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5卷)
第五章 蒙氏雙魔

    帳外花解語嬌軟柔媚的聲音響起道:「莫門主為何如此大火氣,逍遙帳內也不見逍
遙,終日砰砰彭彭的亂摔東西。」
    莫意一聽來人是紅顏花解語,心下大為篤定,到底他們也可算是自家人,哈哈大笑
道:「花護法深夜到來,是否想陪我在逍遙床上一起摔東西?」
    反之韓柏心中大吃一驚,只是莫意一人他便深感難以應付,何況還多了個花解語,
自己還要保護懷這火辣辣的裸女,不過他也是智計百出的人,聽出兩人間缺乏默契,也
是哈哈一笑道:「花娘子你來得正好,快助為夫半臂之力,一齊幹掉這死肥豬!」
    帳內的莫意和帳外的花解語齊齊一愕。
    要知莫意最大的疑懼,就是不知韓柏是何方神聖。
    這並非單是莫意才有的疑惑,而是每一個遇到韓柏的人都有的疑惑。因為無論任何
高手,均有一段成長的歷程,唯獨韓柏是藉赤尊信移植魔種,名符其實地在一夜變成直
迫黑榜人物的高手,這種百年難遇、千載難有的奇逢,怎能不教不知情者摸不著頭腦。
    而正因韓柏的來歷神秘,即使以莫意這類老江湖,疑懼心亦不其然豐富起來。
    難道龐斑因自己敗於浪翻雲手下,利用價值已失,所以派了這人和花解語來解決自
己,否則自己這巢穴如此隱秘,誰會知道?而花解語又偏來得這麼巧!
    花解語聽到韓柏娘子前、娘子後的叫著,不由又怒又喜,怒的自是對方自稱『為夫』,
分明公然在調戲她;喜則更難以理解,偏卻是情不自禁,不禁脫口罵道:「你這死鬼!
我發誓要勾了你的舌頭出來!」跟著俏臉一紅,想起韓柏早先對她的偷吻。
    莫意心中更驚,因聽出她話的含意雖狠,但語氣卻是嗔中帶喜,一副打情罵俏的格
局。
    大喜的是韓柏,每逢危急時,魔種發揮靈力,腦筋分外精明,那還不乘機混水摸魚,
大叫道:「回到家後任娘子懲戒,現在快入帳來,否則為夫小命不保。」
    花解語終究是老江湖,帳內黑沉沉的,怎可貿然便進,當然要和在同一陣線的莫意
聞打個商量,柔聲道:「莫門主……」
    莫意大喝道:「不要進來,否則我……」
    韓柏心知要糟,豈容他二人繼續對答下去,以致『誤會冰釋』,大道叫:「哎呀!
娘子,我快死了。」
    外面的花解語心中一驚一亂,暗忖若他死了,不是什麼也沒有了,不如先闖進去再
說,嬌笑道:「莫門主!奴家進來了!」閃身便進。
    莫意勃然大怒,心想你兩人還不是一鼻孔出氣,一扇便往進來的花解語撥去。
    花解語知道帳內的是莫意和韓柏,那敢掉以輕心,早蓄勢以待,見勁風撲臉而來,
嬌叱一聲,綵帶飛出。
    韓柏暗叫天助我也,摟著莫意的赤裸艷姬,沖天而飛,破帳而出,再『砰』一聲撞
破倉頂,帶起漫天木屑碎板,倉皇逃去。
    天色微明。
    來自八派聯盟之一『書香世家』的二位種子夫婦高手,向清秋和雲裳出城後,往西
而行,踏上歸途。
    這時城門還未開,但當然難不倒高來高去的武林人物,不知如何,兩人均想急於離
城,好盡速返回蘇州的書香世家。
    向清秋望向妻子雲裳,欣賞著令他百看不厭的側臉輪廓,淡淡笑道:「裳妹!知道
