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5卷)
第七章 護花纏情

    韓柏摟著柔柔,慌不擇路下,也不知走了多久,到了那。
    當他來到一所客棧的樓頂上時,見到後院處泊了幾輛馬車,不過馬都給牽走了,只
剩下空車廂,心中一喜,連忙揀了其中最大的一輛,躲了進去。
    到了廂內坐下,向懷內玉人輕喚道:「可以放開手了!」
    那女子纏著他的肢體緊了一緊,仰起臉龐,望向韓柏。
    韓柏正奇怪她不肯落地,自然而然低頭望去,剛才他忙於逃命,兼之她又把俏臉藏
在他的胸膛,這時才是首次看清她的樣子。
    腦海轟然一震。
    只見那一絲不掛,手腳似八爪魚般纏著自己的女人,竟是國色天香,艷麗無倫,尤
其是一對剪水清瞳似幽似怨、如泣如訴,這就立時感到她豐滿胴體的誘惑力,生出男性
對女性不需任何其它理由的原始衝動。
    逍遙八艷姬內的首席美女柔柔和他在這種親熱的接觸,那會感覺不到這英偉青年男
子的身體變化,口中微微呻吟,玉臉紅若火炭,但水汪汪的眼光卻毫不躲避對方,她自
懂人事以來,便在逍遙帳的情慾場內打滾,最懂得好男人,何況是眼前這充滿男性魅力
的救命恩人。
    韓柏想起剛才躲在被,莫意惡意桃逗她時她所發出來的呻吟,更是把持不住,顫聲
道:「快下來,否則我便要對不起了!」
    柔柔櫻呵氣如蘭,柔聲道:「柔柔無親無靠,大俠救了我,若不嫌棄,由今夜起,
柔柔便跟著大俠為奴為妾,大俠要怎樣便怎樣,柔柔都是那麼甘心情願。」
    韓柏一聽柔柔此後要跟著他,暗叫乖乖不得了,從熊熊慾火醒了醒,手足無措道:
「我不是什麼大俠小俠老俠少俠,先站起來,讓我找衣服讓穿上,再作商量。」
    柔柔心中一動,在這樣的情形下,這氣質特別、貌相奇偉的男子仍能那麼有克制力,
可見乃真正天生俠義的正人君子,幽幽道:「若你不答應讓我以後服侍你,我便不下來,
或者你乾脆賜柔柔一死吧!」
    韓柏體內的慾火愈燒愈旺,知道若持續下去,必然做了會偷吃的窩囊大俠,慌亂間
衝口道:「什麼也沒有問題,只要先下來!」話才出口,便覺不安之極,這豈非是答應
了她。柔柔臉上現出強烈真摯的笑容,滑了開來,就那樣赤條條地立在車廂中心,盈盈
一福道:「多謝公子寵愛!」
    韓柏目瞪口呆看著她驕人的玉體,咽子口饞涎,心叫道:「我的媽呀!女人的胴體
竟是這麼好看,難怪能傾國傾城了。」竟忘了出口反悔。
    柔柔甜甜一笑道:「公子在想什麼?」
    韓柏心頭一震,又醒了一醒,壓著慾火道:「柔柔!我……」
    柔柔一副『我全是你的』的樣子,毫不避忌,來到他身旁坐下,雪藕般的纖手挽著
他強壯的臂彎,將小嘴湊在他耳邊道:「大俠若覺得行走江湖時帶著柔柔不便,可將柔
柔找個地方安置下來,有空便回來讓柔柔服侍你,又或帶大夫人、二夫人回來,我也會
侍候得她們舒服妥貼。」
    韓柏一聽大為意動,若能金屋藏嬌,這能令曾閱美女無數的莫意也最寵愛的尤物,
必是首選無疑,而且只是這提議,便可看出柔柔善解人意之極,對比起剛才在帳內時她
面對莫意表現出的不畏死的勇氣,分外使人印象深刻。
    由此再幻想下去,假設秦夢瑤肯作他的大夫人,靳冰雲肯作他的二夫人,朝霞、柔
柔兩女為妾,他一定是天地間最幸福的男人了。
    但又想起自己身無分文,不要說買屋來藏嬌,連下一頓吃的也成問題,想到這,立
時記起老朋友范良極,這人一生做賊必是非常富有,或可試試向他借貸,不過自己可又
成了接收賊贓的大俠了。
    胡思亂想間,柔柔站了起來,在他身後東尋西找中,從座位下找出了一個衣箱,打
開取了套男服出來。
    柔柔又出現在他眼光下,將素白櫬黃邊的衣服遮著胸腹比了比,嫣然一笑道:「這
衣服美不美?」
    柔衣肉光,尤其是一對豐滿修長的美腿,看得韓柏完全沒法挪開目光,與魔種結合
後的韓柏,受了赤尊信元神的感染,早拋開了一般道學禮法的約束,要看便看,絲毫不
感到有何不妥。
    柔柔道:「公子!我可以穿衣嗎?快天亮了!」
    韓柏艱難地點點頭,心想以後有的是機會,現在確非佔有這尤物的時刻,更重要的
是他是全沒有這方面的經驗的。
    悉悉索索!
