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6卷)
第四章 我為君狂

    小樓內春色無邊。
    花解語婉轉呻吟,一次又一次攀上快樂的極岑。
    韓柏翻雲覆雨,和花解語共赴巫山,因花解語的術而致千百倍加強於他的身心感覺,
使他整個人便像個燃著了的洪爐,強大的熱能一波又一波掠過,潮水般在兩人的身體來
回激湯著。
    花解語叫道:「柏郎!你真好!你是最好的!」
    韓拍的身體雖在極度亢奮的狀態,但心神卻出奇地清明,而更奇怪的是,每一次在
他似乎要進入難以遏制的高潮境界時,立刻便有一股舒緩的力道在他體內奔騰舒展,既
使元關不致崩,更提增了永遠發揮不完的精力,而每當這樣的情況發生一次後,他的心
靈便升高了一個層次,思慮更清晰寧遠。
    隱隱間,他感到體內的魔種在和他進行著最後一步的結合。
    若說以前魔種和他的融渾,是一種精氣的結合,這次便是最高一個層次「神」的結
合。在這之前,他雖不若赤尊信初把魔種注入他體內般,清楚感覺到魔種的存在,清楚
地分出彼我,但在某些時刻,仍能感到魔種潛伏在他心靈的某一深處,引導著他。但在
這行雲布雨的時間,他覺得自己的心神不住在延伸,終於迎上了魔種那虛無飄渺的「元
神」,也是赤尊信魔種內最詭異莫測的精華部分,完成了與魔種最後一個階段的結合。
    和他糾纏得難捨難分的花解語此刻當然不會知道韓柏的心靈內竟進行著這翻天覆地
的變化,她出身於西域魔派,專講男女交歡之道,精擅盜取元陽,以壯補自身精氣。
    要曉得她在姥女派內,已是出類拔萃的高手,否則也不能位至魔師宮護法之職。
    一般下焉的採補之道,盜的只是對方的陽氣或陰氣,但到花解語這級數的採補高手,
要盜的卻是對方陽氣裡的一點「真陰」。
    原來男雖屬陽,女雖屬陰,但陽中自有陰,陰中亦自藏著陽。就像太極裡的陽中陰、
陰中陽,這說來玄之又玄,卻是自然的物性。一個人,無論男女,若是陽氣或陰氣被盜,
體健者只是精氣虛脫,若非太過,一段時間後便能大部分恢復過來,唯有這點真陰或真
陽被盜,無論多麼強壯的人,也會立即虛脫而亡,盜得對方真陰真陽者,功力自是大有
裨益,遠勝一般陰陽精氣。
    平常這點男人陽氣中的真陰,女人陰氣中的真陽,都包藏得嚴密之極,全無出之機,
只有在走火入魔,又或男女交歡,精氣開放時,才有出的機會,整個採補之術,歡喜之
道,便建立在這理論上。
    而要引對方出真陰真陽,以為己有,靠的正是自己的真陽真陰。
    只有頁陽才能吸取對方的頁陰,只有頁陰才可以吸收對方的真陽。
    像花解語的姥女之術,自幼便通過種種法,把自己陰氣中那點真陽,練得通靈活潑,
故能在男女交歡之時,發揮功能,不但可令對方欲死欲仙,還可盜取對方最珍貴的元陰。
    獨陽不生、枯陰不長。
    所以純陽無陰、純陰缺陽,立死當場。一般的馬上風或虛脫等症,均與此有關。
    花解語早先趁韓柏昏迷時,以產自天竺,再經法製煉過的珍貴罕有「合歡葉」,和
熱水刺激韓拍的觸感,本就是不安好心,使韓柏更難抵受她的引誘,以盜取他的真元。
    她在壯上的每一個動作,都深合姥女術裡的天魔妙舞姿法,能使對方心神受制,如
狂如瘋,致心神失守下,漏出真元。
    在多次翻騰後,花解語的姥女術已發揮至極限,而使她震駭莫名的是,每一次真陽
和真陰的接觸,都令韓柏那點真元壯大起來,還隱隱給她一種反吸的力道,這在她真是
未之前見、也未之前聞的怪事,而更便她駭異的,是只要她稍放緩采吸,對方的反吸亦
頓消弛於無形。