嗎?自從我被選為種子高手後,心情從未有過似這刻的輕鬆寫意,可是,程望剛剛以身
殉難,我應該是悲痛和頹喪才是啊!」
    雲裳別過頭來,愛憐地看了夫婿一眼,柔聲道:「清秋哥你的本質實是愛文輕武,
兼且你對生命有比常人更火熱的愛戀,所以心底一直抗拒著八派加於你身上的責任,昨
夜既已對上了龐斑,雖沒有動手,但總算有了交代,故心情輕鬆,我一點也不覺奇怪。」
    向清秋拉起雲裳的手,送到唇邊深深一吻,歎道:「有一個這樣瞭解我的賢妻,清
秋對上天已再無所求。」
    雲裳輕輕一歎,卻沒有說話。
    向清秋大奇道:「為何離開柳林後,裳妹容顏毫不開展?」
    雲裳望往在面前延展的官道,兩旁樹木森森,想來在太陽高掛時,這條路亦必然非
常陰涼舒服,低聲道:「我有點擔心,擔心能否回得到蘇州。」
    向清秋向來信服妻子的才智,聞言一震,皺盾一想道:「裳妹是否怕龐斑的人會對
付我們!」
    雲裳步速減緩下來,點頭道:「龐斑這次出山,由攻打尊信門開始,每一個行動,
均顯出精心的策劃和部署,現在怎會忽然露出個大空隙,讓我們有機可乘?」
    向清秋駭然止步,道:「難道龐斑的傷是假裝出來的?」
    他這話確是合情合理,龐斑隨手殺人,說去便去的表現,那有絲毫像個受傷的人。
    雲裳搖頭道:「若龐斑並沒受傷,我們沒有一個人能生離柳林,其中有些關鍵,是
我想不透的。」
    腳步聲在後方響起。
    兩人同時心中一懍。
    因為這腳步聲響起時,來人已在身後十丈之內,而之前他們從未感到有人追近,只
是這點,他們便不得不心生警惕。、兩人心意相通,鬆手分開,退往兩旁,向後望去。
    一看之下,又是大吃一驚。
    原來後面趕來的是兩人而非一人,他們步履一致,故此只發出『一個人』的足音來。
    這兩個人生得一模一樣,原來是對雙生兄弟,年紀在六十至七十間,臉目陰沈,身
材高大,鼻樑高挺彎曲,不似中土人士。
    雲裳嬌軀輕顫,『啊!』一聲道:「蒙氏雙魔!」
    向清秋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原來當年元朝為朱元璋覆滅前,蒙皇座下共有八大高手,
充當蒙皇的貼身護衛,這蒙氏雙魔正是其中兩名高手,這兩人容貌體形均極為相肖,只
老大嘴角有小塊胎記,其真實名字無人得知,只慣稱為蒙大、蒙二。
    元順帝至正二十八年,朱元璋手下大將徐達、常遇春兩軍會師通州,大敗元兵直撲
京師,元順帝在這八大高手護送下北走上都,朱元璋命鬼王虛若無親率中原高手一十七
人追殺順帝,八大高手拚死力戰,其中三人血戰而死,而剩下的五人,竟仍能保順帝安
然逃回蒙古,於此可見這五人武技之強橫,這蒙氏雙魔,正是其中兩人。
    是役中原高手死者十一人,餘人除鬼王虛若無外,無不負傷。今天說起仍是談虎色
變,想不到現在其中二人又在中原出現,怎不教人心膽俱寒。
    雲裳和丈夫迅速交換一個眼色,均看到對方心中的懼意,因為若這二人真與龐斑有
關,便代表此來有滅口之意,以免他兩人將二魔的行蹤露出去,致惹起中原武林的警覺。
