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十三章 一統天下


  李世民當夜聞得喜訊立即乘船趕來,翌日清晨李世民與頡利在兩軍營地間、渭水之濱舉行「刑白馬之盟」,和約正式生效。
  大唐將士欣喜如狂,氣氛熾熱。李世民為表誠意,下令前線大軍撤回武功,行動由以宣永、麻當為首的原少帥軍將領指揮進行。隨來的溫彥博則逕往金浪軍營地與頡利指定的人接觸,安排金狼軍北返事宜,接受大唐贈。
  諸事定當,李世民道:「少帥和子陵總教朕有意外驚喜,忽然間便與頡利談妥。志玄,你來告訴少帥和子陵今早長安的情況。」
  眾人立馬武功城外一處山頭,瞧書不斷由前線撤退一隊又一隊旗幟飄揚、興高采烈的軍隊,深感喜慰。
  尉遲敬德、長孫無忌、段志玄、李神通、封德彝、跋野剛、宋法亮、虛行之、杜如晦、房去齡、李世績等一眾文武大臣二十餘人,簇擁春李世民、寇仲、徐子陵三人,人人笑逐顏開,為逼退縱橫天下的金狼軍歡欣鼓舞。
  更清楚和平統一,已是唾手可得。
  玄甲精兵盔甲鮮明的守護四方,軍旗高舉,隨風拂舞,益顯大唐軍如日中天的如虹氣勢,天下再無能與之擷抗的一方霸主。
  剛抵武功的段志玄,此時向寇仲道:「今早不知誰人漏出消息,迅速傳播,長安立即全城起哄,家家戶戶張燈結綵,換新衣、燒鞭炮,民情興奮至極點。」
  李世民笑道:「少帥、子陵和朕先一同往宏義宮向太上報喜,然後我們由南門入城,經朱雀大街巡行回宮,好接受民眾的歡呼,順應民情。」
  徐子陵向寇仲打個眼色,寇仲一手輕撫肩上無名,笑道:「皇上似乎忘記在白馬之盟舉行的那一刻,我和子陵同時宣佈解甲歸田,樂休退隱,哈!」
  李世民苦惱道:「這個朕明白,不過你們定要參加入城禮…」
  徐子陵笑著截斷他道.「這是否聖旨?」
  後面諸將忍唆不住,深切感受到三人間深厚的情義,並不因李世民成為九五之尊,有絲毫減退。
  李世民苦笑道:「當然不是聖旨,而是世民發自真心的誠意邀請,希望兩位兄弟能與世民一起感受長安城的歡笑聲。」
  寇仲哈哈笑道:「既不是聖旨,那就成哩!嘿!子陵!放長假的快樂時光到哩!」
  兩人心意相通,齊聲告退。大笑聲中,拍馬馳下山坡,在李世民等拿他們沒法的眼色注視下,飛騎朝渭水方向迅速遠去,目睹的戰士同聲吶喊,喝聲在武功城和草原間回。無名從寇仲肩上振翼高飛,先往渭水方向投去。
  兩人沿渭水北岸縱情馳騁,朝渭水便橋奔去,十多里後始放緩下來,均感痛快寫意,頗有「無官一身輕」之樂。
  寇仲與徐子陵並騎而行,目光投往朝東滾流的渭水,歎道:「子陵啊!
