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4卷)
第八章 刀光劍影

  干羅在漆黑的長街大步走著,兩旁在日間人來人往,其門庭若市的店舖全關上了門,
死寂一片。
    天地間好像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但他知道他不會寂寞的,因為方夜羽正張開了天羅地網,待他闖進去。
    干羅沒有絲毫恐懼,自四十年前他名登黑榜上,直至怒蛟島一戰,敗於浪翻雲天下
無雙的覆雨劍下,他達到一生中的第一個突破,就是他一直恐懼的事終於發生了。
    他輸了!
    第二個突破在剛才發生,就是公然表明了不屈於龐斑之下的態度。
    最可怕的兩件事都發生了,已再沒有值得他恐懼的事物。
    他終於達到了毫無牽掛的境界。
    武功到了干羅這層次,講求的已非武技戰略,而更重要的是精神修養。
    干羅停了下來,悠然負手而立,長笑道:「累小魔師久等了!」
    前面暗影處步出一前兩後三個人來,帶頭的人正是儒雅瀟的方夜羽。
    方夜羽微一恭身道:「晚輩方夜羽,拜見城主!」
    干羅眼中精芒閃過,道:「不愧人中之龍,難怪龐斑看得入眼。」他一邊說,一邊
分神留意著四方八面,發覺正有大批高手,迅速接近著,心中冷笑,方夜羽是欲不惜代
價,要置他干羅於死了。
    方夜羽長歎一聲道:「干城主如此不世之才,竟不能為我所用,還要兵刀相見,可
惜之至!可惜之至!」
    干羅哈哈一笑道:「我干羅何等樣人,豈會聽人之命,小魔師調來高手,以為這就
可以留下干羅?」
    方夜羽淡淡道:「晚輩知道城主袖內暗藏火箭,只要放出,便可將城主暗藏附近的
山城伏兵馬上召來,城主!請便!」
    干羅一揚手,火箭射出,直升至七、八丈外的高空,才爆開一朵眩目的黃色光花,
在漆黑的夜空中,非常悅目好看,一點也不教人看出內裡含著的殺伐凶危。
    煙花光點下。
    四周寂然無聲。
    干羅厲喝道:「是否他們已遭了你毒手?」方夜羽身後兩名高手踏前一步,防備干
羅出手,這兩人一刀一劍,氣度沉凝,面對干羅而毫無懼色,可見是不可多得的高手。
    方夜羽微微一笑道:「城主太高估晚輩了,我們還未有能力在無聲無息下,消滅干
羅山城的精銳隊伍。」
    干羅臉容回復止水般的平靜,冷冷道:「小魔師厲害之極,竟能在干某不知不覺下,
策動追隨我二十多年的手下齊齊背叛了我!」
    方夜羽平靜地道:「這還要拜城主所賜,若非城主怒蛟島之戰後,閉關療傷,性情
大變,你山城昔日俯首聽命的手下,又怎會有離異之心?而更重要的是他們只能在隨你
而死,又或隨我享盡富貴榮華兩項上,揀取其一,今天只剩下城主一人在此,便是鐵般
的事實,說明了人性的自私。」
    干羅仰天長笑,道:「有利則合,無利則分,本就是黑道的至律,我倒想看看除了
龐斑外,還有誰有資格將我干羅留在此處。」
    方夜羽依然保持著客氣的笑容,道:「我身後兩人,左邊用刀的叫絕天、右邊用劍
的叫滅地,乃魔師宮十大煞神之首,家師退隱約二十年內,他們兩人和其餘煞神,均曾
分別潛入江湖,以別的身份轉戰天下,爭取經驗,若城主誤以為他們實戰不足,說不定
會吃個大虧。
    」干羅的銳目掃過兩人,絕天年紀在三十五、六間,而滅地最少有五十歲,兩人年
紀差了十多年,顯示出他們乃在一段長時間內被精選訓練出來的人。
    較老的滅地反而身體粗壯,一對眼完全沒有任何表現,看著干羅時便像看著一件死
物,使人膽怯心寒。持劍的手穩定有力,針對著干羅的表情動作,劍尖作著輕微的改變。
    絕天排名高過滅地,可是平凡的外表,卻使人完全感不到他的可怕處,特別是長瘦
的軀體更使人誤會他膽小畏怯,不過干羅卻從他刀鋒滲出的殺氣,看出他的功力比滅地
實有過之而無不及。
    龐斑說得不錯,方夜羽手中確擁有不容低估的力量。
    干羅冷然道:「龐斑給你們取了這麼逆天地不敬的霸道名字,恐你們將來會橫死收
場。
    」絕天雖臉容不變,但瞳孔一收即放,閃過精光,顯出干羅這句話已打進他心坎裡,
反之滅地一點反應也沒有,由此干羅便推知滅地人生經驗比較豐富,對生命的依戀亦較
絕天為少,故對這類宿命式攻心話沒有那麼大的感覺。
    這寶貴的資料立時收進干羅的腦海裡,在適當時機,他便會加以利用,取此二人之
命,干羅這類敵手,豈是好惹?
