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8卷)
第十一章 此情可待

    方夜羽見過秦夢瑤後,坐在後花園那涼亭裡,思潮起伏,一直不能平靜下來。
    在過去二十多年來,沒有一天他不是咬緊牙根,接受龐斑最嚴格的訓練,而他亦不
負龐斑所望.做到龐斑每一個對他的要求。
    這段艱辛的歲月.使他由一個平凡的人,變成第一流的武林高手,若非十八歲後他
分了神籌劃傾覆朱元璋的計劃,他的武功將可更上層樓,就像少時的龐斑,專心一志向
武道的極峰進發。但背上的包袱,使他不得不暫時放下了武事,這是他心中的第一個遺
憾。
    第二個遺憾發生在剛才。
    一直以來他都對自己有著無比的自信,認為自己不會受感情支配了理性,但今早當
他拒絕秦夢的提議時,他首次嘗到肝腸欲裂的酸楚。
    只因他知道在這一生裡,與唯一能令他傾心苦戀的美女情緣已絕。
    以後他只能收起情懷,讓這事若春夢秋雲,鳥跡魚躍,不留半點痕跡。
    命運安排了他只能在霸業和愛情裡揀選其一。
    在以後的目子裡。天下間美女或可任他予取予攜,但他已知道沒有人能代替秦夢瑤。
    縱令得成霸業,天下儘是他囊中之物,但這兩個遺憾卻是永遠無法彌補。
    目前他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將那淡雅如仙,風華絕俗的情影深藏起來,到了將來
的某一日,拿出來好好思念和回味。
    裡赤媚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道:「見完秦夢瑤回來後,有點心事吧!」方夜羽歎了
一口氣,毫不掩藏地道:「到了這刻,夜羽才真的體會到師尊內心的痛苦。」
    裡赤媚朗聲訊道:「念腰間箭,匣中劍,空埃蠹,竟何成?時易失,心徒壯,歲將
零!」方夜羽呆了一呆,他博道中蒙兩地詩歌文化,知道裡赤媚念的是南未詞人張孝祥
的六州歌頭,詞中悲憤南宋偷安江左,空有利器,但只是用來積上塵埃,生了蛀蟲,轉
眼時機逝去,只留下無限欷。
    裡赤媚長歎一聲,又吟道:「追想當年事,殆天數,非人力……唉:有如傾。」
    方夜羽一掌拍在石桌上,道:「裡老師教訓得是,為了我大蒙千千萬同胞,我方夜
羽個人的兒女私情,得得失失,又算什麼?」
    裡赤媚微笑道:「這才是男子漢大丈夫,人壽不過百年之事,彈指即過,若不能早
自己定下的目標,放手而為,有何痛快可言?想裡某若要找個世外桃源之地,盡餘生之
歡,乃垂手可得之事.為何還要不辭勞苦,潛回中原這當年魂斷心傷的舊地,為的就是
要活得更有意義.更有味道。」
    方夜羽哈哈一笑.轉變話題道:「裡老師剛才往外走了一遭.可有韓柏和范良極這
兩人的消息?」說到韓柏時,他語氣隱隱帶著一種冷酷的意味。
    裡赤媚嘿然道:「說來真教人難以相信,他們兩人就若忽然間消失了,沒有半點痕
跡留下來。」
    方夜羽沉吟片晌.點頭道:「若裡老師也如此說,這兩人當已逃離武昌,不過這兩
個都是不甘寂寞的人,而且……而且……」
    方夜羽從沒有這樣欲言又止的情形.裡赤媚用心一想,已知其故道:「而且韓柏最
愛戀著秦夢,只要知道秦夢瑤有危險,便會不顧一切來援救,若我們能好好利用他這弱
點.他能飛到那裡去呢?」
    方夜羽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想了想再道:「戚長征這小子也算神通廣大,竟能在我
們怖下的天羅地網裡,苟延殘喘到這一刻,現在連我亦有點擔心他能安然逃去。」
