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0卷)
第十章 花間派主

    風行烈在花園的那小亭內見到雙修公主谷姿仙。
    比姿仙雖是玉容莊嚴,但風行烈卻看穿了那只是個外,內中實有無比的溫柔和熱情。
    這純粹是一種直覺。
    比姿仙和他對坐享心石台.微微一笑道:「剛才我雖對小蓮疾言厲色,只是嚇嚇她,
教她不敢放恣,風公子莫要放在心上。」
    風行烈失笑道:「我根本沒有想過這問題。」
    比姿仙美目掠過驚異,想不到風行烈是如此胸襟脫的一個人,道:「公子曾多次與
敵人對壘,當會清楚敵人的實力。」
    風行烈義不容辭,詳細說出了所知的事,然後想起一事道:「由柳搖枝夜訪魅影劍
派的大船後,那北公南婆兩人即失去影蹤.看來是去找那「劍魔」石中天了,這人極不
好對付。
    」
    比姿仙歎道:「若再加上花間派的高手,今次我們恐怕凶多吉少了。」
    風行烈愕然道:「花間派,為何我從未聽過這個門派?」
    比姿仙道:「公子當然未聽過,但花間派在域外卻是無人不知,派主「花仙」年憐
丹,和紅日法王以及「人妖」裡赤媚並稱域外三大宗匠。」
    風行烈點頭道:「這年憐丹我曾聽先師提過,確是非同小可的人物.但他為何會來
對付雙修府呢?」
    比姿仙道:「因為他想斬草除根,即管以他已達十八重天的「花間仙氣」,對我們
的雙修大法亦不無顧忌。」
    風行烈道:「就是他們奪去了你們在域外某處的國家。」
    比姿仙道:「花間派只是最大的幫兇,但若我們能殺了年憐丹,復國只是舉手之勞
的易事。」
    風行烈聞言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一回事,又想起另一間題,道:「你怎知他們來
了。
    」
    比姿仙道:「因為在無雙國內,很多人的心都是向著我們的,所以當「花仙」年憐
丹接到龐斑發出的邀請信,率領兩花妃趕來中原時,立即有人把消息由萬里外傳過來,
今次方夜羽攻打我們,自是換取年憐丹出力的交換條件,所以方夜羽的人今次若來,其
中定有年憐丹和他的兩位美艷淫蕩的花妃。」
    風行烈倒吸了一口涼氣,雙修府內現時可真正稱得上高手的,怕只有烈震北和他兩
人,谷姿仙或者可勉強算計入內,以這樣的實力,如何對抗敵方如雲的高手呢?
    比姿仙微笑道:「風兄勿要絕望,我們或者會有個無可比擬的幫手。」
    風行烈愕然道:「誰?」
    比姿仙露出動人的笑臉,美目射出彩芒,肯定地道:「浪翻雲大俠:我料看他定會
及時趕來。」
    竟是這天下第一無敵劍手。
    風行烈咬牙道:「公主:風某有一個請求。」
    比姿仙一呆道:「風公子請說。」
    風行烈道:「待浪翻雲見過公主後,公主才決定是否應下嫁成抗兄好嗎?」
    忽然間,他知道了天下間只有浪翻雲方可以改變谷姿仙的命運。
    戚長征和水美晶親地挨坐著,享受干虹青為他們制好了的肉包子。
    柴火昏暗的紅光,照耀著野廟破落的四壁,積了塵垢蛛網的神像。
    小靈蜷伏在水柔晶懷裡,給他纖長的手指拂拭著頸毛,舒適得眼也睜不開來。
    經過了一天的全速趕路後,兩人分外感到歇下來的寫意和舒適。
    從水柔晶口中,戚長徵得悉了怒蛟幫的緊急形勢,恨不得立時趕回上官鷹身旁,共
抗大敵。可是自已和水柔晶兩人都仍未完全復元,欲速反而不達,才不得不在這野廟度
夜。
    水柔晶吻了他一口後,抱著小靈站起來,移到行囊旁,取出干虹青為他們準備好的
蓋,整理今晚睡覺的安樂窩,小靈的床就是戚長征帶著那小包袱。
    戚長征看著水柔晶動人的背影,想起此女武功專走水性的陰柔,全身軟若無骨,若
和她合體交歡,中滋味定然非常引人入勝,喉嚨不由焦燥起來,小骯發熱。
    弄好睡窩,水柔晶回到他身旁,俏臉多了先前沒有的艷紅,顯也朝戚長征思想的方
向起了遐想。
    她親熱地靠著戚長征坐下。
    戚長征一手摟著她的香肩,另一手伸過去把她雙手全握進他寬厚有力的大掌裡去。
    水柔晶美目往他射來,水汪汪的迷人黑眸閃著誘人的光。
    戚長征待要吻她.水柔晶輕輕道:「長征:我有一事求你,你不要因此責怪我,或
