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2卷)
第五章 含冤入獄

    韓柏醒過來時,發覺自己的處境由天堂墜入十八層地獄裡去。
    他躺在著張冰冷的麻石上四周滿是人,一時間他也弄不清楚誰打誰。
    一個人正以凶光閃閃的眼在打量他,見他醒來,冷冷道:「犯人醒了!"韓柏定一定神,
認出是繒捕頭何旗揚,剛才他還來謁見馬峻聲,不知為何會來到內院這裡,還說什麼
「犯人」,究竟是什麼意思?
    一股恐懼流過這對世情險惡全無認識的少年心頭。
    叫了一聲,想掙扎起來,才發覺雙手給反縛起來,一對腳繫上了銬鎖,落得一陣鎖
和石地磨擦的響聲,混進武庫內亂成一片的人聲裡。
    何旗揚冰硬的聲音再次響起道:「韓柏,謝青聯和你有何仇恨,為何殺了他?」
    韓柏腦際轟然一響,待要說話,左肩劇痛,不知誰給了他一腳,胸脅一麻,全身痙
攣,那說得出半句話。
    一道聲音誠惶誠恐地道:「這奴才不懂半點功夫,恐怕人不是他殺的吧?」
    韓柏認得是大少爺韓希文的聲音,便像遇溺者抓到了浮木,心中升起希望,終於有
人為他說話了。
    二小姐慧芷的聲音:韓柏雖愛胡思亂想,但生性善良,怕是別有內情吧。
    馬峻聲的聲音:「我是第一個到達現場的人,當時.這小兄弟手拿染血匕首!」
    何旗揚道:「馬師叔,是否徙犯人身旁揀起這一把?」
    馬竣聲道:「正是,他手上拿這把匕首,謝兄卻伏地上,四周再無他人,所以我出
手制伏他;這事我可以作證。」
    大少爺韓希文懊惱地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偏偏爹和大伯父出了門,唉!」
    何旗揚道:「這是犯人身上搜出來的一幅山水風景刺繡,上面還有五小姐的名字,
五小姐,這是你的嗎。」
    韓寧芷顫抖的聲音響起道:「不……不……是…;.是我的」何旗揚緊迫著道:
「是否是你繡給他的。,一韓寧芷叫道:「不,我怎會送這種東西給下人。」
    馬峻聲插入道:「看來定是犯人從小姐閨房裡偷出來,給謝兄發現,尾隨他人武庫,
想勸他交回,卻給他乘謝兄不意,把謝兄暗殺了;韓寧芷默敏不語。嘴臉給壓在地上的
韓柏心中狂叫道:「不!為何不作聲,是要找將剌繡送給展少爺的!」
    韓寧芷始終沒有作聲。
    何旗揚喝道:「馬師叔的分析定錯不了,來人,將犯人押走,那怕他不招認。」
    韓柏只感一般冰冷傳遍全身,一時問什麼也想不到。
    身子給抬了起來。
    還有人在他嘴裡塞進一團布。
    小舟緩緩搖近岸旁。
    數名全身黑衣,在襟頭繡著黃色月亮標誌的大漢,客氣地指示著浪翻雲這臨時的艇
夫,將小艇泊在僅餘的其中一個空位處。
    成麗向浪鄱雲道:「你會在艇上等待我們吧!」
    浪翻雲對她命令式的語氯又好氣又好笑,淡淡道:「我不知道。」
    成麗杏目一瞪,強忍下火爆的脾性,眼珠一轉道:「不如你跟在我們身旁好了!」
    淚翻雲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這時一名帶頭的大漢走上來道:「貴寰請登岸。」
    成麗秀眉一揚,輕輕一躍,腳「重重」地落到岸上,成抗靈巧地跟上,輕若羽毛地
飄落姊姊身旁,兩姊弟那種輕重倒置的表現,令人生出非常突兀的怪感。
    浪翻雲大步跨上岸去,心神卻已飛到巨舫上。
    大漢向成家姊弟恭敬施禮道:「不知嘉賓高姓大名,本人乃邪異門下七大分塢」搖
光塢」副塢主馬權,專負迎賓之責。
    成麗裝出一副老江湖的樣子,豪氣干雲地道:「馬副塢主你好,我是成麗,他是我
弟弟成杭,來自塞外小銀琅的成家牧場,家父成天北。」
    馬權微一錯愕,顯是不知成家牧場是何東西,但終是老江湖,口邊掛著久仰,眼光
卻轉到浪翻雲身上,後者仰首望著雲霧散去後初露仙姿的明月,像完全聽不到他們的交
談。
    成麗也算頭腦靈活,搶先道:「這是我們的僕人。」
    馬權半信半疑地點了點頭,要知浪翻雲乃當今黑道聲望僅次於魔師龐斑的不世高手,
舉手投足,一坐一站,無不自具一代劍術宗師之氣象,馬權這種老江湖怎能不留上心,
不過見浪翻雲沒有出言反對僕人身份,也便不*僭諞狻*
    馬權伸手一招,一名邪異門下走過來。
    馬權道:「帶貴客入公眾席!」
    成麗一挺胸,當先跟去。
    浪翻雲緩步跟上,忖道:有公眾席自然有嘉賓席,馬權表面客氣,其實卻看不起這
對入世未深的姊弟,不由大起憐惜之心。
    在小島的正中心處聚了數百人,卻沒有喧鬧的嘈吵聲,透出一種緊張和等待的氣氛,
直到此刻浪翻雲仍弄不清這是個什麼性質的聚會,但既然可使得動邪異門來負責迎賓,
召開這聚會的人自是大有來頭。
    在島心一處廣闊可容千人的大草地上,數十張大桌團團圍著了一塊空地,桌子的擺
布共全二層,內圈的桌子每桌只坐一至兩人,中圈的桌子三至六人不等,最外圍的桌子
密密麻麻坐滿了人,顯然是馬權口中的公眾席。
    大多數都是雄赳赳的年輕人,臉上盈溢著期待的神情。
    引路的大漢把他們帶到了很外圍的大桌前,道:「貴客請入座!」
    成麗眉頭一皺,望了望內圍空蕩蕩的桌子,道:「那邊還有座位,我們可否坐在那
裡?」
    大漢閃過一個不屑的神色道:「這是副塢主的吩咐,除非別有指示,否則不能更改。」
成麗秀眉一掃,待要發作,成抗一驚,輕扯了她的後衣一下,那桌已坐下了的七、八名
青年裡已有人笑出聲來。
    成麗怒目向發笑的人一瞪,喝道:「有什麼好笑的!」
    登時吸引附近數桌人的目光。
    發笑的青年年約一十五、六,生得有點獐頭鼠目,聞言冷冷笑道:「也不秤秤自己
有多少斤兩,嘉賓席是隨便讓你坐的嗎?」
    成麗俏臉一紅,使起小性子,一跺腳道:「我偏要坐!」
    成抗哀求道:「姐姐!」笑的人更多了,都帶著幸災樂禍的意味。
    浪翻雲不動如山地卓立兩人身後,就像一切都與他全無半點關係。
    有人竊笑道:「敢來這裡撒野,恐怕連」雙修公主「的臉尚未見到,便給趕入湖底。」
也有人調笑道:「這婆娘也不錯!」
    一時成家姊弟成為眾矢之的。
    成抗直急得想哭出來,這時若有個洞,成抗一定會鑽進去,並希望那個洞是深一點
的。成麗一扭腰,要穿進內圍其中一張空桌去。
    一名五十來歲,身材矮胖,笑嘻嘻的漢子剛好攔著去路,道:「姑娘有話好說,國
有國法,幫有幫規,姑娘還請賞個臉給敝門,遵守敝門的安排。」
    浪翻雲一看此人,便知是邪異門的四大護法之一的「笑裡藏刀」商良,不要看他終
日笑臉相迎,其實手段毒辣,動輒出手殺人,絕無「商量」餘地,是江湖上可怕人物之
一,想不到今天連他也出動了,可見邪異門對此事的重視。
    成麗怒道:「我們成家牧場好頭有臉,為何不能入坐嘉賓席?」
    周圍十多桌的人哄哄大笑起來。
    亦有較善心者露出同情之色,為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兒開罪邪異門而擔心。
    商良眼光在三身上巡遊,最後落在浪翻雲身上,首次閃著猜疑的神色。
    自愛妻惜惜死後,這多年來浪翻雲罕有在江湖走動,加之以往他一向不喜歡外游交
友,所以認識他的人,可說絕無僅有,商良又怎會想到眼前人乃天下有數的高手之一。
    浪翻雲的黃睛似開似閉,似醉似醒,毫無表情地望著他。
    商良無由地心悸。
    成抗又叫道:「姊姊!我們將就點,坐回那桌算了。」
    眾人的哄笑更響亮了。
    商良眼中閃過怒色,撇開淚翻雲,向成麗道:「姑娘請回吧!」
    成麗也想不到事情鬧到這麼僵,首次猶豫起來。
    此時浪翻雲微微一笑道:「寨外小銀鄉成家牧場名震天下,誰人不知,商良你還是
安排成家小姐和少爺入坐嘉賓席吧!否則厲若海怪罪下來,恐怕你承擔不起。」
    所有笑聲剎那間斷絕。
    ,全場靜至落針可聞。
    邪異門門主「邪靈」厲若海名列「黑」十大高手之一,威懾天下,浪翻雲竟敢直呼
其名,口氣之大,令人吃驚。
    內圍嘉賓桌其中一名花花公子模樣,手搖折扇的男子霍地立起,喝道:「誰敢對門
主不敬!我花羽第一個不放過他。」這花羽似乎是仗義出言,其實只是想沾沾錦上添花
的便宜,邪異門又怎會讓他代為出頭?
