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9卷)
第九章 夢瑤的劍

    戚長征走出谷外,出奇地連人影也看不到半個,這時是深秋時節,很多樹都變得光
禿禿,地上著枯黃的落葉。
    他沒有半點欣喜。
    昨晚追捕他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幾百,現在見不到他們,只能說他們都被部署起來,
將在某一時刻對他發動攻擊。
    狂奔了幾里路後,到了一片平野地上,十多名手提長刀的動裝黑衣大漢由曠地另一
方的叢林跳了出來。分散著向他包圍過來。
    戚長征湧起萬丈豪情,長刀掣出,幻起重重刀浪,疾施強擊,當先的一人運刀擋格,
「嗆」
    的一晌,那人的刀竟只剩下半截,一怔間,戚長征快刀已至,準確地劈在他眉心處,
寒氣透腦而入,那人立即命喪當場。
    哨子聲在四方八面晌起。
    無數黑衣人由密林蜂擁出來,剎那間戚長征陷身重重圍困裡。
    戚長征腳步迅速移動,使敵人不能完成合圍之勢,以免對方發揮戰陣的全都威力。
    只見他忽前忽後,每一刀劈出,都有人應聲慘叫,落地身亡,瞬眼間已殺了對方十
多人,野上刀光血影,戰況慘烈。
    忽然,四把長刀分從四個角度向他砍劈過來,疾若電閃。
    戚長征心中一凜,知道遇上了對方恃別的強手,否則刀勢不使得如此功力十足,忙
畫出一圈刀芒,護住全身。
    「叮噹」交擊之音晌個不停,四把刀全被擋開。戚長征離地躍起,投往兩丈之外,
落地時揚刀一劈.又有一人濺血倒地。
    他知道敵人勢眾,硬拚下去始終不是辦法,故而希望能闖進曠地外的疏林區,那時
閃躲起來,會容易得多。
    兩把力由後攻至。
    戚長征看也不看,反手兩刀,登時又有兩名敵人了賬;前面則飛出一腳,正中一持
刀者的手腕,那人指骨全裂,大刀「噹」墮地,駭然後退。
    戚長征一聲長嘯,刀光潮湧,便往前方敵人的刀光劍影闖過去。
    長刀雷射下,攔路的兩名大漢,仰身倒跌。
    戚長征那敢遲疑,長刀護著全身,乘勢人刀合一,奮勇狂衝。
    敵人紛紛倒下,硬是給他破開了一個缺口,兩腳用力。凌空往疏林掠去。
    對方不及阻截,眼看便給他落進林內。
    一刀一劍由林中射出,迎向他來。
    戚長征一看來勢,心中叫苦,難怪裡赤媚有把握把自己留下來,原來對方竟有如此
高手,若在平時,他或仍可硬闖過去,他先前一番撕殺早耗用了大量真元,現在是強弩
之未,唯有一沉氣,落到實地上,再深吸一口氣,長刀分別劈在對方劍刀之上。
    「鏘鏘」兩聲激晌。
    那兩人飄落地上.正是連干羅也要另眼相看的絕天和滅地,十煞神之首的兩人。
    飽勢停了下來,只是重重將他圍在野的邊緣處。
    戚長征一邊乘機調息,一邊瞪視著絕天減地刀劍傳過來的森森寒氣,喝道:「來者
報上名來。」
    絕天冷冷道:「我是絕天,他是減地,今天奉少主之命.來取你狗命。」
    戚長征心中凜然,方夜羽手下還不知有多少奇人異士,不過剩是眼前的實力,便使
他沒有信心能逃出去。
    以寡敵眾的最大弱點,就是寡者沒有回氣回力的空隙,而敵人則可以隨時抽身而追,
待養精蓄銳後,再行出手。
    所以一旦陷身重圍.結局定是寡者至死方休,而絕天滅地這兩人一出手,就把戚長
征迫進了這等必死之地內。
    當日即管以干羅的強橫,也要逃走,可知這兩人的厲害。
