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0卷)
第七章 憤怒填胸

    韓柏回到房內時,范良極蹲在椅上,望著棋盤上自己被殺得七零八落的棋子皺眉苦
思,喃喃道:「其實我並不比棋聖陳差多少,只是在定局和收官子這一頭一尾上比不上
他,唉:我第一盤僅以五子見負,但打後都以大比數落,若我不能恢復棋盤上的信心,
怕他讓我兩子也能勝過我了。」
    韓柏對圍棋一竅不通,那天迫自已看了陳范兩人下了平局棋,才有了點眉目,他天
性厭倦鬥爭殺,對棋道爭鋒更絲毫不感興趣,顧左右言他道:「柔柔那裡去了?」
    范良極和顏悅色道:「朝霞來喚了她去,好像到廚房幫手弄飯,嘿:小子真有你的,
朝霞這乖妮子的眉梢眼角開始露出生機和風情,你是否碰過她了?」
    韓柏傲然道:「什麼?你當我是急色鬼麼?現在我先要取得她的芳心,至於她的身
體嘛,異日待我明媒正娶,才……嘿……你明白啦。」
    范良極見這淫棍居然如此有原則,肅然起敬道:「有始有終,小子確有你的。告訴
我,你使了什麼手段,竟然弄得這小妮子對我也尊敬起來,還說要向我請教。與日你弄
了她上手,記得要她作我的子,哈:真妙:竟然多了兩個乖子。」
    韓柏一聽下嚇了一驚,知道朝霞的請教其實是要范良極替她看相,硬著頭皮道:
「我剛才告訴她你是鬼谷子的第一百零八代傳人,看相之術天下無雙,若她要你為她算
命,最緊要應酬幾句.免得拆穿了我的謊言,破壞了我形橡。」
    范良極色變道:「某麼?那我的形像怎麼辦。異日她知道我這大哥曾騙過她,還會
再敬我嗎?何況我對看相就像你的棋藝,一上場即給拆穿。」
    韓柏「啐啐」連聲哂道:「誰叫你真的去看相,只須將過去兩年你偷看偷聽回來的
東西,把幾件揀手的說出來.包保朝霞更佩服尊敬你。」
    范良極想想也是道理。心情轉佳。跳了起來,到了韓柏身前,兩手輕按他肩上,誇
張地由不同角度審視著韓柏的臉。
    韓柏愕然道:「你要看什麼?」
    范良極怪笑道:「讓我這鬼谷子第一百零八代傳人看看你的相,為何能如此艷齊天
.將所有美女大小通吃。」
    韓柏伸手推開他道:「我有一個重要消息告訴你,有沒有興趣聽聽?」
    范良極道:「有屁快放,不要憋在裡面,弄得你說出來的話也帶著臭氣。」
    韓柏對他的粗言都語早習以為常,當下把陳令方認定朝霞運頭不好的事,說了出來。
    范良極一聽下勃然大怒,罵了足有小半炷香的時間,才了點火氣,歎道:「陳老鬼
這人本不太差,只是迷信了點,唉:不過也便宜了你這小子。我們只要針對這點下工夫,
可能你和朝霞不用私奔就可把事情解決。」頓了頓皺眉道:「不過可要快一點,我看陳
令方對朝霞的態度好多了,若他因妻妾離去,一時耐不住寂寞再和朝霞修好,可能萇麼
好運頭壞運頭全忘了,再捨不得把朝霞送人,那就糟透了。」
    韓柏倒沒有他想得那麼周詳,腦海中登時浮現出朝霞給陳令方摟在床上行雲布雨的
情狀,大感不舒服。
    范良極看了他兩眼.道:「算你這小子有些良心,來。讓我告訴你一件包保你喜翻
