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01卷)
第一章 末路豪雄

    浪翻雲步入觀遠樓二樓廂房雅座,恰是華燈初上時分。
    觀遠樓在怒蛟島上,屬於小酒樓的規模。浪翻雲愛它夠清靜,可以觀望洞庭湖外的
景色,所以這兩年來成為觀遠樓的常客。
    兩年了!
    自惜惜死後,轉眼便兩年。
    他也不知道這些日子是如何度過,想到這裡,意興索然。
    怒蛟島在江湖上赫赫有名,與赤尊信的尊信門、黑道大豪干羅的干羅山城,同被列
為武林黑道的三大凶地。
    這三股勢力,主宰著當今黑道的命運。
    有人預言,只要這三股勢力打破均衡,合而為一,就是天下遭殃的時刻。
    這一種趨勢正在發展,確實的內情異常複雜。
    怒蛟島是洞庭湖上一個佔地萬畝大島,島上山巒起伏,主峰怒蛟嶺,矗立於島的中
心地帶。
    怒蛟幫的總部怒蛟殿,建於半山腰處,形勢險峻,易守難攻。
    這等建□,是與浪翻雲並列為怒蛟雙鋒的右先鋒凌戰天精心設計和督建的。
    接近三千的幫眾,過萬的家眷,聚居在沿岸一帶的低地,熱鬧昇平。賭場、妓院與
酒樓林立,販商雲集,勝比繁華的大都會,又儼如割地稱王。
    自上一代幫主上官飛,以怒蛟島為基地,在左右先鋒「覆雨劍」浪翻雲和「鬼索」
凌戰天兩人的協助之下,南征北討,把湖南、湖北洞庭湖一帶收歸勢力之下,其影響力
藉著長江東西的交通,幾乎遍及中原。販運私鹽,又從事各種買賣,坐地分肥,一般幫
眾都家產豐厚,遑論頭目級以上人物。
    有錢能使鬼推磨。錢也促進了這個湖島的興旺。
    浪翻雲對窗坐下,要了兩大瓶女兒紅。
    窗外淡淡一輪明月。洞庭湖水面波澄如鏡,月下閃閃生光。
    秋霧迷茫凝月影,寒齋清冷剩梅魂。
    惜惜就是在明月迷濛的一個晚上,欲捨難離下,撒手歸去。
    浪翻雲沒有流淚,他從不流淚。
    湖內有燈火疾掠過去,浪翻雲知道這是本幫巡邏的快艇。
    近年來以四川、雲南一帶為基地的尊信門,在完成了對西陲的控制後,魔爪伸向中
原,威脅到怒蛟幫的存在,形勢已到一觸即發的險境。
    自惜惜死後,浪翻雲從不過問幫內事務,現任幫主上官鷹繼承父業,銳意圖強,樂
得浪翻雲投□置散,好建立自己的處事作風和新興力量。
    成又如何,敗又如何!
    縱能得意一時,人生彈指即過,得得失失,盡歸黃土。譬之如惜惜的絕代風華,還
不是化為白骨!