    戚長征乃天生豪勇之人,明知今次凶多吉少,仍夷然不懼,挺刀往絕天滅地兩人迫
去,刀鋒湧起森寒殺氣,翻捲而去。
    刀氣到處,連絕天滅地如此強橫的人,也退了小半步,刀劍才向他迎來。
    四周勁氣撲來。
    戚長征暗歎一聲,倏地後退,擋了分由左右兩側及後方攻至的兩矛一刀,又拖刀殺
了一人,絕天的刀和滅地的劍已攻至眼前。
    他人隨刀走,便生生撞入兩人中間,避開其它攻來的兵器,施出精奧玄妙的貼身刀
法.眨眼間三人兵來刀往,交換了十多招。
    絕天減地蹌踉跌退,前者左肩被戚長征的快刀畫了一下,衣破肉裂.血光避現;滅
地左額角鮮血不斷流下,若再砍深少許,定可要了他的命。
    戚長征也不好過,右大腿中了滅地一劍,幸好尚未傷及筋絡,但已使他行動大受影
晌,左臂雖給絕天的刀鋒掃中,不過只傷破了皮肉.但失血的問題卻不可忽視。
    他連點穴止血的時間也沒有,又要應付四方八面攻上來的敵人。
    轉眼他又陷入苦戰裡。
    若非他進入了先天真氣的領域裡,體內真氣循環不休,只是這一番殺即可教他力盡
而亡。
    絕天滅地兩人乘隙出手,每次均帶起新一輪攻勢,不一會戚長征又多添幾道傷痕。
    漸漸戚長征已迷失在激烈的戰鬥裡,不辨東西南北,只知道要殺死四周的敵人,再
沒有先前通了全局的優勢。
    但他的韌力也教絕天滅地兩人大為驚奇。
    因為在地上最利圍攻,他們的手下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武士,每隊三十人,由一隊
長率領:十隊成一團,十團成一師,組成了小魔師的戰鬥單位。今次對付戚長徵調動了
兩團共六百人,配以絕天滅地,敢說在這種寬曠的戰場,連黑榜的十大高手也有把握殺
死,但戚長征到現在最少殺了他們四十人,依然未露敗象.怎不教他們大感訝異。
    驀地一聲低吟,起自疏林之內,按著寒芒一閃,黑衣大漢潮水般翻跌倒地,來人已
到了戰場的最內圍處。
    雖說己方之人注意力全擺在圈心的戚長征身上,但來人這駭世絕俗的劍術,足令絕
天滅地驚駭欲退。
    劍到。
    強烈的劍氣使人連呼吸也難以暢順。
    絕天滅地舍下戚長征,刀劍齊往來人迎去。
    劍芒大盛,而更使人奇怪者,敵劍雖有催魂索命的威勢,但其中自有一種悠然的姿
致。
    以絕天滅地兩人高強的武功,一時也捉摸不到敵劍若馬跡魚蹤,無縫可尋的劍路,
駭然下各自回兵自保,不敢再作強攻。
    「叮叮!」兩聲清音,絕天滅地竟給對方硬生生震追了四、五步,倒撞進己方人裡,
圍攻之勢立時瓦解冰消。
    劍芒暴漲。
    圍在戚長征旁已呈混亂的黑衣大漢不是兵器離手,便是給點中了穴道,一時人仰馬
翻,潰不成軍。
    由劍吟聲起而到全局逆轉,只是眨了幾眼的工夫,可知來人劍法如是如何超凡入聖。
    劍芒消去,來人現出身形,正是淡雅如仙的秦夢瑤。
    戚長征刀插地上,支撐著搖搖欲墮的身體.大口喘著氣,望向秦夢瑤,眼中射出感
激神色。
    絕天減地見所有倒地的手下。均只是穴道被點,大生好感,揮手命各人散開。只是
把兩人重重困在內圍。
    秦夢瑤來到戚長征身側,纖手搭在他肩頭上,一股真氣送進他體內,訝然道:「原
來戚兄踏入了先天真氣的初段,不過現在有氣脈逆行的現象,再不宜動手,否則將會五
髒爆裂而止。」
    戚長征自家知自家事,點頭苦笑道:「我也不想動手的。」
    絕天施禮道:「小魔師座下十大煞神絕天減地,見過夢瑤姑娘。」
    秦夢瑤秀眉輕蹙道:「看樣子你們還是不肯罷休,這是何苦來由。」
