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章 玄武門之變


  寇仲、李世民並肩步出掖庭宮北門,朝玄武門方向走去,隨行者有王玄恕、長孫無忌、尉遲敬德、三十名飛雲衛、三十名玄甲精兵。
  玄武門北門敞開,禁衛軍如常站崗把守,沒有絲毫異樣。
  寇仲仍在思索楊虛彥死前的肺腑之吉,事實上每個人心中都存在著慾望的妖魔,一個不好給它控制,成其奴隸,像楊虛彥般至死方休。他寇仲何嘗不是有過平霸天下的心魔,幸好終從造慾望的泥淖脫身,不致令中上陷進無休止的戰火內。
  當他想到在大草原縱情馳騁!凝視廣闊無垠的地平及其以外無所知的境界,他更感覺到接近自己,接近生命的中心。自決定助令世民統一天下後,他心靈的地平無限地開闊,而決定性的時刻就在眼前。
  玄武門守衛肅立致敬,深長的門道,代表通往未來的捷徑。
  把門的將頜是常何副於之的敬君,趨前沉聲道:「稟告秦王,少帥,盾牌置於門道內,臣將死守入口。」
  從寇仲和李世民的角度瞧進去,三重門道靜悄無人,兩邊城牆如常有禁軍站崗,東西兩堡和六座哨樓矗立兩旁,氣象肅穆。
  李世民點頭道:「敬卿小心,不求殺敵,只求自保。」
  敬君弘恭敬道:「末將明白,願為秦王、少帥效死命。」
  寇仲清楚感受到「秦王、少帥」的效應,他和李淵的結盟之所以受全城軍民歡迎,皆因他已成大唐國最可怕可畏的敵人,其威脅尤在塞外聯軍之上。現在他捨棄一切,把帝座拱手讓子李世民,而李世民又一向被唐室上下視為英主,加上知李淵阻力盡去,自是上下一心,擁戴他和李世民。即使沒有龍符,敬君弘仍會欣然隨常何投誠他們的一方。
  眾門衛齊齊致敬。
  敬君弘發出命令,排列在門道內兩旁的持後禁軍近百人全體移前,現出後面挨牆的數十面大型鋼盾。
  李世民打出行動的手勢,與寇仲並肩步入門道,飛雲衛、玄甲精兵流水從兩旁急步奔入,取得鋼盾後朝前衝去。
  王玄恕大喝道:「列陣!」
  戰士們搶出深長達五丈的門道,在外面闊逾十二丈的通道佈防,分作三排,前排坐地、第二排蹲立、後排站起,各舉盾牌,形成可柢御箭矢強攻的盾牌陣,最後一排盾牌斜舉,狀如鐵桶,密不透風。
  同一時間以百計的長林軍從第二重門道殺出,前矢如飛蝗般射來,「叮叮咚咚」,盡被鋼盾擋飛。
  馬蹄聲轟天而起,從東宮北門傳來,顯示李建成正如常何早先密函所透露的,須長林軍從東宮殺至,斷他們後路。
  掖庭宮方面足音雷動,由徐子陵、跋鋒寒、侯希白助陣,麻常、宋法亮、宋爽、宋邦卒須指揮的三千精銳,從掖庭宮趕來迎擊李建成的部隊。
  寇仲和李世民更曉得李孝恭會於此時率領程莫的五千禁衛軍,從橫貫廣場進入東宮,斷去建成後路,令建成不能於失利時退守東宮。而以李靖為主、秦叔寶和程咬金為副的二千玄甲精兵,則從延嘉宮開出,令可達志在玄武門的五百長林軍前後受敵,進退無路。
  不待李世民吩咐,敬君弘的人全體退入門道內,結陣把守,讓寇仲和李世民沒有後顧之憂。
  寇仲向尉遲敬德和長孫無忌道:「有勞兩位留在大門為敬副統頜押陣。」
  尉遲敬德和長孫無忌你眼望我眼,皆因他們的職責是不離李世民左右,拚死維護李世民的安全。
