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3卷)
第一章 情到濃時

    朝陽雖仍躲在地平線下,但曦微的晨光,早照亮了天邊最小的一小橫片。
    韓柏脅下挾著動人心魄的美女靳冰雲,剛穿入一個長滿樹木野花的小山谷裡。
    在林內的一片小空地上,韓柏小心翼翼放下懷裡玉人,讓被封了穴道,眼睛緊閉的
她,靜靜地躺在青草地上。
    他呆望著靳冰雲令人難以相信的清麗臉容,高貴得懍然不可侵犯的嬌姿,心神顫動
地在她身旁跪了下來,看來便像在懺悔自己方才對她的不敬和冒犯。
    對著這香澤可閒的美女,童真而入世未深的真正韓柏,像向赤尊信宣告獨立似的重
活過來。
    不但因為靳冰雲奪人心魄的清麗所構成的絕世艷色,更因為早先韓柏從她和龐斑的
對話裡,知道這能令彗星般崛起於白道的風行烈和當代第一魔君龐斑顛倒迷醉的美女,
內在處有顆偉大善良的心。
    這勾起了那真正單純的韓柏在和魔種結合後,正迅速消逝的童真!溪泉流過的聲音
在左後方不遠處輕輕鳴唱,給這晨光蒼茫裡的寧靜小谷,平添了不少生氣和活力。
    韓柏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寧,更勝於早先被埋於土內時的感覺。
    靳冰雲起伏浮凸的曲線像向他揭示出某種難以掌握的天機。
    黃綢衣溫柔地包裡著她修長纖美,乍看似弱不禁風的嬌軀。
    韓柏記起了封上她穴道前,她望向他的那一對眼睛。
    他從未想過一個人的眼,在那電光石火的一瞥閒,竟可以告訴別人那麼多東西,只
是一瞬,韓柏便看到了永世也化不開的憂思和苦痛。
    韓柏低頭閉目道:「對不起!」剛說了這句話,立感有異,雙眼猛睜,眼神變得銳
如鷹隼。
    靳冰雲的美目張了開來,冷漠地和韓柏對視,一點也不退縮。
    她的手按在韓柏胸前要害,只要她略一吐勁,保證韓柏心脈立斷,一命嗚呼。
    韓柏雙眼神光退去,苦惱地道:「你不是給我制著了穴道嗎?」
    靳冰雲眼內閃過憐憫,歎道:「你武功雖別出蹊徑,能人所不能,但江湖經驗不免
太淺,想也不想我身為龐斑之徒,若不是故意為之,豈會如此容易被你擄走。」
    韓柏苦笑道:「我不是沒有想過這問題,而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封穴能力,低估了你
的解穴本領罷了。」
    靳冰雲奇道:「我現在隨時可殺死你,為何你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韓柏被靳冰雲提醒,不禁呆了一呆,想了一會,才傻兮兮地道:「可能是因為你這
樣躺著的姿勢好看極了,使我不能和殺人連想在一起,坦白說,我倒很喜歡你的手掌按
在我胸前的感覺。」
    靳冰雲見他雖衣衫破爛,但掛著碎布的感覺要比衣裳楚楚的感覺強勝得多,而貌相
獷野,散發著懾人的陽剛魅力,偏是說話間帶著濃重的孩子氣,和惹人好感的童真。真
不知好氣還是好笑,雖然她已很久也沒有「好笑」的感覺。
    韓柏鬆了一口氣道:「好了!你沒有那麼凶了!」他真的感到如釋重負。
    靳冰雲微一錯愕,想不到韓柏有如此敏銳的直覺,能感受到她心情的微妙變化。
    韓柏又皺起眉頭,道:「我在你身旁跪了這麼久,為何直到剛才你才出手制住我?」
    靳冰雲一呆,答非所問道:「你才智過人,假以時日,或者可成為龐斑的對手也說
不定,可惜!唉!」韓柏道:「你還未回答我。」他這時更像個要求大人給予玩具的孩
子。
    韓柏真誠地想知道答案的神態,使靳冰雲感到難以拒絕,唯有坦然相告:「我想試
試你的心性,看你會不會侵犯我。」
    韓柏愕然道:「假設我真的侵犯你,你會怎麼辦?」
    靳冰雲心想那有如此問人女兒家的,口上卻淡淡遺:「我會讓你先得到我,之後再
殺了你。」
    韓柏目瞪口呆道:「我毫不驚奇你會殺我,但你怎會故意讓我得到你?」
    靳冰雲俏目冷如冰霜,以平靜得使人心顫的語氣道:「因為我恨龐斑,我要他痛苦;
而你既侵犯被你強擄的婦女,自亦是死有餘辜。」
    韓柏苦笑道:「我明白了,你將會主動告訴龐斑被我姦污了,縱使龐斑悲憤嫉忌,
但只能找著我的體出氣,如此你便達到了使他痛苦的目的了!但現在你又打算怎樣做?