  還記得當年在揚州胡混的日子,我們一時要去投靠義軍,一時又要報考科舉!事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在作白日夢,公侯將相那輪得到我們兩個無拳無勇的窮光蛋。哈!那知這些白日夢竟一一實現,一切就如在昨天發生。更想不到我們今天又會只希望回家養老,過些收心養性的安樂日子。」
  徐子陵心中想的卻是師妃暄,隨口問道.「你快樂嗎?」
  寇仲道.「我們失去很多,得回的也不少。幸好想到天下和平統一,人民安居樂業,父母不用痛失子女,夫妻父子不用生離死別,一切得失再不放在心頭。過去的讓它如長河般往東流逝,想起即可和致致、楚楚和小陵仲聚首,永不分離,我心中湧起前所未有的欣喜,明白什麼是無憂無慮。」
  徐子陵點頭道.「我們曾經歷過的事,其中的曲折離奇,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幸好我們的兄弟情義經得起考驗,否則絕不會有今天的好時光。」
  寇仲沉吟道:「老寧『成功而不自居,創造卻不佔有』兩句金石良言,恰是我們現下處境最佳寫照。入城後,你先到玉鶴庵把青璇接回來,我在興慶宮等待你。」
  徐子陵笑道:「少帥有令,豈敢不從,不過我們要戴上面具方可入城。」
  寇仲哈哈笑道:「還來耍我,這個什麼勞什子少帥,老子早不干哩!
  哈!我們何時去探索長江和大河的源頭?」
  徐子陵微笑道:「你雖辭去那勞什子少帥不幹,可是宋家快婿的就職典禮卻沒法推辭,看來我們暫時得各行各路。」
  寇仲怪叫道:「陵少你在說笑嗎?大家一場兄弟,竟深謀遠慮地蓄意無故缺席我的婚禮,你的心是石頭做的麼?他奶奶的,遠滿口什麼娘經得起考驗的兄弟情義,你不用成親嗎?就讓我們兄弟有福同享,同時在宋家山城洞房花燭。哈!頂多我捱義氣多忍他奶奶的一段日子。」
  徐子陵苦笑道:「我不是不念兄弟情義,只是青璇愛靜.。」
  寇仲打斷地道:「青璇由我出馬應付,來個痛陳厲害,曉以大義,助你一振夫鋼。我們的旅遊大計就這麼訂下來,先參加雷老怪的新鋪開張,然後到江淮向老爹請安問好,到娘的墳前上香,再回宋家山城洞房花燭,攜美遨遊天下,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寇仰大笑,徐子陵苦笑,笑聲中,兩人催馬加速,天倒地退下,沿渭水風馳電掣的朝長安飛奔。
  寇仲抵達興慶宮,揭掉丑神醫莫一心的面具,策馬入宮,喜氣洋洋的衛兵忘情的高呼少帥。
  他甩蹬下馬,侍衛爭先恐後的搶來侍候他,唯恐不周。寇仲摟著馬頸,輕拍著笑道:「好好服侍它,你們該知長安現時的街道是怎樣難走。」
  眾侍衛知他性格隨便,從不計較尊卑之分,放心地發出哄笑。
  寇仲往天空瞧去,無名在花萼樓上空盤旋,大訝道.「這寶貝真了得,竟曉得我要到這裡來。」
  衛士答道:「稟告少帥,應是因為鶴兒小姐在樓前升起少帥的大旗。」
  寇仲拍額道:「我忘了她和陰兄弟與老跋小侯等一道返回長安,哈!我的寶貝定是看到她。」
  另一衛士道:「鶴兒小姐他們齊往朱雀大街貞觀錢莊二樓平合瞧大軍的入城禮,還以為少帥會隨皇上一起入城。」
  寇仲愕然苦笑,道:「朱雀大街寸步難行,插針不下,我恐怕須由屋頂走去才成。」