了心的事.就是你的請姊對你挺有意思呢!」韓柏早猜到三分,聞言心中升起甜絲絲的
感覺.卻故作不快道:「不要亂說,諸姊愛的是浪大俠,我怎比得上浪大俠。」
    范良極不理他,逕自搖頭擺腦,大讚道:「混翻雲是這世上唯一讓我在各方面也心
悅誠服的人,不似你這小子,只得一項強點,就是夠傻,所以才傻有傻福。」
    韓柏抗議道:「不要整天說違心之言,你最清楚我有數也數不盡那麼多的點,全賴
了我的福氣,你才改變了孤獨怪僻的痛苦人生,看:現在多麼好玩,進京後才精哩!」
范良極給他說得啞口無言,唯有道:「唉:肚子真不爭氣,又餓了,讓我到下面看看飯
局預備好了沒有。或者先到廚房偷些東西祭祭五臟廟。」
    范良極這類高手,等閒十天八大不避粒米,都不會肚餓的,韓柏怎會不知他在胡謅,
故意吊他癮子,一手抓著他瘦削的肩頭道:「我也想知道浪大俠怎樣偉大,好讓我尊敬
他時好多點資料。」
    范良極斜兜他一眼,嘿嘿怪笑道:「恐怕你是想知道多點資料,教你可以好好挑逗
你的詩姊吧:我的偉大淫棍。」
    韓柏的厚臉皮也掛不住,怒道:「不說便不說罷.難道我要求你,不過我也不會告
欣你朝霞和我說過什麼親熱話兒。以後都不會。」
    范良極對朝霞是出自真心的關和愛惜,聞言立即投降道:「小柏兒何須那麼認真,
請聽我詳細道來。」
    韓相忍著笑,素繃著臉道:「有屁快放!」范良極絲毫不以為忤,嘻嘻一笑道:
「專使大人請入座,本侍衛長有事呈上。」
    兩人分別在窗旁的椅子坐下。
    范良極翹起二郎腿,取出盜命,吞雲吐霧起來,好一會沒有作聲。
    岸旁遠處萬家燈火,一片入黑後的安靜和寧洽。
    范良極不知想到什麼,搖首歎道:「浪翻雲你真行。」
    韓柏心癢難熬,明知這死老鬼在吊他胃口,可是想起快要下去吃飯,忍不住道:
「你究竟說還是不說?」一副變臉拉倒的架勢。
    范良極望著裊裊升起的煙圈。道:「你的詩姊不知為了萇麼傷心事,經脈鬱結,再
受鬼王丹氣所長,本是大羅金仙亦救不了的絕症,幸好浪翻雲這小子,想出妙絕天下的
方,就是以自已作,打開了你請姊緊閉的心,挑開了她的情竇,使她脫胎換骨,重現生
.乘勢逐步打通她閉塞了的絕脈。」
    韓柏一聽下大為氣,道:「若是如此,你以後提也不要提詩姊對我有意思這句話,
我韓柏最尊敬的人便是浪翻丟這小……噢:不:這大俠。」
    范良極徐徐噴出一個大煙圈,微笑道:「聽東西不要只聽一半,浪翻雲對左詩或者
有三分愛意,但兄妹之情卻最少佔了七成,所以發展到如今便到了尷尬階段,左詩需要
的是他實在的愛和承諾.是成熟男女的親熱和歡好,小子你明白嗎?柔柔對你的要求,
就是左詩對浪翻雲的要求,又或是……嘿:雲清那婆娘對我的期待。」
    看著他提到雲清時那張放光的老臉,韓柏頹然道:「詩姊愛的是浪翻雲,我們不若
想方法玉成他們的好事吧:你和我都莫要想歪了。」
    范良極搖頭道:「可能是你的道行太淺.武功太低,所以不明白浪翻雲已達由劍入