  李世民微笑道:「有少帥在此,你們還須擔心本王安全嗎?何況本王有自保之力,還不遵從少帥之令,否則大門有失,我們休想有一人能活命。」
  話猶未已,玄武門外殺聲震天,長林軍開始以快騎矛箭,硬攻第一重門道。眾人可以想像李建成此時的狼狽,如非常何投向他們,敬君弘的人當是配合而非阻截,任長林軍長驅直入,與可達志的人前後夾攻,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
  尉遲敬德和長孫無己心忙領命而行。
  李世民與寇仲對視一笑,道:「可達志該識相吧?」
  寇仲從容瞧去,王玄恕指揮的盾牌陣沒有還過一箭,而敵人的箭根本不能損傷己方分毫,此時箭勢衰竭—無復先前的凌厲,可達志只餘近身強攻一途。牆頭、哨樓和東西堡壘禁軍湧出,人人手持弩弓,卻按弓不動,李世民所謂「可達志該識相」便是指此,因他們居高臨下,可輕易射殺任何對手。
  寇仲不理後方激烈的攻防戰—大喝過去道:「達志還不收手?」
  可達志的聲音響起道:「住手!」
  「叮咚」不絕的箭觸鐵盾聲倏地停止,這邊靜下來,尤顯得玄武門外的吵鬧。
  寇仲輕拍李世民肩頭,接著往前一個翻騰,越過鐵盾陣,面對神色慌惶的敵人。
  可達志排眾而出,刀子仍留在鞘內,啞然苦笑道:「我可達志從未試過陷身如此四面受敵的窘局,少帥確有出神入化的謀略,達志服啦!」
  李世民騰身而起,落在城頭處,常何現身他旁,高呼道:「秦王萬歲!」
  牆堡和哨樓眾軍齊聲吶喊,重呼一喔。接著是斷去可達志後路的玄甲精兵的呼應,聲音直衝雲霄,雖仍稱李世民為秦王,但此時不啻已視之為大唐天子,否則何來「萬歲」。
  「秦王萬歲!」
  第三輪吶喊是從外牆傳至,顯示李世民和寇仲控制全局。
  寇仲微笑瞧善可達志,道:「非是你達志作戰不力之罪,只是建成無能,不得人心。哈!我和你一場兄弟,由始到終仍是兄弟。今趟不用你投降,只要你一句說話,我們可並肩到福幾樓喝酒聊天。你的人當然大搖大擺的離開。太子的人只要願意改向秦王效忠,秦王既往不咎。」
  可達志報以苦笑,接著別轉雄軀,先掃視己方將士,見人人臉色如土,喝道:「你們聽到嗎!」
  李建成方面的將領以馮立本軍階最高,聞言應道:「我們願向秦王投降,任憑秦王發落。」然後喝令道:「棄械投降!」率先拋掉兵器,領頭下跪,不片刻建成方全體兵將,全體棄械下跪,只餘三百突厥戰士,靜候可達志的命令。
  可達志以突厥話從容道:「我們可保留兵器弓矢,卻必須退出這場戰爭。」
  轉向寇仲道:「我們該到那裡去休息,請少帥賜示?」
  寇仲欣然道:「李靖將軍會為達志妥善安排。我和秦王先處理好建成,再回來找你去喝酒,哈!上天真的待我們兩兄弟不薄。」
  寇仲、李世民、常何並肩立在外牆頭,整個形勢呈現眼下。
  麻常的三千精銳,隊形整齊的移師至玄武門外,布成陣勢,追得李建成那近三千人的長林軍不得不撤往玄武門右側,列陣以迎。玄武門外伏屍處處,可見攻打玄武門,令建成方面損失慘重,徒勞無功。
  李孝恭接收東宮的軍隊仍未見蹤影,不過該可在任何時刻出現。
  寇仲大喝過去道:「奉秦王之命,肯投降者免死。」
