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一章 陣前交易


  石之軒不眨眼地凝視徐子陵,神采大盛,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再非陷身於悔疚、痛苦和矛盾深淵中不能自拔的石之軒,淡淡道:「我在慶幸傳子陵不死印法的決定,否則說不定我仍存有僥倖之心,試圖把你毀掉,但也毀掉青漩,更毀掉自己。當我曉得自己仍是敗在魯妙子的楊公寶庫上,忽然想到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天地間因果循環,報應絲毫不爽的道理。子陵該知魯妙子乃秀心的忘年之交。」
  接著輕拍龍椅扶手,溫柔撫摸,雙目射出思索和緬懷的神色,似是心滿意足的道:「自我隨師尊習藝,我一直夢想坐上這張龍椅的滋味,並朝這方向努力奮鬥。可是就在勝利似是唾手可得之際,敝門的人卻沒有依的定從秘道入宮。適才瞧春子陵進入秘道,我忽然湧起萬念俱灰、一切皆空的感覺,我石之軒的所有妄念、追求,到頭來得到的是什麼?為的是什麼?唉!這是何苦來由?縱使我真的登上寶座,不外如是。」目光上下掃視大工洞廣闊的宏偉巨殿。
  徐子陵找不到可安慰他的說話,默默聽著。
  石之軒往他瞧來,唇角飄出一絲充滿苦澀和蒼涼的笑意,像說著與自己沒半點關係的事,平靜的續道:「江山代有才人出,由今夜開始,天下再非宋缺、寧道奇、李淵又或我石之軒的天下,而是子陵、寇仲和李世民的天下。罷了!子陵去吧,告訴青漩,後天石之軒必到她娘靈前上香致祭,人世間的所有鬥爭仇殺,與我石之軒再沒有半點關係。」
  宇文傷、尤楚紅並立在寢宮外的白玉台階下,木無表情地瞧著李元吉領著韋公公、秦武通、丘天覺和五十二名親兵,昂首闊步的來到身前,立於廣場上。
  李元吉不可一世的哈哈笑道:「只看宇文老和尤老安然在此,元吉便曉得兩位不負父皇所托,令奸邪伏誅授首。」
  宇文傷淡淡道:「宇文某有一事不明,今夜情況特殊,皇上有令,非得他欽准,任何人不得擅闖太極宮,然而齊王殿下卻直闖至此,不知有何解釋?韋公公又如何向皇上交待?」
  韋公公移前半步,來到李元吉左側,神態仍是那麼謙卑恭敬,作揖道:「正因今晚情況特殊,所以皇上命小人授齊王虎符,全權主理宮城一切防衛事宜,現在齊王是奉召來見聖駕,小人一如過往般是皇上的傳令人。」
  尤楚紅知是時候,李孝恭該完成包圍行動,嘿嘿怪笑道:「這確是奇怪,皇上剛召見老身和宇文閥主兩人,說他失去虎符,還著我們立即擒拿竊賊,格殺不赦,原來小偷竟是齊王和韋公公。」
  李元吉和韋公公立時色變。
  三十名飛雲衛和二十名玄甲精兵,手持弩弓,潮水般從敞開的大門迅速湧出。且形成跪地、半蹲、昂立的橫列三排,箭鋒瞄準李元吉一眾人等。
  同一時間,左右兩方牆頭紛有親衛現身,無不手持上箭強弩,封鎖逃遁之路。後方入口則是李孝恭與過百御衛,在旁助陣者尚有尉遲敬德、長孫無忌、段志玄、侯希白、褚君明夫婦、獨孤峰父子和宇文仕及。
  形勢剎那間改變,李元吉等陷進重重包圍內,四周火把燃亮。
  熊熊火光驅走黎明前的黑暗,更令被圍者無所遁形。
