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2卷)
第六章 絕處逢生

    高丈半、闊兩丈、厚兩寸,緊閉著的漆紅大鐵門,「啪!」的一聲,打開了一個半
尺見方的小鐵窗。
    兩道凶光,出現在方洞裡,先仔細打量叫門的四名差役,最後才移往跪在大鐵門前
的犯人韓柏身上。
    韓柏頭上劇痛,呻吟中給身後的差役抓著頭髮,扯得極不自然地臉孔仰後。
    小鐵窗內的一對凶目在他臉上掃了幾遍,一把冷漠無情的聲音透出道:「收押令呢?」
其中一名差役立時將收押文書塞進小窗裡,小鐵窗「啪!」聲中關了起來。
    韓柏頭上一輕,背後那差役鬆掉了手,但頭皮仍餘痛陣陣,跪地的膝頭有若針剌,
但苦難卻是剛開始。
    這是黃州府的重囚鐵牢,每個囚犯被正式收押前,均必須「跪門」和「驗身」。
    隆隆聲中大鐵門分中推開來,露出深長的信道,半密封空間應有的腐臭空氣,撲鼻
而來,陰森可怖。
    韓柏噤若寒蟬,他身上每一傷痕,都提醒他這世界只有強權,沒有公理。
    三個牢差不緩不急走了出來,陰森的臉目沒有半丁點表情,冷冷望向韓柏。
    「砰!」
    背後的惡差役一腳蹬在韓柏背上,喝道:「站起來!」
    韓柏狡不及防下,慘嚎一聲,往前仆去,下頷重重撞在冰冷凹凸不平的石地上,登
時滲出鮮血。手腳的鐵交擊磨擦,聲音傳入牢獄,迴響震鳴,像敲響了地獄的喪鐘o站*
謚屑的大牢頭徙牙縫裡將聲音洩出來道:「就是這小鬼。」接著望向押送韓柏來的差役
道:「告訴何老總,我和兄弟們會好好服侍他的了。」韓柏狡不及防下,慘嚎一聲,往
前仆去,下頷重重撞在冰冷凹凸不平的石地上,登時滲出鮮血。手腳的鐵交擊磨擦,聲
音傳入牢獄,迴響震鳴,像敲響了地獄的喪鐘o站在中*的大牢頭徙牙縫裡將聲音洩出來
道:「就是這小鬼。」接著望向押送韓柏來的差役道:「告訴何老總,我和兄弟們會好
好服侍他的了。」
    眾人一起笑起來,充滿了狠毒和殘忍的意味。韓柏勉力從地上爬起來,還未站穩,
背後再一腳飛來,可憐他跌了個餓狗搶屎,直滾入牢門裡,只剩下半條人命。
    韓柏途中連番遭受毒打,被押送他到此的何旗揚刻意折磨,這一跌再也爬不起來,
昏沉間大鐵門隆隆關上,一股淒苦湧上心頭,又不敢哭出來,心中狂叫道:我究竟前世
幹錯了什麼事,換來這等厄運絕境。
    「砰!」
    腰上又著了一腳,連翻帶滾,重重撞在牆邊,痛得他蝦米般彎了起來。
    兩對手一左一右,將他的身體從地上提起,有人喝道:「台起頭!」
    韓柏在模糊的淚水中望出去,隱約見到那大牢頭正瞪著一對凶睛盯著他。
    大牢頭冷哼道:「我金成起是這裡的牢頭,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明白嗎?」
    提著他的另一名牢役喝道:「還不答金爺!」
    韓柏尚未及答應,眼前人影欺近,那大牢頭金成起兩手穿過他頸項,借力衝前,一
膝猛頂向他丹田氣海大穴。
    韓柏慘叫一聲,那兩名提著他的牢役趁勢鬆手,讓他仰撞後牆,再滑落地上。
    大牢頭嘿嘿一笑道:「招供紙送來了沒?」
    有人答道:「還沒有!」
    大牢頭冷冷道:「將這小子關進四號死牢,當他在招供紙上畫了花押後,你們知道
應怎麼做吧!」
    牢役答道:「當然當然!這小運財星,我們又怎能不好好招待他。」
    痛得死去活來的韓柏被提了起來,往信道的深處走去。
    穿過另一道有四、五名牢役守衛的鐵柵後,才到達囚禁犯人的地方,近柵門處的兩
排十多個牢房,每間都囚了十多個囚犯,顯然是刑罪較輕的犯人。
    死牢在下一層的地牢,經過了一道頭尾都有人把守鐵門的長階後,韓柏給台到另一
道較短小的長廊,每邊各有四間牢房。
    牢役打開了左邊最後的一間,將韓柏像包裡般拋了進去。
    「篷!」
    韓柏摔了個四腳朝天,終於昏死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一縷聲音鑽入耳內道:「小子!小子!你醒了沒有!」
    韓柏嚇了一跳,以為又是那大牢頭來羞打自己,連忙坐起身來。
    只有幾面剝落牆壁的死囚窒靜悄俏地,牢門緊閉,人影也不見一個,*畏慷宰*門的
屋角有個通氣口,但窄小得只能容貓兒通過,一盞油燈掛在牆上,照得囚室愈發死氣沉
沉。
    難道自己快要死了,所以生出幻覺。
    「有人來了!」
    韓柏嚇了一跳,這回清清楚楚聽到有人和他說話,但為何卻不見有人?