    商豆像背後長了對眼睛,頭也不回道:「花公子好意心領,請坐下喝茶,這事商某
自會處理。」
    商良眼中凶芒厲閃,向混翻雲沉聲道:「閣下何人!」
    浪翻雲哈哈一笑,踏前兩步,越過成家姊妹,淡淡道:「讓我領路!」
    商良殺大起。
    浪翻雲向他走來。
    商良左手微動,一把暗藏袖內的匕首滑到手中,臉上卻換上一臉招牌笑容。
    淚翻雲提腳,似要往前踏步。
    他和商良間現只有八、九尺的距離,以他的大步,再前一步,便會迫貼商良。
    商豆心中計算著他落步的位置,手中匕首蓄勢待發。
    浪翻雲前腳向下踏去。
    商良眼光凝注奢他的雙肩,因為一個人無論動作如何靈巧變化,雙肩總是簡單清楚
地露出端倪。
    浪翻雲左肩微縮,略往右移。
    商豆心中暗笑,暗忖你想由我右方穿過,豈能瞞我,立時相應地右移。
    豈知眼前一花,浪翻雲迫至左邊五尺許處。
    商良暗吃一驚,往左側迎去,匕首準備刺出。
    淚翻雲忽地變成正面往他移來,若不退開,商豆勢必和浪翻雲撞個正著。
    商良大怒,匕首正要剌出。
    淚翻雲的身體微妙他動了幾下,在外人看去,那是不可察覺的輕微動作,但在商良
眼中,只感到對方每一下動作,都是針對著自己的弱點,像能預知將來般明白自己每一
個心意和動向。而這些動作卻全與手腳無關,只是肩身微妙移動,竟已能清楚無誤地發
出訊號,確是教人難以置信。
    商良那一刀不但發不出去,還不由自主地噗噗連退三步。
    浪翻雲像和他合演了千百次般,每當他移後一步,便前進一步,卻又剛好比他快上
一線,使他連思索的時間也沒有。
    浪翻雲氣勢沉凝,移動間手腳的配合隱含玄美無匹的法度,無懈可擊o商良懍然*瘓
Bp退一旁。浪翻雲氣勢沉凝,移動間手腳的配合隱含玄美無匹的法度,無懈可擊o商良
懍然一*Bp退一旁。
    浪翻雲越他而過。
    商良手剛動,浪翻雲轉過身來,淡淡道:「多謝讓路,小姐少爺請!」
    商良的刀,終剌不出。
    成麗一呆,想不到商良竟肯讓路,以為憑的是自己的臉子,儼然一挺,大步走去。
    商良只覺浪翻雲舉起招呼成家姊弟前行的手,上搖下擺,恰好封制著自己每一個可
以出手的角度,心中大駭,連門面話也忘記說了。
    周圍的人那看出其中的微妙形勢,以為商良忽地想起成家確是威震塞外,故臨時變
卦,尤其他一直保持笑嘻嘻的樣子,確易使人誤會。
    除非是「邪靈」厲若海這類同等級數的高手,才能看出其中玄虛。
    邪異門守在四方的門人,見有護法作主,自更不會輕舉妄動。
    浪翻雲待成麗大模樣坐上嘉賓桌,成抗把他的巨「縮」入座位,才淡淡一笑,從容
坐上成家姊弟的一桌。
    「噹!」
    銅鐘聲從巨舫處傳來。
    好戲終於開玀。
    官路上一騎策馬急馳。
    明月高掛天上,又大又圓,還有兩天便是中秋了。
    當快馬馳過一處樹林時,有人在林內叫道:「馬少俠!」
    騎士一抽繩索,健馬長嘶仰跳,隨著騎士抽疆回頭,在原地踏著碎步。
    暗影裡閃出一個高大身形。
    那人哈哈一笑道:「馬峻聲!久違了,可還記得三年前渡頭一戰?」
    馬峻聲一呆道:「戚長征!」
    戚長征道:「正是小弟o」馬峻聲大笑聲中躍下馬來;衝前緊握著戚長征伸出的*鄭
招狣w悅,道:「威兄弟神采更勝往昔,在此等黑夜,仍能認出策馬飛馳的小弟,必是
刀法大進,不知何時可以請益。」他說話大方得體,不愧白道新一代的領袖人才。戚長
征道:「正是小弟o」馬峻聲大笑聲中躍下馬來;衝前緊握著戚長征伸出的手*招狣w悅,
道:「威兄弟神采更勝往昔,在此等黑夜,仍能認出策馬飛馳的小弟,必是刀法大進,
不知何時可以請益。」他說話大方得體,不愧白道新一代的領袖人才。
    戚長征毫無芥蒂地道:「當日一刀之失,敗於馬兄劍下,怎能不力求上進,馬兄想
說」不」我也不會放過你,可惜目下有事在身,還不是時候。」
    馬峻聲奇道:「有什麼事比試刀論劍更重要?」
    戚長征道:「實不相瞞,現在我是落難之身,正在躲避逍遙門的追殺,這次喚住馬
兄,是希望馬兄能代傳口訊與敝幫」鬼索」凌戰天。」
    馬峻聲肅容道:「這絕無問題,只要小弟有一口氣在,定給戚兄將訊息傳達。」
    他並不追問其中情由,顯示了處事的風度,因為要說的話,別人自會說出來。
    戚長征感激地道:「大恩不言謝,請通知敝幫凌副座「中秋之夜,龍渡江頭」八字
便成。」
    馬峻聲沉聲道:「中秋之夜,龍渡江頭,好!小弟必定不負所托。」說罷倒飛回馬
背,故開四蹄,掉轉頭往來路馳去,不一會兒消失在官路彎角處,只剩下遠去的蹄聲。
    戚長征退回林裡。
    林內伏了數十人。
    一人間道:「這人靠得住嗎?」正是怒蛟幫年輕幫主上官鷹。
    在旁的翟雨時答道:「馬峻聲為人雖心高氣做,但俠名頗著,又是名門之後,若他
出賣我們,他的師門也不會容他。」
    戚長征歎了一口氣道:「逍遙門也算厲害,竟能跟到武昌來,否則我們也不用借助
外人之力。」
    眾人沉默不語。
    逍遙門的莫意和副門主孤竹,均是不可一世的高手,若給他們追上,後果確是不堪
想像。
    在離開上官鷹等十多里的同一段官道上,一輛囚車在十多騎官差押送下,連夜趕路,
他們都不明白為何這個犯人要被送往黃州府的大牢,但既是總捕頭何旗揚的命令,誰又
敢吭一聲,何況何旗揚還親自押送,這是前所未有的事。
    囚車給一匹驢子拉著,急步而跑。
    何旗揚一馬當先,臉色陰沉,心事重重。
    驀地前面人影一閃,一個高瘦之極,勾鼻深日的老者,在月色下竹篙般立在路何旗
揚警覺地把馬拉定,喝道:「是何方朋友?」
    那人以沙啞高吭難聽聲音怪笑道:「沒有什麼,看一看我便走了。」
    何旗揚見對方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心中警惕,平和地道:「本人何旗揚,乃洞庭
七府總捕頭,現在押送犯人,朋友若無特別目的,請讓路吧。」
    那人身形一動,鬼魅般飄至何旗揚馬頭前。
    「鏘鏘鏗鏗!」
    官差們刀斧劍戟,紛紛離背出鞘。
    何旗揚自恃身份,並不倉忙下馬,一抽纜繩,馬兒往後退去,直至囚車之旁。
    那人一對利目,緩緩在官差們的臉上掃過,怪笑道:「看來都是貨員價實的官府爪
牙。」
    這些官差平日只有他們欺侮別人,怎容人欺侮他們,紛紛喝罵,其中兩人策馬衝前,
分左右大刀猛劈。
    何旗揚出身少林,一看對方身法,知道官差討好不了,何況一般江湖好手,都不願
招惹勢力龐大的官府,敢招惹的,自然不是善男信女,忙大聲喝道:「住手!」
    不過一切都太遲了。
    高瘦怪人不知使了下什麼手法,兩把刀轉眼間當唧落地,兩名官差凌空飛跌,蓬蓬
兩聲,掉在地上,動也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何旗揚喝住要上前動手的官差,正要說話,那人冷冷道:「沖在你一句『任手』份
上,他們都死不了,不過躺上十天半月,卻在所難免。」他說來輕描淡寫,使人對他的
冷血份外感到心寒。
    何旗揚深吸一口氣,忍下心中的怒火道:「閣下何人!」
    怪人長笑道:「想找回公道嗎?好!有種,本人乃逍遙門「鬼影子」孤竹,何捕頭
牢記了。」
    何旗揚倒抽一口涼氣,忖道自己也算倒運,竟撞上這喜怒無常的大魔頭,知機地道:
「手下無知,衝撞了前輩。」轉頭向眾公差喝道:「還不收起兵器。」
    孤竹不再理他,目光轉到只露出一個頭的犯人韓柏臉上,端詳一會後,「咦!」
    一聲叫了起來。
    何旗揚心想他定是奇怪押送這樣一名小子,竟會動員如此陣容,卻沒有想到其它的
可能。
    孤竹閃到囚車旁,以迅快至肉眼難察的速度,滴溜溜轉了數個圈,最後竟伸手在韓
柏頭頂憐愛地撫摸著,雙目奇光閃閃。
    韓柏瞪著他一對眼也打量著他,心想這怪人雖是凶殘,卻比這些公差對他好一點。
    孤竹奇道:「你不怕我嗎?」
    韓柏苦笑道:「我慘無可慘,還怕什麼?」
    孤竹仰天一陣長笑,沉吟不語。
    何旗揚大感不妥,叫道:「前輩!」
    孤竹暴喝道:「閉嘴!我還要多想一會。」
    何旗揚一生八面威風,那曾給人如此呼來喝去,但想起對方威名,又豈敢再出言惹
禍,心中的窩囊感卻是休提。
    其它人唯他馬首長瞻,又有前車之,更是噤口無言。
    孤竹忽地仰天長嘯,全身抖震。
    何旗揚等大惑不解,心想遣老鬼難道忽然患上失心瘋。
    孤竹嘯聲倏止,一掌重拍在囚車上。
    「砰膨!」
    以堅硬木板製成的囚車,寸寸破裂。
    韓柏渾身一鬆,往側倒去。
    驢子驚得仰嘶前奔,拖著囚車的殘骸向前衝剌,前面幾匹馬立時驚叫踢蹄,其中兩
名官差更給翻下馬來,場面混亂之極。
    韓柏身子一輕,給孤竹劈手攔腰挾起。
    刀嘯聲破空而去。
    何旗揚躍離馬背,凌空飛擊而至。
    大刀取的是韓柏。
    孤竹像羽毛般隨著刀風壓至而飄開,一點沒有因挾了一個人影響了速度。
    何旗揚狂喝一聲,一點地便彈起躍追,可是孤竹去勢極快,眼看追趕不上。
    何旗揚能擢升至今天位置,戰鬥經驗何等豐富,一揮手,大刀脫刀擲去,轉瞬飛至
孤竹背後。
    孤竹背後像長了眼睛,後腳一挑,恰好挑中刀鋒,長刀轉了一圈,變成刀把向著孤
竹,刀鋒反對著追來的何旗揚。
    何旗揚提氣趕去,意欲凌空接回兵刃。
    豈知孤竹遠去的身子單腳一撐面前擋著的大樹,竟倒飛而回,在大刀落下前一腳伸
在刀把端上,大刀箭般往趕上來的何旗揚戳去。.如此招式,確是出入意外。
    何旗揚狹不及防下硬運腰勁,他也是了得,凌空倒翻,大刀在離面門寸許處擦過,
險過剃頭。
    何旗揚那敢妄進,乘勢落在地上,額角驚出了汗珠。
    眾公差一聲發喊,往前衝去,希望以人多壓人少。
    何旗揚暴喝道:「停下!」
    孤竹這時騰身立在樹梢間,陰沉的臉露出前所未有的歡容,長笑道:「如此根骨,
百年難遇,孤某終於後繼有人。」
    何旗揚城府深沈,強壓下心中怒火,拱手道:「何某乃少林門下,這犯人事關重大,
望前輩給予薄面,歸還於我。」這幾旬話可說忍氣吞聲,委曲求全,亦暗示自己有強大
的後盾支持著,梁子一結勢不罷休。
    孤竹冷笑道:「孤某一生豈會受人威嚇,管你少林老林,你便當這犯人暴斃好了,
這不是你們官府的慣技嗎?」孤竹語氣雖硬,仍指出了解決之法,顯示他對少林並非全
無顧忌,否則早拂袖走了。
    何旗揚道:「若換了別的犯人,何某當然會給前輩一個方便,但這人與長白不老神
仙嫡傳謝青聯被殺的血案有重大關連,前輩將他帶走,並無好處。」此番話可見何旗揚
的老謀深算,因為若他直說韓柏殺了謝青聯,孤竹不笑破肚皮才怪。
    孤竹微一錯愕,道:這話可真?「何旗揚道:「若有半字虛言,教我何旗揚不得好
死,永不超生。」
    孤竹一陣沉吟。
    若他一意孤行,收了韓柏作徒弟,長白的人必不肯就此罷休,惹得不老神仙親自出
手,儘管以逍遙門的勢力,也將大感頭痛。
    何旗揚乘機道:「前輩能賣個人情給何某,何某沒齒不忘。」
    孤竹仰首望天,終於下了決心,一聲長嘯,身形一動,躍往更遠處一叢較高的樹枝,
怪叫道:「叫不老神仙來和我要人吧!」
    眼看遠去。
    馬峻聲的聲音在何旗揚身後響起道:「前輩留步。」他並沒有策馬,顯然早有警覺,
潛至近處,見何旗揚一切失敗後,才被迫出手。
    孤竹長笑躍起,投往密林深處。
    馬峻聲大鳥般飛越眾人,箭矢般向孤竹隱沒處追去。
    何旗揚心下稍安,他一見馬峻聲身法,知道高出自己甚多,心想追上去也幫不了忙,
唯有待在原地。
    遠方密林處傳來幾下激烈的打鬥聲,又出人意外地沉寂下來。
    何旗揚心下大奇,難道其中一方如此不濟,幾個照面即敗下陣來?
