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3卷)
第二章 山雨欲來

    清晨。
    大雨。
    雨聲淅瀝裡,水珠由寺廟的斜簷串瀉下來,在風行烈面前織出一面活動的水,雨水
帶來的清寒,使他靈台一片清爽,就像這所山中寺廟的超然於塵俗之上。
    雨點打在泥上、植物上、水珠濺飛,每一個景象,都似包含著某一種不能形容的真
理。
    平靜的女音在他身後嚴肅地道:「風施主小心晨雨秋寒,稍一不慎著了涼,於你虛
弱的身體,並無好處。」
    風行烈眼光由下往上移,跨過了廟牆頂的綠瓦,送往山雨濛濛的深遠裡,淡淡道:
「玄靜師傅有心了,一歎一啄,均有前定,若上天確要亡我風行列,誰也沒法挽回。」
    玄靜尼淡淡道:「天下還有很多事等待風施主去做,若施主如此意氣消沉,怎對得
起送你來的廣渡大師,若非有他出面,我們空山隱庵又豈會破去二百年來不招待男賓的
慣例,將你收容。」
    風行列雖沒有回頭,卻可以想像到玄靜尼清麗的俏臉。
    她這麼年輕美麗,為何卻要出家為尼?還是這所名剎的女主持。
    其中一定有一個曲折的故事。
    「風施主!」
    風行烈歎了一口氣道:「大恩不言謝,這些日夾我閒著無聊,從佛堂借了很多經典
來看,頗有所悟,有緣無緣,確是絲毫不可勉強。」他心中想著的卻是靳冰雲,她究竟
在那裡?是否也如他般如此地掛念著他?玄靜尼柔聲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怎會
是舒舒服服的一回事,施主若不振起雄心,武功怎能回復往昔?」
    風行烈驀地轉身,握拳咬牙道:「就算我武功回復舊觀,甚至更勝從前,但又怎能
勝過龐斑!天下根本便沒有人能勝得過他!」
    玄靜尼從他眼中看到對龐斑深刻的仇恨,暗歎人世間的恩怨交纏,若蠶之吐絲,至
死方休!心中也無由地升起對這落難的浚秀年輕武林高手的憐惜和慈悲心。
    夙行烈倏地省覺到自己的失態,退後垂手道:「師傅請諒風某失敬之處。」
    玄靜尼若無其事地道:「風施主回房休息吧!」
    風行烈環目四顧這處於空山隱庵南區的獨立院落,清清寂寂,住在這裡的尼姑,都
因他的到來而遷往其它院落,除了侍候他一日數餐的兩名老尼外,便只有玄靜不時來查
看他傷勢痊癒的進展。
    玄靜尼微嗔道:「風施主!」
    風行烈訝然望向她。
    她最使人印象深刻的是清麗挺拔的秀眉、明亮的眼神,和似乎從未經過情緒波動的
容顏,這令人聯想起一張沒有人曾書寫染污過的美麗雪白的紙張,她那身素色的袈裟,
更突出了她不染俗塵的超然身份。
    像現在這種微嗔的神態,風行烈還是這些日來首次看到。
    玄靜尼雙手合什,掛在指隙閒的佛珠串一陣輕響,低頭道:「貧尼動了嗔念,罪過
罪過!」
    風行烈心中掠過一個奇怪的念頭,暗忖即使身入空門,是否就須如此壓制自己的真
情性,她若能嫣然一笑,必是非常好看。他當然不能將這冒犯不敬的想法說出來,充滿
歉意道:「都是在下不好,觸怒了師傅,風某來此已久,也應該走了!」
    玄靜尼淡然道:「風施主現在毫無保護自己的能力,若在途中出了任何事,我們很
難向淨念禪宗交代,而據我們最新的消息,龐斑的黑白二僕正竭力找尋你的行蹤,所以
廣渡才連探望你的念頭也要打消,更不要說將你帶回淨念禪宗了。」
    風行烈恭敬地向她一躬身,道:「在下心意已決,並寫下書信,若將來廣渡問起,
你將信予他一看,事情便可清楚明白。」
    玄靜尼平靜地道:「施主去意,貧尼怎會不知,剛才我曾到施主靜室看過,早發現