    「啪!」
    牢門的小鐵窗打了開來,一對眼望了進來,見到韓柏,喝道:「退後!」
    韓柏呆了一呆,連爬帶滾,退到離門最遠的牆邊。
    鐵門下擺處另一長形方格打了開來,遞進了一盤飯餚和茶水,出奇地豐富。
    牢役悶哼道:「便宜了你這小鬼,不過你也沒有多少餐了。」
    直至牢役離去,韓柏仍呆呆坐奢,他人極機靈,怎體會不出牢役話中的含意,心中
狂叫道:「我快死了!我快死了!」
    四周寂然無聲。
    「小子!.眼前有飯有菜有湯,還不快醫醫肚皮子。」
    韓柏再無懷疑,駭然道:「你是誰?你在那裡,你看得見我嗎?」
    聲音道:「我就在你隔壁,你雖見不到我,但我早已過去摸過你全身每一寸地方,
醫好你的傷勢,否則你現在休想能開聲說話。」
    韓柏一呆,但再一細想,他說的話卻沒有什麼道理,假設他能穿牆過璧,來去自如,
為何還會給人關在這。
    聲音又道:「若不是見你是可造之材,我才不會費神理會呢。」
    韓柏心中一動,自己果然再沒先前的傷痛疲乏,看來他又不是吹牛,忍不住問道:
「前輩為何給人關到這來?」
    聲音冷哼道:「赤某要來便來,要去便去,誰能把我關起來。」頓了頓後長歎一聲,
頗有英雄氣短的意味。
    韓相同情之心大起,大家同是淪落人,安慰道:「前輩必有不得已的苦衷,才要在
這裡……這裡定居。」
    那聲音哈哈一笑道:「定居!好!就是定居,你的心腸很好,來!給我看看你。」
    這回輪到韓柏要歎起氣來,若他能過去,不如直接逃出這可怖的牢獄更為划算。
    「啪!」
    韓柏愕然台頭,往隔著兩間牢房的牆璧頂部望去。
    一塊大石剛好往內縮入,露出一個可容人穿越的方穴,洞緣如被刀削,平正齊整。
    韓柏一時目瞪口呆,那瑰大石最少有五、六十斤重,移動時的輕快卻像豆腐般沒有
重量。
    就像一場夢裡才能發生的情景。
    眼前一花,一個人穿山甲那樣從璧頂洞穴鑽出來,輕輕一個翻身,落到韓柏身前,
此人身形雄偉之極,臉的下半部長滿了針剌般的短髭,連角分明的厚唇也差點遮蓋了,
一對眼銅鈴般大,閃閃生威,顧盼間自有一股懾人氣態,那有半點階下之囚的味兒。
    韓柏張大了口,說不出半句話來。一大漢挨牆坐下,目光灼灼上下打量著他,忽地
哈哈一笑道:「算你走運,竟通過了我的體質測試。」
    韓柏呆道:「什麼體質測試?」
    大漢道:「剛才我檢查了你的受傷狀況後,輸了一道恰好能醫治好你傷勢的真氣進
你的經腺,再看你傷癒回醒的時間,便可從而推知你的體質好壞至何種程度。」
    韓相不能置信地看看對方,又看看自己的身體,道:「一道氣便可治好人嗎?」
    大漢曬道:「這有何稀奇,世上儘管有千萬種病症傷勢,均起因於經脈受到傷害或
閉塞,只要經脈暢通,其病自愈,其傷自痊,除非經脈肢體斷去,否則任何肉身的創傷
亦會復原,若能接回經脈,斷肢亦可重生,我測試最難處只是在於有否那種判斷傷勢的
眼力,其它又何足道哉?」
    韓相似懂非懂,但眼前大漢的信心和口氣,自然而然地使他感到對方並非胡言亂語
之徒。
    大漢忽地壓低聲音道:「你以比常人快了半蛀香的時間便全身經脈盡通,顯示你是
塊不能再好的好料子。」頓了一頓,仰天一陣大笑,無限得意地道:「龐斑!龐斑!任
你智比天高,也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我找了六十多年也找不到的東西,竟在此等時刻
送到我面前吧。」韓柏全身一震,道:「龐斑?」大漢笑聲一收,沉聲道:「你先給我
道出來歷身份,為何到此,不要漏過任何細節。「他的話聲語調,均有一種教人遵從的
威嚴氣勢,可知乃長期居於高位,慣於發號施令的人。韓柏給他一提,立時記起自己的
淒慘遭遇,他仍是少年心性,這兩天備受冤屈,從沒有說半句話的機會,禁不住一五一
十細說從頭。大漢只聽不語,每逢到了關節眼上,才問上兩句,而所問的又都切中重要
