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5卷)
第十章 山雨欲來

    方夜羽站在一個山頂之顛,艷陽高掛天上,在溫煦的陽光,他挺拔的身形,充滿著
自信和驕做。
    他低頭審視著手上失而復得的三八戟,看得是那麼情深,那麼貫注。
    站在他旁邊的『禿鷹』由蚩敵、『人狼』卜敵、『白髮』柳搖枝、蒙氏雙魔、十大
煞神的滅天、絕地和金、木、水、火、土五煞,均屏息靜氣,靜待他的發話。
    眾人都有點沮喪,因為在昨晚的行動,定下的目標均沒有達到。
    方夜羽微微一笑,望向『白髮』柳搖枝道:「柳護法可知為何我將此戟讓韓柏保管
至決鬥之時?」
    柳搖枝愕了一愕,深思起來。
    這亦是當日韓柏大惑不解的事,因為將自己的趁手武器交與敵人,在武林確乃罕有
之極的事。
    方夜羽淡淡道:「當日我看到他第一次拿起我的三八戟時那種感覺,已使我知道這
人對武器的特性,有種與生俱來的敏銳觸覺,當然,現在我們知道他這種觸覺,是來自
赤尊信的魔種。」略一沉吟,嘴角再露出一絲笑意,眼光由柳搖枝移往山頭外蔥綠的原
野,像想起了當日的情景道:「所以我故意將右戟留給他,其實是以此無形中限制了他
接觸其它武器,亦迫他只能以右戟和我交手。」
    眾人恍然大悟,亦不由得打心底佩服方夜羽的眼光和心智,要知即管赤尊信重生,
用起三八戟來,也絕及不上方夜羽傳自龐斑對三八戟的得心應手。
    「白髮」柳搖枝臉色一變道:「我不知道其中竟有如此玄妙,還以為將三八戟取回
有利無害,不過少主請放心,我們必能取韓柏的頭回來向少主交代。」
    方夜羽歎了一口氣道:「假設我以追求武道為人生長高目標,韓柏將是我夢寐難求,
使我能更晉一層樓的對手,可是我身負逐鹿中原的大任,唉……」
    蒙大、蒙二兩人齊躬身道:「少主千萬要珍重自己,在中原重振我大蒙的希望,全
繫於少主身上。」
    方夜羽環視眾人,哈哈一笑道:「我們這次出山,首要之務,就是打擊中原武林,
想當年朱元璋若非得到黑白兩道的支持,何能成其霸業?昨晚我們看似未竟全功,其實
已將黑白兩道打擊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又嘿嘿一笑,哂道:「不可不知昨晚我們
對付的人,都是中原武林一等一的厲害角色,若我們能輕易完成任務,才是奇怪。」
    眾人因恐懼方夜羽責怪而拉緊的心情,齊齊松舒,都湧起下次必須全力以赴,不負
方夜羽所望的熱情。
    方夜羽見已激勵起眾人士氣,正容道:「現在厲若海、赤尊信已死,江湖三大黑幫
其中之二落入了我們手。白道十八種子高手心膽俱寒,又因韓府兇案陷於分裂邊緣,只
要我們能堅持分而化之、逐個擊破的戰略,中原武林將元氣大傷,那時我大蒙再次東來,
朱元璋便再無可用之將,天下還不是我囊中之物。」
    眾人紛紛點頭。
    要知破壞容易,建設困難,他們的目的並非太難達到,首先拿黑道開刀,將反抗的
人剔除,統一黑道,擴展地盤,削弱朝廷的勢力,製造不安。這目標現在已大致達成,
若非怒蛟幫有浪翻雲的覆雨劍頂著,則天下黑道,便已盡成為方夜羽的工具,這種由外
至內逐步腐蝕明室天下的手段,確是毒辣之極,而且非常有效。
    方夜羽望向『禿鷹』由蚩敵,道:「強老師的傷勢如何?」
    由蚩敵悻悻然道:「這范良極確是狡詐之極,老強的傷勢相當嚴重,幸得少主賜以
