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8卷)
第七章 香閨巧遇

    門開,韓家二小姐慧芷一身湖水錄絲錦衫裙.肩上披著素黃肩繡,若有所思地走了
進來,對坐在繡帳低垂床上目瞪口呆的戚長征視若無睹,移步到古琴前,伸指輕按琴弦
.「叮」一聲按晌了一個清脆若深山禪院鐘的泛音,才移到窗前,往外望去,幽幽歎了
一口氣。
    戚長征頭皮發麻,縱使臉對千軍萬馬。也比臉對現在這尷尬場面容易應付。
    正想偷偷下床,開門離去。
    韓慧芷轉過身來,在窗旁的椅子坐了下來,茫然望著牆上的一幅字書。
    戚長征動也不敢動,狼狽之極,心中祈禱著對方看不見自己。
    韓慧芷低吟道:「風住塵香花已衰,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間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戚長征看過剛才翻開的詞譜,知道韓慧芷念的是其中一首詞,他雖然不能完全掌握
詞意,也聽出韓慧芷滿懷愁緒,藉以排遣,滿是失落傷情的味兒。不知如何地,竟萌生
衝動,差些要揭帳而出,好好勸慰這秀外慧中的韓家二小姐一番。.韓慧芷盈盈站起,
朝戚長征走來。
    戚長征如受雷擊,全身麻痺.暗叫我的天呀.韓慧正已有所覺,駭然止步,抬頭望
往床上。戚長征暗叫聲完了,只要對方一聲尖叫,所有東躲西藏的努力將付諸東流。
    韓慧芷俏臉倏轉煞白,張口就要驚呼,忽她及時伸手掩著檀口,只發出「呵」的一
聲輕晌。戚長征動也不敢動,怕她誤會,舉手表示全無惡意,道:「我是戚長征!」韓
慧芷驚魂甫定,雙手抱著急速起伏的胸脯。微怒道:「你為何到了我床上,還不下來?」
    戚長征低聲道:「低聲點:韓小姐可否裝作若無其事,移到窗旁,以免找我的的人
看到我躲在這裡。」
    韓慧芷猶豫了片晌.想到對方若要害她,剛才實是輕而易舉,點了點頭,移到窗旁。
    戚長征舒了一口氣,跳下床來,閃到從窗外望進來目光不及的死角處,低聲道:
「多謝小姐,我還怕你駭然大叫,那我就完蛋了。」
    韓慧芷道:「我若非認得是你,定會叫出來。」
    戚長征奇道:「我們怒蛟幫一向被你們白道中人視作洪水猛獸,為何小姐見是我反
而不叫?」
    韓慧芷怕給人看到她在和人說話,在窗旁的椅子坐下,看著眼前這軒昂的青年男子
道:「我現在真的弄不清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只知大多數人都只為自己的私利打算,
唉!」戚長征知道她因馬峻聲的誤入歧途和八派中人的自私自利生出感觸,也不知應怎
樣安慰她才好,站在牆角,默然不語。
    韓慧芷道:「我們不若到樓梯轉角處再說,那裡不虞被人看見。」
    戚長征驚異地看她一眼,想不到她思慮如此周詳,又一點不怕自己。忙點頭同意。
    兩人躲在兩層樓間的樓梯處,為了方便低聲說話,兩人並坐同一梯級,戚長征解釋
了自己的情況,當然隱去了水柔晶助他的那一段.因為這是須高度保密的事,方夜羽若
知曉。絕不會放過水柔晶。
    縱使音量近乎耳語,但他渾厚的聲音在這半密封的空間內.仍有著空谷迥音的效果,
似遠若近。
    戚長征說罷,升起一種奇異的感覺,就像眼前這初相識的溫婉嫻淑的美女。就是他
多年的玩伴,大家孩子般說著故事和玩兒。
    韓慧芷蠻有興趣地專心聆聽著,沒有半句話打叉,還隨著戚長征的經歷有時驚得吐
出小舌,有時作著無聲的微笑,表示讚賞,使得戚長征唯恐說得不夠仔細。
    聽罷,韓慧芷抿嘴笑道:「你也算膽大包天了,明知方夜羽不會放過你,還孤身前
來武昌:明知我家裡八派的人雲集於此,仍要摸上門來。」她看似在責備戚長征,但眼
中卻只有欣賞崇拜之色。
    戚長征給這「知己」看得連骨頭也酥起來.記起什麼似的道:「我記起了.進廳時
你站在韓天襪前輩身後,瞪著我目瞪口呆,好像看傻子那樣。」
