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3卷)
第五章 獨行盜

    范良極無聲無息出現在風行烈房內的當然是兩大邪窟之一魅影劍派的「魅劍公子」
刁辟情,他自搗亂雙修府的招婿大會不成,反被浪翻雲劍勁所傷後,便被雙修府派出來
對付他的少女高手谷倩蓮百里追殺,打打逃逃,都是一路處在下風,終於被迫得沒有法
子下,強施霸道的療功心法,將內傷硬生生壓下,力圖反客為主,豈知裝傷引她出來一
法功敗垂成,直至這刻追到風行烈室內,才真正將這狡猾飄忽的美麗少女高手堵死在這
裡,心中殺機之盛,可想而知。
    燈蕊的餘味充塞房內。
    風行列透過蚊帳往外望去,儘管暗難視物,但當他習慣了燈滅後的光線時,仍看到
刁辟情提著他仗以成名的魅劍,殺氣騰騰以閃閃凶目盯著帳內。
    谷債蓮貼著他的火熱嬌軀微微顫抖,似是怕得不得了的樣子。
    風行烈心中暗歎,這少女確是天真得可以,竟會躲到自己被窩裡來避難,真是蠢至
極點,想到這裡,忽感不安,這谷倩運無論以什麼去形容她,都不會與愚蠢連上關係,
她的天真無知只是裝出來騙人的詭計,其實她的手段和智計都高明老練,所以怎會作此
蠢事。
    寒光一閃。
    吊著帳幔的繩子被刁辟情魅劍所斷,整個蚊帳向兩人壓罩下去。
    同一時間魅劍直劈而下。
    勁氣捲起。
    假若讓刁辟情這全力一劍劈實,包保兩人連床板一齊分成兩截。
    風行烈暗叫我命休矣。
    保護女性的本能使他自然地將谷倩運摟緊。
    矗!
    床板碎裂。
    風行烈和谷倩運同時跌落床底。
    但風行烈感到谷倩運泥鰍般從自己懷裡滑出去。
    當!
    谷倩蓮雙手繃緊的一條銀光閃閃幼窄的鏈子鞭硬架了刁辟情驚天動地的一劍。
    刁辟情因谷倩蓮數次都避免與自己正面交鋒,估計她武功雖高,但當自問不是他刁
辟情的對手,怎知谷倩蓮從床底彈起擋他這一劍,顯示了足以與他相持的功力,怎能不
大吃一驚。
    谷倩運嬌笑聲中,手一動,鏈子鞭變魔術般鎖在魅劍上。
    刁辟情不愧魅影劍派近百年最傑出的高手,臨危不亂,不但不抽劍脫綁,反而搶前
一步,沒握劍的左手一拳向谷倩蓮擊去。
    假若谷倩運全心奪劍,必會吃上大虧。
    谷倩蓮右手鬆離鏈子鞭的一端,掌撮成刀,迎著刁辟情的拳頭劈去。
    左手使了個巧妙手法,鏈子鞭毒蛇般捲著魅劍而上,鏈端的尖椎點向刁辟情咽喉,
狡猾毒辣。
    刁辟情心中大奇,因為一般來說,女子體質總不及男人,內功根底亦應以男性為優,
故女性高手多以靈巧取勝,像谷倩蓮著著以硬拚硬的搏鬥方式,確屬罕見。
    「蓬!」一拳掌交接。
    刁辟情景被震得往外倒退,手中魅劍不保,到了谷倩蓮手裡。
    刁辟情怒道:「原來燈蕊有毒!」
    谷倩蓮嬌笑道:「若不是有陰謀,怎會到這裡來等你喲?」鏈子鞭的尖椎往刁辟情
心窩點去。
    刁辟情狂喝一聲,翻身穿窗而出。
    谷倩蓮嬌笑道:「不多坐一會嗎?」穿窗追去。
    風行烈喜怒皆非地從破床鑽出來,暗付谷倩蓮這丫頭確是刁鑽之極,燈蕊滅後的餘
煙使到吸入後的刁辟情著了道兒,就算能逃走也必要吃上點虧,而這丫頭的厲害處,就
是連他風行烈也瞞過。想到這裡,忽地一陣暈眩。
    心中大叫不好!
