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0卷)
第二章 天兵實刀

    比倩蓮一洗先前慘淡的花容,毫不避嫌地拉著風行烈的手,在通往後出的小徑上走
著,不斷唱著動人的江南小調,令人陶醉的秋波,毫不吝嗇地向剛佔有了自己處子之身
的軒昂男兒拋送。
    風行烈有種盡舒欷郁的感覺。
    敝疾已癒,心的枷鎖又在谷倩蓮美妙的肉體處找到了打開的寶匙。那並非代表了他
心中再沒有靳冰雲,而是拾回了往昔被摧踐了的自信心。否則他怎會在光天化日下,占
有身旁的美麗少女。
    比倩蓮的婉轉承歡,自己前所未有的酣暢興奮,使他真切地感受到兩人間千真萬確
的熱愛和狂戀。
    到現在才能確切肯定他真的和谷倩連墮進了那愛的長河裡,以前他始終只是半信半
疑。
    這時來至雙修山的萵處,俯瞰山腰處連綿的府第,有離開了煩囂塵世的感覺。
    比倩蓮平挨在他懷裡,以出谷黃鶯般的嬌嗲聲音,向他介細雙修府的形勢和勝景。
    風行烈向著這剛由少女變成了小熬人的美女微笑道:「假使雙修府之戰我們能幸而
不死,又應到哪裡去?」
    比倩蓮嬌軀一顫,將俏臉後仰,枕在風行烈寬闊安全有若山亭嶽峙的肩膊間,驚喜
地追:「行烈:你是第一次和倩蓮談及我們的將來.噢:求你吻吻我吧!」風行烈重重
吻了下去,早受著這美女丁香暗吐那消魂蝕旦的滋味。
    比倩蓮俏臉火般滿熱飛紅.嬌軀不堪刺激地扭動害。
    風行烈感到整個人興奮起來,離開了對方的小嘴,讚歎道:「倩蓮你真美,不過若
我每次吻你,你也如此熱烈。只怕會把我變成就好床第之歡的貪色之徒了。」
    比倩蓮嬌羞嗅道:「都是你,弄得人家這麼易動情,是你不好,還怪人。」
    風行烈哈哈大笑,不理谷倩蓮的抗議,將她攔腰抱起,纏續往後山走去,歎道:
「我多麼希望雙修府事畢之後,找個山林隱逸之地,和你雙宿雙飛,過一段神仙日子,
順道潛修武技,待攔江之戰後,才再決定何去何從。」
    比倩蓮纖手素接著他的脖子,欣悅地道:「小蓮會好好作你的妻子,全心全意侍候
你,為你浣衣造飯,烹茶煮酒。」
    風行烈愕然道:「你不用理你的小姐了嗎?」
    比倩蓮玉容轉泠,好一會才恨恨道:「我恨她:恨她:恨她:恨她將自己嬌貴的身
體白送給那傻子。我再不能忍受留在這裡。」
    風行烈惜地吻上她的臉蛋,道:「我明白你的感受。不用傷心:無論我到那裡去,
會把你帶在身旁:永遠不會捨棄你。」
    比倩蓮嬌軀劇顫,主動送上香,以比「次熱烈百倍的深吻獻上內心湧出的感激和情。
不知過了多人,四唇分了開來,喘息仍劇烈繼續著。谷倩蓮小嘴湊到他耳邊半喘著低聲
道:「行烈:你會否時常像剛才般那樣和我親熱纏綿?」
    風行烈開大笑,攀過山巔,往下走去,大聲答道:「谷小姐諸勿擔心.你早撩起了
我的烈火情,打後去想不干都不行。」
    比倩蓮欣喜道:「我這可是求之不得…不過我又不想你因色慾過度,妨礙了武道進
修;但又怕你用這借口冷落了人家。倩蓮心內正矛盾得很呢?」
    風行烈衷心體會到懷內嬌軀對他的愛戀和關懷,哂道:「風某又不是有著什麼成仙
成佛的大志,只希望快快樂樂過了這一輩子就算了.連你這樣一個毛丫頭也要教你落得
怨懟,還稱某麼男子漢大丈夫?」
    比倩蓮喜上眉梢,香吻雨點般落在這個和自己有了肉體關係的男子臉上,指著下面
林木掩映裡的一所小石屋道:「那就是震北先生的「忘仙爐」了。」
    水柔晶緩緩醒轉,驚喜地發覺自已正睡在戚長征懷裡,坐在屋前的一張木椅內。
    封寒戴著竹笠,在水田裡上作著,滿天陽光下,一切景物都給提升到一超越了現實
的奇異層次裡。