    柔柔穿起衣服,她身材高若男子,除了寬一點外,這衣服便像為她人縫製那樣,不
過她衣內空無一物,若在街上走著,以她的容色身材,必是使人驚心動魄之極。
    柔柔歡喜地望向韓柏,愕然道:「公子!為何你一臉苦惱?」
    韓柏歎了一口氣。
    柔柔來到他身前,盈盈跪下,纖手環抱著他的腿,仰起俏臉道:「公子是否因開罪
了莫意而苦惱,若是那樣,便讓柔柔回去,大不了便一死了之。」
    韓柏慌忙伸出一對大手,抓著她柔若無骨的香肩,柔聲安慰道:「不要胡思亂想,
我還沒有空去想這胖壞蛋,我擔心的只是自己的事,怕誤了。」
    原來他色心一收,立時記起了與方夜羽的死約,只是紅顏白髮兩人,他便萬萬抵敵
不了,天曉得方夜羽還有什麼手段?顧自己還顧不了,又怎樣去保護這個全心向著自己
的美女,護花無力,心中的苦惱,自是不在話下。
    柔柔將俏臉埋入他寬闊的胸膛,輕輕道:「只要我知道公子寵我疼我,就算將來柔
柔有什麼淒慘的下場,也絕不會有絲毫怨言。」
    韓柏心底湧起一股火動,暗罵自己,你是怎麼了,居然會沮喪起來,不!.我一定
要鬥爭到底,否則還如何向龐斑挑戰。.如何對得起將全部希望寄托自己身上的赤尊信?
如何可使奏夢瑤和靳冰雲不看低自己?
    豪情狂湧而起,差點便要長嘯起來。
    柔柔驚奇地偷看他,只覺這昨夜才相遇的男子,忽然間充滿了使人心醉的氣魄,懾
人心神。
    韓柏神色一動,掀起遮窗的布簾,往外望去。
    步聲和蹄聲傳來。
    一名大漢,牽著四匹馬,筆直向車廂走過來。
    韓柏暗叫不好,這時逃出車廂已來不及,他們擅進別人的車廂,又偷了衣服,作賊
心虛,只想到如何找個地方躲起來。
    大漢來到車旁,伸手便要拉門。
    韓柏人急智生,先用腳將衣箱移回原處,摟著柔柔提氣輕身,升上了車頂,兩腳一
撐,附在上面。大漢拉開車門,探頭進來,隨意望望,便關上門,牽著馬走往車頭,將
健馬套在拉架上。
    韓柏原想趁機逃走,眼光掃處,發覺近車頂處兩側各有一個長形行李架,一邊塞滿
了雜物,另一邊卻空空如也,足可容兩個人藏進去,心中一動,想到外面也不知方夜羽
布下了多少眼線,光天化日下自己又勢不能摟著柔柔飛簷走壁,若能躲在這馬車離城,
實是再理想不過,輕輕旁移,滑入了行李架內。
    那大漢坐到御者位上,叱喝一聲,馬鞭揮起,馬車轉了個彎,緩緩開出。
    韓柏心情輕鬆下來,才發覺自己過分地緊摟著懷內的美女,觸手處只是薄薄的絲質
衣服,不由想起衣服內那無限美好的胴體。
    柔柔闔上眼睛,明顯地沉醉在他有力的擁抱。
    韓柏壓下暴漲的情慾,想道:這輛四頭馬車華麗寬敞,其主人必是達官貴人無疑,
只看柔柔這身偷來的衣服,質料便非常名貴,不是一般人穿著得起的。
    馬車停了下來。
    韓柏找了處壁板間的縫隙,往外望去,原來停處正是客棧的正門前。
    兩個人由客棧大門走出來,步下石階,來到馬車旁。
    老的一個五十上下,文士打扮,威嚴貴氣,雖是身穿便服,但卻官派十足,較年輕
的脅下挾著把遊子傘,神態悠,雙目閃閃有神,一看便知是個高手。
    韓柏暗暗叫苦,若讓這手挾遊子傘的人坐進車廂,自己或可瞞過對方,但柔柔卻定