環節。韓柏說完。大漢哂道:「這事簡單非常,真正的兇手是那馬峻聲,你卻做了他的
替死鬼,此等自號名門正派之徒,做起惡事來比誰都更陰損,還要裝出道貌岸然,滿口
仁義道德。」
    韓柏心中也隱隱摸到這答案,但卻不敢想下去,這時聽到大漢說出來,忍不住問道:
「他為何要殺謝青聯?」
    大漢嘿然道:「天下事無奇不有,又或那厚背刀藏著重大秘密,何用*焉癲孿搿*」
    他話題一轉,問起來自慈航靜齋的美麗女劍客奏夢瑤,由她的樣貌行藏,以至乎她
的一言一笑,無不極感興趣,但韓柏卻毫不覺煩厭,一來回憶起這美女亦是一種享受,
二來大漢措辭乾淨俐落,絕無多餘說話,痛快異常。
    大漢聽罷沉吟不語,像在思索著某些問題,忽地神情一動道:「有人來了,背轉身!」
韓柏不知他要弄什麼玄虛,但卻感到對方不會加害自己,聞言背轉身來。
    「啪啪啪!」
    在剎那的高速裡,大漢在他背上拍了三掌,每次掌拍背上時,一股熱流便鑽入體內,
似乎順著某些經脈流去,舒服非常。
    大漢迅速在他耳邊道:「他們這次有五個人來,顯然是要將你押出去,苦打成招,
記著,每當有人要打你某部位,你便想著那部位,保可無事,想個方法,拖著他們,死
也不要簽那分招供書。」
    韓柏全身一顫,駭然道:「假設他們斬我一隻手下來,怎麼辦?」
    大漢冷笑道:「我怎會讓他們那樣做!」似乎他才真正代表官府。
    .
    背後微響。
    韓柏回身一望,大漢已失去蹤影,仰頭看,璧頂方洞又給大石填個結結實實,大漢
手腳之快,使他懷疑自己只是在做夢,但體內三道流動著的真氣,卻是活生生的現實。
    一陣金屬磨擦的聲音後,大門打了開來,數名凶神惡煞的牢役在大牢頭金成起的率
領下,氣勢洶洶地衝進來。
    金成起將韓柏碰也未碰一下的飯餚一腳踢起,碗盤帶碟嘩啦啦往韓柏的臉門砸去。
    韓柏大吃一驚,自然而然所有塋意力集中往臉門去,說也奇怪,體內堅二道真氣倒
真像有靈性般,分由腹部、腳底和後枕以驚人的速度寫往臉門處。
    同一時間,碗碟撞上臉門。
    韓柏臉部被撞處蟻咬般輕痛數下,卻沒應有的劇痛,耳邊響起大漢的聲音道:「還
不裝痛!」
    韓柏「乖乖地」慘叫一聲,雙手掩臉。
    金成起陰陰笑道:「敬酒不吃吃罰酒,將他拖往刑室。」
    其中兩名牢役走了上來,一左一右將韓柏挾起,硬拖出去。
    韓柏聽到刑室二字,魂飛魄散,正想大叫救命,大漢的聲音又在耳內響起道:「不
用怕,刑室就在下層水牢旁,我會監視著,保證他們動不了你一根頭髮。」
    當他說到最後一句時,韓相給拖至牢道的最深處,一名牢役拉起了一塊覆在地上的
鐵板,露出進入下層的另一道石階。兩名牢役一抽一拋,韓柏像個人球般沿階向下滾去,
手錄腳鎖碰著石階發出混亂之極的剌耳嗓響。
    三道奇異的真氣在體內遊走,韓柏不但感不到痛楚,反而有種說不出的舒暢,不過
他卻裝作連爬也爬不起來。
    金成起責怪道:「你們不要那麼手重,摔斷他的頸骨,你們能否代他畫押。」
    一名牢役道:「這小子強壯得很,牢頭休要擔心。」沿階下去,喝道:「爬起來,
否則踢爆你的龜卵子。」
    韓柏大吃一驚,暗付不知大漢輸進的真氣是否能保護那麼脆弱的部分,連忙爬了起
來。這回輪到金成起等大吃一驚,看傻了眼,奇怪這人為何還能爬起來。
    韓柏趁他們尚未下來前,偷眼一看,原來自己目下站在一個四、五百尺見方的大石
室內,除了一張大木台和幾張大椅外,十多種不同的刑具,散佈在不同角落和牆璧上,
一同營造出陰森可怖的氣氛。
    最使人驚心動魄的是在正對下來石階的那邊石璧處,打構排了一列十個不同款式的
枷鎖,每個枷鎖上都用朱紅寫著名稱,由左至右依次是「定百脈」、「喘不得」、「突
地吼」、「著即承」、「死豬仇」、「反是實」、「正與反」、「求即死」、「失魂膽」、
「生即死」,只是名稱已足使人心膽俱寒。
    韓柏不知獄吏都是用刑的專家,而用刑除了利用肉體的苦痛令對方屈服外,最厲害
的武器便是心理戰術,若是浪翻雲等高手,進此刑室,看其佈置,即可測知對方用刑的
