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8卷)
第九章 攜手合作

    怒蛟幫的旗艦怒蛟號滑過洞庭湖內攔江島西面浩瀚的水域,破浪往與洞庭湖和長江
交接的武昌水道前進。
    怒蛟號船身恃高,船頭嵌上鐵甲尖錐,普通船艙若給它迎頭撞上,保證要被弄個大
洞出來。這時船上五支巨桅上的風帆都張了開來,鼓得漲滿,若離箭般在水面滑行,一
點也不費力的樣子。
    甲板最上第三層的看臺上,怒姣幫最主要的三個人物,上官鷹、翟雨時和凌戰天,
正憑欄遠眺著像浮在沸騰白浪上的無人孤島攔江。
    三人都同時想到,明年月圓之時,這孤島將成為天下所有人矚目之地。
    那處將發生自百年前傳鷹與蒙赤行血戰長街以來,最驚天動地的一場決戰。
    誰勝?誰負?
    攔江島逐漸縮小,最後變成一個大黑點。
    凌戰天大喝道:「大哥:我賭你贏!」上官鷹和翟雨時默然不語凌戰天看了兩人一
眼,臉色陰沉下來。好一會才道:「雨時:自今午開始,你似乎有點心事。」-
    翟雨時點頭道:「是的:因為那幾個最新的消息,頓使我感到形勢有點不妙。」
    上官鷹道:「方夜羽亦真有點手段,竟能教黃河幫十多艘戰艦,卜敵的大軍,山城
叛將毛白意的人馬,在進入鄱陽地域後立即潛蹤不見,不過無論他們躲得如何隱密,遲
早會給我們的人找出來,稍後必會有好消息。」
    凌戰天看著遂漸退往水平線後的攔江孤島,搖頭道:「小鷹:我知你是想安慰雨時,
但安慰是於事無補的,兩軍對壘.最重要是料敵機先,若將這個龐大的船隊和人馬隱藏
起來,那怕只是一個時辰,也不易辦到,可是黃河幫已失去蹤影數天。現在輪到的是卜
敵和毛白意的人,至於方夜羽,我們則一點也不知他手上還有什麼實力,這場仗如何能
打?」
    他不稱上官鷹幫主而喚他的乳命,是含有以尊長教訓下屬的味道,上官鷹卻聽得心
悅誠服,因為明白到凌戰天想他成為大器的苦心,點頭道:「二叔說得是!」翟雨時苦
思道:「方夜羽若要做到像現在已成功達到的隱形戰術,必須有一個在鄱陽湖生了根,
對當地環境和人事熟悉無比的龐大勢力協助他,才可以辦到,但我實在想不到誰有能力
如此相助他?」
    一時間三人沉默起來。
    一陣長風吹來,怒蛟號大小風帆獵獵作響,加速前進。
    湖風吹得三人衣衫「霍霍」拂動。
    凌戰天仰首望天道:「若猜不破這點,我們現在等若一齊去送死。方夜羽有能力隱
起形來,我們卻自問進入鄱陽後無法辦到,敵暗我明,這場仗怎麼打?」頓了頓,長長
呼出一口氣道:「在鄱陽誰有這樣的實力?」
    上官鷹苦笑道:「是的:除了官府外,誰還有這樣的實力?」
    這話才出口,凌戰天和翟雨時齊齊一震,往他望來。上官鷹一呆道:「什麼?是官
府?這不太可能吧:黃河幫紅巾盜全是朝廷眼中的亂臣逆賊……」
    凌戰天沉聲道:「幫主你無意中一句話,救了整個怒蛟幫,就是因為沒有可能,我
和雨時才想不到。」
    翟雨時神色凝重道:「這證明我早前的猜想沒有錯,楞嚴確是方夜羽的師兄,由他
引走大叔開始,他和方夜羽便配合無間,逐步使我們進入他們精心布下的陷阱裡去。」
    凌戰天道:「鄱陽湖駐著朝廷的「神武水師營,領軍的大將「水鬼」胡節是奸相胡
惟庸的堂弟,也可算是楞嚴的人,這樣看來,胡惟庸可能也在發著皇帝夢。」
    翟雨時道:「若說背後沒有朱元璋在撐腰,誰也不會相信,假若事實確乃如是,這
場仗我們將有敗無勝,連怒蛟島也可能要賠出去。」
    上官鷹色變道:「我們是否應回守怒蛟島?」
    凌戰天歎了一口氣道:「這事現在實成驕虎之勢.再沒有回頭路,我們的「好朋友」