    她已凜然知道這是因魔種和韓柏的元陰作最後結合的後果。
    淚水由花解語眼角滲出。
    因為到了這刻,她再也沒有絲毫懷疑韓相對她的真誠和熱愛,因為她從未接觸過一
個男人,是像韓柏般如此毫無保留地將心靈和肉體都開放奉獻出來,這種微妙的形而上
之的觸感,只有像她這種精擅男女之道的高手,才可以感覺得到。
    若她要在這時盜取韓柏的真元,會弄出來怎樣後果呢?此刻她真是不敢估計。
    修習女術的人,若非天生自私,也必須將自己變成自私自利的人,因為整個女術的
目的都在損人利己,花解語之所以成為人人驚懼的女魔頭,便是這個道理。
    韓拍的動作更強烈了,氣息也愈來愈雄渾。
    比前強烈百倍的快樂感覺澎摒著、攀升著。
    花解語雪白的軀體座癱起來,她靈智亦陷入迷離狂亂中,尚幸仍保留半點澄明。
    韓柏仍在狂愛著,花解語卻忽地一咬牙,四肢八爪魚般纏上韓柏雄偉的軀體,狂呼
道:「柏郎!我愛你。」
    
                  ※               ※                 ※

    風行烈才叫起來,谷倩運「啊!」一聲撲往林緣,藉著身體的遮掩,先用手按緊風
行烈的口,叫道:「大哥!你覺得怎樣了,小青擔心死了!」
    風行烈張開眼來,眼神出奇地凝聚。
    谷倩蓮拚命眨眼,又裝了幾個後面有人的表情,急道:「我們兄妹這次遇到貴人了,
刁老爺精通醫術,必可治好你那打獵時惹回來的怪病。」
    風行烈眼裡露出茫然之色。
    身後微響傳來,谷倩運忙縮回了手。
    刁夫人和那南婆來到谷倩運旁邊,刁夫人道:「你醒來就好了,你不知你妹子多麼
擔心哩!」
    風行烈掙扎著要坐起來,谷倩運忙將他扶得挨坐在林頭處,心中祈禱著:你風行烈
得有靈神庇佑,千萬莫要說錯了話。
    南婆道:「小兄弟,你覺得怎樣了?」
    風行烈眼光掠過兩人,在看刁夫人時特別停留得久了點,呼出一口氣道:「好多了!
在得到這怪病前,我就算在冷水裡泡上一個半個時辰也沒有問題的,想不到今天竟如此
不濟。」
    谷倩運心內歡呼,真想樓著這既英俊又聰明的郎君,賞上十個香吻,何況他說謊時
的老實模樣,連她也忍不住要相信哩。
    閒聊了幾句後,刁夫人道:「你們想必餓了,下人預備好晚飯時,我便著他們捧過
來,現在你們兄妹談談吧!」和南婆出艙去了。
    谷倩運心神一鬆,正要說話。風行烈條地伸手,按著她小巧的櫻。
    谷倩蓮感覺著風行烈手觸紅的羞人滋味,眼中射出不解的神色,心想難道他想以牙
還牙,報復自己剛才掩著他口的那一箭之仇。
    風行烈打個眼色,通:「小青,我們真是幸運,竟然路遇貴人。」才放開了手。
    谷倩蓮何等乖巧,立時應道:「是的,刁夫人既好到不得了,那婆婆表面看來冷冷
的,其實我知她也很痛惜我們哩。」
    兩人胡誡幾句後,風行烈鬆了一口氣,道:「走了!」谷倩蓮毫不客氣,坐在林上,
纖手按著風行別的肩膊,將俏臉湊上去,細看風行烈的臉色後道:「你好了嗎?怎麼耳
朵比我的還靈敏?」
    風行烈避開她灼熱的目光,自顧自道:「真奇怪,兩次掉下長江也給人救起來,不
知第三次會有什麼遭遇?」
    谷倩運道:「你看著人家啊!」
    風行烈無奈地將目光移回谷倩蓮貼得近無可近的俏臉上,感受著如蘭吐氣,微笑道:
「谷小姐有什麼吩咐?」
    谷倩蓮不依道:「你還未回答人家的問題哩!」
    風行烈再微微一笑道:「答案是我現在好得多了,先師的真氣確是精純無比,加上
我的體質和意志,暫時將龐斑的凶欲壓下,不過在未完全康復前,是絕不宜和人動手,
