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4卷)
第七章 密謀復國

  離小花溪東三十里,位於黃州府郊的一座小尼姑庵的瓦面上,一道人影掠過,貼著
牆滑落至後院,站在一間靜室緊閉的門前。
    秦夢瑤清脆甜美的聲音從室內傳出道:「范前輩何事找夢瑤?」
    室外空地上的范良極全身一震,訝道:「秦姑娘能發現我,已使我大感意外,而竟
一口便叫出是范某,實在令人難以置信,難道姑娘能看穿木門嗎?」
    「咿唉!」
    木門打了開來,美若天仙但神情莊嚴聖潔的秦夢瑤緩步踏出,在范良極五、六步外
站定,淡淡道:「前輩不去跟蹤保護貴友,卻來此找我,未知有何急事?」
    范良極惱怒道:「這小子轉眼便不見了,嘿!就算想送死也不須那麼心急呀。」
    秦夢瑤似早就預料到有這種情況,道:「若真如前輩早先所言,韓柏確是魔教種魔
大法的傳人,前輩追失了他,自是毫不稀奇。」
    范良極歎道:「這小子果是進步神速,什麼東西給他看得兩眼便能學上手,難怪龐
斑要趁早干棹他,以免給魔種坐大。」
    秦夢瑤道:「要殺韓柏的不是龐斑,而是方夜羽。」
    范良極愕然道:「這難道有分別嗎?」
    奏夢瑤平靜地道:「前輩有此疑問,乃是由於不知龐斑和方夜羽的真正關係!」
    她的聲音有若空谷清音,使人打從心底裡感到安詳寧逸,好像世上再不存在醜惡的
事物。
    范良極眼睛爆起精光,靜待秦夢瑤即將說出的天大密。
    在離開黃州府的官道,星光下隱約可辨出兩旁疏落的林野。
    風行烈、谷倩蓮,一前一後在路上走著。
    一陣風吹過,樹搖葉動,沙沙作響,谷倩運打了個抖嗦,加快腳步,趕至和風行烈
並肩而行,怨道:「這麼晚了,還要匆匆離開黃州府,假如撞上了遊魂野鬼,該怎麼辦?」
    風行烈皺眉哂道:「腳是長在你身上的,怕黑便不要跟著我!」
    谷倩蓮施出拿手本領,兩眼一紅,委屈地道:「為了跟著你這狠心的人,雖怕黑又
有什麼辦法。」
    風行烈聽她語含怨懟,心中一軟,苦笑道:「你跟著我,實在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
笑。
    」驀然停步,解下背上的革囊,取出分成了三截的丈二紅槍。
    谷倩蓮訝然道:「你要幹什麼!」
    風行烈在路旁一塊石坐下,慢條斯理地裝嵌紅槍。
    谷倩蓮叫聲謝天謝地,乘機找了另一塊石坐下歇息。眼光凝注在紅槍槍身,露出迷
醉的神色,心想不知風行烈舞動紅槍時,可有厲若海的英雄氣概。
    風行烈摩挲著紅槍,眼中射出深沉的哀痛,其中又含有一種悲壯堅決的神色。
    谷倩蓮看了他幾眼,忍不住問道:「你在想什麼?」
    風行烈猛地驚醒,灼灼的目光在谷倩蓮嬌俏的臉龐來回掃了幾遍,出奇地和顏悅色
道:
    「緊記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絕不可離我二十步之外,那是丈二紅槍可以顧及的範圍。」
    谷倩蓮吐出了小舌尖,肯定地點頭,神情既願意又歡喜,這惡人原來也關心她的安