靈藥,不過沒有百日精修,也難以復原。」
    一直沒作聲的『人狼』卜敵恭敬問道:「請小魔師指示下一步行動。」
    方夜羽沉吟片晌,道:「我們一上來便佔盡了上風優勢,主因是在過去二十年,我
們默默耕耘下,不但培養了大批可用的人才,還建立了龐大有效的情報網,以暗算明,
使敵人措手不及。不過自昨晚之後,我們便由暗轉明,兼且由老師等又現了身,必惹起
敵人警覺。」
    柳搖枝道:「尤可慮者,乃是朱元璋的反應。」
    方夜羽哈哈一笑道:「這我倒不太擔心,朱元璋以黑道起家,得了天下後又反過來
對付黑道,開國元老所餘無幾,唯一可懼者只是『鬼王』虛若無,但我們卻有師兄這一
著厲害之極的棋子,保護朱元璋自顧不暇,那還有情來理中原武林內發生的事。」
    眼光落在由蚩敵身上,道:「不知裡老師何時會抵武昌?」
    眾人知道他說的是蒙古五大高手智計武功均最超卓的『人妖』裡赤媚。均露出注意
的神色。昔日蒙皇能撤回塞外,就是因裡赤媚對著了對方武功最高明的虛若無,否則順
帝能否全身而退,也是未知之數,於此可見此人武技的強橫。
    由蚩敵道:「裡老大現在應該也到了。」
    方夜羽眼中閃過精芒,道:「既是如此,便由裡老師主持追殺范良極和韓柏,若有
裡老師出手,那愁兩人飛上天去。」
    接著嘴角牽出一絲冷笑,話題一轉道:「雙修府處處與我作對,若我教她有片瓦留
下,何能立威於天下?」
    眾人精神大振,轟然應是。
    卜敵臉上規出一個殘忍的笑容,道:「縱使風行烈逃到天腳底,也絕逃不出我們的
五指關。」
    方夜羽略一思索道:「我們可放出聲氣,讓天下人均知我們即將攻打雙修府。」
    眾人大感愕然,這豈非使敵人知所防嗎?
    方夜羽傲然一笑道:「八派一向視自己為武林正統,又得朱元璋策封為八大國派,
西寧派更連道場也搬了往京城,近年來更是妄自尊大、崖岸自高,對雙修府此等一向被
他們視為邪魔外道的門派,絕不會屑於一顧。現在厲若海已死,邪異門雲散煙消,雙修
府少了這大靠山,頓時陷於孤立無援之境,縱使我們宣稱要攻打雙修府,也無人敢施以
援手。」
    柳搖枝道:「我明白了,少主是想以此殺雞儆猴,樹立聲威。」
    方夜羽道:「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更重要的理由,我是想引一個人出來。」
    柳搖枝一震道:「少林的『劍僧』不捨大師?」
    方夜羽眼中掠過讚賞的神色,蒙氏雙魔和禿鷹三人武功雖和柳搖枝同級,但智計卻
要以後者最高,點頭道:「柳護法猜得不錯,此人經師尊定,不但是十八種子之首,武
功才智還是八派第一,若能擊殺此人,八派之勢將大幅削弱,於我們大大有利。」
    卜敵問道:「假設惹了浪翻雲出來,我們恐難討好。」
    由蚩敵怒喝道:「浪翻雲又如何?若他敢來,便由我和蒙大、蒙二應付,保證他有
來無去。」
    方夜羽淡淡一笑道:「由老師萬勿輕敵,不過卜敵也不須擔心。」臉露出個高深莫
測的笑意,續道:「任他浪翻雲智比天高現在對這事也將有心無力,只希望怒蛟幫會派
出精兵,趕往援手,那我們或可得到兩顆人頭。」
    眾人精神大振,若沒有浪翻雲在,怒蛟幫又因援救雙修府致分散了實力,實在是覆
滅怒蛟幫的最佳良機。眾人至此,不禁對方夜羽佩服得五體投地。
    方夜羽眼中精芒再現,道:「我要的是凌戰天和翟雨時兩人項上的頭顱,此二人一