    兩魔並沒有因向清秋夫婦有所警覺而減慢速度,倏忽迫至兩人五尺處。
    「鏘!」
    向清秋和雲裳亮出書香世家在江湖上聲名卓著的『銀龍』和『玉鳳』兩把名劍。
    蒙大哈哈一笑,雙手十指屈曲如鉤,分往兩劍抓去,同一時間,蒙二躍上蒙大肩上,
借力翻上半空,飛往兩人頭頂。
    雲裳心中暗暗叫苦,她和向清秋婚後朝夕練劍,最擅雙劍合擊之道,二人同心,功
力倍增。那知敵人來的卻是一對在這方面更屬超專家級的雙生兄弟,六、七十年聯戰經
驗,立時將他們的優勢比下去,由此亦可見敵人安排之妙,用計之巧。
    「霍霍!」
    蒙大的左右手分別拂在向清秋和雲裳的銀龍和玉鳳上。
    兩人同時一震,胸口如受重拳轟擊,往後跌退,跟著那式「比翼雙飛」竟使不下去。
    兩人交換一個眼色,由分變合,背貼上背。
    狂飆由上卷下。
    蒙二雙拳由上下擊,道上塵土捲起,聲勢懾人。
    蒙大怪笑一聲,叫道:「果然後生可畏,可惜這麼早便要死了。」手一掃,一根黑
黝黝的玄鐵尺來到手中,閃電般刺向臉朝著他的雲裳,不教敵人有絲毫喘息的機會。
    這兩魔突然出現,已是先聲奪人,又仗著比向清秋夫婦深厚得多的內功,以硬碰硬,
無論心理和戰略上均顯出他們佔盡上風。
    若是向清秋夫婦知道方夜羽竟能在同一時間內,分向干羅、韓柏、風行烈和他們發
動攻擊,心中的驚駭將不止於此。
    「鏘!」
    「霍!」
    雲裳的玉鳳和向清秋的銀龍分別迎上蒙大的玄鐵尺和蒙二的拳。
    蒙大全身一顫,往後跌退,蒙二則像毽子般拋起,落在兩人的另一方。
    雲裳和向清秋分別噴出一口鮮血。
    蒙大移退三步後,擺開架勢,臉帶驚容道:「好!想不到你們年紀輕輕,便練成了
書香世家的『連體心法』,難怪少主特別要我們兩個來招呼你們。」
    向清秋兩人內心的驚駭實不干於他們,原來這『連體心法』乃書香世家不傳之秘,
能藉身體的接觸,又或手牽著手,將兩人內勁『連體』起來,所以蒙大、蒙二表面上是
與其中一人比拚,其實對著的卻是兩人合起的功力。
    向清秋夫婦想以此秘法,出其不意下當可重創兩人,扳回劣勢,豈知對方功力深厚
之極,退而不傷,反是兩人受了內傷,雖是輕微,但久戰下將產生不良影響。
    雲裳嬌叱一聲,手拉著夫君的手。
    兩人劍光暴漲,往雙魔攻去,乘兩魔陣腳未穩的空隙,爭取主攻之勢。
    蒙二大喝一聲,有巖平地起了個焦雷,亮出長若五尺的短矛,不剌反劈,當頭轟擊,
若鞭之抽下。
    蒙大配合衝前,玄鐵尺搶入中位,竟是要貼身血戰的姿態。
    一連串金鐵交鳴的激響,震徹早晨的官道,瞬間四人交換凶險萬分的十多招。
    向清秋一聲悶哼,身形踉蹌,肩頭鮮血飛濺。
    雲裳一咬牙,將向清秋拉往身後,滿天劍影收了回來,平平實實劈了幾劍,一時間
劍勁貫空。
    佔了上風的蒙氏雙魔,狀若瘋虎的攻勢忽地收斂,老老實實地分別擋了雲裳三劍。
    雲裳張口噴出第二口鮮血,護著向清秋退到一棵大樹旁,劍尖顫震,遙指兩魔。
    蒙二怪笑道:「看不出斯文秀氣的樣子,竟能施出最消耗內力的少林『初祖劍法』,
倒要看看還有什麼絕學?」