    一刻鐘後,何旗揚按捺不住,吩咐手下稍待,往馬峻聲追去的方向掠去,剛穿過幾
棵樹,一個黑影在月色下迎面走來,脅下還挾了個人。
    何旗揚大驚止步,提刀戒備。
    來人沉喝道:「是我!」
    原來是馬峻聲,臉色幽沉。
    何旗揚見他挾著的正是韓柏,頓時佩服得五體投地,驚喜道:「師叔!」
    馬峻聲毫無戰勝後的歡喜之情,漠然道:「將此子以快馬押往黃州府,不要再出亂
子了。」
    何旗揚道:「師叔……」
    馬峻聲打斷他的話,道:「我有事要辦,記著,孤竹一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明
白嗎?我曾答應你的好處,一定不會食言。」.看著馬峻聲消失在暗影裡,何旗揚心中
掠過一陣不舒服的感覺。
    但一切已到了不能回頭的階段。
    一咬牙,挾誓昏迷了的韓柏回頭馳去。
    在數百對眼睛的熱切期待下,一群人由巨舫步下,向著這邊走過來。
    來人們高矮不一,但最惹人注目的是兩女一男。
    其中一名女子臉垂黑紗,全身黑衣,苗條修長,手娑綽約,步伐輕盈,極具出塵仙
姿,但又帶著三分鬼氣,形成一種詫異的魅力。
    緊隨著她是個粗壯的醜女,年紀在二十七、八間,腰肢像水桶般粗肥,雙目瞪大時
寒光閃閃,一看便知不好相與,更襯托出蒙面女子的美態。
    與蒙面女子並肩而行是個二十來歲的英俊男子,身材雄偉,雙目神光灼灼,步履穩
健,與蒙面女子非常相配。
    其它人便以這三人為首,緊隨在後,自然而然地突出了他們的身份。
    眾人均認得那男子是邪巽門的第二號人物「千里不留痕」宗越,此人是邪異門後起
的高手,以輕功和一手飛刀絕技脫穎而出,躋出至僅次於厲若海的地位,大不簡單。這
次宴會看來是由他主持,真想不到是什麼人能使得動他。
    成麗向成抗輕喊道:「看!那定是雙修公主。」
    成抗傻呼呼地點了點頭。
    浪翻雲心下莞爾,這對姊弟對江湖險惡一無所知,能萬水千山來到這裡,已是走大
運,接下去的日子只不知還要闖出多少禍來。
    身後一桌有人低叫道:「雙修府的人來了。」
    浪翻雲心中一震,暗罵自己大意疏忽,竟想不起雙修府來,這也難怪,雙修府的人
一向行蹤詭,罕與其它門派交往,所以雖負盛名,卻少有人提起他們。
    十五年前雙修府曾經出過一位年輕高手,此人亦正亦邪,但武技高明之極,連當時
十八位黑白兩道名家,最後敗於黑榜十大高手之一「毒手」干羅手下,才退隱江湖,但
雙修府之名,已深深留在老一輩人心中。
    自此之後,再沒有雙修府的人在江湖走動,所以浪翻雲才想不起這神秘的門派。
    這雙修府的無名高手,自稱「雙修子」,雖然敗北而回,卻無損威名,一來因當時
他只有十十來歲,二來以干羅的蓋世神功,仍只能僅勝半招,可說是雖敗猶榮。
    思索間那群人在主位的三席坐了下來。
    宗越伴著兩女坐在中席。
    嗡嗡嘈吵聲沉寂下來。
    宗越站了起來,眼光徐徐掃視全場,雖只一瞥,但每一個人都覺得他看到了自己,
當他目光掠過浪翻雲時,微一錯愕,閃過一絲驚異,但顯然認不出浪翻雲是何方神聖。
    浪翻雲取出酒壺,咕嘟咕嘟喝了三大口,一點表情也沒有。
    宗越臉容回復平靜,抱拳朗聲道:「這次各位應雙修府招婿書之邀,不惜遠道而來,
本人邪異門宗越,僅代表雙修府深致謝意。」
    眾人紛紛起立,抱拳還禮。
    成抗給成麗在桌底踢了一腳後,也站了起來,學著眾人還禮。
    只有浪翻雲木然安坐,一切事都似與他毫不相干。
    宗越眼光落在他身上,厲芒一閃。
    吃了暗虧的商良來到他身邊,一輪耳語,宗越望著浪翻雲的眼神更凌厲了。
    宗越道:「各位嘉賓請坐下。」
    眾人又坐了回去。
    宗越道:「本門門主與雙修府主乃生死之交,故義不容辭,負起這招婿大會的一切
安排,若有任何人不守規矩,便等於和本門作對,本門絕不容忍,希望各位明白。」
    說這話時,他的目光定在浪翻雲身上,顯是含有威嚇警告之意。
    那醜女開聲道:「多謝宗副座,本府不勝感激o」人如其聲,有若破鑼般使人難*勻
て犎v越一陣謙讓,表現得很有風度,使人感到他年紀輕輕,能攀至與逍遙門並稱「黑
道雙門」邪異門的第二把交椅,憑的不單只是武技,還有其它的因素。那醜女開聲道:
「多謝宗副座,本府不勝感激o」人如其聲,有若破鑼般使人難以*て犎v越一陣謙讓,
表現得很有風度,使人感到他年紀輕輕,能攀至與逍遙門並稱「黑道雙門」邪異門的第
二把交椅,憑的不單只是武技,還有其它的因素。
    臉罩輕紗的女子優雅地坐著,意態悠,對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毫不在意。
    宗越目光轉到她身上,介紹道:「這位是雙修府的招婿專使,這次誰能入選,成為
與雙修公主合籍雙修的東床快婿,由她決定。」
    眾人一陣輕語,原來她並不是雙修公主,而只是代雙修公主來挑選丈夫。更有人駭
然下揣惻難道那醜女才是雙修公主。
    浪翻雲這才明白刻下發生何事,難怪眼前俊彥雲集,原來都是希望能成為雙修府的
快婿,得傳雙修絕學。
    醜女破鑼般的聲音喝道:「不要看我,我只是專使的隨身女衛。」
    眾人都舒了一口氣。
    宗越禁不住微笑道:「各位不用瞎猜,我和雙修公主有一面之緣,公主容貌,不才
不敢批評,但可保證若能成為公主夫婿者,乃三生修來的福分。」
    這幾句話不啻間接讚美了雙修公主的容顏,眾人禁不住大為興奮,志趣昂揚。
    席間一人怪聲怪氣叫道:「宗副門主年輕有為,又未娶妻,不知是否加入競逐,讓
人挑選?」
    眾人眼光忙移往發言者身上。
    只見那出言的老頭瘦得像頭猴子,一對眼半睜半閉,斜著眼吊著宗越,一副倚老賣
老的模樣,他身邊坐了一個二十歲訐的年輕人,看來是他的孫子。
    宗越毫不動怒,笑道:「「公快人快語,令人敬重,宗某因心中早有意想之人,故
而不會參加競逐。」
    那被稱為楊公的老頭喃喃道:「這好多了,否則我的孫子可能給你比下去了。」
    眾人一陣哄笑,緊張的氣氛注入了一點熱鬧喜慶。
    浪翻雲見他說到「早有意想之人時」,眼光望往那蒙面女子,心中一動,猜想到宗
越對那神秘女子正展開攻勢,可是後者一點反應也沒有,似乎宗越說的人與她全無關連。
    這時成麗向成抗低喝道:「挺起胸膛,讓人看清楚你一點。」
    成抗苦著臉坐直腰肢,果然增添少許威風。.對席一位作書生打扮,頗有幾分書卷
氣的年輕人朗聲道:「不才乃應天府楊諒天第三子楊奉,有一事相詢,萬望專使不吝賜
告。」
    眾人目光轉向神秘女子身上,都希望聽到她的話聲。
    醜女粗聲粗氣地道:「有話便說,我最不喜歡聽人轉彎抹角地說話。
    楊奉一向少年得志,氣做心高,給她在數百人前如此頂撞,立時俊臉一紅,要知他
故意出言,就是希望在那蒙面女子心裡留下良好印象,以增加入選機會,豈知適得其反,
不由心中暗怒。
    宗越身為主持人,打圓場道:「宗某素聞令尊楊諒天」槍王」之名,今見楊公子一
表人才,必已盡得真傳,有什麼問題,直說無礙。」
    眾人禁不住暗讚宗越說話得體,挽回僵硬對峙的氣氛。
    榻奉臉容稍鬆,道:「由邪異門發往各家各派的招婿書裡,寫明不以武功容貌作挑
選的標準,只要年在三十歲以下,就有入選的機會,在下敢問若是如此,專使又以什麼
方法挑選參加者?」
    這時連浪翻雲也大感興趣,想聽一聽由那神秘女子口中說出來的答案。
    眾人對這切身問題更是關注。
    所有目光集中在那女子身上。
    女子靜若深海,淡自若,一點也不在意別人在期待她的答案。
    醜女在眾人失望裡粗聲道:「專使已知道有人會這麼問,所以早就將答案告訴了我。」
眾人大為訝異,假若蒙面女子能早一步預估到有這個問題,她的才智大不簡單。
    醜女道:「雙修府這二百年七代人,每代均單傳一女兒,所以為了雙修絕學能繼續
流傳,必須精心選婿,而專使便是這代專責為雙修府選婿的代表,她習有一種特別心法,
當遇到有潛質修練雙修大法的人,便會生出感應,這說法你們清楚了沒有。」
    外圍席一個虎背熊腰,容貌勇悍,頗有幾分山賊味道,年在二十五、六間的壯漢起
立道:「本人淮衛漢;敢問既是如此,專使大可在大街小巷闖溜蕩,便可找到心目中人
選,何用召開選婿大會?」
    宗越眼中露出讚賞之色,這衛漢顯然是個人才,能切中間題的要害,他們邪異門此
次負起主辦之責,一方面為了和雙修府的交情,另一方面亦有順道招納人才的竟圖,所
以立時對這名不見經傳的衛漢留上了心,向手下發出訊號,著人查探他的來歷,以便收
攬。
    眾人望向這蒙面女子,暗忖這次看你有否將答案早一步告訴了醜女,若真是如此,
遣女子的智能便到了人所難能的地步了。
    醜女破鑼般的聲音饗起道:「這個答案更容易,我們雙修府規定,每當專使修成
「選婿心功」,便須在江湖遊歷三年,看看有無適合人選,才決定是否召開第一次選婿
大會。」
    這麼說來,顯然蒙面女子曾作三年江湖之行,竟找不到合適人選,這個「婿」當然