了寫給廣渡大師的信和執拾好的衣物包裡,不過據廣渡大師所言,施主的安危牽涉到天
下蒼坐的禍福,施主真要走,還請三思。」
    風行烈苦笑道:「我能避到那裡去,龐斑的勢力正不斷膨脹,終有一天會找到這裡
來,那時牽累了師傅等與世無爭的人,我怎過意得去?師博請了。」
    玄靜尼眼中掠過一絲難以形容的神色,借低頭的動作不讓風行列看到,輕輕道:
「施主去意已決,我自然不會攔阻,正如施主所說,天下事無一件能走出機緣之外,夾
也是緣,去也是緣,施主珍重了。」
    夙行列哈哈一笑道:「來也是緣,去也是緣!」聲音裡卻毫無歡音或激動的情緒。
    玄靜尼看著他從房中取出隨身小包袱,撐起雨傘,消失在煙雨濛濛的門外。
    「啪!」
    捏著佛珠串的纖手硬生生的捏斷了佛珠串和一顆佛珠子。
    數十伙佛珠瀉落地上。
    像廊外面的水珠般彈起。
    發出叮叮咚咚的響聲。
    可是她猶似不知。
    只定眼望著風行烈消失在那裡的濛濛山雨。
    韓柏和靳冰雲分手後,趕了一夜路,黎明時來到官道上。
    道上靜悄無人。
    韓柏心想難道真是天要助我,一個龐斑的人也撞不到,自己和靳冰雲一起時,龐斑
或許會不動他,但離開了靳冰雲後,龐斑便沒有放過他的理由。
    走了一會,仍是不見一個人。
    不禁大感可疑。
    為何一個趕市集的人也不見。
    韓柏冷哼一聲,站定下來。
    一個文士裝束,英秀俊美但卻體格軒昂魁捂的年輕人緩緩從林閒步出,來到官道的
正中心,彬彬有禮地道:「兄台相格雄奇,又能在我們手中,劫走冰雲小姐,公然向魔
師挑戰,顯非平凡之土,敢問高姓大名?」
    韓柏道:「在下韓柏,公於是龐斑的什麼人?」
    文士溫和一笑道:「本人方夜羽,乃魔師次徒,失敬了。」
    韓柏想不到他如此溫和有禮,雖是敵對,仍大生好感,道:「請問魔師何在?」
    方夜羽哈哈笑道:「韓兄確是志氣可嘉,可惜家師事忙,未能來會韓兄,只好由徒
弟代師之勞了。」若換了別人,早勃然大怒,但方夜羽卻偏仍是那副謙謙佳公子的風度。
    韓柏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地道:「你果然不是龐斑,魔師怎會若你那麼年輕。」
    方夜羽心中大奇,這人應是智勇雙全之士,為何竟如此不掩飾對龐斑的畏懼,而且
神態有若未成熟的人,訝道:「韓兄既如此懼怕家師,為何又公然和他作對?」
    韓柏理所當然地道:「怕還怕,作對還作對,又怎可因怕而什麼也不敢去做。」
    方夜羽暗忖此子若非傻子,便是個真英雄,韓柏年紀看來像二十三、四,又像三十
一、二,在江湖上理當有段經驗,為何卻從不聽人提起?因道:「韓兄究竟是那個門派
的大家?」韓柏一呆道:「我也弄不清楚。」
    方夜羽從從容容,一拍掛在背後的兩支短戟,微笑道:「韓兄既不願說,在下唯有
出手請教高明,從韓兄的手底下摸出韓兄師門來歷,韓兄請!」
    韓柏想不到大家說得好好的,竟然說打就打!駭然退後一步,插手道:「不公平不
公平!」
    方夜羽一愕道:「韓兄若認為不公平,在下可只以空手領教。」
    韓柏皺眉道:「這依然不公平。」
    方夜羽大訝道:「這又有何不公平之處,請韓兄指教。」
    韓柏坦然地道:「方公子雙戟乃隨身兵器,若棄而不用,武功自不能盡情發揮,反
之我卻慣了兩手空空,爾消我長,對公子當然不公平之極。」
    方夜羽像看怪物般瞪了他好一會,歎道:「韓兄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而我偏不能
