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0卷)
第十二章 仙道之戀

    繡床上,韓柏劇烈地動作著,朝霞在高張的情慾和陣陣蝕骨消魂的快感衝擊下,完
全改變了往昔的畏縮羞怯,忘情呼叫,用盡所有力量,所有熱情逢迎著,將肉體和靈魂
一起獻上。
    當攀上靈感的最高峰時,韓柏一陣顫抖,停了下來,伏在朝霞羊脂白玉般的豐滿胴
體上。
    韓柏一片平靜。
    每一下交觸。都使他體內的真氣更凝聚.更確實,若別人的練功是要打坐冥思,他
的練功則是男女歡好,陰陽融和。
    他感到自己的力量,不住流往朝霞,又不住由朝霞回流到他體內,使他身心都達至
前所未有的適意境界,意到神行,說不出的暢快。
    真要多謝浪翻雲的提示。
    以後柔柔、朝霞.啊:或者還有左詩,都會變成他寓練功於歡樂的對象,自己是多
麼的幸運。
    他並不是個勤力的人,這種練功的方式。對正他胃口。
    朝霞把他摟緊道:「柏郎、朝霞從未試過這麼快樂滿足,整個天地像全給我們擁進
了懷裡,柏郎是天,朝霞是地。」
    韓柏撐起身來,一對色眼肆無忌憚地在她像花蕾般赤裸的身體上來回巡視,微笑道:
「快樂才是剛開始,我還得繼續,不要這麼快作結論。」
    朝霞驚呼道:「專使大人請體諒朝霞.她現在滿足得要斷氣了,再承受不起大人的
恩澤,不若我喚柔柔、又或你的詩姊來接替吧。」
    韓柏一愕道:「你也知我和詩姊的事?」
    朝霞風情萬種她橫了他一眼,道:「連瞎子都可看出詩姊對你的情意,怎得過明眼
人。」
    韓柏見她善解人意,心中欣慰,知道朝霞在陳令方處失去了的自信和自尊,已由他
身上得回來,微笑道:「你不覺得我這樣做,會對浪大俠不起嗎?」
    朝霞道:「怎會呢?我第一次和他們一起時,便感到他們像一對感情好到不得了的
兄妹,浪大俠是以兄長之情待詩姊,詩姊亦當浪大俠是她大哥,只是詩姊自己不知道吧!」
韓柏心想女人的細心和直覺一定錯不了,尤以朝霞這麼善感的美女為然,於是樂得心花
怒放,連僅有一絲對左詩的顧忌也拋開,暗忖明天定要情挑這美麗的義姊,把她收個貼
伏。得意忘形下仰大打個哈哈,才往朝霞湊下去,熱吻雨點般落在她如鮮花盛放的胸脯
上,喘息著道:「假設你現在有力下床.即管去請她們來替你吧。」
    朝霞只顧著嬌吟急喘,那有餘暇答他的話。
    韓柏的魔種元神再次活躍起來。
    他的心不由飛到美逸如女神的秦夢瑤身上,假若自己能和她來這一套,讓他的「道
體」
    接觸自己的「魔身」,那將是怎樣的極樂美事呢?
    秦夢瑤在迷茫的月色下,趕至鄱陽湖畔。
    她本應在黃昏前便可來到這古渡頭,找船送她往雙修府去,可是由午時開始,她發
覺到被一個非常高明的高手跟蹤著,為了甩開跟蹤者,展開輕功,雖數次拋下那可怕追
蹤者的緊躡.但不久又給對方綴上,如此斷斷續續,至午夜時候才又成功地把對方再時
甩脫,趁機趕到渡頭。
    渡頭泊滿大大小小不下五六十艘漁舟,但看那烏燈昏寂的樣子,船上人都應酣然入
睡,不禁大感頭痛。
    她或可把其中一艘小舟的人弄醒。動之以厚酬,但這會耗去她寶貴的時間.說不定
那跟蹤者文會趕上來。
    她通明的慧心隱隱感到追著她的是西藏第一高手紅日法王.而這你追我走,亦正是
對方和她在決鬥前的熱身變。
    既明知她會趕往雙修府援手,裡赤媚怎會不千方百計把她攔截,只要能阻她一段時
間,待雙修府被澈底覆滅後,她亦只能徒呼奈何。那時敵人將可從容回過頭來全力對付
她。
    以裡赤媚和紅日法王的高明,只憑別人在事後的描述,當可猜知她與四密尊者的對
陣中受了不輕的內傷。故現在的形勢實對她不利之極。
    湖風拂來。
    一點燈火,在寬闊的湖面迅速移動著。
    秦夢瑤功聚雙目,只見一艘窄長的小風帆,以高速畫過湖面。
    只是一瞬間,她知道操舟者必是水道上的大行家,因為若非深悉湖水流動的方向,
湖上的游風,沒有可能使風帆達致這樣驚人的高速。
    思忖間,風帆來至前方,眼看就要遠去,秦夢瑤一提氣.像只美麗的小烏沖天而起,
發揚衣拂裡,橫過水面,落往小風帆的船頭,船身見也不見。
    一個氣度雍容樣貌粗豪的大漢,悠然坐在船尾,一手操控著的風帆.另一手拿著一
處酒,咕嚕咕嚕地喝著,在他腳旁放了一把特別長窄的劍,似見不到她這不速之客駕臨
船頭。
    秦夢瑤平靜無波的道心猛地一震,默默看著對方,從容坐在船頭處。
    這人究竟是誰?