水準高下,半分也不能強裝出來。
    金成起的刑道之術,正是附近十多個城縣首屈一指的專家,故此何旗揚才不惜連夜
趕路,將韓柏送到這來。
    韓柏受到豐盛飯餐的招待,並非金成起有意厚待他,只是要他飽食體暖後,分外感
到被施刑的苦痛對比,這種一軟一硬的戰術,最易使人屈服。
    韓柏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
    一隻手搭上他肩膀,韓柏嚇了一跳,轉過頭來,只見金成起銅鑄般的黑臉綻出一絲
極不匹配他尊容的笑意,道:「小兄弟,不用慌張,來!我們坐下好好談一談。」
    韓柏受籠若驚,惶恐間給按在長木桌旁的椅子坐下,金成起在他對面坐了,斜著一
對眼打量著他,其它四名牢役,兩名守在金成起背後,兩名則一左一右挾著韓柏,其中
一人的腳更踏在韓柏的座位處,十隻眼虎視耽耽,使韓柏渾身不自在。
    金成起將一張供詞模樣的文件平放台上,待人準備好筆墨後,輕鬆地道:「小兄弟,
我這人最歡喜爽直的漢子,我看你也屬於這類好漢子,希望你不要令我這次看錯了人。」
    韓柏茫然望向他。
    金成起伸手按著桌上的供狀,道:「讓我們作個交易,只要你簽了這分供狀,我保
護直至正式提審前,我都會善待你,我人老了,變得很懶,心腸也軟多了,不想費時間
對你用刑,只想快點交差便算了。」
    左邊的牢役大力一拍韓柏肩頭,將頭湊上來道:「金爺絕少對犯人和顏悅色,你是
例外的例外了。」
    韓柏眼睛往供狀望去,中間的部分全給金成起的大手蓋奢,只看到右邊寫著「犯人
韓柏供狀」和左邊簽名畫押的空位,供詞亦不可謂不短。
    韓柏心想你要用手遮著,內容不言可知,都是對我有害無利。
    站在右邊的牢役服侍周到地將沾滿墨的毛筆塞入韓柏手裡,道:「金爺待你這麼好,
簽吧!」
    韓柏囁嚅道:「我還未看過……」
    金成起哈哈一笑,將手挪開,另一隻手順帶板了一條銅鑄書鎮,壓在供詞和畫柙處
間的空隙,他似乎是非常愛整齊的人,書鎮放得與供狀的字句毫不偏倚。
    韓柏的心卜卜狂跳,俯頭細讀,不一會「啊」一聲叫了出來,望向金成起。
    他失聲而叫,並非罪名太重,而是罪名太輕,原來狀詞裡竟盡給他說好話,指出他
人小力弱,應沒有可能刺殺謝青聯這等深諳武技之人,故恐別有內情云云。
    金成起和顏悅色地道:「看!我們一生都本著良心做事,怎會隨便陷害好人。」
    韓柏感動得幾乎哭了出來。
    身旁的牢役笑道:「金爺這麼關照你,還不快簽,我們趕著去吃飯呀!」
    韓柏點點頭,提筆待要簽下去。
    驀地大漢的聲音在耳內疾喝道:「蠢材!不要簽,你畫押的一份是真,看到的一份
是假的。」
    韓柏嚇了一跳,望向金成起,對方一點也不像聽到任何異聲的樣子,道:「不用猶
豫了!」
    韓柏眼光移到壓著供狀的長方紙鎮上去,心下恍然,難怪金成起先以手遮紙,後又
以紙鎮小心翼翼壓上去,原來是要掩蓋下上兩張紙的迭口處,當下又怒又驚。
    大漢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道:「堅持要見何旗揚。」
    韓柏暗叫好主意,因為要何旗揚到這來,是金成起等可辦得到的事,故可收拖延時
間之效,由此亦看出大漢是極有謀略的人。
    韓柏深吸一口氣道:「我要見何總埔頭一面,才會在供狀押上名字。」
    金成起想不到如此轉折,臉色一沉道:「你畫了押,我立時將何老總請來。」
    韓柏堅決地搖頭。
    金成起大怒而起,喝道:「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給我大刑侍候。」
    韓柏一下子便給左右兩人從座位處小雞般提起,挪到一個鐵架處給絞了起來,各式
各樣的刑具對他輪番施為,不一會他身上再沒有一寸完整的肌膚,可是實際上他所受的