讓你就此離去,真教在下非常為難。」
    韓柏見他對著自己這可惡的敵人,依然瀟自若,有風度之致,不禁暗暗心折,由此
推其徒及其師,可見龐斑亦當是氣概萬千的不世人傑,當下嘻嘻一笑,不好意思地道:
「橫豎你背插雙戟,不如借一把給我,公平決戰。」
    這種提議,也虧他韓柏說得出口。
    方夜羽絲毫不以為忖,愕然道:「韓兄實戰經驗顯然非常缺乏,驟然用上別人兵器,
不是更吃虧嗎?」
    這回輪到韓柏大奇道:「你怎知小弟缺乏實戰經驗?」
    方夜羽哂道:「這有何稀奇,假設韓兄轉戰天下,早震驚江湖,在下又何須請教韓
兄高姓大名?」
    韓柏恍然,一面暗驚這方夜羽心思細密,另一面卻暗笑無論對方有何神通,也不會
猜到赤尊信將自己造就成高手的離奇手段。
    方夜羽忽地長嘯一聲。
    手動。
    白芒閃。
    長三尺八寸的精鋼短戟,插在韓柏腳前三寸,戟尖沒入泥土的深度,不多不少,恰
好支持起挺插的戟身。
    韓柏心中大懍。
    只是這一手,已使他知敵手難惹。
    他伸出手,握在短戟的把手上,卻拔不出來。
    一股奇異至難以形容的感覺,由戟身傳入他的手裡。
    韓柏雖然事實上看不見,也聽不到,卻感覺到短戟的殺氣,感覺到短戟曾經歷過的
每一次拚殺,心中泛起一種慘烈的情緒。
    短戟離土而出,頓時在空中幻出萬道青芒,驀然往韓柏身前回收,變回從容握在右
手爍光流閃的三尺八寸短戟。
    方夜羽心內的震駭確是難以形容。
    要知他這仗以成名的『三八戟』是用北海海底據說來自天上的神秘『玄鐵』所制,
不但煉製時的火溫要比一般精鐵高上數倍,熔鑄出來後的玄鐵,也比一般精鐵重上數倍,
所以別小看這支短戟,竟有一百五十七斤之重。
    一般人雙手也未必能將它棒起。
    但韓柏舞動短戟時,那種瀟酒和從容,便若拿起一枚繡花針在虛空中縫出最細緻精
巧的圖案,又像曾看著那短戟出世那樣,對『戟性』熟悉無比。
    韓柏歎道:「好傢伙!把手處這些螺旋粗條紋使握著它也變成享受。」他自幼便負
責韓府武庫的打理工作,對兵器的感情之深,真沒有多少人能及得上。
    方夜羽興致勃勃地道:「難道韓兄原也是用戟的高手嗎?」
    韓柏搖頭苦笑道:「我也不知自己應用那種兵器,只覺每一種都很好很好。」
    方安羽像完全忘記了韓柏是他的大敵般,微微一笑道:「韓兄知道嗎?在下今年雖
只二十八,但與人生死搏擊的經驗都是不少,可是從未試過像刻下般在交戰以前,便把
敵手虛實知道得如此地一清二楚。」
    韓柏愕了一愕,恍然失笑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方夜羽臉上笑意更盛。
    他忽地發覺自己頗有點喜歡韓柏,此人貌似天真,其實才智高絕。
    韓柏道:「對於小弟手上此戟的認識,自是無人能出方公子之右,所以只看我多手
地舞了兩下,方公子便能揣出我的斤兩,不知方公子勝算可高?」
    方夜羽苦笑道:「只是五五之算。」接著苦笑化作掛在唇邊的傲意,冷然道:「但
若你手中的戟重歸我手,以雙戟對韓兄的空手,韓兄能支持百招以上,已屬異數。」
    韓相心中一熱,豪情湧起,大聲道:「那我便將戟還你!擋你百招看看則個。」
    方夜羽喝道:「萬萬不可!」
    韓柏皺眉道:「方公子難道要捨易取難嗎?」
    方夜羽坦白道:「不瞞韓兄,我對你起了愛才之念,故想換個方式,來和韓兄比試。」
    韓柏有點感動地道:「能不和公子兵刀相見,自是最好。」本性善良的他,不禁對
眼前這氣概風度優美得無以復加,隱然有繼承魔師龐斑影子的超卓人物,起了惺惺相惜
