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1卷)
第四章 飛龍在天

    怒蛟幫新進好手和浪翻雲接觸後,才知悉浪翻雲厲害到這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屋內傳出浪翻雲的聲音道:「上官幫主,這是我最後一次要求,你肯不肯聽我公開
解說今晚的個中因由?」上官鷹毫不猶豫答道:「我令出山,你若再不棄械投降,我將
治你以叛幫的大罪,凡我幫眾,都可將你格殺勿論。」他也是勢成騎虎。
    浪翻雲的聲音從屋內傳出道:「幫主呀幫主,你有子如此,恕我浪翻雲無從選擇了。」
人人都知道他叫的幫主是上一任幫主上官飛。
    上官鷹鐵青著臉,他動了真怒,決定不惜任何代價,要把浪翻雲留下來。
    翟雨時勉強站起身。他勝在底子夠厚,兼有時間立即封閉穴道,阻止劍毒蔓延,所
以一輪行功後,毒素已迫出了大半。增援的人手不斷趕來,心下稍安。這些日以來他為
了應付尊信門的突襲,加強了人手防衛和應變,想不到卻是用來應付這樣的場面。
    超過三百精銳,把小屋團團圍著,空出了小屋和高牆間一大片空地,以這樣的人手
實力,即使以浪翻雲的厲害身手,也是插翅難飛。
    在翟雨時的指揮下,五十多個武功較高的好手,紛紛撲入院中,佔取有利的位置,
靜待血戰的來臨。
    火光掩映,殺氣騰騰。
    嘩啦一聲。
    一個人從窗中平飛而出,直向院落中撲來。
    這立刻牽動了全場的目光和動作。
    蓄勢待發的刀矛劍斧,滿場寒光,一齊向這人攻去。
    兩柄劍,一把斧,與上官鷹的長矛,戚長征著名的刀,不分先後同時刺入這人的身
體內,各人同時一怔,這怎麼可能?突變再起。
    嘩啦另一聲巨響,浪翻雲一手挾著赤條條的幫主夫人,另一手舞動名震天下的覆雨
劍,撞破了屋頂,直衝空中,帶起了一天的碎石瓦片。
    當眾人還來不及思索這是怎麼一回事,天空中爆出千百光點,跟著無數碎石瓦片向
四方激射,佈滿四方牆頭的好手紛紛被擊中,跌落牆下,火把紛紛熄滅,場面紛亂。
    原來浪翻雲利用凌空的一剎那,把覆雨劍展至極限,以劍尖刺挑碎瓦碎石,射向四
周的敵人。
    火把熄的熄、滅的滅,其餘的也因為主人左搖右擺,閃滅不定。
    整個院落難以見物。
    即使以上官鷹、戚長征的眼力,亦難以判斷快如鬼魅的浪翻雲的行蹤去跡。
    當火把重燃時,浪翻雲失去蹤影。
    浪翻雲著著領先,令人大感氣餒。
    他們這時才看到早先從窗中躍出的人,竟是凌戰天手下大將曾述予,衣衫不整,面
目灰黑,早已中毒多時。
    上官鷹面色煞白,沉聲道:「不論生死,一定要把浪翻雲找到。」遠方隱隱傳來喧
叫打鬥的聲音,西北方里許處火把的火焰熊熊,照亮了半邊天。街道上不斷有武裝的衛
士策騎飛馳,形勢緊張。
    楚素秋摟著兒子令兒,驚得心緒不寧。丈夫凌戰天去後第二日,幫中便一片混亂,
不知是否尊信門大舉來犯,但細想又不像,外來的攻襲沒有理由一開始便發生在這深入
內陸的住屋區。
    忐忑不安。
    其實自從知道凌戰天外調開始,她沒有一晚能安睡。
    她的長劍被她拿了出來。自嫁與凌戰天後,她愈來愈少練劍,生了令兒後,幾乎連
碰也沒碰過。凌戰天一走,一種缺乏安全的感覺,才使她又把束之高閣的劍拿了出來。
    窗戶倏地打開。
    一個人一閃而入,卓立廳中。
    楚素秋一聲嬌呼,一手摟著兒子,另一手提起長劍,反應相當不錯。
    那人平靜地說:「素秋,不用怕,是我浪翻雲。」楚素秋提起的心,又放了下來。
她最信任兩個人,一個是丈夫,另一個人便是浪翻雲,在這非常時刻見到他,意識到有
大事發生了。
    浪翻雲望楚素秋秀美的面龐,見到她眼中射出勇敢無畏的光芒,心中暗讚了一聲,
道:「我沒有解釋的時間,你隨我來,我們要立即逃離怒蛟島,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來!