你總不能迫我姦污你,尤其當我知道橫豎也難逃一死,你實不應告訴我才是!」靳冰雲
美目一瞪,收回按在他胸前的奪命纖手,嗔道:「你既不是淫徒,誰又有興趣殺你,還
不讓開,我要起來了!」要知道韓柏跪得極近,靳冰雲除非先滾開去,否則便很難不發
生和韓柏身體碰撞的尷尬場面了。
    韓柏連聲應是,不知所措地站起來,連退多步,直到撞上一棵大樹,才停下來。
    靳冰雲見到他背撞大樹時,嚇了一跳,神情天真得像個小頑童,比對起他粗的外形,
怪異得沒法形容,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韓柏只覺眼前一亮。
    就像在一片荒涼沙漠裡,看到千萬朵鮮花齊齊破土而出的壯觀奇景。
    靳冰雲怕了他熾熱的目光,舉起衣袖,遮著上半邊臉,盈盈立起。
    韓柏看到她尖俏的下頷,鮮艷的紅,心中一陣衝動。
    忽地記起了秦夢瑤,芳蹤何處?香風飄來。
    靳冰雲腳不沾地似的,在他右側掠過。
    韓柏叫道:「你去那裡?」追著她沒入林木深處的背影,飛掠過去。
    穿出疏林。
    咚咚水聲墳滿了天地。
    靳冰雲坐在溪流滾滾中突出來的一塊石上,拿起了裙腳,將白玉般的赤足濯在清溪
裡。繡上雙蝶的布鞋安放兩旁,情態撩人之極。
    她的美目深深注進溪水裡。
    韓柏來到溪邊,隨著她的目光,看到溪水裡得水的魚兒。
    兩人默默看著水內無憂無慮的魚兒。
    初陽透過林木的樹隙間射進來,將隨風顫震的樹影光暈印在他們和溪水上。
    靳冰雲在水裡悠然自得地踢著白璧無瑕的纖足,幽幽道:「只是為了這自由自在的
剎那,我便沒有後悔讓你擄走。」
    韓柏跪下,俯身伸頭,雙掌按著岸旁泥地,將上半身探入水裡,靳冰雲踢水的清響,
立時傳入耳內,有若仙籟,兩人雖隔了半條溪,但水卻將他們連了起來。
    靳冰雲大感興趣地看奢他這過分了的「梳洗」。
    韓柏把頭從水裡抽回來,仰天痛快地舒出一口氣,水珠小瀑布般從他頭髮瀉下,跟
著呆了一呆,緩緩俯身,以瞪得不能再大的眼睛,看著溪水中自己的反影。
    與魔種結合後,他還是首次看到自己的尊容。
    靳冰雲見他神態古怪,秀眉輕蹙道:「你不是認不出水中的自己吧!」韓柏打了個
寒戰,叫道:「這不是真的!」
    靳冰雲更摸不著頭腦,韓柏一時狡如狐狸,一時傻若孩童,構成了對她非常有吸引
力的性格。
    她甚至感到和他一起時,時間過得特別快。
    自跟隨龐斑以來,她便壓抑著自己的感情,愈付出得多,痛苦愈多。
    可是龐斑對她的魅力確也是非同小可,所以她也更恨他,恨他為了練魔功,甘於將
她犧牲了。
    她不能拒絕,因為那是注定了的命運,一個賭約。
    對風行列,善良的她,背負著噬心的歉疚和憐憫,其中是否有夫妻之愛,連她自己
也弄不清楚。
    但眼前這奇怪的男子,卻使她輕鬆寫意,一點壓力也沒有。
    韓柏仍呆望著水中的影子。
    一面不能置信的駭意。
    靳冰雲隨手拿起左旁的布鞋,擲在韓柏的水影上。
    水中的韓柏化作一圈圈往外擴張的漣漪,小鞋似小舟般隨著清流飄然而去。
    韓柏茫然台頭,剛好看到靳冰雲閃著頑皮的目光,和她身旁變成形單影隻的僅餘繡
花布鞋。
    靳冰雲淡淡道:「你還要不要得到我的身體?」
    她說話的內容雖可使任何男人驚心動魄,但語氣卻平淡之極,便像要獻身給韓柏的
人和她半點關係也沒有。
    韓柏愕然道:「你說什麼?」
    靳冰雲緩緩道:「我說在龐斑追上來殺死你前,你要不要得到我的身體?」
