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五章 春風得意


  寇仲一陣風般衝入興慶宮,花萼樓前隨來的二十多名宋家好手,在飛雲衛協助下,正從馬車卸下行裝,見到寇仲篤臨,拋下手上的工作,肅立致敬。
  寇仲匆匆打個招呼,衝上台階,直入花萼樓底層大堂,宋玉致在四名女婢侍候下,身穿湖水綠色的衣裙,肩披輕紗,垂青燕尾形的髮髻,令她優美的嬌軀彷若蒙上一層薄霧,正風姿綽約、輕盈地移步走向靠近龍池的一扇窗門,似要欣賞窗外迷人的春光湖色。
  四名女婢首先發現寇仲,忙欠身施禮,整齊有致的嬌聲嚷道:「參見少帥。」
  宋玉致秀軀輕顫,「啊」的一聲轉過身來,讓寇仲得暗使他夢縈魂牽的如花嬌顏。
  如非四名女婢在旁,寇仲肯定自己會不顧一切把她擁入懷,先親個嘴兒,輕憐蜜愛更不在話下。此刻只能衝至她身前,執起她一對柔荑,嗅著她陣陣迷人的體香,激動的道:「玉致。」
  宋玉致任他握著玉手,俏臉飛上兩朵紅暈,喜上眉梢的道:「寇仲。」
  寇仲忙向她打個眼色,宋玉致連耳朵都紅透,輕輕道:「你們退下。」四婢應聲而去。不待四婢離堂,急不及待的寇仲早一把摟個軟玉溫香抱滿懷,正要尋找她的香肩,宋玉致熱情如火的舉起香臂,水蛇般纏上他的頸背主動獻上初吻。外面的世界忽然消失,只剩下火熱的激情,過往所有恩恩怨怨,對他們再無關重要。他們的關係似在這刻開始,直抵天終地極的極盡。假如天地在此一刻崩塌他們會一無所懼、兩心合一的共渡宇宙的盡頭。唇分。宋玉致嬌軀抖顫,不住喘息秀臉火紅,星眸半閉。
  寇仲差點要抱她進房,只恨忽然浮現尚秀芳的玉容,心中湧起神傷魂斷的罪疚感覺,歎道:「唉!玉致我……」
  宋玉致勉力張開美唇,高挺筆直令她性格盡顯的鼻子正嗅吸著他呼出的氣息,秀眉輕蹙,審視他道:「為何你欲言又止?在玉致心中,仲郎的功業是曠古爍今,沒有人可以比擬的。適才玉致入城看到舉城歡騰的情景,感動得哭起來。人家今趟來是要好好獎賞你,全心全意的愛你。」
  一陣爆竹聲道於此時從宮外城中某處傳來,為她的說話作最佳的說明和陪襯。
  寇仲發覺她確眼皮微腫,忍不住輕親她眼睛,親她令自己越看越愛的鼻子,道:「我又犯錯哩!」
  宋玉致蟯首稍仰,離開他少許,喜孜孜的道:「你是指楚楚姐嗎?傻瓜,人家只會高興仲郎是個有情有義的人怎會怪你。玉致會派人到梁都把楚姐姐接來長安,我們會相處得很好的。」
  左一句仲郎、右一句仲郎,寇仲給她喚得心酥骨軟,也更添歉疚慘然道:「不是楚楚,是尚秀芳。」
  宋玉致的反應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只橫他一眼,仍是滿臉歡容,輕柔的道:「還有別的美人兒嗎?快一併給玉致從實招來。」
  寇仲搖頭道:沒有哩!真的沒有。唉!是我不對,我不該……」
  宋玉致封上他嘴,在他想進一步索吻前離開,以這甜蜜的動作阻止他說下去,柔情似水的道:「就當功過相吧!尚才女肯作玉致的姐妹,是玉致的榮幸。」
  寇仲大喜道:「真的嗎?」
  宋玉致佯作不悅道:「人家何時騙過你呢?仲郎啊!你為天下百姓做的美事,令玉致只希望能在下半輩子好好獎賞你,使你快樂。」
  「秀寧公主到。」
