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4卷)
第二章 路遇故人

    戚長征在一處環境優美的農村,借宿兩宿,將與孤竹、談應手的搏鬥經驗融匯吸收
後,刀法更上一層樓,這才踏上征途,往武昌韓府趕去。
    途中遇上一場豪雨,暗歎天不作美,唯有避進一個山谷去,剛進入谷口,驟雨忽停,
陽光破雲而出,彎彎的彩虹下,只見谷內別有洞天,二十多畝良田,種著各類蔬菜米黍,
果樹掩映間,隱見茅舍。
    真是個世外桃源的安樂處所。
    戚長征不想驚擾別人的寧靜,待要進去,忽地『咦!』一聲停了下來,細察著腳下
的一畦稻田。
    稻田顯是收割不久,戚長征看著被割掉的禾草,眼中閃著驚異的神色。
    每株禾草都是同一高度被同樣刀法削斷,顯示出驚人的精確度、自製和持久力。
    一名高瘦漢子從果林後轉了出來,肩上簷著兩桶肥料,踏著田間的小徑走過來,他
專注地看著向左右延展的田野,似是一點察覺不到陌生者的闖入。
    高瘦漢子走到一塊瓜田裡,自顧自施起肥來。
    戚長征好奇心大起,朗聲恭容道:「晚輩乃怒蛟幫戚長征,敢間前輩高姓大名?」
    高瘦男子頭也不台,淡淡道:「本人隱居於此,早不問世事,朋友若只是路過,便
請上路吧!」
    戚長征瀟一笑,抱拳道:「那就請恕過凡心俗口驚擾之罪,長征這便上路!」
    轉身待去。
    「咿唉!」
    果林裡傳來開門聲,一把甜美的女聲叫道:「長征!」
    「征」字聲尾還未完,倏地斷去,似是呼喚的女子突然想起自己不應喚叫。
    戚長征愕然轉身,正好迎上高瘦漢子凌厲有若刀刃的目光。
    果林那裡再沒有半點聲色。
    戚長征記性極佳,早想起呼喚他名字的女子是何人,心中翻起波濤。
    戚長征昂然與高瘦漢子對視著,尊敬地道:「江湖中用刀者雖多如天上星辰,但能
令長征心儀者,則只有閣下『左手刀』封寒前輩。」
    原來眼前這甘於隱遁於深谷的人,竟是昔年名震武林的『黑榜』高手『左手刀』封
寒,三年前他挑戰浪翻雲,雖敗猶榮,與浪翻雲結成好友,受浪翻雲之托,將被揭露了
臥底身份的干羅養女干虹青,帶離怒蛟島,想不到竟隱居於此,不問世事。
    剛才叫他的不用說是媚誘人,怒蛟幫主上官鷹的前妻干虹青。
    封寒眼中精光斂去,淡淡道:「說到用刀,古往今來莫有人能過於傳鷹之厚背刀,
封某敗軍之將,何足言勇,浪翻雲兄近況可好?」
    戚長征肅容道:「好!非常好!」此人看來粗豪,但粗中有細,外面江湖雖風起雲
湧,他卻一言不提,以免破壞了這小谷的和平寧靜。
    干虹青聲音從果林裒的茅舍傳來道:「故人遠來,封寒你為何不延客入屋,喝兩口
熱茶。」
    這時輪到戚長征心下猶豫,他這人愛恨分明,干虹青騙去上官鷹感情,現在又和封
寒任在一起,關係大不簡單,實是不見為宜。
    封寒指著東方天際道:「雨雲即至,戚兄若不嫌寒舍簡陋,請進來一歇,待雨過後,
再上路也不遲。」
    戚長征順著他的手指看去,東方還處果是烏雲密佈,景物沒在茫茫煙雨裡。
    封寒打個招呼,當先領路往果林走去。
    戚長徵收攝心神,隨他而去。
    兩人在種著各種果樹的小路穿過,一大一小兩間茅屋現在眼前,小茅屋的煙囪正升