之心。
    方夜羽道:「遊戲的方式任由韓兄定下,方某無不奉陪,韓兄若敗了,便歸順我師,
作我的頭號手下;韓兄若勝了,方某便代家師赦過你擄走冰雲小姐之罪,不再追究,此
條件接受與否,韓兄請一言而決。」語意間自具縱構脾闔的豪氣。韓柏眉頭大皺道:
「我就算空手對方公子的雙戟,最劣也只是落敗身亡罷了,但比起要做你的手下,總要
有種得多,更何況我根本想不到捨手底下見真章外,還有什麼其它方法可采擇?」
    方夜羽成竹在胸地道:「韓兄江湖經驗畢竟淺薄了些,方某雖是一人現身,但早在
這裡布下了天羅地網,只是家師親手訓練的十大煞神,便能令韓兄飲恨於此,韓兄可相
信嗎?」
    韓柏道:「你不說我也感覺得到,剛才我握戟在手時,便皆想過立即逃定,但隱隱
間感覺到方兄在暗處布有高手,才打消了這念頭,所以怎會不信方公子所言;奇怪的只
是公子剛才還準備和我單打獨鬥,一決雌雄,現在怎又改變主意,使手下圍攻於我?」
    方夜羽長笑道:「這個道理你日後自會知道,你既想不到比試的方式,不如由方某
劃下道來,看看尊意如何。」
    韓柏想了想道:「公子何礙說來聽聽!」
    方夜羽正容道:「由現在開始,我撤去所有監視韓兄的人手,任由韓兄躲起來,三
天後我便會動用所有人力物力,追捕韓兄,若能於三個月內將你生擒,便算韓兄輸了,
反之則是方某敗了,韓兄意下如何?」
    韓柏一聽大為意動,先不說方夜羽是否真能找到他,即使找到他後還要將他生擒活
捉,那是談何容易,喜叫道:「這即是捉迷藏的遊戲,小弟最愛玩的了。」
    方夜羽見他神態雖若兒童,但已見怪不怪,微微一笑,飄身退後。
    韓柏舉起短戟,高呼道:「你的戟!」
    方夜羽的聲音遠遠傳來道:「一天方某的單戟不能勝過韓兄的單戟,這大戟便交由
韓兄保管。」
    韓柏看著方夜羽消失在官道的轉角處,眼中射出佩服的神色。
    方夜羽不愧龐斑之徒,行事磊落大方,教人折服,亦教人莫測高深。
    他一聲長嘯,沒入林內。
    遊戲開始。
    假設韓柏敗了,這一生他再也休想向魔師龐斑挑戰。
    龍渡江頭上游三十里。
    一艘巨舟放風而來,赫然是怒蛟幫的旗艦「怒蛟」。
    船還未曾泊往岸,一量人從船上躍起,落往岸旁,與沿岸奔來的數十人相會。
    從船上躍下的當然就是趕來援手的凌戰天和龐過之等一眾心腹猛將。
    凌戰天看到眾人安然無恙,一反平時的冷靜沉著,激動得叫道:「小鷹!」
    正奔上來的上官鷹全身一驚,止步道:「二叔,這十年來,你從沒有喚過我這名!」
    凌戰天一呆,在上官鷹前五尺處煞住馬步,喃喃道:「真有十年了,我也很久沒聽
你叫我作二叔了。」
    兩人對望一眼。
    忽地一齊仰天長笑起來。
    這上下兩代兩個人,三年前雖說放棄了成見,和洽相處,但互敬有餘,親愛不足,
可是在目下這等動輒死別生離的非常時期,死去已久的『叔侄』情,終於復燃。
    凌戰天歎道:「還是那個小鬼頭。」心中湧過在上官鷹的小時逗玩他的種種情景。
    上官鷹激動地道:「只要能換來二叔這句話,小鷹便覺得這些日來冒的風險,是沒
有白熬了。」
    凌戰天冷哼一聲道:「我早勸過你不要隨便離開怒蛟島的了。」
    上官鷹忍著心中歡悅再肅容道:「小鷹知罪!」
    凌戰天『咦』了一聲,道:「大哥在那裡?」
    翟雨時分外恭敬地道:「浪首座說過他會追上我們。」
    凌戰天不滿地搖搖頭,眼光轉往戚長征身上,奇道:「長征!你一向最多話,為何
直到此刻一句也未聽你說過?」
    凌戰天顯然心情大好,否則也不會一反慣例打趣這些後生小輩。
