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6卷)
第三章 迷途難返

    刁項坐在床緣,一手按著仍陷於昏迷的風行烈的額上,另一手伸出三指,搭在他手
腕的寸、關、尺三胍上。
    和刁夫人、南婆站在一旁的谷倩蓮一顆芳心上上狂跳,刁項並非南婆,風行烈的真
實情況可以瞞過南婆,卻不一定可以瞞過身為三大邪窟之一的一派之主的刁項。
    刁項眼光忽地從風行烈移到谷倩蓮臉上,精芒一閃。
    谷倩蓮暗叫糟糕,一顆心差點由口腔跳了出來,若刁項手一吐勁,保證風行烈儘管
像貓般有九條性命,也難以活命。
    刁項冷冷道:「小姑娘,你對老夫沒有信心嗎?可是怕老夫醫壞了你哥哥?」
    谷倩心中一鬆,知道自己那顆心劇烈的跳動,瞞不過刁項的耳朵,幸好他想歪了到
別的事上,同時方可看出此人心胸極窄,好勝心重,柔聲應道:「不:小青只是怕若老
爺子也說我大哥無藥可救,那便恐怕天下再也沒有人能救得我大哥了。」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幾句話顯是中聽之極,刁項神情緩和,立了起來,背負著
雙手,仰首望往艙頂,皺眉苦思起來。
    刁夫人焦急問道:「究竟怎樣了?」
    刁項沒有回答,向谷倩蓮道:「令兄是怎樣起病的?」
    谷倩蓮鬆了一口氣,看來風行烈傷勢之怪,連刁項也看不透,信口胡謅道:「大哥
有一天到山上打獵,不知給什麼東西咬了一口,回家後連續三天寒熱交纏,之後便時妤
時壞,害到我和娘擔心到不得了,娘還瘦了很多。」說謊乃她谷姑娘的拿手好戲,真是
眼也不眨一下,口若懸河。
    刁夫人同情地道:「真是可憐:「刁項拍腿道:「這就對了,我地想到這是中毒的
現象,否則經脈怎會如此奇怪,定是熱毒侵經。」
    谷倩蓮心中暗罵見你的大頭鬼,但臉上當然要露出崇慕的神色,讚歎道:「老爺子
的醫道真高明啊:「刁項睞了谷倩蓮那對會說話的明眸一眼,湧起豪情,意氣干雲地道:
「熱毒侵經便好辦多了,只要我以深厚內力,輸入他體內,包保能將熱毒迫出體外,還
你一個壯健如牛的大哥。」
    谷倩蓮大是後悔,所謂下藥必須對症,若讓刁項將風行烈死馬當活馬醫,也不知會
惹來什麼可怕後果,正要砌詞阻止,刁項已抓起風行別的手,便要運功。
    幸好刁夫人及時道:「相公:你剛才醫治情兒時已耗費了大量真元,不若休息一晚,
明早才動手吧,效果可能會更好一點呢:「刁項拿著風行烈的手,猶豫半晌,心想其實
自己確是半點把握也沒有,頁要是弄死了這小子,怎樣向這大合夫人眼緣的小姑娘交代?
自己的臉子更放到那裡去?乘機點頭道:「夫人說的是,讓我先去打坐一會。」乾咳兩
聲後,出房去了。
    刁夫人拉著谷倩蓮在林旁的椅子坐下,南婆則坐在對面的椅子處,若著兩人。這刁
夫人可能武功平常之極,故而這南婆負起了保護她的責任。
    谷倩蓮本來擬好的其中一個應變計劃,就是把這刁夫人制著,以作威脅敵人的人質,
但有這南婆在,這計劃便難以實行了。
    要知魅影劍派乃雙修府的死敵,所以雙修府的人,對魅影劍派的高手知之甚詳,其
中有十個人物,特別受到她們的注意,其中一人,就是這南婆,至於刁夫人,則向來不
列入他們留心的名單內。
    刁夫人微微一笑道:「小青姑娘今年貴庚?許了人家沒有?」
    谷倩蓮垂下了頭,含羞答答地道:「小青今年十七,還……還沒有:「刁夫人喜道:
「那就好了,像你這樣既俏麗又冰雪聰明的姑娘,我還沒有見過,更難得是那份孝心。」
    谷倩蓮心道:「若你知道是我將你的兒子弄成那樣,看你怎麼說?」想雖是這麼想,
但她對這慈愛的刁夫人,由衷地大主好感。
    刁夫人滔滔不絕續道:「可惜情兒給壞人弄傷了,否則見到你必然喜歡也來不及,
噢:你尚末見過情兒吧,他不但人生得俊,又文武全才,生得這麼一個兒子,我真的也
大感滿足了。」
    谷倩蓮心中應道:「你不找我麻煩,我也真的大感滿足了。」
    船速忽地明顯減緩下來,船身微震。
    南婆道:「船到碼頭了。」
    「呀:「叫聲由風行烈處傳來。三人六隻眼睛齊往風行烈望去。風行烈扭動了一下,
叫道」谷…」
    韓府大廳內。
    不捨大師捧著茶杯,一口一口喝著香氣四溢的碧螺春,似乎全末發覺立在他面前的
馬峻聲的存在。
    除這一坐一站的兩人外,其它人都避到廳外去,門也掩了起來。