起裊裊炊煙,當是干虹青正在烹茶款客,想她以前貴為幫主夫人,婢僕成群,似這樣事
事親為的粗苦生活,未知她是否習慣。
    屋門打開。
    封寒站在門旁,擺手示意戚長征進去。
    戚長征停了下來,仰天用力嗅了幾下,歎道:「好香的桂花!」
    封寒冰冷的臉容首次綻出一絲笑意,道:「就是這桂樹的香氣,將我留在此地三年,
或者一生一世。」
    一股懶洋洋的感覺湧上心頭,戚長征悠悠步進屋裡。
    屋內桌椅幾櫃一應俱全,還隔了兩個房間,珠低垂!各類傢具均以桃木製造,雖沒
有填鑲嵌裝飾,但手工極佳,予人耐用舒適的感覺,牆上還掛了幾張字畫,清雅脫俗。
    封寒見他目光在桌椅巡逡,微笑道:「這些都是我的手工藝兒。」指著掛在牆上的
字畫道:「這些則是虹青的傑作!」
    「嘩啦啦!」
    大雨終於來臨,打在茅屋頂上和斜伸窗外的竹上,敲起了大自然的樂章清寒之氣,
透窗而入。
    戚長征楝了靠窗的木椅坐下,伸了個懶腰,舒服得連話也說不出來。
    他深切感受到封寒和干虹青這小天地裡那種寧和溫暖的氣氛,忽然覺得背負著的刀
又重又累贅,連忙解下來,挨放牆角,心中一動,眼睛四處搜索起來。
    封寒在廳心的桌旁坐下,道:「戚兄是否在找我的刀?」
    戚長征有點不好意思地點頭應是。
    封寒微微一笑道:「連我自己也忘了將刀放在那裡了。」
    戚長征愕然。
    腳步聲響起。
    戚長征轉頭看去,差點認不出這就是昔日怒蛟幫主夫人,那光四射的干虹青。
    她身粗布衣裳,不施半點脂粉,烏黑閃亮的秀髮高高束起,用一枝木簪在頭頂結了
個髮髻,予人素淡清爽的感覺,再沒有半點當日的濃妝抹,反更漬麗秀逸。
    她雙手托著木盤,上面放了一壺茶和幾隻小茶杯,盈盈步入屋內。
    戚長征慣性地立了起來,道:「幫主夫……噢!不!干……干姑娘!」深感說錯了
話,頗為手足無措。
    干虹青神色一黯,手抖了起來,一個杯子翻側跌在盤上。
    封寒手接過盤子,憐惜地道:「讓我來!」接著若無其事地向戚長征招呼道:「戚
兄!
    趁茶熱過來喝吧!」
    戚長征乘機走到桌旁坐下,以沖淡尷尬的氣氛。
    干虹青也坐了下來,低頭無語。
    封寒站了起來,像想起了什麼似的,道:「虹青斟茶給戚兄吧,我要出去看看!」
披起衣,推門往外勿勿去了。
    戚長征差點想將他拉著,他情願面對千軍萬馬,也不想單獨對著干虹青。
    「啪!」
    門關上。
    兩人默言無語。
    干虹青忽地嬌呼道:「噢!差點忘了!」捧起茶壺,斟滿了戚長征身前的茶杯,同
時低聲問道:「他還恨我嗎?」
    在茶滿瀉前,戚長征托起壺嘴。
    干虹青這才驚覺,將壺放回盤內。
    戚長征看著杯內清澈的綠茶,兩片茶葉浮上茶面飄飄蕩蕩,腦內卻是空白一片。
    干虹青道:「長征!」
    戚長征猛然一震,台起頭來,雙方目光一觸,同時避開。
    戚長征抵受不住這可將人活活壓死的氣氛,長身而起,來到窗前,往外望去,在風
雨中的遠處,在泥田裡,封寒正在鋤田松土。
    干虹青輕輕道:「他娶了新的幫主夫人嗎?」
    戚長征目視因風雨加劇而逐漸模糊的封寒身形,喟然道:「沒有!」