道的境界,更驚人的是他不須像佛道高人般由宗教入手,而是自然而然到了那種境界,
就像當年的令東來和傅鷹,早超脫了男女的愛慾,達到有情無慾的境界,試問他怎能予
左詩她想要的東西。你的詩姊需要的是你這樣的一個淫棍。」
    韓柏皺眉怒道:「你再說我是淫棍,我一定和你決鬥。」
    范良極連聲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待本侍衛長我到更適合形容你的辭語時,
才棄淫棍不用,好嗎?」
    韓柏啼笑皆非,拿他沒法。
    范良極愈說興致愈高,續道:「所以浪翻雲現在面對的難題就是:假若左詩發覺他
對她只純是兄之情,甚或父女之情.必會自悲自憐,經脈再次鬱結,那就什麼也完了。
幸好有你這淫……不……有你這情種出現。而左詩亦對你甚有意思,於是浪翻雲想了招
移花接木之計,左詩是花,你就是木,嘻:既是接花的木,不是淫棍是什麼?」
    韓柏剛要發作,敲門聲晌,忙應道:「進來!」推門而入的是范豹,向兩人道:
「開飯了,有請兩位大人。」
    雙修府。
    風行烈提著燈籠,另一手摟著谷倩蓮的蠻腰.走在下山的路上。
    雙修府在下方燈火通明。
    比倩蓮忽地停下,投進風行烈懷內,顫聲道:「行烈:我很怕,你一直沒有作聲,
我感到再不能像往一般瞭解你。」
    風行烈放下燈籠,用力將她抱緊,道:「傻孩子,怕什麼,無論將來如何,我風行
烈向天立誓,絕不會拋棄你,也捨不得拋棄你。」
    比倩蓮驚喜道:「你真的不是騙我?」
    風行烈感受著懷中美女火般熱的愛戀,心中的悲痛和無奈大減,道:「這裡事了後,
我帶你去找一個人,說幾句話後,便和你隱居山林,到攔江之戰時,才再出江湖,你會
反對嗎?」
    比情蓮畏怯地低聲問道:「你是否要去找靳冰雲?」
    風行烈點頭道:「是的!」谷倩蓮欣喜地道:「你肯把我帶在身旁去見她。表示你
真的肯要我,行烈,小蓮很開心,只要你不會不理我,其它一切都沒關要緊。」
    風行烈重重吻在她香上,心中充滿了感激,谷倩蓮的善解人意,確令他感到自己的
幸福。
    他取回燈籠,改為與谷情蓮手拉著手,以較前輕鬆得多的步伐,往下走。
    比倩蓮忽道:「行烈:我可否不陪你去參加晚宴,你會怪我嗎?」
    風行烈皺眉道:「當然會怪你。而且敵人隨時會來,我不想你有片刻離開我丈二紅
槍的保護網,晚上則要摟著你來睡。」
    比倩蓮眉花眼笑地吻了他一口道:「行烈:你真好,我全聽你的話,你要我幹什麼
也遵命。
    」
    風行烈順口問道:「今晚會有什麼人出席?」
    比倩蓮回復平日的嬌癡活潑,數著指頭道:「有譚叔啦,它的妻子譚嫂啦,譚嫂最
是好人,府內所有婢女都喜歡她務,若非情勢危急,也不會回府來。」接著想了想道:
「不知素香姐回來了沒有,她也像我那樣.是夫人收養的孤女,不過不是姓谷而是姓白,
和我是要好,你定會喜歡她的。不要看素香姐平時溫婉可人,佻皮起來時最愛扮作醜女,
弄粗聲線,作弄那些纏她的男人,嘻!」風行烈道:「那個雙修快婿呢?