「水鬼」胡節以往二攻怒蛟島,都無功而還,連兒子也給我們宰了,關鍵處正在於他們
缺乏真正的一流高手。現在方夜羽恰好補了他們的缺點,而我們的浪翻雲卻不在島上,
我消彼長:若想死守怒蛟島,最後只會是全軍覆沒的結局。」
    翟雨時歎了一口氣道:「這是場強弱患殊的戰爭,假若我們依目前的路線上進入長
江,定迷不過方夜羽和胡節聯手的抗截,恐怕未進鄱陽,便魂斯於斯,唉!」凌戰天也
歎道:「難就難在方夜羽目標明顯,全心要佔領怒蛟島,攻陷雙修府,我們即管安全無
恙,但卻變成了遊魂野鬼,只能在敵人龐大的偵察網和勢力範圍內苟且活命,遲早會給
敵人殲滅。」
    翟雨時皺眉道:「唯一解決的方法,就是扳倒楞嚴和胡惟庸,我們才有取勝之望,
否則不但我們遭殃,朱元璋的江山恐也難保,但這事怎能辦到?時間亦是個很大的問題。」
    凌戰天道:「現在死中求存之道,就是立即通知所有戰船和兄弟,暫緩進入鄱陽,
為守於洞庭,這畢竟是我們熟悉的地方,人馬和沿岸的漁民大多是我們的人,不若鄱場
的人地生疏。」上官鷹道:「難道對變修府袖手不理嗎?」
    翟雨時道:「立即聯絡長征,要他獨自潛入鄱場,到雙修府去痛陳利害,著他們立
即遷地避難。」
    凌戰天道:「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方夜羽的主要目瞟始終是我們而不是雙修
府。他會耐心等候一段時間,肯定我們不是經由其它河道進入鄱陽湖.才會探取行動,
所以雙修府反而暫時不會有何危險。」
    翟雨時道:「現在浪大叔和范豹等正由昆江順流往京師去:我們將這惡劣形勢通知
他,憑他的絕世智能.必能定出妙策,若有他在,裡赤媚等便不足為懼,我們未必定會
輸的。」
    上官鷹道,「也只好如此,我們既知道方夜羽有官府包庇,查起來也有頭緒多了。」
扭頭往駕駛艙內的幫徒大喝道:「立即回航!」在陳令方和朝霞來說,范良極挑往浪翻
雲竹笠這一,平平無奇,只是速度很快而已,但落在浪翻雲和韓柏的眼中,在台面上這
只有六尺許的短距離內,范良極這一變化萬千,擊出的角度不停改變.勁氣而不散.一
股股的真氣交互撞擊,封死了浪翻雲往左右兩旁閃開的可能,唯一的退路一是縮進台底
下去.又或往後翻退,由此亦可見范良極這一擊只是要對方出個大醜,所以留下了餘地。
    浪翻雲一聲不發。纖長修美的手由台下彈出,擺在他胸前台上的其中一枝筷箸不知
如何已落到他手裡,先在胸前畫了個小圈,再點往范良極顫震無定的頭去。
    看到浪翻雲美手獨一無二的動作,韓柏「呵!」一聲叫了起來,隱隱捕捉到一點深
藏腦海內的記,但仍未能具體記起這是誰人的手。
    范良極感到對方那以筷箸書出的一圈,不但有輕描淡寫的閒適味道,而且使自己精
心設計的氣勁如石投海,影蹤全無,悶哼一聲,盜命再生變化。
    眼看浪翻霎的筷箸要點在頭處,煙一顫,化出數十道影。瀰漫了台上三尺見方圓的
空間內,勁氣嗤嗤,卻沒有絲毫外逸,影響到台旁一坐一站陳令方和朝霞。
    浪種雲見到范良極竟能在筷相隔寸許的剎那變招,心中暗讚,使箸往自身縮回半尺,
再雨點般爆開,十多道箸影疾閃而去.迎往對方影。,范良極表現出第一流高手的沉懂
冷靜,半分驚也沒有,冷笑一聲,十多道影成一道,貼往台面,由下激射而上,取的仍
是浪翻雲竹笠的外緣處。
    瞬眼間盜命破入浪翻雲的箸影裡,煙又再起變化。敲往浪翻雲持箸的手腕處,變化
之妙,令人防不勝防,真教人歎為觀止。
    浪精雲對范良極精妙絕倫的戰術和手法也心中歎服,沉喝一聲「好」,手腕一轉一
沉,滿台箸影去,變回一枝雪白的筷箸,不徐不疾.似慢又似快的.依然點往對方的頭。