並不是那麼容易找呢。
    浪翻雲眉頭一皺,醜女如此將答案道來,像是自己知道,但更有可能是蒙面女子早
一步教她這般對答,因為這屬於雙修府的秘密,不應是一個下人可以作主亂說。
    心中一動,兩眼凝定在蒙面女子身上,好像捕捉到一些東西。
    一位坐於內圍,神情倨做,臉色比別人蒼白的年輕人冷冷問道:「如此請問專使,
找到心目中的人選沒有?」
    全場立時肅靜下來。
    宗越乾咳一聲道:「這位公子是……」停了下來,望向身邊的商良,商良明顯地呆
了一呆,望向他的手下,他們齊齊露出驚奇不安的神色。
    眾人大奇,被安排坐在內圍的人都是有頭有臉者,商良他們怎會連對方是誰也不知
道,除非對方是偷入席裡,若事屬如此,這臉色蒼白的青年當有驚人的武功和不懼邪異
門和雙修府的膽色。
    宗越眼珠一轉道:「敢問兄台高姓大名,是何門派?」
    蒼白青年長笑起來,聲懾全場。
    眾人心頭一陣不舒服,功力淺者更是心頭煩躁,有種要鬆開衣衫來吐一口氣的衝動。
    宗越清朝的聲音起道:「英雄出少年,朋友功力不凡。」他的聲音並不刻意加強,
但笑聲卻總是沒法將他壓下,每一個字都是清清楚楚的。
    蒼白青年笑聲倏止,望向宗越道:「副門主名副其實,難怪以此年紀身居高位,只
不知眼力是否亦如此高明,能看出我出身何處?」
    浪翻雲眼光望向悠安坐的蒙面女子,只見她垂在臉門的輕紗輕輕顫動起伏,心下恍
然,原來她一直以傳音入密的秘技,指引著醜女的一言一語,現在又將答案,傳入宗越
耳裡。單是能把音聚成線這項功夫,已使人不敢小覷於她。
    宗越外表一點也不露出收到傳音的秘密,微微一笑道:「朋友剛才把握鐘聲響起,
各位朋友注意力集中到」雙修舫「時,偷入席間,足見智勇雙全,從這點入手,本人猜
出了閣下的出身來歷。」
    蒼白青年首次臉色一變,掩不住心中的震駭。
    浪翻雲亦大是訝異那女子的才智。
    宗越這番話自然來自蒙臉女子,但鐘聲響時,她還在巨舫那邊,怎能看到這邊情況,
而她這磨判斷,顯是憑空猜想。他浪翻雲可能是全場裡唯一知道她這判斷是對的人,蒼
白青年能瞞過別人,又怎能瞞過他這不世出的武學大宗師。
    其它人則瞠目結舌,心想宗越怎能憑這線索去判斷別人的家旅出身!
    蒼白青年冷冷一笑道:「本公子洗耳恭聽。」神情倨傲之極,並不把宗越放在眼裡,
也沒有承認自己是否趁那時刻偷入席內。
    宗越目光掃過全場,看到所有人均在「洗耳恭聽」後,淡然一笑道:「公子要偷入
席內,顯是不願被人知道身份,亦不計較是否遵守大會的規矩,甚至並非為參加選婿而
來,如此自然是敵非友,這次選婿大會乃雙修府的頭等大事,公子如此做法當是針對雙
修府,而與雙修府為敵或有資格這樣公然為敵的門派屈指可數,這樣一來,公子的身份
早呼之欲出。」
    在揚數百人拍案叫絕,這宗越年紀輕輕,分析的能力卻非常老到。
    蒼白青年臉上半點表情也沒有。
    宗越悠悠道:「兼且公子捨易取難,不坐外圍而坐內圍,顯然自重身份亦露上一手,
而亦只有南粵」魅影劍派「的」魅影身法「,才可使公手輕易辦到這點。」
    眾人一陣騷動。
    江湖有所謂「兩大地,三方邪窟」,二大聖地是淨念禪宗和慈航靜齋,這位於南方
一小島的魅影劍派,便是三方邪窟的其中一窟,一向與世隔絕,原來竟是雙修府的死對
頭,據聞近年出來了一個武功高絕、心狠手辣的「魅劍公子」,只不過活動限於南方數
省,所以在場無人有緣見過,不知是否眼前此君?
    蒼白青年長笑道:「好!不愧邪異門第二號人物,本人正是」魅劍公子「刁辟情,
順道在此代家父向厲門主問安。」
    成麗向成抗道:「原來這是個壞人。」
    成抗唯唯諾諾。
    成麗聲音雖小,卻瞞不過魅影公子的耳朵,眼光掃來,凶光暴閃,掃過兩姊弟,才
移回宗越身上。
    浪翻雲內心歎了一口氣,這魅劍公子刁辟情分明是那種心胸狹窄,睚毗必報的人,
成麗輕輕一言,已種下禍根。
    醜女此時暴喝道:「沒有人請你來,管你是什麼公子,只要是「魅影劍派」的人,
就要給我滾!」
    刁辟情長身而起,傲然道:「來者不善,善老不來,本人今天來此,是要向雙修府
的人請教雙修絕技,與其它人絕無半點關係,還望宗副門主明。」
    這幾句話在刁辟情來說實實非常客氣,畢竟他不能不對「邪靈」厲若海存有顧忌,
不願開罪邪異門,因為若惹翻了邪異門,引得厲若海親自出手,連他父親「魅劍」刁項
也沒有必勝把握。
    宗越眉頭大皺,雙修府和魅影劍派基於上代恩怨,一向勢如水火,邪異門的宗旨是
避免捲入游渦,以免樹立像魅影劍派這類難惹的對頭,可是若讓刁辟情如此在勢力圍內
悍然生事,邪異門亦是面目無光。正為難間,醜女道:「宗副門主,今日人家是衝著本
府而來,應交由我們處理,希望邪異門能置身事外,敝府感激不盡。」
    宗越才是感激不盡,聞言向刁辟情道:「刁公子可否賣個面子給敝門,待選婿大會
事了之後,才找上雙修府,解決你們間的問題?」這幾句話合情合理,既保存了邪異門
的面子,又不損和魅影劍派的關係。
    魅劍公子刁辟情大步踏入場中,來到蒙面女子的桌前十多步處站定,冷冷道:「只
要雙修夫人拿起臉紗給我看上一眼,本公子保證轉身便走,夫人意下如何?」醜女怒喝
一聲:「好膽!」一閃身來到蒙臉女子之旁。
    眾人間響起一片嗡嗡語聲。
    這女子雖蒙起俏臉,但橫看豎看也只像二十許人,怎會是雙修公主的母親雙修夫人。
    一個粗豪僚亮的聲音響自中圍的一席裡,喝道:「我管你是什麼臭公子,老子來這
裡參加大會,你卻來搗蛋,你……」
    他「你」字下面的話尚未說出,眾人眼前一花,原本立在場中的刁辟倩失去蹤影,
眾人眼光連忙追蹤往發言的大漢處,只見一條人影像一縷煙般降在發言大漢那一桌上,
手上幻起重重劍影,倏又收去,人影由一個變成幾個,似欲同時飄往不同的方向,忽爾
間又消失不見,失去蹤影的刁辟情竟回到場中原處。
    「鏘!」劍回鞘內。
    出言責難的大漢提著一柄尚未有機會一劈的重斧,全身衣衫盡裂,臉如死灰,有多
難看便多難看,驀地憤叫一聲,離席奔逃,轉瞬去遠。
    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魅劍公子論身法劍術,均如鬼魅般難以給人看清楚和捉摸得
著,遑論和他對仗。
    宗越也想不到他如此了得,暗忖這人可能是自有魅影劍派以來最傑出的高手,難怪
敢單身前來挑戰雙修府,連自己也無穩勝的把握。
    醜女眼中亦現出驚惶不安的神色。
    刁辟倩一出手震懾全場。
    反而那被指是雙修夫人的蒙臉女子淡然自若,不見任何波動。
    刁辟情冷冷道:「若非看在宗副門主面上,此人定難逃一死。」
    宗越眉頭一皺道:「刁公子不負魅影劍派新一代宗匠的身份,宗越愈看愈心,望能
領教高明。」
    各人一陣騷動,想不到一直對刁辟情處處容讓的宗越,竟一下子將事*槿葑d*自己
身上,還出言挑戰。
    只有浪翻雲明白他的心情。
    宗越若真的對那雙修夫人有意,在這種情勢下便不能不出手護花,否則將永遠失去
爭逐裙下的機會。
    刁辟情愕然道:「這是敝派和雙修府間的事,宗副門主犯不著攪這渾水?」
    宗越哈哈一笑,豪氣飛揚道:「在這等情勢下,儘管厲門主在此,也不會反對我出
手。」
    刁辟倩沉聲道:「家父曾有嚴令,著我不要和貴門有任何衝突,但卻非本公子怕了
邪異門,宗副門主莫要迫我。」他的話似容讓,其實卻是將宗越迫入不能不出手的死角,
由此可見此人自負非常,想乘機大幹一場,藉而闖出名堂。
    果然宗越一手脫掉身上披風,露出內裡一身黑衣勁裝,笑道:「沖奢你不怕本門一
句話,本人便要摸摸你還有多少本領。」
    「且慢!」
    眾人齊感愕然,往發聲音望去。
    原來竟是成麗。
    她得意洋洋地站起來,裝出豪氣縱橫的模樣道:「這等冒犯雙修府的狂徒壞蛋,那
用勞煩副門主宗大俠出手,我弟」鐵拳「成抗便足可應付,成抗!起來。」
    成抗先是一呆,後是一驚,已來不及計較自己為何忽地變了什麼鐵拳銅拳,低聲求
道:「姊姊!我比起這壞蛋還差一點點。」
    眾人再也忍不住,哄笑聲轟然饗起。
    刁辟情蒼白的臉變成鐵青,一對眼凶光畢露,殺機大動,沒有人可拿他來開玩笑。
    宗越本想將事情攬回自己身上,但眼光轉到悠自若的浪翻雲進,心中一動,想要出
口的話吞回肚裡。
    成麗大怒向成抗喝道:「你究竟聽不聽我的話?」
    眾人這次反而笑不出來,知道刁辟情會隨時出手,這姊弟命懸眉睫。
    浪翻雲一聲長笑,卓然起立,他比身旁嬌小玲瓏的成麗高了整個頭,更覺偉岸軒昂。
他不理眾人的目光,從懷裡掏出酒壺
    第五章 
    韓柏醒過來時,發覺自己的處境由天堂墜入十八層地獄裡去。
    他躺在著張冰冷的麻石上四周滿是人,一時間他也弄不清楚誰打誰。
    一個人正以凶光閃閃的眼在打量他,見他醒來,冷冷道:「犯人醒了!"韓柏定一定神,
認出是繒捕頭何旗揚,剛才他還來謁見馬峻聲,不知為何會來到內院這裡,還說什麼
「犯人」,究竟是什麼意思?