    想起自己吸入的燈蕊餘煙絕不會比刁辟情少時,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韓柏剛穿出韓府後園的林木,一個矮瘦的人蹲在高牆上,向他招手。
    韓柏心想,這人不知是誰?不過就算對方不招手叫他,他目下的唯一選擇,也只有
暫時離開韓府,待有機會再潛回來。心念一動,飛身而起,夜鷹股飛越高牆,望著那剛
消失在隔鄰屋簷處的『恩人』追去。
    韓柏由一個屋頂躍往另一個屋頂,那種偷偷摸模、飛簷走壁的感覺,既新鮮刺激,
又充滿高來高去的優越味兒。
    那神秘人始終在前面的黑夜裡時現時隱,使韓柏清楚地知道對方正帶引著他。
    那人究竟有何目的?竟為了他不惜得罪韓府?那人忽地消失不見。
    韓柏由瓦面躍落一條構巷裡,十多步後一堵破舊的牆擋在橫巷盡處。
    他跳上牆頭,原來是閒廢棄了的大宅。
    地上佈滿雜生的野草和落葉,荒園的中心處,有間坍塌了半邊的房子,一點火光在
破屋裡由暗而明,爆起了少許火屑,隱約見到一個人坐在張爛木凳,正『咕嚕咕嚕』地
吸著一支旱煙管。
    韓柏躍落園裡,由破爛了的門走進充盈著煙草味的屋裡,與那人打了個照面。
    那人看來非常老,臉皮都皺了起來,身材矮小,原本應是個毫不起眼的糟老頭,可
是他一對眼睛神芒閃爍,銳利至像能透視別人肺腑般,一腳踏在凳上,手肘枕在膝頭處
托著旱煙,有種穩如泰山的感覺,在在都使人感到他絕非平凡之輩。
    那人默默他打量著他。
    韓柏拱手道:「前輩……」那人截斷他道:「不要叫前輩,我並沒有那麼老!」
    韓柏愕然,心想他不老誰才算老。
    那人正容道:「你以為年紀大便算老,這是大錯特錯,人老不老是要由『心的年紀』
來到斷。」
    韓柏奇道:「心的年紀?」
    那人哈哈一笑道:「青春老朽之別,在乎於心的活力,縱使活到一百歲,若一顆丹
心能保持青春活力,便永遠不算老。」
    韓柏點頭道:「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問題,不過這刻聽前……噢!對不起,聽你道來,
確有至理。」
    那人見韓柏同意,大為興奮,嘿然道:「所以我現在正追求著雲清那婆娘,務要奪
得她的身心,以證明愛情仍是屬於我體內那顆青春的心。」
    韓柏愕然道:「雲清?」
    那人道:「就是剛才和馬峻聲夾擊你的婆娘,看!她多麼狠!多麼騷!」
    韓柏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奇道:「你既然在追求她,為何又幫我對付她?」
    那人冷冷道:「追求之道,首先要不論好歹,先給她留點深刻的印象,要她即使不
是思念著你,也要咬牙切齒恨著你,而最終目的,就是要她沒有一天能少了你,你明白
嗎?」
    韓柏搔頭道:「這樣的論調,可說是聞所未聞,試想假設對方恨你,甚至愈恨愈深,
怎還會愛你?」
    那人哈哈再笑道:「看來你沒有什麼戀愛經驗,所以才不明白偷心之道,女人的心
最奇怪,只要她知道你所作所為,甚至殺人放火,全部是為了她,她便不會萇的恨你。
例如我這次救了你,其實卻是為她好,因為拚下去,能活著回去的必是你而不是她,你
以為她不知道嗎?你也太小覷八派聯盟精心培養出來的十八種子高手了。」
    韓柏拍案叫絕道:「你確是深悉偷心之道,小子的經驗真的比不上你。」心中想著
的卻是,不如從這經驗豐富的怪老頭,多學幾招愛情散手,假若能將靳冰雲或秦夢瑤追
上手,也算不枉白活一場了。輕聲問道:「你在情場上必是身經百戰的老手了!」
    那怪老頭臉不改容道:「不!這是我的第一次!」
    韓柏嚇得幾乎跌翻在地,失聲道:「什麼?」
    怪老頭不悅道:「有何值得大驚小怪,我范良極乃偷王之王,到今天除了雲清的心
外,天下已無值得我去偷之物,偷完這最後一次,便會收山歸隱,享受壯年逝世前的大
好青春。」
    韓柏一呆道:「你是『獨行盜』范良極?」
    『獨行盜』范良極名震黑道,乃位列黑榜的特級人物,想不到竟是這樣人老心不老
的一個人。
    范良極微點頭歎道:「你想我真的想這麼年輕便收山的嗎?只是『龐斑』已重出江
湖,一旦讓他擊敗浪翻雲,天下再無可抗拒他的人,那時給他席捲武林,我那還可以像
現時般自由自在,唯有找個地方躲起來,在山林的一角稱王稱霸算了。」
    頓了頓再加上一句道:「但我定要雲清那婆娘乖乖地跟著我,叫我作夫君!」
    韓柏心望這范良極倒相當坦百,一點不隱瞞對龐斑的畏懼,這是他第二次聽人說浪
翻雲及不上龐斑,而這三個人都是有足夠資格去作評論的。
    第一個是赤尊信,他曾分別與浪翻雲和龐斑交過手,故可說是最有資格預估勝負的
人。
    第二個是靳冰雲,她是龐斑的女人,自然知道龐斑的可怕。
    現在這范良極,只以他身為『黑榜』高手的資格,便使他說出口的話大有份量。
    難道浪翻雲真的有敗無勝?不。
    他不相信浪翻雲會敗,絕不!
