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0卷)
第十三章 妒恨難平

    戚長征忽地醒了過來。
    水柔晶八爪魚般把他纏過結實。
    篝火只燒剩幾小塊深紅的炭屑,秋寒侵體。
    他感到有點異樣,很快就知道緣故,小靈不見了。
    戚長征輕輕拍醒水柔晶,在她耳邊道:「小靈不見了!」
    水柔晶一震醒來,鬆開緊纏著他的身體,嘬呼喚。
    小靈仍是蹤影渺渺。
    戚長征爬了起來,迅速穿上衣服。
    水柔晶怔怔地坐著,有點茫然混亂。
    戚長征坐回她身旁,低聲道:「他會否到了外面去覓食。」
    水柔晶搖頭道:「不會的,何況它每天吃一餐便夠了,不需要再找東西吃。」
    戚長征道:「你快穿衣服,我往外面看看,記著若有任何事,立即示警,我不會去
遠的。」
    水柔晶拉著他的手臂,道:「小心點,可能是他來了。」
    戚長征一愕道:「你是說那鷹飛。」
    水柔晶美目射出痛苦的神色,道:「就是那魔鬼,這人天性殘忍,有非常強的佔有
欲,玩過的女人雖給他棄之如敝屣,但若給他知道被他拋棄的女人真心愛上其它男人,
會毫不猶豫把那些男人殺死,因為他要曾被他佔有的女人因思念他而痛苦畢生。」
    戚長征聽得差點狂叫出來,剛才他和水柔晶歡好時,早發覺這美女有著很豐富的床
第經驗,非常老練,當時心中已不大舒服,現在水柔晶如此一說,教他更受不了。
    他是個非常有風度的人,借站起來的動作掩飾自己壓得心頭像要爆裂開來的情緒,
沉聲道:「快穿衣!」提起封寒的天兵寶刀,閃出門外。
    迷濛的月色下,遠近荒野山林黑沉一片。
    秋風吹來,使他脹裂般的腦筋冷靜了一點。
    他收攝心神,運功往四周掃視。
    「滴答!滴答!」
    異響從前方的樹上傳來。
    他進入最高的戒備狀態,往聲音傳來處掠去。
    到了一棵樹前,他倏地停下,駭然望往樹身處的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小靈被一枝袖箭釘緊在樹身處,雖死去多時,鮮血仍不住滴下,發出剛才傅入耳內
的響聲。
    戚長征心叫不好,轉身回掠。
    就在此時,廳內竟亮起火光。
    戚長征刀護前方,全速飛掠,眨眼穿門而入。
    眼前的情景使他發欲裂。
    一個身穿白衣的高瘦青年,正摟著赤裸的水柔晶、熱烈地親吻著。
    使他不能立即出手的原因,是水柔晶也熱烈地摟著對方,嬌軀不住扭動,半睜半閉
的美目充滿了慾火,正瘋狂地回應著。
    戚長征驀然一震,刺激妒忌得差點鮮血狂噴。
    水柔晶忽地身子一軟,滑往地上,顯是給對方制住了穴道。
    那人任由水柔晶倒在地上,緩緩轉過身來,微微一笑道:「戚兄!這騷貨還不錯吧!」
    幸好戚長征乃天生脫不羈的人,知道強敵當前,立把水柔晶和燒心的瘋狂妒火完全
拋開,刀略往上提,一股森寒的刀氣湧出,遙遙把對方罩定。
    這鷹飛確是生得非常好看,雙目星閃,如夢如幻裡透著三分邪氣,確有勾攝女性魂
魄的魅力。
    他看來並不像蒙古人,皮膚白皙嫩滑得像女孩子,角分明但略嫌單薄的片,掛著一
絲似有若無的笑意,更增他使女人顛倒迷醉的本錢。
    背上交叉插著雙鉤,筆挺瘦長的身體有種說不出的懶洋洋,但又是雄姿英發的味道,
構成整個人迸發的強烈吸引力。
    最使戚長征驚異的仍非他英俊無比的瞼龐,而是他兵器尚未出手,就那麼輕輕鬆鬆
一站,便從容地與戚長征迫去的刀氣抗個平手,使他欲發的一刀無隙可乘,硬是劈不出
去。
    這人的武功就算比不上裡赤媚,也不應相差太遠。
    深吸一口氣,戚長征冷然道:「閣下是否鷹飛?」
    那渾身帶看詭邪魅力的青年微笑點頭道:「正是在下。」
    他也是心中驚異,原先的計策是利用水柔晶刺激起戚長征瘋狂的妒恨,再乘隙出手,
把對方制著,讓他親眼旁觀自己淫辱水柔晶,以心頭之恨,豈知對方似毫不受影響,守
得全無破綻,穩若泰山,使他大為失算。
    他眼力高明之極,從對方湧來的刀氣,已看出對方晉入先天之境,兼且鬥志昴揚,
自己雖有把握收拾對方,但難保全無損傷,所以絕不划算,腦筋一轉,想出另一毒計。
    「鏘!」
    背後雙鉤之一來到手中,閃電往前橫揮。
    戚長征心中駭然,想不到在自己龐大的刀氣壓力下,對方要打就打,輕鬆寫意,只
是這點,知道對方實勝自己一籌。
    在這種氣的情況下,他堅毅卓絕的性格發揮了作用,反激起強大的鬥志,夷然不懼,
上身微向前俯,天兵閃電劈出,劈中對方的鐵鉤。
    「噹!」
    鷹飛竟給他一刀劈得像狂風吹的落葉般,往後飄去。
    戚長征暗叫不好,對方已由背後的破窗穿出廟外,倏忽沒在黑夜的山林裡。
    一股涼意由後脊升起。
    戚長征尚未遇過如此莫測高深的敵人,更不知他為何要走。
    插在神台的火把正燃燒著,照耀著水柔晶躺在地上美麗赤裸的胴體。
    戚長征來到水柔晶旁,壓下的妒火又湧上心頭,想起她和鷹飛熱烈擁吻的情形,暗
忖:若我一刀把這女人殺了,不是一乾二淨嗎?
    