    接著是更使人心頭沉重的靜默。
    干虹青幽道:「長征,怒蛟幫裡我談得來的便只有你一人,可否答應我一個要求。」
    戚長征沉聲道:「說吧!」
    干虹青道:「幫他忘了我!」
    戚長征虎軀一震,轉過身來,瞪著干虹青。
    直到此刻戚長征才細意看著眼前這久別了的美麗刖幫主夫人。
    干虹青美目投注在杯內的茶裡,但神思卻飛往平日不敢一闖的禁區。
    她明顯地清瘦了,不施脂粉的玉容少了三分光,卻多了七分秀氣,只有田園才能培
養出的特質。
    戚長征道:「我絕不會在幫主前提起見過你的任何事!」
    干虹責哀怨地望了他一眼,目光又回到茶裡,道:「只有戚長征才可以這樣體會我
的心意。」
    這句話表示她已視戚長征為真正知己。
    戚長征伸手取起長刀,掛在背上。
    干虹青平靜地道:「長征!你還未喝我為你烹的茶!」
    戚長征待要說話,谷外遠遠一把柔和的男聲響起道:「封寒先生在嗎。」
    干虹青嬌軀輕顫,道:「終於來了!」像是早知有客要到的模樣。
    戚長征不解地望向她,想起當年上官鷹將干虹青帶回怒蛟幫時,眉目間難掩興奮的
情景,心中一陣感觸,使他幾乎要仰天長嘯,出心中的痛楚和無奈。
    干虹青解釋道:「封寒上月往附近的城鎮購物時,發覺鈹人跟蹤,所以想到早晚有
人會找到這裡來。」
    「封寒先生在嗎?」
    這次呼叫聲又近了許多。
    戚長征轉身往外望去,只見風雨裡,一個高大的身形打著傘,站在進谷的路上,與
在田裡工作的封寒只隔了二十多步的距離。
    封寒仍在專心田事,勸起鋤落,對來人不聞不問。
    來人道:「本人西寧派簡正明,乃大統領陰風『楞嚴座下』四戰將之一,這次奉楞
大統領之命,有密函奉上,請封寒先生親啟。」在屋內憑窗遠眺的戚長征心中想道:在
八派聯盟裡,以少林、長白和西寧三派居首,其中又以西寧派和朝廷關係最是密切,每
代均有高手出仕朝廷,被譽為西寧派中地位僅次於派主『九指飄香』莊節和『老叟』沙
放天,但武技卻是全派之冠的『滅情手』葉素冬,便是當今皇上的御林軍統領,這簡正
明外號『遊子傘』,武器就是一把由精鋼打製的傘子,是葉素冬的師弟,在八派聯盟裒
輩分既高,武功亦非常有名,想不到竟做了廠衛大頭頭楞嚴的爪牙,到來送信。封寒的
聲音傳來道:「封某早不問江湖之事,請將原信送回愣嚴,無論裡面寫上什麼東西,我
也不想知道。」簡正明道:「楞嚴大統領早知封寒先生遺世獨立,不慕名利,但因這次
乃全力對付怒蛟幫,故請先生加入我們的陣營,大統領必以上賓之禮待先生,身份超然,
不受任何限制,望先生三思。」戚長征心想難怪楞嚴派了這『遊子傘』簡正明前來作說
客,果是措辭得體,可惜不明底蘊,誤以為封寒和浪翻雲仇深似海,其實兩人早化敵為
友,所以簡正明實是枉作小人。封寒斷言道:「不必多言,回去告訴楞嚴,封某和浪翻
雲的所有恩怨,已在二年前了斷,你走吧!」說話中連僅餘的一分客氣也沒有了。簡正
明微微一笑,躬身道:「如此我明白了!簡某告退。」轉身便去。戚長征在屋內看著
『遊子傘』簡正明遠去的背影,點頭讚道:「這遊子傘看來也是個人物,可惜竟做了朝
廷的走狗來惹我們,這次給我撞個正著,不教訓教訓他們,我又怎對得起戚氏堂上的列