不理我。」
    戚長征愕然道:「什麼事?」
    水柔晶淺歎道:「你找個地方安置我好嗎?待將來辦好事後,才再來接我,唉!這
決定是多麼困難,我真不想有片刻離開你的身旁。」
    戚長征微一沉吟,想到水柔晶不想正面與方夜羽為敵,雖然她並非蒙人,但始終和
出身受訓的師門有著深厚的感情,昔前為了救他戚長征,她不惜背叛師門,但若要她正
式與師門為敵,終是很困難的一回事。
    這也表示她是個重感情的人,心生敬意道:「這個完全沒有問題。」
    水柔晶垂頭低呼道:「戚長征你莫要死去,否則我定會追著你到黃泉下去。」
    戚長征感動道:「放心吧:我老戚福大命大,那會這麼容易被人殺死,只要我有空,
會來看你,好好疼愛你。」
    水美晶閉目呻吟道:「只是這幾句話,我就算立即死了,都心滿意足了。」
    戚長征怒道:「不准你提「死」這個字,否則我絕不饒你。」
    水柔晶睜開美目,歡喜地道:「柔晶全聽你的話,以後只聽你一個人的話。」頓了
頓,忽想起什麼似的道:「若你遇到一個叫鷹飛的蒙古青年,千萬要小心一點?」
    戚長征一愕道:「這人是誰?」
    水柔晶道:「這人是方夜羽的秘密武器,也是方夜羽最尊敬的好朋友,無論智計武
功,都非常高明,龐斑也很看得起他!」
    戚長征心中一懍,暗忖方夜羽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教人怎樣也看不破他真正的實力,
摸不通他的底細。既是這人能得龐斑的看重,當知是非同小可的人物。
    水柔晶道:「這人生得非常英俊邪氣,在我印象裡,沒有女人不被他迷倒,不過他
亦是個無情的魔鬼,無論多麼美麗的女人,給他弄到手上後,玩厭就走,絕不回頭。」
    戚長征心中有點不舒服,很想間水柔晶有沒有被他迷倒?有沒有給他玩過?又怕知
道那答案。幸好他對任何事都很看得開,立即把這些擾人的思想拋諸腦後。
    水柔晶沉默了片刻,輕輕咬牙道:「我知道你想問我有沒有給他摘過,是嗎!」戚
長征的心像給利針刺了一下,道:「你不用說出來,我知道答案了。」同時想到水柔晶
之所以想找個地方躲起來等他,大概也是不想碰上這個鷹飛.證明這人封她仍有很大的
誘惑力。
    想到這裡,一陣煩躁,暗恨水柔晶不該告訴他這些惱人的往事。
    忽爾想起追求仙道之輩,何要斬斷男女之情,因為其中確有很多負面的情緒.教人
失卻常性,沒有了「平常心」。
    想到這裡,吃了一驚,暗忖我老戚怎會像一般人那樣,妒恨如狂,何況水柔晶那時
仍未認識他戚長征,硬要管她過去的事,豈非自尋煩惱。
    際此胸懷大開,手中一緊,將水柔晶接進懷裡,吻個痛快,一對手不規矩起來,水
柔晶的衣服逐一減少,當她身無寸縷,在他懷內顫震喘息時,戚長征柔聲道:「過去的
事老戚絕不管你,不過由今夜開始,你只能愛我一個人。若給我發現你有不貞行為,立
即將你趕走,絕不會饒。」
    水柔晶喘息著道:「人家早說過以後全聽你的了。」又把小嘴揍到他耳旁低聲道:
「我第一眼看到你,便知你可以使我把那魔鬼忘記,這些天來我的心中只有你一個人.
真的:相信我吧!」戚長征又再一陣煩躁,暗忖這妒火確不易壓下,自己若過不了這關,
刀術定難有再上一層樓之望。將來若見到浪翻雲,定要向他請教。
    水柔晶道:「長征:佔有柔晶吧:她以後全屬於你的了。身體是那樣,心也是那樣。」
    戚長征心中苦笑,說說倒容易,我便不信你可把他完全忘記,否則也不會怕再遇上
他,現在亦不會不斷提著他了。
    再想深一層,水柔晶的背叛,說不定也是深心裡對鷹飛的一報復行為,讓他知道她
可以傾心於另一個男人。
    鷹飛若知道水柔晶跟了他,說不定會對他恨之入骨,故而水柔晶才特別警告自己,
著他小心。
    想著想著,才記起自己「無惡不作」的手停了下來,往懷中美女望去,水柔晶正畏
怯驚惶地偷偷看著自己。
    戚長征一聲長笑,抱著她站了起來,往被窩走去,心中偏想起了韓慧芷這紙般雪白
的女孩子,定不會像水柔晶般為他帶來這麼多困惱的問題。
    他很想再見到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