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8卷)
第一章 故人已去

    黃昏。
    位於鄱陽湖西南的南康府一所妓院的靜廳內,干羅安閒地坐在椅內,右手托著茶盅、
左手用盅蓋撥著茶面的幾片嫩葉,呷了一口濃香的兩前龍井。
    另一名相貌堂堂,精神奕奕,一身華麗絲質儒服.三十來歲的男子,垂手立在他左
側處,神態虔敬。
    干羅臉上不覺半點長途跋涉的疲累,無限享受地再呷了一口清茶,才將茶盅放在腿
上,用只手捧著,讓茶熱由盅身傳進雙手和腿內去,像在感受著寶貴的生命,望向那男
子奇道:「小章:為何你不坐下來?」
    那喚小章的男子肅然應是,將茶几另一邊的椅子拉得側了少許,才敢坐下,以示不
敢和干羅並排而坐。
    這李少章是南昌最有勢力的武林大豪,手內有幾間賭場和妓院,在江湖上也頗有點
聲望,想不到竟是干羅怖在暗處的一著棋子。
    干羅道:「外面有什麼最新的發現?」
    李少章恭敬地道:「最轟動的事,莫如卜敵約五艘戰船在九江附近給風行烈燒了.
弄得狼狽非常,連魅影劍派有刁項助陣的大船。也給風行烈驚走了,刁項真是丟臉丟到
了底。這小子恁地了得!卜敵也真大意.大張聲勢,怕他怎也想不到要這樣落個灰頭土
臉。」
    干羅心頭掠過戚長征直率爽朗的臉容,微微一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方夜羽要
向怒蛟幫開刀了。」
    李少章一愕道:「卜敵去的地方似是鄱陽湖,與遠在洞庭的怒蛟幫有何關係?」
    干羅含笑看著他。頗有考較他智力的味道。
    李少章皺眉想了想,「呵!」一聲道:「我明白了,但……但是卜敵憑什麼可引怒
蛟幫離洞庭而來.何況……何況怒蛟幫有浪翻雲在。魔師龐斑在滿江之戰前又肯定不會
出手,方夜羽怎蠢得去惹他。」
    干羅嘿然道:「你也犯了我同樣的錯誤,就是低估了方夜羽。」說到這裡,眼睛往
廳門望過去,低喝道:「老傑:你來了。」
    廳門像被一陣風般吹了開來,再人影一閃,一個高大冷峻、滿臉風霜皺紋的高大老
人,跪在干羅身前道:「少爺:我來了:」干羅伸手扶起這年紀比他大上二十年的忠僕,
洪聲大笑道:.「四十年了:我們不見足足四十年了:今日相見雖非代表什麼好事,但
見到臉總是令人欣悅非常,老傑你身體好嗎?」
    老傑雖弓背頭縮,仍比干羅高上半個頭,神情冷靜沉穩,銳利的眼神先掠過站了起
來拱手為禮的李少章,才轉向干羅道:「只要少主健在,天大的事情我們也可以架得住。」
    干羅向李少章道:「小章:你來見過老傑,假使天下間要我干羅我一個可真心信賴
的人,必是他無疑。我一身武功雖來自家傳,但若非老傑自幼在旁提點,也不會有今天
的成就。」
    李少章聞言震驚,喑忖干羅實是老謀深算之致,竟可把這樣一個厲害人物,藏在暗
處四十年,半點風聲也不漏出來。忙再恭敬施禮。
    老傑冷冷看著他。神情倨傲冷漠。
    干羅道:「少章是我自少收養的孤見,忠誠方面絕無間題。」
    老傑臉上這才露出半點笑意,微微點頭,算是回禮。
    李少章知道眼前這老人乃半個干羅師傅的身份,對方雖只微露善意,已感受寵若驚,
神態更是恭謹。
    干羅示意兩人分左右坐下,李少章又親自為老傑遞上香茶,三人才繼續商議。
    干羅續回早先的話題道:「方夜羽這小子必有妙法引開浪翻雲,否則絕不會貿然向
怒蛟幫挑戰。」轉向老傑道:「對方夜羽的實力有什麼寶貴情報?」
    老傑沉聲道:「方夜羽的實力,主要來自三方面,一是魔師宮本身的班底,這批人
都是由柳搖技和花解語兩人從域外和中原各地精心挑選出來,加以訓練,所以名雖不見
經傳.但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兼且擅長合擊戰陣之術,又不用自重身份,故縱使是一般
