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6卷)
第十一章 英雄救美

    秦夢瑤身形優美地越過一面牆,斜斜掠過牆屋問的空間,往那扇透出燈光的窗子輕
盈地竄去,姿態之美,只有下凡的仙子才堪比擬。
    韓柏追在後面,對秦夢瑤的身法速度真是歎為觀止,同時也大感不妥,以秦夢瑤似
含蓄矜持,在一般情況下,絕不會這樣硬闖進別人屋裡的。
    韓柏思忖末已,秦夢瑤竟然毫不停留,就迅速穿入那敞開了的窗中,到了裡面。
    韓柏躍進去時,秦夢瑤正閉上美目,靜止在這幽靜無人的大書齋中心處。
    韓柏乘機環目四顧,只見靠窗的案頭放滿了文件,油燈的燈蕊亦快燃盡,暗道:
「原來何旗揚在這裡擺了個空城計。」秦夢瑤張開眼來,輕移玉步,來到靠牆的一個大
書櫃前,仔細查看。
    韓柏來到她身旁時,秦夢瑤指著最下層處道:「你看這幾本書特別乾淨,當然有人
時常把它們拿出來又放回去的。」
    韓柏留心細看,點頭道:「是的,其它地方都積了塵,只有放這些書的地方特別干
淨,來,讓我看看後面究竟有什麼東西。」伸手便要將那幾本書取出來。
    秦夢瑤制止道:「不要動,像何旗揚這類老江湖,門檻最精,必會動了些小手腳,
只要你移動過這些書,縱使一寸不差放回去,他也會知道的。」
    韓柏嚇得連忙縮手,皺眉道:「那豈非我們永遠不知道書後面是什麼?」秦夢瑤微
微一笑道:「不用看也知道是和一條密的信道有關。」
    韓柏心道:「為何我在她臉前總像矮了一截,連腦筋也不靈光起來,比平時蠢了很
多呢?」秦夢瑤道:「若我沒有猜錯,這條地下道應是通往附近一間較不受人注意的屋
子,那他若要密外出時,便曾避開監視他的人的耳目了。」
    韓柏愈來愈弄不清楚秦夢瑤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何旗揚顯然由道逸走了,為何她
仍絲毫不緊張?秦夢瑤道:「韓兄是否想知我到這裡來究竟有何目的?」書齋驀地暗黑下
來,原來油蕊已盡,將兩人溶入了黑暗裡。
    韓柏低聲道:「夢瑤算是我求你,你可以叫我韓柏,又或小柏,什麼也行,但請勿
叫我作韓兄,因為每逢你要對我不客氣時,才會韓兄長韓兄短的叫著。」
    秦夢瑤見他的「正經」維持得不到一刻鐘,便故態復萌,不想和他瞎纏下去,讓步
道:「那我便喚你作柏兄,滿意了嗎?」韓柏心道:「想我滿意,叫我柏郎才行。」口
中道:「這好點了!」秦夢瑤忽地移到窗旁的牆壁,招手叫韓柏過去。
    韓柏來到她身旁,貪婪地呼吸著她嬌軀散發出的自然芳香,低聲道:「怎麼了!」
秦夢瑤轉過身來,將耳朵湊到他耳旁,輕輕道:「要何旗揚命的人來了。」
    韓柏給她如蘭氣息弄得神搖魄蕩的,連骨頭也酥軟起來,待定過神來才恍然大悟道:
「原來你不是來尋何旗揚晦氣,反而是要來保護他的,但你怎知有人會來殺他?」秦夢
瑤道:「我早先曾告訴你,何旗揚根木不是馬峻聲這類剛往江湖闖的年輕小子所能說要
收買便收買到的人,但現在他的確被馬峻聲收買了,只從這點看,他便很有問題,而且
以他的權位,實是最適合作奸細。」
    韓柏收攝心神,頭腦立時開始靈活起來,兩眼射出神光,今晚自遇到秦夢瑤,一直
魂不守舍,到此刻方真個神識清明起來。
    秦夢瑤美目也射出訝異的神色,打量著他。
    韓柏分神留意屋外的動靜,只聽了一會使知道屋外來了五個人,正奇怪對方為何還
不動手,靈光一現,已得到了答案,對方定是先去制伏屋內其它人,下殺手時才不虞給
人阻撓,行事也算謹慎了。
    另一邊卻在細嚼秦夢瑤說的話,何旗揚這樣為馬峻聲掩飾,分明是要害少林派,最
終目的便是要損害八派的團結,這樣做只會對方夜羽有利,難道何旗揚是方夜羽的人。
若是如此,到了現在,何旗揚反而成為整個計劃的唯一漏洞,殺了他會使事情更複雜,
因為無論是少林也好,長白也好,都可以有殺他的理由,最有可能是這賬將算到自己的
頭上,那時整件事便更難解決。不由暗自佩服秦夢瑤的智能。
    韓柏向秦夢瑤點頭道:「謝謝你:否則我怕要背上這黑鍋了。」