    浪翻雲心內絞痛。
    長達四尺九寸的「覆雨劍」仍繫腰際,這寶劍曾是他的命根,現在卻像是破銅爛鐵,
對他沒有分毫意義。
    掛著它只是一種習慣。
    一陣輕微的步音傳入耳內。
    浪翻雲知道有高手接近。
    步音熟悉。
    一人推門進來,隨手又把門掩上。坐在浪翻雲對面的位置。
    這男子容貌瘦削英俊,兩眼精明,虎背熊腰,非常威武。正是與浪翻雲齊名的右先
鋒「鬼索」凌戰天。
    凌戰天的身體剛好擋著浪翻雲望向窗外的視線。
    浪翻雲無奈的把欣賞洞庭湖夜月的目光收回,心內一陣煩躁,知道今晚又要面對險
惡的世情。
    凌戰天今年三十五,比浪翻雲少了一歲,正值壯年的黃金時代,生命的頂峰。
    浪翻雲望著這個幫內最相好的兄弟,想起當年兩人出生入死,共闖天下;勉力提起
精神,露出一個罕有的笑容道:「戰天,明天你即要起程往橫嶺湖的營田屬幫,我借此
機會,為你餞行。」凌戰天道:「你居然也知道了。」浪翻雲聽出他語氣中的不滿。
    的確是,若非為他打點日常起居的小郭告訴他,不管凌戰天離去多久,他也不會知
曉。
    自惜惜死後,什麼事他也不想知、不想理。想到這裡,對這生死至交生出了一份內
疚。
    浪翻雲溫和地道:「放心去吧!我浪翻雲有一天命在,保你的妻兒一天平安。」當
時幫規所限,外調者一定要把妻兒留在島上,藉此牽制部下。
    凌戰天面容一整,正要發言。
    浪翻雲一抬手,阻止了他說話,道:「休要再提,前任幫主待我等恩深義重,豈可
在他老人家魂歸道山後,反對他的後人。叛幫另立之事,不可再說。」凌戰天面容浮現
一片火紅,雙目射出激動的神色,怒聲道:「大哥,這個恕難從命,我們明天以後,可
能再無相見的日子,心內之言,不吐不快。」看到這個有生死之交的兄弟悲憤堅決,浪
翻雲儘管不願,亦不得不讓步,歎道:「你說。」只有簡單的兩個字,似乎連一字也不
想多說。
    凌戰天道:「恕小弟直言,自新幫主上官鷹繼位後,不斷安插像翟雨時、戚長征、
粱秋末等無能之輩把持幫務;一班昔日以血汗換回怒蛟幫偌大基業的弟兄,卻一一遭受
排斥;不是權力被削,調任無關重要的位置;便是被派予完全沒有可能成功的任務,不
幸的身死當場,較幸運也橫加上辦事不力的罪名,以致人心離散。」他的聲音愈說愈響,
愈說愈激動,完全是一種不計後果的心態。
    一向以來,凌戰天以冷靜精明著稱,可是在這個最尊敬的大哥面前,他內心的感情
像熔岩般爆發出來。
    凌戰天胸口強烈地起伏著,待得平靜了一點,才繼續說:「尤其自從上官鷹娶得干
羅那不知從何冒出來的女兒干紅青後,更變本加厲;一方面加強排擠我們這群舊人,另
一方面,又籌謀與這野心勃勃的黑道巨擘--干羅山城的主人『毒手』干羅合夥,說是
聯手對付尊信門主『盜霸』赤尊信的擴張。其實幹羅這絕代凶魔,豈是易與之人,這樣
引狼入室,徒然自招滅亡。」說到這裡,聲音有點哽咽。
    浪翻雲一言不發,定定地望著杯內色如瑪瑙的醇酒。
    酒醒何世?凌戰天望著浪翻雲,俯身向前,一對掌指按在桌面,因用力而發白,桌
面被抓得吱喳作響,沉聲道:「老幫主和我們打回來的天下,難道便要眼睜睜拱手讓人
嗎?」他的雙眼噴火。
    頓了一頓,坐直身子,道:「大哥在幫內的聲望不作第二人想,只有你能力挽狂瀾
於既倒,怎可以這樣無動於衷?」浪翻雲一手握起滿杯醇酒,一仰頭,那酒似箭般射入