    」
    比情蓮的臉色陰沉下來。道:「那小子和那婆娘當然不會不來,行烈啊:想起他們
.我真想立即遠走高飛,永遠不回來,不想聽任何有關雙修府的事。」
    風行烈明白她的心情。這成抗看來是個老實的好人,但和容色不遜於乃母的谷姿仙
卻是很不匹配.連他這刻想起來亦有點不舒服,更何況是把谷姿仙敬若女神的谷倩蓮。
    主府在望。
    冬迎了上來,道:「好了:公子和小蓮回來了。」
    一聲「小蓮」響自府門處,一道美修長的人影掠了過來。
    比倩蓮淒叫一聲,撲了過去,投進那女子懷裡。竟哭了起來。這女子比谷倩蓮要高
上半個頭,一雙腿特別長,教人一見難忘。
    那女子不住勸慰,可是谷倩蓮反哭得更厲害,在旁的冬慌了手腳。
    風行烈走到三人旁邊,責道:「倩蓮:不要這樣。」
    那女子抬起俏臉,往風行烈望來,美目閃著亮光,道:「這位定是風公子了。」
    風行列在燈籠光下,看到這女子容貌極美,稍缺谷倩蓮的嬌巧俏麗,卻多了谷倩蓮
沒有的爽朗英氣,真是春蘭秋菊,各擅勝場,施禮道:「這位定是倩蓮提過的素香姐了。」
    白素香大膽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他兩眼.然後向懷內的谷倩蓮道:「你再哭,我就向
風公子揭發你以前的頑皮事。」
    比倩蓮悲泣道:「香姐:小姐要嫁給那大個子了。」
    風行烈伸手抓著谷倩蓮香肩,半硬半軟將她拉開,向白素香和譚冬兩人歉然道:
「讓我先陪小蓮在外面走兩步,待她好點後,才到裡面去。」
    比情蓮一挺胸膛,停止了哭泣。傲然道:「不:讓我們立即進去。」
    白素香憐借地道:「看你眼也哭腫了,怎樣見人?」
    比情蓮使起小性子,道:「哭便哭,何須瞞人,我們進去!」當先帶路,走進府內
去。
    大堂內燈火通明,才到門口,成麗信心十足的聲音傳入眾人耳內,在她旁有四個人,
一個是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的成抗,一個是位臉色祥和的中年美婦,另兩人一高一矮,眼
目精明,年紀在四十至五十許問,氣使不凡。明眼人一看便知是高手。
    成麗興奮地介紹著自已怎樣佈置這大婚的禮堂,除了那中年美婦略微點頭回應.那
高矮兩人只是禮貌地聆聽著,沒有作聲。
    比倩蓮領頭進來,嚷道:「譚嫂:趙叔、陳叔,小蓮來了。」擺明不把成抗姊弟放
在眼內。
    三人也不知是否故意,拋下了成麗兩姊弟,迎了上來。
    比倩蓮親切地挽著那兩名中年人,介紹給風行烈,高的那人是趙岳。矮的是陳守,
中年美婦則是總管譚冬的妻子譚嫂。
    一番客氣後,潭嫂瞪了谷倩蓮一眼,責道:「小蓮你的脾性真改不了,一回來便惹
小姐生氣,看看:剛哭過了是不是?」
    比倩蓮委屈地垂下頭去。
    譚冬把愣在一旁的成抗成麗招呼過來,他們引見風行烈。
    成麗帶著警戒的目光在風行烈身上轉來轉去,露出不屑的神色,仰臉擺擺身份,一
副沒有興趣理會閣下的模樣。
    成抗見風行烈英偉軒昴,一派高手風範.眼中閃過自慚形穢之色,謙卑她道:「成
抗什麼也不懂,風兄以後請多多指點。」
    風行烈對這被排擠的青年意大生,正想說上幾句好話。豈知成麗向成抗喝道:「成
抗你要記著明天你就是雙修府的半個主人了,說話不可以沒有分寸。」顯是不滿己弟的
卑躬禮下。
    鎊人臉色都不自然起來,試問成抗怎能服眾。
    比倩蓮冷哼一聲,便要發作。
    風行烈施出大丈夫的威嚴,淡淡看了谷倩蓮一眼,嚇得後者立時不敢作聲,然後向
成抗微笑道:「成兄相貌堂堂,一臉正氣,將來雙修府必能發揚光大,成兄努力吧。」
    成抗露出感激的神色,應道:「多謝風兄指點。」這弟弟在人情世故上,確遠勝乃
姐。
    成麗見風行烈讚她弟弟,立時變出另一副臉孔來,笑道:「風公子是江湖上的名人,
成抗他什麼也不懂,公子最緊要指點他。」
    這時一個小婢走前來請他們到偏廳去,說谷姿仙正恭候他們。
    眾人往偏廳走去。
    白素香走到風行烈另一旁,邊走邊道:「風公子真有本領,只有你才能收拾我們雙
修府的小精靈。」說完兜了風行烈另一旁垂著頭走路的谷倩達一眼。
    風行烈苦笑道:「素香姐言之過早了。」
    白素香見他像谷情蓮般喚她作素香姐,甚是歡喜,改變稱呼道:「行烈不要擔心.