難過關,先不要說心跳和呼吸的聲響,只是柔柔刻下在自己懷的身軀發出比平時高得多
的體溫,便會使這人生出感應。
    那挾遊子傘的高手壓低聲音,顯是不想駕車的大漢聽到他們的說話,道:「陳老此
次上京,務要打入鬼王虛若無的圈子,將來大事若成,皇上必論功行賞。」
    那被喚作陳老的人道:「簡正明兄請放心,鬼王下面的人中除那林翼廷外,其它各
人多多少少也和我有些交情……」
    簡正明道:「這林翼廷正是最關鍵的人物,專責招攬人才,擴充勢力,幸好這人有
一弱點,就是好色,陳老若能針對此點定計,當收事半功倍之效。」
    那陳老自是陳令方,聞言精神一振道:「如此便易辦多了,小弟有一愛妾名朝霞,
不但生得貌美如花,琴棋書畫更是無一不精,保證林翼廷一見便著迷。」
    躲在行李架上的韓柏轟然一震,朝霞!不就是他答應了范良極要娶之為妾的美女嗎?
心中掠過一陣狂怒,這陳令方竟要將她像貨物般送出,實是可惡之極。
    簡正明嘿嘿笑道:「陳老的犧牲豈非很大?」
    陳令方歎道:「我也是非常捨不得,但為了報答簡兄和楞大統領與皇上的看重,個
人的得失也不能計較那麼多了。」
    簡正明肅容道:「陳老放心,我定會將一切如實報上,好了!時間不早了,陳老請
上車。」
    兩人再一番客氣,陳令方椎門上車,坐入車廂,簡正明立送車外。
    韓柏見簡正明沒有上來,放下心頭一塊大石,但卻又恨得牙地,幾乎想立即現身,
好好將這陳令方教訓一頓。
    馬車開出,沿著逐漸人多的街道行走,走的正是出城的路線。
    韓柏雖是軟玉溫香抱滿懷,但腦內想著的卻全是令他煩惱的事。
    眼前首要之務,是如何逃過方夜羽的追殺,假設換了他作方夜羽,若非迫不得已,
否則絕不願和一個擁有赤尊信魔種元神的人,在黎明前的時分,決鬥於一個兵器庫內,
而且兵庫內的兵器還是韓柏所熟悉的,因為他原本便是負責打理兵器庫的。
    也可以說,誤打誤擾下,赤尊信找到了繼承他魔種最適合的人選,沒有多少人對各
種各樣兵器的感情,及得上自幼摸著兵器長大的韓柏了。
    這種形勢方夜羽不會不知,他在答應韓柏決鬥的地點時,便曾猶豫了片晌。
    所以方夜羽定會不擇手段幹掉他。
    偏偏在這要命的時刻,他遇上了柔柔,又碰巧躲上了陳令方的馬車上,聽到了有關
即將降臨於朝霞身上的壞訊息。
    最理想是先找個地方將柔柔安頓好,再將朝霞救出來,讓她和柔柔一起,然後看看
有什麼方法可以避過方夜羽手下的追殺。
    這些事想想倒容易,實行起來卻非常困難。
    首先,找一間秘密的藏嬌屋,便是天大難事。不但需要大量的金錢,還要周詳的策
劃,否則如何能避過方夜羽和在此他有權有勢的陳令方的耳目?就算有范良極幫忙,短
期內亦極難做到。
    其次,若貿貿然將朝霞『救』出來,如何向她解釋,如何取得她信任,如何使她甘
心作自己的侍妾,凡此種種,都是一個不好,便會弄巧反拙,將好事變成了撼事。
    這麼多煩惱,而每個煩惱都有害己害人的可怕後果,幾乎使他忍不住仰天長歎,當
然他不能這麼做。
    附近人聲車聲多了起來,原來已到了所有大小路交匯往外去的大道口。
    韓柏收攝心神,耳聽八方,方夜羽一定找人守著城門,以防止他雜在人群混出城外。
馬車的速度明顯放緩下來。