  宋玉致一把推開聞得李秀寧到即心懷鬼胎的寇仲,道:「玉致和秀寧公主有很多私話兒要說,快去辦你的事。爹著我暫不告你,頡利的大軍會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時刻出現。」
  「踢。誰?」
  忙至此刻,仍有大批臣僚在恭候李世民召奐。
  負責安排見駕的杜如晦和房古出見徐子陵、可達志聯袂而來,不敢怠慢,一邊使人飛報李世民,一邊領兩人逕入書齋。
  李世民親自迎出房來,欣然道:「我正和魏卿談得高興。大家是自己人不用任何避忌,噢!免去一切宮廷禮節。」
  徐子陵笑道:「皇上該自稱為朕才合君臣禮規。」
  李世民神采飛揚啞然笑道:「子陵竟來耍我?哈!好!恭敬不如從命,子陵以後勿要怨我竟敢向你和寇仲稱孤道寡。」
  一手挽著徐子陵,另一手挽著頗為受寵若驚的可達志,跨步入御書房。魏征起立迎接,滿臉笑容,顯是與李世民相處融洽,如魚得水。
  李世民沒有坐往龍案,先著可達志和魏征坐往一邊,自己則扯著徐子陵並排坐對席,笑道:「魏卿教朕選拔人物而不黨於私,負志業者則鹹盡其才。字字金石良言,朕省情良多。魏卿所言甚是,在現今的情勢下,只有不問親疏不念仇怨,唯才是用,信任無疑,我大唐始有望振興,不致辜負未間主對我們的期望。」
  徐子陵有會於心,事實上李世民早有這番心意,卻仍耐心聆聽魏征同樣的忠告,且出言誇讚正顯露他的寬容大度,樂於聽臣下發表意見,鼓勵他們表示意見。
  魏征心悅誠服的道:「皇上適才對微臣指出人臣之對帝王,多順從而不稍逆,甘言以取客,而此正為皇上保痛惡絕者。所以囑微臣等以後發言,不得有隱定要直言皇上過失。」李世民欣然點首道:「凡能直諫無己心,可以施於政教者,朕必以師友之禮待之。」
  別頭向徐子陵道:「我不知多麼希望能到福發樓找你們把酒言歡,只恨無暇分身。」又向可達志道:「可將軍是子陵兄弟,有什麼話直說無礙,朕必盡力完成可將軍心願。」
  李世民的精明曠達,使可達志為之動容,遂把事情出來。
  李世民哈哈一笑道:「此等小事,若朕竟然拒絕,還有顏面見子陵嗎?」
  接著向內侍吩咐,立即傳召溫彥博。
  可達志想不到如此順利,連忙起立正要跪倒謝恩,被李世民一把扶起,情詞懇切的道:「子陵和少帥之所以看得起我李世民,是因他們認為我李世民能為天下帶來統一與和平,而非災難和戰事。於朕眼中,華夷一家,且有楊廣前車之鑒,朕絕不容自己犯上同樣錯誤。不同的民族是可以和平共存,對各方都是有利無害的。」
  可達志露出感動神色,道:「皇上打算如何應付塞外聯軍?」
  李世民微笑道:「這方面朕交由少帥全權負責。少帥的心現在變得很軟,聯軍中不乏他的戰友兄弟,達志應可放心。」
  魏征起立躬身道:「臣下之見,眼前實不宜與塞外聯軍正面交鋒硬撼。雖然微臣對少帥有十足信心,且肯定在少帥領導下,我們贏面較大。」
  李世民著可達志和魏征兩人坐下,負手步至桌前,目光落在案頭李淵親傳予他的國璽處,眉頭輕蹙道:「魏卿這提議教朕好生為難,少帥不顧生死、視權位如草芥來助朕,請的是一個義字,現在若我甫登皇位,立即推翻前諾龜縮於長安而不出,坐看塞外聯軍到處破壞搶掠,怎對得起少帥,更無法原諒自己。」