否則恐怕會重蹈覆轍。懊!你還未告訴我,這是什麼人的船。」
    谷倩運聽得風行烈忽然好了起來,喜出望外,雀躍道:「那就太好了,但這是魅影
劍派的船,連刁項也在船上,還有那小鬼刁辟情,幸好他仍躺著不能動,見不到我,否
則便糟糕了。」
    風行烈心道:「又怎會這麼冤家路窄的!」谷倩蓮已道:「我們吃飽飯後,趁船靠
著岸,覷個機會溜之夭夭,真是好玩得很呢!不過,這恐怕要傷那刁夫人的心了,想不
到魅影劍派內會有這麼好心腸的人。」
    風行烈正容道:「你絕不要小看這刁夫人,若我沒有猜錯,她的武功可能比刁項更
可怕,像她那般能將精氣鋒芒完全內斂的高手,江湖上還沒有幾個。你不要看她像是胸
無城府,剛才就是她留在門外,偷聽我們說話呢。」
    谷倩運駭然道:「什麼?」
    風行烈道:「江湖上像這類名不見經傳,但實力驚人的高手絕不會多,但卻並非沒
有,假若她是蓄意隱瞞起實力,那她就更可怕了。」
    谷倩運臉色轉白,喃喃道:「難怪刁項那麼怕她,連我們密查魅影劍派的人也看走
了眼,若非給你點破,將來對著他們時,可能要一敗塗呢!」
    風行烈忽更壓低語聲道:「有人來了!」
    「咯!咯!咯!」
    谷倩運站了起來,叫道:「請進來!」
    一個丫環捧著熱騰騰的飯菜,走了進來。谷倩蓮一看下心中大奇,為何只得一雙筷
著和一隻碗,這話當然問不出口,指示著丫環把飯菜放在桌面。
    那丫環躬身道:「夫人請小青姑娘和她共晉晚膳。」
    谷倩蓮回頭向風行烈扮了個鬼臉,心中歎了一口氣,極不情願地跟著那丫環去了。
    
                  ※               ※                 ※

    「峻聲!」
    馬峻聲神不守舍地往長廊旁的花園望去,雲清神情嚴峻,以一種極陌生的眼光看著
他。
    馬峻聲呆了一呆,踏出廊外,迎向雲清叫道:「姑姑!」
    雲清道:「你是否奇怪我在這裡?」
    馬峻聲愕然道:「姑姑何出此言?」
    雲清微微一歎,聲音轉柔,通:「你剛才到那裡去了?」
    馬峻聲恭謹地以應付不捨的話答道:「我悶著無聊,走出去隨便逛逛。」
    雲清微怒道:「你知否自己一舉一動都事關重大,怎可只憑歡喜便這樣那樣,若出
了岔子,又或耽誤了正事,後果由誰來承擔?」
    馬峻聲臉上現出不忿神色,抗聲道:「為何你們每個人,都十足把我當是兇手來對
待,我說過多少次,謝青聯的死與我半點關係也沒有,只不過我湊巧發現那小僕韓柏拿
著染血匕首在謝青聯的身旁,才本著同道精神,拿下他來,而何旗揚身為七省總捕頭,
這事自然不能不管,現在連那韓柏也在死前認了罪,你教我還要怎麼做?」
    雲清臉容一沈,像初次認識馬峻聲般,瞪視著他。
    馬峻聲昂然而立,一副無愧於天地鬼神,頂天立地的模樣。
    雲清唱然道:「峻聲,你知否自少至大,我最寵愛的是那兩個?」
    馬峻聲垂頭道:「姑姑最寵愛的是我們兄妹!」
    雲清道:「那為何你要將我和范良極的事漏給方夜羽那方的人知道,使他們能利用
這點來對付范良極?」說到「我和范良極」時,她的臉不由現出兩小片紅色。
    馬峻聲一呆,才道:「峻聲完全不認識方夜羽那方的人,就算認識的話,也絕不會
這麼做,姑姑為何會有這個想法?」
    雲清知道休想要馬峻聲說出真相來,忽地一陣意冷心灰,頹然道:「不捨大師來了,
希望他能找出韓府兇案的真相,我已管不著那麼多了。」轉身離去。
    馬峻聲默然站了一會,才往後院走去。天色暗沈下去,黑夜終於來臨。
    明天會是怎麼樣的一天?