    方夜羽仰天一笑,道:「家師有言,天地萬物,莫不以順為賤,以逆為貴。故道家
仙道有云:順出生人,逆回成仙,有順必有逆,此乃天道,敬與不敬,霸道與否,只是
『人心』自己作怪的問題。」
    干羅心中暗讚,方夜羽故意提起龐斑,是要藉龐斑之威勢,解去幹羅在絕天滅地兩
人心中種下的心魔。一問一答間,兩人已交上了手。
    干羅仰天長笑道:「好!就讓我們用事實來印證何者為順,何老為逆;何者為生,
何者為死。」
    殺氣浪潮般以干羅為核心,向三人湧去。
    方夜羽微微一笑,往後退去。
    他表面從容自若,其實已將功力提至極限,擒賊先擒王,干羅不動手則已,一動手
必是以他為目標。
    絕天滅地由他兩側搶前而出,一刀一劍閃電劈刺而去,務要在干羅氣勢催迫至巔峰
前煞其銳氣。
    干羅臉容一冷,輕哼一聲,兩手拍出,不分先後拍在刀鋒和劍尖上。
    「霍!霍!」
    絕天滅地兩人齊齊悶哼一聲。
    絕天身體晃了一晃,滅地則退後了小半步,居然分別硬擋了干羅兩擊。
    干羅毫不驚異二人的強橫,他們不是如此武功高強才應是怪事,再哼一聲,雙手幻
起滿天爪影,虛虛實實往兩人抓去。
    就在這時風聲傳來。
    四條人影由屋瓦撲下,四枝長矛直擊向絕天滅地發動攻勢的干羅。
    干羅心中暗歎,這次來圍攻他的確是訓練有素的精銳之師,深懂聯攻之道,因為若
是太多人撲下來時,形勢一複雜,他干羅便可混水摸魚揀得便宜,但四個人卻剛好縫補
了背後每一個破綻空隙,發揮最大的力量。
    絕天受了干羅一擊,雖逞強一步不退,但已是血氣翻騰,收回來的刀再也無能主動,
想化攻為守,眼前已儘是干羅的爪影。
    他乃十大煞神之首,面對的雖是天下有數的毒手干羅,仍臨危不亂,大喝一聲,一
刀劈出,取的不是干羅的手,而是干羅的前額,竟是同歸於盡的硬拚硬。
    滅地雖外貌粗悍,豈知卻剛和絕天的陽剛路子相反,陰柔纖巧,劍尖爆起一朵劍花,
護在身前,嚴密封死干羅的所有進路。
    一攻一守,配合得天衣無縫。
    干羅冷喝一聲「好!」,身形毫不停滯,以令人肉眼難以覺察的速度,閃了幾閃,
切入兩人中間處,左右中指向兩側同時彈出,正中刀劍。
    在後的方夜羽心中一懍,干羅所表現出的實力,竟在他估計之上,難道敗於浪翻雲
劍下後,他的武功不退反進了?思索間,身後三八戟已來到左手裡。
    「叮!」「叮!」
    絕天強悍的一刀給彈得往上跳去,滅地嚴密的劍勢則全給彈散。
    四支長矛已離干羅左右兩側及後方不足六尺的距離。
    絕天滅地兩人身體一晃,化去兵器傳來的內勁,橫刀回劍待要再攻。
    「鏘!」
    干羅分作兩截掛於背後的長矛已在手中以最驚人的高速含二為一,一矛化作兩矛,
指向絕天滅地變招間無可避免出現的間隙。
    勁氣由矛的兩端鋪天蓋地巨浪般往兩人拍擊而去。
    干羅終於亮出他威懾天下的矛,當年怒蛟島一役,若非趕不及取出長矛,他也不會
在覆雨劍下敗得那麼快,那麼慘。
    但天下間,亦只有浪翻雲可快得使干羅取不出他的矛來。
    現在矛已到了山城之主毒手干羅手裡。
    方夜羽暗叫不好。
    「鏘鏘!」
    絕天滅地兩人悶嚷一聲,觸電般往兩外飄跌,以化去幹羅能斷人心脈的狂猛先天氣
勁,兩人心中之駭然,是說也不用說,干羅竟練成了先天真氣?