危的。
    風行烈心中一動,谷倩蓮的女兒嬌姿,確使人百看不厭,自從識了靳冰雲後,他已
很少留意別的女性。
    谷倩蓮坐得舒服,見他有起身之意,忙道:「誰要對付我們?」
    風行烈瀟一笑,搖頭道:「他們要對付的只是我,所以谷姑娘若扭頭便走,包你能
平平安安回抵雙修府。」
    谷倩蓮垂下頭,咬著唇皮輕輕道:「你笑起來時很好看。」
    風行烈霍地站起,將丈二紅槍移收背後,高健的身體像厲若海般自信挺直,眼神定
在官道漆黑的前方。
    谷倩蓮慌忙起立,像怕風行烈將她撇下。
    風行烈往前大步走去。
    谷倩蓮追著他道:「你明知有人會對付你,為何仍要離開黃州府,在那裡起碼有你
那兩位好友能幫助你。」
    風行烈失笑道:「風行烈既有紅槍在手,若還需要別人助陣,怎對得起先師。」
    官道還方蹄聲驟起。
    風行烈淡淡道:「來了!」
    谷倩運芳心一震。
    到了此刻,忽然間她明白了為何風行烈被公認為白道新一代最傑出的年輕高手,只
是那種察敵之先的慧覺,那份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鎮定,已是超人一等。
    二更剛過。
    干羅悠然步離小花溪,踏足渺無人跡的幽暗長街。
    這個宴會裡,他終於公然和龐斑決裂。
    方夜羽絕不會放過他,否則如何立威於天下?
    他忽地立定,喝道:「出來!」
    一個健碩的身形,由橫巷閃出,來到干羅身前,抱拳道:「戚長征在此候駕多時了,
只為說一聲多謝。」竟是『快刀』戚長征。
    干羅哈哈一笑,道:「好小子!陪我走走。」大步前行。
    戚長征想不到干羅如此隨和友善,忙傍在側,正要說話,見到干羅露出思索的表情,
又急忙閉口。
    干羅忽停了下來,歎一口氣道:「直到此刻,我才擔心浪翻雲會輸。」
    戚長征一震道:「怎麼?那是否因為你見過龐斑?」
    干羅眼中閃過寒芒:「一進房內,我從來未放棄找尋出手的機會,但到現在我仍一
招未發,他比我原先的估計還要可怕得多。」
    戚長征道:「縱使他靜時全無破綻,但只要前輩出手,難道不能迫他露出破綻嗎?」
    干羅手收背後,緩緩往看似深無盡極的長街另一端進發,淡淡道:「那不是有沒有
破綻的問題,武功到了我等級數,無論動靜均不會霧出絲毫破綻的。」
    戚長征隨在他身旁,恭敬地道:「多謝前輩指點,但前輩又為何出不了手?」
    干羅微微一笑,嘿然讚道:「龐斑真不愧魔門古往今來最超卓的高手,竟能使我和
他對坐兩個時辰,仍捉摸不定他的確實位置,這教我如何出手?」
    戚長征一呆道:「找不到他的確切位置,這怎麼可能?」
    干羅倏然止步,淡淡道:「這是一種沒法解釋的感覺,要解釋也解釋不來,時至自
知。
    好了!戚小兄你我深夜漫步長街之緣,就止於此。我還要去赴一個盛宴,以生和死
作菜的宴會。」說到這裡,不由想起龐斑款待他的兩道菜一一憐秀秀的箏和龐斑的答案。
    龐斑器重他。
    他也欣賞喜歡龐斑。
    可恨命運卻安排了他們做敵人,誰能改變?