苦難卻微乎其微,例如當一枝燒紅的鐵枝戳來,體內由大漢輸入的真氣立時救兵般趕到
那裡,形成一個隱於皮層下的保護罩,使熱毒不能侵入,傷的只是表面。
    每次當被問及是否肯畫押時,韓柏的頭只向橫搖。
    金成起等目瞪口呆,怎麼也想不到這脆弱的小子原來竟是如此堅強。
    金成起老羞成怒,拿起一把斧頭,喝人將韓柏的手按在一個木枕上,冷冷道:「你
再敢搖頭,我便斬了你的右手下來。」
    韓柏嚇得陣陣哆嗦,這並不是真氣能抵擋的東西,一時呆了起來,汗水流下。
    久違了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道:「我才不信,假設不老神仙的人來驗,便可發覺你
曾受毒刑,殘肢斷體是不能掩飾的證據。」
    金成起再怒道:「你敢再說不!」
    韓相對大漢已充滿信心,咬牙道:「見不到何旗揚,我怎樣也不畫押認罪。」
    金成起狂叫一聲,利斧劈下。
    韓柏嚇得兩眼齊閉,心叫吾手休矣。
    「篤!」
    利斧偏歪了少許,劈在指尖末端上方寸許處。
    金成起詛咒起來,罵遍了韓柏的十八代祖宗,最後頹然道:「將他關起來再說。」
    韓柏又給擲回了死囚室內,這次大漢一點也不浪費時間,立即循舊路鑽了過來,對
韓柏的千恩萬謝毫不在意,好像這匹事對他是微不足道那樣,絲毫沒有恃功得意之態,
他又仔細地審查韓柏的傷勢,最後滿意地點頭道:「好!好!你又過了我的第一關,並
不排斥我輸給你的真氣。」
    韓柏見怪不怪,隨口問道:「我多謝你還來不及,怎會排斥你的真氣,且即使要排
斥也不知怎樣實行呢o」大漢兩眼一瞪道:「你對自己的身體有多少認識,你吃東西*露
牽s蜦韺_你的肚子怎樣消化食物嗎?你的心在跳,你懂不僅使它停止下來?」韓柏見
怪不怪,隨口問道:「我多謝*慊估床患埃棕跼\懦餑愕惱嫫顆妊詞掛d*斥也不知怎
樣實行呢o」大漢兩眼一瞪道:「你對自己的身體有多少認識,你吃東西下肚*s蜦韺_
你的肚子怎樣消化食物嗎?你的心在跳,你懂不僅使它停止下來?」
    韓柏一呆,大漢的話不無道理。
    大漢道:「幸好你的身體完全接受了我輸送給你的真氣,否則你在用刑前便已爬不
起來了。」
    韓柏聽他輕描淡寫道來,卻沒有絲毫憐憫,心中不由有點不舒服,可是對方終是幫
助自己,構豎自己時日無多,有什麼好計較的。
    大漢忽地神情一動,低喝道:「躺下裝死。」也不見他用力,整個人像大鳥般升上
門上的壁角,像壁虎般附在那,除非有人走進囚室,再轉頭上望,否則休想發現他的存
在。
    小鐵窗啪地打了開來,一個牢役看了一番後,才關窗離開。
    大漢跳了下來,落地時鐵塔般的身體像羽毛般輕盈。
    韓柏忍不住問道:「以前輩的身手,這怎關得著你。」頓了頓再輕聲試探道:「你
走時,可否帶我一道走。」
    大漢目光灼灼上下打量他,表情出奇地嚴肅道:「你真的想走?」
    韓柏道:「當然!」
    大漢遺:「那你想不想復仇?」
    韓柏苦笑道:「能逃出生天我已心滿意足,況且我那有本事向馬峻聲尋仇。」
    大漢伸手抓著他肩頭道:「只要你答應完成我的志向,我不但可助你逃走,還可以
使你有足夠的能力報仇雪恨。」
    韓柏呆了一呆道:「連前輩也做不來的事,我如何可以完成?」他確是肺腑之言,
這大漢不論智計武功,均高超絕倫,在他心目中甚至不遜於浪翻雲,如此人物也做不來
的事,教他如何去做?
    大漢哈哈大笑,道:「你有此語,足見你非是輕諾寡信的人,才會斟酌自己的能力,
反而將逃命一事故在一邊。」他沉吟起來,好一會才道:「你知否我是誰?」
    韓柏茫然搖頭。
    大漢淡淡道:「我就是『盜霸』赤尊信。」
    韓柏的腦轟然一震,目瞪口呆。
    要知盜霸赤尊信乃雄據西陲的第一大幫會尊信門創始人,擅用天下任何類型兵器,
他的尊信門與中原的怒蛟幫、北方的干羅山城並稱黑道三大幫,赤尊信在黑榜十大高手
裡亦僅次於浪翻雲,聲名顯赫,為何竟淪落至困在這樣的一個死囚牢內?
