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1卷)
第九章 覆雨翻雲

    赤尊信擺開架式,天地一片肅殺。
    凌戰天手按腰際,鬼索待勢行事。
    全場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太陽在遠方的潮東昇起,大地光明。
    這是決定兩幫人命運的一戰!
    另一道聲音響起道:「凌兄弟,這一戰留給大哥吧。」一人大步循凌戰天的舊路自
殿內踏出,不是被舉為當今最可怕的劍手覆雨劍浪翻雲還有誰。
    赤尊信收勢後退,第一次臉上變色。
    凌戰天退回本陣,這等硬仗,自然是讓浪翻雲出馬為宜。
    凌戰天與錯身而過的浪翻雲互望一眼,曾共過生死的交情,在這一剎那表現無遺。
    浪翻雲大步走到離赤尊信兩丈前站定,嘿嘿笑道:「赤兄不在老家享清福,勞師動
眾,來動我幫的根基,一個不好,還落個全軍覆沒,何苦來由。」赤尊信仰天長笑,還
未答話,尊信門方一人閃躍而出,直向浪翻雲攻去,一邊喝道:「別人怕你浪翻雲,我
袁指柔絲毫不怕,看我取你狗命。」浪翻雲眼角也不望向手舞「蛇形槍」衝來拚命的
「蛇神」袁指柔,眼神罩定赤尊信,防他乘機出手。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兼且事起突然,怒蛟幫一方的人連喝罵聲都來不及,袁指柔的
蛇矛離浪翻雲只有五尺。
    矛勁把廣場上的沙塵帶起,雙方的戰士都感到一股使人窒息的壓力迫體而來,他們
離開廣場中心的浪、袁兩人最少有五丈的距離,仍感到這一矛的凶威,身在攻擊核心的
浪翻雲所受的壓力,可以想見。
    長矛離浪翻雲只有四尺時,袁指柔那半男不女的聲音又一聲大喝,運集功力,全速
擊去。
    這是袁指柔一生矛技的精華。「她」成名多年,在七大殺神裡被尊為首席高手,知
道浪翻雲的覆雨劍至靈至巧,自己若在這方面和他比高低,無疑自尋死路,所以化巧為
拙,這一矛以硬攻硬,純以速度、角度、氣勢取勝,非常凌厲。
    天地變色。
    廣場上的人停止了呼吸,只有數千個緊張得忐忑跳動的心。
    浪翻雲這才動作。
    一動覆雨劍,便劈在以高速刺來的蛇形矛上。
    覆雨劍以拙制拙,毫無花巧,側砍在袁指柔刺來的矛尖後寸許處。
    一下沉悶不舒服的聲音,在劍矛交擊時傳出,聲波激射往四周圍睹的每一個人的耳
膜內,使人心跳意躁。
    袁指柔看著長矛要擊中浪翻雲,眼前一花,浪翻雲的覆雨劍已在她肉眼難以察覺的
速度下,劈中她飽飲人血多年的長矛。
    袁指柔心知不妙,運起神力,方要把劍震開,運力前挑,豈知浪翻雲這一劍似拙實
巧,變化微妙,雖是打橫側劈,卻是暗藏一股驚人的勁道,把蛇形矛帶向前去,袁指柔
登時陷於萬劫不復的境地。要知她整個人衝前急刺之下,再運矛前挑,整個勢子全是向
前,浪翻雲這樣巧妙一帶,不啻是浪翻雲和袁指柔兩人一齊「合力」把袁指柔帶往前方,
這下袁指柔何能抗拒,像是只猛衝的狂牛,被帶得從浪翻雲身側直撲出去。
    浪翻雲乘勢一膝疾撞在這不男不女的凶人下陰。
    袁指柔慘嘶一聲,蛇形矛脫手飛前三丈有餘,狂衝的身體卻給浪翻雲撞得倒跌向後,
口中噴出一口血箭,蓬的一聲反跌地上,當場身亡!