  李元吉等駭然大驚之際,寇仲和跋鋒寒左右傍著李世民,昂然步出大門,越過箭手,來到台階邊沿處,俯首瞧著雙目射出驚怒神色的李元吉。
  韋公公俯頭垂目,神態回復冷靜沉著。秦武通、丘天覺和李元吉的一眾親兵早給嚇得臉無半絲血色。
  李世民迎上李元吉怨毒的目光,搖頭歎道:「元吉你為奪皇位,不惜引狼入室,以卑鄙手段弒害父皇,畜牲不如,你可知罪?」
  李元吉反手從親兵處取過長矛,急怒道:「呸!那到你來管我?只要我能闖離此處,包保你們沒有人能屍留全骸。說到勾結外人,你能比我好到那裡去?我和你拚了!」
  韋公公挽手攔著李元吉,道:「讓我們先來談一宗交易,皇上所中之術,天下間只我韋磷吞一人可解,否則曙光一現,皇上將返瑰乏術。秦王若不想負上不孝惡名,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可一併命薛萬徹交出虎符,免去太極宮內血流成河的慘況。」
  李世民等暗呼厲害,韋公公在此等劣勢下,仍能侃侃的與他們談條件。旋亦明白過來,韋公公和白清兒是故意留下李淵一命,只要如計劃般成功控制御衛,李淵還不是在他們手中任其漁肉,而即管失敗,李淵駕崩,亦會做成長安無主的大亂殘局。
  寇仲目光落在李元吉身後手下群中一名親兵臉上,笑道:「清兒姑娘真認為你那什麼奶奶的奼女大法,可難得倒我寇仲嗎?別忘記我另一個丑神醫的身份,是專治各種奇難雜症的。」
  與宇文傷退上台階的尤楚紅笑道:「這點老身可以身作證。」
  扮成李元吉親兵的白清兒氣得俏臉煞白,狠狠道:「你們當然恨不得皇上死掉。」
  李世民大喝道:「棄械投降者生。」
  跋鋒寒接下去道:「齊王李元吉除外。」
  李元吉一振手上長矛,道:「我們拚啦!」
  韋公公二度阻書李元吉,沉聲道:「秦王三思!」
  李世民從容道:「韋公公你可知已沒有與本王討價還價的籌碼?首先,我並不相信元吉不把虎符隨身攜帶,其次是父皇已被少帥和子陵聯手救回來。」
  韋公公冷然道:「儘管如此並沒有分別,延嘉宮外的戍軍已落入我們掌握內,只要韋某人發出煙花火箭,薛萬徹將揮軍攻打延嘉宮,秦王當不願見到那樣的情景吧!」
  「鏘」!「鏘」!
  兩張折晏弓同時在寇仲和跋鋒寒手上張開,以快至肉眼看不見的速度上箭瞄準韋公公。
  寇仲微笑道:「韋憐香,哈!韋憐香,原來韋公公愛憐香惜玉,只可惜韋公公今夜不斷錯失良機,現今再錯失另一個機會。鋒寒兄負責射下煙花火箭,小弟負責射人,看誰的手腳乾淨和迅快些兒。」
  韋公公眼神轉銳,盯著寇仲持弓的手。
  跋鋒寒笑道:「或者由我射人,你老哥射烴花火箭如何?」
  以韋公公的深藏不露,仍禁不住臉色微變,要應付寇仲和跋鋒寒任何一張弓射出的箭已不容易,何況成為兩矢之的。
  台階上、廣場下鴉雀無聲,只呼吸起落和火把燃燒的聲響,混成一片,氣氛沉重緊張至極點。
  一陣寇仲熟悉至乎親切的嬌笑聲在寢宮殿頊邊沿處傳下來,接著一把甜美動人的聲音無限溫柔的道:「我的少帥郎君啊!若由婠兒發放煙花火箭又如何?外戍軍把延嘉殿重重包圍,只要看見火箭信號,曉得皇上有難,必人人奮不顧身強攻進來,你們這區區二千多人,能捱得多久呢?娘兒真想知道。」
  唉!