除,怒蛟幫便再不足道,而且會對浪翻雲構成最嚴重的心理打擊,讓他知道我的厲害。」
    眾人轟然應諾,熱血沸騰,只希望能文即赴戰場殺敵取勝,以成不世功業。
    方夜羽向柳搖枝吩咐道:「柳護法可乘機招攬雙修府的死對頭『魅影劍派』,在游
說的過程,可多透露點我們的事與他們知道,其派主『魅劍』刁項乃元兀未四霸之一陳
友諒之弟『構江鐵矛』陳友仁愛將,當年康郎山水道一戰,朱元璋納虛若無之計,利用
風勢焚燒陳友諒的巨舟陣,豪勇蓋世的陳友仁為虛若無所殺,刁項知勢不可為,避回南
粵,但對朱元璋可說恨之入骨,凡有害朱元璋之事,均會戮力以赴。」
    柳搖枝肅然領命。
    蒙大道:「少主!對來自『慈航靜齋』的女高手,我們又應如何處理?」
    方夜羽呆了一呆,他不是沒想到要對付奏夢瑤,而是潛意識地在迴避這問題,沉吟
片晌道:「秦夢瑤和師尊的關係非同小可,待我請示師尊後,再作打算。」
    眾人齊聲應是。
    方夜羽望向升上中天的艷陽,知道自己的力量亦是如日中天,只是寥寥幾句話,便
將黑白兩道全捲進腥風血雨。
    怒蛟島。
    在幫主上官鷹的書房,上官鷹、翟雨時和凌戰天三人對坐桌上。
    三人均臉色凝重。
    翟雨時道:「左詩被擄一事,最大的疑點是對方為何會揀上她,而不是其它人?要
知浪大叔和左詩最為人所知的一次接觸,便是那晚大叔來觀遠樓與我們聚餐前,在街上
扶起將跌倒的雯雯,這種一面之緣的關係,並不足以使左詩成為敵人威脅大叔的目標。」
    上官鷹和凌戰天默然不語,靜待瞿雨時繼續他的分析。上官鷹對翟雨時智計的信心
自是不在話下,連智勇雙全的凌戰天也是如此,可見翟雨時已確立了他第一謀士的地位。
    翟雨時清了清疲倦的聲調,緩緩道:「所以這內好必須也知道大叔和左詩在事發那
晚前的兩次接觸,才有可能作出以左詩為目標的決定。」
    上官鷹皺眉道:「但那兩次接觸只是普通之極的禮貌性交往,大叔邀請左詩上樓一
晤時,還被左詩拒絕了,由此可看出兩人間並沒有可供利用的親密關係。」
    翟雨時挨往椅背,讓由昨夜勞累至這刻的脊骨稍獲松舒的機會,淡淡道:「但事實
上就是敵人的好計成功了,千里靈傳來的訊息,大叔已被迫要帶著左詩赴京了,這告訴
了我們什麼?」眼光移向沈思的凌戰天。
    凌戰天瞪了他一眼,低罵道:「想考較我嗎?」
    翟雨時微笑點頭,心中升起一股溫情,他和凌戰天的關係由對立,至乎疏而不親的
信任,以至眼前的毫無隔閡,份外使人感到珍貴。
    凌戰天眼光轉向上官鷹,神色凝重了起來,道:「這代表了此內奸不但深悉大哥的
性格,還知道大哥和『酒神』左伯顏的關係,知道只以左詩為左伯顏之女這個身份,大
哥便不能不盡力去救她。」上官鷹動容道:」如此說來,此人必是幫內老一輩的人物。
「眼中精光一閃,射向翟雨時道:」此人會是誰?「翟雨時迅速回應道:」我曾查過當
左詩和雯雯送酒至觀遠樓時,當時同在樓內,而又稱得上是元老級人物的,共有三人。
「上官鷹臉色愈見凝重,道:」其中一人當然是方二叔,另外兩人是誰?「翟雨時冷冷
道:」是龐過之和我們的大醫師常瞿白常老。「凌戰天渾身一震,臉上泛起奇怪之極的
神色,喃喃道:」常瞿白……常瞿白上官鷹也呆了一呆道:「這三人全部是自有怒蛟幫
在便有他們在的元老,怎會是內奸。」閉上佈滿紅絲的眼睛,好一會才再睜開道:「會
