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6卷)
第十章 盡吐心聲

    浪翻雲和左詩像兩個天真愛玩的大孩子,在武昌城月照下的大街溜躂著。
    左詩俏臉通紅,不勝酒力,行得左搖右擺,自嫁了人後,她便在家相夫教子,規行
矩步,這種既偷了人家酒喝,晚上又在街頭浪蕩的行徑,確是想也未曾想過。
    浪翻雲見她釵橫鬢亂,香汗微沁的風姿嬌俏模樣,心中讚歎道:「這才是左伯顏的
好女兒。」
    忽地耳朵一豎,摟起左詩,閃電般掠入一條橫巷裡。
    腳步聲傳來,一隊巡夜的城卒,拖著疲倦的腳步,毫無隊形可言地提著照明的燈籠,
例行公事般走過,看也不看四周的情況。
    左詩伸頭出去,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醉態可擁地咋舌道:「好險:給抓了去坐牢
可不得了,虧我還動不動以坐牢唬嚇不聽話的小雯雯。」舉步便溜出巷外。
    走了才幾步,腳步踉蹌,便要栽倒。
    浪翻雲趕了上來,抓著她衣袖裡膩滑的膀子,扶著她站好。
    左詩掙了一掙,嬌俏地斜睨浪翻雲一眼道:「不要以為我這就醉了,若:我走得比
平時還要快呢。」
    浪翻雲想起昔日和上官飛、凌戰天、左伯顏醉酒後玩的遊戲,童心大起,拔出名震
天下的覆雨劍,略略運動,輕輕揮出,插落在十來步外地面的石板處,挑戰地道:「你
沒有醉嗎?那證明給我看,現在筆直走過去,將劍拔起,再筆直走回我這裡來。」
    左詩困難地瞪著前方不住顫震的劍柄,肯定地點頭,低叫道:「放開我!」浪翻雲
鬆開了手,左詩立時跌跌撞撞往長劍走過去。
    開始那六七步還可以,到了還有三、四步便可到劍插之處時,這秀麗的美女已偏離
了正確路線,搖搖擺擺往劍左旁的空間走過去,眼看又要栽倒,浪翻雲飛掠而至,一手
摟著她蠻腰,順手拔回復雨劍,點地飛起,落到右旁一所大宅的石階上,讓左詩挨著門
前鎮宅的石獅坐下,自己也在她身旁的石階坐了。
    左詩香肩一陣抽搐聳動。
    浪翻雲並不驚異,柔聲道:「有什麼心事,便說出來吧,你浪大哥住聽著。」
    左詩嗚咽道:「浪大哥,左詩的命生得很苦。」
    浪翻雲側然道:「說給大哥聽聽!」左詩搖頭,只是作著無聲的悲泣。
    浪翻雲仰天一歎,怕她酒後寒侵,伸手縷著她香肩,輕輕擁著,同時催發內勁,發
出熱氣,注進她體內。
    他今晚邀左詩喝酒,看似一時興起,其實是大有深意,原來他在診斷左詩體內鬼王
丹毒時,發覺左詩經脈有鬱結之象,這是長期抑鬱,卻又苦藏心內的後果,若不能加以
疏導,與鬼王丹的毒性結合後,就算得到解藥,加上大羅金仙,也治她不好。而縱使沒
有鬼王丹,這種長期積結的悲鬱,也會使她過不了三十歲,想不到這外表堅強的美女,
心中竟藏著如此多的憂傷。
    所以他故意引左詩喝酒,就是要激起她血液裡遺存著乃父「酒神」左伯顏的豪情逸
