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6卷)
第七章 說客

    浪翻雲的手掌離開了左詩的背脊,站了起來,走到窗前,往外面的夜空望去,在客
棧後園婆姿的樹頂上,一彎明月露出了半邊來。
    左詩坐在椅中,俏臉微紅,眼光擬定在小燈盞那點閃跳不定的火絞上。
    浪翻雲淡淡道:「鬼王虛若無果然是一個人物,只是從他這號稱含有天下策一奇毒
的鬼王丹,已可見此人既精且博,不過!仍難不倒我浪翻雲,快則一月,遲則百日,我
定能將你體內的毒素完全化去。」
    左詩喜道:「我們豈非可立即返回怒蛟島去?」
    浪翻雲苦笑道:「問題是我並不能肯定於三十日內破去他的鬼王丹,若要等足百日
之久,你可能已毒發身亡了,所以我們只能雙管齊下,以策安全。」
    左詩垂頭道:「生死有命,浪首座犯不著為左詩硬要闖進敵人的陷阱去,怒蛟幫和
天下武林,絕不可以沒有了你。」
    浪翻雲啞然失笑道:「若別人設個陷阱便可以幹掉了我,那江湖上有沒有浪翻雲這
號人物,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左詩嬌羞無限道:「浪首座請恕妾身失言了。」
    浪翻雲轉過身來,微笑道:「左姑娘何失言之有,聽說朱元璋愛看繁華盛世的景像,
最喜建設,橫豎我從未到過京師,這次順帶一遊京華的名勝美景,實亦人生一大快事。」
    左詩仰起秀美無倫的俏臉,閃著興奮的光芒道:「我可以帶你回到我出生的左家老
巷,看看屋內我爹釀酒的工具。」
    浪翻雲臉上泛起個古怪的神色,道:「我多少天未喝過酒了。」
    左詩知他被自己的話引得酒蟲大動,不好意思地道:「怎麼辦呢?客棧的夥計都早
睡覺了。」浪翻雲想了一會,試探道:「左姑娘會不會喝酒?」
    左請見他表情古里古怪的,低頭淺笑道:「會釀酒的人,怎會不懂得喝酒?」
    浪翻雲拍手道:「這就好了,讓我們摸到客棧藏酒的地方去,偷他幾糧,喝個痛快。」
    左詩大感好玩,但想想又遲疑道:「不太好吧!」
    浪翻雲大笑道:「有什麼不好?橫豎他們的酒也是要賣給客人的,現在連捧糧斟酒
的搬運功夫也省了下來,我又會給他們雙倍的酒錢,他們感激還來不及呢!」
    左詩皺眉道:「你知他們把酒藏在那裡嗎?」
    浪翻雲傲然道:「我或者不知道,但我的鼻子卻會找出來。」
    左詩喜孜孜地站了起來,深深看了浪翻雲一眼,道:「請引路吧!浪大俠。」
    
                  ※               ※                 ※

    一個纖長而又柔軟如水的女子出現在戚長征眼前。
    戚長征微微一笑,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道;「是死老禿要你來殺我的嗎?」
    那女子愣了一愣,顯是想不到戚長征死到臨頭還神色自若,笑得如此燦爛動人。
    戚長征上上下下打量著眼前女子,除了賽雲的肌膚和俏麗的容顏外,最吸引他注意
的是特別纖長的腰身,予人一種柔若無骨的感覺,可預見動起手來,武功必定走以柔制
剛的路子,再笑了一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女子脫口應道:「小女子叫水柔晶,乃小魔師座下金木水火土五將裡的水將。」
    話才出口,才暗恨自己為何要答他,不過這俊朗的男於轉眼便要死在自己的軟節棍
下,告訴他什麼也沒有大不了,或者正因為這樣,自己才會有問必答吧。
    戚長征搖頭苦笑道:「由禿子真不是一個人物,才約定了三天內不動手,轉頭又找
了你這美姑娘來對付我,換了是魔師龐斑,又或方夜羽,必不屑幹這種事。」