  李建成策馬而出,雙目噴善急怒交集的火焰,狂喝道:「常何你竟敢出賣我,枉我一手把你提拔,你還算是人嗎?」
  常何昂然應道:「太子心存不軌,卻來怪我不是。常何只知大義所在,其他一切無暇顧及。太子若肯投降,秦王可念在兄弟情份上,免你死罪。」
  千軍萬馬對峙於玄武門外,卻是鴉雀無聲,只餘兩人的對答,震響門外。
  李建成厲聲道:「要我投降?你們已經中毒,是外強中乾,將士們!上!勝利必屬我們。」
  寇仲和李世民聽得你眼望我眼時,李建成一聲發喊,狀如瘋漢般領頭往麻常指揮的兵陣衝去。
  長林軍力面卻沒有一個人肯隨他送死。人人勒馬原地,只剩李建成單人孤騎衝擊少帥、宋家聯軍的兵陣。而教人可憐的是李建成竟似茫不知沒有人跟隨般,還不住高喊著「上!上!上!」
  寇仲和李世民心叫不妙,麻常狂喝道:「發箭!」
  寇仲偕李世民抵達御書房外,李神通和封德彝迎上來,前者道:「皇上甦醒後,堅持要到御書房,我們不敢阻攔。」
  寇仲皺眉道:「他清楚發生過什麼事嗎?」
  封德彝答道:「秀寧公主向皇上解釋清楚,皇上只聽不語。」
  李世民道:「秀寧呢?」
  李神通道:「仍在御書房裡,陪伴皇上。」
  寇仲攔著要進御書房的李世民,堅決道:「最好讓我一個人人去見他。」
  李世民發呆片刻,終點頭同意。
  李神通向寇仲道:「少帥隨我來。」
  兩人進人守衛重重的御書房,直抵禦書房門外,李神通隔著緊閉的門道:「稟告白三上,少帥求見。」
  會後,房門張開,露出李秀寧疲倦的玉容,迎上寇仲的目光,秀眸射出令寇仲心顫的複雜神色,柔聲道:「少帥請進。」
  寇仲與李秀寧擦肩而過,李秀寧在外輕輕的為他關上房門,只剩下寇仲和坐於龍桌後的大唐皇帝李淵。
  李淵的神識仍未完全回復過來,臉色蒼白,在書在廣闊的空間映照下,不單更顯其孤獨淒涼,更令他像忽然衰老許多年。
  他默默瞧善寇仲接近,沉聲問道:「建成?」
  寇仲頹然道:「我們本意留他一命,可是他執迷不悟,於玄武門外被亂箭射殺。」
  李淵龍軀一顫,仰首望往屋樑,雙目淚花滾動,倏地長身而起,負手移到後窗,背善寇仲道:「李淵尚未謝過少帥救命之恩。」
  寇仲行到龍桌前止步,歎道:「皇上不用放在心上。」
  李淵沉默片刻後,緩緩道:「你們如何整頓殘局。」
  寇仲恭敬的道:「現在文武百官齊集太極殿外,等待舉行結盟大典,若皇上願借此機會,向群臣公佈繼承人選,寇仲可代表少帥軍、宋家軍和江淮軍宣誓向大唐效忠,如此大唐統一天下之大業,十成八九,請皇上定奪。」
  李淵旋風般轉過身來,雙目精光大盛,冷然道:「少帥功業得來不易,竟肯輕易放棄?」
  寇仲夷然道:「若我寇仲有一字謊言,教我永不超生。皇上該比任何人更明白當皇帝的苦與樂,我寇仲棄皇座而不惜,是要棄苦得樂,此當由世民兄去擔承,而我則是樂觀其成。現時大唐仍處於成敗未定的關鍵時刻,必須立即穩定軍心,振奮士氣,萬眾一心的迎擊塞外聯軍,皇上明察。」
  李淵容色綬和下來,歎道:「少帥確是很好的說客。」
  寇仲苦笑道:「過去的已成過去,我們必須面對將來。長安全在世民兄的控制下,只待皇上向群臣宣示聖意。」