    一股恐懼流過這對世情險惡全無認識的少年心頭。
    叫了一聲,想掙扎起來,才發覺雙手給反縛起來,一對腳繫上了銬鎖,落得一陣鎖
和石地磨擦的響聲,混進武庫內亂成一片的人聲裡。
    何旗揚冰硬的聲音再次響起道:「韓柏,謝青聯和你有何仇恨,為何殺了他?」
    韓柏腦際轟然一響,待要說話,左肩劇痛,不知誰給了他一腳,胸脅一麻,全身痙
攣,那說得出半句話。
    一道聲音誠惶誠恐地道:「這奴才不懂半點功夫,恐怕人不是他殺的吧?」
    韓柏認得是大少爺韓希文的聲音,便像遇溺者抓到了浮木,心中升起希望,終於有
人為他說話了。
    二小姐慧芷的聲音:韓柏雖愛胡思亂想,但生性善良,怕是別有內情吧。
    馬峻聲的聲音:「我是第一個到達現場的人,當時.這小兄弟手拿染血匕首!」
    何旗揚道:「馬師叔,是否徙犯人身旁揀起這一把?」
    馬竣聲道:「正是,他手上拿這把匕首,謝兄卻伏地上,四周再無他人,所以我出
手制伏他;這事我可以作證。」
    大少爺韓希文懊惱地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偏偏爹和大伯父出了門,唉!」
    何旗揚道:「這是犯人身上搜出來的一幅山水風景刺繡,上面還有五小姐的名字,
五小姐,這是你的嗎。」
    韓寧芷顫抖的聲音響起道:「不……不……是…;.是我的」何旗揚緊迫著道:
「是否是你繡給他的。,一韓寧芷叫道:「不,我怎會送這種東西給下人。」
    馬峻聲插入道:「看來定是犯人從小姐閨房裡偷出來,給謝兄發現,尾隨他人武庫,
想勸他交回,卻給他乘謝兄不意,把謝兄暗殺了;韓寧芷默敏不語。嘴臉給壓在地上的
韓柏心中狂叫道:「不!為何不作聲,是要找將剌繡送給展少爺的!」
    韓寧芷始終沒有作聲。
    何旗揚喝道:「馬師叔的分析定錯不了,來人,將犯人押走,那怕他不招認。」
    韓柏只感一般冰冷傳遍全身,一時問什麼也想不到。
    身子給抬了起來。
    還有人在他嘴裡塞進一團布。
    小舟緩緩搖近岸旁。
    數名全身黑衣,在襟頭繡著黃色月亮標誌的大漢,客氣地指示著浪翻雲這臨時的艇
夫,將小艇泊在僅餘的其中一個空位處。
    成麗向浪鄱雲道:「你會在艇上等待我們吧!」
    浪翻雲對她命令式的語氯又好氣又好笑,淡淡道:「我不知道。」
    成麗杏目一瞪,強忍下火爆的脾性,眼珠一轉道:「不如你跟在我們身旁好了!」
    淚翻雲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這時一名帶頭的大漢走上來道:「貴寰請登岸。」
    成麗秀眉一揚,輕輕一躍,腳「重重」地落到岸上,成抗靈巧地跟上,輕若羽毛地
飄落姊姊身旁,兩姊弟那種輕重倒置的表現,令人生出非常突兀的怪感。
    浪翻雲大步跨上岸去,心神卻已飛到巨舫上。
    大漢向成家姊弟恭敬施禮道:「不知嘉賓高姓大名,本人乃邪異門下七大分塢」搖
光塢」副塢主馬權,專負迎賓之責。
    成麗裝出一副老江湖的樣子,豪氣干雲地道:「馬副塢主你好,我是成麗,他是我
弟弟成杭,來自塞外小銀琅的成家牧場,家父成天北。」
    馬權微一錯愕,顯是不知成家牧場是何東西,但終是老江湖,口邊掛著久仰,眼光
卻轉到浪翻雲身上,後者仰首望著雲霧散去後初露仙姿的明月,像完全聽不到他們的交
談。
    成麗也算頭腦靈活,搶先道:「這是我們的僕人。」
    馬權半信半疑地點了點頭,要知浪翻雲乃當今黑道聲望僅次於魔師龐斑的不世高手,
舉手投足,一坐一站,無不自具一代劍術宗師之氣象,馬權這種老江湖怎能不留上心,
不過見浪翻雲沒有出言反對僕人身份,也便不*僭諞狻*
    馬權伸手一招,一名邪異門下走過來。
    馬權道:「帶貴客入公眾席!」
    成麗一挺胸,當先跟去。
    浪翻雲緩步跟上,忖道:有公眾席自然有嘉賓席,馬權表面客氣,其實卻看不起這
對入世未深的姊弟,不由大起憐惜之心。
    在小島的正中心處聚了數百人,卻沒有喧鬧的嘈吵聲,透出一種緊張和等待的氣氛,
直到此刻浪翻雲仍弄不清這是個什麼性質的聚會,但既然可使得動邪異門來負責迎賓,
召開這聚會的人自是大有來頭。
    在島心一處廣闊可容千人的大草地上,數十張大桌團團圍著了一塊空地,桌子的擺
布共全二層,內圈的桌子每桌只坐一至兩人,中圈的桌子三至六人不等,最外圍的桌子
密密麻麻坐滿了人,顯然是馬權口中的公眾席。
    大多數都是雄赳赳的年輕人,臉上盈溢著期待的神情。
    引路的大漢把他們帶到了很外圍的大桌前,道:「貴客請入座!」
    成麗眉頭一皺,望了望內圍空蕩蕩的桌子,道:「那邊還有座位,我們可否坐在那
裡?」
    大漢閃過一個不屑的神色道:「這是副塢主的吩咐,除非別有指示,否則不能更改。」
成麗秀眉一掃,待要發作,成抗一驚,輕扯了她的後衣一下,那桌已坐下了的七、八名
青年裡已有人笑出聲來。
    成麗怒目向發笑的人一瞪,喝道:「有什麼好笑的!」
    登時吸引附近數桌人的目光。
    發笑的青年年約一十五、六,生得有點獐頭鼠目,聞言冷冷笑道:「也不秤秤自己
有多少斤兩,嘉賓席是隨便讓你坐的嗎?」
    成麗俏臉一紅,使起小性子,一跺腳道:「我偏要坐!」
    成抗哀求道:「姐姐!」笑的人更多了,都帶著幸災樂禍的意味。
    浪翻雲不動如山地卓立兩人身後,就像一切都與他全無半點關係。
    有人竊笑道:「敢來這裡撒野,恐怕連」雙修公主「的臉尚未見到,便給趕入湖底。」
也有人調笑道:「這婆娘也不錯!」
    一時成家姊弟成為眾矢之的。
    成抗直急得想哭出來,這時若有個洞,成抗一定會鑽進去,並希望那個洞是深一點
的。成麗一扭腰,要穿進內圍其中一張空桌去。
    一名五十來歲,身材矮胖,笑嘻嘻的漢子剛好攔著去路,道:「姑娘有話好說,國
有國法,幫有幫規,姑娘還請賞個臉給敝門,遵守敝門的安排。」
    浪翻雲一看此人,便知是邪異門的四大護法之一的「笑裡藏刀」商良,不要看他終
日笑臉相迎,其實手段毒辣,動輒出手殺人,絕無「商量」餘地,是江湖上可怕人物之
一,想不到今天連他也出動了,可見邪異門對此事的重視。
    成麗怒道:「我們成家牧場好頭有臉,為何不能入坐嘉賓席?」
    周圍十多桌的人哄哄大笑起來。
    亦有較善心者露出同情之色,為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兒開罪邪異門而擔心。
    商良眼光在三身上巡遊,最後落在浪翻雲身上,首次閃著猜疑的神色。
    自愛妻惜惜死後,這多年來浪翻雲罕有在江湖走動,加之以往他一向不喜歡外游交
友,所以認識他的人,可說絕無僅有,商良又怎會想到眼前人乃天下有數的高手之一。
    浪翻雲的黃睛似開似閉,似醉似醒,毫無表情地望著他。
    商良無由地心悸。
    成抗又叫道:「姊姊!我們將就點,坐回那桌算了。」
    眾人的哄笑更響亮了。
    商良眼中閃過怒色,撇開淚翻雲,向成麗道:「姑娘請回吧!」
    成麗也想不到事情鬧到這麼僵,首次猶豫起來。
    此時浪翻雲微微一笑道:「寨外小銀鄉成家牧場名震天下,誰人不知,商良你還是
安排成家小姐和少爺入坐嘉賓席吧!否則厲若海怪罪下來,恐怕你承擔不起。」
    所有笑聲剎那間斷絕。
    ,全場靜至落針可聞。
    邪異門門主「邪靈」厲若海名列「黑」十大高手之一,威懾天下,浪翻雲竟敢直呼
其名,口氣之大,令人吃驚。
    內圍嘉賓桌其中一名花花公子模樣,手搖折扇的男子霍地立起,喝道:「誰敢對門
主不敬!我花羽第一個不放過他。」這花羽似乎是仗義出言,其實只是想沾沾錦上添花
的便宜,邪異門又怎會讓他代為出頭?
