是。」
    三人又再來一番親熱的動作,池旁立時春色無邊,這種事一開始了便沒法停下來,
也沒有人想停下來,肯停下來。
    良久後,谷倩蓮喘著氣道:「行烈!讓我告訴你雙修府那個大秘密。」
    風行烈坐了起來,大笑道:「你不怕又有事發生嗎?」
    兩女軟躺在他身旁,欲起無力,那嬌慵樣兒,使風行烈大為得意。
    比倩蓮忽又一笑道:「香姐由你來說。」
    白素香一呆道:「什麼秘密?」
    比倩蓮鑽入風行烈內,湊過頭去,瞪視著白素香道:「我和你那個約定呢!」
    白素香撐起嬌軀,藉風行烈按在裸背上的大掌勉強坐了起來,軟靠著風行烈,小嘴
湊到風行烈耳旁道:「素香曾和小蓮約定,假若我們任何一人找到如意郎君,都必須帶
他到來讓對方看看,假若我或小蓮在當時沒有更好的人選,則必須效娥皇女英,共事此
君,使姐妹倆永不分離,而當素香第一眼看到公子時,立即心甘情願投降了,這是你最
清楚知道的。」
    風行烈向谷倩蓮失聲道:「這就是所謂雙修府的大秘密嗎?」
    比倩蓮嘟起小嘴送給他一個迷人的笑容,伸手撫著他英俊的臉龐,輕輕道:「風公
子啊!這裡不是雙修府嗎,這既關係到人家兩姐妹的終身大事,又是秘密得只能給你一
人知道的,不是『雙修府』大『秘密』是什麼。」
    風行烈為之氣結,轉變話題道:「為何你忽然變得不把你小姐明天的婚事放在心上
呢?」
    比倩蓮爬了起來,小嘴對著風行烈媚笑道:「你親我十次嘴,我讓你也知道這小秘
密。」
    風行烈待要說話,白素香在旁低聲道:「因為我給成抗寫了一封信,告訴他小姐真
正愛的人是誰。」
    風行烈為之愕然,望向白素香。
    一直以來,白素香對谷姿仙的婚事都像沒有意見,那知她暗中卻有這麼厲害的一著,
不由對她作出新的估計。
    比倩蓮低聲道:「行烈!敵人若來,你不用記掛著我們兩人,盡力出手對付,假設
你有什麼不測,我們姐妹都會陪你一道去,絕不會沾污了風家的清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