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6卷)
第一章 冤家路窄

    霧鎖長江。
    谷倩蓮操控著風帆,順著水流,往東而去,暗恨天不造美,深秋時分,仍會有這樣
的濃霧。
    風一陣一陣吹來,卻吹不散謎般的霧,只是使人更感蒼涼。
    小艇不住加速。
    風行烈盤膝坐在船尾,臉色蒼白如死人,口□輕顫,雙目緊閉,抵受著徘徊在散功
邊緣的痛苦。
    打從知道自己成了龐斑道心種魔大法練勿的爐鼎後,直至這刻,他雖搜盡枯腸,仍
無法明白龐斑在他身上落了什麼手腳,難道龐斑自冰雲和他在一起後,一直在旁暗暗綴
著他兩人?當他和冰雲享受魚水之歡時,龐斑便躲在一角苦忍那噬心嫉妒的煎熬?而在
那種極端的情況下,進行他那魔門千古以來最玄異邪惡的練功大法。
    當他第二次見到龐斑時,和第一次相比起來,龐斑便像脫胎換骨地變了另一個人,
無論在氣質和感覺上,均迥然有異,這是否道心種魔大法的後果?
    這種種問題,除非是龐斑親自解說出來,否則恐怕要成為永還的謎團了。
    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陰寒之氣,正侵蝕著他的經脈,現在唯一保著他,使他不致功
力盡散、精枯血竭而亡的,是恩師厲若海注進他體內那精純無比的真氣,正凝聚在丹田
之內,不時伺機而出,緊守著心脈和腦脈。
    也可以說在他風行烈的身體內,龐斑和厲若海正進行另一場角力和決戰。
    谷倩蓮看著風行烈,芳心有若刀割,淚水不斷流下,可是又無能為力,只望小艇能
像鳥兒般振翅起飛,載他們迅速回到雙修府,找黑榜十大高手之一的「毒醫」烈震北,
為眼前這令她既愛又恨的倔強男子及時診治。
    一陣長風吹來。
    風帆獵獵作響
    艇勢加速。
    霧也給吹散了點,視野擴遠,只見前面有個急灣,水勢更猛了。
    忽然又一陣濃霧湧來,霎時間四周儘是白茫茫一片。
    谷倩蓮心下稍安,轉了這個河灣後,水流轉急,將可更快把小艇送往雙修府所在的
「藏珍峽」。
    這個念頭仍在她腦海盤旋著時,異變突起。
    花解語逾牆而入,躍入大宅的後園內。
    她知道這定然瞞不過方夜羽布下的暗哨,但以她魔師宮兩大護法之一的超然身份,
亦沒有人敢出來攔阻她。
    她沒有從後花園的門進入大廳去,只是沿著廊道串連的建築物旁,一座越一座地走
過去,每到一處都停下來看看,望往佇面,不知在找什麼?