    蒙大陰陰笑道:「現在連劍也拿不穩了!是嗎!」
    雲裳臉容平靜,心中卻在擔心身後的向清秋,剛才向清秋給蒙二短矛挑中時,若非
她及時藉連體心法,將內力輸入向清秋體內,向清秋恐已立斃當場,不過仍難逃經脈受
傷的厄運,一時三刻恐難再動手。
    向清秋搭在她肩頭的手輕輕顫勳著,不停深深吸氣,正在全力運功療傷。
    蒙大眼中精光暴閃,玄鐵尺彈起,挽了個花式,封著雲裳劍鋒的所有進路。
    蒙二短矛往下稍挫,矛尖顫震,欲出不出,教人全然無法捉摸其來勢。
    這二魔的武功確是非同小可,一出手,身為八派聯盟苦心栽培出來的兩名種子高手,
便全陷於挨打的劣勢。
    雲裳心中暗歎:清秋!我們雖不能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卻能同年同月同日死去,也
算是緣份。劍動,但氣勢勁道已大不如前。
    驀地蒙氏雙魔齊露驚容。
    雲裳和向清秋亦同時聽到身後一下尖銳的聲音響起,初時僅可耳聞,但剎那間耳鼓
內已貫滿了嘯叫。
    就像一陣狂風捲至。
    這卻是劍氣的嘯叫。
    蒙氏雙魔臉色齊變,一尺一矛全力擊出,務求在這從隱處攻出的敵人來到前,殺死
眼前這對陷於絕境的種子高手。
    狂烈的氣勁,直迫雲裳而去。
    劍光一閃。
    「鏘鏗!」
    來人劍鋒分點上玄鐵尺和短矛。
    蒙氏雙魔往後飄退,倏又轉回,尺矛幻起千百道光影,鋪天蓋地再殺將過來。
    此時來人已插入這對峙的兩對人中間,劍芒大盛,卻看不到人。
    這並非誇大的說法,而是雲裳的美目只看到身前整個空間幻起閃爍的劍芒,其中可
見一優美纖長的身形,隱約其中,但總有種霧看花、覷不真切、如虛如幻的感覺。
    不聞半點兵刃交觸的聲音,蒙大、蒙二分往兩旁急退。
    劍芒收止。
    來自天下兩大聖地之一的秦夢瑤亭亭而立,一手持劍,另一手輕捏劍訣,清麗的俏
臉靜若淵海。
    蒙氏雙魔又再攻至。
    秦夢瑤嘴角掠過一絲柔柔笑意,緩緩一劍直劈兩魔排山倒海而來的攻勢正中處。
    在這樣凶險的形勢,變成了旁觀者的雲裳,不知如何,心中忽地升起了一種沒法解
釋的寧靜感覺,這並非因秦夢瑤代她接了敵人的全部攻勢,而是因為秦夢瑤這一劍有種
虛極靜極的意境。
    尺矛攻至。
    秦夢瑤玉手輕搖,長劍像鐘擺般搖往兩邊,似緩又似快,分擊在尺矛之上。
    雙魔驚人的攻勢忽地冰消瓦解。
    劍芒暴漲。
    雙魔齊聲怒吼,踉蹌往後跌退。
    直退入路另一邊的密林,接著是枝斷葉落,劈啪聲起,由大轉小,終不可聞。
    雲裳舒了一口氣。
    這兩個可怕的人竟給秦夢瑤輕描淡寫便擊退了。
    向清秋這時也回過氣來了,到了雲裳身旁。
    兩人的手緊握在一起,感受著劫後餘生的歡娛。
    秦夢瑤歎了一口氣,轉過身來。
    兩人正要多謝,奏夢搖擺手阻止,回劍入鞘,微笑道:「都是我不好,來遲了一步。」
雲裳呀道:「夢瑤姑娘難道早知我們會受到襲擊嗎?」
    秦夢瑤目光先移到向清秋受傷後的蒼白的臉上,道:「向兄雖傷及經脈,但有貴夫