氣,將心事吐出來,解開心頭的死結。當然,若非左詩對他的信任和含蓄的情意,縱使
給她多喝兩碗酒也沒有用。
    由他半強迫地要左詩與他共享一碗喝酒開始,他便在逐步引導左詩從自己起內心的
囚籠裡解放出來,吐出心中的郁氣。
    浪翻雲將嘴巴湊到垂頭悲泣的左詩耳旁,輕輕道:「來:告訴浪大哥,你有什麼淒
苦的往事?」左詩的熱淚不住湧出,嗚咽道:「娘在我二歲時,便在兵荒馬亂裡受賊兵
所辱而死,剩下我和爹兩人相依為命,賣酒為生,但我知道爹很痛苦,每次狂喝酒後,
都哭著呼叫娘的名字,他很慘,很慘!」浪翻雲心神顫動,他們都看出左伯顏有段傷心
往事,原來竟是如此,每次酒醉後,左伯顏都擊節悲歌,歌韻蒼涼,看來都是為受辱而
死的愛妻而唱,左詩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難怪她如此心事重重。
    不過想想自己這在兵荒戰亂長大的一代,誰沒有悲痛的經歷,他和凌戰天便都是上
官飛收養的孤兒,想到這裡,不由更用力將左詩摟緊。
    左詩愈哭便愈厲害。
    浪翻雲道:「哭吧哭吧:將你的悲傷全哭了出來。」
    左詩哭聲由大轉小,很快收止了悲泣,但晶瑩的淚珠,仍是不斷下。
    浪翻雲問道:「為何我從末見過你,左公從沒有帶你來見我們?」左詩又再痛哭起
來。這次連浪翻雲也慌了手腳,不知為何一句這麼普通的話,也會再惹起左詩的悲傷,
便再哄孩子般哄起她來。
    左詩台起頭來,用哭得紅腫了的淚眼,深深看了浪翻雲一眼,才再低下頭去,幽幽
道:「自從我和爹移居怒蛟島後,爹比以前快樂了很多,很多……」
    浪翻雲知她正沉緬在回億的淵海裡,不敢打擾,靜心聽著。
    夜風刮過長街,捲起雜物紙屑,發出輕微的響聲。
    在這寧靜的黑夜長街旁,使人很難聯想到白天時車水馬龍人潮攘往熙來的情景。
    現在更像一個夢。
    一個真實的夢。
    左詩嘴角抹過一絲淒苦的笑容,像在喃喃自語般道:「我到怒蛟鳥時,剛好十二歲,
長得比同齡的孩子要成熟多了,由那時開始我便曾聽到浪大哥的名字,聽到有關你的事
跡,當我知道爹常和你們喝酒時,我曾央爹帶我去看看你,但爹卻說……卻說……」悲
從中來,又嗚咽起來,這次的哭聲添多了點怨艱、無奈和悲憤。
    浪翻雲想不到左詩少時便對自己有崇慕之心,對左伯顏這愛女,心中增多了三分親
切,輕柔地道:「左公怎麼說了?」左詩低泣道:「爹說……爹說:做個平凡的女子吧,
你娘的遭遇,便是她長得太美麗了,我看你容色更勝你娘,唉:紅顏命薄:紅顏命薄!」
浪翻雲不勝唏噓,左詩以她嬌甜的聲音,但學起左伯顏這幾句話來卻唯肖唯妙,可見左
伯顏這幾句話在左詩幼嫩的心靈內留下了多麼深刻的印象。而照左伯顏所言,他愛妻的
死亡,恐怕不止於兵荒馬亂中為賊兵所辱而死那麼簡單,其中必有一個以血淚編成的淒
慘故事。
    紅顏命薄!