    馬峻聲忍不住喚道:「師叔:「不捨放下空杯,眼中精芒暴射,望向馬峻聲,淡淡
道:「峻聲你到那裡去了?」
    馬峻聲知這師叔一向對自己沒有多大好感,心下暗怒,道:「我悶著無聊,出去逛
逛吧:師叔:「不捨微微一笑道:「出去走走,散散心也是好的。」
    馬峻聲弄不清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又見他絲毫沒有要自己坐下來的意思,大不
是滋味,勉強應了一聲。他乃馬家堡獨子,自少便受盡父母溺愛,拜於無想僧座下後,
不但在少林地位尊崇,在江湖上亦是處處受到逢迎吹捧,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而。不
捨這種態度,自然是令他大是不滿,冷冷道:「若師叔沒有什麼話,我想先回後院梳洗,
再來向師叔請安。」
    不捨垂下目光,沒有說話。
    馬峻聲暗忖,你要在我臉前擺架子,我可不吃這一套,大不了有師傅出面,難道我
怕了你不成,轉身往後廳門走去。快到門邊時,後腦風聲響起。
    馬峻聲大吃一驚,猛一閃身,一件東西擦頭而過,「拍」一聲嵌進門裡,像門閂般
橫卡著兩扇門,卻沒有將門撞開,用動之妙,使人目瞪口呆,原來是一條金光閃閃的令
符。
    要知若要令符嵌入大門堅實的厚木內,用勁必須至剛至猛,但要不撞開沒有上門的
門,則力道又需至陰至柔,現在令符既陷進了木門內,又不撞開木門,顯是兩種相反、
立於兩個極端的力量,同時存在於這一擲之內,完全違反了自然的力量,真教人想想也
感到那想不通的難過。
    不捨的聲音從背後悠悠傳來道:「你認得這少林的」門法令」嗎?」
    馬峻聲驚魂甫定,又再大吃一驚,比之剛才的驚惶有過之而無不及,轉過身來,對
著安坐椅上,正喝著第二杯茶的不捨時,俊臉上已沒有了半點血色。
    不捨喝道:「還不跪下:「馬峻聲傲氣全消,」卜」一聲雙膝觸地,像個等候判決
的囚犯。
    不捨放下茶杯,長身而起,來到跪著的馬峻聲前,冷然道:「現在我問一句,你答
一句,若有半字虛言,立殺無赦,你應知道我不捨的話,從沒有不算數的。」
    馬峻聲心中一震,勢想不到不捨竟拿到了少林派內可操門人生死之權的「門法令」,
難道連師傅也護我不著,深吸一口氣,壓下驚惶,道:「師叔問吧:「不捨道:「不過
先讓我提醒你,自韓府兇案發生後,我便動用了一切人力物力,深入調查整件事,所以
我雖是今天才到,知道的事卻絕不會比任何人少。」
    一股冰寒湧上心頭,馬峻聲表面平靜地道:「師叔問吧:「不捨轉身,背著他負手
仰天一歎道:「你或者會以師叔一向不大喜歡你,其實我對你的期望,絕不會比你師傅
對你少,只不過我看不慣你的驕橫,卻希望這是因年少氣盛,到江湖歷練後便可將這缺
點改正,看著你,就像看著當年初涉江湖的自己。」
    馬峻聲一呆道:「師叔:「不捨搖頭苦笑道:「何況我還曾和你父親在鬼王虛若無
帳下並肩作戰,為驅趕蒙古人出力,唉:現在蒙人再來了,但我們卻為了小輩的仇殺弄
得四分五裂,散沙一盤。」
    馬峻聲愕然道:「怎麼我從未曾聽爹提起過認識師叔?」
    不捨道:「當年我投軍之時,隱去了門派來歷,爾父當然不知當年的戰友,就是今
天的不捨。」想起了往事,無限唏噓地一歎、再數日馬峻聲這刻對不捨印象大為改觀,
已減少了原先完全對抗的心態,想了想道:「師叔,請恕過峻聲不敬之罪。」
    不捨道:「你起來吧:「馬峻聲堅決搖頭,道:「師叔既掣出了」門法令」,峻聲
便跪著接受問話。」
    不捨然然半晌,忽爾平靜若止水般淡淡道:「你究竟是為了護著什麼幹下了這麼多
蠢事?」
    無論不捨問什麼,馬峻聲心內早預備了擬好的答案,獨有這一問令他目瞪口呆,啞
口無言,一時不知作如何反應。
    不捨道:「其它人或者相信你可以殺死謝青聯,但卻絕不是我不捨。」
    馬峻聲至此已招架不住不捨像劍般鋒利的話,叫:「師叔:「不捨道:「長白以」
雲行雨飄」身法在八派中輕功稱第一,凡是輕功高明的人,耳朵都特別靈敏,這是因為
輕功關鍵處在平衡,而平衡則關乎耳內的耳鼓流穴。所以獨行盜范良極以輕功稱雄天下,
耳朵的靈敏度亦是無人能及,以你氣走剛猛沈穩路子的身手,要掩到謝青聯近前而不被
他發覺,可說是癡人說夢,我不捨第一個不相信。」
    馬峻聲啞口無言,直至這刻,他才發現這一向沉然寡言、鋒芒不露的師叔,才智和
識見均到了人的地步,自己比起他來,真不知要算老幾?