高手,遇上他們亦非吃虧不可。」
    只聽這一番分析,李少章便知道這老傑手上有個龐大的情報網,由此推知,這人亦
必握有強大的實力,足可助干羅東山再起,至此不由更對干羅四十年前使放下這暗樁的
深謀遠處,感到懾服。
    干羅想起了絕天滅地兩人,點頭道:「老傑說得一點沒錯,我曾和魔師宮的十大煞
神中的兩人碰過頭,果是不可輕忽視之。」
    能得干羅如此評價,絕天滅地兩人若然知道,必會欣喜非常。
    老傑續道:「第二方面的實力來自蒙古和西藏,蒙人自以當年逃回去約五大高手為
首,其中的人妖裡赤媚武功直追魔師龐斑,雖仍有一段距離,卻是相差不遠:中原除了
少爺等寥寥數人外,怕沒有人足當他對手。新一輩的蒙古好手雖尚未有人露臉,但可猜
想必有一二傑出之士,實力不容輕侮。」
    干羅哈哈一笑道:「若非方夜羽手下實力驚人。那來膽子挑戰中原武林?」頓了一
頓道:「西藏武功高者都是喇嘛之輩,這些禿奴終年潛修密法,正因如此,他們武功雖
高.亦不足懼,蓋都難得有興趣到中原來爭霸。」
    老傑道:「他們是否有人到中原來,很快將可揭曉。」
    李少章一呆道:「聽傑老之言,似乎聽到了點有關的風聲?」
    老傑首次對李少竟露出讚許的神色,點頭道:「據我在西藏的眼線傳回來的消息說,
北藏的紅日法王和青藏以護法為己任的四密尊者,均已秘密潛入中原,可惜我仍未能采
到他們的行蹤,只從這點,可知掩讓他們的人定是方夜羽無疑。」
    李少章禁不住歎道:「傑老的推斷確是精到,因為這批喇嘛若非得方夜羽掩護,以
如此礙眼的形相,怎瞞得過中原武林的耳目?」
    干羅搖頭笑道:「方夜羽這小子亦算厲害,連紅日也請得動,真不知他使了什麼法
寶?紅日啊紅日:我干羅倒要秤秤你有多少斤兩,是否名實相符?」
    老傑神色凝重道:「據說此人成就上追當年的蒙古國師八師巴,雖或未能比得上龐
斑,但……」
    干羅揮手道:「中藏武林仇怨深若汪洋,遲早也得見個真章,快一點實比遲一點好,
難能適逢其會,雖死無憾。」
    老一聲長笑,豪情蓋天,軒眉喝道:「好:不傀干三公子的好兒子,我老傑就拚了
一身老骨頭來陪少爺玩玩。」
    李少章給兩人激得熱血沸騰,朗聲道:「別要不算上我李少章一份兒:」干羅望向
李少章,眼中掠過慈和之色,微笑道:「少章你有妻有兒,生活美滿,縱使你要跟我涉
險江湖,我也絕不容許,況且你留在暗處。對我們的幫助會更大。」
    李少章從未被干羅以這種眼神望過,心頭一陣激動,哽咽道:「城主……」
    干羅佯怒道:「你要婆婆媽媽.我意已決,你不若專心多生兩個兒子,好好栽培他
們,將來再告訴他們我和龐斑的故事。」轉向老傑道:「方夜羽還有什麼人?」
    老傑道:「方夜羽第三方面的人,情況要複雜多了,雖都是中原武人.卻包括了被
官府通緝,受江湖唾棄的劇盜殺手;或因各種原故,受他收買或籠絡的門派幫會中人,
最後則是他收降的黑道人物。」
    聽到最後一句,干羅仰首無語,好一會才黯然一歎道:「葛霸和謝遷盤兩人有否背
叛我?」老傑沉聲道:「應該沒有,據逃出來的少爺舊都說,葛霸被暗算身亡。謝遷盤
則不知所蹤,但若少爺出來振臂一呼,謝遷盤必來追隨少爺。」
    干羅心中暗歎,三年前與浪翻雲一戰,葛霸受了內傷,至今未癒;謝遷王盤則斷去
右手,自己亦受了重傷。致大機旁落在易燕媚和自己一向不大信任的毛白意之手,否則
方夜羽要策反自己的手下,實談何容易。
    老傑道:「有件奇怪的事,就是易燕媚離開了方夜羽,孤身沿江東來,一路留下山
城暗記,看來……看來……」
    干羅眼中爆起奇怪的神色,沉思片晌,平靜地道:「她是來找我,你沒有動她吧?」
    老傑道:「她行為反常,雖看上去並非陷阱,但我當然要請示過少爺,才會行動。」
