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5卷)
第八章 並肩作戰

    雲清跟在范良極背後,來到城西一條護城河旁。
    范良極聳身便往河跳下去。
    雲清大吃一驚,探頭往下望,卻看不到范良極,只見一隻手在近河水處伸了出來,
向她打著『下來』的手勢,才醒悟到那處是有條暗道。
    雲清最重乾淨整潔,不禁猶豫起來。
    范良極探頭反望上來,催促道:「快!」
    雲清一咬牙,看準下面一棵橫生出來的小樹,躍了下去,一點樹幹,移入高可容人
的大渠,半清半濁的水由渠內緩緩流出,注入河。
    范良極伸手要來扶她,雲清吃了一驚,避往一旁。
    范良極眼中閃著異光,好像在說抱也抱過,摟也摟過,這樣用手碰碰,又有什麼大
不了。
    雲清不敢看他,望往黑沉沉的渠道道:「你若要我走進面,我絕不會答應!」
    范良極得意笑道:「清……嘿!不要以為面很難走,只要我們閉氣走上半盞熱茶的
功夫,便會到達一個八渠彙集的方洞,往南是一條廢棄了的下水道,雖然小了一些,但
卻乾淨得多,可直通往城門旁的一個出口,保證神不知鬼不覺。」
    雲清奇道:「你怎會知道?」
    范良極眉飛色舞道:「這只是我老范無數絕活之一,每到一處,我必會先將該地外
外的建資料偷來看看。不是我誇口,只要給我看上一眼,便不會忘記任何東西,否則如
何做盜中之王,偷了東西後又如何能避過追蹤?」
    雲清猶豫片晌,衡量輕重,好一會才輕聲道:「那條通往城汁的卜水道,真的乾淨
嗎?有沒有耗子?」
    范良極知她意動,大喜道:「耗子都擠到其它有髒水的地方,所以保證暢通易行,
快來!」帶頭潛入渠。
    雲清想起渠內的黑暗世界,朝外深吸一口氣,以她這種高手,等閉氣一刻半刻,也
不會有大礙,這才追著范良極去了。
    范良極的記憶力並沒有出賣他,不一會兩人來到一個數渠交匯的地底池。
    雲清運功雙目,只見水池無數黑黝黝的小東西蠕蠕而動,暗叫我的天呀,幸好范良
極鑽進了右邊一條較小的水道,忙跟了進去,水道不但沒有水,還出奇地乾爽,這使雲
清提上了半天的心,稍放了點下來。
    兩人速度增加,下水道逐漸斜上,不一會范良極驀地停下,雲清驚覺時已衝到他背
後,無奈下舉起雙手,按在范良極背上,借力止住去勢。
    雲清雖立即收手,臉紅過耳不打緊,那顆卜卜亂跳的芳心,在這幽靜的下水道,又
怎瞞得過范良極那天下無雙的耳朵。
    雲清真是作夢也想不到會和范良極在這樣一條下水道走在一起,還如此親熱。
    自二十七歲那年開始,直至今天,斷斷續續下她已被這身前的可惡老頭糾纏了七年
的長時間,開始時她非常憤怒,但卻拿這神出鬼沒的大盜沒法。她只想憑一己之力對付
范良極,但幾年下來,竟習慣了范良極的存在。
    范良極不時會失蹤一段時間,當她忽然發覺案頭或練功的院落多了一樣珍玩、又或
由京城買回來的精美素食,她便知道他又回來了。
    不知不覺下,范良極成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有次當范良極整整半年也沒有現身,
她竟不由自主擔心起來。
    他是否遇到了意外?
    「喲!」
    尖銳的響聲將她驚醒過來。
    前面的范良極手上拿著一把匕首,舉手插上下水道的頂部,原來是個被厚木封閉的
圓洞。
    這處已是這廢棄了的下水道盡頭處。
    范良極匕首顯然鋒利之極,割入厚木只發出極微的響聲,不知又是從那偷回來的東
西?