將令兒交給我。」楚素秋表現了果斷的性格,一言不發,將令兒交給浪翻雲。
    浪翻雲一把挾起令兒,同時問道:「令兒,你怕不怕?」令兒才只六歲,天真的道:
「娘常說你是天下第一高手,我怎會怕。」浪翻雲一愕,望向楚素秋。
    她面紅過耳,很不好意思。
    浪翻雲若有所悟,但時間分秒必爭,不容他多想。低喝一聲:「跟著我!」便由窗
戶竄出。
    浪翻雲伏高竄低,穿房過舍,直向島南觀潮石處奔去。
    這下可苦了楚素秋,她當年雖以輕功最出色見稱,可是這些年來早已丟疏,浪翻雲
雖然遷就,也追得她心跳力竭,不過,憑著堅強的性格,她咬著牙根,苦苦支撐,緊跟
著浪翻雲,向南撲去。
    浪翻雲回首望向楚素秋,灼灼目光洞悉了楚素秋的實況。當年這美麗的女孩子,令
他們這群年輕人神魂顛倒,浪翻雲也是其中一個,最後楚素秋揀上英俊的凌戰天,令浪
翻雲也失望了好一會。
    浪翻雲微微一笑,心想自己究竟怎麼了,居然想起這些陳年舊事。
    月夜下楚素秋見到浪翻雲回過頭來,不知想到什麼居然微笑起來,露出一排雪白的
牙齒,在他棕黑的臉上分外悅目。
    浪翻雲道:「前面敵人重重關鎖,這翟雨時果然是長於佈置的人才,一遇緊急事故,
便顯出強大的應變能力,大大不利於我們逃走。我必須要以最快速的身法,抓著小許空
隙,乘機竄逃。所以要你伏在我背上,以使我能夠全力展開身法。」楚素秋看著他堅定
的面容,絕對沒有半點的猶豫,這正是浪翻雲一向的行事作風。
    她一言不發下,順從地伏在他背上,雙手緊纏上他寬闊強壯的頸背。
    兩人一時默然無語,浪翻雲感到楚素秋動人的肉體毫無阻隔地緊貼自己背上,連忙
用意志控制自己的思想,轉移到敵方的佈置上。
    這時他們離開南岸的觀潮石才不過兩里許,但也是以這段路封鎖得最是嚴密。因為
怒蛟幫所有設施都是針對敵人從海上攻來,故在沿岸一帶置有重兵,愈近岸邊的地方,
愈難安然闖過。
    楚素秋伏在浪翻雲雄偉的背上,心中生出一種安全的感覺。他的身體微弓,蓄勢待
發,果然一聲「小心了」,便像伏在一隻騰空起飛的大鳥背上,兩耳虎虎生風,忽高忽
低,忽停忽行,速度比之剛才快了不知多少倍,使她益信浪翻雲是無法可施下,才要自
己伏在他背上的。
    浪翻雲停了下來。
    遠處傳來狗吠的聲音。
    楚素秋知道出了問題。
    浪翻雲把頭略略仰後,嘴巴剛好湊在楚素秋的耳邊道:「前面是觀潮石,只要你在
石上現身,自然有快艇來接應,如果我估計沒錯,快艇正在恭候我們。你一下艇,將會
被帶到安全處所。」楚素秋聽出他語氣並不打算和她與令兒一齊逃走,雙手下意識一緊,
把浪翻雲摟個結實,悄聲急道:「大哥不和我們一齊走嗎?」聽到她嬌呼大哥,心下一
軟,又迅速堅強地說:「敵人在前面有重兵,又有巡島惡犬,即使我們能登上快艇,亦
難逃過他們巡艇的追截,所以我目下要現身引開敵人。
    當你聽到我嘯聲,立即直奔往觀潮石處,切記!」楚素秋知道這不是糾纏不清的時
刻。
    她對這大哥素來信服,尤在丈夫凌戰天之上。
    終於咬牙點了點頭。
    浪翻雲欣賞地笑了笑,淡淡道:「記著,我是覆雨劍浪翻雲,何況我還有一張王牌
在手。」腦中浮現出干虹青玲瓏浮凸的赤裸身體。但同時間背部感到楚素秋柔軟的胸脯,
正緊壓背上。
    楚素秋心中歡喜,這大哥終於回復當年豪氣。這時浪翻雲側身把她卸下背來。
    楚素秋一陣空虛,無論如何,在漫長的人生路上,她和這個一向尊崇的大哥,有一
段最親密的接觸。
    浪翻雲一聲珍重,身形消失在黑夜裡。
    不一刻一聲長嘯在東北方響起,外面立時一陣紛亂,狗吠聲逐漸遠去。
    楚素秋再不遲疑,一把抱起令兒,往觀潮石奔去。
    為了防禦敵人從水路攻來,怒蛟幫除了在山勢高處設立了望站,又以快艇穿梭巡湖,
在沿岸重要的戰略據點建有了望樓,俯視著沿岸一帶水域的情形。
    這次變自內來,故此佈置都掉轉槍頭,反過來監視島內活動,防止浪翻雲逸走。了
望樓上最少有四至五人在站崗;了望樓下燃起了十多盞風燈。一隊為數三十多人的怒蛟
幫眾,手持各式各樣的利器,牽著兩隻巨犬,扼守著通往南岸觀潮石的信道,如臨大敵。
    時間緊迫,他必須立時行動。
    浪翻雲藉著房舍的掩護,迅速向了望樓掠去,一到了六丈之遙,兩隻巨犬已有所覺,