    韓慧芷笑道:「那時我真以為你瘋了,想不到你仍留心到我,還以為你眼中只看到
秦小姐?噢:對不起:我不是怪你,秦小姐的確美若天仙。」
    戚長征記起自己當眾讚美秦夢瑤,當時只覺理所當然,天公天道。不知為何現在給
韓慧芷提出來,卻大感尷尬,臉上一紅,分辨道:「秦夢瑤有她的美,韓小姐亦有你……
你的美,噢:我也不知應怎麼說,你們都是那麼美,但你的美是慢慢來的。」心慌意亂
下,他說得一塌糊塗,措辭不當之致,但卻清楚表達了他覺得韓慧芷很美。
    韓慧芷粉臉通紅,暗怪這人坦白得可以,說話一點避忌也沒有,但另一方面,芳心
卻是又甜又喜。在高手如雲的大廳內,戚長征那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英雄氣概,在
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剛才一見是戚長征,立時戒心盡去,自有著前因後果。
    戚長征道:「現在馬峻聲給那禿驢擄了去,你的五妹豈非很傷心嗎?」
    韓慧芷道:「這事出奇得緊,我五知道小柏千真萬確沒有死後,態度來了個突變,
再不提馬……馬峻聲,反吵著要去見小柏,真令人難以費解?」
    說到馬峻聲時,她的聲音低了下去,好像怕戚長征發覺到她曾暗戀過馬峻聲的往事。
.戚長征渾然不察,一愕道:「什麼小柏沒有死?」
    韓慧芷不厭其詳的解釋一番後,戚長征作出苦思狀道:「這真是令人難以理解。」
    韓慧芷還以為他會對韓寧芷的轉變給出合理的解釋,一聽卻是如此,有點失望地道:
「原來你也不明白!」戚長征只覺和她說上三天三夜也不會有半絲困意。聞言立時絞盡
腦汁,沉吟道:「會不會你五真正愛的人是韓柏才對。」
    韓慧芷離眉道:「怎麼會:當時小柏只是個下人吧!」戚長征不悅道:「人那有上
下之分?」
    韓慧芷垂下了頭道:「戚兄教訓得好,人是不應有上下之分、貴賤之別.慧芷以後
也不會有這個想法了。」
    對韓慧芷的柔順溫婉,勇於認錯,戚長征大感不好意思,囁嚅道:「我這人就是直
腸直口,韓小姐莫要怪我。」
    韓慧芷出神地瞧著他,美眸中的眼波柔情無比,輕輕道:「我才希望有個像戚兄這
樣的朋友,可教曉我很多不知到的道理哩。」話完才想起其中語病,羞得垂下頭去。
    戚長征似飄然雲端,他在怒蛟幫內終日和上官鷹翟雨時等混,互逞槍舌劍有之,何
來這等溫柔軟語,怎不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一時間兩人都各有所思。沉默起來,間中眼神接,兩人都嚇得望往別處。
    戚長征驀地想起不知不覺間在這樓梯已呆了很長的時間,但又有點不願離去,想了
想,問道:「現在馬俊聲的事已告一段落,你們……」
    韓慧芷道:「現在我們唯一的願望,就是小柏能無恙歸來,不捨大師答應了不惜動
用一切力量,也要找到他,現在好多了。起碼比以前茫無頭緒有些落著了。」頓了頓又
道:「阿爹會帶我們到別處住上一段日子。其實主要還是為了五妹,希望她離開這裡後
.會忘記曾發生過的傷心事。」
    戚長征一呆道:「你們要到那裡去?」
    韓慧芷垂頭輕輕道:「你會來找我嗎?」
    未至,勁氣已籠罩著方圓文許的空間。
    易燕媚在心叫道:「死了最好:什麼也不知道了。」素性閉上眼睛。
    勁氣忽。
    易燕媚大感奇怪,睜開眼來。
    只見「赤腳仙」楊奉一對赤腳一前一後。像生了根動也不動,手中鐵遙指著自己,
一對燈籠般的大眼凶光閃閃,似在看著自己,又像視而不見。
    易燕媚大惑不解時,楊奉沉聲道:「誰?」
    干羅平靜的聲音在楊奉身後某處晌起道:「楊兄為何不繼續動手殺人?」
    楊奉悶哼道:「你若不想她死,先給我退後十步才說。」
    干羅負著雙手,在楊奉背後出現。
    易燕媚失聲悲叫道:「城主!」楊奉一呆道:「城主?來者是否「毒手」干羅?」
    干羅淡然道:.「正是干某.楊兄連我的聲音也認不出來嗎?你的武功雖大有進步,
但記性卻差了很多呢。」
