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章 福聚午宴


  徐子陵、跋鋒寒、侯希白、劉弘基四人跨馬並排,瞧善從尹府開出長達半里的篷車隊,在城衛軍押解下,經由指定路線開往西門,沿途均有城衛站崗看守。
  眼前的放逐,代表著魔門話系的嚴重挫敗,在以後一段悠長的歲月裡,魔門勢難東山再起,回復先前力能爭奪天下的形勢。縱有林士宏在南方應個景兒,徒屬強弩之末,不足為患。除非新大唐國的主力大軍慘被塞外聯軍擊垮,否則僅餘肅銑和林士宏的兩支反動勢力,根本沒有興風作浪的本錢。
  最後一輛馬車駛離尹府,低垂的簾幕忽然掀起,現出婠婠的如花玉容,櫻歷輕吐道:「子陵!」
  徐子陵策騎與馬車並行,跋鋒寒、侯希白、劉弘基和一隊城衛策馬跟隨車隊,另有一隊軍人馳入尹府,進行搜查接收的行動。
  徐子陵俯身淡淡道:「婠大姐有何吩咐?」
  婠婠雙目蒙上淒迷神色,輕輕道:「子陵仍在惱恨奴家嗎?」
  徐子陵沒好氣道:「難道你認為我該感激你?」
  婠婠輕歎道:「對不起,行嗎?現在一切成為過去,婠兒衷心希望你們旗開得勝,擊敗頡利的大軍。」
  徐子陵微笑道:「坦白說,我從沒有生你的氣。你我雙方只因立場有異,成為敵人。過去的一切我不想作計較,只希望你能從此退隱,並勸林士宏、蕭銑放棄作無謂的抗爭。」
  婠婠柔聲道:「有很多事是不到我理會的,你們若能擊退頡利,一切自然迎刃而解。我相信李世民是個好皇帝。楊文干和池生春均不在車隊內,我絕不介意你們去找他香家算賬。事實上香家已是七零八落,更因你們抽空他們僅餘的財富,現在連長安這最後的據點亦要拱手讓出來,再難有任何作為。」
  徐子陵道:「倘若他們仍在長安,我們的人終會把他們找出來,搜捕在玄武門之戰結束後開始!由世民兄親自下令,諸葛德威和王伯當是其中兩個目標。」
  婠婠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改朝換代便是如此。」
  徐子陵搖頭道:「這番形容對世民兄該不盡合,世民兄的一貫作風是既往不咎,酌才而用,是和解而非鏨除異己。不過因這些人牽涉到其他事始會成為追捕的目標。」
  西門在望。
  婠婠歎道:「此地一別,我們恐怕再無相見之期。」
  徐子陵淡淡道:「我們眾兄弟間有十年之約,屆時重返長安,瞧瞧世民兄是否如我們猜想般是能治國愛民的好皇帝。你若有空,可來一聚。」
  婠婠喜孜孜道:「原來子陵心中真的沒有討厭人家。」
  徐子陵笑道:「仇恨只是負擔和痛苦始大姐珍重。」
  婠婠的馬車緩緩駛出西門,長蛇般的車隊揚起漫天塵土,在正午的春陽,令人生出夢幻般不真實的奇異感覺。
  「砰砰砰」!
  爆竹聲響徹長安每一個角落,李世民登上皇位和寇仲向大唐效忠的消息雙喜臨門下,全城仕民欣喜若狂,爭相奔告,家家戶戶紛紛張燈結綵迎接一個全新時代的來臨。
  侯希白從福幾樓的三樓透窗俯視街上充滿節日歡樂的情景,歎道:「當你看到眼前的情景,會感到以往的一切努力和所流的血汗,是值得的。」
  三樓擠滿客人,鬧哄哄一片,談論的當然不離寇仰和李世民,若非受到囑咐,恐怕所有人均會圍攏到他們這張桌子來,現在只是發自真心的恭敬問好,累得跋鋒寒、徐子陵和侯希白不停頻頻回應,到此刻才稍能歇息下來。
  福幾樓的大老闆親自領導夥計們侍候三人,添酒上菜,自以為榮,令三人頗為吃不消,比對起以前的待遇,有善天淵之別。
  跋鋒寒舒服的挨善椅背道:「宋二哥那方面不知情況如何?」
  徐子陵道:「寇仲安排一隊人馬乘快船趕去最遲黃昏時該有捷報。」
  侯希白道:「怎麼尚未見雷大哥來呢?」
  徐子陵道:「寇仲早派人去請駕,隨時抵達。」
  跋鋒寒道:「今晚若皇宮舉行國宴,請想我缺席,我跟這類場合,總是格格不入。」
  侯希白笑道:「你是否怕見到傅君瑜呢?不用擔心,傅大師於令早離城北返高麗,由皇上與寇仲親自送行。」
  跋鋒寒苦笑無話。
  徐子陵皺眉道:「芭黛兒是否真的已離長安?」
  侯希白笑道:「肯定沒有離開,否則我們的老跋何用到尹府前失蹤達整個時辰,我的娘一個時辰可以做很多事哩!包括結婚生子。」