    惜惜不也是青春正盛時悄然逝去。
    左詩亦無端捲入了江湖險惡的鬥爭裡。
    左詩淒然一笑,道:「爹臨死前幾年,曾很想和我離開怒蛟島,找個平凡的地方,
為我找門親事,自己便終老某地,但他總是不能離開怒蛟島,我知他已深深愛上這美麗
的海島,愛上了洞庭湖,和島上狂歌送酒的英雄好漢。臨終前,他執著我的手,給我訂
下了終身大事,守喪後,我便嫁了給他,豈知……豈知,他也死了,我並沒有哭,我不
知道為何沒有哭,我甚至不太感到悲傷,或者我早麻木了。」
    浪翻雲仰天長歎,心中卻是一片空白,哀莫大於心死,左伯顏死後,左詩的心已死
去。這麼嬌秀動人的美女,卻有著這麼憂傷的童年。
    左詩的聲音傳進耳內道:「那天雯雯來告訴我,你會往觀遠樓赴幫主設下的晚宴,
我自己也想看看你的樣子,又抵不住雯雯的要求,忍不住也去了。」
    浪翻雲很想問:「你特別開了個酒鋪,釀出清溪流泉這樣天下無雙的美酒,是否也
是為了我有好酒喝?」但話到了口邊,終沒有說出來,手滑到她的粉背上,掌心貼在她
心臟後的位置,豐沛純和的真氣,源源不絕輸進去。
    左詩臉容鬆弛下來,閉上眼睛,露出舒服安祥的神色。
    浪翻雲充滿磁力的聲音在她耳邊道:「好好睡一覺吧,明天一切都會不同了。」
    谷倩蓮豎直耳朵,聽得房外走廊的刁夫人和南婆去遠了,又待了一會,才鬆下了一
口氣,暗忖道:「現在各人必是都分別回到他們休息的地方,心懷叵測的柳搖枝又要給
那小子療傷,真是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她走到門旁,先留心聽著外面的動靜,剛要伸手拉門,腳步聲響起。
    谷倩蓮暗慶自己沒有貿然闖出,返到床旁坐下。
    腳步聲雖輕盈,但一聽便知對方武功有限,看來是丫環一類的小角色。
    步聲及門而止。
    「咯:咯:咯!」門給敲響。
    谷倩蓮本以為是過路的丫環,那知卻是前來找她,難道那刁夫人又使人送來什麼參
茶補湯那一類東西,真是煩死人了,有好氣沒好氣叫道:「進來!」「咯:咯!」谷倩
蓮暗罵難道對方是耳聾的,又或連門也不懂推開,無奈下走到門前,叫道:「誰呀!」
外面有陣女人的聲音道:「夫人叫我送參湯來給姑娘。」
    谷倩蓮暗道:「果然是這麼一回事。」伸手便拉開門來。
    門開處,赫然竟是柳搖枝。
    谷倩蓮駭然要退,柳搖枝已欺身而上,出指點來,動作疾若閃電。
    縱使谷倩蓮有備而戰,也不是這大魔頭對手,何況心中一點戒備也沒有,才退了半
步,纖手揚起了一半,已給對方連點身上三處穴道,身子一軟,往後倒去。
    柳搖枝一手抄起她的小蠻腰,在她臉上香了一口,淫笑道:「可人兒啊:我為你騙
了這麼多人,你總該酬謝我吧!」摟著她退出房外,掩上了門,幾個竄高伏低,很快已
無驚無險,來到艙尾的房間內,穿窗而入。
    房內的床上,躺著的正是那昏迷了的刁辟情。
    谷倩蓮幾乎哭了出來,想起早先柳搖枝向刁項等強調無論這房內發出任何聲音,也
不可以前來騷擾,原來這淫賊早定下對付自己的奸計,不由暗恨自己大意。
    柳搖枝得意之極,抱著她坐在床旁的椅上,讓她坐在大腿上,再重重香了一口,贊
歎道:「這麼香嫩可口的人兒,我柳搖枝確是艷福齊夭,聽說雙修府於男女之道有獨傳
法,你是雙修府的傑出高手,道行當然不會差到那裡去吧!」谷倩蓮唯一能做的就是閉
上眼晴,但卻強忍著眼淚,心裡暗罵要哭我也不在你這奸賊的臉前哭。
    柳搖枝嘻嘻一笑道:「我差點忘了你被我對了穴道,連話也說不出來,不過不用怕,
待會我以獨門手法刺激你原始的春情,吸取你能令我功力大增的真陽時,定會解開你的
穴道,聽不到你輾轉呻吟的叫床聲,我會後悔一生的。」
    谷倩蓮的心中滴著血,可恨卻連半點真氣也凝聚不起來。
    柳搖枝陰陰笑道:「你可以瞞過刁項他們,卻瞞不過我,你撞入我懷裡時,從你微
妙的動作,我已看出你身負上乘武功,何況我曾看過你的圖像,雖沒有真人的俏麗,但
總有五、六分相肖。」
    谷倩蓮更是自怨自艾,這麼簡單的事,自己竟沒有想到。
    柳搖枝道:「風行烈那小子也在船上吧!好:待我侍候完谷小姐後,才找他算賬,
這次真是不虛此行呢!」谷倩蓮想起風行烈,眼淚終忍不住奪眶而出,心中叫道:「風
行烈:永別了。」
    死沒什麼大不了,只是不甘心在這惡魔手上受盡淫辱而亡。
    柳搖枝抱著她站了起來,往床走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