    楊奉大喝道:「你再不滾開:楊某立即殺了她!」羅長笑道:「你的記性真不行,
我干羅何等樣人,豈會受你威會,看矛!」楊奉大吃一驚,他雖有把握殺死易燕媚。但
卻知道絕逃不過干羅乘勢而來的猛擊,大駭下轉身迎戰。
    豈知干羅依然負手而立,名震天下的矛仍在背上。
    這一下反變成楊奉腹背受敵,禁不住一陣心寒。
    干羅大笑道:「早說過你的記性不行,誰聽過干某會在別人背後出手的。」
    楊奉強壓下因干羅冷嘲熱諷而來的狂怒,面封這位列黑榜、天下有數的高手,縱使
以他的自負亦不敢不全神貫注.加倍小心。
    易燕媚趁機叫道:「城主,傳鷹的厚背刀在他背上。」
    楊奉恨得咬牙切齒,怒道:「早知一先殺了你這賤人。」
    干羅愕了一愕,道:「既是如此:楊兄請走!」這次輪到楊奉一呆道:「什麼?」
    干羅冷冷道:「璧其罪。只是這把刀已夠楊兄受了。我本打算留下楊兄,將你萬般
折磨.以辱我干某女人之恨,現在已無此必要。滾!」易燕媚聽到干羅說自己是他的女
人,渾身一顫,不能置信地悲叫道:「城主:燕媚……」
    楊奉雙目凶光大盛,瞪著干羅瞬也不瞬,忽地身子往前一俯,似要衝前出手,倏又
改變方向,往橫移去,沒入林內.消失不見。
    易燕媚跳了起來,不顧一切往干羅奔過去。
    干羅微微一笑,張開手來,將她摟入懷內。
    易燕媚悲喜交集,眼淚不住賓滾流下.滴在干羅胸前的衣衫上,顫聲道:「城主:
你終於來了,你不怕燕媚再騙你嗎?」
    干羅道:「我干羅只會被人騙一次,自信再沒有第二次的了。」
    易燕媚喜極泣道:「城主:城主!」卻再說不出其它話來。
    干羅淡淡道:「剛才真是險得很,想不到楊奉的武功竟進步到如此地步。」
    易燕媚一呆道:「城主:你……」
    干羅點頭道:「不錯:我內傷仍未痊癒,和他動手,未必能穩勝他。」
    易燕媚駭然道:「這楊奉真的那麼厲害?」
    干羅笑道:「任他如何厲害,也鬥不過整個江湖,我會將鷹刀落在他手裡的事,傳
遍江湖,那時天地雖大,也將沒有半尺他容身之地,待我養好傷勢,再見他之日,便是
他血淺五步之時,哼!」韓柏盤膝靜坐床上,神態莊嚴.有若老僧入定。
    柔柔坐在床旁的椅上,看著這封自己有救命之恩,又使自己傾心的俊偉男子,心中
充滿著幸福的感覺和懂憬。
    開始時,她很擔心會連累了他。
    沒有人比她更明白心胸狹窄的莫意閒睚毗必報的性格.但現在有了范良極在,她再
沒有那麼擔心了。
    苞了莫意閒後,她本以為這一生就這樣完了。委曲自己去服侍一個自己完全不歡喜
的男人,在世間還有比這更痛苦的事嗎?
    她曾多次想到一死了之,可是她還年輕.她不甘心。
    如今在她灰黑的天地裡忽然闖進了這使她一見鍾情的男子,他又是那樣有趣和善良,
使她份外珍惜這天賜的緣份。
    和韓柏范良極兩人一起時.無論在多麼艱辛的環境裡,總是充滿了希望和歡樂的。
    這兩人荒誕不絕的行徑,令她本是平凡沉悶的世界。變成妙趣橫生的歷奇天地。
    他們間真摯的友情,使她感動和溫暖,她完全不能想像,沒有了他們,生命還有甚
麼意義。就在這時,韓柏從自療的靜坐裡醒轉過來。
    韓柏一睜眼,便看到柔柔目不轉睛,深情無限她看著自己,喜道:「天黑了沒有!」
說完才知道說了蠢話,看出陽光普照的窗外,失望地道:「唉:何時才捱到天黑?」
    柔柔知他因要留在房中詐病氣悶得要命,柔聲道:「公子:美柔在這裡陪你呵!」
韓柏像這時才注意到對方,呆呆看了她一會,舐舐嘴道:「柔柔:你真美!」柔美喜孜
孜地道:「謝謝你!」韓柏記起柔柔衣服內那副天賜的動人胴體.同時亦想起和花解語
行雲布雨的抵死纏綿,全身的溫度立時上升,暗忖橫豎眼前尤物乃我韓柏的人,現在又
沒有什麼事可做,還有什麼比得上男歡女愛更好的事,心中一熱道:「柔柔:你先去把
門關上,以免那老猴兒進來撞破我們的好事。」
    柔柔猶豫起來。
    韓柏催促道:「快點!」柔美沒法,走去關上了門,站在那裡,卻沒有知情識趣地
走到床上來,大異她以往的言聽計從。