我從未見過小蓮剛才那乖樣子的。」
    比倩蓮何等厲害,咪著小嘴笑著反擊道:「我也從未見過素香姐對男人這麼和顏悅
色。行烈不若你把她也娶過門來,讓我們這封好姊妹永不用分離。」
    這些話一出,風行烈頓大感尷尬,白素香更是紅霞滿臉,不知所終,幸好這時到了
偏廳內,雙修公主谷姿仙盈盈俏立,美目含笑,歡迎他們到來。
    成抗見到谷姿仙,一對大眼立時亮了起來。
    比姿仙大方地站到成抗身旁,同各人微笑道:「不若我們入席再談吧!」眾人隨著
谷姿仙移步到到在偏廳一角的酒席,依主次入坐。
    比姿仙和成抗坐在主位,剛好對著風行烈和谷倩蓮。
    成麗有點不知禮貌地坐到谷姿仙旁的座位處,白素香有意無意間坐到風行熱的另一
旁,其它人隨意入座。
    這一席是素宴,下女送上齊果後,退了下去,偌大的偏廳只有這圍坐著的十個人。
    酒過三巡,風行烈也被灌了三次酒。
    風行烈禮貌地回敬谷姿仙,再舉杯向成抗祝賀他明天的婚禮。
    成抗有點忸怩地舉杯。
    眾人紛紛舉杯,只有谷倩蓮著臉,並不參與。
    比姿仙冷冷瞪她一眼,顯是忍著才沒有發作。
    比倩蓮對谷姿仙責備的眼色視若無睹,垂著悶聲不晌。
    成麗眼中閃過怒意,向風行烈甜甜一笑道:「風公子:小蓮是這裡的丫頭,一向野
慣了。你最好多點管她教她,讓他多懂些禮貌道理。」
    眾人一齊色變,這幾旬話既帶貶意,語氣又重,谷倩蓮怎受得了。
    比情連霍地抬頭,秀口射出銳利的光芒。正要反唇相譏,谷姿仙喝道:「小蓮!」
谷情蓮泠泠啾了谷姿仙一眼,已到了口的話忍著不說出來。垂下頭去。
    比姿仙這次沒有發怒,美目掠過一絲哀怨,瞬又消去。回復平靜道:「我們剛接到
南康來的潲息,胡節的水師解除了對我們水路的封鎖。今早離開了鄱陽.進入長江,目
的地看來是洞庭湖。」
    趙岳道:「賀河幫的三十艘船艦也於昨夜趁熙離開,我看怒蛟幫現在的形勢危險非
常。」
    成麗道:「怕什麼,有「覆雨劍」浪翻雲兄在,會怕誰人?」一副和浪翻雲非常熟
絡的樣。
    陳守道:「成小姐有所不知了,浪翻雲早離開了怒蛟島,至於他為何離開,到了那
裡去.卻是無人知道。」
    風行烈眼光何等銳利,當成麗提到浪翻雲的名字時,谷姿仙嬌軀輕輕一顫,秀美的
眸子一陣惘然,不由心中一動,難道她和這大下第一劍手有著不尋常的感情關係。
    在旁的谷倩蓮低哼一聲道:「無知!」這「無知」自是針對成麗而說,沒有人會誤
會她的意思。
    比姿仙大怒道:「我若非看在風公子臉上,小蓮你這樣沒上沒下,我會立時把你遂
出雙修府。」
    比倩蓮「嘩」一聲哭了出來.掩臉起身便走,連椅子也撞跌了。
    風行烈說聲「對不起」,追著去了。
    比姿仙目送兩人走出偏廳,然一笑道:「今晚的洗龐宴就這樣算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