  跋鋒寒啞然笑道:「去你的!小白你何時學得像寇仲般誇大,兼滿嘴粗言穢啊?」
  徐子陵幫腔道:「不要顧左右而言他,小侯是否猜對?」
  跋鋒寒坦然道:「猜對一半。我先往見君瑜,向她道別。接著去見芭黛兒,讓她曉得我依然健在,因為根本沒有與畢玄動手的機會,並答應她一件事,解開我們間的死結。」
  徐子陵和侯希白大感好奇,連忙追問。
  跋鋒寒望往窗外,長長吁一口氣道:「我答應她只要畢玄不來找我,我也不去惹他。」
  侯希白失聲道:「什麼?」
  徐子陵大喜道:「恭喜跋鋒寒終迷途知返,不再迷溺於什麼爭雄鬥勝。」
  跋鋒寒微笑道:「恰恰相反。而是我的眼界因寇仲而擴闊,把目標提高至擊垮整個塞外聯軍。」
  侯希白不解道:「這豈非是你和芭黛兒間另一死結,她豈容你令她的族人傷亡慘重?」
  跋鋒寒解釋道:「我針對的是頡利的金狼軍,與芭黛兒所屬以突厥為首的族系不同。她的族系多年來還不斷受頡利的凌迫欺壓,否則突厥不用和頡利再度開戰。而她不想我挑戰畢玄,是因為怕我丟命。從我答應她的一刻開始,她變得像依人小鳥般快樂,因為曉得我終將她置於心內最重要的位置明白嗎?」
  侯希白鍥而不捨的問道:「你和傅君瑜有什麼話兒說?」
  跋鋒寒苦笑道:「這是我最後一次答你有關女人的問題。我與她像返回初識時的情況。此段情根本沒有開始的機會,不過我會珍惜往日與她共處的時光。」
  此時回復本來面目的雷九指大搖大擺而至,後面跟著的是黃河幫大龍頭陶光祖,前者因是春風滿臉,後者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三人欣然起立迎接,惹得滿座賓客還以為寇仲駕到,紛紛引頸爭睹。
  雷九指和陶光祖抱拳向四方致意,登時喝彩聲和掌聲雷動,益添歡樂的氣氛。
  陶光祖趾高氣揚的坐下,看著徐子陵為他注酒,大笑道:「我陶光祖不知多久沒試過這般風光。當日投誠秦王時,還以為最少要犧牲一半兄弟,而如今竟沒人損半條毛髮,還以為他怯戰失蹤,事實卻是被奸人擄去的三思也安然回來,這一切全賴雷老兄的關照。」
  三思是指「生豬葛」吳三思乃是黃河幫的副幫主。
  雷九指怪笑道:「我雷九指何時點過黑路你去走。待你把大道社的生意全搶過來,你才明白什麼是風光。」
  陶光祖舉杯道:「我們喝酒,視賀秦王榮登帝座,一統天下。」
  雷九指接下去道:「更賀少帥可以榮休。」
  大笑聲中美酒一飲而盡。
  「光祖的兄弟是誰。」
  雷九指舉杯道:「這杯是賀黃河幫重振聲威,上上下下打通所有關節。」
  陶光祖正容道:「大家曉得皇上是怎樣一個人,我以後正正當當的做生意,光顧中日老哥的貞觀錢莊,哈……」又盡一杯。
  侯希白訝道:「錢莊不是用來作個幌子嗎?」
  陶光祖笑道:「老雷是做出癮來呢,何況長安很多人真金白銀的拿銀兩來投資,豈是說不干便不幹,不怕給人拆掉鋪子嗎?」
  徐子陵笑道:「雷大哥可找小俊拍檔,宋二哥肯定不會跟你胡混。」
  雷九指狠狠道:「小俊乳臭未乾,摟善彤彤暈其大浪,不知人間何世,那來像老子我的做遍天下生意的雄心壯志。他奶奶的,整天嚷著回去幫大小姐幹買賣,不明白男兒須創立自己的事業。」
  徐子陵、跋鋒寒和侯希白哄然大笑。
  陶光祖向雷九指擠眉弄眼道:「幸好老雷你有青青夫人在大力支持,說不定小傑也會因喜兒姑娘被強征入伙,不用你那麼孤零零、淒淒涼涼的一個老傢伙去艱辛創業。」
  雷九指雙眼一瞪道:「我很老嗎?」
  令趟徐子陵二人笑得嗆出淚水來。
  忽然全堂哄動,紛紛起立,原來是寇仲偕可達志雙雙登樓。
  福幾樓大老闆早有準備,率全體夥計列隊歡迎。
  少帥之聲震堂響起。
  寇仲以笑容和不斷向各方拱手回報,自抵桌子,與可達志坐人夥計為他們拉開的椅內。老闆欣然道:「這頓飯請容福聚樓致敬,少帥與各位萬勿推辭,那是我們的榮幸。」
  寇仲爽快答應,酒樓倏地靜立,人人豎起耳朵,聽他們有什麼話說。
  寇仲長身而起笑道:「各位鄉親父老、達官貴人,請繼續用鱔,喝酒猜拳,以掩護我們談論軍事機密,避免敵人探子乘機滿載而歸。」