    水柔晶暗忖由豈敵這樣做的確不大光采,暗歎一口氣道:「戚兄公然和我們作對,
遲早不免一死,也不用太計較了。」手一揚,纏在腰間的歡節棍,到了手裡。
    戚長征道:「水姑娘不要輕敵,我雖內傷不輕,但仍有反抗的力量,若我自知必死,
臨死前那下反撲,可非那麼容易抵擋呢!」他說得輕描淡寫,但任何人都可感覺出他那
強大的自信和寧死不屈的意志。
    水柔晶玉臉一寒道:「由老用得訊號煙花召我前來,就是相信我有殺你的力量,多
言無益,動手吧!」
    戚長征悠然坐在地上,長刀擱在盤膝而生的大腿上,微笑道:「姑娘請!」
    
                  ※               ※                 ※

    那人不閃不避,谷倩蓮一頭撞人他懷裡,他便伸手抱著正著,呵呵大笑道:「小姑
娘要到那裡去啊!」
    谷倩蓮見他乘機大佔便宜,心中大怒,只苦於不能順勢給他一拳或一腳,猛地一掙,
那人放開了她,谷倩蓮無奈下裝作駭然退入了艙內,一個她最不想進入的地方。
    艙內魅影劍派眾人一齊色變,他們這船戒備森嚴,怎會讓人到了船上仍毫無所覺,
由此方可見這人的武功必是非常了得。
    劍光一閃,那樣貌酷肖刁項的中年男子拔出了腰間長劍,離桌向來人攻去。
    那人大笑道:「這是否魅影劍派的待客之道?」閃了幾閃,魅影劍全落了空。
    谷倩運偷望刁辟情一眼,見他仍閉上雙日,似乎對周圍發生的事全然不覺,心下稍
安,刁夫人的聲音忽在旁響起,關注地道:「小青姑娘,你沒事吧!」
    谷倩蓮大吃一驚,風行烈的確沒有看錯,雖說自己心神恍惚,但只是刁夫人這般無
聲無息來到身邊,已可知她是深不可測的高手,應了一聲「沒事」,挨入她懷裡,讓刁
夫人伸手愛憐地將她樓著,才定神向在門外搏鬥的兩人望去。
    那人文士打扮,生得英俊瀟,一頭白髮,在愈來愈凌厲的劍光裡,鬼魅般穿插游移,
任何人也看出他是應付得游刃有餘的。
    刁頂沉聲喝道:「辟恨,回來!」
    中年男子刁辟恨收劍退回那少婦身旁站著,臉色陰沉之極。
    白髮文士跨步入來,躬身一揖道:「白髮柳搖枝,僅代魔師向刁門主和魅影劍派上
下各人問好。」
    眾人一齊動容,有人早想到他是誰,但待他說出來時,仍感心神震湯。離開南方北
來之時,他們早側聞龐斑重出江湖,想不到這麼快便和龐斑倚之為左右手之一的白髮柳
搖枝碰上了面。
    刁項臉色一沉道:「敝派和魔師宮昨日無怨,今日無仇,明天諒也不會有任何瓜葛,
柳先生請便吧!」在他來說,即使以魅影劍派的驕狂,也實在惹不起魔師龐斑這類全然
無法取勝的大敵。
    柳搖枝從容地掃視眾人,瀟一笑,道:「小生今日來此,實是奉了小魔師之命,獻
上一個對雙方都有利無害的大計。」
    刁項默然半晌,冷冷道:「小魔師的好意,刁某心領了,不過我們魅影劍派一向獨
來獨往,既不慣於與人合作,也沒有那份興趣。」
    連谷倩蓮也不由暗讚這刁項不愧一派之主,說話得體,不亢不卑。
    柳搖枝成竹在胸道:「若我們能將雙修府的人交到貴派手內,任由處置,刁派主會
否改變一下獨來獨往的習慣?」
    眾人齊露出注意神色,顯見柳搖枝這番話正打進了他們的心坎裡。
    雙修府和魅影劍派的舊恨新仇真是數也數不清,眼前的刁辟情,便是因雙修府的人
而落得這般模樣。
    刁項仰夭一陣長笑道:「我們若要借助外人之力,才可以對付雙修府,豈非徒教天
下人恥笑。」他其實也並非那麼有種,只是經驗教曉了他,酬勞愈大,要付出的代價亦
愈大。
    柳搖枝微微一笑道:「邪靈厲若海雖已死在魔師手裡,但雙修府仍有些人物,不是
好惹的。」
    眾人齊齊色動,對於雙修府這硬得不能再硬的大靠山,他們確是極為忌憚,現在聞