    滅地出奇地恭敬道:「若有選擇,我們續不願與學瑤小姐敵。」
    絕天道:「不知夢瑤小姐是否相信,敝上已預計到小姐會來此處,故早有準備。」
    秦夢瑤輕歎一口氣,同戚長征道:「戚兄請盤膝坐下,將真氣好好調息,什麼也不
要理,其它一切有我應付。」
    戚長征深深看了秦夢瑤一眼.坐了下來,眼觀鼻,鼻觀心,進入萬緣俱寂的定境。
    秦夢瑤對他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反應大感欣悅,放下了心事般,俏目掃過絕天減地
兩人,然後移往與疏林相對另一邊的茅草深處,淡淡道:「四密尊者既已到此,還要等
什麼呢?」
    騾車穿過桂樹林。
    林外是個斜坡,按著一條小河流過,河上有道石橋,連接著兩邊的碎石路,通往一
個長滿蒼群樹木的深谷去。
    峽內隱見房舍,隱在紅葉秋色裡,如詩如畫,極是寧謐恬靜。
    風行烈奇道:「為何形勢如此危急,雙修府仍像全不設防那樣,也不見有人走出來
打個招呼。」
    烈震北道:「這樣美麗的景色,使人滿慮忘俗,若有拿劍拿刀的大漢巡來巡去,豈
非大煞風景,我但願變修府永遠是這個樣子。」卻沒有答風行烈的問題。
    滕車駛過石橋。
    橋下流水淙淙,風行烈胸襟大暢,放目領略眼前怡神恍目的美景,忘去處。
    比情蓮在風行烈懷裡醒了過來。這時騾車駛進峽內,兩道清溪沿峽流谷出.路旁長
滿樹木花草,鳥兒和唱爭鳴,好不熱鬧。
    轉了一個彎,前面有個大石牌匾。肩上鑿著「雙修秘府」四個大字,牌匾左石兩條
石柱各掛著一個「」字的大紅燈籠。
    比倩蓮皴起黛眉,臉色轉白,呆看著那兩個代表了婚筵喜慶的紅燈籠。
    風行烈關心地道:「倩蓮:你是否不舒服?」.谷倩蓮咬著下唇,同烈震北顫聲道:
「婚禮何時舉行?」
    烈震北道:「明天就是姿仙大喜的日子。」
    比倩蓮淚水簌簌留下,悲叫道:「為何這麼急,小姐不是說要待到過年後嗎?」
    風行烈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感到事情似與自己有關,惟有輕輕拍著谷情蓮的背,
冀能對她有多少慰藉。
    烈震北平靜地道:「姿仙是想我親眼看到她的婚禮。」
    風行烈和谷倩蓮兩人駭然道:「什麼?」
    烈震北像說著別人的事般淡然道:「我只剩下三天的命,否則姿仙也不會那麼急著
成親。」
    谷倩蓮不顧一切爬了起來,跨往烈震北旁倒車的空位,投進烈震北的懷裡。嚎啕大
哭道:「小蓮自幼沒爹沒娘,現在你又要離開我,教我怎麼辦?」
    烈震北把車子停下,伸手愛憐地摩娑著谷倩蓮烏黑閃亮的秀變,微笑道:「傻孩子,
女大了自然要離開父母,將來自會有丈夫愛惜你,風世侄我說得對嗎?」他這麼說已是
視谷倩蓮為女兒了。
    風行烈心中一酸,道:「只要我風行烈有一天命在,定會好好照顧倩蓮。」
    烈震北欣悅點頭。
    比倩蓮悲叫道:「以先生絕世無雙的醫術,難道不能多延幾年壽命嗎?」
    烈震北失笑道:「我本應在四十年前便死了,我已偷了天公四十年歲月.到現在我
真的感到非常厭倦,罷了罷了。」頓了頓又道:「在這最後三日裡,我希望見到我的小
蓮像往日般快快樂樂,每天日出前便來到我山上的小屋,陪我一齊去探掘山草藥物。」
    比倩蓮哭得更厲害了。
    烈震北無計可施,策騾前進。
    餅了峽口,眼前豁然開朗,梯田千頃,層迭而上,最上處是片大樹林,巍莪房舍,