    當她快到正廳時,人聲隱約傳來。
    一閃身奔到窗旁,貼著窗旁的牆壁,卻沒有像先前的往內望去。
    方夜羽的聲音由廳內傳出道:「有裡老師首肯對付韓柏這小子,夜羽的心便全放下
來了。」
    花解語聽到方夜羽的聲音,一顆心不知如何忽地「卜卜」跳了起來,就好像做錯了
事的孩子,聽到了尊長的聲音般。
    心中不由暗恨自己。
    方夜羽這小子自己可說是由少看著他長大的,抱過他疼過他,可是他愈長大,便愈
覺得漸難瞭解他,兩人間的距離亦愈大了,到了今天,更不由自主地有點害怕他。
    另一把悅耳之極且近乎柔韌如糖漿的男聲平和地道:「少主吩咐,裡赤媚自會盡力
而為,不過盜霸赤尊信上承血手厲工魔門一系,何等厲害,既揀得他作爐鼎,又成功播
下魔種,實在非同小可,觀乎他竟能在搖枝和解語手底下逸去,便使人不敢輕忽視之。」
    窗外的花解語聽到裡赤媚的聲音,高聳的胸脯起伏得更是厲害,顯是心情緊張。
    柳搖枝的聲音響起道:「我們圍殺韓柏的情形,仍未有機會向小魔師和裡老大細稟,
現在……」
    方夜羽打斷道:「夜羽早留意到這點,心中確感奇怪,可知其中定有微妙之處,現
在裡老師已接手此事,柳叔叔亦不用向夜羽說出來,有什麼便直接和裡老師說好了。」
    窗外的花解語閉上眼睛,心中暗喊方夜羽厲害,既免去了柳搖枝以謊話來騙他,又
賣了一個人情,教柳搖枝以後也不敢再瞞他。
    裡赤媚淡淡道:「搖枝亦不用告訴我其中情形,解語自會說給我聽。」話完便不作
聲,使人感到他不欲再談下去。
    方夜羽等隨即相繼告辭,腳步聲起,眾人紛紛離開正廳,只剩下裡赤媚一人在內。
    花解語逐漸平復下來。
    裡赤媚的聲音由廳內傳來道:「解語你到了這麼久,也不肯進來見你裡大哥嗎?」
    花解語「嚶嚀」一聲,穿窗而入。
    偌大的廳堂佇,一個身穿黃衣的男子悠悠坐在桌旁的師椅佇剛將手上的茶杯放回桌
上。
    這人的臉孔很長,比女孩子更白膩的膚,嫩滑如美玉,透明若雪,嘴邊不覺有半點
胡根的痕跡。
    他不但眉清目秀,尤其那一對鳳眼長明亮,予人一種點陰陽氣的美熊和邪異感,但
卻無可否認地神采迫人,無論對男對女,均具有詭秘的引誘力。
    即使是坐著,他也給人溫柔灑脫的風姿,看著花解語時眼中射出毫不隱藏的憐愛之
色。
    □片極薄,又顯得冷漠和寡情。
    花解語腳一沾地,便飄飛起來,輕盈地落人這昔年蒙皇座前的首席高手的懷佇,豐
腴飽滿的粉臀毫不避忌坐到他腿上,玉手纏上他的頸項,湊上俏臉,鼻子幾乎碰上了鼻
子。
    裡赤媚微笑細審著花解語的臉龐,一雙手在花解語的粉背上摩挲著,歎道:「解語
你一天比一天年輕了,看來你的□女艷功,比之昔年八師巴之徒白蓮玨,亦不遑多讓。」
    花解語嬌笑道:「大哥要不要試試:「裡赤媚啞然失笑道:「解語你是否在要你裡
大哥,若要你的話,我三十年前早要了,裡赤媚看上的女人,誰能飛出他的掌心去。」
    花解語露出嬌憨的女兒之態,嗲聲道:「那花解語便永為裡赤媚的好妹子,老大最
緊要□我疼我:「裡赤媚喟然道:「我還不夠疼惜你嗎?當年西域四霸只向你說了幾句
不敬的話,我便在沙漠追蹤了他們四十八天,將他們趕盡殺絕,提頭回來見你,以博你
一粲。」
    花解語獻上香□,重重在裡赤媚臉上吻了一口,道:「我怎會不記得,你我所做的
事,每一件我也記得,一刻也不會忘記。」