  一陣哄笑後酒樓氣氛終回復正常。
  寇仲坐下。
  雷九指道:「我遲到是因為去找老陶來湊熱鬧你遲到卻欠理由,罰你一杯。」
  寇仲苦笑道:「我的理由比你多千百倍,你可知在街上寸步難行,全賴前五百刀斧手,後五百刀斧手,左一千禁衛,右一千御衛,我才能成功到此與你們相會。」
  眾人大笑,跋鋒寒忍俊不禁的搖頭哂道:「都說這小子膽大。」
  侯希白嚷道:「就為他的誇大罰一杯。」
  眾人轟然對飲,充滿大事底定的歡慰情懷。
  可達志歎道:「真沒想過仍可和你們共醉一堂。」
  徐子陵道:「可兄有什麼打算?」
  可達志苦笑道:「有什麼好打算的?小弟有一個請求希望少帥能為我傳達。」
  寇仲拍胸口道:「只要是可達志提出來的,我怎也會為你辦得妥妥當當,是否要我向李世民說話?」
  可達志道:「我當然曉得你寇仲是這種人,否則怎敢開口。我手下的三百戰士,盡屬我本族的人五年前奉大汗之命來中土,助李淵攻打長安,歷經多次戰役從五百人減至三百餘人,大部份均在本地娶妻生子,若把他們驅逐,會是人間慘事。他們早習慣長安的生活方式,只有少部份人願意隨我離開。希望少帥請李世民格外開恩讓他們願留的能留下來。只要對抗的不是突厥人,他們會全心全意為大唐效力。」
  眾人明白過來,難怪可達志難以敘齒。除此以突厥人為主的塞外聯軍南下的非常時期,從軍事角度考慮李世民定會把所有突厥人逐離長安,以免軍情外洩。
  跋鋒寒沉聲道:「你有否想過這等同背叛頡利。」
  可達志冷笑道:「打開始趙德言一直排擠我。龍泉之役,趙德言和燉欲谷更拿我和你們的關係大造文章,惡意中傷我可達志。今趟趙德言故意要我們留下來助李建成,不論事情成敗,我們均陷於非常不利的處境。我可達志一向恩怨分明,別人如何待我,我必有同樣的回報。」
  眾人掌握到他的意思,建成敗亡,可達志和他本族戰士當然難逃一死,即使建成勝利,聯軍南來,建成亦會先向可達志和手下開刀洩憤。趙德言此著是明害可達志。而在這種形勢下,可達志不但進退兩難,且是別無選擇。
  侯希白擔心道:「達志不怕頡利向你的族人報復嗎?」
  可達志道:「我會派人通知族酋,著他們往北遷徙避禍,只要頡利和突厥仍有矛盾,我的族人不會有危險。」
  寇仲道:「達志放心,李世民方面不會有任何問題。你的族人可在長安安居樂業,或增編入大唐軍系內,此正為李世民華夷一家的政策。向北遷不如往南移,只要成為新大唐的藩屬,可受到大唐的保護。」
  徐子陵道:「達志本身有什麼打算?」
  可達志現出解決所有難題後的輕鬆,挨往椅背,油然道:「杜大哥曾多次遊說我到山海關助他發展生意,繼承他的事業,我也想轉換個環境,諸事妥當後,我立即動程。」
  寇仲欣然舉杯道:「為達志光明的未來喝一杯。」
  眾人舉杯痛飲,菜餚不斷送上,擺得桌面插針難入。
  雷九指放下酒杯,扯著陶光祖起身道:「我們有要事去辦。今晚何不再到青青處喝個痛快,不醉無歸。」
  寇仲想起尚秀芳之約,道:「打完頡利那場仗,喝起來才真的痛快。」
  雷九指哈哈一笑,借陶光祖興高采烈的去了。
  寇仲問徐子陵道:「向我們的石美人報平安了嗎?」
  侯希白代答道:「子陵連上茅矛廁的時間亦欠奉,那有空到東大寺去。」
  寇仲喜道:「子陵你乖乖的去興慶宮等我。我和達志辦妥他的事後,立即到來會你,一起去見青漩。」
  此時一名城衛十萬火急的來到桌前,立正敬禮,報告道:「稟上少帥,宋家二小姐由南門入城,現該抵達興慶宮。」
  寇仲整個人彈起來,失聲道:「玉致到哩!」
  徐子陵笑道:「達志的事,由我代辦吧,還不快滾去迎接,記著我說過的話。」
  寇仲望向可達志。
  可達志欣然道:「我對子陵比對你更有情心。」
  寇仲一聲失陪,剛踏出第一步,全堂過百人立即全體起立,鼓掌歡送。
  侯希白舉杯道:「他有他去,我們匆要辜負老闆的一番盛意。」
  徐子陵從內心中湧起溫暖,就是和平統一的滋味。

  ------------------
  前塵 OCR,舊雨樓主 校正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