聚在林內,氣象萬千,田間有很多人在工作著。見到烈震北和谷倩蓮回來,都爭著上來
打招呼,親切而沒有做作。
    三人跳下騾車,踏著梯田間石砌的階梯,拾級而上。
    比倩蓮平靜下來,但紅腫的雙目,任誰也知她曾大哭一場。、烈震北指指點點,興
致極高地向風行烈介紹著沿途的草樹,原來大都分都是也從遠處移植至此的。
    風行烈感受到他對花草樹木的深厚感情,想趄他只有三天的命,不禁神傷。
    比倩蓮默默伴行,一聲不響。
    不一會,三人到了半山上的林樹區,景色一變,另有一番幽深寧遠的風貌。
    一名管家模樣的老人迎了出來,躬身迎迓道:「震北先生和小蓮回來了,小姐在府
內待得很心焦呢。」再向風行烈施禮道:「這位仁兄相貌非凡,定是厲爺愛徒風公子了。」
    風行烈慌忙還禮。
    烈震北道:「這是雙修府總管譚冬,這處每塊田的收成,都漏不過他的帳筆,人人
都喚他作譚叔。」譚冬道:「三位請隨小人來。」在前帶路。
    一座宏偉府第出現眼前,左右兩方房舍連綿,使人聯想到在這偏僻之處,需要多少
人力物力,才可達出如此有規模的世外勝景。
    來到府第的石階前,烈震北停了下來道:「我先回山上蝸居,你們若閒著無事,可
上來我我.我還有話想和風世侄說。」
    比倩蓮眼圈一紅,一把扯著烈震北衣袖,不肯讓他走。
    烈震北呵呵笑道:「待會你也來吧:看我有什麼禮物送給你?」
    風行烈走前勸開谷倩蓮,烈震北微微一笑,飄然去了,有種說不出淡泊生死的氣概。
    愛第正門處張燈結,幾名青年漢子正忙著佈置,見到谷倩蓮都親切地打招呼。
    罷踏上石階,一名雄偉如山,樣貌正直的青年大漢腳步輕盈,神情興奮地衝了出來,
突然見到谷倩蓮,臉上泛起不自然的神色,期期艾艾道:「小蓮:你回來了,我很高興。」
    比倩蓮冷哼一聲,毫不客氣地道:「不高興才真吧!」轉身向風行烈道:「來:不
用理他。
    」.風行烈大感尷尬,同那生得像鐵塔般的青年拱手施禮,才跟谷倩蓮往內走去。
    一把響亮清脆的女聲由內面傳來道:「成抗:快找多幾條綵帶來。這處不夠用了。」
    比倩蓮聽到女子的聲音,臉色一沉,走了進去。
    寬廣的大廳內喜氣洋洋,一名嬌巧的女子,.正又叉變腰,威風八面地指揮著十多
個男女婢僕,佈置舉行婚禮的大堂。
    風行烈暗忖;難道這就是雙修公主?
    不過他很快便知道自己錯了,谷倩蓮連看也不看她半眼.扯著風行烈的衣袖,逕自
穿過大堂,往內廳走去。
    那嬌巧女子興高烈,竟渾然不覺兩人在身旁走過,反而當那隨行而至的譚冬步過時,
給她一把截著,提出了一連串要求,使譚冬脫身不得。
    比倩蓮放開風行烈衣袖,步進內廳,十多名丫現正在整理喜服,鶯聲燕語,一片熱
鬧,見到谷倩蓮,雀躍萬分,又拿眼死盯著風行烈,羨慕之情,充滿臉上。
    比倩蓮情緒低沉之極,勉強敷衍了幾句,把風行烈介紹了給眾丫環後,領著風行烈
由後門走進清幽的後院去。
    簫音忽起。
    吹的曲似有調似無調,就像大草原上掠過的長風,淒幽清怨。
    風行烈往簫音來處望去,林木婆娑間,隱見有一女子,坐在一塊大石上,捧簫吹奏。
    兩人來到女子身後。
    簫音忽止,但餘音仍縈繞不去。
    女子身形纖美文秀,自有一種高雅的氣質。
    她放下手中玉簫,緩緩轉過身來。
    風行烈眼前一亮,只見女子雅淡秀逸,高貴美鈍。令人不敢迫視。一對剪水雙瞳,
似是脈脈含情,又似冷傲漠然,非常引人。