    不捨續道:「我曾檢驗過謝青聯藥製了的身,那致命的一刀透心而入,割斷心脈,
位置準確狠辣,以謝青聯的身法,竟連半分閃避也來不及,即使在他毫無防備下,你也
不能做到,何況是個不懂武功的韓府小僕?」
    馬峻聲默然不語,也不知心中在轉著什麼念頭。
    不捨轉過身來,微微一笑道:「峻聲你告訴我,為何會忽然到韓何去?」
    馬峻聲待要回答。
    不捨已截住他道:「當然是因為你和謝青聯在濟南遇到了韓清風吧:「按著喟然。」
你知我為何代答此間,因為我怕你會以謊言來回答我。」
    馬峻聲愕然張口,呼吸急速,因為他的確想以擬好了的假話來答不捨。在不捨恩威
並施下,他完全失去了應有的應對能力。
    馬峻聲垂下頭,不住喘氣,顯然心內正在天人交戰。
    不捨的聲音傳入耳內道:「你和謝青聯本是惺惺相識的好友,表面看來是因遇到了
秦夢瑤,才嫌隙日生,但我想其中實是另有因由,峻聲你可以告訴我嗎?」
    馬峻贗頹然往後坐在腳跟上,台起頭仰望卓立身前的白衣僧,顫聲道:「師叔…:
師叔……我……」
    不捨知道這乃最關鍵的時刻,柔聲道:「你有什麼難題,儘管說出來吧。」
    馬峻聲一咬牙,垂下頭,冷硬地道:「韓清風和我們說的只是普通見面的閒話,後
來遇到夢瑤小姐,如她對韓府名聞天下的武庫很感興趣,這才和她聯袂來此。」
    不捨長歎道:「只是這句話,我便知道你必是曉得韓清風現在的去向,所以不怕他
會出來頂證你,峻聲啊:你身為少林新一代最有希望的人,怎還能一錯再錯呀:「馬峻
聲似下了決心,緊抿嘴唇,一句不答,也不反駁,但亦不敢起頭迎接不捨銳利如劍的目
光。不捨聲音轉冷道:「那告訴我,為何韓家五小姐要為你說謊?」
    馬峻聲依然不起頭,沉聲道:「她告訴師叔她在說謊嗎?」
    不捨微微一笑道:「正因為她咬牙切齒說她不是在說謊,才使人知道她正在說謊,
說真話何須那麼費力?」
    馬峻聲閉口不答。
    不捨緩緩在他身前來回踱步,好一會才道:「負責審問韓柏的牢頭金成起和幾個牢
卒,事後都辭去職務,舉家遷移,不知所終,告訴我,是誰令他們這樣做?你將怎樣向
長白的人解釋?」
    馬峻聲道:「何旗揚告訴我他們不知韓柏一案牽連如此之廣,加上韓柏忽然暴死獄
中,連骸也失了蹤影,怕惹禍上身,所以紛紛逃去,至於長白的人相信與否聲又有什麼
辦法?我沒有殺死謝青聯,就是沒有殺死謝青聯。師叔你剛才地指了出來不捨一聲長歎,
搖頭苦笑道:「只要我一掌拍下,這在八派牽起滔天巨浪的兇案,便立時了結,我真希
望我能下得了手。」
    馬峻聲回復了冷靜,沉聲道:「師叔要殺要剮,峻聲絕不反抗,若我的死能令八派
回復團結,峻聲死不足惜。」
    不捨背轉了身,望往高高在上的屋樑,平靜地道:「好:你回房去吧:「馬峻聲全
身一震,不能置信地起頭來。不捨孤高超逸的背影,便若一個無底的深潭,使他看不透,
也摸不到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