  可達志露出讚許神色,徐子陵卻有另一套想法,對李世民如何駕御群臣,人盡其材,他早有體會。現在其話鋒犀利逼人,非是要魏征啞口無言,而是要激勵魏征再動腦筋,想出方法解決難題,冒死極諫。更以此秤量魏征魏征待要起立陳詞,李世民又移到徐子陵旁坐下,微笑道:「我們就當魏卿關鏘門關賠。」
  魏征顯然被李世民虛心納諫的誠意感動,沉吟片刻,恭敬道:「有兩個原因,可以支持微臣的看法,首先皇上今天即位,而太子和齊王餘勢未消,國內百廢待舉,統一大業尚有餘波,不宜因征戰致有重大傷亡,影響國情民情的安定發展。其次是即使戰勝,徒加重中土與塞外諸族的仇怨,早晚必將再為患於我。微臣愚見,請皇上參詳。」
  (缺一行)
  魏征道:「少帥大智大勇,只要我們如實告訴少帥,他必有兩全其美之法。」
  可達志拍腿道:「這是最佳辦法。達志亦有八字真言,讓皇上參詳,就是『虛則實之,實則虛之』。」
  李世民、徐子陵、魏征三人同時動容。
  徐子陵道:「達志是否在提醒我們?」
  可達志微笑道:「可以這麼說。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大汗並沒有向我透露絲毫他的作戰計劃,顯示他對我的猜疑,令我再不願追隨他,效忠於他。更重要是我認為以寇仲之能,必可達到魏先生的要求,把兵禍化解於無形。而我這般進言,說到底仍是為突厥族著想,不想我族樹立新大唐如此強大的勁敵,且深信皇上華夷如一的誠意,相信寇仲中外和平相處的承諾。最後仍是一點私心,希望皇上善待我留居長安的本系族人。」
  李世民冷靜的道:「達志純是揣測猜想,還是把握到蛛絲馬跡。」
  可達志沉聲道:「聯軍集結於太原北疆的時間長得不合情理,更不符大汗愛用奇兵的一貫戰術。從北疆至此千里之遙必難避過你們耳目。即使能抵關中,途中必飽受狙擊摧殘。我敢肯定聖者之所以匆忙離開,正因聯軍已成功偷入關中,可於數天中抵達長安城外。」
  李世民猛地立起,斷然道:「朕立即要見寇仲。」
  御書房內寇仲聽罷可達的見解笑道:「哈!好小子。我不是說你達志,指的是頡利那老小子,我岳父更是目光如炬,囑致致提點我,聯軍可在任何一刻突然出現。」
  徐子陵淡淡道:「少帥的心情很好哩!」
  寇仲輕鬆的道:「好得差點要高歌一曲,只怕你們受不了我的腔子。哈!咦?你們的神情為何如此凝重?有什麼大不了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老子根本不怕什麼聯軍。」
  李世民歎一口氣,向魏征道:「魏卿可把心中想法,如實稟年少帥。」
  寇仲向坐在他旁的魏征訐道:「有什麼話要和我說的?」
  魏征遂再把己見說出。
  寇仲聽得眉頭大皺,先往徐子陵瞧去,後者笑道:「有什麼好看的?你不認為魏先生的話有道理嗎?」
  李世民懇切道:「一切由少帥定奪。」
  可達志默然不語。
  寇仲向徐子陵賠笑道:「陵少認為對的,我這個小少帥怎敢反對,我只是在心中比較敵我形勢。魏先生說得對,我們是名副其實的陣腳未穩,民情如此,軍事上如此。即使少帥軍、宋家軍、江淮軍三軍及時趕至,我們仍有指揮和配合上的問題,新來甫到立即投入作戰,對方卻是蓄勢而來,演練充足,我們將更難以樂觀。他奶奶的熊!他頡利小子若來個什麼實則虛之,我就還他一個虛則實之,一切包在我身上。」
  李世民大喜道:「少帥想到應付之法?」