    范良極哈哈一笑道:「來得好!」盜命速度驟增。箭般迎著對方筷箸射去,欺對方
筷箸脆弱,及不上盜命的堅硬。
    兩人這幾上台面上的交鋒,疾若電光石火,剎那間已過了數招,連韓柏也差點看得
眼花繚亂,可知兩人招式交換之迅快情微。
    就在筷箸桿頭撞上的剎那,「啪」的一聲,筷箸斷開了一小截,彈在頭處。
    范良極持的手輕輕一顫,彈出的箸尖爆成碎粉。
    浪翻雲喝聲:「看招!」沒有了尖端的筷箸倏地加速,點正頭。
    范良極心中駭然,對方以巧勁震斷筷箸彈出的一截,剛巧化了自己第一重也是最剛
猛的陽勁.這刻再點來的一箸對著的卻是自己第二重的陰勁。
    以他的詭變萬端。也來不及再變招,何況對方這一招,隱有妙若天成的自然而然,
便人生出無從躲避的感覺,低哼一聲,勁道化陰為場,全力推去,但已及不上起始時的
剛勁無儔了。
    箸擊實。
    竟發出一連串「啪啪」的響聲,教人無法明白一擊之下,為何會生出言麼多聲音來。
    兩人同時一震。
    范良極收起長,送到嘴處,深深一吸,頭載著的煙絲生出紅光。
    范良極一邊吞雲吐霧,眼中精光閃閃,一瞬不瞬瞪著浪翻雲。
    浪翻雲若無其事?將筷箸放回抬上,笑道:「范兄盜命果是名不虛傳。」.這次他
並沒有掩飾聲首,韓柏登時認了他出來,狂喜下站起身來,顫聲道:「浪大俠:是你浪
大俠:還記得我嗎?那晚我們和廣渡大師一齊喝酒吃肉。」
    浪翻雲哈哈一笑,除下竹笠,露出廬山真臉目。
    范良極精光閃閃的只眼直瞪著他,冷冷道:「我早該知道是你,像你這種人怎會橫
衝亂撞也可以撞死幾個那麼多。」
    朝霞聽他說得有趣,「嗤」一聲笑了出來,又怕陳令方怪責,慌忙掩口。
    陳令方怪責地往她望去。
    范良極故意冷哼道:「陳如夫人笑得好,我最喜歡真情真性的人。」他指桑罵槐,
實在怪陳令方弄了個浪翻雲出來耍弄他,卻沒有怪自己也在弄虛作假。
    韓柏知他以獨門兵器,對上浪翻雲隨手取起的筷箸,也只是落得平分秋色之局,心
中的窩囊感,自然是滿懷怨氣。
    浪翻雲向范良極微笑道:「讓浪某失敬范兄一杯香茶,請范兄恕餅浪某有眼不識泰
山之罪。」又向韓柏道:「韓小弟請坐下。」語氣親切熱誠,就像那天在野廟煮酒吃肉
時的神情態度。
    韓柏受龍若驚,乖乖坐下,心中叫道:「浪翻雲竟認得我。還叫我韓小弟。」
    陳令方放下了緊張擾處,雖仍不明白三人的關係,尤其是浪翻雲與韓柏似相識非相
識的關係,但總是是友非敵,輕鬆起來笑道:「原來都是自家人,那就好說話了。」
    范良極啾他一眼,心想誰和你是自家人,不過浪翻雲給足他臉子,確令他大生好感。
    朝霞重複剛才泡茶的步聚,轉眼又斟出四杯香噴噴的白芽茶。
    浪翻雲拿起其中一杯,避給范良極道:「范兄請用茶。」自己再順手取起一杯。
    范良極皺緊的老臉終綻出笑意,接過杯子,連聲道:「浪兄客氣了。我范良極愧不
敢當。」陳令方愕然,這才知道這糟老頭侍衛長竟是名震天下的黑榜高手「獨行盜」范
良極。
    朝霞將茶送到韓柏臉前道:「專使請茶!」叫著專使,一時間她改不過口來。
    韓柏手忙亂接過茶,道:「我是韓柏,不是專使,假的!」朝霞見到他不扮專使,
立時表現出傻里傻氣的真臉目,不由低頭淺笑,才又將茶遞給陳令方,後者若有所思地
望著她,嚇得她忙收起笑容,退往一旁。
    范良極向她慈愛地一笑道.「朝霞:歎:請恕老夫倚老賣老.你忘記了自己那杯茶
了。」邊說著邊提起腳,重重在台底下踢了韓柏一記。
    韓柏放下茶杯跳了起來,不用扮那鬼專使,一身輕鬆,從靠牆的椅子裡揀了一張拿
過來,讓朝霞坐下。
    浪翻雲微笑看若范韓兩人和朝霞,見各人坐好.舉杯道:「浪某以茶代酒,敬各位