    裡赤媚道:「那時若非你阻止我,我早連搖枝也殺了,他有了你後,又怎能仍在外
邊拈花惹草,累你空守閨房。」
    花解語一陣感動,貼了上去,將臉埋在裡赤媚的肩上,幽幽道:「大哥:解語有個
難解的死結。」
    裡赤媚歎了一口氣道:「來:解語,讓我看著你,還記得少時我帶你往天山看天湖
的情景嗎?你走不動時,還是找抱著你走哩:「花解語在他腿上坐直嬌軀,眼中隱有淚
影,慼然輕語道:「大哥:我想解語已看上了韓柏。」
    裡赤媚一點驚奇也沒有,輕歎道:「要殺韓柏,那需我裡赤媚出手,只是從夜羽要
將這件事塞給我,我便知道在你身上出了岔子,也只有我才能使你乖乖地做好孩子。」
    花解語的淚影終化成兩滴淚珠,流了出來。
    裡赤媚愛憐地為她揩去情淚。
    花解語垂頭道:「只要大哥一句話,解語便立刻去將他殺了:「裡赤媚伸出纖美修
長,有若女子的手指在她的臉蛋捏了一記,微笑道:「你不怕往後的日子會活在痛苦的
思念佇,連你的□女艷功也因而大幅減退嗎?這世上並沒有太多像浪翻雲這類可化悲思
為力量的天生絕世武學奇才哩:「花解語一震道:「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真心推崇一個
漢人,以前即使有人問起你對」鬼王」虛若無的評價,你也只是說「相當不錯」便輕輕
帶過了。」
    裡赤媚那對「鳳目」佇精光一閃,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豈會像由蚩敵等
的驕狂自大,就算是尚未成氣候的韓柏,我也不敢小覷,表面看來,這小子像特別走運,
其實卻是他體內魔種正不斷發揮著神奇作用,連你飽歷滄桑的芳心,也受不住他的引誘,
否則他現在早飲恨於你和搖枝的手下了。」
    花解語蹙起秀眉,定神凝想,不一會後洩氣地道:「是的:我確是抵受不了他的魔
力,現在即使給你點醒,但仍是情不自禁。」
    手一緊,整塊臉貼上了裡赤媚的臉,幽幽道:「。大哥:救救我,教我怎辦?」
    裡赤媚沉聲道:「我給你兩天時間,好好地去愛他,若他肯退出與我們鬥爭,便一
切好辦,若他執迷不悟,你便立即離開他,那亦是我出手的時間了。」
    花解語的美目亮了起來,肯定地道:「若他不答應,便由我親手殺了他」裡赤媚柔
聲道:「這才是乖孩子,你和他接觸過,當然曾對他施了手腳可以再輕易找到他。」
    花解語眼中射出興奮的神色,點頭道:「我在他身上下了」萬里跟」在此地,我便
可輕易將他找出來。」
    方夜羽離開正廳後,回到自己居住的內宅,一名美婢迎了上來,道「易小姐回來後,
一直把自己關在房內,飯也沒有吃。」
    方夜羽臉色一沉,揮手使開美婢,往易燕媚的房間走去。
    來到房門處,停了下來,沉吟半晌,才推門而入。
    易燕媚坐在梳□台前,神情呆滯,和自己在銅鏡內的反映對望著。
    方夜羽縷縷來到她身後,直至貼著她的粉背,將手按在她香肩上,溫柔地搓捏著。
    易燕媚木然地從鏡中反映看著這使她動心的男子的接近,以往每次見到他時的興奮
雀躍,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代之而佔據了她的心神的是被她刺了一刀在丹田的干羅那蒼
白的容顏。
    自己究竟幹了什麼事?
    是否只是個淫賤背主的女人?
    她易燕媚真正愛的人,難道是干羅而不是年紀比自己輕上五歲的方夜羽?