                  ※               ※                 ※

    風行烈和白素香進入客館的小廳,譚嫂迎了上來,低聲道:「小蓮很累,倒在床上
睡著了。」
    風行烈叫了聲不好,撲入房內。
    床上空無一人。
    風行烈心有所覺,往右方望去。
    比倩蓮剛倚窗轉過身來,見到他情急之狀,臉上綻出個迷人笑容,撲過來投進他懷
裡,喜叫道:「噢!你好緊張谷倩蓮哩!」
    白素香和譚嫂剛衝進來,見到兩人緊抱著,大感尷尬。
    風行烈也不好意思,但乍失乍得的喜悅,卻蓋過了一切,竟捨不得把谷倩蓮推開。
    譚嫂道:「不阻公子休息了。」自行離去。
    白素香本應隨譚嫂一齊退出,但一對長腿像生了根似的,提不起來。
    風行烈知她未走,不捨地輕輕推開谷倩蓮。
    比倩蓮「咦!」一聲道:「怎麼你襟頭有朵香衾,看!差點給我壓扁了。」
    白素香羞得臉也紅了,怕給谷倩蓮耍弄,忙道:「夜了。我應該走了。」
    比情蓮追了過去,在出門處一把將她拉著,笑道:「走什麼,今晚誰睡得著,不若
我們到『眾僧石』去浸溫泉。」
    風行烈全無睡意,他曾聽過厲若海談及雙修府有三大名勝,就是溫泉、蘭坡和芝池,
這時想起,雅興大發,應道:「谷小姐有此興致,風某定必奉陪。」
    比倩蓮挽著白素香來到他臉前,一洗先前悲傷之態,笑道:「你看!我和香姐的皮
肉如此幼滑,全賴常在泉內浸浴。」
    風行烈的眼光隨即落在兩女的俏臉和粉頸處,谷倩蓮自然任由愛郎看個夠看個飽,
白素香則是嬌羞不勝,偏又逃不出谷倩蓮的挽扣。
    風行烈見兩女各具醉人風姿,兩張俏臉互相輝映,暗忖若三人組成一個小家庭,畫
眉之樂,必是其趣無窮。
    旋又想到,風行烈啊!你怎可在未解決和冰雲間的事前,便時刻見色起心,風流快
活。
    白素香給風行烈看得垂下頭去,輕輕道:「小蓮!你陪風公子去吧。」
    比倩蓮嗔道:「怎可以沒有你這好姐姐,讓我們一齊在泉水裡,浸個和說個痛快,
直至天明,不是挺美嗎?」
    白素香腆地道:「這怎麼可以呢?」
    風行烈本打算只是去看看,想不到谷倩蓮竟想三人共浴,那豈非硬迫自己娶白素香,
此事如何使得。
    可是看到谷倩蓮的快樂樣兒,又有點不想掃她的興。
    說自己對白素香毫不心動嗎,那只是騙自己,再回心一想,敵人大軍隨時壓境而來,
浪翻雲能否趕至,只是個渺茫極矣的希望,以敵方實力之強,縱使有烈震北和自己,亦
是必敗無疑,說不定明天雙修府上下給殺個雞犬不留,自己這刻還推推搪搪,豈非可笑
之極嗎?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說到底,冰雲無論有何理由,終是騙了他的感情,自己要作什麼事,誰也管不了。
想到這裡,豪情大發,拋開一切,正要說話,谷倩蓮這小靈精已道:「香姐啊!你的身
體終有一日都要給男人看,你不想那個人是行烈嗎?」
    白素香垂首低聲道:「我只是蒲柳之姿,公子怎看得入眼。」
    對婦道人家來說,沒有話比這兩句更表示出以身相許之意,若風行烈拒絕的話,白
素香除了自盡外,再沒有別的保存體面的法子了。
    風行烈恍然大悟,知道兩女自幼相處融洽,心意相通,攜手合作下,一步一步把自
己迫上了退無可退的窮巷裡,而且只是一夜間的事。他同時想到,若硬將兩女分開來,
她們兩人誰都不會快樂。
    說不定谷倩蓮一早打定主意,希望他能娶谷姿仙為妻,然後她和白素香作妾,共事
他這一夫。
    唉!自己總是鬥不過這小精靈。
    在不知還有沒有明天下,為何不可及時行樂呢?
    豪情再起,風行烈哈哈一笑道:「來!趁天還未亮,我們到溫泉去浸個暢快。」
    靳冰雲離開他後,直到此刻他才真正回復以前風流自賞的男兒本色,而大功臣就是
這小精靈。
    就算明天戰死當場,也不虛此生了。
    今晚就荒唐個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