    韓柏奇道:「喂:過來。」
    柔美垂著頭,坐到床緣。
    韓柏移前和她井排而坐.伸手樓著她香肩,看著她嫵媚誘人的輪廊,嗅著她動人的
體香,忽地想起了秦夢,心想若有一天能和秦夢瑤如此消魂,真是減壽十年也甘願。
    柔柔低聲喚道:「公子!」韓柏聽著她銀鈐般悅耳的聲音,只覺骨頭也酥軟起來,
在她嫩滑的臉蛋春了一口,道:「什麼事?」
    柔柔有點惶恐地道:「范大哥曾吩咐過,公子內傷未癒,最好不要有房事.否則……」
    韓柏怒道:「又是那死老鬼。」想了想又化怒為喜道:「我們也不一定要……要干
那個……那個……來:先讓我親個嘴。」
    柔柔幽怨地啾了他一眼,送上香唇,在他嘴上蜻蜓點水般輕輕一吻,柔聲道:「柔
柔的身體早屬於公子的了,公子愛怎樣也可以的,可是公子若和柔柔親熱.動了內傷,
教我怎樣向范大哥交待?」
    韓柏想想也是,壓下慾火,道:「這死老鬼也不無道理,便順著他的意思吧:是了:
你和我一起這麼久,我們好像從沒有說過什麼交心話兒。」
    柔柔橫了他一眼,美目送出「你知道就好了」的清楚訊息。
    韓柏愕了一愕。讚歎道:「柔柔你真有對會說話的眼睛,我看不用和你說什麼,只
讓你看我幾眼便夠了。」
    柔柔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起來,媚態橫生。
    韓柏剛壓下的慾火又再熊熊上升,自己也嚇了一跳,為何對色慾竟有這麼強烈的要
求。
    推門聲晌起,當然推不開來。
    范良極的聲音在外邊晌起罵道:「你這小……歎:專使大人安好,不知下屬可否進
來稟告。」
    韓柏按著肚皮苦忍著笑,揮手示意柔柔去開門。
    柔柔打開了門,范良極走了進來,一對靈活的賊眼在兩人身上打量著。
    柔柔俏臉升起兩朵紅雲,微微搖頭,表示甚龐也沒有幹過。
    范良極臉容稍霽,悶哼一聲,瞪了韓柏一眼。
    韓柏回他一眼,懶洋洋伸了個腰.打了個呵欠,道:「侍衛長你有事快快稟上,不
要阻著你的頂頭上司我休息。」
    范良使嘻嘻一笑,找了張椅子坐下來,通:「當然當然:若你是真的休息,而不是
那種「休息」的話。」
    「篤篤篤!」敲門聲晌起。
    范良極嚇得跳了起來,他當然聽到腳步聲,只是想不到是來找他們的。
    柔美把門拉開。
    一個俏丫環在門外恭敬地道:「夫人有請樸夫人一敘。」
    柔柔為難地轉過頭來向兩人請示。
    范良極揮手示意她放心前去。
    柔柔點點頭,跟那丫環去了。
    門關上後,范良極低聲道:「原來底艙關起了幾個人,馬雄告訴我昨晚有人想刺殺
陳令方。」
    韓柏嚇了一跳,道:「什麼?」
    范良極怒道:「什麼什麼的:我說得不夠清楚嗎?是否要重複一次?」
    韓柏知道自己美色心所誘,理屈在先,忍氣吞聲道:「為何有人想要陳令方的命?」
    范良極道:「馬雄語焉不詳.其中當別有蹊,蘇杭八鬼在江湖上總算有點名堂,非
是一般武師侍衛應付得了,誰人可把他們一打盡,還全體生擒,又不解送地方官府,這
算那門子道理?」
    正苦惱間,見到韓柏東張西望,一副閒著無事的樣子,無名火起喝道:「你在做甚麼,
還不幫我一塊兒想想?」
    韓柏哧了一跳,如他餘怒未消,陪笑道:「有你的金腦袋在運動著,那有晚輩插上
一腳的餘地,侍衛長請息對本專使的怒。」
    范良極還想繃著臉嚇嚇他,終忍不住笑了出來,口中喃喃道:「真拿你這小子沒法!」
腳步聲傳來,門聲再次晌起。
    范良極向韓柏打個眼色.韓柏會意。站了起來,到窗旁的椅子坐下,擺出專使的身
份,范良極才道:「請進!」一個家丁打扮的人送來道:「老爺預備了茶點,在樓下正
廳恭候專使大人和侍衛長大人,假若……」
    韓柏閒得發慌,想到醜婦終須見家翁,若被揭破身份,就一走了之,范良極也怪他
不得,長身而起道:「好極了:本專使也想和陳公聊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