  衛士恭敬的道:「因遇上李績大將軍夫人來訪,宋三小姐仍留在樓內與李夫人說話。」
  寇仲奇道:「不是李世績嗎?」
  衛士壓低聲音道:「因為『世』宇犯諱,故現在易名為李績,少帥明察。」
  車輪聲響,在近三十名禁衛軍前後護行下,一輛馬車朝宮門駛來。
  寇仲趨前道:「小民寇仲,拜見李夫人。」
  車掀起,露出沉落雁和宋玉致像鮮花競艷的兩張玉容。
  宋玉致驚喜道:「你怎會在這處等候我們的?」
  坐在她旁的沉落雁笑著推她一把,嬌笑道.「你的大英雄在這,不用到朱雀大街去看。」
  又向寇仲笑道:「今晚皇宮見。」
  寇仲早拉開車門,慇勤的侍候宋玉致步下馬車,再與知情識趣的沉落雁揮手道別。瞧著馬車消失於宮門外,寇仲拉起宋玉致的手,一陣幸福的暖流襲遍全身,柔聲道:「楚楚和小陵仲呢?是否湊熱鬧去哩?」
  宋玉致俏臉泛起紅暈,微一點頭,輕輕道:「陪人家走兩步好嗎?」
  徐子陵輕輕掀開分隔寢室和小廳的垂廉,小心翼翼的來至床旁,石青璇海棠春睡的嬌姿美態盡現眼底下,猶帶淚痕的悄瞼美得令人心醉,雙手仍緊摟著親娘的靈牌,忽然嘴角逸出一絲笑容,囈語道:「徐子陵!徐子陵!」
  輕動一下,卻沒有醒轉過來。
  徐子陵心神俱醉,注視著她臉容每一個細微的變化,想起在小谷傾吐心聲的激情,那種有若觸電的動人感覺。何謂愛情?他並沒有肯定的答案。只知愛情可以像雪崩般發生,突如其來,非任何人力所能抗拒。忽然間,他發覺自己把她擁人懷內。
  石青璇驚醒過來,旋即熱烈地反摟地。
  徐子陵湊到她耳朵旁,滿足地歎息道:「一切過去哩!我們可以回家!」
  寇仲和宋玉致手牽手沿龍池漫步,宮外不時傳來鞭炮聲,似提醒他們幸福的日子變成眼前的現實。
  寇仲微笑道:「我有說不盡的話兒想向致致傾訴。」
  宋玉致白他一眼,道:「若是關於尚秀芳的,可免則免,你身邊的人有很多是我的眼線。」
  寇仲暗吃一驚,尷尬的道:「她的事已成過去。」
  宋玉致滿臉歡容的道:「不用慌張、人家沒怪你哩!崇拜是盲目的,只看到你的優點。」
  寇仲一呆道:「崇拜?」
  宋玉致秀臉泛起緬懷的神色,徐徐道:「從一開始人家已佩服你,那時你的武功並不怎樣高,可是卻能從容機巧的與敵周旋,談笑間使敵人盡皆俯首稱臣。不過也更痛恨你,一副利慾薰心的可恨樣兒。我又沒犯著你,你卻偏要闖進我的生活裹來,那時恨不得一劍幹掉你…」
  寇仲接下去道:「又捨不得,對嗎?哈!」
  宋玉致大嗔道:「仍是那副德性,勿要以為玉致非嫁你不可,我是有條件的。」
  寇仲立即屈服,嬉皮笑臉道:「不論是什麼條件,我一律接受,甘心遵從。」
  宋玉致歡喜地道:「我以後不要聽你說真話,只愛聽你哄我的話。」
  寇仲大喜道,「致致真明白我,哄人肯定是我的拿手好戲,說真話則非是我的本行。」
  宋玉致橫他一眼道:「還說什麼拿手好戲,又在說真話哩!」
  寇仲大樂道:「該是親個嘴兒的時候吧!」
  驀地朱雀大街那方傳來驚天動地的歡呼吶喊聲,凱旋而歸的大唐天子李世民終於率眾入城。
  寇仲匆匆登樓,因適才在門外遇上徐子陵,曉得石青璇芳駕已到,忙留下徐子陵代他陪伴致致,自己則三步變作兩步的搶上樓頭,來個一睹為快。