    韓柏透了一口大氣,顫聲道:「你怎會在這裡?」換了另一人,第一個反應亦會是
這個問題。
    赤尊信微微一笑道:「你這句話恰好是答案,正因任何人也想不到我在這裡,所以
我才來到這裡。」
    韓柏靈機一觸道:「是否為魔師龐斑?」
    赤尊信閃過讚賞的神色,和聲道:「除了他外,誰人能使我要找地方躲起來?」
    韓柏大奇道:「既然要對付的人是他,我又怎能幫得大忙。?」
    赤尊信哈哈一笑道:「赤某自有妙法,龐斑雖自負不世之才,但總還是人而不是神,
只要是人便有人的弱點,例如他不把天下人放在眼內正是其中一項,豈知我還有最後一
著奇兵。」
    韓柏關心的是另一問題,乘機問道:「龐斑是否真的無敵當世?」
    赤尊信微一錯愕,沉吟片晌,輕歎道:「龐斑是否真的天下無敵,誰可真的作出答
案,不過就我所知所聞的人,或者覆兩劍浪翻雲尚有可拚之力……」說到這,粗濃烏黑
的雙眉緊鎖起來,苦思而不能自得。
    韓柏待要告訴他自己曾親見覆雨劍,赤尊信已喟然道:「我曾和他交手……」忽又
停下,眼中混集著奇怪的神采,似是惋惜,又似困擾和憧憬,甚至帶點驚惶。
    韓柏想說話,赤尊信作了個阻止的手勢,大力一掌拍在自己大腿上,喜叫道:「是
了!他的『道心種魔』大法非是無懈可擊,否則我也不能在他全力運展魔功之際,逃了
出來,唉!」韓相對他的忽喜忽愁大感摸不著頭腦,傻子看傻子般望著赤尊信,這曾叱
詫風雲、威震一方的黑道霸王。
    赤尊信苦笑搖頭道:「但這一來他又可因我能成功從他手底逃出,推斷出自己的魔
功尚有破綻,以他的絕世智能,當能想出補救之法,那時要制他便難上加難了,奇怪奇
怪!」
    韓柏目瞪口呆,不知有何奇怪之處。
    赤尊信看見韓柏的模樣,微笑道:「我奇怪的是他『道心種魔』大法既成,怎會仍
有空隙破綻?」
    韓柏終於找到可以問的話,道:「什麼是道心種魔?」
    赤尊信雙眼一瞪,道:「這事你問起任何人,保證你沒有答案,天下間或者只有我
一人知曉。」
    韓柏大感興趣,豎起耳朵,靜心等待,一時間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淒慘遭遇,拋諸
腦後。
    赤尊信續道:「一般比武交鋒,下焉者徒拚死力,中焉者速度戰略,上焉者智能精
神氣勢,無所不用其極。道心種魔大法乃上焉者中的最上品,*□簿頠u熗Γ版B*神有
若實質,無孔不入,能不戰而屈人之兵。想當日我與龐斑決戰,錯覺叢生,故一籌莫展,
若非我在敗勢將成之前,全力逃走,後果堪虞。」
    韓柏心想那一戰定是動地驚天,只不知以擅用天下任何兵器的赤尊信,又動用了多
少不同兵器來對抗魔師龐斑?
    赤尊信又道:「昔日做視當世的蒙古第一高手,魔宗蒙赤行亦精於此法,不過恐亦
未逵龐斑的境界。對付龐斑,除非上代的無上宗師令東來,又或大俠傳鷹重回人世,否
則目下無有能與匹敵之人。」
    韓柏暗自咀嚼,赤尊信提到令東來和傳鷹時,不說「復生」而說「重回人世」,提
到龐斑時,不說「無有能與匹敵之人」,而說「目下無有能與匹敵之人」,內中大有深
意。
    兩人各自沉吟,各自思索,牢房內寂靜無聲。
    赤尊信歎了另一口氣。
    韓柏心地極好,反而安慰起赤尊信道:「前輩何用歎氣,只要你一日健在,當有卷
士重來的一天。」
    赤尊信搖頭道:「我赤尊信縱橫天下,顯赫一時,早已不負此生,何須強求捲土重
來,人生只不過一場大夢,轟轟烈烈干個他碼的痛快便夠了,要知世間事,到頭來誰不
是空手而去。」韓相愕然,想不到赤尊信竟有如此襟胸,暗忖亦是這等胸懷,才能使這
黑道霸王成為宇內有數的高手。赤尊信臉色忽轉凝重,道:「現在金成起必已遣人往找
何旗揚,只要他一到,你便拖無可拖,所以時間無多,你須小心聽我說。」
    韓柏呆道:「前輩乾脆帶我逃離此處,不是解決了一切問題?」
    赤尊信道:「這一來會暴露了我的行藏o」沉吟片晌,再歎一口氣道:「我本想*饒
惴□個毒誓,才告訴你我的計劃,但想起造化弄人,千算萬算,那及天算。」赤尊信道:
「這一來會暴露了我的行藏o」沉吟片晌,再歎一口氣道:「我本想迫*惴□個毒誓,才
告訴你我的計劃,但想起造化弄人,千算萬算,那及天算。」
    說罷仰首望向室頂,眼神忽明忽暗,憂喜交換。
    韓柏知他有重要的話說,知趣地靜待。