否是我們多疑?根本不存在內奸的問題,而只是由於敵人高明罷了。」說到最後,聲調
轉弱,連他也不相信自己的想法。
    翟雨時淡淡道:「我還可從另一事上證明怒蛟幫有內奸的存在。」
    兩人同時心中懍然,愕然望向瞿雨時。
    翟雨時道:「我在來此前,收到了長征的千里靈傳書,帶來了重要的消息。」
    凌戰天欣然一笑,低歎道:「真好!這小子還未死。」
    上官鷹和翟雨時交換了個眼色,都聽出這長輩對戚長征出自真心的愛護和關懷。
    翟雨時道:「信中有兩條重要的消息,就是楞嚴派出了手下西寧旅的『遊子傘』簡
正明,遊說隱居於洞庭湖岸旁鄉間的『左手刀』封寒,出山對付我們,但為封寒嚴拒。」
    上官鷹臉上掠過不自然的神色,顯是想起封寒受浪翻雲所托帶之離島的干紅青。
    這三年來,他雖一直設法忘記這妻子,但他知道自己並沒有成功,尤其在午夜夢迴
的時刻。
    翟雨時續道:「第二條重要的消息是龐斑與干羅談判決裂,干羅昨晚在街上受到方
夜羽聚眾圍攻,受了重傷,但奇怪的是龐斑並沒有親自出手。」
    凌戰天一愕,然後吁出一口氣道:「看來大哥估計不錯,龐斑決戰厲若海時,果然
受了傷,而且看來不輕。」接著一對虎目寒光一閃,嘿然道:「以干羅的老謀深算,怎
會單身赴會?」
    翟雨時道:「我另外收到黃州府暗舵傳來的消息,干羅山城的人在過去數日內曾分
批進入黃州府,但在黃州府一戰中顯然沒有參與,其中原因,耐人尋味。」
    凌戰天皺眉道:「據大哥說,他那次見到干羅,發覺干羅已練成了先天真氣,假若
沒有龐斑出手,誰能將他傷了?」
    上官鷹和瞿雨時均露出感激的神色,若非得干羈通知浪翻雲有關他們被莫意和談應
手追殺的事,使浪翻雲及時授手,他們現在便不能安坐這書房之內了。
    凌戰天臉上現出懍然之色,道:「假設龐斑確是昔年蒙古開國時第一高手『虎宗』
蒙赤行之徒,這方夜羽便極可能亦是蒙人之後,這次來攪風攪雨,恐有反明復蒙的目的。」
歎了一口氣道:「若是如此,我們要面對的,就不但是歸附於龐斑的黑道高手,還有蒙
人剩下來的餘孽了。」
    上官鷹和翟雨時臉色齊變。
    凌戰天歎了一口氣道:「當年老幫主為小明王韓林兒部下時,曾與當時蒙古最強悍
的高手『人妖』裡赤媚交手,雖能保命逃生,但所受的傷卻一直未曾完全痊癒。後來朱
元璋使陰謀將小明王沉死於瓜洲江中,老幫主才與朱元璋決裂,率小明王舊部退來怒蛟
島,建立怒蛟幫,若此魔再次出世,經過這二十多年的潛隱,恐怕要大哥的覆雨劍才可
制得服他。」
    三人沉默下來,都想到事情的嚴重性,實出乎早先料想之外。
    上官鷹長長吁出了一口氣,道:「雨時,長征的來書中,還提到什麼事?」
    翟雨時淡淡道:「他正和干羅在一起。」
    兩人齊齊愕然。
    翟雨時連忙解釋道:「長征這封千里靈傳書,顯然是在非常匆忙的情況下寫成,照
文意看,是他在干羅受傷後,施以援手,現正護送干羅到某一秘處去,希望很快可以收
到他的第二封信。」
    上官鷹皺眉道:「這和你剛才所說,可從此證實怒蛟島內有內奸有何關係?」.翟
雨時道:「當初我反對長征去找馬峻聲晦氣,除了怕他和八派聯盟結下不可解的仇怨外,
更擔心的是方夜羽方面的人。」
    上官鷹、凌戰天兩人瞭解地點頭,因為在與莫意和談應手的戰鬥,戚長征鋒芒畢露,
成為了怒蛟幫繼浪翻雲和凌戰天後最受矚目的人物,視怒蛟幫為眼中釘的方夜羽,怎會
不起除之而後快的心?