    戚長征正容道:「幫主和副座在上,戚長征有一個請求,務請答應。」
    這次連翟雨時和上官鷹也齊感愕然,他們都聽出戚長征語調中所顯示出來的堅決意
味。
    凌戰天臉色一沉道:「不好聽的話,最好別說。」他也感到事情的不尋常。
    戚長征堅決地道:「這事不能不說,不能不做!」
    凌戰天臉色由沉轉寒,冷冷望著戚長征。
    在一眾後輩裡,他最喜歡的便是這爽朗磊落的青年,此子剛中帶柔,粗中有細,是
習武的罕有奇材。
    上官鷹道:「有話便說出來吧!何用忸怩?」
    翟雨時截入道:「匹夫之勇,長征你須三思而後行。」
    戚長征歎道:「雨時你定是我肚內的蛔蟲,否則為何沒有一件事能瞞過你。」
    上官鷹猛然醒悟,臉色一沉,怒道:「怎麼?你竟是要去找馬峻聲算帳?」
    戚長征哈哈一笑道:「此不義之人險累我斷送了幫主和一眾兄弟的性命,戚某若不
取他首級,怎能還厚顏留在怒蛟幫?」
    瞿雨時緩緩道:「無論成敗,你可有想過那後果?」
    馬峻聲在八派聯盟年輕一輩裡,聲勢如日中天,即使戚長征勝了,只會惹來與白道
化不開的深仇,爭鬥火並,永無寧日。
    尤其常現在怒蛟幫正處於孤立無援的劣境,問題便更嚴重。
    戚長征道:「是非黑白,自有公論。」
    上官鷹默默不語,他怎會不清楚戚長征的性格,假設他不批准戚長征此行,戚長征
將再也不會快樂起來。
    凌戰天雖未清楚事起因由,但已猜到幾分,喝道:「我不贊成!」
    「戰天!讓他去吧!」
    眾人愕然,往聲音傳來的江邊望去。
    一名大漢拿著酒壺從江畔高及人腰的青草叢中坐了起來,正是劍動天下的『覆雨劍』
浪翻雲。
    戚長征全身一陣抖顫,叫道:「大叔!」
    浪翻雲咕嘟『吞』下一口酒,冷喝道:「小子莫再多言!快向贅主請示。」
    戚長征來到上官鷹跟前,待要下跪,上官鷹已一把扶著,輕道:「長征珍重!」
    戚長征瞬也不瞬地深望著上官鷹,一聲長嘯,退了開去,轉瞬沒入江旁樹林裡。
    浪翻雲霍地站起,淡然自若道:「三年內若此子不死,他的成就將會超越『左手刀』
封寒,成為當今刀法第一大家。」
    眾人心中一陣激動,能得浪翻雲如此讚許,戚長征死而無憾。
    凌戰天一愕道:「大哥的看法,我絕對同意,但是他能活著回來的機會實在是太少
了。」
    上官鷹默不作聲,眼神閃著憂色。
    浪翻雲微微一笑道:「只有能人所不能,才能超越其它人,沒經烈火燒煉的刀,又
怎能保持刀的鋒利;沒有痛苦流血的人,又怎可保持人的鋒利。」
    他說罷又喝了一大口酒,平靜地道:「好了,回家吧!」
    凌戰天愕然望向他。
    翟雨時將頭垂下,避過凌戰天的目光,他也如凌戰天般看破了浪翻雲要回家背後的
情由,但他不想凌戰天曉得他的才智竟達到這地步,在他面前,翟雨時總是收斂鋒芒,
那幾乎成為了一種習慣。
    浪翻雲決定了挑戰天下無人敢惹的魔師龐斑。
    凌戰天道:「大哥與龐斑一戰如箭在弦,勢所難免,我便和大哥回島去痛飲他媽的
十晝十夜,預祝大哥旗開得勝。」
    浪翻雲啞口失笑道:「得勝得敗尚是言之過早,不過說到喝酒,你便一定喝不過我,
怕只怕素素到時不肯放你過來跟我如此喝酒。」
    上官鷹心頭一陣激動。凌戰天才是浪翻雲的真正知己,從浪翻雲一句話,便猜出浪
翻雲欲在與龐斑決戰前,重溫和亡妻惜惜生前共處過的物事;島上孤雲、洞庭夜月,濤
聲擊楫,寒露濕衣。所以他要回家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