    方夜羽的手使她繃緊的神經略得鬆弛,習慣地她將蛋臉側貼往方夜羽的手背上。
    方夜羽微笑道:「媚姊:你太累了,好好睡一覺,會感到好得多的。」
    易燕媚輕輕一歎道:「他死了嗎?」
    方夜明道:「不:他逃走了。」
    易燕媚嬌軀一顫,「哦」一聲坐直了身體,心中也不知是什麼滋味,自干羅暗襲怒
蛟島,敗退山城後,山城上上下下的人,都認為干羅名大於實,再不能回復昔日雄風,
想不到竟是厲害到如此駭人聽聞的境界,背叛了他的人,恐怕以後沒有一晚可以高枕無
憂了。
    方夜羽道:放心吧:我已調派了「五行使者」和由蚩敵負責追緝他,以他們的追蹤
之術,干羅在這樣的情況下、是不能走得多遠的:「易燕媚心中升起一股火熱。干羅仍
未死!方夜羽奇道:「媚姊在想什麼?」
    易燕媚看著鏡中的自己,心中暗問:易燕媚,你是否在追尋著一些不應屬於你的東
西?她知道方夜羽永不會真正愛上她,她只是他洩慾的工具、利用的棋子,尤其當方夜
羽見過秦夢瑤回來後,更明顯地對她冷淡起來,她感覺得到,但她仍在欺騙自己。
    忽然間,干羅挾著她血戰突圍的情景,又在腦海佇重現出來。跟了干羅這麼多年,
她從沒有想過干羅會愛上任何女人,而這女人竟還是她易燕媚。
    干羅啊:為何你不殺死我?那我現在便不用如此痛苦了。
    方夜羽蹙起劍眉,有點不耐煩地道:「媚姊……」
    易燕媚打斷他道:「假設我要離開你,你會殺死我嗎?」
    方夜羽愕了一愕,劍眉鎖得更緊了,臉色沉了下來,道:「你要到那佇去?」
    易燕媚心中升起一絲驚惶,但旋又被一種自暴自棄的情緒沖淡,美目茫然,搖頭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一向以來,憑著艷色和武功,男人都被她玩弄於股掌之
上,豈知卻遇上了方夜明這大剋星。方夜羽心中不由想起」紅顏」花解語,心中暗自警
惕,女人都是雞以捉摸的動物,最不可靠。數了一口氣道:「不要胡思亂想了,好好睡
一覺吧:來:讓我喚人為你梳洗。我還有很多事要辦,不能陪你。」
    易燕媚閉上眼睛,也不知是否答應了。
    方夜羽離開易燕媚,苦思一會後,才淡然向手下下達了任由易燕媚離開的指令,無
論在那一方面,他也不再需要她了。
    正午時分。
    這時位於長江之畔、黃州府下游的另一興旺的大城邑九江府一所毫不起眼的民房內,
戚長征正在屋前圍牆內的空地上練刀。
    「鏘:「刀出鞘,斜指前方。戚長征閉上眼睛,心神全貫在刀鋒處,無思無慮,感
受著微風拂在刀身上的感覺,忽然間,乃已變成他身體的一部份,連貫延伸,這是從末
曾有的微妙感覺。小孩玩耍的歡叫聲,從牆外遠處傳來。腳步聲接近。」篤篤……篤篤……
篤……篤……
    木門敲響,這是和此處怒蛟幫人約定了的敲門暗號。
    「咿呀:「門緩緩推了開來。戚長征有點不情願地回刀入鞘,睜開虎目,剛看到怒
蛟幫在九江府這佇的分舵舵主,」隔牆耳」夏國賢推門而入。這人年不過三十,乃怒蛟
幫新一代的俊彥,極擅偵察查探之道,所以了派了他來坐鎮這重要的水路交通要隘,他
自少便與上官鷹、翟雨時、戚長征等一起嬉玩,非常忠誠可靠。
    戚長征見到他,心生歡喜地笑罵道:「你這混蛋何去了那麼久,累我擔心你給人擄
了去。」
    夏國賢笑道:「。小子心腸真壞,快看:「遞上一個小竹筒。戚長征接過竹筒,拔
開活塞,取出筒內的千里靈傳書,迫不及待打開細看,臉色數變。看罷,遞回給夏國賢。