    
                  ※               ※                 ※

    在越過無數極樂的嶺室,韓柏大感心滿意足,心曠神怡,暢然鬆弛身子,壓在花解
語豐滿動人的肉體上。
    兩人相擁喘息著。
    韓柏頭埋在花解語的酥胸上,恣意享受著男女肉體全無保留的接觸感覺,悠悠問道:
「為何你剛才不殺死我?」
    花解語樓緊他道:「痢廊,我能夠殺死你嗎?此刻希望你聽著我的話,離開這裡後,
立即有那麼遠走那麼遠,假設攔江之戰浪翻雲敗北,便隱姓埋名,找個地方快快樂樂過
了這一生算了。」
    韓柏駭然道:「難道龐斑要殺我?」
    花解語道:「不是龐斑要殺你,而是方夜羽為了對付你,請了裡赤媚出來,你的武
功雖然不錯,目前仍非他的敵手。」
    韓柏不服氣地道:「這裡赤媚難道比莫意間還要厲害嗎?」
    花解語道:「不要意氣用事,裡赤媚的武功十年前已能和」鬼王「虛若無並駕齊驅,
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經過這些年的潛修,只是低於龐斑一線而已,加上他的冷狠無情,
我實在想不到世上還有比他更可怕的人!算我求你,立即離開這裡吧!」
    韓柏默然半晌,暗忖若裡赤媚比「鬼王」虛若無更厲害,自己確非其對手,歎道:
「那你怎麼辦,若方夜羽知道你蓄意放走我,他肯和你罷休嗎?」
    花解語伸手往韓柏玉枕處,運聚功力,將制著韓柏一身功力,卻制不住赤尊信在他
體內魔種的金針吸了出來。
    韓柏立時全身一顫,真氣重新充盈體內,忽然間感官都回復靈敏,樓外所有微細的
聲響,盡收耳內。
    花解語輕推韓柏,示意他坐起身來,自己也隨著和韓柏對坐林上。
    韓柏拉起花解語的手,道:「你還未答我的問題呀!」
    花解語水汪汪的媚眼然然看了他一會,垂首輕輕道:「到了這刻,我才明白昔年白
蓮理會成為傳鷹愛情俘虜的心境。」
    韓柏伸手托起她的下領,愛憐地看著這第一個和他有合體之緣的女人,大感興趣地
道:「你的心境怎樣了?」
    花解語嬌羞一笑道:「男人永遠是貪得無厭的,人家的身體投降了還不夠,還要人
家的心也投降,但這亦不夠,還要人家全說出來,柏郎!我愛你!我愛你!我從未試過
目前這般平靜快樂!這般沒有機心,不想去算計別人,也不怕人來算計我。花解語找尋
了一生的東西,終於在剛才找到,上天再也沒有欠我什麼了!」
    韓柏心中一陣感動,將花解語樓入懷裡,道:「和我一齊走吧!」
    花解語推開了他,堅決地道:「不!我們的緣份至此為止,若要再在一起,只能祈
諸來世。在半晌前我的幾回天人交戰中,我已感到你體內的魔種,在我女大法的誘發下,
已與你真元合二為一,再也難分彼此,但若要挑戰龐斑,仍有一段非常遙遠的路要走,
唉!」
    韓柏道:「為什麼你歎起氣來?」
    花解語別過臉去,幽幽道:「龐斑的武功已達到天人之界的玄妙層次,若非心中仍
有少許情障,根本全沒有會被擊敗的可能,唉!」
    韓柏聽她一歎再歎,顯是心中矛盾重重,難以平靜,想不到這縱橫江湖的女魔頭,
動起真感情來時,竟是如此脆弱。
    花解語道:「連浪翻雲也不知道,他已錯失了一次戰勝龐斑的機會。」
    韓柏一呆道:「什麼?」
    花解語道:「那是在他種魔大法初成之時,心中填滿對斬冰雲的愛戀,所以才會讓
風行烈成功逃去。後來你擄走斬冰雲,加上浪翻雲夭下無雙的覆雨劍的引誘下,他忽地
拋開了一切,就像佛家所說的立地成佛,由那刻開始,他已晉陞至另一層次,沒有人能
明白的層次。」
    韓柏道:「但厲若海不是使他負了傷嗎?」