喉嚨,一股火熱般的暖流往身體各處竄去。面容卻如千古石□不見絲毫波動。濺出的酒
□在襟前,亦不拭抹。
    凌戰天把心中近兩年的積鬱,一口氣痛快地說了出來,情緒宣□後,人也逐漸平復
下來。
    他知道若不能將這個與赤尊信和干羅並為江湖黑榜十大高手之列的「覆雨劍」浪翻
雲振作起來,前途再沒有半點希望。
    凌戰天續道:「三日後『毒手』干羅便會親率手下凶人『破心拐』葛霸、『掌上舞』
易燕媚、『封喉刃』謝遷盤等,傾巢而來。分明要一舉把我幫接管過去。」一陣悲笑,
哂道:「可憐上官鷹那小鬼對付自己人用盡機心,遇到這等興亡大事,卻暈頭轉向,不
辨東西,還以為平添臂助,可以對抗赤尊信那個魔君。分明是被妖女干紅青玩弄於股掌
之上。」浪翻雲閉上雙目,不知是否仍在聽他說話。
    凌戰天不做計較,時間無多,明天他便要給人外放,到了營田,那時鞭長莫及,只
能空歎奈何,急忙續道:「目下干羅唯一忌憚的人,就是大哥。*冶煌獾魎絳C符w*是
干紅青受干羅指示下所為,盡量削弱大哥各方面的助力,屆時大哥孤掌難鳴,還不是任
人魚肉。目下唯一生路,就是在干羅抵達前,把領導權爭取過來。怒蛟幫的生死存亡,
全在大哥一念之間。」浪翻雲再乾兩杯烈酒,神色落寞。
    凌戰天憤慨的眼神,轉為憐憫的神色,放輕聲音道:「大哥!不要再喝了,自從大
嫂病逝後,你沒有一天不喝酒,儘管鐵打的身子,也禁不住酒毒的蝕害呢。」言下不勝
惋惜。
    若非浪翻雲這兩年來意氣消沈,全無鬥志,干羅和赤尊信等雖說是一方霸主,縱橫
無敵,亦不敢這樣明刀明槍,欺上頭來。
    兼之現任幫主上官鷹樂得他投□置散,好讓他從容安排,棄舊納新,建立自己的班
底勢力。外憂內患,使曾經雄霸長江流域的怒蛟幫,勢力已大不如前。
    當時天下黑道鼎足三立,干羅山城以北方為基地,控制黃河兩岸。尊信門則以四川、
雲南一帶為據點,勢力籠罩了中國西陲。怒蛟幫佔據了中部地帶,包括湖南、湖北、河
南、江西等肥沃的土地。
    無論是處在北方的干羅山城,或是西陲的尊信門,若要在中原擴張實力,都自然而
然要先攻克中原霸主,換言之,就是要先擊敗怒蛟幫。
    但怒蛟幫昔日上官飛健在時,一代豪雄,統率全幫,武功有浪翻雲,組織有凌戰天,
極一時之盛。無隙可尋,穩如泰山。
    自從上官飛五年前逝世,浪翻雲兩年前喪妻,叱吒一時的長江第一大幫,已是今非
昔比。
    縱使如此,百足之□,死而不僵,幫內好手仍眾,若非新舊勢力傾軋不已,凌戰天
不相信有人敢這樣欺上頭來。
    浪翻雲不理凌戰天反對的眼光,再盡一杯,才把酒杯倒轉放在桌上,以示這是最後
一杯。
    凌戰天知道浪翻雲給足他面子,心下百感交集。
    浪翻雲第一次把目光從酒杯移開,望向凌戰天道:「戰天,不如今夜由你我護送秋
素和令兒,逃離島外,覓地隱居。」他自愛妻惜惜死後,還是第一次這樣積極的要去做
一件事情。
    凌戰天毫不領情,一聲悲嘯,站了起來,緩步走向窗前,望向窗外明月夜下的洞庭
湖。
    涼風從湖上徐徐吹來,帶來湖水熟悉的氣味。
    窗外的明月又大又圓,一點也不似窗內兩顆破碎的心,滿懷悲鬱。
    凌戰天斷然道:「凌戰天生於洞庭,死於洞庭。我若要走,就算干羅和赤尊信親自
出手攔阻,恐怕仍要付出可怕的代價。我擔心的是大哥,干羅威震黃河,手中長矛,鬼
神難測,兼之擅耍陰謀詭計……」浪翻雲恰在這時長身而起,走到窗前。