    為何能使自己的心生出奇異的強烈感應?
    大漢把壺內的酒喝得一滴不剩.隨手把壺扔往湖內,以衣袖抹去嘴角酒漬,才定睛
打量秀美無雙的秦夢瑤。
    兩人目光交擊;大漢一對眼似醉還醒,像能透視世間所有事物的精芒在眸子中一閃即
逝,嘴角逸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以秦夢瑤超凡入聖的修養,也給他看得芳心一顫,泛起奇異至極的感覺。
    這時風帆又偏離了湖岸,朝湖心破浪而去。
    整個湖面黑壓壓一片,只有小舟給罩在掛在帆桅處那孤燈的光暈裡。
    這是她和他的心天地。
    大漢的眼睛上下打量著她動人的嬌軀,每寸地方似也不肯放過,卻沒有予她分毫色
迷的感覺。
    那人眼中亮起欣賞的神色,微微一笑道:「姑娘何去何從?」
    他的聲音自有一種安逸舒閒的味兒,教人聽得舒服到心坎裡。
    除了言靜庵、龐斑和那無賴韓柏外,她從未感到樂意和另一人促膝相談,但由坐在
船頭那一刻開始.她自知正衷心想要享受和這人的對處。
    秦夢瑤淡然道:「你到那裡去,我便到那裡去?」
    若換了是別人,便會認為秦夢瑤對自己一見鍾情,所以才有這等話兒:若換了聽的
是韓柏,更可能喜得掉進水裡去。
    大漢則只是洒然一笑道:「姑娘天生麗質,我生平僅見:請讓我敬你一壺。」往中
一探,掏出另一壺酒來.珍惜地送到眼前深情一瞥,才往秦夢瑤拋去。
    秦夢瑤一把接著,蹙起黛眉,有點撤嬌地道:「浪翻雲呵:夢瑤不懂喝酒,從未曾
有半滴沾,你想迫夢瑤破戒嗎?」
    浪翻雲絲毫不因對方叫出名字為異,笑道:「這酒名清溪流泉,乃「酒神」左伯顏
之女親自釀製,包保你喝一口後,對其它俗胎凡酒全無興趣,如此一喝即戒,豈非天下
美事。」
    秦夢瑤拿著酒壺,皺眉道:「若夢瑤喝上了癮,不是終日要向你求酒嗎?那豈非更
糟?」
    浪翻雲一笑道:「這是我最後一壺,其它的怕都給小偷喝光了,所以你不戒也不成。」
    秦夢瑤啞然失笑,美眸深深看了這天下無雙的酒鬼一眼,拔開壺塞,凌空高舉,仰
起巧俏的小嘴,張口接著從壺嘴傾下像道銀光般的美酒。
    飲罷隨手將酒壺平推過去,穩穩落回浪翻雲手裡。
    浪翻雲接過酒壺。搖了一搖.歎道:一人半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公平得緊。」
一飲而盡。
    酒香四溢。
    美酒下肚,秦夢瑤清美脫俗的玉容升起兩大紅暈,輕輕道:「真的很香很醇:若由
此變成女酒徒。夢瑤會找你算賬。」
    浪翻雲搖頭道:「我只打算請你喝一口,現在夢瑤一喝就是半壺,中毒太深,怎能
怪我。」
    除了韓柏外,秦夢瑤從未試過對著一個男人時,會這麼暢意開懷,「噗哧」一笑道:
「請人喝酒,那能如此吝嗇?」
    浪翻雲哈哈一笑,目光掃過右方黑壓壓的江岸,淡然道:「有人竟斗膽追著夢瑤嗎?」
    秦夢瑤心內佩服,直至浪翻雲說這句話時,她通明的慧心才再次泛起被人追蹤的感
覺,點頭道:「是紅日法王!」浪翻雲若不經意道:「是西藏第一高手紅日法王?」
    秦夢瑤輕輕點頭,有些許倦地半挨在船頭,纖指輕挽被風拂亂了的幾絲秀髮,姿態
之美,教人不忍移開目光。
    浪翻雲看得雙目一亮,歎道:「夢瑤千萬不要在韓柏面前喝酒,否則那小子定會忍
不住對你無禮。」
    聽到韓柏之名,心湖平靜無波的秦夢瑤嬌軀輕顫,俏臉竟前所未有地再添霞,輕輕
問道:「那無賴現在那裡,」
    浪翻雲先啞然失笑:「無賴?」才又淡然道:「他本和我一道乘船上京,雙修府事
了之後,夢瑤隨我同去見他吧?」
    秦夢瑤美目亮了起來,深深看著浪翻雲,靜若止水地道:「為何浪翻雲想我回去見
他?