    范良極轉過頭來,得意一笑,收回匕首。
    雙手高舉,用力一托。
    隨著瀉下的沙土,強烈的陽光由割開的圓洞透射而下,上面竟是個樹林。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喝叫聲:「范良極你出來!」
    兩人同時一呆。
    敵人為何神通廣大至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
    韓柏知道避無可避,一聲長笑,摟著柔柔,功聚背上,硬生生撞破車頂,沖天而起。
    兵刃呼嘯響起。
    韓柏在空中環目四顧,只見四周躍起四男一女,都是身穿白衣,但卻滾上金色、綠
色、黑色、紫紅色和黃色的衣邊,非常搶眼好看。
    四名男子年紀均在三十至四十間。
    金衣邊的男人最肥胖,通體渾圓,像個人球,而手持的武器物似主人,一竟是兩個
直徑連三尺的金色銅鑄大輪。
    錄衣邊的男人體形最高,看上去就像塊木板,手持的武器是塊黑黝黝的長方木牌,
看上去非常堅實,隱有刀斧劈削的淺痕,可知曾隨它的主人經歷過許多大小戰車。
    紫紅衣邊的男人膚色比一般人紅得多,而他整個臉相則給人尖削的感覺,特別是頭
和耳都特別尖窄,手中的武器更奇怪,居然是個大火炬,現在雖未點起火來,卻已使人
有隨時會著火被炙的危險感覺。
    穿黃邊衣的男人體形方塊厚重,左手托著一個最少有三、四百斤的鐵塔,一看便知
是擅長硬仗的高手。
    那個女子衣滾黑邊,年紀遠較那四名男人為少,最大也不過二十五歲,臉目秀美,
使人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她特別纖長的腰身,柔芳無骨,武器是罕有人使用可剛可
柔、外形似劍,其實卻是條可扭曲的軟節棍鞭。
    這五人體形各異,武器均與其配合得天衣無縫,有眼力的一看便知道他們是天生可
將其手中利器發揮盡致的最適當人選。
    換了是第二個人,縱然知道此四男一女是依金赤、木碧、水黑、火紫、土黃五色,
各自配套其所屬五行特色的兵器武功,但也唯有待到真正動手交鋒時,才能知道其中玄
妙,當然,那時可能已太遲了。
    但韓柏卻非其它人。
    赤尊信移植入韓柏體內的魔種,最精采絕倫之處,並非將韓柏變成了另一個赤尊信,
而是將赤尊信精氯神和經驗的精華,種入韓柏體內,與韓柏的元神結合,藉著新主人本
身的天分才情性格,獲得『再生』的機會。
    要知無論怎樣超卓的人,潛力和壽命均有窮盡之時,但種魔大法卻等如一次再生的
機會。試想假設一個嬰兒一出生時便像赤尊信那樣厲害,再多練一百年,會是其麼光景!