    商豆像背後長了對眼睛,頭也不回道:「花公子好意心領,請坐下喝茶,這事商某
自會處理。」
    商良眼中凶芒厲閃,向混翻雲沉聲道:「閣下何人!」
    浪翻雲哈哈一笑,踏前兩步,越過成家姊妹,淡淡道:「讓我領路!」
    商良殺大起。
    浪翻雲向他走來。
    商良左手微動,一把暗藏袖內的匕首滑到手中,臉上卻換上一臉招牌笑容。
    淚翻雲提腳,似要往前踏步。
    他和商良間現只有八、九尺的距離,以他的大步,再前一步,便會迫貼商良。
    商豆心中計算著他落步的位置,手中匕首蓄勢待發。
    浪翻雲前腳向下踏去。
    商良眼光凝注奢他的雙肩,因為一個人無論動作如何靈巧變化,雙肩總是簡單清楚
地露出端倪。
    浪翻雲左肩微縮,略往右移。
    商豆心中暗笑,暗忖你想由我右方穿過,豈能瞞我,立時相應地右移。
    豈知眼前一花,浪翻雲迫至左邊五尺許處。
    商良暗吃一驚,往左側迎去,匕首準備刺出。
    淚翻雲忽地變成正面往他移來,若不退開,商豆勢必和浪翻雲撞個正著。
    商良大怒,匕首正要剌出。
    淚翻雲的身體微妙他動了幾下,在外人看去,那是不可察覺的輕微動作,但在商良
眼中,只感到對方每一下動作,都是針對著自己的弱點,像能預知將來般明白自己每一
個心意和動向。而這些動作卻全與手腳無關,只是肩身微妙移動,竟已能清楚無誤地發
出訊號,確是教人難以置信。
    商良那一刀不但發不出去,還不由自主地噗噗連退三步。
    浪翻雲像和他合演了千百次般,每當他移後一步,便前進一步,卻又剛好比他快上
一線,使他連思索的時間也沒有。
    浪翻雲氣勢沉凝,移動間手腳的配合隱含玄美無匹的法度,無懈可擊o商良懍然*瘓
Bp退一旁。浪翻雲氣勢沉凝,移動間手腳的配合隱含玄美無匹的法度,無懈可擊o商良
懍然一*Bp退一旁。
    浪翻雲越他而過。
    商良手剛動,浪翻雲轉過身來,淡淡道:「多謝讓路,小姐少爺請!」
    商良的刀,終剌不出。
    成麗一呆,想不到商良竟肯讓路,以為憑的是自己的臉子,儼然一挺,大步走去。
    商良只覺浪翻雲舉起招呼成家姊弟前行的手,上搖下擺,恰好封制著自己每一個可
以出手的角度,心中大駭,連門面話也忘記說了。
    周圍的人那看出其中的微妙形勢,以為商良忽地想起成家確是威震塞外,故臨時變
卦,尤其他一直保持笑嘻嘻的樣子,確易使人誤會。
    除非是「邪靈」厲若海這類同等級數的高手,才能看出其中玄虛。
    邪異門守在四方的門人,見有護法作主,自更不會輕舉妄動。
    浪翻雲待成麗大模樣坐上嘉賓桌,成抗把他的巨「縮」入座位,才淡淡一笑,從容
坐上成家姊弟的一桌。
    「噹!」
    銅鐘聲從巨舫處傳來。
    好戲終於開玀。
    官路上一騎策馬急馳。
    明月高掛天上,又大又圓,還有兩天便是中秋了。
    當快馬馳過一處樹林時,有人在林內叫道:「馬少俠!」
    騎士一抽繩索,健馬長嘶仰跳,隨著騎士抽疆回頭,在原地踏著碎步。
    暗影裡閃出一個高大身形。
    那人哈哈一笑道:「馬峻聲!久違了,可還記得三年前渡頭一戰?」
    馬峻聲一呆道:「戚長征!」
    戚長征道:「正是小弟o」馬峻聲大笑聲中躍下馬來;衝前緊握著戚長征伸出的*鄭
招狣w悅,道:「威兄弟神采更勝往昔,在此等黑夜,仍能認出策馬飛馳的小弟,必是
刀法大進,不知何時可以請益。」他說話大方得體,不愧白道新一代的領袖人才。戚長
征道:「正是小弟o」馬峻聲大笑聲中躍下馬來;衝前緊握著戚長征伸出的手*招狣w悅,
道:「威兄弟神采更勝往昔,在此等黑夜,仍能認出策馬飛馳的小弟,必是刀法大進,
不知何時可以請益。」他說話大方得體,不愧白道新一代的領袖人才。
    戚長征毫無芥蒂地道:「當日一刀之失,敗於馬兄劍下,怎能不力求上進,馬兄想
說」不」我也不會放過你,可惜目下有事在身,還不是時候。」
    馬峻聲奇道:「有什麼事比試刀論劍更重要?」
    戚長征道:「實不相瞞,現在我是落難之身,正在躲避逍遙門的追殺,這次喚住馬
兄,是希望馬兄能代傳口訊與敝幫『鬼索』凌戰天。」
    馬峻聲肅容道:「這絕無問題,只要小弟有一口氣在,定給戚兄將訊息傳達。」
    他並不追問其中情由,顯示了處事的風度,因為要說的話,別人自會說出來。
    戚長征感激地道:「大恩不言謝,請通知敝幫凌副座『中秋之夜,龍渡江頭』八字
便成。」
    馬峻聲沉聲道:「中秋之夜,龍渡江頭,好!小弟必定不負所托。」說罷倒飛回馬
背,故開四蹄,掉轉頭往來路馳去,不一會兒消失在官路彎角處,只剩下遠去的蹄聲。
    戚長征退回林裡。
    林內伏了數十人。
    一人間道:「這人靠得住嗎?」正是怒蛟幫年輕幫主上官鷹。
    在旁的翟雨時答道:「馬峻聲為人雖心高氣做,但俠名頗著,又是名門之後,若他
出賣我們,他的師門也不會容他。」
    戚長征歎了一口氣道:「逍遙門也算厲害,竟能跟到武昌來,否則我們也不用借助
外人之力。」
    眾人沉默不語。
    逍遙門的莫意和副門主孤竹,均是不可一世的高手,若給他們追上,後果確是不堪
想像。
    在離開上官鷹等十多里的同一段官道上,一輛囚車在十多騎官差押送下,連夜趕路,
他們都不明白為何這個犯人要被送往黃州府的大牢,但既是總捕頭何旗揚的命令,誰又
敢吭一聲,何況何旗揚還親自押送,這是前所未有的事。
    囚車給一匹驢子拉著,急步而跑。
    何旗揚一馬當先,臉色陰沉,心事重重。
    驀地前面人影一閃,一個高瘦之極,勾鼻深日的老者,在月色下竹篙般立在路何旗
揚警覺地把馬拉定,喝道:「是何方朋友?」
    那人以沙啞高吭難聽聲音怪笑道:「沒有什麼,看一看我便走了。」
    何旗揚見對方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心中警惕,平和地道:「本人何旗揚,乃洞庭
七府總捕頭,現在押送犯人,朋友若無特別目的,請讓路吧。」
    那人身形一動,鬼魅般飄至何旗揚馬頭前。
    「鏘鏘鏗鏗!」
    官差們刀斧劍戟,紛紛離背出鞘。
    何旗揚自恃身份,並不倉忙下馬,一抽纜繩,馬兒往後退去,直至囚車之旁。
    那人一對利目,緩緩在官差們的臉上掃過,怪笑道:「看來都是貨員價實的官府爪
牙。」
    這些官差平日只有他們欺侮別人,怎容人欺侮他們,紛紛喝罵,其中兩人策馬衝前,
分左右大刀猛劈。
    何旗揚出身少林,一看對方身法,知道官差討好不了,何況一般江湖好手,都不願
招惹勢力龐大的官府,敢招惹的,自然不是善男信女,忙大聲喝道:「住手!」
    不過一切都太遲了。
    高瘦怪人不知使了下什麼手法,兩把刀轉眼間當唧落地,兩名官差凌空飛跌,蓬蓬
兩聲,掉在地上,動也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何旗揚喝住要上前動手的官差,正要說話,那人冷冷道:「沖在你一句『任手』份
上,他們都死不了,不過躺上十天半月,卻在所難免。」他說來輕描淡寫,使人對他的
冷血份外感到心寒。
    何旗揚深吸一口氣,忍下心中的怒火道:「閣下何人!」
    怪人長笑道:「想找回公道嗎?好!有種,本人乃逍遙門『鬼影子』孤竹,何捕頭
牢記了。」
    何旗揚倒抽一口涼氣,忖道自己也算倒運,竟撞上這喜怒無常的大魔頭,知機地道:
「手下無知,衝撞了前輩。」轉頭向眾公差喝道:「還不收起兵器。」
    孤竹不再理他,目光轉到只露出一個頭的犯人韓柏臉上,端詳一會後,「咦!」
    一聲叫了起來。
    何旗揚心想他定是奇怪押送這樣一名小子,竟會動員如此陣容,卻沒有想到其它的
可能。
    孤竹閃到囚車旁,以迅快至肉眼難察的速度,滴溜溜轉了數個圈,最後竟伸手在韓
柏頭頂憐愛地撫摸著,雙目奇光閃閃。
    韓柏瞪著他一對眼也打量著他,心想這怪人雖是凶殘,卻比這些公差對他好一點。
    孤竹奇道:「你不怕我嗎?」
    韓柏苦笑道:「我慘無可慘,還怕什麼?」
    孤竹仰天一陣長笑,沉吟不語。
    何旗揚大感不妥,叫道:「前輩!」
    孤竹暴喝道:「閉嘴!我還要多想一會。」
    何旗揚一生八面威風,那曾給人如此呼來喝去,但想起對方威名,又豈敢再出言惹
禍,心中的窩囊感卻是休提。
    其它人唯他馬首長瞻,又有前車之,更是噤口無言。
    孤竹忽地仰天長嘯,全身抖震。
    何旗揚等大惑不解,心想遣老鬼難道忽然患上失心瘋。
    孤竹嘯聲倏止,一掌重拍在囚車上。
    「砰膨!」
    以堅硬木板製成的囚車,寸寸破裂。
    韓柏渾身一鬆,往側倒去。
    驢子驚得仰嘶前奔,拖著囚車的殘骸向前衝剌,前面幾匹馬立時驚叫踢蹄,其中兩
名官差更給翻下馬來,場面混亂之極。
    韓柏身子一輕,給孤竹劈手攔腰挾起。
    刀嘯聲破空而去。
    何旗揚躍離馬背,凌空飛擊而至。
    大刀取的是韓柏。
    孤竹像羽毛般隨著刀風壓至而飄開,一點沒有因挾了一個人影響了速度。
    何旗揚狂喝一聲,一點地便彈起躍追,可是孤竹去勢極快,眼看追趕不上。
    何旗揚能擢升至今天位置,戰鬥經驗何等豐富,一揮手,大刀脫刀擲去,轉瞬飛至
孤竹背後。
    孤竹背後像長了眼睛,後腳一挑,恰好挑中刀鋒,長刀轉了一圈,變成刀把向著孤
竹,刀鋒反對著追來的何旗揚。
    何旗揚提氣趕去,意欲凌空接回兵刃。
    豈知孤竹遠去的身子單腳一撐面前擋著的大樹,竟倒飛而回,在大刀落下前一腳伸
在刀把端上,大刀箭般往趕上來的何旗揚戳去。.如此招式,確是出入意外。
    何旗揚狹不及防下硬運腰勁,他也是了得,凌空倒翻,大刀在離面門寸許處擦過,
險過剃頭。
    何旗揚那敢妄進,乘勢落在地上,額角驚出了汗珠。
    眾公差一聲發喊,往前衝去,希望以人多壓人少。
    何旗揚暴喝道:「停下!」
    孤竹這時騰身立在樹梢間,陰沉的臉露出前所未有的歡容,長笑道:「如此根骨,
百年難遇,孤某終於後繼有人。」
    何旗揚城府深沈,強壓下心中怒火,拱手道:「何某乃少林門下,這犯人事關重大,
望前輩給予薄面,歸還於我。」這幾旬話可說忍氣吞聲,委曲求全,亦暗示自己有強大
的後盾支持著,梁子一結勢不罷休。
    孤竹冷笑道:「孤某一生豈會受人威嚇,管你少林老林,你便當這犯人暴斃好了,
這不是你們官府的慣技嗎?」孤竹語氣雖硬,仍指出了解決之法,顯示他對少林並非全
無顧忌,否則早拂袖走了。
    何旗揚道:「若換了別的犯人,何某當然會給前輩一個方便,但這人與長白不老神
仙嫡傳謝青聯被殺的血案有重大關連,前輩將他帶走,並無好處。」此番話可見何旗揚
的老謀深算,因為若他直說韓柏殺了謝青聯,孤竹不笑破肚皮才怪。
    孤竹微一錯愕,道:這話可真?「何旗揚道:「若有半字虛言,教我何旗揚不得好
死,永不超生。」
    孤竹一陣沉吟。
    若他一意孤行,收了韓柏作徒弟,長白的人必不肯就此罷休,惹得不老神仙親自出
手,儘管以逍遙門的勢力,也將大感頭痛。
    何旗揚乘機道:「前輩能賣個人情給何某,何某沒齒不忘。」
    孤竹仰首望天,終於下了決心,一聲長嘯,身形一動,躍往更遠處一叢較高的樹枝,
怪叫道:「叫不老神仙來和我要人吧!」
    眼看遠去。
    馬峻聲的聲音在何旗揚身後響起道:「前輩留步。」他並沒有策馬,顯然早有警覺,
潛至近處,見何旗揚一切失敗後,才被迫出手。
    孤竹長笑躍起,投往密林深處。
    馬峻聲大鳥般飛越眾人,箭矢般向孤竹隱沒處追去。
    何旗揚心下稍安,他一見馬峻聲身法,知道高出自己甚多,心想追上去也幫不了忙,
唯有待在原地。
    遠方密林處傳來幾下激烈的打鬥聲,又出人意外地沉寂下來。
    何旗揚心下大奇,難道其中一方如此不濟,幾個照面即敗下陣來?