    韓相聽到龐斑的名字,虎目爆起前所未有的光芒,回復了赤尊信式的自信和精明,
哈哈一笑道:「你也不要太小覷我,我既有膽量擄走你,自然有和龐斑較量的本錢。」
    靳冰雲沒好氣地歎道:「剛才我差點便殺了你,你還要在我面前說大話。」
    韓柏並不爭辯,仰身躺在岸旁,望著天上的白雲,以舒服得像甘心死去的語調道:
「為什麼太陽落下去,又能回升上來;人死了卻不會復生,這是什麼道理?」
    靳冰雲訝道:「你真的不知道龐斑正追來還是假的不知道?你難道有把握勝過他嗎?」
    韓柏道:「你還未回答我,人死為何不能復生?」
    靳冰雲對他的無動於衷恨得牙癢癢,嗔道:「待龐斑來到後,你便可向閻王爺請教
這個問題,不過卻須小心他會拔你的舌頭。」
    韓柏將雙手放在頭後,權作無憂的高枕,懶閒閒地笑道:「龐斑的唯一弱點是你,
我唯一的弱點也是你,假設你不和我合作的話,我便死定了,你會和我合作嗎?」靳冰
雲見他胸有成竹,實在摸不清他的葫蘆裡有何應付追兵的妙藥,歎道:「我是不會和你
聯手對付龐斑的,何況即使加上了我,我們也不會是他的對手,這世上或者只有浪翻雲
才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
    聽到浪翻雲的大名,韓柏現在變得粗濃如劍的眉毛一揚,眼內閃過崇敬的神色。
    猶記得在荒廟裡,驚天地泣鬼神的覆雨劍一出,黑白二僕立時落荒而逃。
    靳冰雲沒有放過他的反應道:「我果然沒有想錯,你是為了浪翻雲才擄劫我,這證
明瞭你被埋士下時,聽到了我和龐斑的對話,為何你被活埋土內,竟不會悶死,這是什
麼武功?」韓柏想不到她心細如斯,自己的一個反應,便給她推斷出這麼多事物,他一
出生便是孤兒,從來沒有人真正關心他,著緊他。直到遇上靳冰雲,他知道此生也休想
忘記她在他被活埋時,每一句說話,每一下歎息。
    靳冰雲瞅他一眼,微嗔道:「你聽到我的話嗎?」
    韓柏坐了起來,望向靳冰雲道:「你的話每一句都聽到,每一個字也記得,將來也
不會忘記,現在時間愈來愈緊迫,我沒法向你作更詳細的解釋,只問若不是硬橋硬馬和
龐斑對著幹,你肯否和我合作逃走?」
    靳冰雲不能置信地道:「你具有逃離龐斑魔爪的把握?」
    韓柏忽地眉頭一皺,側俯地上,將耳緊貼在泥土上。
    靳冰雲心下大奇,此人詭變百出,難道竟懂「地聽」之術嗎?不禁對他作出新的估
計。
    韓柏坐起來道:「追兵巳在三十里外現身,幾乎是筆直往這裡趕來,顯然已發現我
們的行蹤,厲害啊厲害!」說到厲害時,他的童真和孩子氣又活脫地呈現出來。
    靳冰雲心中一軟,輕輕道:「你要我如何和你合作?」
    韓柏歡呼一聲,由坐變站,躍離岸旁,構掠小溪,行雲流水般來到靳冰雲的身旁,
一手抄起她的蠻腰,腳尖點石,凌空而起,投往對岸的林木裡,只留下了只繡花布鞋。
    靳冰雲怒道:「我會自己走,快放我下來!」心中卻暗恨自己剛才不會反抗。
    韓柏果然停下。
    靳冰雲腳一觸地,雙手自然往韓柏推去。
    豈知韓柏像座山般動也不動,反而摟著她纖腰的手用力收緊,將她動人的玉體摟得
往他靠貼過去。
    靳冰雲大怒,一掌按在韓柏寬闊的胸膛上,寒聲道:「還不放開我!」韓柏眼中閃
過懾人心魄的巽彩,沉聲道:「你剛才還說可讓我得到你的身體,又說和我合作,為何
現在又要殺我了?」
    靳冰雲微微一呆,玉頸微俯,頭輕垂,嬌軀已給韓柏緊擁入懷裡。
    鼻中傳入韓柏濃烈的男性氣息,忽地輕呼一聲,原來她感到正和韓柏一起往土內沉
下去,就像沈進水裡,但腳踏處明朗是實在的青草地。