    種魔大法正是這個原理。
    那是武功到了龐斑或赤尊信那等進無可進的層次時,只有一個種魔大法,也許是唯
一能再求突破的方法。
    當然駕馭魔種並非易事,韓柏便數次險些受魔種所制,那時輕則神經錯亂,重則狂
亂胡為,全身經脈爆裂而亡。
    龐斑的道心種魔大法又和韓柏的被動不同,牽涉到天人的交戰,玄異之極,雖然將
來何者為優,何者為劣,現在仍言之過早。但龐斑本身已是天下最頂級約人物,在這基
礎上再作突破,自然非是自下的韓柏所能望其項背,但無論如何,韓柏本身的資質,加
上赤尊信的魔種,潛力之大,實是難以估量。
    而連韓柏自己也不知道的,就是他和赤尊信的魔種正值『新婚燕爾』的階段,由頑
石迅速蛻變為美玉的過程,每一個苦難,每一次爭先,都使他進一步發揮出魔種的潛力,
其中最厲害的一次,當然是與龐斑的對峙,事後他便差點駕馭不了魔種,幸好秦夢瑤的
出現救了他。
    與白髮紅顏和莫意的先後交手、受傷和療傷,甚至乎柔柔對他色慾上的刺激,都成
為了魔種與他進一步融合的催化劑。
    所以到了此刻,當他一眼望向這五大高手的攻勢時,便差不多等如赤尊信望向敵人。
    要知赤尊信以博通天下各類型兵器威鎮武林。誠如干羅對他的評語:赤尊信在武學
上,已貫通了天下武技的精華,把握了事物的至理。所以連良翻雲也要在初對上時被迫
採取守勢,連龐斑如此冠絕當代的魔功秘技,也不能置他於死,赤尊信的厲害,可見一
斑。
    金、木、水、火、土謂之五行,代表了天地間五種最本源的力量,正是物理的致極,
故韓柏一看眾敵來勢,便立即把握了對方的『特性』。
    韓柏一聲長嘯,喝道:「我不是范良極!」
    那四男一女齊齊一愕,忽然發現成為了他們攻擊核心的男女,並不是范良極和雲清。
    韓柏正要他們這種合理反應,大笑一聲,將柔柔往上拋去,借那回挫之力,以高速
墜下,兩腳分往那屬火和屬木的兩名高手踏下,正踏中火炬和長木牌。
    木火相生,火燥而急,所以不動則已,一動必是火先到,而木助攻。
    火木兩人齊聲悶哼,被震得幾乎兵器脫手,無奈下往後墜跌。
    左側風聲響起,兩個圓輪脫手飛來,一取其腳,另一卻是旋往他的上空,防止他借
力再彈往高處,也切斷了他和柔柔的連繫。只是這眼力和判斷,這像圓球的大胖子便可
擠入一流高手之列。
    那知韓柏忽地加快,兩腳若蚱蜢地一伸,電光石火間竟升起了丈許,不但避過了劃
腳而來的第一個金輪,還來到了第二個金輪的同一高度。
    「叮!」
    韓柏一指點在金輪上,順勢一旋。
    金輪由他身側掠過,差半分才傷著他,卻往後面持著鐵塔攻來屬士的高手切割而去。
    「噹!」
    塔輪相撞。
    持塔高手往後飛退。
    那大胖子剛才運力擲出金輪的一口氣已用盡,不得已亦只有往下落去。
    忽然間,只剩下那衣滾黑邊的柔骨女子凌空趕來。
    柔柔這時也達到了最高點,開始回墜。
    韓柏只感由昨夜遇上白髮、紅顏失利以來憋下的悶氣,全部發了出來,暢快之極,
對自己的信心也忽地加強,縱使碰上白髮、紅顏,又或再遇莫意,也有一拚之志,一伸
手接著掉下來的柔柔,借力一腳飛向柔骨女的軟節棍鞭。
    柔骨女絲毫不因變成了孤軍而稍有驚惶,嬌叱一聲,長達五尺的軟節棍波浪般往後
扭曲,她打的如意算盤,就是當韓柏腳到時,扭曲了的軟節棍鞭便會彈直,那力道必可
在韓柏的腳底弄個洞出來,想法亦不可謂不毒辣。
    豈料韓柏的腿,像忽地長了起來,壓在扭曲了的軟節棍上。
    韓柏的腿當然不會變長,而是他的鞋子脫腳飛出,壓在棍鞭頭上。
    柔骨女美麗的臉容立時一變。
    鞋與棍鞭觸處,傳來有若泰山壓頂的內勁,若讓棍鞭彈首,不但傷不倒對方,自己