  石青璇俏立北窗,默默地遙觀暮色中皇城上空煙花齊放的盛景,燦爛的煙火,把後方聳立的太極殿襯托得宏偉壯觀,威嚴而充滿歡樂和生氣。高豎於承天門外橫貫廣場八座鞭炮塔燃燒得砰□作響、隨著響聲煙火沖天而起,軍民吶喊歡呼聲回起伏。
  寇仲見到石青璇極盡嬌姿妍態的優美背影,驚為天人,暗為徐子陵高興,在她身後六尺許處一揖到地道:「徐子陵首席好兄弟寇仲拜見青璇嫂夫人。」
  石青璇「噗哧」嬌笑,沒別轉嬌軀,柔聲道:「那有這麼不倫不類的。
  告訴我,從揚州的小扒手成為現在叱吃風雲的人物,你憑什麼取得如此驕人的成就?」
  寇仲暗忖原來石青璇是這麼親切易與的,笑嘻嘻道:「若小弟的答案令嫂夫人滿意,青璇嫂子可否為我獨奏一曲?地方由我揀選,好讓你夫君愛郎那小子不能分享。」
  石青璇淡然自若道:「我差點可在心中勾劃出你傻呼呼的模樣,先說出來聽聽,其他待我考慮。」
  寇仲沉吟道.「回想起今天之前那些日子,我的感覺像置身於一群兇猛的惡獸群中間,它們會把任何靠近的生物撕碎,你不但要比它們狠,還得掌握它們的習性、手段,在不同距離應付它們的方法,更重要的是清楚自己的位置,定下遠大的目標。唉!坦白說,有時確是辛苦艱難得要命,幸好現在一切成為過去,以後可陪嫂子到兩河的源頭欣賞你吹奏的仙曲。」
  石青璇輕盈寫意的別轉嬌軀,嫣然笑道:「露出狐狸尾巴哩!原來你是這樣子的。」
  寇仲雙目閃亮起來,劇震道:「難怪子陵連兄弟都不要!」
  錦布拉下,上書「貞觀錢莊」四字的金漆招牌,在萬眾期待下得見天日,高空的艷陽照射下,牌匾閃爍生輝,教人難以迫視益顯得高起二層的錢莊總店規格宏大,氣勢磅礡。
  分由小陵仲和小鶴兒負責燃點,位於廣闊外院左右端的鞭炮塔,立即「砰砰□□」的響個不休,隨著火光往上騰升,燦爛火煙衝上半空,街外圍睹的群眾歡呼叫好,氣氛熾熱。
  長安城的文武大臣,富商巨賈,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體到賀,加上原屬少帥軍、宋家軍和江淮軍的將領,貞觀錢莊的開張大典盛況空前,半條朱雀大道分數行排滿馬車,全賴禁衛軍主持秩序,一切始得順利進行。
  鞭炮燃盡,漫天喝聲中,主持儀式的李世民登上台階,向擠滿外院、部份不得不立於院門外的來賓發表演詞。
  寇仲、徐子陵、宋魯、跋鋒寒、侯希白、宣永、查傑、卜天志、李靖、陳老謀、虛行之一眾人等,集在外院東北角,女眷們怕人擠,避往後喝茶聊,小鶴兒則拉小陵仲到後院玩耍。
  初時寇仲等聽李世民說的是例行對錢莊的賀辭,不大留意還交頭接耳的低聲談私話。
  接著大唐天子李世民辭鋒一轉,道:「隋楊之敗,敗干擾民廢業之政,多營池觀,遠求異寶,勞師遠征,使民不得耕耘,女不得蠶織,田荒廢業,兆庶凋殘。致今黃河之北,千里無煙;江淮之間,鞠為茂草。伊洛之東,雞犬不聞,道路蕭條,進退艱阻,皆因為君者見民饑寒不為之克,睹民勞苦不為之感,此苦民之君,非治民之主也。」
  這番話說得慷慨激昂,句句擲地有聲,寇仲、徐子陵等不由留心聆聽。
  李世民續道:「大亂之後是否應有大治,人多異論。大亂之後,其難治乎?」
  全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街上群眾受到院內氣氛感染!更想聽到李世民的說話,倏地靜寂下去。
  李世民露出一個充滿信心的燦爛笑容,微笑道:「你們肯靜心下來,聽這樣子的。」