    韓柏衣衫無風自拂,眼裡爆起強芒,那是內功運行至極點才出現的現象。
    驚人的氣勁,使他和靳冰雲硬生生鑽入土裡。
    靳冰雲心中大訝,韓相的功力已臻黑榜級高手的境界,為何從未聽過江湖上竟有這
一號人物。
    兩人已沒至腰部,仍不斷沉下。
    靳冰雲暗忖,你或者不怕活埋土裡,但我卻定會活生生悶死。
    可是她並沒有抗議。
    腦中浮起一幅接一幅的回憶,想到了久遠得像有百年千年之遙的童年時代。
    八歲之前,她在一個與世無爭的地方,專心劍道。
    只是一個賭約,使她的一生改變了。
    她便是賭注。
    一個八歲的小女孩。
    她從那件事發生的那日開始,便再也不會哭泣。
    十八歲那年,她遠赴魔師宮,謁見龐斑,成為了他唯一的女徒,開始償還十年前欠
下的債。
    現在她只想長埋土內o韓柏道:「你在想什麼?」
    靳冰雲輕歎一聲,終伸手摟著韓柏粗壯的厚背,這時手剛好沉進泥裡。
    韓柏道:「看著我!」靳冰雲仰起俏臉,剛好韓柏的大嘴封下來,啜緊她嬌艷欲滴
的紅唇。
    靳冰雲待要掙扎,忽地發現了這一吻並沒有任何邪欲成分。
    一道真氣通過唇搭的橋樑,延綿不斷地由韓柏的口中度過來,使她渾身舒泰。
    眼前一黑。
    終沒入土裡。
    但卻沒有絲毫氣悶的感覺。
    被譽為天下第一高手的蓋代魔君龐斑,挺立高崖之上,一手收在背後,另一手垂下,
緊握著一干一濕兩隻繡了雙蝶紋的布鞋,眼神投往高崖下平原遠方墳起的小的間內的小
谷。
    就在那裡找到了冰雲的這對鞋子。
    龐斑智能的眼神像是洞悉了一切。
    有「小魔師」之稱的愛徒方夜羽卓立背後,自他將布鞋送到這裡來後,龐斑一直默
然不語,使人不知他腦內轉動著什麼念頭。
    事實上自懂事以來,方夜羽從來不知道龐斑腦內轉著什麼念頭。
    這使他除了對龐斑天神式的崇敬外,還充滿著畏懼。
    落下的太陽在遠方地平線上散發的動人心魄的火紅餘暉,扇子般投射往入黑前的天
空。
    龐斑平靜地道:「浪翻雲勝了!」方夜羽微一錯愕,因為弄不清楚這是說出一個事
實,還是一個問題?龐斑道:「你步聲較平時重了少許,顯是受心情影響所致,若不是
浪翻雲勝了,你何會如此?」
    方夜羽恭身道:「可是我之所以心情沉重,也可能是因找不到小姐而惹起的。」
    龐斑微微一笑道:「我當年選爾為徒,正是看出你性格堅毅。搜索冰雲之事才剛剛
開始,夜羽你怎會如此快便沮喪,故我可斷言你剛收到了有關浪翻雲的情報,並知道了
於我們不利的戰果。」
    方夜羽臉上泛起衷心佩服的神色,道:「果是如此,談應手和莫意閒聯擊浪翻雲,
仍然落得一死一逃的下場,使浪翻雲聲威更振,除非師尊親自出手,否則對我們聲勢的
損害,實在難以估計。」
    龐斑長笑道:「好一個浪翻雲,雖說談、莫兩人這些年來縱情酒色,功夫有退無進,
但你能破他兩人聯手,足見覆雨劍法已達因情造勢,以意勝力之道境,否則你浪翻雲如
何能勝。」
    他雖不在當場,但卻有如目睹當時所發生的一切,還未動手,浪翻雲超然於生死勝
敗的意態,便使談莫兩人心生懼意,氣志被奪。
    唯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
    龐斑的「因情造勢,以意勝力」四個字,正點出了其中關鍵。
    於此亦可見真正理解浪翻雲的,便是這最可怕的大敵。
    方夜羽道:「我已撤退了所有對付怒蛟幫的後勤力量,因為在師尊親自出手搏殺浪
翻雲前,我們實不宜再有任何因對付怒蛟幫而招致的敗績。」