  李淵頹然道:「罷了!今次我大唐險為奸邪顛覆,朕且自身難保,凡此都要由我李淵負上最大責任,我再無顏坐在這個位置。少帥請著世民來見我,我會立即把皇位讓出,在太極殿外宣示後,即退居安義宮,至於建成和元吉方面,就向眾文武百官交待,他們勾結外人,意圖破壞結盟,行刺少帥,伏誅於玄武門。」
  寇仲為給足他面子,連忙下跪道:「謝主隆恩,微臣寇仲尚有一個請求,萬望皇上俯允。」
  李淵繞桌而前,把他扶起,苦笑道:「坦白說,我自曉得少帥亦是神醫莫一心之後,對少帥不但非常佩服,且是真心歡喜少帥,難得你勝而不驕,建成和元古實是望塵莫及。有什麼請說。」
  寇仲尷尬的道:「董妃想獨自往洛陽定居。」
  李淵微一錯愕,幸好局立即准碓捕捉到寇仲說話背後的含意,嘴角逸出一絲蒼涼的笑意,點頭道:「如少帥所請,淑妮的性子,確不適合長居保宮之內。尹妃亦須與乃父一起離城,我以後再不願見到她們。」
  寇仲踏出御書房,在外面等候的李世民、封德彝、李神通、李秀寧忙圍攏過來。
  寇仲卻道:「畢玄等人的忽然離開,令我生出不祥的預感。」
  四人摸不看頭腦,不明白他為何忽然說的是跟與李淵見面風馬牛毫不相關的事。
  李世民點頭道:「確令人生疑。」
  寇仲道:「我們不得不作最壞的打算。假設是塞外聯軍已潛近關中,所以畢玄接報後立即離開,因為成敗再非決定於城內而是在城外。對敵人來說,我們是意亂意對他們有利。以畢玄的身份地位,也不宜直接介入政治的鬥爭中。更何況畢玄以為我們必敗無疑,根本不用勞他大駕出手。」
  李神通點頭道:「少帥之言甚是,突厥人一向來去如風,攻人之不備,怎肯錯過趁亂一舉攻破長安千載一時的良機。」
  封德彝額手稱慶道:「幸好我們現在雨過天晴,長安沒有絲毫動搖,皇上究竟有什麼指示?」
  他最後一句說出眾人的心聲。
  李秀寧微嗔道:「寇仲!」
  笑意從寇仲嘴角擴展,忽然一把執起李世民雙手,哈哈笑道:「趁世民兄這對手尚未變成龍手,先握個夠本。
  李神通和封德彝喜出望外,要知若讓李淵仍居帝位,雖說權勢大幅轉入李世民之手,可是他終是名義上的大唐天子,背叛他的人不會有好日子過。李世民當上皇帝則完全是另一碼子的事。
  李世民一呆道:「勿要誇大。」
  寇仲笑道:「世民兄清楚我的性格,不過今趟卻捉錯用神。你父皇要立即見你,當知我沒半字虛言。結盟大典將變成傳位大典,也是我寇仲宣誓效忠李世民兄的大典,哈!」
  李世民反平靜下來—道:「我們該如何應付頡利的大軍。」
  一個反應盡顯李世民的優點,不但沒有被喜訊沖昏做袋,且掌握到寇仲提及塞外聯軍的背後深意。因為決定權己來到他李世身上,須他把握時機,作出決定。
  寇仲道:「既蒙新皇信任和恩准,此事立即由微臣去辦,以飛鴿傳圭白送出信息,保證九天之內,大唐國來自各方的精銳勤王部隊,將於關中平原、長安之北、大江之南集結,向人侵的外族顯示我中土軍民的勇氣、精神和團結。」
  說罷放開李世民雙手。
  李世民笑道:「我仍是那兩句話,寇仲說的,就是我李世民的話。」說畢晉見李淵去也。

  ------------------
  前塵 OCR,舊雨樓主 校正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