    」
    浪翻雲道:「夢瑤不喜歡見他嗎?」
    秦夢瑤垂下目光,幽幽一歎道:「浪翻雲的邀請,教夢瑤如何拒絕。」
    浪翻雲有點霸道地進迫道:「夢瑤為何要避開我的問題?」
    秦夢瑤迎上他像龐斑般看邊了世情的眼神,緩緩道:「是的,夢瑤喜歡再見到韓柏,
不過浪翻雲為何要挑起夢瑤這心事呢?」
    浪翻雲微微一笑道:「若將來夢瑤得窺至道,當會明白我這刻的用心,來:坐到我
身旁來,讓我好好看看言靜庵調教出來的好徒弟。」
    若換了普通的男女,這幾句話必被誤會成調情的開場白,但對這惺惺相惜的兩個頂
尖劍手來說,卻絲毫沒有這味兒。
    秦夢瑤輕移嬌軀,聽話地坐到浪翻雲之旁,狹窄的船身,使兩人的肩頭不得不觸碰
相連。
    除了韓柏外,浪翻雲是第一個接觸到秦夢瑤芳軀的男子。
    浪翻雲探手過去。將秦夢瑤一對玉掌,全握進他的大手裡。
    秦夢瑤一臉澄潔,任由這男子握著雙手,沒有絲毫驚駭或不自然。
    浪翻雲神色平和.露出靜心細察的神情,好一會才鬆開大掌,讓秦夢瑤尊貴不可侵
犯的玉手回復自由。
    秦夢瑤低頭無語,她雖知道對方握她玉手的目的,但仍想到浪翻雲是除韓柏外,第
一個使她心甘情願讓他觸碰的男人。
    這完全與男歡女愛無關。
    而是由她落在船頭開始,便和這能與龐斑相對的高手生出一種微妙親密的精神關係,
那就像她和言靜庵與龐斑間的情形。但她絕不會讓龐斑碰她。
    浪翻雲側頭往她望去,低聲道:「你剛和人動過手嗎?」
    秦夢瑤別過臉來,同近在咫尺的浪翻雲道:「是青藏的四密尊者,他們已折返青藏,
只剩下現正追著我來的紅日法王。」
    浪翻雲眼中射出憐愛之色,道:「只要夢瑤一句說話,我立即把紅日法王趕回西藏。」
    秦夢瑤眼中射出感激的神色,將螓首緩緩側枕在浪翻雲可乘擔任何大事的寬肩上,
幽幽道:「可惜夢瑤不能夠這樣做,我和他的事,定須由我去解決,否則中藏這持續了
數百年的意氣之爭,將會永無休止她持續下去。」
    浪翻雲沒有因秦夢瑤的親動作有分毫異樣,愛憐地道:「夢瑤若傷上加傷,恐怕內
傷永不能痊癒,若只以你日前傷勢,我有九成把握可以在攔江之戰前把你治好。」
    秦夢瑤舒服地枕在浪翻雲肩頭上,忽地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軟弱,輕輕道:「解決
中藏之爭,是夢瑤身上的唯一責任,也是對師傅的一個交待,無論會帶來任何後果,夢
瑤亦甘願承受。」
    浪翻雲哈哈一笑道:「可惜無酒,否則必再分你半壺。」伸手過去,輕擁了她一下,
再拍拍她的香肩,柔聲道:「乖孩子,前面有人等待著我們呢。」
    秦夢瑤依依不捨地離開他的肩膊.美目深深看著浪翻雲道:「除了敝師之外,夢瑤
從未試過對一個人像對你般生出想撒嬌戀慕的情懷。」
    浪翻雲開懷大笑,拿起腳旁的蓑衣.披在身上,又戴上竹笠,登時變成個地道的漁
民,同秦夢瑤道:「那就再不要稱呼我作浪翻雲.要甜甜地喚我作浪大哥才對。」
    秦夢瑤柔順願意地甜甜道:「浪大哥!」她終於明白到為何連不可一世的龐斑,也
對這絕世劍手生出相惜之意。
    他那種然起於塵世的浪蕩氣質,連她的道心也感傾醉迷戀。
    那種不是人世間男女相悅之情,而是追尋天道途中一種真誠知己之交,超然於物外
的深刻情懷。
    浪翻雲知道這點,她也明白。
    船頭正前方遠處的湖面上,出現了十多點燈光,扇形般往他們包圍過來。
    其中是否有一個紅日法王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