    比倩蓮輕輕道:「小姐!」雙修公主谷姿仙美目落到風行烈身上,大膽直接地上下
打量了他一會,才道:「果是人中之龍.難怪厲門主對你期望如此之高。」
    比倩蓮再提高了點聲音道:「小姐!」雙修公主美目寒光一閃,冷冷道:「明天是
我大婚之日,小蓮你縱然不願幫手佈置,也不得有任何破壞行.若違我之令,就算是你,
我也絕不輕饒。
    」
    比倩蓮豁了出去,堅決地道:「公主你曾說過沒有更佳的選擇,現在我將上成抗那
小子好上百千倍的選擇帶來了,你快趕那傻小子走吧!」谷姿仙怒道:「大膽!」按著
向風行烈婉轉地道:「公子莫要見怪,這小婢我一向寵慣了她。故此才如此不知輕重,
公子遠道來此,不若先到外廂歇息,今晚讓姿仙設宴為公子洗塵。」
    風行烈正尷尬萬分,見她如此體貼。心中感激,連忙稱謝。
    豈知谷倩蓮喝道:「不要走!」谷姿仙臉色一寒,道:「這裡那有你說話的餘地。」
    比倩蓮挺胸道:「想小蓮不說話,小姐一掌殺了我吧!」風行烈僵在當場,不知如
何是好。
    谷姿仙秀目射出寒芒,盯著谷倩蓮,到連風行烈也在擔心谷姿仙會否盛怒下把谷情
蓮殺了時,她輕歎道:「小蓮:我的心情絕不比你好,你也不想我為難吧?」
    比倩蓮出奇地沒有哭,平靜地道:「小姐為何要重蹈覆轍,把自己終身的幸福孤注
一擲地投在一個茫不可知的目標上,就算要揀人,也該揀個你喜歡的,告訴我:風行烈
有那方面此不上成抗?」
    比姿仙這次反沒有發怒,望向兩人柔聲道:「像風公子這種人才,天下罕有。但小
蓮你是不會明白的,正因為風公子條件這麼好,我才絕不可選他為婿,好了:這事至此
結束,由此刻起,小蓮你不得再提此事。」
    風行烈心中苦笑,他雖然從沒想要當谷姿仙的快婿,但身為男人,給人這樣當臉說
他沒有資格入選,無論對方說得如何漂亮,亦大不是味兒,抱拳道:「公主不須將此事
放在心上,風行烈今次來此,只希望能為貴府盡上一分綿力,應付小鷹師來攻的大軍。
捨此外再無其它目的。」
    比姿仙襝道謝,同谷倩蓮道:「還不帶公子去客廂休息。」
    比倩蓮道:「來此之前,小蓮曾見過夫人。」
    比姿仙一震道:「她肯見你嗎?」
    比倩蓮昂然道:「她不但肯見我,還和我說了話,又將雙蝶令交了給我,她向小姐
傳話。」
    谷姿仙淡淡道:「你不用說出來了。」
    比倩蓮愕然道:「你不信我有雙蝶令嗎?看!」攤開手掌,赫然是鑄有雙蝶紋飾金
光閃閃的一個小令牌。
    比姿仙歎道:「據本朝規矩,在大婚的三日前我便自動繼承了王位,再不受夫人之
令約束,小蓮你白費心機了,和風公子去吧!」谷倩蓮手一震,令牌掉到地上,眼淚終
奪眶而出,悲叫道:「小姐:為何你要如此作踐自己,為的只是一個遙遠渺茫的目標,
那些事發生在百年之前,祖國現在已不知變成了什麼樣子,那些人早忘記我們了……」
    比姿仙怒道:「住口:他們正活在暴政之下,朝夕盼望我們回去,小蓮你放恣夠了,
快給我滾出去。」按著提高聲音喝道:「人來!」四條人影分由左右高牆撲入,跪在谷
姿仙之旁。
    風行烈留神一看,這四名壯漢背掛長劍,形態豪雄。均非弱者。
    比姿仙平靜地道:「給我將小蓮帶走,若非看在風公子臉上,今天便叫你好看。」
然後。向風行烈歉然一笑道:「風公子諸勿見怪,今晚筵席前,姿仙再向公子請罪。」
    走出後院時,風行烈仍忘不了她簫聲裡含藉著的怨,就若小鳥在死前在荒原的悲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