    裡赤媚道:「少主放心,整條長江現時均在我們勢力的掌握範圍內,任他會生雙翼,
也將逃不出我們的掌心之外,由蚩敵和蒙大蒙二幾人巳趕了去加入圍搜.當他現出蹤影
的時間,就是他畢命之刻,就是大蘿金仙,也難以將他援救。」
    方夜羽重重呼出一口氣道:「朱元璋自投身郭子興後,運勢如日中天,走足三十年
大運,到了今天,他的運氣還未盡已?」
    裡赤媚聽到未元璋的名字,眼中閃過強烈的仇恨,冷然道:「創業容易,守成困雞;
建設困難,破壞容易。這匹句話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到了此時此刻,我才看到我大蒙地
平上現出了第一道曙光,若我們能把握機會,在中原再分一杯羹,也非絕不可能的事。」
    方夜羽道:「關鍵處在於怒蛟幫,現在他們棄島而去,雖是高明,但卻想不到我們
另有霹靂手段,必教他們飲恨洞庭。」
    裡赤媚仰天長笑,悠悠道:「裡某已很久未遇真正高手,希望不捨不要令我失望。」
頓了頓又道:「假設再遇上秦夢瑤,少主認為裡某應如何處理?」
    方夜羽沉聲道:「我曾以同一間題請示師尊,你可知他怎樣答我?」
    裡赤媚苦笑道:「若我是龐老,也答不了你這問題。」
    方夜羽漠然一笑道:「這也是我的答案,裡老師看著辦好了。」
    裡赤媚會意地點頭,暗忖無毒不丈夫,為成大業,第一個要除去的人。
    不是不捨,不是韓柏,也不是風行烈,而是這身兼慈航靜廳和淨念宗這兩大聖地之
長的秦夢瑤。
    毀掉了她,就像摧毀了中原白道的靈魂,八派將不攻自潰,其中微妙處,植基於一
種精神和心理上情結.。
    也使方夜羽再無索掛。
    裡赤媚施禮告退。
    剩下方夜羽一人靜坐亭內,融入了夕照的餘暉裡。
    戚長征踏著樹幹.在河上順流滑行,一千里,只個多時辰,到了下游六十里外的遠
處,估量已過了貴州府,心中大定.又看到河道逐漸收窄,河道的大小亂石愈來愈多,
無奈下,思回岸上。
    看著粗干髓水遠去,竟有依依之情。
    罷才順水而來,看似輕輕鬆鬆,其實卻是非常耗力,這時放鬆下來,頓感疲累非常。
環目四顧,左方是連綿起伏,蔥綠秀麗的丘陵,山腳處有條小村莊,隱隱傳來牛羊的叫
聲。右方則是望之無盡的疏林野樹,樹叢間可見羊腸小徑,只不知通往那裡去。
    若往前沿河繼續走,兩天內或可抵達九江府,但九江乃長江旁重鎮,方夜羽必有重
兵駐在那裡,到那裡去不會比留在武昌好得上多少。
    往右去則是到長江的方向,只要找到怒蛟幫的暗舵,便可以得知怒蛟幫最新的形勢,
使自己能盡早歸隊出力。
    打定主意,踏上右方的小徑,往長江的方向前進。
    走了個多時辰後,戚長征終受不了身疲力累的煎熬,見到一邊草坡上有數株大樹,
濃蔭覆地,看來非當陰涼,足可抗禦西下前的烈陽,心中一喜,先往前全力奔出了里許
遠.才折返原處,躍上路旁一棵大樹之頂,凌空飛渡,落在斜坡之上,這樣盡避對方有
那頭熟悉他氣味的畜牲,也會受惑追過了頭,給他一個喘息機會。
    流目打量一會後,戚長徵選了樹蔭下最濃密的一處樹叢.鑽了進去,跌坐休息。
    坐了下來,才知道這一番亡命奔逃,消耗了他多麼大的體力,渾身骨頭像快要散開
似的,那雙平時矯健有力的長腿,像再也不屬於他的樣子,換了普通人,怕不立即昏睡
過去才怪,但他們這類練氣修武之士,卻最忌發生這類情形,因為若如此,對功力和意
志都會大有損害。
    當日韓柏服下范良極偷來的復禪膏,不知輕重想找個地方埋頭睡上一大覺,為范良
極喝止,就是基於這道理。
    戚長征咬緊牙關,以堅定的意志硬迫自己忘去疲勞。專心調神養氣,盤石般動也不