  寇仲笑道:「我的腦袋今天特別靈活,頡利潛行千里,終要現形。不過待他來至近處,我們才怵然驚覺,那就非常糟糕。所以眼前頭等大事,是要弄清楚對方經由那條路線攻來長安?」
  李世民道:「頡利要避開我們采子耳目,會……」
  可達志起立施禮道:「達志想往見族人,告訴他們皇上的恩賜,請皇上俯允。」
  李世民尚未說話,寇仲笑道:「大家兄弟,有什麼避忌的,快給我坐下。」
  可達志搖頭道:「我待會立即起程赴山海關,異日有緣再和各位兄弟把酒談心。」
  李世民點頭道:「達志放心,你的族人會在長安安居樂業,是朕對達志的承諾。」
  徐子陵起立道:「我送達志一程。」
  兩人去後,李世民續下去道:「他們會採取較偏西的路線,涇州的山川地勢,最適合隱蔽兵馬行藏,倘他晝伏夜行兼之在今日之前,我方無暇分神確能避開我們耳目。」
  寇仲問道:「涇州有什麼重要城池?」
  李世民道:「涇州最重要和具戰略性的城池是武功,位於渭水之北,有官道直抵咸陽,離長安不到百里,距咸陽更近。倘若攻陷咸陽,即可控制渭水便橋切斷渭水南北兩岸通道,進可攻長安,退可守咸陽。」
  寇仲雙目亮起來,道:「我們如能守穩武功和咸陽,頡利豈非進退兩難?」
  李世民欣然道:「世民正有此意。頡利若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涇州,必須大幅削減兵員,輕騎簡裝,更不能攜帶大量糧草,故若不能迅速攻陷城池,補給方面立即出現困難。」
  魏征道:「咸陽和其北面的涇陽城齒相依,我們必須同時固守三城。塞外聯軍雖可從武功至咸陽途上的高陵縣取得糧草補給,不過數量有限,只夠他支持多十天至十五天,還得看人數而定。」
  寇仲訝道:「先生對關中形勢,竟嫻熟至此,教人驚異。」
  魏征歎道:「昔年追隨密公時,曾多番替密公定進攻關中的計劃,如今一切已成過去!」
  李世民道:「長安形勢的變化,肯定大大出乎敵人料外,不但長安軍民一心,不傷絲毫元氣,且消息不會外洩,對我們非常有利。世民先派出軍隊,大幅加強武功、咸陽和涇陽城防,其他一切全權交給少帥負責,即使少帥決定與頡利正面對撼,世民全無異議。」
  寇仲笑道:「魏先生的提議發人深省,我寇仲更非好勇鬥狠之人,何況聯軍中有我許多兄弟在其中。哈!忽然問我又感到勝券在握,皇上請下令犒賞三軍,昨晚辛苦的兄弟全體好好休息,一切事全交給我的屬下去做。只要三城穩如鐵桶,此戰必成。」
  李世民道:「少帥用的當是精兵戰術,要世民撥多少人馬給你?」
  寇仲微笑道:「不用勞煩皇上一兵一卒,我的三千精銳便成。」
  李世民道:「少帥須我如何配合?」
  寇仲沉吟道:「問題在我的部隊徹夜未眠,至少要好好休息四個時辰,才可出發,事實上你的手下亦有同樣情況。」
  李世民思量道:「那我作兩手準備,一邊下令須出戰的部隊休息,另一方面集結船隊,把裝備糧食運上戰船。三支先頭部隊於戌時前出發分赴三城,定可在天明前鞏固城防。然後我親率主力大軍與你會合。」
  寇仲伸個懶腰道:「趁現在尚有點時間,我要逼陵少帶我去見他的美人兒,看能使陵少傾心的女子,究竟如何令人心動。」

  ------------------
  前塵 OCR,舊雨樓主 校正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