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8卷)
第十章 逃出重圍

    戚長征離開韓府時,提高十二個精神。怕方夜羽的人仍留守府外,不敢經由府前或
府後離去,因為韓府給夾在兩條大街之間,這等午前時份,街上人頭湧湧,敵人若要混
集其中,監視韓府的動靜,自己極難發現對方,所以改由府側逾牆離去,四看無人後,
才躍進隔了一條小巷的另一座府第裡,如此除非對方有人在高處監視,否則絕無發現他
蹤跡的可能。
    當他跨越高牆時,忽地泛起不安的感覺,忙駭然四望,卻發現不到敵人的蹤影,匆
匆一顧間,只見韓府正門對面一座特別高聳的樓房,其尖頂恰好可俯瞰韓府這邊的形勢,
戚長征大為放心,除非有人能藏身那尖頂處,從隱蔽的小窗往外窺伺,否則無人可以監
視他而不被發覺,但除非方夜羽的人在此樓建時設計了這樣一個哨站,這可能性當然微
乎其微。
    戚長征當然不知道那是韓拍和花解雨發生雲雨之情的高樓,暗笑自己疑神疑鬼,由
隔鄰府第另一方的側牆落到小巷,才奔往後衝。
    他不敢托大,混入街上的行人叢中,暗裡展開身法,在大街小巷左穿右插,有時甚
至穿過別人的店,前門入後門出。漠然不理店中人的指責和喝罵,如此走了半個時辰,
肯定即管有人跟蹤他也追不上時,已到了城東較為僻靜的住宅區處。、一群小孩在空地
上玩耍,興高烈。
    戚長征記起了那天在九江府,干羅聽到孩童玩耍發出的歡叫聲而生出的感觸,心中
苦笑,無論兒童或成人,都是在玩鬥智鬥力的遊戲,看看誰勝誰負,只不過成人的遊戲
危險非常,一個不好,隨時會把命也賠進去。
    他索性展開身法。也不理別人驚異的眼光。全速望東奔去,不一會離開了武昌城,
在城東外的郊野全速飛馳。
    在一望無際的水田裡,小溪小河交互纏繞。垂楊處處,景色寧邊清幽,戚長征暗歎
若非心急趕路.能在田間小徑漫步,當是最為寫意的事;若有像韓二小姐慧芷這樣溫婉
嫻雅、善解人意的美女同游,真是什麼江湖霸業、名利富貴也可拋到一旁。
    想到這裡吃了一驚,自己曾立志要以刀道大宗師傳鷹為奮鬥目標,為何現.卻有這
種想法,難道愛情才是人生最重要的東西嗎?不由暗自警惕。
    想起了韓慧芷,心頭湧起陣陣痛楚,差點想掉頭回去找她。
    失魂落魄間,蹄聲在後方響起。
    戚長征心中一懍,扭頭望去,只見塵上飛揚裡,三騎沿著水田間的泥路斜斜往他追
過來。
    他悶一聲,索性停在水田邊的泥阜上,雙手環抱胸前,看看這三人是否跟著他而來。
    戚長征並非不想逃走,而是在這一望無際的水田區,要以只腳來和快馬比賽,最終
也要因氣力不繼被追上,那時身疲力累,連拚命的本錢也沒有了。
    三騎迅速迫近,到離他三十丈許處時,三騎散開,品字形迎了上來。
    那三匹馬神俊之極,踏進水田後,踢得田內初長的稻種連著泥水往四外激濺,但腳
步仍是沉定有力。
    戚長征冷冷看著那三名騎士,年紀都在三十以下,體形彪焊,左手盾右手矛,顯是
擅長硬仗的勇士。
    最前端的騎士猛喝一聲,勒馬停定,另兩騎士由左右兩翼包抄上來,超越了本在最
前的騎士,隱隱形成包圍的局勢。若戚長征掉頭奔逃,給他們以快馬追來,那戚長征便
連氣勢也輸了給他們。
    橫豎逃不了,戚長征反平靜下來,豪氣湧起,大笑道:「這樣也可以追上戚某,果
然有點門道,報上名來,看看是方夜羽的什麼蝦兵蟹將?」
    中間的騎上冷冷道:「死到臨頭也不知,我三人就是小魔師座下十大煞神中的日月
星三煞,你到地府後切莫忘了我們。」
    戚長征早看到在他們白色勁服的襟頭處分別繡上黃色日月星的標誌,中間那人是日
煞,左月右星,非常好認,哈哈一笑道:「要取我的命嗎?那就要看看你們有沒有本事
了。」說罷倏地橫移往右。
    右面的星煞一聲斷喝,策馬前馳,一矛往戚長征挑去.又快又勁。
    戚長征一看對方來勢,心中懍然,想不到方夜羽一個沒甚名頭的手下,也如此厲害,
拔出背上長刀,隨念而發,橫刀擋格。
    「鏘!」重矛應刀盪開,星煞衝勢不停,霎那間到了戚長征右側處.對著他橫移脫
出包圍的去路。
    戚長征哈哈一笑。長刀在空中轉了個圈。奮滿勁力,才全力往星煞劈去。
    「噹!」星煞眉頭也不變地運盾硬擋了戚長征一刀,來到戚長征右後側,長矛回手