祖列宗。」干虹青在後面嗔道:「長征!你總是愛這麼惹是生非,好勇鬥狠!」戚長征
一愕轉身,呆望著她好一會,才深深歎了口氣,道:「我還以為過去了再不能挽留的日
子又復活了過來,四年前我搏殺了劇盜『止兒帝』程望後,回到怒蛟島,你親自為我包
扎傷口時,說的也正是這兩句話。」
    干虹青垂下了頭,眼淚終於奪眶而出。
    戚長征苦笑,大步來到桌旁,取起一杯茶,灌進喉裡。搖頭道:「除了男人哭外,
我最怕看就是女人哭!」
    干虹青含淚嗔道:「這三年來我從沒有哭,哭一次也不過分吧?」
    戚長征步到門前正要踏出門外之際,忽地回過頭來,平淡地道:「我原以為自己一
生裡是不會有『嫉妒』的情緒,但那天當幫主帶著你回島時,我才明白到嫉妒的滋味,
而那亦是我回憶裡個珍貴的片斷,虹青,讓一切只活在記憶裡吧.過去的便讓它過去算
了,新的一天會迎接和擁抱你。」
    說完,緩緩轉身,踏出門外,冒雨遠去。
    干虹青望著雨水打在戚長征身上,忽然間生出錯覺,就像遠去的不但是戚長征逐漸
濕透的背影。
    也是上官鷹的背影。
    背影又逐漸轉化,變成為浪翻雲。
    一個竹籮放在大廳正中的一張酸枝圓桌上。
    龐斑默默看著竹籮,連方夜羽走進廳來,直走到他身旁靜待著,他仍沒有絲毫分散
精神,黑白二僕像兩個沒有生命的雕刻般守衛兩旁。
    龐斑仰天歎了一口氣,問道:「從浪翻雲親手織的這個竹籮,夜羽你看出了什麼來?」
    方夜羽像早知龐斑會問他這問題般,道:「浪翻雲有著這世上最精確的一對巧手,
儘管找到世上最精巧的工匠來,能織出的東西也不外如是。」
    龐斑怒哼道:「但何人能像浪翻雲般可把『平衡』的力量,通過這竹籮表現得那麼
淋漓盡致。」
    方夜羽渾身一震,定睛望著竹籮。
    竹籮四乎八穩放在桌上,果然是無有一分偏右,更沒一分偏左。
    龐斑冷冷道:「天地一開,陰陽分判,有正必有反,有順方有逆,天地之至道不過
就是駕馭這種種對待力量的方法,總而言之就是『平衡』兩字。所以從這竹籮顯而出來
的平衡力量,便可推出浪翻雲的覆雨劍法,確實已達技進乎道,觀知止而神欲行的境界。」
    方夜羽乘機問道:「厲若海比之浪翻雲又如何?」
    龐斑淡然道:「兩人武功均已臻第一流的境界,分別則在兩人的修養,厲若海心中
充滿了悲傷和追求武道的激情,而浪翻雲卻是對亡妻的追憶,以明月和酒融入生命,若
要用兩個字來說出他們的分別,厲若海是霸氣,而浪翻雲則是逸氣。撲面而來的霸氣和
逸氣!」
    方夜羽心要一陣激動,天地間唯有龐斑能如此透徹去分析這兩個絕代高手,只有他
才有那眼力和資格。
    龐斑仰天一陣長笑道:「好一個厲若海,六十年來,我龐斑還是首次負傷。」微一
沉吟,柔聲道:「夜羽.你知道嗎?我喜歡現在那受傷的感覺,非常新鮮,刺激我想起
了平時不會想的東西,想做平時不會做的事。」
    方夜羽詫異地道:「師尊想做什麼事?」
    龐斑微微笑道:「給我在這裡找出那間最有名的青樓,今夜在那裡訂個酒席,找最
紅的名妓來陪酒,我要請一個貴客。」
    方夜羽愕然道:「請誰?」
    龐斑道:「『毒手』干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