    一刻鐘後,何旗揚按捺不住,吩咐手下稍待,往馬峻聲追去的方向掠去,剛穿過幾
棵樹,一個黑影在月色下迎面走來,脅下還挾了個人。
    何旗揚大驚止步,提刀戒備。
    來人沉喝道:「是我!」
    原來是馬峻聲,臉色幽沉。
    何旗揚見他挾著的正是韓柏,頓時佩服得五體投地,驚喜道:「師叔!」
    馬峻聲毫無戰勝後的歡喜之情,漠然道:「將此子以快馬押往黃州府,不要再出亂
子了。」
    何旗揚道:「師叔……」
    馬峻聲打斷他的話,道:「我有事要辦,記著,孤竹一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明
白嗎?我曾答應你的好處,一定不會食言。」.看著馬峻聲消失在暗影裡,何旗揚心中
掠過一陣不舒服的感覺。
    但一切已到了不能回頭的階段。
    一咬牙,挾誓昏迷了的韓柏回頭馳去。
    在數百對眼睛的熱切期待下,一群人由巨舫步下,向著這邊走過來。
    來人們高矮不一,但最惹人注目的是兩女一男。
    其中一名女子臉垂黑紗,全身黑衣,苗條修長,手娑綽約,步伐輕盈,極具出塵仙
姿,但又帶著三分鬼氣,形成一種詫異的魅力。
    緊隨著她是個粗壯的醜女,年紀在二十七、八間,腰肢像水桶般粗肥,雙目瞪大時
寒光閃閃,一看便知不好相與,更襯托出蒙面女子的美態。
    與蒙面女子並肩而行是個二十來歲的英俊男子,身材雄偉,雙目神光灼灼,步履穩
健,與蒙面女子非常相配。
    其它人便以這三人為首,緊隨在後,自然而然地突出了他們的身份。
    眾人均認得那男子是邪巽門的第二號人物「千里不留痕」宗越,此人是邪異門後起
的高手,以輕功和一手飛刀絕技脫穎而出,躋出至僅次於厲若海的地位,大不簡單。這
次宴會看來是由他主持,真想不到是什麼人能使得動他。
    成麗向成抗輕喊道:「看!那定是雙修公主。」
    成抗傻呼呼地點了點頭。
    浪翻雲心下莞爾,這對姊弟對江湖險惡一無所知,能萬水千山來到這裡,已是走大
運,接下去的日子只不知還要闖出多少禍來。
    身後一桌有人低叫道:「雙修府的人來了。」
    浪翻雲心中一震,暗罵自己大意疏忽,竟想不起雙修府來,這也難怪,雙修府的人
一向行蹤詭,罕與其它門派交往,所以雖負盛名,卻少有人提起他們。
    十五年前雙修府曾經出過一位年輕高手,此人亦正亦邪,但武技高明之極,連當時
十八位黑白兩道名家,最後敗於黑榜十大高手之一「毒手」干羅手下,才退隱江湖,但
雙修府之名,已深深留在老一輩人心中。
    自此之後,再沒有雙修府的人在江湖走動,所以浪翻雲才想不起這神秘的門派。
    這雙修府的無名高手,自稱「雙修子」,雖然敗北而回,卻無損威名,一來因當時
他只有十十來歲,二來以干羅的蓋世神功,仍只能僅勝半招,可說是雖敗猶榮。
    思索間那群人在主位的三席坐了下來。
    宗越伴著兩女坐在中席。
    嗡嗡嘈吵聲沉寂下來。
    宗越站了起來,眼光徐徐掃視全場,雖只一瞥,但每一個人都覺得他看到了自己,
當他目光掠過浪翻雲時,微一錯愕,閃過一絲驚異,但顯然認不出浪翻雲是何方神聖。
    浪翻雲取出酒壺,咕嘟咕嘟喝了三大口,一點表情也沒有。
    宗越臉容回復平靜,抱拳朗聲道:「這次各位應雙修府招婿書之邀,不惜遠道而來,
本人邪異門宗越,僅代表雙修府深致謝意。」
    眾人紛紛起立,抱拳還禮。
    成抗給成麗在桌底踢了一腳後,也站了起來,學著眾人還禮。
    只有浪翻雲木然安坐,一切事都似與他毫不相干。
    宗越眼光落在他身上,厲芒一閃。
    吃了暗虧的商良來到他身邊,一輪耳語,宗越望著浪翻雲的眼神更凌厲了。
    宗越道:「各位嘉賓請坐下。」
    眾人又坐了回去。
    宗越道:「本門門主與雙修府主乃生死之交,故義不容辭,負起這招婿大會的一切
安排,若有任何人不守規矩,便等於和本門作對,本門絕不容忍,希望各位明白。」
    說這話時,他的目光定在浪翻雲身上,顯是含有威嚇警告之意。
    那醜女開聲道:「多謝宗副座,本府不勝感激o」人如其聲,有若破鑼般使人難*勻
て犎v越一陣謙讓,表現得很有風度,使人感到他年紀輕輕,能攀至與逍遙門並稱「黑
道雙門」邪異門的第二把交椅,憑的不單只是武技,還有其它的因素。那醜女開聲道:
「多謝宗副座,本府不勝感激o」人如其聲,有若破鑼般使人難以*て犎v越一陣謙讓,
表現得很有風度,使人感到他年紀輕輕,能攀至與逍遙門並稱「黑道雙門」邪異門的第
二把交椅,憑的不單只是武技,還有其它的因素。
    臉罩輕紗的女子優雅地坐著,意態悠,對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毫不在意。
    宗越目光轉到她身上,介紹道:「這位是雙修府的招婿專使,這次誰能入選,成為
與雙修公主合籍雙修的東床快婿,由她決定。」
    眾人一陣輕語,原來她並不是雙修公主,而只是代雙修公主來挑選丈夫。更有人駭
然下揣惻難道那醜女才是雙修公主。
    浪翻雲這才明白刻下發生何事,難怪眼前俊彥雲集,原來都是希望能成為雙修府的
快婿,得傳雙修絕學。
    醜女破鑼般的聲音喝道:「不要看我,我只是專使的隨身女衛。」
    眾人都舒了一口氣。
    宗越禁不住微笑道:「各位不用瞎猜,我和雙修公主有一面之緣,公主容貌,不才
不敢批評,但可保證若能成為公主夫婿者,乃三生修來的福分。」
    這幾句話不啻間接讚美了雙修公主的容顏,眾人禁不住大為興奮,志趣昂揚。
    席間一人怪聲怪氣叫道:「宗副門主年輕有為,又未娶妻,不知是否加入競逐,讓
人挑選?」
    眾人眼光忙移往發言者身上。
    只見那出言的老頭瘦得像頭猴子,一對眼半睜半閉,斜著眼吊著宗越,一副倚老賣
老的模樣,他身邊坐了一個二十歲訐的年輕人,看來是他的孫子。
    宗越毫不動怒,笑道:「「公快人快語,令人敬重,宗某因心中早有意想之人,故
而不會參加競逐。」
    那被稱為楊公的老頭喃喃道:「這好多了,否則我的孫子可能給你比下去了。」
    眾人一陣哄笑,緊張的氣氛注入了一點熱鬧喜慶。
    浪翻雲見他說到「早有意想之人時」,眼光望往那蒙面女子,心中一動,猜想到宗
越對那神秘女子正展開攻勢,可是後者一點反應也沒有,似乎宗越說的人與她全無關連。
    這時成麗向成抗低喝道:「挺起胸膛,讓人看清楚你一點。」
    成抗苦著臉坐直腰肢,果然增添少許威風。.對席一位作書生打扮,頗有幾分書卷
氣的年輕人朗聲道:「不才乃應天府楊諒天第三子楊奉,有一事相詢,萬望專使不吝賜
告。」
    眾人目光轉向神秘女子身上,都希望聽到她的話聲。
    醜女粗聲粗氣地道:「有話便說,我最不喜歡聽人轉彎抹角地說話。
    楊奉一向少年得志,氣做心高,給她在數百人前如此頂撞,立時俊臉一紅,要知他
故意出言,就是希望在那蒙面女子心裡留下良好印象,以增加入選機會,豈知適得其反,
不由心中暗怒。
    宗越身為主持人,打圓場道:「宗某素聞令尊楊諒天」槍王」之名,今見楊公子一
表人才,必已盡得真傳,有什麼問題,直說無礙。」
    眾人禁不住暗讚宗越說話得體,挽回僵硬對峙的氣氛。
    榻奉臉容稍鬆,道:「由邪異門發往各家各派的招婿書裡,寫明不以武功容貌作挑
選的標準,只要年在三十歲以下,就有入選的機會,在下敢問若是如此,專使又以什麼
方法挑選參加者?」
    這時連浪翻雲也大感興趣,想聽一聽由那神秘女子口中說出來的答案。
    眾人對這切身問題更是關注。
    所有目光集中在那女子身上。
    女子靜若深海,淡自若,一點也不在意別人在期待她的答案。
    醜女在眾人失望裡粗聲道:「專使已知道有人會這麼問,所以早就將答案告訴了我。」
眾人大為訝異,假若蒙面女子能早一步預估到有這個問題,她的才智大不簡單。
    醜女道:「雙修府這二百年七代人,每代均單傳一女兒,所以為了雙修絕學能繼續
流傳,必須精心選婿,而專使便是這代專責為雙修府選婿的代表,她習有一種特別心法,
當遇到有潛質修練雙修大法的人,便會生出感應,這說法你們清楚了沒有。」
    外圍席一個虎背熊腰,容貌勇悍,頗有幾分山賊味道,年在二十五、六間的壯漢起
立道:「本人淮衛漢;敢問既是如此,專使大可在大街小巷闖溜蕩,便可找到心目中人
選,何用召開選婿大會?」
    宗越眼中露出讚賞之色,這衛漢顯然是個人才,能切中間題的要害,他們邪異門此
次負起主辦之責,一方面為了和雙修府的交情,另一方面亦有順道招納人才的竟圖,所
以立時對這名不見經傳的衛漢留上了心,向手下發出訊號,著人查探他的來歷,以便收
攬。
    眾人望向這蒙面女子,暗忖這次看你有否將答案早一步告訴了醜女,若真是如此,
遣女子的智能便到了人所難能的地步了。
    醜女破鑼般的聲音饗起道:「這個答案更容易,我們雙修府規定,每當專使修成」
選婿心功」,便須在江湖遊歷三年,看看有無適合人選,才決定是否召開第一次選婿大