    全場鴉雀無聲。
    連雄霸西陲,不知見慣多少大場面的盜霸赤尊信,霎時間也給這慘烈的變化,震懾
當場。
    其它的紅巾惡盜更是臉色大變,噤口不能言。
    尊信門七大凶神,二死一傷。
    這時怒蛟幫眾才爆出一陣呼叫,歡聲雷動。袁指柔殺了他們不少至愛弟兄,大仇得
報,怎能不大喜若狂。
    浪翻雲像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轉頭望向赤尊信,微笑道:「請!」兩大頂
尖黑道高手,到了不能避免的決戰時刻。
    赤尊信嘿然道:「好!讓赤某領教高明。」向身後拿兵器的手下打個手號。
    他和干羅一樣,力圖避免與浪翻雲正面衝突,可惜事與願違。他成名江湖數十年,
這一剎那立時收懾心神,準備力抗強敵。
    一個手下大步踏出,雙手抬著一個高可及人的大鐵盾,盾上滿佈尖刺,乍看起來像
只弓背的刺□,形狀怕人。
    從這人捧起鐵盾的吃力模樣,鐵盾重量絕對不少。
    赤尊信一把取過鐵盾,左手緊持盾後的手把,把他的身體自頸以下完全遮蓋著。
    這時另一大漢奔出,抬來一支長達兩丈的大鐵矛。
    赤尊信一矛一盾,配上他高達七尺的身形,垂地黑袍,滿臉虯髯,形狀威武。
    赤尊信向著兩丈外的浪翻雲,一陣長笑道:「痛快啊痛快!三十多年來赤某手下從
未曾有十合之將,浪兄,請!」紅巾盜得見門主意態豪雄,不禁重振戰意,一齊呼叫喝
采,聲震廣場。
    反之怒蛟幫見到赤尊信這種強橫的形相,一時目瞪口呆起來。試想兩人功力相若,
浪翻雲一支長劍,如何對抗這守可如鐵閘的大盾,攻可擊裂金石的大鐵矛。
    赤尊信在選取兵器上,的確心機獨到。
    浪翻雲氣定神□,劍在鞘內。
    赤尊信大喝一聲,登時把為他喝采的聲音蓋過,跟著運腕一振,大鐵矛化做一連串
的寒芒,在身前兩丈的空間狂飛亂舞,左手持盾,一靜一動,雙腳一步一步向浪翻雲推
進。他藉著手下喝采聲助陣,乘勢以雷霆萬鈞的姿態,發動攻擊。
    兩丈距離在眨眼間越過,大鐵矛化出重重矛影,罩向浪翻雲身上每一個要害。
    鐵矛破風聲,震□全場。
    每一矛都貫滿赤尊信無堅不摧的驚人氣功。
    紅巾盜如癡如狂,大喝助威的聲響,震耳欲聾。
    怒蛟幫人緊張得張口無聲。
    連凌戰天也在為浪翻雲擔心,盛名之下無虛士,赤尊信多年來縱橫不倒,確是技藝
超群,先聲奪人。
    一陣似乎微不可聞的低吟,在浪翻雲手中響起,連大鐵矛強勁的破風聲,亦不能掩
蓋。
    覆雨劍離鞘而出,像蛟龍出海,大鵬展翅,先是一團光芒,光芒驀然爆開,化作一
天光雨,漫天遍地迎向刺來的矛影。
    一連串聲音響起,活像驟雨打在風鈴上。
    每一點光雨,硬碰上無數矛影的尖端。
    劍尖點上矛尖。
    赤尊信暴喝連聲,身形向左右閃電急移,每一變化,都帶起滿天矛影有如暴雨狂風
般,由不同的角度襲向浪翻雲。
    浪翻雲卓立原地不動,但無論赤尊信怎樣攻擊,從他手上爆開激射的劍雨,總能點
在矛影上,硬把矛勢封擋。
    赤尊信難作寸進。
    怒蛟幫眾這才記起大聲喝采。
    一時雙方齊聲發喊,殺氣騰騰,形勢緊張!
    赤尊信一邊保持強大的攻擊,一邊暗暗叫苦,重武器只利攻堅,卻是不利久戰,若
果自己始終被迫在這距離外,不出百招,當要力竭,只要稍露空隙,便被浪翻雲乘虛而
入,主攻之勢一失,將會處在挨打局面,心中一動,決定改變戰略。
    赤尊信一聲大喝,大鐵矛大力打橫一掃,浪翻雲大奇,這種硬掃最是損耗功力,赤
尊信必有後著。
    大鐵矛橫掃時帶起的勁風,把他全身吹得獵獵作響,浪翻雲運劍一帶,待要卸去大
鐵矛的重擊,劍鋒拍上鐵矛,驀感輕飄飄的毫不著力,眼前人形一閃,原來赤尊信棄矛
強搶上來。
    長矛當□墜地,揚起一地塵土,浪翻雲眼角感到一片黑雲劈面撞來,覆雨劍連忙出
手,一撞上黑雲,全身有如觸電,禁不住向後退了一步,黑雲迅如輕煙,橫撞而過。
    這才看清楚赤尊信雙手舞動那高達六尺,盾面滿佈尖刺的大鐵盾,盾邊四周銀光閃
閃,鋒利之極,有如利斧。
    這個大鐵盾在赤尊信手中輕如無物,有若毫無重量的黑煙烏雲,可以從任何角度,
以任何速度發動攻擊,有時平推如輪,有時卻似泰山壓頂,招式綿綿,千變萬化,直看
得雙方目瞪口呆。
    浪翻雲一連退了七步,才能站穩陣腳,覆雨劍法再全力展開,阻擋著敵手水銀瀉地