    范良極吸了一口煙,剛好一陣風吹來,破落的門窗劈啪作響聲中,火屑四飛,煞是
好看。
    范良極握著煙管,悠悠閒閒往韓柏走來,似要由他身旁經過,走出屋外。
    韓柏心想,你引我來此,難道只是為了說幾句話,正想間,范良極倏地加速,倒轉
煙管,往他臉門戳來。
    這一下大出韓柏意料之外,先不說他沒有任何要動手的理由,只就他是黑榜高手的
身份,已使人想不到他竟會突襲自己一個無名之輩。
    韓柏身具赤尊信生前的全部精氣神,雖說未能發揮至盡,也是非同小可,否則怎會
連小魔師方夜羽也不敢穩言必勝,要知方夜羽乃天下第一高手龐斑刻意自少培養出來的
人物,所以只要此事傳出江湖,已可令天下震驚。
    儘管范良極這一事前毫無先兆,又狠辣准快,但韓柏自然地往後翻去,一個觔斗到
了牆邊,再一個倒翻『砰』一聲裂窗而出,落到園裡佈滿野草枯葉的地上,深夜秋寒,
地面濕滑溜溜的,踏上去極不舒服。
    赤尊信以博識天下各類型奇兵異器名懾武林,這種智能亦經魔種轉嫁到韓柏腦內,
故一見煙出手,便知對方擅長貼身點穴的功夫,所以一動便盡量拉長與對方距離。
    可是范良極既有獨行盜之稱,首本戲便是高來高去的本領,一身輕功出色當行,那
會給他如此輕易脫身而去。
    韓柏腳步未穩,范良極貼身攻至。
    仍燒著煙絲的煙頭照門點來,帶起一道紅芒,倏忽已到。
    危急間,韓柏心知只是躲避實非良法,右手伸出中指,戳在煙頭上。
    赤尊信一身武技,以穩打穩扎,大開大闔見長,輕功反是較弱一環,假若韓柏力圖
閃避,便是以己之短,對敵之長,所以拚死搶攻,反是唯一上策。
    篤!
    指尖點正頭。
    韓柏本已打定對方煙的力道會強猛凌厲,豈知身一震,自己點上身的內勁雖被化得
無影無蹤,但卻沒有預期的反震力道。
    正驚愕間。
    頭彈起一天火星煙屑。
    韓柏眼前儘是紅星火屑,一時間什麼也看不到。
    身側風聲迫至。
    原來範良極早到了右後側,尾打往韓柏脊椎尾骨處。
    脊椎乃人體一身活動的中樞,若給敲中,韓柏休想再站起來。
    這范豆極不愧黑榜高手,一身功夫詭變萬千,使人防不勝防。
    韓柏蹲身反手。
    掌劈旱煙。
    范良極低喝一聲『好小子』,煙一縮,飛起一腳,側踢韓柏支持重心的蹲地左腳。
    韓柏就地滾後。
    范良極離地躍起,飛臨韓柏頭頂上,煙雨點般往仍在地上翻滾的韓柏攻下去。
    「篤篤篤!」
    韓柏拚死反抗,連擋他十三。
    這次范豆極一反先前不和韓柏硬碰的戰略,每一都勝比千斤重錘,貫滿了驚人的真
氣,一時間風嘯嘶,地上的枯葉旋飛滿天,聲勢驚人。
    假設韓柏能將赤尊信度於身上的精氣全歸己用,必可輕易擋格,可是赤尊信的十成
功力,他最多只發揮出五六成,這一輪硬拚硬下來,不禁叫苦連天,氣躁心浮。
    無計可施下,韓柏大喝一聲,右手探後,握上了三八戟。
    豈知道卻正中范良極下懷。
    他猝然出手,就是要韓柏來不及抽出背後武器應戰,使對方陷於被動守勢,這刻猛
施殺手,卻又正是迫對方在倉促拔戟下,露出破綻。
    煙由大開大闔,變為細緻柔韌,似靈蛇出洞般往對方右脅下攻去。
    韓柏一咬牙,由向後滾改為側滾。
    范良極一聲長笑。
    韓柏忽感壓力一輕,跳了起來,三八戟離背而出。
    那知范良極張口一吹,一道煙箭迎面刺來,剎那閒什麼也看不見,臉面劇痛。
    接著胸腹數個大穴微微一痛,雙腳一軟下,拿著戟仰天跌倒,深埋在厚厚的枯葉裡。
    天上飛舞的枯葉緩緩落下,蓋在他頭臉和身上。
    韓柏氣得怒叫道:「你為何偷襲?」
    范良極來到他身旁,心中的驚怒實不下於對方,他范良極身為黑榜高手,施詭計偷
襲下仍費了這麼多手腳才將這名不見經傳的人放倒,真是說出去也沒有人相信。