挑來。
    這時日煞月煞也同時攻至,兩枝重矛分由左前和左後攻來,凌厲至極。
    戚長征絲毫不懼。扭身躍起,避過日月兩煞的重矛,再往星煞撲去,剛才劈在星煞
盾牌上的那一刀,乃全身功力所聚,估量對方表面看來雖若無其事,其實應是氣血翻騰,
所以不惜輕身涉險,漠然不理對方回馬夾擊,便撲上去.希望破入矛勢裡,來個近身搏
殺。若能去某一人,使他們發揮不出合圍的戰術,逃生的可能就大大增加。
    說時遲、那時快,戚長征身在半空,來到對方頭頂上,閃電般橫劈了下去,正中矛
頭。
    星煞慘哼一聲.全身劇震,重矛蕩往一側,中門大開。
    戚長征知道自己估計無誤,對方的功力果遜自己一籌,此時仍未從剛才的一招硬碰
回氣過來.故勁道大不如前,否則若讓對方將自己由空中追回地上,在日月兩煞已形成
的合擊之勢下,自己定是有死無生。
    戚長征以性命搏來這樣的機會,那敢遲疑,凌空一個倒翻,來到了星煞的上空,一
腳往他後腦踢去。
    星煞臨危不亂,伏身馬背上,盾牌護在頭身之上。
    戚長征暗讚對方反應迅速.一聲長笑,腳尖點在揚起的馬尾上,就借那點上揚的力
這,彈起了尺許。腰一扭,借腰勁之力凝聚十多年的精修,一刀劈在對方盾牌的邊緣處。
    「噹!」再一聲激響。
    星煞盾牌被戚長征那兇猛無倫的一刀,劈得脫手橫飛,他本來亦不是這麼不濟事,
只因危急間運盾擋著背後,看不見戚長征長刀的來勢,兼且戚長征身在半空,一腳不中,
便須落往地面.幾個因素加起來,即管他和戚長征功力相差不遠,也落得要盾牌離手。
    星煞失去了護盾,長矛又不及回守,大驚失色下,滑落馬背,硬是墮進水田裡,拚
著會弄得一身泥污,總勝過小命不保。
    戰馬正在前衝之勢,霎那間衝前數丈,戚長征再翻了個觔斗,四平八穩落到馬背上。
    日月兩煞見星煞吃了大虧,大怒拍馬追來。
    戚長征一夾馬腹,策馬待要衝前,豈知此馬變通之極,竟知背上坐的不是主人,跳
起前蹄,想將戚長征翻下馬來。
    戚長征喝道:「好畜牲!」反手兩刀擋開日月兩煞攻來的長矛,在對方再組攻勢前。
一刀刺在馬股上。
    戰馬受痛一聲慘嘶,放開四蹄,往前狂奔衝去。
    戚長征盡展渾身解數,騎著陷於瘋狂狀態的馬兒,轉那間似勁箭般衝前十多丈,把
日月兩煞遠遠拋在後方,只可憐也不知踏壞了田主人多少辛苦苦鍾出來的稻苗。
    只一盞熱茶約工夫.便越過無數塊水田。發了狂的馬兒背著戚長征衝入一片疏林裡,
速度不減,穿林而過。
    「砰!」後方上空爆起一朵煙花,施放者不用說自是那日月星三大煞神,用來通知
前面的同黨,好及時將他攔截。
    穿過樹林後,馬兒吐著白沫。往一座小丘奔上去。
    戚長征見馬兒倒斃在即,心中不忍,叫道:「好:放過你吧!」躍離馬背,落到地
上。
    戰馬通靈之極,再奔七七八丈後,緩緩停下,不住噴著白氣。
    戚長征心中暗讚好馬,自忖這日月星三煞若是跟他單打獨鬥,沒有人會是他對手,
但若任何兩個對付他。已有勝他的機會.若是三人聯手,他更是必敗無疑,由此可見方
夜羽的實力是如何強大。
    好漢不吃眼前虧,戚長征落荒逃去,專揀馬兒難行的山野逃走,免得被三煞憑馬力
追上來。兩個時辰後,縱使以戚長征的紮實底子,也感到吃不消.勉力再奔出十餘里。
經過了兩條寧靜的村子後,一道大河擋在面前,可能在大雨之後,河水特別湍急。
    戚長征大喜過望,一路逃來時,他有兩個憂處,第一個憂慮當然是騎著快馬的日月
旦三煞,這些人早先可以追上他,必有一套追蹤的方法,日下也可以追上來。
    其次就是水柔晶那頭嗅覺持續的小敝,誰能擔保對方只得一頭.又或在這種形勢下,
水柔晶縱想護他也辦不到。
    現在有了這條河,既可把他迅速帶走,不懼對方快馬,又可避過那怪狸的鼻子,還
有什麼比這更理想。
    他振起餘力,找了株浮力特佳的梯樹,斬下一截粗干,拋進水裡,一聲長嘯,落到
幹上,巧妙地平著身體,遂浪而去。
    這妙技妙技乃他幼時由浪翻雲所教,在年青一輩裡以他技術最好,想不到現在竟作
逃命之用。
    瞬眼間他消失在河道彎角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