    龐斑眼光凝望遠方,像想起了世間上最美妙的事物似的,出奇地柔和道:「在洞庭
湖內,怒蛟島東三十里處,有一終年給雲霧怒濤封鎖的無人孤島,據漁民說,那是當神
仙遊湖時,落腳弈棋的地方。」
    方夜羽呆了一呆,把握不到龐斑為何忽然提起此一無人孤島。為了對付怒蛟幫易守
難攻的天險,他曾下了一番功夫研究怒蛟島和附近的地理環境,自然知道有這名為「攔
江」的荒島,但想不到這二十年不問世事的師尊,對此島竟也知道得那麼詳細。
    龐斑低吟道:「浪翻雲啊!你知否我多麼想念著你。」
    方夜羽聽出龐斑語氣盈溢著僮憬和熱戀般的深刻情緒,不禁肅然起敬,只有龐斑這
種心胸氣魄,才能使他六十年來,高踞天下的第一高手寶座。
    浪翻雲你究竟是怎麼樣的超卓人物?竟能如此得龐斑「錯愛」?龐斑仰天重重舒出
一口壓在心頭的豪情壯氣,徐徐道:「自先師蒙赤行百年前與傳鷹那使天地色變的一戰
後,天下再無一可觀之戰,浪翻雲呀!你莫要讓我龐斑失望啊。」
    方夜羽心湖激起了千丈巨浪,他知道龐斑已定下了出手決戰高踞黑榜首位的無敵高
手覆雨劍浪翻雲的地點和日子。
    龐斑放在背後的手衣袖「霍」聲一拂,示意方夜羽離去,看似隨便地道:「告訴浪
翻雲,明年月圓之夜,當滿月升離洞庭湖面時,我在攔江島恭候大駕。」他心中感到一
陣莫明的痛苦,因為他終於放開對靳冰雲的想念,並下了決定任由靳冰雲自由離去,她
若對他的恨比對他的愛少,終有一天她會回來的。
    情到濃時情轉薄。
    方夜羽俊秀的臉透出難以掩飾的激動。
    儘管他知道龐斑和浪翻雲的決戰,如箭在弦,勢在必發,但當龐斑說出來時,他仍
壓不下心中的激情。
    沒人比他更明白,為何龐斑將決戰推遲至一年後。
    因為龐斑想給這數年來劍技一直突飛猛進的浪翻雲多點時間。
    六十年來無敵天下的龐斑真的不想浪翻雲是他的另一個「失望」。
    方夜羽離開龐斑傲然卓立處的高崖後,撤退了所有圍捕韓柏的人手,雖然龐斑沒有
告訴他這樣做,但他已掌握了龐斑的心意。
    否則龐斑又怎會一句也不提起靳冰雲?他若仍放不開靳冰雲,他便不會見浪翻雲。
    現在他定下了決戰浪翻雲的地點日期時間,自是他決定已將兒女私情撥到一旁,不
成障礙。所以方夜羽自然要在這一年內,不碰任何和靳冰雲有關係的事,以免影響了龐
斑決戰浪翻雲前的心境。
    說放就放。
    也唯有龐斑這級數的修養,才能做到。
    浪翻雲的可怕在於他的放不下。
    龐斑的可怕在於他的放得下。
    前者有情。
    後者無情。
    韓柏和靳冰雲在山野間奔行。
    靳冰雲白衣飄飄,仙女般在月夜裡的草原上幽靈般掠過。
    韓柏追在她背後,心中還想著和她在土裡的親吻和肉體的接觸。
    那是時間停止了推移,星辰停止了流動的美妙時刻。
    靳冰雲忽地停了下來。
    亭亭俏立。
    她白玉般的一對赤足,輕盈地踏在濕潤的草地上。
    韓柏來到她身旁訝然止步,奇道:「為何不繼續走?龐斑隨時會轉頭來找我們的。」
    靳冰雲冷冷地道:「你以為你耍的把戲真能瞞過龐斑嗎?你既能活埋不死,自亦可
躲入土裡,怎能瞞過他們?」
    韓柏搔頭道:「即使知道又怎麼樣,難道他能把大地翻過來找尋嗎?」靳冰雲看到
以堂堂大漢之軀,作出這個小孩子搔首的動作,心中無由一軟,不想在言語上嘲弄他,
歎道:「龐斑何等樣人?他會的其中一種魔功,一經運展,可察知方圓十里土地內外所
有的生命,他便曾用此法,找到我走失了的小田鼠,又怎會不知你藏在地底那裡?」
    韓柏心中一寒,道:「若是如此,他現在到那裡去了?」