    赤尊信望向韓柏,閃過欣賞的神色,道:「小兄弟!你知否魔道之別?」
    韓柏張開了口,正要說話,忽地啞口無聲。原來當他細想一層,雖然在韓家整天韓
家兄妹將魔和道兩字掛在口邊,似乎魔道之分涇渭分明,乃是天下真理。可是這刻員要
他說出何謂魔?何謂道?卸發覺自己從來沒有真正思考這個似是淺而易見問題。
    赤尊信微笑道:「你不知也難怪,天下能通此理者,不出數人。」
    韓柏呆子般點著頭。
    赤尊信傲然道:「天地萬物,由一而來,雖歷盡千變萬化,最後總要重歸於一,非
人力所能左右。所謂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生二者,正反是也,魔道是也,人
雖不能改變這由無到有,由有至無的過程,但卻可把握這有無間的空隙,超脫有無;而
無論是魔是道,其目的均是超脫有無正反生死,只是其方式截然不同吧!」
    韓柏眉頭大皺,似懂非懂。要知一般人生於世上,其人生目標不外三兩餐溫飽,娶
妻生子,有野心者則富貴榮華,至於治世安邦,成不世功業者,已是人生的極致。
    可是赤尊信顯然更進一步,將目標擺在勘破天地宇宙從來無人敢想的奧秘上,所以
怎是他小小腦袋能在一時間加以理解的,若這番話的對象是龐斑、浪翻雲之輩,又或禪
道高人,必拍案叫絕,大有同感。
    赤尊信耐心解釋道:「人自出生後,便身不由己,營營役役,至死方休。」接著冷
笑一聲不屑地道:「那些窮儒終日埋首於所謂先聖之言,什麼忠君愛國、中庸之道,只
是一群不敢面對現實的無知之徒。」
    韓柏心內辯道:人所知有限,終日探求生死之外的問題,怎還能正常地生活下去?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赤尊信正是非常人。
    赤尊信續道:「入道入魔,其最高目的,均在超脫生死,重歸於一。不過所選途徑,
恰恰相反,譬之一條長路,路有兩端,一端是生,一端是死,如欲離此長路,一是往生
處走,一是往死逃,入道者選的是『生』路,所以致力於返本還原,練虛合道,由後天
返回先天,重結仙胎,返老還童,回至未出生前的狀態,此之謂道。」
    這番話對韓柏來說,確是聞所未聞,一時間聽得頭也大了起來。
    赤尊信這次並沒有細加解說,道:「有生必有死,有正必有反,假設生長正,死便
是反.,若死是正,則生是反。修道者講究積德行善,功於『生』;修魔者講求殘害眾
生,功於『死』,其理則一。」
    韓柏大為反感道:「假如修魔也是真理,還有何善惡可言?」
    赤尊信哈哈一笑道:「所謂積德行善,又或殘害眾生,均是下作者所為,從道者或
從魔者,當到達某一階段,均須超越善惡,明白真假正邪只是生死間的幻象,這道理你
終有一天能明白,現在亦不須費神揣度。」
    韓柏想說話,卻找不到適當的詞語。
    赤尊信字字玄機,顯示出他過人的識見智能。
    赤尊信續道:「魔門專論死地,要知生的過程繁複悠久,男女交合,十月成胎,翼
翼小心。魔門則狂進猛取,速成速發,有若死亡,故練功別闢蹊徑,奇邪怪異、毒辣狠
絕,置之於死地而後生。龐斑的道心種魔大法,便需找尋爐鼎,潛藏其中,進入假死狀
態,一旦播下魔種,由假死變真死,大法始成。」
    韓柏奇道:「若是真死,還有什麼成功可言?」
    赤尊信答道:「死是真死,不過死的是爐鼎,魔種藉爐鼎之死而生。龐斑魔功上的
缺撼,大有可能是爐鼎上出了意想不到的問題,否則他將成魔門古往今來首次出現的魔
尊,那時他厲害到何等地步,就非赤某所能知了。」他不愧智能高超,推斷出龐斑遇上
的問題,有如目睹。
    韓柏禁不住問道:「你為何會對龐斑魔功,知道得這般詳盡?」
    赤尊信低聲道:「這件事天下無人知曉,因我和龐斑關係非比尋常,他乃百年前蒙
古第一高手魔宗蒙赤行一脈,而赤某則屬當時中原魔教第一高手血手厲工的系統。雖同
屬魔門,但兩派的鬥爭卻持續不斷,所以龐斑魔功初成,第一個找上的便是赤某。龐斑
此人來歷神秘,極可能有蒙古血統,這次出來攪風攪雨,亦應是含有報復明室推翻蒙人
的恩怨。」
    韓柏呆了起來,想不到個中複雜到這般地步。
    赤尊信道:「現在是寅時初,不出一個時辰,金成起會再使人將你提進刑室內。若
他們請來了何旗揚,便再無拖延之計。」
    韓柏奇道:「你怎知他們會在一個時辰內來提我?」