動,不一會進入了物我兩忘的境界。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驚醒過來,細心一聽,遠方隱有狗吠之聲傳來。
    戚長征嚇了一跳,暗忖敵人為何來得如此之快,一看天色,原來太陽間下了山,天
色逐漸轉暗,自己坐了最少兩個時辰。
    這時吠聲愈來愈晌亮了,還有人的呼喊聲,向著自已這方向走來。、戚長征默察自
己的體能狀況,估計回復了平日的七至八成,若能再調養半個時辰,或可完全恢復過來,
那時天色全黑,逃生的機會使更大。
    把心一橫,繼纏調神養氣。
    不一會斜坡下面路上人狗聲起,浩浩蕩蕩沿路追著去了。
    戚長征知道不到半炷春時間,敵人將回頭搜來,不過那時自己早逃之夭夭了,正得
意間路上蹄聲響起。
    戚長征無奈下睜開一對虎目,透過樹業,往斜坡下的小路望去。
    小路上出現了十多騎,帶頭的赫然是曾和自己交手的禿鷹由蚩敵,日月星三煞和那
金木水火土五將,水柔晶抱著那隻小靈,策馬走在由蚩敵馬前。
    這處離那小靈最少有二十多丈,兼且自己處身高處.氣味容易發散。
    不虞被它的鼻子嗅到自己,正祈禱這批人快快沿路追去,敵騎竟停了下來。
    由蚩敵的聲音響起道:「水將:小靈是否有點不妥?」
    水柔晶答道:「屬下也不知是何緣故,到了此處,小靈的鼻子動得很厲害。」
    樹上的戚長征暗呼畜牲厲害,連因自己在這條路上來回走過兩次,氣味加強也嗅得
出來,真恨不得衝出去一刀解決了它,才再逃走。
    由蚩敵道:「你何不將小靈放下,看他有什麼反應。」
    水柔晶低聲應是,將小靈拋往地上。
    小變輕盈撲往路面,往前奔出,不一會又跑了回來,發出奇怪的叫聲。
    由蚩敵向水柔晶道:「只有你才明白它的意思,告訴我它發現了什麼?」
    水柔晶沉吟一會後道:「敵人可能在這裡逗留了一會,所以氣味特強」由蚩敵點頭
道:「看來就是這樣!」日煞接口道:「這小子急急如喪家之大,九某這裡離他由河中
上岸處並不遠,便沒有停留的可能,所以其中定有點問題。」
    由蚩敵道:「不過獵犬都追到前面去了,但你既有這想法,也不妨派人在這附近偵
查一會,再追上來。」
    水柔晶道:「這事便交給我,有小靈在,包那小子無所遁形。」
    由蚩敵道:「只你一人非是他的敵手,我們已給這小子逃掉兩次,今次不能有失,
金土木火你們四人就留在這裡協助水將,我和日月星三人沿路追去,遇上某麼事時便以
煙花炮聯絡。」一夾馬腹,往前走去。
    日月星三煞一聲呼嘯,追了上去,剩下金木水火土五人。
    坡上的戚長征暗暗叫苦,若知如此,剛才早點溜掉便不致陷身這種險境。
    五將跳下馬來,將馬繫好。
    金將道:「說到追蹤之術。我們四人誰也及不上水妹,便由三來選擇。」
    水柔晶道:「不若我們分散搜索,但卻以方圓兩里為限,若無發現回到這裡集合。」
    四人都表示同意。
    不一會四人依水柔晶的指示,同著不同方向搜了去,只剩下水柔晶一人留在路上,
低著頭也不知在想著什麼?,戚長征知道水柔晶已發現了他,目下正天人交戰,想著如
何處置自己。
    一會後水柔晶幽幽一歎,抱著小靈走了上來,來到樹叢旁,俯下身子,把頭伸了進
來,剛好和戚長征虎虎生威的眼神短兵交接。
    戚長征無奈一笑道:「戚長征無能,終逃不出去,辜負了小姐美意。」
    水柔晶默默看著他,眼神不住變化,一時柔情萬纏,一時冷漠凌厲,教人一點也揣
摸不透她的心意。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