  寇仲暗歎一口氣,道:「至少該可捱到我們宰掉想宰的人,對嗎?我的婠美人兒。」明知婠婠仍藏在延嘉殿內,因無法有充足時間先一步收拾她,致成眼前的僵局。
  婠婠像一朵白雲般赤足從上方冉冉而降,落在李元吉和韋公公前方,一臉甜蜜笑容的瞧著寇仲。敵我雙方均大惑不解,只有寇仲、跋鋒寒和侯希白曉得她天魔大法已成,有十足信心可擋格寇仲和跋鋒寒的神箭,但仍未能完全摸透她的心意,因為在殿頂進可攻、退可守、當然比面對箭陣化算。
  婠婠甜甜笑道:「寇仲啊!奴家今趟向你認輸低頭好嗎?就當是看在子陵份上,若你肯高抬貴手,放我們三人一馬,我們可任由你派人押我們回尹府,待在那裡直至你們放人離城。不放心的可把尹府重重包圍,人家要的只是你一句承諾,少帥向來一言九鼎,絕不食言,對嗎?」
  寇仲自問無法對她狠心發箭,苦笑道:「這裡話事的人是秦王而非我。」
  李世民道:「少帥的話就是我李世民的話。」
  婠婠撒嬌的道:「別你推我讓,此事沒得推三推四的!」
  李元吉終按捺不住,勃然大怒道:「這裡話事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婠婠別頭往李元吉瞧去,淡淡道:「現在不是啦!」
  纖手閃電後拍,李元吉那想得到她會忽施毒手,來不及施展長矛,待要舉掌護胸,一縷指風戳正脅下要害,李元吉驚覺是韋公公驟施暗襲時,婠婠拍中他胸口。
  一陣骨折的聲音響起,李元吉七孔噴血,當場斃命。屍身卻沒有應掌倒跌,就像婠婠的玉掌充滿吸攝的磁力。
  全場敵我雙方,人人呼吸頓止,呆呆地瞧著正發生的事,沒有人稍動半個指頭,有如上演著一場無聲的啞子戲。
  婠婠若無其事的收回殺人的纖手,淡淡道:「誰敢不棄械投降,向秦王求免死罪。」
  「蓬」!
  李元吉往後倒跌,仰屍地上,長矛橫跌,發出「噹」的一聲。
  不知誰先開始,丘天覺等紛紛棄械投降,全體跪在地上,只餘婠婠、韋公公和白清兒三人立在場內。
  李世民呆望親弟的屍身,雙目射出悲痛複雜的神色。
  婠婠平靜的道:「韋師伯是唯一可以阻止宮內流血的人,薛萬徹是聰明人,只要秦王准他戴罪立功,李建成再不足慮。」
  寇仲往李世民瞧去,後者仍呆瞧著李元吉屍身,木然道:「一切由少帥拿主意。」
  寇仲向婠婠歎道:「我好像永遠鬥不過你的。唉!大姐怎麼說就怎麼辦吧!小弟再不持異議。」
  轉向韋公公道:「有幾句話想私下向韋公公請教。」
  李靖接過李孝恭寫給程莫的手令,道:「既有皇上的龍符拓印,又有河間王簽押加暗記,那到程莫不連命行事。」
  龐玉移前接過手令,道:「我立即去辦。」
  說罷登上手下牽來的戰馬,朝掖庭宮南門急馳去了。
  李靖道:「至於劉弘基方面,我會親自去見他,讓他清楚目前的情況,真想不到事情會如此發展。」
  徐子陵仰望天策殿大廣場上的夜空,東邊天際現出第一道曙光,殘星欲落,道:「我要立即趕回延嘉殿去。」
  李靖勸道:「太極宮仍然平靜,可推知秦王和小仲已控制大局,子陵不若留在這裡靜候消息。」
  秦叔寶、程咬金點頭同意。
  徐子陵心中忽然湧起要見石青漩的強烈衝動,道:「好吧,我偷點時間到玉鶴庵去,把青璇接到掖庭宮來。」
  寇仲與韋公公移到一旁,沉聲道:「畢玄等人究竟藏身何處?」
  韋公公淡淡道:「這似乎並不包括在剛才談妥的條件內,對嗎?」
  寇仲微笑道:「在剛才的交易裡,林士宏在城外那支部隊似乎也沒被包括在內。」
  韋公公冷笑道:「少帥確名不虛傳,畢玄的使節團已離開長安。」
  寇仲一呆道:「什麼?」
  韋公公聳肩道:「騙你於我有什麼好處?我也不想瞧書林士宏的人全軍覆沒。」