    干羅對老傑的小心周詳大感滿意,點頭道:「燕媚燕媚.希望我再沒有看錯你?」
    兩人愕然望向他。
    干羅舉起茶盅,呷了一口茶後,淡淡道:「由今天開始,我們全面和方夜羽開戰。」
    武昌。
    韓府門外。
    大衝上行人稀少,縱有人走過,都是行色匆匆,趕著回家吃飯。
    不捨將秦夢瑤送至門外。
    秦夢瑤微笑道:「大師請回!八派的人都在等待著你。」
    不捨搖頭道:「若秦姑娘不介意.小僧想再送一程。」
    秦夢瑤沒有拒絕,走下石階,沿街緩緩而行。
    不捨墮後尺許,默默陪著走。
    走了十多多,不捨有點難以啟齒地道:「秦姑娘可否准小僧大膽問上一個問題?」
    在夕陽斜照下,秦夢瑤俏臉泛著聖潔的光輝,露出笑靨道:「有什麼說話。大師勿
要藏在心裡。」
    不捨仰望天邊的紅霞。神情落寞,輕歎道:「小僧生於蒙人藏僧橫行的時代,父母
兄姊均慘死於他們之手,我幸得恩師打救,才得身免,避居少林,本以為這一生也不會
離寺下山,但恩師的死亡,卻改變了小僧的一生!」又再一聲輕歎,喟言道:「恩師敗
於龐斑之手,負傷回寺,當我們均以為他會逐漸痊癒時.卻忽然仙逝,沒有留下隻字片
言,那時我想到的只是:無論如何,我也要為了恩師,為了少林寺,除去龐斑。」
    秦夢瑤知道不捨這番心底話,可能是自他師尊絕戒和尚死後,從沒有向任何人說過,
心中也不由惻然,感到不捨隱然有視她為紅顏知己之意。
    不捨的語氣轉趨平靜,道:「那時小僧便想到。恩師的武功已達少林寺武學的最高
層次,縱使小僧再躲在少林,無論如何勤修苦練,最多也是另一個恩師,故此把心一橫,
往外求之,唉:」秦夢瑤自然知道他最後揀了雙修府專講男女之道的雙修心法,以不捨
這樣自幼清修的高僧。要他下一個這樣的決定,他內心的矛盾和鬥爭可想而知。
    不捨沉吟片晌,道:「秦姑娘可知小僧為何忽然提起這些陳年舊事?」
    秦夢瑤目注不捨,搖頭道:「對別人來說,這些可能是陳年舊事。但對大師來說,
卻永遠是那麼歷歷加在目前,夢瑤說得對嗎?」
    不捨目中閃過痛苦的神色,點頭道:「是的:所有這些事就像在剛才發生,揮之不
去。好了:我送秦姑娘就送到這裡為止。」言罷立定。
    秦夢瑤輕移數步,才轉過頭來道:「大師先前不是想間:為何我故意不攔阻紅日法
王擄人而去嗎?」
    不捨微微一笑道:「因為小僧忽然想到了中原因.事實上小僧也沒有全力出手,只
不過和秦姑娘不真正出手的原因或者略有分別。」
    秦夢瑤別有深意地望了不捨一眼,恬淡地道:「大師不肯全力以赴,是否希望紅日
法王為要我尋鷹刀,無暇別顧呢?」
    不捨眼中射出讚賞的神色,坦然道:「小僧是純從利害關係的角度出發,因為小僧
昨晚接到密報,卜敵率著紅巾盜和一批黑道高手,往雙修府進發,這事小借縱然明知是
方夜羽布下的陷阱,也不能不踩進去,沒有了紅日法王這種可比擬龐斑或浪翻雲的絕代
高手,對小僧自是有利得多。」
    秦夢瑤美目閃起異彩,默思片刻,道:「夢瑤也有一個問題想詢問大師?」
    不捨奇道:「秦姑娘請說!」
    秦夢瑤道:「那天柳林之會,龐斑走時,大師有的是攔截龐斑的機會,只要你們動
上了手,夢瑤不管如何也不會介入,為何大師卻放過了那千載一時的良機呢?」
    不捨愕然自問道:「是的!為何小僧會放過那機會?」
    秦夢瑤代答道:「因為大師的心裡面有兩個不捨,一個是為了師門和白道武林,下
定決心不顧一切擊殺龐斑的不捨;另一個不捨卻是你真正的自己,一個不願乘人之危,
並且不計生死,也要光明正大,轟轟烈烈和大敵決一死戰的不捨。最後仍是真正的不捨
勝了。」
    語罷轉身慢步而去。
    看著她逐漸遠去的優美背影,不捨的神情更落寞了,今次到雙修府去,會否見到自
己最怕碰見的「她」呢?