夏國賢接過一看,也是臉色大變。戚長征來回走了幾步,仰天恨恨道:「楞嚴楞嚴,我
真希望能很快見識你是怎樣的人物。」
    夏國賢亮出火熠點燃,立刻將信燒掉,臉色沉重之極,緩緩道:「瞿老難道真是內
奸?」
    戚長征道:「雨時這人非常慎重,說出來的話絕不會錯,假若我能陪著浪大叔往京
師去,那就好了。」轉頭向夏國賢道:「外面的情況怎樣了?」
    夏國賢吁出一口氣,苦笑道:「非常嚴峻,我們一向也知龐斑在黑道有強大的號召
力,但也想不到竟到了這麼驚人的地步,尤其現在尊信門和干羅山城都溶入了他手佇,
連很多多年偃旗息鼓的凶邪也紛紛現身,為他搖旗吶喊,更不用說其它黑道幫會。現在
我們各地的分舵都要被迫收斂,轉往地下活動,這種情況發展下去,殊不樂觀呢。」
    戚長征皺眉道:「官府方面有什麼動靜?」
    夏國賢道:「大的動作倒沒有,不過官府已派人暗中警告了一向與我們關係良好的
人,不可以插手到這場鬥爭佇,人情冷暖,誰是我們的真正朋友,這就是考驗的時刻了:
唉:「只看看夏國賢的表情,戚長征便知道真正的朋友,必是少得可憐,他這人很看得
開,也不追問,道:「九江府的情況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夏國賢答道:「自抱天覽月樓一戰後,我雖是連半公開的分舵也放棄了,由明轉暗,
可是多年的經營,已使我們在這佇生了根,所以一接到你要帶干羅來避難的訊息,除了
佈置妥這秘密巢穴外,還立即遣出人手,在由黃州府到這佇的各重要鄉鎮,設下龐大的
偵察網,假若方夜羽那小賊派出追兵,必然瞞不過我們的。」
    戚長征凝神想了想,臉色突變,叫道:「糟了:方夜羽只是出我們人手的調動這點
上,便已可猜出我和干羅來了這佇。」按著苦笑道:「我終不是雨時,若換了是他,必
會預先通知你什麼也不要干,以免打草驚蛇。」
    夏國賢得色全消,蒼白著臉道:「那應怎麼辦?」
    戚長征哈哈一笑道:「要怎麼辦?逃不了便大殺一場,看看誰的拳頭硬一點。」
    夏國賢奮然應道:「那我便盡起本地的弟兄,和他們幹上一場。」
    戚長征啞然失笑,伸手摟著夏國賢肩頭,道:「說到偵查之術,怒蛟幫沒有多少人
能及得上你,但若說動手拚命,你有多少斤兩,也不用我說出來了,若我任由你去送死,
雨時會怪足我一世呢。」
    憂國賢頹然道:「但我怎能在旁瞪著眼只得個看字?」
    戚長征道:「你已幫了我很大的忙,若非是你,我也沒有這兩天一夜的喘息機會,
來:給我找一輛馬車,車到我們立刻便走。。」
    夏國賢點頭道:「好:我會安排數輛同樣的馬車,找來身材和你相像的兄弟駕車,
開往不同的方向,混淆耳目,使敵人難以集中力量來追你,但你要往那佇去?」
    戚長征微笑道:「我也不知道。」
    兩人又再商量了一會,夏國賢才匆匆走了。
    戚長征回到屋佇,推門進入干羅歇息的房內。
    干羅換過一身整潔的灰衣,坐在窗前的椅上,動也不動地呆望著窗外的後花園,聽
到戚長徵人來,微微一笑道:「你聽外面的孩子們玩得多麼開心。」按著搖頭一歎道:
「可恨他們終有一日要長大,要去面對成人那你爭我逐、爾虞我詐的名利場。」
    戚長征知他遭逢大變,特別多感觸,當下陪他一齊聽著牆外傳人來的孩子歡叫聲,
不由想起在怒蛟島上和上官鷹、翟雨時等一齊歡渡的童年生活。
    「」干羅忽愕然失笑,輕搖著頭,微帶無奈道:「我老了:三年前我還以自己永不