的攻擊。
    赤尊信大喝一聲,全力再擊出幾招,身形忽地後退,他似佔盡了上風,要走便走。
    眾人大惑不解,不知赤尊信為何舍下苦戰才得的優勢,只有明眼人才看到赤尊信雖
佔上風卻不能勝,這種打法最為耗力,所以趁仍可退走時退走,以免泥足深陷。
    浪翻雲並不追擊。
    赤尊信退回己陣,心內一陣猶豫,不知要選取那種武器。浪翻雲的劍勢可柔可剛,
可拙可巧,已經超越了長劍的限制。
    赤尊信是以天下兵器為己用。
    浪翻雲卻以手中一劍盡天下兵器的變化。
    一個由博入簡。
    一個由簡達博。
    在無數次的戰鬥,赤尊信都能迅速決定選用最佳的兵器,但這次面對可怕的覆雨劍,
他第一次猶豫起來。
    赤尊信心中忽然醒覺自己已經輸了,浪翻雲專心一意,以劍制敵。自己卻要在選取
武器上,三心兩意,甚至還不知道應要選取什麼武器,以致氣散神弛。
    全場鴉雀無聲。
    赤尊信乘勢一陣狂笑道:「浪兄,難道我們真要分出生死,才可停手嗎?」赤尊信
深謀遠慮,知道無論如何只要事後傳出他在穩佔上風時求和,面子上也大有光彩。
    浪翻雲啞然失笑道:「赤兄有手有腳,又不是有人迫你前來敝島,這樣可笑言辭,
虧你說得出口。」赤尊信老臉一紅,自己這次前來偷襲,本就不安好心,是要乘隙覆滅
敵人。當下坦言道:「浪兄且莫見笑,事已至此,再死拼下去,你我必兩敗俱傷,致干
羅坐享其成,對你對我,皆是不利。」他所言句句有理,因為赤尊信並未真敗,所餘四
大殺神均有完整的戰鬥能力,手下紅巾盜除去戰死者外,仍達二千多人,實力強大,鹿
死誰手,尚未可知。
    兼且黑道三分天下,均勢一失,弱肉強食,干戈大起,永無寧日。
    凌戰天插口道:「非也非也,赤兄你雖有再戰之力,卻絕無取勝之望,山腳下我已
布下精銳之師,由我手下大將『穿山虎』龐過之親自率領,斷你後路,不可不知。」赤
尊信哂道:「縱使我們全軍覆沒,怒蛟幫亦將元氣大傷,當今天下,誰不想取你我之位
而代之,必乘勢崛起,怒蛟幫的滅亡,比之我尊信門,不過早晚間事,不知凌兄以為然
否?」這人辭鋒厲害,把後果分析得淋漓盡致。凌戰天若還狡辯,便顯得有欠風度。
    因赤尊信坦承怒蛟幫有使他兵敗人亡的力量,態度誠懇。
    浪翻雲淡然道:「上官幫主,是戰是和,現在由你一言決定。」上官鷹全身一震,
忽地醒悟到自己的幫主身份已被真正承認,心中感激,知道浪翻雲利用這事來鞏固自己
的地位,踏前幾步,目光毫不畏懼地迎上赤尊信社來的灼灼眼神,朗言道:「這次因你
們挑□突襲,致令我幫損失流血,若就此容你從容退身,怒蛟幫必為天下之人所笑。」
頓了一頓續道:「除非門主能劃下本幫可以接受的條件,否則一切免談。」赤尊信仰首
望天,天上晴空萬里,還有兩天便是中秋,自己要是堅持再戰,則此仗之後不知還有多
少尊信門人,可以得睹月圓的景象。一時沉吟起來。
    全場不聞一點聲音,靜待這威震西陲的「盜霸」決定將來的命運。
    秋陽掛天,大地一片靜穆。
    赤尊信目光掃過敵我雙方,突然:「好!我赤尊信從此退回西陲,只要上官鷹你在
生一日,便不再進犯。上官幫主尊意如何?」這不啻當眾認輸。
    上官鷹目光掃向浪翻雲和凌戰天,兩人均毫無表示,知道他們尊重自己,任由自己
決定,大聲道:「好!赤門主快人快語,一言九鼎,就這樣決定吧。」赤尊信舉起右掌,
走前和上官鷹擊掌三下,黑道的兩大巨頭,立下了互不侵犯的誓言。
    怒蛟幫眾歡聲雷動。
    尊信門方面的紅巾盜亦鬆下一口氣。有浪翻雲和凌戰天在,這場仗打下去與送死何
異。
    上官鷹回首望向巍然矗立的怒蛟殿,心中叫道:「爹,你放心,我一定遵照你的遺
言,勵志奮發,把我幫發揚光大,永保威名!」凌戰天臉上終於露出陽光般的笑容,怒
蛟幫經此一劫,以後當會上下一心,重振幫威。
    赤尊信望向浪翻雲,道:「浪兄天下第一劍手之名,當之無愧,他日駕臨西陲,小
弟必盡地主之誼,共謀一醉。」浪翻雲淡然自若,道:「赤兄客氣。」心中卻在想,兩
日後,便是惜惜的忌辰,到時他盪舟洞庭,便要先謀一醉!
    赤尊信率眾退走。
    怒蛟島回復和平。
    《覆雨翻雲》故事至此告一段落。
    但覆雨劍浪翻雲的故事,卻是剛剛開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