    天已入黑。
    烏雲密怖,眼看就有一場大雨。
    比倩蓮和風行烈兩人,悄悄由北都進入干羅所在的南康府,趁著夜色。
    來到位於府北一個幽林內,林內有座僻靜的齋堂,隱隱透出燈火。
    比倩蓮鬆了一口氣,一把拉著風行烈的手,輕輕道:「一切無恙:來!讓我們由側
牆進去。」
    風行烈早習慣了谷倩蓮這種對男女之防毫不避嫌的作風,但要他如此貿然闖入這自
己一無所知的避世靜所,卻大感猶豫,皺眉道:「你若不告訴我進去幹什麼,我絕不會
進去。」
    比情蓮嗔道:「你要如此婆媽,隨我來!」大力一拉,拖著風行烈轉到左方的側牆,
扯著風行烈往牆頭躍上去。
    風行烈當然可將谷倩運反拉回來,但這樣做可能會使谷倩蓮真氣逆轉,致受內傷,
無奈下唯有提氣飄身,隨她跟上牆頭。
    比倩蓮像打了場小勝仗般。得意地瞄他一眼,放開他的手,躍落內院側的空地上。
    風行烈自知鬥她不過,苦笑搖頭.躍落她身旁。
    比倩蓮一手按著他肩頭,身子貼了過來。把小嘴湊在他耳邊,輕輕道:「我帶你去
見一個人,無論她對你說什麼話。又或如何不客氣,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更不要怪她。
唔!你要先答應我,我才可以帶你去見她。」
    風行烈雖是好奇之心大起,仍氣得忍不住哂道:「你最好弄清楚一點.只是你要我
去見她,而不是我要求見她,所以我並不須要答應任何條件。」
    比倩蓮跺足道:「你是否男子漢,這一丁點要求也不肯讓讓一個小女孩兒家?」
    風行烈心頭一軟,搖頭苦笑,卻沒有再出言反駁。
    比倩蓮喜道:「我當你是答應了,隨我來:」帶頭由齋堂側往後座走去。
    風行烈瀟灑地聳聳肩膊,放開一切顧忌,追在她背後,繞過前座,只見這齋堂原來
佔地極廣,前座大院後另有一條幽徑。穿過一個樹林。通往後院。
    幽林小徑盡處是另一座三進的院落,庭院深處隱有敲打木魚的聲音傳出來,使人塵
心盡洗。谷倩蓮一個勁兒推門入內。
    十多個老婆婆正忙碌地工作著。有些在包接著元寶冥鏹,一些則在縫補衣物,見到
兩個不速之客闖進來,都抬起頭,驚異地往他們望去。
    比倩蓮盈盈一福,微笑道:「各位婆婆好:」「哼:」一聲間哼,來自堂內一個角
落。
    風行烈正大感尷尬無禮,聞聲往悶哼傳來處望去,只見一個臉容冷漠的胖婆婆,像
一堆肉圍般擠在一張靠牆的扶椅上,在如此秋涼的天氣裡,手上仍輕搖著把大蒲扇,一
對精光閃閃的眼,直盯在他身上。
    其它婆子聞聲都垂下頭去,繼續先前的工作.就若風谷兩人從沒有進來那樣。
    比倩蓮回頭向風行烈嘻嘻一笑,又甜又嫵媚,才往那搖扇的胖婆婆走過去,蹲在她
身旁,嘴巴在她耳邊說個不停,又快又急。
    風行烈給那胖婆子驗般上下看得大感不自然起來,乾咳一聲,便想退出屋外。
    那胖婆子眼中露出些微笑意,站了起來,身高竟比得上軒昂的風行烈,活像一座大
肉山。
    比倩蓮向風行烈招手道:「不要像呆子般站在那裡,過來吧:」風行烈大不是味道,
惟有走了過去,正以為谷情蓮要為他引見時,胖婆子一言不發,轉身往後堂走去,谷倩
蓮再向他招手,隨著去了。
    風行烈沒有辦法,只好跟在兩人背後,進入後堂。
    後堂地方大得多了,是個清雅的佛堂,供奉著一尊淨土佛和分列兩旁的十八羅漢,
佈置淡雅,佛前的供桌燃著了一爐香,輕煙裊裊升起,把兩旁的長明燈火籠罩在一個不
真切的天地裡。
    風行烈不敢踏足在佛座前的地氈上,由側旁繞過佛座,這時谷倩蓮和那胖婆子已從
佛座後的裡門,走出佛堂去。
    木魚聲有規律她從門外不遠處傳來。
    風行烈踏出門外。
    本魚聲忽地停了下來。
    風行烈心中懍然,佛堂後是另一所呈長方形的靜室,由一條約百步之遙的碎石徑將
兩座建物連接起來,這麼遠的距離,木魚者竟像知道有人來臨般,就在他腳踏碎石徑的
同時,停止了敲木魚;只從這點。可知對方是個超卓的高手。究竟是誰?谷倩蓮為何要
帶自已來見對方?