貫注於棍鞭的真氣,由於被對方注入鞋的勁道硬迫回來,必反撞入她經脈,不死也要重
傷,大駭下,立時放手急落。
    「篷!」
    鞋子反彈,穿回韓柏腳上。
    軟節棍鞭箭般往相反方向激飛而去。
    韓柏大笑道:「告訴方夜羽,這是第二次襲擊我韓……韓柏大俠,恰恰哈……」
    抱著柔柔勁箭般橫掠而去,撲往路旁的密林去。
    柔骨女落到地上,和其它四人翹首遙望,卻沒有追趕。
    正以為逃出敵人包圍網的韓柏大感不妥,異變已起。
    兩側勁風狂起。
    強望生的獨腳銅人和由蚩敵的連環扣分左右攻來。
    韓柏當然不知道這兩人是誰,但只是由對方所取角度、速度和壓體而至的龐大殺氣
和內勁,便知要糟。
    更糟的是對方早蓄勢以待,自己卻是氣逃命的劣局。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
    另一聲大喝在下面響起道:「柏兒!你老哥我來了!」竟是范良極的聲音。
    強望生和由蚩敵臨危不亂,交換了一個眼神,交換了心意,均知道范良極這刻才剛
離地,無論他輕功如何高明,也將慢了一線,只是那一線的延誤,已讓他們有足夠時間
先幹掉韓柏,再回頭對付范良極。
    豈知范良極大叫道:「清妹助我!」
    雲清搶到躍起的范良極身下,雙掌往他鞋底一托,范良極長嘯一聲,沖天而起,剎
那間趕到由蚩敵背後,煙點出。
    由蚩敵想不到范良極有此一著,不過他由出世到現在六十七年間,大小戰役以百數
計,經驗無可再老到,想也不想,連環扣反打身後,完全是一命搏一命的格局。
    韓柏見范良極及時現身,心中大喜,強吸一口真氣,收勢下墜,一腳往強望生直轟
而來的獨腳銅人踏下去,反佔了居高臨下的優勢。
    「叮!」
    范良極湮敲在連環扣上。
    由蚩敵呆了一呆,原來範長極煙稈傳來一股力道,將他帶得由升勢轉回跌勢。范良
極為何不想傷他?這念頭剛起,范良極已藉那扣相擊生出的力道,翻過他頭頂,配合著
韓柏,一煙往強望生胸口點去。
    這大賊的真正目標原來是強望生而非他。
    才想到這,由蚩敵再降下了七尺,雲清的雙光刃,夾在流雲袖,已攻至眼前。
    這時形勢最危殆的是強望生。
    本來他和由蚩敵定下對策,先以龐斑和方夜羽一手訓練出來的十大煞神其中的金、
木、水、火、土五煞作為主攻。
    任何老江湖一見此五煞,便知道若讓此五人聯手圍攻,因著五行生剋制化的原理,
必然威力信增,在這樣的形勢下,范良極和雲清必盡力在五煞結成陣勢前逃走,而他兩
人則在旁加以突擊,可謂十拿九穩。
    那知破車廂而出的是韓柏而不是范豆極,已使他們有點失算,現在范良極又神出鬼
沒般由地下冒出來,還造成如此形勢,儘管心志堅定如強望生,也心神大震,鬥志全消。
    「轟!」
    強烈的氣勁在強望生高舉頭上的銅人頂和韓柏的腳底間作傘狀激濺。
    范良極的煙點至。強望生存這生死關頭,淒叫一聲,猛一扭腰,借那急旋之力,將
獨腳銅人硬往上一送,同時肩膀撞在煙頭處。
    韓柏想不到下面的強望生厲害至此,竟尚有餘力,悶哼一聲,借勢彈起。他不敢硬
拚的原因,是怕震傷了懷中的柔柔。
    范良極嘿嘿一笑,煙由直刺變橫打,掃在強望生扭撞過來的肩膀上。
    強望生慘哼一聲,落葉般往下飛跌,獨腳銅人甩手飛出。
    同一時間由蚩敵擋過雲清兩招,凌空向強望生趕來,否則若韓柏或范良極有一人追
到,強望生將性命不保。
    范良極報了一半昨晚結下的仇,心情大快,長嘯道:「柏兒、清妹,快隨我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