人連體心法之助,當可迅速復原,夢瑤也稍減心中之疚。」
    向清秋眼中射出感激的神色,點頭道:「夢瑤姑娘毋庸操心,這點傷清秋還受得起。
姑娘一劍退雙魔,壓下魔道凶,使人振奮莫名。」
    秦夢瑤幽幽一歎道:「假設你知道我剛才施出上古秘傳下來廣成子的『劍笑軒轅』,
卻只僅能輕創兩人,你便不會那麼樂觀了。」
    雲裳像想起什麼似的『啊』一聲輕呼道:「昔日元朝覆滅時,除蒙氏雙魔外,蒙古
八大高手還有『人妖』裡赤媚、『萬里橫行』強望生和『禿鷹』由蚩敵三人倖存不死,
現在雙魔在世,這三人武功更勝雙魔,若是伏襲其它的種子高手,形勢定非常危殆。」
    秦夢瑤道:「這正是我遲來的原因,照我估計,謝峰等長白高手和不捨大師的一組
人,都不是方夜羽的攻擊目標,一來由於他們聚眾則力強,更重要的原因是韓府兇案一
日未解決,留他們下來對方夜羽是有利無害的,所以我擔心的只是筏可大師和你門。」
    向清秋關心道:「筏可大師功力大減,確是非常危險。」
    奏夢瑤道:「不用擔心,我暗中綴著筏可大師,直至他與本門之人會合,才再來追
你們。方夜羽一代雄才,看出留下筏可亦屬有利無害,確是高瞻遠矚。」
    雲裳略一錯愕,旋即點頭,顯示體會了秦夢瑤的想法,向清秋才智略遜乃妻,皺眉
問道:「為何留下筏可大師,反對方夜羽有利無害?」
    秦夢瑤道:「十八種子高手,均為八派新一代的繼承人,筏可大師是被內定為新的
菩提園主,現在他功力減退,武功雖已不招敵人之忌,但表面看去卻和以前並無兩樣,
究竟是否仍應讓他繼承園主之位,正是個非常頭痛的問題,後果可大可小。」
    向清秋恍然大悟,不禁對秦夢瑤細緻精到的觀察升起由衷的佩服,因為繼承之權,
一個弄不好,往往引起一派內不同系統的鬥爭,甚至乎分裂,此種情形在八派內早有先
例,非是無的放矢,由此亦可知方夜羽的眼光和手段。
    雲裳緊握夫君的手,歎了一口氣道:「我們原本打算返回世家,便從此不問世事,
再不理江湖上的風風雨雨,但照現在的情形來看,恐難獨善其身了。」
    奏夢瑤道:「龐斑此次出山,牽連之廣,前所未有,恐怕有很多數代從不介入江湖
紛爭的門派也難以倖免,何況是八派聯盟之一的書香世家。賢伉儷當前急務,是先治好
傷勢,然後再作打算。」
    向清秋誠懇地道:「夢瑤姑娘請提點愚夫婦一二。」
    這句話確是非同小可,表達了他兩人願意聽取秦夢瑤的指示。要知向清秋和雲裳、
乃書香世家新一代的繼承者,身份非同小可,誰可使得動他們?若非真的心悅誠服,這
樣的話絕不會輕易出口。
    秦夢瑤露出欣慰的笑容,道:「夢瑤希望書香世家能在解開韓府兇案一事上,盡盡
心力。」
    雲裳目射奇光,沉聲道:「夢瑤姑娘是否想我們將這事壓下去,大事化小,小事化
無?」
    雲裳這幾句話正代表了長白以外各門派的想法,就是無論如何,為了大局著想,這
事唯一的方法就是不了了之,否則牽纏下去,對八派聯盟的團結絕無半點好處。
    奏夢瑤美目緩緩掃過兩人,淡淡道:「不!我們要把真兇找出來,作出公正的判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