會老,但人又怎能勝得過天?」
    戚長征來到干羅椅旁,。手肘枕著扶手,單膝跪地蹲下,微笑道:「老有什麼不好,
老了才能看到年輕時看不到的東西。」
    干羅側過蒼白的臉來,讚許地看了戚長征一眼道:「想不到你思想如此活潑灑脫,
難怪刀用得那麼好呢。」沈吟半晌,續道:「本來我有意將幾樣武功絕技和一些心得,
傳授於你,但幸好我沒有這樣做,因為那反而會窒礙你的發展,只有戚長征才能教戚長
征。」
    戚長征一怔道:「只是前輩這幾句話,便便長征終身受用不盡,難怪浪大叔指導幫
主和雨時、秋末等人的武功時,總說得很詳細,但對我則只隻字片語指出每一招式的不
對和不足處,除此便多一句也不肯說,原來內中竟有這等因由。」
    干羅想起了浪翻雲,淡淡笑道:「縱是美玉,也須有巧匠的妙手,若非有浪翻雲這
明師,戚長征也不是戚長征了。」
    戚長征將手在臉上重重一抹,失笑道:「原來我戚長征尚值上一個錢:「干羅伸手
拍拍他厚寬的肩頭,道:「百年前以一把厚背刀稱雄天下的不世天才□鷹,使刀使得若
天馬行空,無跡可尋,人便正是風流活潑、不拘俗禮的。」
    戚長征臉上現出崇仰之色,道:「我之揀了刀這寶貝,就是因傳鷹是使刀的,所以
找也要使刀。」
    干羅點頭道:「我很明白這種心情,什麼武器也沒有問題,當你和它培養出感情後,
它就是和你骨肉相連的好寶貝。」
    戚長征點頭同意,話題一轉道:「剛才我幫的人來過……」
    干羅揮手打斷他的話道:「你們說的話我隻字也沒漏過,所以不用重複。」
    戚長征一愕道:「長征實在佩服之至,這佇離開正門處約有百步之遙,又隔了幾面
牆,我們又特別壓低聲音來交談,竟然也瞞不過前輩的耳朵。」
    干羅沒有答他,貪婪地凝望著窗外陽光下閃閃生輝的花草,好像從來沒有見過陽光
下花草樹木的樣子。
    戚長征問道:「不知前輩傷勢如何?」
    干羅臉上現出傲然之色,道:「除非方夜羽出到紅顏白髮這類級數的高手,否則休
想有人能活著回去。」
    戚長征不能掩飾地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道:「但那一刀……」
    干羅道:「刀一入肉,我便運功將腸臟往內收縮,又以腹肌夾緊刀鋒,兼且易燕媚
殺意不濃,一插即放,所以找的傷勢絕沒有外看那麼嚴重。」
    戚長征直言道:「但刀鋒是淬了劇毒的……」
    干羅哈哈一笑道:「我干羅幾乎是吃毒藥長大的,我的親叔就是毒醫烈震北的三個
師傅之一的回春手」干鶴立,自少開始,我便經常以毒物刺激身體的忍耐力和抵抗力,
方夜羽那小子的毒藥算是老幾。」
    戚長征放下了心頭大石,謙虛地問道:「那我們現在應怎辦才好?」
    干羅反問道:「你孤身一人離開怒蛟馬來這佇究竟是幹什麼?」
    戚長征臉色一沉道:「是來找一個沒有道義的人,算一筆賬。」
    干羅呆瞪了他一會,搖頭失笑道:「看著你,就像看著以前的我,逞狠鬥勇,四處
撩是生非。」
    戚長征抗議道:「前輩:我……干羅擰頭道:「你當然有很好的理由,誰沒有很好
的理由。」頓了一頓道:「我先要在江湖消失一段時間,待方夜羽等人都以為我傷重難
以復原時,就是我重出江湖的時刻,那時我會教想我死的人,驚奇一下。」
    戚長征欣然道:「我也想在旁看看他們的表情。」
    干羅莞爾道:「和你這小子說話真是人生快事,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生個兒子,這刻