  寇仲雙目閃亮起來,劇震道:「難怪子陵連兄弟都不要!」
  錦布拉下,上書「貞觀錢莊」四字的金漆招牌,在萬眾期待下得見天日,高空的艷陽照射下,牌匾閃爍生輝,教人難以迫視益顯得高起二層的錢莊總店規格宏大,氣勢磅礡。
  分由小陵仲和小鶴兒負責燃點,位於廣闊外院左右端的鞭炮塔,立即「砰砰□□」的響個不休,隨著火光往上騰升,燦爛火煙衝上半空,街外圍睹的群眾歡呼叫好,氣氛熾熱。
  長安城的文武大臣,富商巨賈,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體到賀,加上原屬少帥軍、宋家軍和江淮軍的將領,貞觀錢莊的開張大典盛況空前,半條朱雀大道分數行排滿馬車,全賴禁衛軍主持秩序,一切始得順利進行。
  鞭炮燃盡,漫天喝聲中,主持儀式的李世民登上台階,向擠滿外院、部份不得不立於院門外的來賓發表演詞。
  寇仲、徐子陵、宋魯、跋鋒寒、侯希白、宣永、查傑、卜天志、李靖、陳老謀、虛行之一眾人等,集在外院東北角,女眷們怕人擠,避往後喝茶聊,小鶴兒則拉小陵仲到後院玩耍。
  初時寇仲等聽李世民說的是例行對錢莊的賀辭,不大留意還交頭接耳的低聲談私話。
  接著大唐天子李世民辭鋒一轉,道:「隋楊之敗,敗干擾民廢業之政,多營池觀,遠求異寶,勞師遠征,使民不得耕耘,女不得蠶織,田荒廢業,兆庶凋殘。致今黃河之北,千里無煙;江淮之間,鞠為茂草。伊洛之東,雞犬不聞,道路蕭條,進退艱阻,皆因為君者見民饑寒不為之克,睹民勞苦不為之感,此苦民之君,非治民之主也。」
  這番話說得慷慨激昂,句句擲地有聲,寇仲、徐子陵等不由留心聆聽。
  李世民續道:「大亂之後是否應有大治,人多異論。大亂之後,其難治乎?」
  全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街上群眾受到院內氣氛感染!更想聽到李世民的說話,倏地靜寂下去。
  李世民露出一個充滿信心的燦爛笑容,微笑道:「你們肯靜心下來,聽襲,直搗頡利老巢定襄城。
  貞觀四年正月,李靖率輕裝精騎三千人,從馬邑出發,繞過定襄,直達其北面的惡陽嶺,截斷敵人後路,然後從容部署,夜襲定襄,一舉攻破。頡利敗走白道,被李績攔途截擊,傷亡慘重。頡利退至鐵山,詐作求和,被李靖將計就計,窮追猛打,頡利被俘,徹底解除困擾中土的多年大患。
  此役威震塞外,一洗自漢亡以來中土軍威不振的頹風,四夷君長詣闕請上太宗尊號為天可汗,李世民遂以璽書賜西北君長,皆稱天可汗。
  李世民在短短四年內,完成安內攘外的千秋大業,內則勵精圖治,依登位時答應寇仰和徐子陵的方針施政,四年而天下大治。
  「貞觀初,戶不及三百萬,絹一匹,易米一斗。至四年,斗米四五錢,外戶不閉者數月,馬牛被野,人行數十里不糧,民物蕃息,四夷降附者百二十萬人,是歲天下斷獄,死罪者二十九人,號稱太平。」
  對外則武功顯赫,德服四夷;內則吏治清明,民生富裕。遂出現振古而來,未之有也的太平盛世。
  《大唐雙龍傳》全書完

  ------------------
  前塵 OCR,舊雨樓主 校正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