    真氣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東西,源自生命的奇異力量,潛藏在每一個人神的經脈穴位
內,追求武道之土,通過精神肉體的刻苦訓練,激發出無窮無盡的潛能,再以種種訣心
法加以駕馭,成就之高低,就是武林裡高手低手之別。
    真氣大別為兩類,就是先天和後天。
    後天乃有為而作,限於體質;先天無為而作,奪天地之精華,能吸取天地自然的力
量,無窮無盡。高下之別,不言可知。
    能練成先天真氣者,皆成不世高手,像已故的黑榜高手談應手的玄氣,雖已能令他
橫行江湖,但仍差半級才到達先天真氣的段數,絕天滅地比之談應手當然差了一截,撞
上干羅這三年來閉關練成的先天真氣,自是立時吃虧。
    干羅何等老謀深算,利用絕天滅地勢要攔他的形勢,硬迫兩人拚了三招,先以普通
真氣誘使對方放心出手,到第三招才下殺著。
    「鏘!」
    清響震懾全場。
    三八戟和長矛兩下閃電般紋擊在一起。
    方夜羽一聲狂喝,三八戟布起一道光網,防止干羅的第二矛,人已往外飛退。
    下,但他的感覺卻是孤軍在作戰。
    黑榜高手,果是無一易與。
    方夜羽冷哼一聲,往後疾退,手中三八戟施出龐斑親傳的救命三大絕招之一「佛手
逃猴」,催鼓出一道狂猛氣勁,硬往追來的矛撞去。
    干羅心中大奇,方夜羽退是正理,但卻毫無理由和自己無堅不璀的真氣硬。
    「霍!」
    方夜羽像羽毛般飄起,往外退去。
    原來勁氣相交時,方夜羽的勁氣竟奇跡地由陽剛化作陰柔,反撞往方夜羽,像風送
落葉般將他送走,用力之妙,令人大感折服,干羅一時間也莫奈他何。
    四周刀矛斧劍,狂風般捲往干羅。
    絕天滅地的刀劍又到。
    干羅心中暗歎一聲,方夜羽消失在波浪般攻上來的死士之後,使他失去了殺死他的
黃金機會,矛勢一展,當先衝上的三個人濺血飛跌。
    干羅心中湧起萬丈豪倩,扭身運矛,迎奢從後來的絕天滅地殺過去。
    「叮叮噹噹」不絕於耳。
    絕天滅地兩人施盡渾身解數,在數息之內分別硬擋了干羅十多矛,卻退了十多步,
若非干羅要分神挑開其它人不畏死攻來的兵器,恐怕他們已落敗負傷。不過他們能支持
這麼久仍毫無損傷,傳出去已可使他兩人名震江湖。
    干羅一聲長嘯,搶下兩人,躍上一褚高牆之上,身後已倒下了二十三人,可見剛才
戰況之烈。
    一時間,無人敢躍上牆頭,挑惹干羅。
    四方八面,人影僮僮,也不知來了多少敵人。
    「呀!」
    一聲女子的尖叫和打鬥聲在左方遠處瓦面傳來。
    干羅心中一懍,運功雙目,往聲音傳來處望去。
    只見一道嬌小的人影,竄高躍低,硬往他這方向闖來。
    干羅心中一熱,失聲道:「燕媚!」雙腳用力,大鳥騰空般往往敵人兵刀下苦撐的
「掌上可舞」易燕媚撲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