一杯,但願高句麗使節團,能為兩國邦交展開新的一頁。」
    韓柏嚇了一跳,愕然道:「怎麼仍要扮下去?」
    范良極又在台了他一腳.舉杯道:「乾杯!」四人仰首一乾而盡,事情發展至此,
眾人都覺得人生有若一場荒謬的遊戲。
    有朝霞和浪翻雲在,范良極興致高漲至極,將韓拍的奇遇和盤托出,解釋了為何要
扮成來自高句麗的使節.當然隱起與朝霞有關的一切。
    這時柔柔被請了到來,當她知道這樣意想不到的變化時,更是大喜過望。
    范良極細說從頭,朝霞故是聽得目瞪口呆,陳令方拍案叫絕,連浪翻雲也為其中曲
折處聳然包動。
    其中大都份的經過柔柔還是第一次聽到,既是發生在自己傾心的男子身上,更是聽
得津津有味。
    當范良極說到韓柏在武庫中與裡赤媚大戰時,更是眉飛色舞,添油加醋,好像兩人
血戰時,他是在旁目睹整個過程那樣。
    當他說韓柏反腳撐在裡赤媚的小骯處時,浪翻雲神色一動,間韓柏道:「韓小弟撐
中裡赤媚時,那感覺是硬還是軟?」
    韓柏想了想道:「那種感覺很奇怪,不是硬,也不是軟,很難形容出來。」
    浪翻雲呼出一口氣道:「他的『天魅凝陰』終於給練成,若不能將他除去。中原將
重遭當年被龐斑蹂躪的慘禍。」
    眾人一齊色變.浪翻雲說出這樣的話來,看來裡赤媚比預估的他更為厲害。
    范良極頓感意興索然,匆匆交待了其後的發展。道:「我們這個使節可要解散了,
只要朝廷再有半個像陳公這樣對高句麗有認識的人,我們便要背起包袱走人。」
    浪翻雲笑道:「范兄錯了,今日之前,范兄和韓小弟是失於沒有專人指點,但現在
既有陳兄在,他怎會讓你們在朱元璋前出醜。」
    陳令方愕然道:「但時間上……」
    浪翻雲笑道:「范兄和韓小弟都是非常人,只要到京後我借口拖上十多天才見朱元
璋,學幾句高句麗口音來應付場面,應沒有大問題。」
    韓柏搔頭道:「我們這麼辛苦扮神扮鬼。又有什麼作用?」
    朝霞和柔柔看到他的傻樣,都忍不住暗裡偷笑。
    浪翻雲正容道:「我今次上京,其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對付楞嚴。此人勢高權
重,又與胡惟庸結成一黨,把持朝政,蒙蔽未元璋,實中原武林心腹之患。我本來還有
點怕一人之力有限,不能照顧各方面的事,現在有了范兄和韓小弟,實力倍增,很多先
前沒有把握的事,現在都變得有成功的可能,范兄和韓小弟意下如何?」
    范良極吸了一口煙,徐徐吐出道.:「浪兄這個提議有著不可抗拒的誘惑力,試問
有什麼比這更有趣。」
    韓柏斷然道:「只要是浪大俠說的,韓柏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范良極向柔柔道:「認清楚了,這個才是真正的大俠,你那大俠就像他的專使身份。
都是用來騙人的。」
    柔柔笑著低下頭.又偷偷用眼去看韓柏。
    韓柏尷尬得滿臉通紅,看到朝霞也在看自己。更不知應躲到那裡去。
    浪翻雲啞然失笑,看著這封活寶貝,心中升起一股暖意和豪情。
    自愛妻死後,除了龐斑的決戰使他感到心動,其它的事物都像過眼雲但和這兩人攜
手大鬧京師,卻使他感到饒有味道。
    陳令方知道浪翻雲有這兩大高手相助,如虎添翼,大減先前的惶惑,心情更佳,大
笑道:「范兄韓兄,讓我們先上第一課。」一副好為人師的興奮嘴臉。
    范韓兩人臉臉相覷,巽日若弄走了朝霞,豈非等若偷了「師娘」?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