得厲若海已死,便似去了便在咽喉內的骨刺。
    刁項閉上眼睛,好一會才再睜開來道:「不知柳先生所說雙修府內不好惹的人,究
是何人?」
    柳搖枝並不直接答他,眼光落在像睡著了的刁辟情身上,道:「若找沒有看錯,這
位小兄弟應是受了暗算,中了雙修府的『惜花掌』。」
    刁項雙眉一聳道:「先生好眼力,小兒確是中了這歹毒的掌力。」
    柳搖枝道:「刁派主為令郎必已費盡心力,但我可保證單以貴派之力,絕救不了他。」
    眾人一齊色變,這幾句話語帶輕屑,教他們如何能忍受。
    只有谷倩蓮暗暗叫苦,因為她是全場唯一知道這話是絕對正確的人。柳搖枝不但武
功高強,才智眼光也確是高人一等,難怪能成為魔師宮的護法。如此類推,另一護法花
解語,也絕不可小覷了。
    柳搖校正容道:「本人絕無貶低貴派之意,只是知道實派和雙修府的鬥爭,已持續
了二百多年,所以有很多武功,都是針對另一方而設計的,雙修府的『惜花掌』正是為
克制貴派而創,若貴派以本門內功心法去醫治,必事倍功半,現看派主的令郎在飯桌旁
也渴然入睡,便是腎脈虛不受補的現象。」
    眾人默然下來。
    刁夫人道:「來人!擺多一個位子,讓我們款待魔師宮來的貴賓。」
    柳搖枝望向刁夫人,眼中閃過驚訝的神色,才道:「有勞夫人找一間靜室,將令郎
安置在那裡,待會我便去為他療治。」
    當下有人將刁辟情台起去了,這時氣氛大是不同,眾人紛紛入座,谷倩蓮給刁夫人
拉著,無奈下也唯有陪坐在刁夫人之旁。
    一輪歡飲後,刁夫人問道:「柳護法對小兒的傷勢有何提議?」
    柳搖枝哈哈一笑道:「這只是小事一件,無論貴派是否和我們聯手,我也會治好令
郎方才離去。」
    席上各人除了谷倩蓮外,都露出意外和感激的神色,因為柳搖枝擺明不以此作要脅,
自然令他們好受得多。
    刁夫人喜道:「請先讓妾身謝過先生的大恩大德。」
    刁項道:「先生仍未答刁某早先的問題,可否請說清楚一點。」
    柳搖枝眼光掠過眾人,道:「當然會說,不過我仍未盡識座上各位前輩高明。」
    刁項這時才記起因被柳搖枝的話勾起了思潮,一時忘了介紹,告個後,道:「剛才
魯莽冒犯了先生的,是刁某長子辟恨。」
    柳搖枝向刁辟恨點頭道:「辟恨兄已得真傳,剛才幸好刁兄出言阻止,否則我也不
能再避多少劍。」
    刁辟恨明知對方台舉,但仍非常受用,連聲謙讓。
    刁項再逐一介紹,那少婦乃刁辟情之妻萬紅菊,南婆旁的老叟是北公,南婆北公卻
夫婦關係,在魅影劍:被稱為「看門人」,身份與白髮紅顏在魔師宮的地位相若。
    另外早先谷倩蓮見過的四名高手,年紀較長的是李守、乃刁項的師弟,另外三人白
將、陳仲山和衛青,年歲都在二十許三十間,屬劍派裡新一代高手。
    柳搖枝順口問道:「貴派的『劍魔』石中天老師,這次為何沒有來?」
    谷倩蓮暗下注意,因為這是雙修府要努力探取的其中一個情報,在江湖上,除了老
一輩的有限幾個人外,知道石中天這個人存在的可說是絕無僅有,並不是這人功力及不
上刁項,而事實剛好相反,只是這石中天不好虛名,長年隱居,潛修魅影劍的最高境界,
偶爾涉足江湖時,又從不亮出門派名號,屬於神的人物。雙修府若非長時間和魅影劍派
處於敵對狀態,也不會知有這號人物,就連浪翻雲等可能也不知有這人的存在,想不到
竟仍逃不過魔師宮的耳目。
    刁夫人道:「柳先生關心了,家兄最不愛熱鬧,刻下也不知獨個兒到了那裡遊山玩
水。」跟著指著衛青道:「這就是家兄的唯一徒兒。」
    谷倩蓮心下恍然,難怪這刁夫人武功如此高明,原來是石中天的妹子。
    柳搖枝露出欣賞的神色。
    刁夫人微笑道:「這位小青姑娘是這附近的人,本是權貴之後,落難至此。」
    谷倩運鬆了一口氣,若刁夫人說出撞沉她和「兄長」兩人小艇一事,柳搖枝可能會