    范良極悠閒地將煙絲裝上煙,用火石打著,重重吸了一口,緩緩蹲下來,望著韓柏
的怒目,嘿嘿笑道:「橫豎你也不是我的敵手,早點解決,不是對大家都有利嗎?你死
也可以死得痛快一點。」
    韓柏心中一懍,道:「你為何要殺我?」
    范良極沒有答他,伸手執起他的三八戟,忽地臉露驚容,在手上量了一量,又送到
眼前細看一番,『咦』一聲道:「假設我沒有看錯,這短戟乃北海寒鐵所製,你是從什
麼地方得來的?難道竟是龐……」沉吟不語。
    韓柏氣得閉上雙目,索性來個不瞅不睬。
    范良極卻會錯了他的意思,傲然道:「你若妄想衝開被制的穴道,那就最好省點氣
力了,本人點穴之道天下無雙,能解開者天下不出十人。」順手將三八戟背在背上,毫
不客氣。
    韓柏心中一動,問道:「那十人是否黑榜高手?」
    范良極乾笑道:「黑榜裡能解我所點穴道,只有浪翻雲、赤尊信、干羅或是厲若海,
其他人嗎?嘿!」
    韓柏再閉上眼睛,不想讓對方看到自己的驚喜,他可算是赤尊信的化身,既然赤尊
信能做到,自己便有成功的希望。只可惜赤尊信教他這徒弟的方式前所未有,自己就像
忽然由一個不名一文的窮小子,變成千萬鉅富,但那些錢究竟怎樣安放。要怎麼用?卻
是模糊不清之至。
    范良極似乎極愛說話,道:「你知我為何殺你?」
    韓柏心道:當然是為了取悅你的心上人云清。嘴上卻懶得應他,這也是他唯一可抗
議的方式。
    范良極得意笑道:「你以為我殺你是要討好雲清那婆娘,卻是大錯特錯。」
    韓柏不由睜開眼,恰好捕捉到范良極眼神裡抹過的一絲寂寞。
    范良極道:「本人之所以被稱為獨行盜,因為我從不與人交往,亦絕少和人交談,
更遑論對人吐露心事。」
    韓柏道:「這和殺我與否有何關連?」
    他一邊說話,一邊卻分心內視,細察體內真氣流轉的情況,發覺丹田的內氣到了背
後脊椎尾枕一關,便不能後行,又不能順上胸前檀中大穴,往下嗎,又越不過氣海下的
海底穴,換言之,渾身真氣便給鎖死在丹田處,假設能衝破這三關的任何一道隘口,便
有希望解開被封的穴道。
    只是不懂那方法。
    唯有盡力使丹田的真氣積聚。
    假設范良極知道他現在的情況,必會立時加封他其它穴道。因為他點的穴道,會令
韓柏完全提不起任何勁氣,韓柏丹田內應是一絲內氣也沒有才對。
    他怎知韓柏的功力大違常理,乃來自赤尊信威力無窮的魔種,他獨步天下的封穴手
法只可以暫時鎖著魔種的活動,卻不可以便魔種完全癱瘓。
    范良極沉吟好一會後,不理韓柏的問話,自顧自道:「但為了保持青春常駐,所以
這數十年來,每年生日,我都會找上一個人,盡吐心事,以舒胸中鬱悶的秘密,你若還
不明白,只好作一隻糊塗鬼了。」
    韓柏目瞪口呆,心想世間竟有如此之事,難怪范良極一上來,便滔滔不絕,原來自
己竟成了他這一個生辰的大禮。
    范良極忽地一手抓起了他。
    韓柏隨著范豆極飛身越牆,轉瞬後在瓦面上奔行著。
    范良極竄高躍低,忽行忽止,連被他提著的韓柏也感到他每一步都大有道理,不愧
做視天下偷賊輩的獨行盜。
    范豆極忽地加速,連續奔過幾個高簷,來到一所特別雄偉的府第,躍落園中,跳伏
竄行,再騰雲駕霧地升上一棵大樹之頂,停在一個粗壯的樹間。
    范良極將韓柏扶好坐直。
    韓柏完全不知道他帶自己到這裡有何企圖,自然地通過大樹枝葉間隙往前望去。
    范良極聲音興奮得沙啞起來,低叫道:「來了!你看。」
    對著他們的一座小樓燈光透出。
    「咿唉!」
    小樓的窗子打了開來,一位體態撩人,但卻眉目含愁的美女迎窗而立,望向天上缺
了小邊的明月,歎了一口氣。.范良極限中閃著亮光。韓柏心中一驚,難道這范良極是
個淫賊,想來此採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