    花解語聽到厲若海的名字,眼中閃過彩芒,露出緬懷的神色,徐徐道:「厲若海的
武功,已是人類體能潛力所能達到的極限,若連他他殺不了龐斑,根本便沒有人能殺死
龐斑。而與厲君海的決鬥,亦使龐斑的修為更踏前了一步,更可怕了。」
    韓柏沉吟不語,花解語身為魔師宮護法,武功又高明之極,說出來的話自然是極有
份量。
    花解語續道:「龐斑的最可怕處,是當他決定於明年中秋月滿時與浪翻雲決戰於攔
江孤島,他為此不但拋開了斬冰雲,連種魔大法也置諸腦後,不再計較是否已竟全功,
還令黑白二僕不用再找風行烈,這種心懷,誰人能及?」
    韓柏道:「這就好了,我還在擔心小烈這傢伙。」不經意裡,他隨著范良極叫起小
烈來。
    花解語搖頭道:「龐斑不屑去理風行烈,但方夜羽卻必須殺死風行烈,因為厲若海
蓄意讓風行烈目睹他和龐斑整個決鬥的過程,實在是非常厲害的一著,不但對風行列有
很大的益處,若讓風行烈將其中微妙處,敘述出來給浪翻雲知道,沒有人可估計到那會
對浪翻雲做成多麼大的幫助,所以方夜羽一定要阻止那種情況的發生。」
    韓柏目瞪口呆,想不到其中竟有這麼轉折和微妙的道理和原因,想了想後,搔頭道:
「聽你口氣,好像連你也想龐斑輸,這是那一門子的道理?」
    花解語幽怨地望了他一眼道:「你還不明白嗎?我說了這麼多話,就是想你乖乖聽
話,有那麼遠逃那麼遠,至少待攔江之戰後,才再作打算。」頓了頓,又道:「何況我
和龐斑他們不同的是我並非蒙人,而是回族人,說起來,蒙古人和我們還有毀國的仇恨
呢!我父母便是蒙人的奴隸,只不過我娘幸運了點,給選了出來侍候裡赤媚的父親,所
以我才有機會被挑了出來傳授上乘武學,娘在我幼時,常向我述說戰爭的殘酷,只不過
長大了後,這些都給淡忘了,剛才和你歡好時,不知如何,這些早被遺忘了的事,又回
到了腦中,想起若蒙人再來,這裡也不知有多少父母要失去他們的子女,有多少孩子要
變成無父無母的孤兒,奇怪!為何以往我總想不到這些東西。」
    韓相搔頭道:「我倒沒有想得那麼遠,只覺得和方夜羽比來比去,非常刺激,時間
過得特別快,一點也沒有以前在韓家時閒得無聊那種悶出鳥來的感覺。」
    花解語「璞赤」一笑,投進他懷裡,樓著他強壯的厚背,笑著道:「柏郎呵!你知
否自己是多麼討人歡喜的一個人,由第一天見到你那傻兮兮的模樣,我便忍不住要笑。」
    韓柏愕然道:「那麼戲班裡的丑角兒豈非最受女人歡迎。」
    花解語重重地在他背肌扭了一把,坐直嬌軀,看看從外透入來的月色,香吻雨點般
落在韓柏的額臉眼嘴上,然後俏臉挪後了少許道:「柏郎!聽解語一次話吧!」
    韓柏堅持道:「你還未告訴我怎樣處理自己呢。」
    花解語輕輕答道:「我日出商會隨龐斑的車隊北返魔師宮,到了魔師宮後,再向龐
斑請辭,返回域外去,先不要說龐斑對我的愛寵,只是他過人的心胸氣度,已絕不會阻
攔我。沒有人比他更明白我。」
    韓柏忽地氣道:「就算我聽你的話,努力逃走,但你既然這麼輕易找到我,裡赤媚
自然亦可以,逃又有什麼用?」
    花解語嫣然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之所以能找到你,是因你的衣服沾了一種奇異
的礦屑,只要你在十里的範圍內,我便可用兩枝能對那種礦物生出感應的物質製成的探,
憑著獨特的手法,找出你來,所以你若跑得遠一點,連我也找你不到。」
    韓柏拍額道:「原來如此,害我還擔心得要命。」
    花解語神色一點道:「柏郎!走吧,來世再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