立即猜到他們是谷倩運和風行烈,幸好刁夫人說得如此含混。
    柳搖枝道:「小青姑娘,剛才小生得罪了,我怕姑娘跌傷,不得不伸手扶著。」
    谷倩蓮心中暗罵見你的大頭鬼,卻仍低聲謝過。
    柳搖枝的目光依依不捨地從谷倩運嬌軀處收回,望向刁項道:「刁派主知否令郎辟
情小兄弟是被何人所傷?」
    刁項冷哼道:「當然是雙修府的人。」
    柳搖枝道:「派主對了一半,辟情小兄武技驚人,若非先被浪翻雲所傷,怎會被雙
修府的人有機可乘。」
    眾人聞言色變。
    一直沒有作聲的北公冷哼道:「我都說情兒的劍術足可以應付任何雙修府的高手,
原來竟有浪翻雲牽涉其中,這就怪不得情兒了。」
    刁夫人憤然望向衛青道:「青兒你立即去找你師傅,浪翻雲這樣欺上門來,我不信
他可坐視不理。」
    刁項神色有點尷尬,轉變話題向柳搖枝道:「願聞其詳。」
    當下柳搖枝扼要地說出了刁辟情在迷離水谷的遭遇,然後道:「不過貴派不用因浪
翻雲而操心,我敢包保他在目前無瑕理會雙修府的事。」
    刁辟恨奇道:「厲若海已死,浪翻雲又自顧不瑕,雙修府還有什麼人物?難道雙修
子竟還未死?」
    柳搖枝淡淡道:「雙修子怎會那麼易死得了,他現在的身份是少林派的第三號人物
劍僧不捨,貴派不會未曾聽過這個人吧?」
    自柳搖枝踏入此艙後,他的話便像一個浪接一個浪般衝擊著這摹多年來僻處南方的
人,但沒有一個浪比這個浪更凌厲。
    刁項臉色凝重之極,仰天一陣悲笑,道:「好!好!許宗道你還末死,還改投了少
林門下,陳帥的仇我定要和你算個清楚。」話雖是這麼說,心中卻想道:「少林派豈是
好惹,更不要說八派聯盟和背後的大靠山慈航靜齋與淨念禪宗了。像龐斑這樣的人,天
下只有一個。而即使是龐斑,遇上言靜淹,還不是要退隱二十年?」
    柳搖枝道:「許宗道並不是改投少林門下,而是在成為上一代雙修公主夫婿前,便
已是出了家的和尚。」
    眾人中已忍不住有人驚叫出來。
    這消息實在太震撼了。
    谷倩蓮芳心志忑狂跳,這些密,柳搖枝憑什麼能查探得到?這時真是請她走也不肯
走了。
    魅影劍派各人目瞪口呆。
    刁項深吸一口氣道:「柳先生今日來此,是否只是想和我派聯手討伐雙修府?」
    柳搖枝微笑道:「就是如此,刁派主難道懷疑我們還別有用心嗎?」
    刁項仰夭一陣狂笑,道:「好!如此一言為定,煩柳先生回去告知小魔師,敝派決
定在攻打雙修府一役上追隨左右。」
    南婆插入道:「柳先生始終未說雙修府還有什麼厲害人物?」
    柳搖枝道:「此人確是非同小可,就是黑榜高手『毒醫』烈震北。」
    眾人再次色變。
    在黑榜內,若要數厲害人物,當然以浪翻雲、厲若海、赤尊信和干羅等居首,但其
它人亦無一不是所向無敵、橫行天下的高手,除非是龐斑,否則誰也惹他們不起,浪翻
雲正因連勝其它黑榜高手,才翩然登上榜首,成為可與龐斑擷抗的絕代大家。但若要論
高深莫測,卻以「毒醫」烈震北為最,此人有若閒雲野鶴,絕少捲入江湖的紛爭裡,想
不到竟到了雙修府。
    柳搖枝道:「若我沒有猜錯,當我們攻打雙修府時,厲若海的愛徒風行烈也將在那
裡。」
    刁項露出思索的神情,顯示正在想著有關烈震北的問題。
    那南婆眼中爆起奇異的光芒,往谷倩蓮望去。
    谷倩蓮詐作不知,心中叫糟,南婆此人細心之極,竟聯想到她身上來,還未擔心完,
已聽到南婆向柳搖枝問道:「有關風行烈的事,柳先生可否說得更清楚一點?」
    谷倩蓮默運玄功,暗忖只要柳搖枝一說出風行烈已受了傷,和她逃回變修府去,便
立即不顧一切突圍逃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