    戚長征正容道:「前輩和怒蛟幫雖曾有過極大過節,但衝著前輩剛才曾助戚長征脫
困,為今你要往沙場殺敵,為還這份情債,又怎少得了戚長征一份兒!」
    干羅仰天長笑道:「我干羅何須別人出手助拳,再多言便會破壞我在心內對你的印
象。
    」大步前行,再也沒回過頭來。
    戚長征呆立街心,看著干羅逐漸溶入長街遠處的黑夜裡,心中湧起敬意和感激。
    「噹!」
    兩更半了。
    韓柏蹲在一堵破牆之上,仰望天上閃亮的星光,他特別學了這范良極的招牌姿勢,
就是想試試那竟有什麼感覺和滋味,為何范良極總樂此不疲,連有椅子時也要蹲在椅上,
蹲得比別人坐著還來得悠然自得。
    自遇上了范良極後,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使他沒有靜下來的時刻。
    但在這隨時被別人暗殺身亡的時間,他終於安靜下來。
    他想起了秦夢瑤,想起了靳冰雲。
    她們都是那樣地觸動了他的心神,使他首次感到思憶和期待的痛苦。
    靳冰雲使人感到無論你怎樣去接近他,甚至擁抱她,可是她的心總在十萬八千里之
外,讓你覺得得到的只是個空殼。
    奏夢瑤卻予人異曲同工的另一種感受,高雅清幽的仙姿,使人一見便泛起只敢遠觀,
不敢存有冒瀆的心,在她身旁,似有一道無從逾越的鴻溝。
    韓柏又想起朝霞,自己難道真的要去娶她?站在男人的立場,對這樣誘人的成熟美
女,當然不會有任何討厭的感覺,但她終是別人的妾侍,單憑范豆極的主觀推斷,自己
便真要去奪人所好嗎?而且朝霞是否願意跟他,尚在未知之數。
    不過也不用想那麼多。
    過了這十天,避過暗殺,還要勝了方夜羽才有命想其它的東西,那時才說吧!
    否則一切休提。
    不過有一件事他並不明白。
    為何方夜羽不等過了這九天,龐斑復原時才動手對付他們?
    風聲在後方響起。
    韓柏微微一笑,心道:「終於來了!」
    一陣香風吹至,美如花的『紅顏』花解語,已坐在他身旁的牆上。
    韓柑一愕看去,入目的是花解語從敞開的裙腳露出的半截玉腳,粉紅嬌嫩,在星光
下肉光緻緻,令人目眩。
    花解語一陣輕柔的笑聲,側過頭來瞅了韓柏一眼,眼波又飄往還方,道:「奴家是
奉命來剌殺韓公子的。」
    韓柏愕然道:「什麼?」對方巧笑倩兮,那有半分凶狠的味兒,但他偏偏從范良極
口中得知此女外看雖像少女,其實卻已年過半百,狡辣處令人咋舌。
    花解語扭頭望來,眼波在韓柏身上大感興趣地巡視了幾遍,『噗』一聲掩口笑道:
    「你的坐姿真怪。」
    韓柏這才記起自己足足踏了幾個時辰,若非魔種勁力深厚,雙腳早麻痺得撐不下去。
    花解語將俏臉湊過來道:「我要殺死你了!」
    奏夢瑤道:「方夜羽乃當年威臨天下蒙皇忽必烈的嫡系子孫,而龐斑承乃師蒙赤行
遺命,特別挑選方夜羽出來,加以培育,以冀他能重奪在漢人手裡失去的江山。」
    范良極皺眉道:「那他們還不是一鼻孔出氣,為何方夜羽的作為卻不關龐斑的事?」
    秦夢瑤輕歎道:「才智武功到了龐斑那個級數,早超脫了世人爭逐的名利權位,龐
斑的目標是天道而非人道,所以人世的爭逐,他全任由方夜羽自己一手策劃和決定,龐
斑只負起匡扶之責,除非遇著了浪翻雲和厲若海這類連龐斑也感心動的不世出高手,否
則一切閒事他都不聞不問。」
    范良極恍然道:「我明白了,龐斑是故意讓方夜羽自己去打江山,這樣得來的東西