卻想若有一個像你那樣的兒子,那就好了:嘿:干羅啊:你是否真的老了?」
    戚長征聞言一愕,眼中射出熱烈的神色。
    干羅微笑道:「看你的神情,我便知道怒蛟幫剛才的千里傳書中,必提及我曾通知
浪翻雲往龍渡江頭援救你們一事,其實那又算什麼。戚長征頓時兩眉一軒,另一隻腳也
屈膝跪下,朗聲道:「只是前輩這等胸襟,已使長征心悅誠服,義父請受孩兒大禮。」
恭恭敬敬地向干羅連叩三個響頭。
    干羅愕然,伸手先扶起了他,呵呵大笑道:「得子如此,夫復何求:「兩人至此關
系大是不同。干羅道:「方夜羽這小子比我想像中厲害得多,照我估計,最遲黃昏時分,
他的人便會摸到這佇來,所以我要找個地方避他一避,而你則可去找人算賬。」
    戚長征皺眉道:「方夜羽勢力這麼大,可說是能調動怒蛟幫外大部份黑道人物,義
父的山城舊部又溶入他手佇,我怎能不伴在你身旁,作個照應,比較起來,算不算賬只
是小事一件。」
    干羅冷笑道:「我成名足有四十年,在武林佇有形無形的力量均根深柢固,豈是方
夜羽隨便動得了,我有幾個可靠之極的人,都可給我提供藏身之所,倒是你要小心一點,
因為看來方夜羽要對怒蛟幫發動第二輪攻勢了。」
    戚長征沉吟片晌,毅然道:「好:那便讓我送義父一程。」
    干羅眼中射出慈愛的神色,道:「記著:途中即使遇上敵人追來,非到萬不得已,
我也不會動手,免得洩露出我傷勢的真況。」
    戚長征昂然答應後,耳朵一豎,道:「車到了:「濃霧佇,一艘大船,由彎角處沖
出,眨眼間填滿了小舟前的空間。谷倩蓮一聲驚叫,撲過去摟著風行烈,滾跌往水佇。」
砰:「小舟給撞個粉身碎骨,變成片片木屑。在跌進水佇前,谷倩蓮隱約聽到船上傳來
叱叫聲。谷倩蓮水性極精,摟著風行烈直潛入水底,游了開去,才再從水面冒出來。風
行烈雙目緊閉,全身發顫。谷倩蓮悲叫一聲,死命摟著風行烈叫道:「冤家:你怎樣了,
振作點。」
    剛跌入水時,還沒有怎樣,但現在江水卻似愈來愈冷了。
    水流帶著兩人往下流衝去。
    也不知沖了多遠,水流慢了下來,可是四周濃霧漫漫,也不知岸在何方。
    風行烈一陣抽搐,皆了過去。
    谷倩蓮急得只想哭,若讓風行烈再泡在這冷冰冰的江流佇,後果真是想也不敢谷倩
蓮想也不想,大叫道:「救命啊:有人掉下江了:「剛才那艘大風帆像長了耳朵般,破
霧而至,速度減緩。谷倩蓮摟著風行列在水浪中載浮載沉,心中一懍,船上的人顯是武
林中人,否則怎能這麼快便循聲找來,不過這時讓風行烈離開這要命的江水,什麼也不
及計較了。一聲大喝後,船上撤下一個紫紅色的網來,將他們倆人迎頭罩個著。」嘿:
「那人吐氣揚聲,用力一抖,包著兩人的網離江而起落往甲板上谷倩蓮的心上上跳起來,
望往甲板。只見上面站了一位中年美婦和四名樣貌栗悍的大漢撒網的卻是頭髮花白的老
婆子。想不到內功如此精純。。當兩人快要掉在甲板上時,其中一名年紀約四十的大漢
猛地移前腳尖輕佻,竟就那樣凌空按著風行烈的背部,再放往甲板上。老婆子運勁抖動,
紅網脫離兩人,回到手佇,另一的手抹了抹,立時變成了一束粗索,順手系回腰際,手
法熟練。這時谷倩蓮才知道此非普通的魚網,而是老婆子的獨門武器,登時想起一個人
來,不由心中暗喑叫苦,這回真是上錯賊船了。中年美婦走了過來,關切地道:「小姑
娘:是不是我們船撞傷了他。」眼光落在昏迷的風行烈身上。