向著那個方向「胡胡」低嚎。
    數十人手中利器一振。一齊望往浪翻雲那個方向。剛好看見浪翻雲有如天神下降,
在半空中平掠過來。
    兩隻巨犬狂撲而上,浪翻雲正中下懷,覆雨劍閃電兩下,兩隻巨犬在鮮血飛濺中,
打著旋轉外跌出去。不殺這兩犬,楚素秋如何可避過它們靈敏的感官。
    浪翻雲身形絲毫不停,一下撞入如狼似虎的幫眾內,覆雨劍□出點點銀光,對方紛
紛中劍倒地。他所刺的都是穴位,非常刁鑽,中劍著傷雖不致命,短期內休想能行動。
    了望樓上敲起警報鐘聲。
    敵方援手轉瞬即來。
    鐘聲倏然而止,原來浪翻雲殺上了望樓,解決了站崗的守衛。
    分秒必爭。浪翻雲一聲長嘯,直向東北方馳去。他知道此舉會引起敵人的大舉追截,
這正是他的目的。
    浪翻雲把速度增至極限,對遇上幾股搜索他的敵人,都是採取一擊遠□的方式。他
武功又高,行動如鬼魅,很快將敵人弄至疲於奔命,無從捉摸的混亂局面。
    上官鷹和戚長征等一群武功較傑出的好手,站在東岸的高台上,這處是怒蛟島的主
要碼頭,聚集了數十艘大小船隻。
    翟雨時面色蒼白,肩上以白布紮好。
    上官鷹發出命令:「將所有人手召回,分佈在沿岸重要據點。待天明才派精銳分子
逐屋搜索。」這一著不愧是高明的手法。
    怒蛟幫一眾默然不語。浪翻雲將他們打個天翻地覆,人人面目無光。
    他們一向上承怒蛟幫先輩創下的虎威,縱橫得意,以為自己這輩人後浪會勝前浪,
故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內;加上救人被他們削去勢力,使他們更是驕橫自大。
    這是可以說是第一次遇上真正的高手,才發現己方著著失錯,無論在武功上或才智
上,比之浪翻雲都是大大不如,怎不教他們心膽俱懾,自尊和自信大受打擊。
    上官鷹還有更深一層的憂慮。一向以來他都不把浪翻雲和凌戰天看在眼內,連帶他
也不太把干羅、赤尊信等人放在心上。就是在這種心理下,他以為可以把干羅加以利用,
對付赤尊信,可是眼下和浪翻雲一接觸,他自認為智勇兼備,無可與京的一群,莫不棄
甲曳戈,卻連敵人的邊兒也沾不上;更可懼的是他每一著都是難以捉摸,令他們盡失先
機,無從應付。浪翻雲如此厲害,進而推之,干羅、赤尊信等也無不是老辣成精之輩!
他們何能抗衡。
    上官鷹勉力振作,自忖一定要周旋到底,這時另一得力手下楊權走近來說:「幫主,
龐過之、謝成就等人一齊托病不出,我們要如何對付?」眼中射出憤憤不平的怨恨。
    上官鷹心想現下還怎能對付這班舊人,他們托病不出,隔岸觀火,已是上上大吉。
    一邊應道:「他們同為舊有系統,不出面助我,乃意料中事。」戚長征在旁插嘴道:
「所以浪翻雲的事一定要迅速解決,早點了結這班舊人,否則夜長夢多,另生枝節。」
島上約有三千幫眾,舊人只佔一小部分,約有二百至三百人,但是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
老江湖,力量不可輕估。
    翟雨時心中暗罵戚長征廢話,可以不拖下去,誰願意拖。一邊道:「幫主,梁秋末
率領大批好手,在趕回島上途中。他一返來,我們實力大增,可無懼於浪翻雲。」梁秋
末駐在離怒蛟島南洞庭湖邊的陳寨,打點外界與怒蛟島的聯繫,手下帶領了最精銳的好
手。
    所以上官鷹一見局勢難以控制,立即飛鴿傳書召他返島協助。
    上官鷹心下稍安,翟雨時藉機把他拉在一旁道:「檢驗曾述予□體的弟兄說,他是
中了一種不知名的劇毒致死……」頓了一頓,似乎有點難以啟齒地道:「他下身仍黏滿
精液,顯然死前和女人有合體之歡。」上官鷹緊咬嘴唇,一言不發,眼中閃著怒恨的凶
光。
    翟雨時道:「我吩咐了嚴守秘密,所以絕不會傳出去。」上官鷹道:「雨時,你做
得好。」翟雨時道:「若果我們能把浪翻雲亂刀格殺,便一切妥當。」古往今來,滅口
是最佳的保密方法。
    上官鷹點頭同意。這個贓,鐵定要栽在浪翻雲身上,他丟不起這個面。
    但要打垮浪翻雲,談何容易。
    洞庭湖上一輪明月高掛。
    海風徐來。
    一點也不因人世的險惡有任何改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