    兩人一起望向月夜下的洞庭湖,這個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
    浪翻雲喃喃道:「還有多少天是八月十五?」凌戰天想起浪翻雲的亡妻紀惜惜便是
病逝於兩年前八月十五的圓月下,知道他懷念亡妻。
    凌戰天心下悲歎。
    想他生無可戀,不自殺便是堅強之極。
    這人才智武功,均不做第二人想,獨是感情上死心眼之至。當下眼見的多說無益,
唯有盡力而為、見步行步而已,順口答道:「還有五天。」浪翻雲沉吟不已,好一會才
道:「戰天,回家罷,素秋和令兒等得急了。」凌戰天知道他下逐客令,其實他肯聽他
說了這許多話,已大出他意料之外。無奈暗歎一聲罷了,轉身離去。
    剛推開門,凌戰天又回首道:「在島南觀潮石處,我長期布有人手快艇,大哥只要
在石上現身,便有人接應。」欲言又止,終於推門而去。
    凌戰天步出街外,夜風使他精神一振,回復平日的冷靜機變。想起浪翻雲昔日英氣
懾人,比之如今的頹唐失意,不勝唏噓!
    一人在暗處現身出來,是凌戰天手下得力的大將龐過之。
    龐過之堅毅卓絕的面容帶著失望,顯然從神色上察知凌戰天無功而返。
    龐過之人極機敏,絕口不提浪翻雲的事情,沉聲道:「上官鷹方*媾扇死湊觳歟t*
給我方的人截著。」凌戰天眼中寒芒閃動道:「若非我念著老幫主,便有十個上官鷹,
也早歸塵土。這小子也算了得,勢力擴張得這般迅速。這次我們硬不給他面子,以後的
衝突,會更為尖銳。」龐過之面容不變,沉著地道:「正式鬧翻,是早晚間事,干羅一
到,便是那攤牌的時刻,可恨在那妖女慫恿下,將副座你硬調外放,令干羅可以在此從
容佈置,將我們連根剷除。」凌戰天冷笑一聲道:「我凌戰天什麼風浪不曾經過,鹿死
誰手,不到最後一刻,豈能分曉。」話題一轉道:「明天離去的事,安排妥當沒有?」
龐過之道:「一切安排妥當,行走路線,除你我之外,只有曾述予一人知道。」凌戰天
聽到曾述予的名字,冷哼一聲,似乎對這手下有極大的不滿。
    龐過之待在一旁,靜候吩咐。
    凌戰天心想:我縱橫江湖,比現下更惡劣的場面,仍能安然度過,豈會如此可欺,
不妨等著瞧吧。
    一輪明月,高掛天上。
    好一個和平寧靜的晚上。
    凌戰天轉頭望向龐過之道:「過之,這次我們動用的人手,須有兩個條件,首先應
是核心階層的人物,忠心方面無可懷疑;其次必須武功高強,貴精不貴多,才能在防止
風聲外□下,發揮最大作用。」龐過之道:「副座放心,一路以來,所有安排,都循著
這個方向發展,當然,曾述予是唯一例外。」面上出現一個詭□的笑容。
    凌戰天道:「他是我們最重要的一顆棋子。他不仁我不義,也沒什麼好說。」說完
凌戰天望上夜空。
    剛好一片烏雲掠過,明月失色。
    明天,名義上他要起程赴營田。
    三日後,威震黃河的干羅山城主人,大駕光臨。
    五日後,浪翻雲亡妻忌辰。
    所有事情,都堆在這數日內發生。
    赤尊信的尊信門又如何?他怎會坐視干羅吞掉怒蛟幫?他不來則已,否則一定是在
這三日內到來,在米已成炊前到來。
    風雲緊急。
    龍虎相拼。
    酒樓外的街道一片熱鬧昇平景象,一點也不似有即將來臨的災劫!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