    干虹打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正和戚長征親切地間聊著。
    小比內蟲鳴烏唱,有種使人懶得動也不想動的氣氛。
    水柔晶忽地記起正被人追殺,一驚下在戚長征腿上坐起來,驀然感到懷內有團手茸
茸的東西,「呵!」一聲喜叫道:「噢!小靈!」小靈熱烈她擺著尾巴,大鼻子往她粉
頸又鑽又嗅。
    干虹青笑道:「柔晶你酲來了,快多謝長征吧:若非他以體氣助你復原,恐怕你要
今晚才能醒過來哩。」
    水柔晶抱起小靈,讓他能好好地和自己親熱,絲毫沒有離開戚長征腿上的意思,向
干虹青道:「我只謝青姐你,不會謝他,因為我是他的女人,保護我是他的天職。」
    戚長征哈哈大笑,道:「到現在我才明白凌大叔教我們沾花惹草時要小心的訓訶,
因為一不小心,會多了很多的天職。」
    干虹青像看著個頑皮的弟弟般瞪了他一眼道:「你也不知那裡修來的福分,得到柔
晶以身相許,還在說風涼話。」
    水柔晶坐側了少許,向著干虹青,也讓小靈和戚長征正臉親熱親熱。
    看到小靈的大鼻子往戚長征時他的尷尬樣子,水柔晶不住發出奔放爽朗的嬌笑。
    封寒這時由水田走回來,脫下竹笠,用搭在肩上的汗巾拭掉臉上的汗水,望著像個
快樂純真小女孩的水柔晶.點頭道:「這是年青人才會有的開忘憂,看到水姑娘,我才
感到自己老了。
    」其實他心中想到的卻是水美晶必是天生樂觀的人,否則為何醒來後像完全忘了自
己背叛了方夜羽,忘了四周仍是危機四伏的險惡環境。
    水柔晶站了起來,將小靈放在肩上,走到封寒身前,小嘴竟在封寒臉上吻了一口,
感激地道:「叔叔:水柔晶很感謝你。」才一陣嬌笑。毫無避忌地坐回戚長征大腿上。
    封寒呆在當場,忽地哈哈一笑,來到干虹青旁的椅子坐下,朝看長征道:「裡赤的
人撤走了。我知你心急趕回怒蛟幫,不過我看最好你能在這裡多留兩三天。」
    戚長征歎道:「我實在很想留在這個美麗的小比.但卻做不到,早先柔晶告欣我,
我幫的形勢險惡非常。」
    干虹青見封寒呆看著水田景色,伸出玉手過去,讓封寒握著,柔聲道:「你是否捨
不得這地方?」
    封寒微笑道:「我再也當不成刀手了,因為巳沒有了以前能捨棄任何物事的襟懷,
也沒有了爭霸天下的壯志.虹青:隨我到塞外去吧:我自幼便憧憬要在荒原上逐水草而
居,坐看朝陽從大地升起來,黃昏落下去的壯麗美景。」
    干虹青點頭道:「無論你到那裡去,我也會跟在你身旁,直至老死。」
    戚長征歉疚地道:「前輩……」
    封寒喝止道:「不用說多餘的話,橫豎也要走.我們立即就走。」
    干虹青站了起來,道:「我去收拾細軟。」回屋去了。
    水柔晶也站起來道:「青姊:讓我助你!」抱著小靈追著去了。
    剩下兩個男人,一老一少兩代的用刀高手默然坐著。
    封寒拿起挨在椅旁的寶刀,遞過去給戚長征道:「此刀名「天兵」,乃百年前一代
名匠北勝天探自天山冷泉內稀有的寒鐵打製而成,鋒利無倫,與浪翻雲的「覆雨劍」、
龐斑昔日的「三八雙戟」、言靜庵的「飛翼劍」、厲若海的「丈二紅槍」,並稱江湖上
的五大名器,今天對我已無關重要,我就把它送給你,戚長征你絕不可辜負我這番心意。」
    戚長征連忙跳起來,在封寒前跪下,雙手高舉接過「天兵」寶刀,口中脫諾。
    封寒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趁現在還有點峙間,我便將多年左手用刀的訣要,
盡傳與你,但你卻不可當我是師博,明白嗎!」戚長征大喜應道:「小子明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