    谷倩□眼珠一轉,已有對策,將風行烈背上丈二紅槍的袋子解了下來改掛到自己背
上,然後摟起了他的頭頸,悲泣道:「大哥:不要嚇我,你若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和娘
也不想活了。」她的悲痛倒不是假裝的。
    那四名大漢默默看著他們,神色冷漠,顯是對風行烈的生死毫不關心在意。
    中年美婦和他們大是不同,見谷倩蓮容貌秀麗可人,心中已是憐愛之極,同其它人
怒道:「你們站在那佇幹什麼,還不把這小姑娘的大哥抱入艙內,換過乾衣。」
    四人中兩人無奈下聳聳肩,走了過來,便要台起風行烈。
    老婆子喝道:「且慢:「搶了出來,俯身伸手去探風行烈的腕脈。谷倩□一顆芳心
狂跳起來,暗忖若讓她查出風行烈身負上乘內功,那便糟了。老婆子眉頭一皺,轉向谷
倩蓮問道:「你大哥在小艇翻沉前,是否有病?」
    谷倩蓮可憐兮兮地道:「婆婆真是醫術高明,我大哥三個月前得了個怪病,至今天
仍末痊癒,這次我便是和他往澄雲寺求那佇的大和尚醫治,豈知發生了這樣的意外,婆
婆,求你救救他吧:「她左一句婆婆,右一句婆婆,叫得又親切又甜,不但那婆婆眼神
大轉柔和,連四名大漢繃緊了的冰冷臉容也緩和下來。美婦更是憐意大生,走到泫然欲
泣的谷倩蓮旁,柔聲道:「你只顧著你哥哥,自己的衣服都濕透了,快隨我來,讓我找
衣服給你更換。」
    谷倩蓮暗吃一驚,知道差點露出了破綻,連忙迫自己連打幾個寒頭,牙關打頭地道:
「噢:是的,我很冷……夫人,你真好,真是觀音菩薩的化身。」
    老婆子從懷佇掏出一顆丹丸,捏碎封蠟,餵入風行烈口內。
    美婦安慰谷倩蓮道:「這是我們刁家的續命丹,只要你大哥還有一口氣,便死不了。」
按著一瞪眾漢,喝道:「還不台人進去。」
    兩名大漢依言一頭一腳台起風行烈,往船艙走去。
    谷倩□待要跟去,給美婦一把挽著,愛憐地道:「你隨我來:「谷倩運低頭裝作感
動地道:「刁夫人,你真好,我小青真是奴為婢也報答不了你。」又同那老婆子道:
「我娘常說好人都聚在一起,夫人這麼好,婆婆亦是這麼好。」
    老婆子本身並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可是見到谷倩蓮不但沒有半句話怪他們撞沈了她
兄妹的小艇,說話又如此討人歡喜,心中也大生好感,不過她是老江湖,見到谷倩蓮和
風行烈兩人相貌不凡,也不是全沒有懷疑,微嗯一聲,算是應過。
    這時一陣男聲悠悠從後艙處傳來道:「夫人,外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谷倩□一聽下大吃一驚,想不到連這凶人也來了。
    那刁夫人應道:「是我們的船撞翻了一對兄妹的小艇,現在人已救起來了。辟情怎
麼了?」
    谷倩蓮一聽下魂飛魄散,要不是知道說話的男子是雙修府的死對頭、三大邪窟之一
的魅影劍派的派主刁項,她早便冒死也要去救回風行烈,有那麼遠便逃那麼遠。
    刁項在後艙內答道:「我剛運功替他療傷,現在辟倩睡了過去,哼:若給我找到那
傷他的人,我定數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谷倩蓮心中禱告,最好刁辟情一睡不起,否則她和風行烈的兩條小命,便凍過長江
的江水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