    靳冰雲眼中抹過失落的哀傷,低聲道:「他正看著我。」
    韓柏駭然一震,驚呼道:「什麼?」
    靳冰雲那似對人世毫無依戀的眼光,飄到他那裡去,呢喃低語道:「我是說他正在
某處緊盯著我,這絕錯不了,因為以前每當他專注地望著我時,我都有現在這種感覺。」
    韓柏打了個寒戰。
    但很快又回復了冷靜。
    他的目光往四方遠近巡逡,最後落在後右方四里許外一座像鶴立雞群般,高出其它
山頭的高峰。
    那是可俯瞰這週遭數十里內景物的最高點。
    龐斑要嘛便是不在,否則必立於其上。
    山峰被月亮的大光環暈櫬托著,更突出了它的幽暗和神秘。
    韓柏遙望山峰。
    一種微妙的感覺流過身體。
    他明白了勒冰雲感應到龐斑在看她的第六感。
    因為他也感到龐斑正在看他。
    奇妙的感覺驀地消去。
    他知道龐斑收回了他的目光。
    靳冰雲的甜美聲音突然像仙曲般從背後傳來道:「他知道我們發覺到他,所以走了。」
    韓柏回過頭來。
    靳冰雲已坐在草地上一塊平滑的石頭上,側挨著石旁的大樹,兩眼望著自己的一雙
赤足,有種軟弱無依,惹人憐愛的感覺。
    韓柏來到她身旁,單膝跪了下來,問道:「他為何不出手對付我?」
    靳冰雲臉上掠過痛苦的神色,以令人心碎的聲音溫柔地道:「因為他已定下了與浪
翻雲決戰的日子,其它一切都再不重要了。」
    韓柏目光一沉,射出森冷的寒光。
    勒冰雲訝然審視他。
    韓柏一忽兒天具無邪,一忽兒又像個冷靜睿智的老手,構成了一股奇異的吸引力和
特質,令她冷靜多時的心田,也泛起波動。
    韓柏望向靳冰雲,剛要說話。
    靳冰雲先道:「不要求我做任何不利罷斑的事,無論如何,我雖不會幫他,但也不
會對付他,你或浪翻雲若真有本事,除棹他好了,何用依靠我這個小女子,好了!我要
回家了。」說到「除掉他時」,眼中掠過令人心痛的哀傷。
    韓柏先是沒趣,聽到最後兩句,卻大吃一驚,跳了起來道:「你要回家?」
    靳冰雲站了起來,緩緩轉頭,望往遠方的天空,彷彿那片夜空,就是她家上的天空。
    韓柏跳到她俏臉扭往的前方,擺下個攔著她回家之路的姿態,張開雙手道:「你竟
然還有家?」靳冰雲以平靜得怕人的聲調道:「當然有,我離家已有一百年一千年了,
龐斑既已不要我,我為何還不回去?」接著秀眉一蹙道:「讓開!」韓柏呆了一呆,才
想起自己攔著她的去路,大大不好意思,慌忙收手退後一步,卻沒有讓過一旁。
    靳冰雲幽幽一歎,柔聲道:「我只是個苦命的人,趁我還有家時,讓我回家巴!」
韓柏熱血上衝,一拍心口道:「讓我送你回去,橫豎我這連家也沒有的人也沒有什麼事
可仿。」
    靳冰雲垂首道:「謝謝你,可是我只想自己一個人獨自回家去,你的心意,我領受
了。」
    韓柏大急道:「你這便要離開我嗎?」
    靳冰雲見到他大孩子般的神態,忍不住噗哧一笑。
    韓柏眼前一亮。
    她的笑容確能使明月也失去顏色。
    靳冰雲將俏臉躲入高舉的衣袖裡,往後飄飛。
    韓柏看著靳冰雲遠去的倩影,高叫道:「你的家在那裡?」
    靳冰雲在沒入樹林前,聲音遠遠送來道:「家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他日若有閒,
可往慈航靜齋一行。」
    韓拍全身一震。
    慈航靜齋。
    靳冰雲的家竟是慈航靜齋?她和秦夢瑤又有何關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