    這時谷倩蓮在靜室門前停了下來.只有那胖婆婆一人緩緩推門而入,消失門內。
    風行烈來到谷倩蓮身旁,待要相詢,谷情蓮將食指按在上,作了個噤聲的表示。
    好一會後,那胖婆婆走了出來,冷冷望了風行烈一眼,一句話也沒有說,繞過兩人,
逕自往原路走回去。
    風行烈大感摸不著頭腦,望向谷倩蓮。
    比倩蓮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低聲道:「可以進去了!」
    這回輪到風行烈猶豫起來,正要出言推拒,谷倩蓮已伸手過來執著他的衣袖,眼中
射出令他心軟的懇求神色。
    風行烈苦笑搖頭,隨著她穿過敞開的門,進入靜室。
    上等檀木的香氣充盈著整個靜室。
    室內的長方形空間出奇地長而廣闊,長度至少是闊度的四倍,感覺上頗為怪異。
    寬虛的長室盡處.蒲團上坐了一個身穿尼姑袍的長髮女人,面向著盡端全無他物裝
飾的裡壁,伴著她只有右旁一盞油燈,一爐爐香和左方一個木魚.予人寂寥靜穆的感覺。
    風行烈看到雖是該女人的背都,卻感到對方有種巽乎尋常的魅力,如雲下垂烏馬光
閃亮的黑髮,配著淡素的尼服,是如此地不調和,但又是如此地合成另一種吸引力,使
他也不由想看看這有著無限優美背影的女子,長相生得如何?
    她究竟是誰?
    比情蓮達有點戰戰兢兢她躬身道:「夫人!」
    長髮女子輕哼一聲,反手一揚,一道黑影朝著若谷倩蓮飛去。
    事起突然,連風行烈也來不及應變。
    比倩蓮剛抬起頭來,呆了一呆,黑影穿進了她精心結成的髮髻裡,使她頭上無端多
了件飾物。原來是那夫人敲打木魚的小木槌。
    風行烈吁了一口氣,暗忖只是這一擲的時間和力道.這夫人是毫無疑間可被列入一
等一的高手。先不說谷倩蓮距她足有二十多步之遙,只是她拿捏谷情蓮抬起頭那微妙的
剎那。小木槌穿人變髻的力道,已教人吃驚。尤其難得是她並沒有回頭,只是純憑聽覺
辦到如此高難度的動作。
    比倩蓮像受慣了這夫人的脾氣,一點驚容也沒有,但卻扮作可憐兮兮地動也不動。
    那夫人冷冷道:「我早吩咐了你這小精靈不要再來,為何你不但大膽抗命,還帶了
一個臭男人來。」
    風行烈還是當臉給人稱作臭男人,大不是味兒。若非谷倩蓮哀求的眼神飄了過來,
記起了她早先囑他不要介懷的話,怕不立即拂袖而去。
    夫人又道:「小精靈你啞了嗎?為何不說話?」
    比倩蓮眼角露出笑意,楚楚可憐地道:「我怕一說話,又會惹得夫人不高興。」
    夫人微怒道:「你既沒有膽子說話,為何又有膽子到這裡來?」
    風行烈真怕她又隨手起木魚或那盞油燈來擲谷倩蓮,不禁暗提功力,以作防備。
    夫人立有所覺,哼了一聲,聲音轉回冰冷,道:「年青人,若你要應付我,恐怕非
亮出君海的丈二紅槍不行。」按著又歎了一口氣,道:「放心吧:凝清是永不會和若海
的徒兒動手的。」風行烈呆了一呆,已知這女人是誰,難怪谷倩蓮有恃無恐地違抗禁令,
帶自己到這裡來,仗著竟是他身為厲若海徒兒的身份,因為對方正是和厲若海有著微妙
關係的上一代雙修府府主:雙修夫人谷凝清。