才有實質意義,彌足珍貴,龐斑確乃一代人傑。」
    秦夢瑤點頭道:「家師曾說,生死爭逐,在龐斑只是生命裡的插曲和遊戲,若他要
爭天下,那輪得到朱元璋,只不過他眼看自己族人入主中原後,腐化頹敗,才故意袖手
不理,待蒙人痛失江山後,才挑出方夜羽,看看能否東山再起,這在他只是一個有趣的
遊戲。」
    范良極長長舒出心頭一口熱氣,低喝道:「好一個龐斑,現在連我也感到佩服他了。」
    接著雙目一瞪道:「我尚有一事不明,請秦姑娘指教。」他極少對人說話如此客氣,
可是奏夢瑤自有一股高貴清雅的氣質,使他不敢冒瀆。
    秦夢瑤迎著一陣吹來的夜風,吸了一口氣,微微一笑道:「前輩定量奇怪我早先本
有出手相助貴友韓柏之意,後來聽前輩說出韓兄的離奇經歷後,忽又打消原意,因而大
惑不解,是嗎?」
    范良極限中閃過讚賞的神色,嘿然道:「正是如此,因為假如姑娘肯伴他抗敵,我
保證他不會說出什麼要獨自應付才算英雄這類傻話。」說到這裡,臉上再現悻然之色,
顯示他對韓柏當時的態度不滿之極。
    秦夢瑤玉容一冷道:「前輩勿再把夢瑤與韓兄牽入男女之事內,我這次離開師門,
到塵世一闖,只是為了兩個人,其它一切都不放在我心上,前輩不用在這事上再費心力
了。」
    饒是范良極面皮這麼厚,也禁不住老臉一紅,暗想男女之道,千變萬化,這刻實犯
不著和她爭辯,順口道:「那兩個人是誰?竟能使姑娘掛在心上。」
    奏夢瑤美目異采連閃,淡淡道:「就是龐斑和浪翻雲。」
    范良極一愕拍頭道:「我為何忽然茅塞頓閉,當然是這兩個人物,才能被姑娘看得
上眼。」
    奏夢瑤不再解釋,回到先前的問題上,道:「方夜羽比我想像的更厲害,招中藏招,
幾句說話便瓦解了我們三人聯手之勢,前輩也要小心自身的安危,在這等務要立威天下
的時刻,方夜羽絕不會放過你。」
    范良極嘿然笑道:「我若蓄意要逃,十個方夜羽也逮我不著。」接著歎了一口氣,
有點氣地道:「但我是否低估了他呢?」方夜羽的可怕處,是永遠不給人摸清他的真正
實力,看到他的底牌。
    秦夢瑤道:「我曾遍閱靜齋的藏書,其中一本乃敝門第十三代淨一師太的著作,論
及魔門的道心種魔大法不可測,實乃由魔入道的最高法門,無論以他人作爐鼎,又或以
自身作爐鼎,都是為了播下種子,歷經種種劫難,以超脫輪迴生死之外,所以韓兄既有
幸成為道心種魔的傳人,眼前的追殺,正是劫難的開始,是他踏往成功的必經路途,假
若我插手其中,反為不美!」
    范良極苦惱地道:「但龐斑怎會放過另一個魔種的擁有人?」
    秦夢瑤微笑道:「前輩太小覷龐斑了,據家師所一口,龐斑最可怕處,是他已克服
了一般人負面的情緒,例如恐懼、怨恨、嫉妒、疑惑等等諸如此類令人不安的因素,假
設有一天韓兄魔功大成,他歡喜還來不及。要對付韓兄的是方夜羽,為了完成皇業,他
會不惜一切,剔除所有擋在前路的障礙,包括你和我在內。」
    接著輕輕道:「好了!我還有一個約會!」
    范良極見她對自己毫無隱瞞,暢所欲言,好感大生,不過也心下奇怪,忍不住問道:
    「江湖上,有句名言是『逢人只說三分話』,為何姑娘卻對范某毫無半點保留。」
    秦夢瑤深無盡極的美目閃起智能的光芒,卻避而不答,道:「這原因終有一天前輩
會知道,快三更了,前輩請吧!」
    范良極仰天一陣長笑,不再多言,躍身而起,瞬眼間消失在深黑的夜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