    赤尊信冷哼道:「這只是刑家小道,對一般人來說,寅時中是睡得最熟最沈的時刻,
意志也是最薄弱,若把握這時間加以拷問,每收奇效。」
    韓柏打個寒噤道:「那我怎麼辦?」
    赤尊信微微一笑,對他作了一番囑咐。
    韓柏呆道:「這真行得通嗎?」
    赤尊居還要說話,神色一動,道:「他們來了。」也不見他有何動作,便升上了室
頂,移開大石,溜進了鄰室去,大石闔上,一切回復原狀。
    不一會,牢門打了開來,韓柏又給提進刑室裡,何旗揚和金成起赫然坐在刑室中。
韓柏給推到原先的椅子坐下,認罪書攤在桌面,筆墨一應俱全。
    何旗揚微微一笑道:「小兄弟!想不到你是如此一名硬漢,何某好生佩服,現在何
某已到此地,你又有何回報?」他純以江湖口吻和韓柏交談,顯是先禮後兵的格局。
    韓柏依著赤尊信的教導,先歎一口氣,才道:「小子雖是無知,卻非愚頑之輩,這
刻見到何老總來此,那能不立即心死,老總叫我簽什麼,小子便簽什麼。」
    何旗揚等大為驚奇,想不到他小小年紀,卻如此老成通透。
    韓柏道:「小子無親無故,生生死死,了無牽掛,不過臨死前有一個要求,萬望何
老總恩准。」
    何旗揚一生無數經歷,但卻從未遇上一個人如此漠視生死,這若出現在飽歷世情的
老人身上,還不稀奇,但像韓柏這熱戀生命的年紀,竟能有此襟壞,可說聞所未聞,此
刻聽來心頭也一陣不舒服,沉聲道:「說吧!只要何某能做得到,一定給你完成。」
    這話倒不是弄虛作假,要知困果循環之說,深入人心,即管金成起等害死韓相後,
也必會祭祀一番,希望韓柏冤魂不會找上他們。
    韓柏道:「我只要求在死前,能好好飽餐一頓,睡上一覺,死後留個全,就是如此。」
    何旗揚鬆了一口氣,道:「小兄弟放心,何某保證如你所願。」
    韓柏再不多言,提筆在供詞上畫下花押。當下又給送回牢房裡,不一會美食送至,
韓柏依赤尊信之言,放懷大嚼,剛放下碗筷,赤尊信又像泥鰍般滑了過來。
    赤尊信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道:「我果然沒有估錯,他們並沒有在飯餚內下
毒,這並非說他們心腸好,只是怕事後被長白派的人查出來。」
    韓柏顫聲道:「那他們會用什麼方法殺我?」
    赤尊信望向室尾那蓋長燃的油燈,不屑地道:「這幾間死囚室,都是沒有燃燈的黑
牢,獨是這間才點有油燈,其中自有古怪。」
    韓柏道:「難道他們在油燈落了毒?」
    赤尊信搖頭道:「若是下毒,豈能瞞過長白派的人,這盞油燈只是一個指示工具,
當它熄滅時,也是你命畢的時刻。」
    韓柏大為不解。
    赤尊信解釋道:「他們只要將這囚室的通氣口封閉,再用棉布將門隙塞死,便可不
費吹灰之力,將你活活悶死,事後又可不怕被人察覺你是被人害死的,你說這方法妙不
妙!」
    韓柏一陣哆嗦,顫聲道:「那怎麼辦?」
    赤尊信哈哈一笑道:「我們便來個將計就計,你小心聽著,一會後我向你施展一種
古今從沒有人敢嘗試的魔門大法,此法與魔師龐斑的種魔大法恰恰相反,他是由魔入道,
犧牲爐鼎,但我的方法卻是由道入魔,捨棄自*恚眺嵼婁榶TΑ!*
    韓柏目瞪口呆道:「你捨棄了自身有什麼後果?」
    赤尊信若無其事道:「自然是死得乾乾淨淨。」
    韓柏驚叫道:「那怎麼成?」
    赤尊信歎了一口氣道:「假若還有他法,難道我想死嗎?此法之所以從未有人敢試,
正在於沒有人肯作此最大的犧牲,兼且爐鼎難求,我已走投無路,又見你是上佳材料,
才姑且一試,勝過坐以待斃,你若再婆婆媽媽,我便任由你給人生生悶死。」
    韓柏啞口無言。
    赤尊信淡然自若道:「我將以移神轉魂大法,將畢生凝聚的精氣神轉嫁於你,並使
你進入假死狀態,至於以後有何現象,又或你是否具能成為能與龐斑擷抗的高手,就非
我所能知了,好了!留心聽著。」
    韓柏還要說話,赤尊信像有催眠力量的聲音已在耳邊響起,指導著他如何進入受法
的狀態。
    「轟!」
    赤尊信一掌拍在他頂門處。
    韓柏立時進入半昏迷的狀態,全身忽冷忽熱,眼前幻象紛呈,全身骨肉,似要爆炸,
汗水狂流。
    「轟!」
    再一下大震,韓柏終於昏迷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