    韓柏一邊感覺著柔柔美麗肉體予他的享受,一邊想道:現在時間還早,所以出城的
人車不會是那麼多,縱使在最繁忙的午時前,出城的速度也不應如此緩慢,所以定是前
頭有人盤查。不過這又奇怪了,為何卻聽不到被阻遲了的人口出的怨言呢?由此推知,
方夜羽必是動用了地方上人人驚懼的幫會組織出頭,所以連官府也要只眼看隻眼閉,甚
至暗幫上一把,自古至今,官府和黑勢力都是對立中保持一種微妙的、互惠互利的奇怪
聯繫。
    陳令方的聲音在下面響起道:「大雄!前頭發生了什麼事?」
    那大雄在車頭應道:「老爺!是飛鷹幫的人在搜車。」
    陳令方絲毫不表奇怪,道:「『老鷹』聶平的孩兒們難道連我的車子也認不出來嗎?」
大雄低呼道:「原來聶大爺也在,噢!他看見了,過來了!」
    上面的韓柏心中大喜,這次真是上對了車,這陳令方看來在黑道非常吃得開,在這
樣的情況下,聶平勢不能不賣個情面給陳令方,以表敬意,否則將來陳令方懷恨在心,
在官府的層次玩他一手,此老鷹便要吃不完兜著走。
    一把沙啞的聲音在車門那邊響起道:「車內是否陳老大駕?」
    陳令方打開窗簾,往外面高踞馬上的大漢道:「聶兄你好!要不要上來坐坐,伴我
一程?」
    上面的韓柏暗中叫好,這陳令方真不愧在官場打滾的人物,自己先退一步,教人不
好意思再進一步。
    果然聶平喝道:「叫前面的人讓開,讓陳公出城。」
    一輪擾攘後,馬車前進。
    聶平拍馬和馬車並進,俯往車窗低聲道:「還望陳老包涵,這次因為是小魔師發來
的命令,我們自然要拚盡老命,以報答小魔師的看重。」
    陳令方一愕道:「找的是什麼人?」
    聶平以更低的聲音道:「小魔師要的人自然是厲害之極的人物。」頓了一頓快速地
道:「是『獨行盜』范良極和入雲觀的女高手。」
    陳令方一震道:「什麼?是這超級大盜!這樣守著城門又有何用?」
    聶平道:「聽說他受了傷,行動大打折扣,所以才要守著這出城之路。」
    上面的韓柏彷若晴天起了個霹靂,原本已苦惱萬分的他,這時更為范良極的安危心
焦如焚,誰能令范良極也負傷!他為何又會和雲清那婆娘走在一道!
    外面傳來聶平的聲音道:「陳老,不送了!」
    馬車終馳出誠門。
    這聶平的確是老江湖,親送陳令方到城門口,如此給足臉子,將來陳令方怎能不關
照他。
    蹄聲的噠。
    誠門方向蹄聲驟起。
    韓柏和陳令方同時一震。
    為何會有人追來?
    陳令方叫道:「大雄停車!」
    馬車停下,不一會來騎趕上,團團將馬車圍著。
    聶平在外喝道:「陳公請下車!」
    陳令方老到之極,一言不發,推門下車。
    車頭那大雄也躍下座位,退往一旁。
    韓柏心中暗罵,為何一出城門便給敵人悉破了,剛暗罵了這句,便想到了答案,城
內是石板地,城外卻是泥路,老江湖看泥路的軌痕,便知道車上不止陳令方一人。
    心中暗歎。
    外面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道:「范良極你出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