  寇仲感到糊塗起來,皺眉道:「可達志有否隨團離去?」
  韋公公淡淡道:「少帥似乎並未保證放人?」
  寇仲不悅道:「若換作是婠美人,當不會說這種廢話,我讓林士宏的人全體安全撤退又如何?你認為他仍有作為嗎?你最好教林士宏識相點,早日歸降,那說不定未來的大唐天子尚可賞他一官半職,下半輩子風風光光。」
  韋公公寒聲道:「不勞少帥為士宏費神,可達志與他本族的三百名突厥戰士,仍是長林軍中的主力部隊。」
  寇仲大感頭痛,只好暫時把煩惱擱往一旁,道:「公公準備如何對付薛萬徹?」
  韋公公道:「少帥放心,我會去向他痛陣利害,他是聰明人,當知所選擇。」
  寇仲搖頭道:「這並不妥當。公公只須代皇上傳令,召他立即入延嘉殿,讓他以為元吉成功控制一切,老薛將不疑有他,乖乖的進來投降。」
  韋公公扣不過他,苦笑道:「一切依少帥吩咐。」
  徐子陵來到玉鶴庵石青璇寄居的小屋時,天色發白,薄薄的雲朵預告著美好的一天。
  他直覺感到石青璇不在屋內,鳥語花香的園林內亦不見她的倩影,仍忍不住推門入屋,透過把小屋分隔為前廳後寢的垂簾,床子被鋪整齊,佳人卻蹤影杳杳。
  正要往找常善尼問個究竟,心中忽現警兆,徐子陵閃往敞開的門旁,一把男子的聲音在屋外響起道:「烈瑕求見青璇大家。」
  徐子陵大感錯愕,這小子怎會來找青璇?
  烈瑕笑吟吟的在屋外道:「愚蒙曉得青璇的愛郎沒空相陪,所以主動請纓,好填補青璇大家的空虛寂寞,若再不肯賜見,愚蒙只好入屋相就。」
  徐子陵醒悟過來,暗叫卑鄙,一顆小彈穿門而入,在小廳空中爆成一團紅煙霧,迅速擴散,瀰漫全屋。
  卑鄙的人,卑鄙的手段。
  徐子陵暗叫僥倖,不知是否宋金剛在天之靈暗中庇佑,教自己鬼使神差的碰上此事,否則青璇在沒有防備下,說不定會著他的道兒。烈瑕仇恨的人,首推石之軒,其次是他徐子陵,若能傷害青璇,是一舉兩得,同時令他和石之軒痛不欲生,而烈瑕更觀準時機,以為石之軒和他徐子陵正忙於唐宮之戰,沒法分身,故選擇這時刻落手。
  外面的烈瑕「咦」的一聲道:「青璇大家不是以為閉上呼吸便可阻止毒霧入侵吧?這種我們大明教秘傳的寶貝毒霧,可從大家你嬌嫩柔滑的肌膚入侵,令貞女變成淫婦,讓你我都能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樂,就當是愚蒙送給大家的見面禮吧,哈!」
  蓄勢以待的徐子陵兩掌齊出,喝出真言,向掠入門內的烈瑕全力出手,毫不留情。
  「蓬!蓬,蓬!」勁氣交擊之聲不絕如縷,烈瑕在真言的影響下,早魂飛魄散,勉強擋善徐子陵的內縛印和外縛印一輪排山倒海的反覆密襲,應接不暇、左支古拙時,徐子陵下面飛起一腳,正中他小腹。
  烈瑕應腳拋飛,滾出門外,再彈起來時披頭散髮,七孔溢血,形如魔鬼,再沒有半分以前的瀟灑從容。
  徐子陵綬緩步下門階,負手從容道:「多行不義必自斃,烈瑕你今天惡貫滿盈,宋兄在天之靈該可安息。」
  烈瑕眼珠亂轉,厲聲道:「徐子陵!」
  徐子陵微笑道:「奇怪我沒有受傷嗎?我兮趟可以算是與邪王聯手收拾你,適才我閃躍騰挪用的是邪王的『幻魔身法』,其他才是我的真功夫。真可惜,若你痛改前非,於大明尊教雲散煙消後如你所言的脫離大明教,何須弄至今天的田地?去吧!希望烈兄求明得明,死後能悟破明暗之別、善惡之分。」
  烈瑕雙目神釆漸淡,忽然仰身倒跌,一命嗚呼。

  ------------------
  前塵 OCR,舊雨樓主 校正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