會。」
    這麼說來,顯然蒙面女子曾作三年江湖之行,竟找不到合適人選,這個「婿」當然
並不是那麼容易找呢。
    浪翻雲眉頭一皺,醜女如此將答案道來,像是自己知道,但更有可能是蒙面女子早
一步教她這般對答,因為這屬於雙修府的秘密,不應是一個下人可以作主亂說。
    心中一動,兩眼凝定在蒙面女子身上,好像捕捉到一些東西。
    一位坐於內圍,神情倨做,臉色比別人蒼白的年輕人冷冷問道:「如此請問專使,
找到心目中的人選沒有?」
    全場立時肅靜下來。
    宗越乾咳一聲道:「這位公子是……」停了下來,望向身邊的商良,商良明顯地呆
了一呆,望向他的手下,他們齊齊露出驚奇不安的神色。
    眾人大奇,被安排坐在內圍的人都是有頭有臉者,商良他們怎會連對方是誰也不知
道,除非對方是偷入席裡,若事屬如此,這臉色蒼白的青年當有驚人的武功和不懼邪異
門和雙修府的膽色。
    宗越眼珠一轉道:「敢問兄台高姓大名,是何門派?」
    蒼白青年長笑起來,聲懾全場。
    眾人心頭一陣不舒服,功力淺者更是心頭煩躁,有種要鬆開衣衫來吐一口氣的衝動。
    宗越清朝的聲音起道:「英雄出少年,朋友功力不凡。」他的聲音並不刻意加強,
但笑聲卻總是沒法將他壓下,每一個字都是清清楚楚的。
    蒼白青年笑聲倏止,望向宗越道:「副門主名副其實,難怪以此年紀身居高位,只
不知眼力是否亦如此高明,能看出我出身何處?」
    浪翻雲眼光望向悠安坐的蒙面女子,只見她垂在臉門的輕紗輕輕顫動起伏,心下恍
然,原來她一直以傳音入密的秘技,指引著醜女的一言一語,現在又將答案,傳入宗越
耳裡。單是能把音聚成線這項功夫,已使人不敢小覷於她。
    宗越外表一點也不露出收到傳音的秘密,微微一笑道:「朋友剛才把握鐘聲響起,
各位朋友注意力集中到」雙修舫「時,偷入席間,足見智勇雙全,從這點入手,本人猜
出了閣下的出身來歷。」
    蒼白青年首次臉色一變,掩不住心中的震駭。
    浪翻雲亦大是訝異那女子的才智。
    宗越這番話自然來自蒙臉女子,但鐘聲響時,她還在巨舫那邊,怎能看到這邊情況,
而她這磨判斷,顯是憑空猜想。他浪翻雲可能是全場裡唯一知道她這判斷是對的人,蒼
白青年能瞞過別人,又怎能瞞過他這不世出的武學大宗師。
    其它人則瞠目結舌,心想宗越怎能憑這線索去判斷別人的家旅出身!
    蒼白青年冷冷一笑道:「本公子洗耳恭聽。」神情倨傲之極,並不把宗越放在眼裡,
也沒有承認自己是否趁那時刻偷入席內。
    宗越目光掃過全場,看到所有人均在「洗耳恭聽」後,淡然一笑道:「公子要偷入
席內,顯是不願被人知道身份,亦不計較是否遵守大會的規矩,甚至並非為參加選婿而
來,如此自然是敵非友,這次選婿大會乃雙修府的頭等大事,公子如此做法當是針對雙
修府,而與雙修府為敵或有資格這樣公然為敵的門派屈指可數,這樣一來,公子的身份
早呼之欲出。」
    在揚數百人拍案叫絕,這宗越年紀輕輕,分析的能力卻非常老到。
    蒼白青年臉上半點表情也沒有。
    宗越悠悠道:「兼且公子捨易取難,不坐外圍而坐內圍,顯然自重身份亦露上一手,
而亦只有南粵」魅影劍派「的」魅影身法「,才可使公手輕易辦到這點。」
    眾人一陣騷動。
    江湖有所謂「兩大地,三方邪窟」,二大聖地是淨念禪宗和慈航靜齋,這位於南方
一小島的魅影劍派,便是三方邪窟的其中一窟,一向與世隔絕,原來竟是雙修府的死對
頭,據聞近年出來了一個武功高絕、心狠手辣的「魅劍公子」,只不過活動限於南方數
省,所以在場無人有緣見過,不知是否眼前此君?
    蒼白青年長笑道:「好!不愧邪異門第二號人物,本人正是」魅劍公子「刁辟情,
順道在此代家父向厲門主問安。」
    成麗向成抗道:「原來這是個壞人。」
    成抗唯唯諾諾。
    成麗聲音雖小,卻瞞不過魅影公子的耳朵,眼光掃來,凶光暴閃,掃過兩姊弟,才
移回宗越身上。
    浪翻雲內心歎了一口氣,這魅劍公子刁辟情分明是那種心胸狹窄,睚毗必報的人,
成麗輕輕一言,已種下禍根。
    醜女此時暴喝道:「沒有人請你來,管你是什麼公子,只要是『魅影劍派』的人,
就要給我滾!」
    刁辟情長身而起,傲然道:「來者不善,善老不來,本人今天來此,是要向雙修府
的人請教雙修絕技,與其它人絕無半點關係,還望宗副門主明。」
    這幾句話在刁辟情來說實實非常客氣,畢竟他不能不對「邪靈」厲若海存有顧忌,
不願開罪邪異門,因為若惹翻了邪異門,引得厲若海親自出手,連他父親「魅劍」刁項
也沒有必勝把握。
    宗越眉頭大皺,雙修府和魅影劍派基於上代恩怨,一向勢如水火,邪異門的宗旨是
避免捲入游渦,以免樹立像魅影劍派這類難惹的對頭,可是若讓刁辟情如此在勢力圍內
悍然生事,邪異門亦是面目無光。正為難間,醜女道:「宗副門主,今日人家是衝著本
府而來,應交由我們處理,希望邪異門能置身事外,敝府感激不盡。」
    宗越才是感激不盡,聞言向刁辟情道:「刁公子可否賣個面子給敝門,待選婿大會
事了之後,才找上雙修府,解決你們間的問題?」這幾句話合情合理,既保存了邪異門
的面子,又不損和魅影劍派的關係。
    魅劍公子刁辟情大步踏入場中,來到蒙面女子的桌前十多步處站定,冷冷道:「只
要雙修夫人拿起臉紗給我看上一眼,本公子保證轉身便走,夫人意下如何?」醜女怒喝
一聲:「好膽!」一閃身來到蒙臉女子之旁。
    眾人間響起一片嗡嗡語聲。
    這女子雖蒙起俏臉,但橫看豎看也只像二十許人,怎會是雙修公主的母親雙修夫人。
    一個粗豪僚亮的聲音響自中圍的一席裡,喝道:「我管你是什麼臭公子,老子來這
裡參加大會,你卻來搗蛋,你……」
    他「你」字下面的話尚未說出,眾人眼前一花,原本立在場中的刁辟倩失去蹤影,
眾人眼光連忙追蹤往發言的大漢處,只見一條人影像一縷煙般降在發言大漢那一桌上,
手上幻起重重劍影,倏又收去,人影由一個變成幾個,似欲同時飄往不同的方向,忽爾
間又消失不見,失去蹤影的刁辟情竟回到場中原處。
    「鏘!」劍回鞘內。
    出言責難的大漢提著一柄尚未有機會一劈的重斧,全身衣衫盡裂,臉如死灰,有多
難看便多難看,驀地憤叫一聲,離席奔逃,轉瞬去遠。
    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魅劍公子論身法劍術,均如鬼魅般難以給人看清楚和捉摸得
著,遑論和他對仗。
    宗越也想不到他如此了得,暗忖這人可能是自有魅影劍派以來最傑出的高手,難怪
敢單身前來挑戰雙修府,連自己也無穩勝的把握。
    醜女眼中亦現出驚惶不安的神色。
    刁辟倩一出手震懾全場。
    反而那被指是雙修夫人的蒙臉女子淡然自若,不見任何波動。
    刁辟情冷冷道:「若非看在宗副門主面上,此人定難逃一死。」
    宗越眉頭一皺道:「刁公子不負魅影劍派新一代宗匠的身份,宗越愈看愈心,望能
領教高明。」
    各人一陣騷動,想不到一直對刁辟情處處容讓的宗越,竟一下子將事*槿葑d*自己
身上,還出言挑戰。
    只有浪翻雲明白他的心情。
    宗越若真的對那雙修夫人有意,在這種情勢下便不能不出手護花,否則將永遠失去
爭逐裙下的機會。
    刁辟情愕然道:「這是敝派和雙修府間的事,宗副門主犯不著攪這渾水?」
    宗越哈哈一笑,豪氣飛揚道:「在這等情勢下,儘管厲門主在此,也不會反對我出
手。」
    刁辟倩沉聲道:「家父曾有嚴令,著我不要和貴門有任何衝突,但卻非本公子怕了
邪異門,宗副門主莫要迫我。」他的話似容讓,其實卻是將宗越迫入不能不出手的死角,
由此可見此人自負非常,想乘機大幹一場,藉而闖出名堂。
    果然宗越一手脫掉身上披風,露出內裡一身黑衣勁裝,笑道:「沖奢你不怕本門一
句話,本人便要摸摸你還有多少本領。」
    「且慢!」
    眾人齊感愕然,往發聲音望去。
    原來竟是成麗。
    她得意洋洋地站起來,裝出豪氣縱橫的模樣道:「這等冒犯雙修府的狂徒壞蛋,那
用勞煩副門主宗大俠出手,我弟」鐵拳「成抗便足可應付,成抗!起來。」
    成抗先是一呆,後是一驚,已來不及計較自己為何忽地變了什麼鐵拳銅拳,低聲求
道:「姊姊!我比起這壞蛋還差一點點。」
    眾人再也忍不住,哄笑聲轟然饗起。
    刁辟情蒼白的臉變成鐵青,一對眼凶光畢露,殺機大動,沒有人可拿他來開玩笑。
    宗越本想將事情攬回自己身上,但眼光轉到悠自若的浪翻雲進,心中一動,想要出
口的話吞回肚裡。
    成麗大怒向成抗喝道:「你究竟聽不聽我的話?」
    眾人這次反而笑不出來,知道刁辟情會隨時出手,這姊弟命懸眉睫。
    浪翻雲一聲長笑,卓然起立,他比身旁嬌小玲瓏的成麗高了整個頭,更覺偉岸軒昂。
他不理眾人的目光,從懷裡掏出酒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