    秦夢瑤眼中露出讚賞的神色,想不到這人不作糊塗蟲時,便如此精明厲害,就在此
時,心中警兆忽現,剛才他們查探過的大櫃無聲無息地移動起來。
    兩人幾乎同時移動,閃往另一大書櫃之後,剛躲好時,一個人從大書櫃後跳了出來,
書櫃像有對無形的手推著般又緩緩移回原處。
    韓柏和秦夢瑤擠到一塊兒,躲在另一個大書櫃旁的角落裡。
    秦夢瑤皺起眉頭,忍受著韓柏緊貼著她背臀的親熱依偎,心中想道:「若他借身體
的接觸向我無禮,我會否將他殺了呢?」想了想,結論令她自己也大吃一驚,原來竟是
絕不會如此做,也不會就此不見他,最多也是冷淡一點而已。
    反而韓柏盡力將身體挪開,他生性率直,很多話表面看來是蓄意討秦夢瑤便宜,其
實他只是將心裡話說出來,要他立意冒犯這心中的仙子,他是絕對不敢的。
    他的心意自然瞞不過秦夢瑤,不由對他又多了點好感。
    韓柏將聲音聚成一線,送入秦夢瑤的耳內道:「外面這些人來到的時間非常準確,
可見他們能完全把握到何旗揚的行蹤。」
    秦夢搖頭仰往後,後腦枕在韓柏肩上,也以內功將聲音送進韓柏耳內道:「待會動
手時,你蒙著臉出去趕走那些人,記著:我叫你出去時才好出去。」
    韓柏肅容點頭。
    椅響聲音傳來,當然是何旗揚坐在案前。
    何旗揚歎了一口氣,顯是想起令他心煩的事。
    這時外面傳來一長兩短的蟬鳴。
    何旗揚「啊!」了一聲,站了起來。
    韓柏伸手在秦夢瑤香肩輕輕一捏。
    秦夢瑤點頭表示會意。
    兩人都知道來的人是何旗揚的同黨無疑,不過這次卻是要殺死他。
    柳搖枝原已得意地躺在谷倩蓮的身側,又起來,將刁辟情抱起,笑道:「小子請你
讓張床出來,待柳某享受過後,再夾治你。」
    抱起刁辟情,往那張椅走去。
    心中的暢美,實是難以形容。
    他雖曾姦淫婦女無數,但象谷倩蓮這自幼苦修雙修術又是童陰之質的美女,他真是
碰也未碰過。
    他和花解語同出一門,都是精於採補術。
    若讓他盡吸谷倩蓮的元陰中那點真
    陽,功力必可更進一層樓。
    到了他那級數,要再跨上一步,可說天大難事,所以他不擇手段也要得到谷倩蓮這
夢寐以求的珍品。
    成功便在眼前怎不教他得意忘形。
    來到椅前,俯身便要將早被他封了穴道刁辟情放在椅裡,異變突起。
    「篤!」一聲微響下,一枝長槍像刺穿張紙般穿過厚木造的船壁,閃電劈擊那樣標
刺而來。
    柳搖枝吃虧在兩手抱著刁辟情,又剛彎低身子,加上長槍破壁前半點也沒有先兆,
當他覺察時,血紅色的槍頭,已像惡龍般到了左腰眼處。
    他不愧魔師宮的高手,縱使在這等惡劣的形勢,反應仍是一等一的恰當和迅速,硬
是一扭腰身,將手上刁辟情的屁股橫移過來,側撞槍旁,同時自己往後仰跌。
    縱使如此,他仍是慢了一線,大腿血肉橫飛,更被槍鋒無堅不摧的勁氣撞得往另一
角落飛跌開去,但已避過紅槍貫腰而過的厄運。
    背脊落地前,柳搖枝一拳向紅槍標出的牆壁遙空擊去,這時紅槍早縮了回去,只剩
下一個整齊的圓洞,可見這一槍是如何準確,沒有半點偏倚,半分角度改變。
    刁辟情屁股開花死魚般掉在地上的同一時間,柳搖枝全身功力所聚的一拳,勁風剛
轟在那圓洞處。
    「霍!」圓洞擴大,變成一個拳狀的洞,旁邊的木壁連裂痕也沒有一條,柳搖枝這
一拳力道的凝聚,令人咋舌。
    壁外毫無動靜。
    柳搖枝猛吸一口氣,背剛觸地,便彈了起來。
    「砰!」一人破窗而入,手揚處,滿室槍影,鋪天蓋地般向他殺來.。
    柳搖枝緊咬牙關,連兵器也來不及取,出赤手連擋五槍,到了第六槍,支持不住,
悶哼一聲,往後疾退,破壁而出。
    那人當然是風行烈,也暗駭柳搖枝受了傷後仍這麼厲害,外面又有人聲傳來,疾退
至床邊,一手摟起喜得眼淚直流的谷倩蓮,衝開艙頂,望著靠岸那邊飛掠而去,幾個起
落,便消失在民房的暗影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