    他抱拳施禮道:「風行烈參見夫人:」雙修夫人谷凝清幽幽一歎,淡然間道:「令
師可好?」
    風行烈早知她接著問的必是這他不想被問及的問題,淒然一歎道:「先師與龐斑於
迎風峽一戰中不幸落敗,已歸道山。」
    比凝清默然不動,好一會才柔聲道:「若海死時,你是否陪在他身旁?」
    風行烈給勾起了傷心事,心中一酸,強忍著要掉下來的熱淚,點頭道:「行烈當時
正在他身旁。」
    比凝清緩緩道:「他有什麼話說?」
    風行烈的熱混終忍不住,順著臉頰流了下來,仰天歎道:「先師說「到了這一刻,
我才知道自己是如何寂寞,人生的道路是那樣地難走,又是那樣地使人黯然魂消,生離
死別「悲歡哀樂,有誰明白我的苦痛?」
    「哈……」
    比凝清仰天一陣狂笑,才又出奇平靜地道:「生離死別、悲歡哀樂、生離死別、悲
歡哀樂:若海啊若海,二十年前我便看透了你的痛苦,無論你粉作如何堅強,也瞞不過
凝清這個最愛看蝶舞雙雙,在你心中是只懂作夢的小女孩。」
    風行烈想起往事,欷搖頭,忽地記起一事,低聲道:「行列十七歲時,有日見到先
師在書房內,欣賞著一幅繡著雙蝶飛舞的精美刺繡,不知是否夫人之作?」
    一直看似平靜的谷凝清全身劇震.猛地轉過身來,仍保持著盤膝的姿態,臉向著風
行烈道:「你說什麼?」
    風行烈終於看到她的容顏,只見她掛滿了無聲混珠的清麗俏臉,只眼有如點漆,顧
盼間使人魂消,不但不覺半分衰老,卻多了谷倩蓮沒有的成熟高貴風韻,姿容之美,比
之絕世無變的靳冰雲也不遜色分毫。
    比倩蓮反變成了旁人,看看谷擬清,看看風行烈,也忍不住掉下了晶瑩的淚珠來。
    風行烈情緒平復了點。臉上露出回憶的神情,道:「當時我問師傅,這塊刺繡是何
家女子所制,師傅罕有地歎了一口氣,搖搖頭,沒有答我,但在我離開著房時。卻道:
「好花堪折直須折,行烈你要緊記我這句話,機會一錯過了便永不回頭。」
    比凝清閉上美目,全身劇震,喃喃道:「若海啊若海:當日只要你說一句話。凝清
什麼國仇家恨,復國大業,雙修大法也可棄之如敝屣,但為何你連那句話也吝嗇不說呢?」
    言罷美目睜開,眼中閃著興奮的神色,但瞬間又被悲痛替代,如此悲喜交替,最後
轉身向回牆壁,輕輕道:「倩蓮你帶風公子走吧:」谷情蓮急道:「夫人:我還有重要
話兒想說!」雙修夫人谷凝清柔聲道:「走吧:無論什麼話,我現在都不想聽。」
    比倩蓮聽出她語氣中的堅決,吐了吐小舌頭,同風行烈打了個眼色,悄悄退出靜室
外,順手掩上了門。
    風行烈跟在她背後,問道:「現在是否應立即趕回雙修府去。」
    比情連搖搖頭,轉身向著靜室道:「夫人,倩蓮和行烈候在屋外,到夫人肯聽我說
話時,再召我們人去吧:」言罷向風行烈扮了個俏皮的鬼臉,伸手指了指插在髮髻處的
小木槌,表示在這裡不用怕再給谷凝清當活靶般來轉東西了。
    風行烈啞然失笑,又禁不住大皺眉頭,也不知要等到何時,才會被「召見」。
    念頭未已,一粒豆大的雨打著瞼上,按著大雨嘩啦啦的落下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