    翟雨時分析道:「但長征大搖大擺進入黃州府,還公然向簡正明挑戰,方夜羽等竟
不聞不問.,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凌戰天擊台讚道:「雨時果是心細如髮,這事實說明了方夜羽知道了長征此行的目
的,自然不會從中阻撓,最好是長征殺了馬峻聲,那時我幫和八派勢成水火,他們便可
坐得漁翁之利了。」
    上官鷹動容道:「如此說來,我們幫內真的存在內奸了。但究竟是方二叔?龐過之?
還是常瞿白呢?這三人均知道長征是到了什麼地方去的。」
    凌戰天臉色巒得非常陰沉,卻沒有作響。
    翟雨時道:「整個早上,我都在苦思這問題,現在連頭也感到有點痛……」
    上官鷹關切地道:「雨時!我常叫你不要過分耗用腦力……」
    瞿雨時歎道:「不想行嗎?」再歎一口氣後道:「照我想,方二叔的可能性最少,
因為他的活動圍主要是觀遠樓的事務,從沒有真正參與幫的大事,故並非做內奸的適當
人選。」
    凌戰天冷冷插入道:「是常瞿白!」
    兩人眼光立時移到他臉上。
    只見凌戰天眼中閃著可怕的寒芒,斬釘截鐵地道:「龐過之我可擔保他沒有問題。」
    兩人知道他還沒有說完,靜心等候。
    凌戰天望往屋樑,臉上露出回憶的神情,緩緩道:「這些年來,我一直對老幫主的
暴死不能釋疑,雖說與裡赤媚血戰留下的內傷,一直未能徹底痊癒,但老幫主底子既好,
內功又深厚無匹,年紀尚未過四十五,如何會突然一病便死,事後我們雖然詳細檢驗,
總找不出原因來,現在我明白了,我們是絕不會查出任何結果的,因為檢查的人,正是
在我們幫地位尊崇的大醫師常先生,常翟白!老幫主!你死得很慘。」
    一滴熱淚由他左眼角瀉了下來。
    上官鷹渾身一震,顫聲道:「你說什麼?」他已忘了稱凌戰天為二叔,可見他的心
頭是如何激動。.凌戰天閃著淚影的虎目投向上官鷹,一字一字道:「我說常瞿白不但
是內奸,還是他害死了老幫主,只有他才可以在老幫主的藥動手腳,而不虞有人知道。」
接著一聲長歎道:「大哥一直不喜歡常瞿白,我還以為是大哥的偏見,直到這刻,我才
知道憑著他超人的直覺,已感到常翟白有問題。」
    翟雨時按著激動的上官鷹,沉聲道:「我心中也是這個人,他還有一個做內奸的方
便,就是每到一個時候,便可離島獨自往外採購藥物。其它兩人,方二叔近六、七年連
半步也未曾離開過怒蛟島;龐過之雖亦常有離島,但總有其它兄弟在旁。所以若要我說
誰是內奸,常瞿白實是最有可能。」
    上官鷹狂喝道:「我要將這好賊碎萬段。」
    凌戰天以平靜至怕人的語氣道:「我們不但不可以這樣做,還只能裝作若無其事。」
    瞿雨時接入道:「因為所有這些推論,都只是憑空想像,全無實據,這些年來常翟
白以其高明醫術,在島上活人無數,極受幫眾擁戴,若我們殺了他,會惹起幫內非常惡
劣的反應。」
    上官鷹淚流滿臉,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披人提醒自己敬愛的嚴父可能是被人害死的。
    連翟雨時也不知應怎樣勸解他。
    上官鷹深吸一口氣,勉強壓下心頭的悲憤,暴喝道:「難道我上官鷹便任由殺父仇
人在面前走來走去,扮他道貌岸然的大國手?」
    凌戰天平靜地道:「假設我猜得不錯,他很快便要離島採藥了,當我們確定他是一
去不回,並不是貿然冤枉了他時,我們便可以開始數數他還有多少天可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