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十一章 龍符虎符


  李孝恭大怒道:「你們這算是什麼意思?少帥和徐先生是我大唐國的貴賓,皇上的盟友,誰敢冒犯。」
  顏歷雙手交叉搭在胸前,在宇文傷身後斜倚門旁,好整以暇的道:「結盟大典尚有兩個多時辰才舉行,一天未結盟,我大唐和少帥國仍處於交戰狀態,是敵而非友。」
  李孝恭雙口生輝,凝望顏歷,沉聲道:「好膽!你是什麼身份,竟以造種口氣和本王說話,以下犯上。」
  獨孤鳳發出銀鈐般的嬌笑聲,道:「河間王的膽子才真大哩!竟勾結外敵,意圖行刺皇上。」
  李孝恭色變道:「你說話小心點,休要含血噴人。本王是否忠心,皇上比任何人更清楚。」
  寇仲和徐子陵只餚顏歷、獨孤鳳的神態語氣,知對方成竹在胸,佔盡主動和上風,立知不妙。
  在宇文傷另一側的宇文仕及從容微笑道:「河間王既聲聲忠於皇上,就給我們以行動證明。」
  接善右手高舉,喝道:「皇上龍符在此,見符如見皇上,李孝恭你給我跪下接令!」
  三人目光不由落在他高舉的手處,金光閃閃、造型奇特的龍符在燈火映照下閃閃生輝,代表著能調動差遣皇宮皇城內所有禁軍御衛系統的最高權力。
  李孝恭胸口如受雷殛,臉色一變再變,再無半點血色,往後跌退,如非寇仲和徐子陵左右把他扶著,保證他會坐倒地上。
  寇仲厲聲道:「我敢以我項上頭顱和宇文佳及你豪賭一場,此令符是由韋公公轉交給你,而非皇上親授。」
  徐子陵心中暗歎,在場者不論敵友,只他明白寇仲為何有這番話。今晚他們本是勝券在握,現在已完全失去把握勝算。棋差一善,滿盤皆落索,他們下錯的一子,是不能先一步看穿韋公公是陰癸派在宮內的奇著伏兵,且未能完全掌握韋公公於秘道內與尹祖文的對話。
  李淵隨身攜帶的至為關鍵的兩大兵符,龍符可指揮宮內禁軍,虎符則指揮外成軍系統,龍虎兩符,等若控制著李淵在長安宮內宮外兩大軍系。
  魔門的計劃比他們急就章的應變遠為完美,而事實擺在眼前,韋公公似不費吹灰之力便達到扶天子以令諸侯的絕對優勢。龍符既可交給宇文仕及來對付他們三人,虎符自應亦落人韋公公手上。唐儉的一萬五千大軍,說不定正是由韋公公召人宮來,乃章公公和婠婠所擬計劃的一部份。他徐子陵雖仍摸不清楚林士宏從秘道潛入宮中的作用,但肯定可鞏固韋公公的優勢。現在長安的兵權落人魔門手上,其他各系,包括建成和元吉在內,全部只有捱打的份兒,他和寇仲等更不言可知。
  而他們的大禍正在眼前發生,一旦被宇文傷、尤婆子等纏上,再湧人李淵的親衛高手,即使以他和寇仲之能,仍是險惡非常。
  動起手來,敵眾我寡下,他們不會佔得任何便宜。
  照情理,持龍符指揮護駕高手和親衛軍對付他們的好應該是韋公公而非宇文仕及,但後者因宇文傷與李淵的深厚交情,投唐後成為得李淵寵愛的大將,當然比韋公公這太監頭子更有授命的資格和較合規矩。可是此絕對非為韋公公把龍符付託他的原因。
  照徐子陵估計,首先是韋公公認定徐子陵仍是內傷嚴重,只會拖累寇仲而不能造成任何威脅。其次是韋公公有更重要的事須他親力親為,不能假他人之手,而最有可能是韋公公要直接控制唐儉手上的一萬五千大軍。
  寇仲正因此詰般原因,先以說話穩住宇文仕及,而目標卻是他手上的龍符,只要龍符落人李孝恭之手,李孝恭比任何人除李淵外更能輕而易舉的把禁衛軍掌牢手上。
  他們並非全無機會,因為敵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寇仲身上,予被誤以為身負重傷的徐子陵有可乘之機。
  兩人心意相通,寇仲幾句說話,令徐子陵明白目下唯一反敗為勝的機會。當然!取得龍符後,要殺出延嘉合仍是難比登天,不過這已成唯一選擇。
  顏歷顯因對寇仲昨晚予他的羞辱沒齒難忘,此時還不有風使盡裡,反手取過藏在身後的長矛,大喝道:「誰有興趣跟你說廢話磨蹭!」
  腳步邁出,長矛一個迴旋,待矛勢使足,始往寇仲似掃似劈,實則直棚的猛攻而至,威勢十足。
  諾人中,宇文家和獨孤家兩方五人,均對顏歷的領先出手視而不見,不但沒有半分配合的行動,獨孤鳳還露出不屑笑意,表現出世家大族高傲身份,根本看不起出身草莽的顏歷,一心看他出醜。
  只有楮君明、花英這雙被美譽「神仙眷屬」的夫妻,從左側迫近寇仲,為顏歷押陣。
  徐子陵心中一動,扯著情緒仍未回復過來的李孝恭往後撤,並以微妙的動作,向對手顯示自己確內傷未癒。
  「鏘」!
  寇仲掣出井中月,看也不看隨手一刀劈往顏歷聲勢十足攻來的長矛,仍有餘暇道:「不但不是廢話,還關係到你們的生死榮辱……」
  「噹」!
  出乎所有人料外,寇仲漫不經意的一刀,竟命中顏歷多次變化的長矛尖處,變成雙方硬拚一記。
  螺旋勁發下,顏歷雄軀劇顫,硬生生被他劈得連人帶矛倒跌回原處,「砰」的一聲撞在門旁,足足挫退十多步,雖沒有吐血,可是臉色立轉蒼白,可見寇仲隨意一刀令他負上不輕的內傷。
  連宇文傷和尤婆子兩大宗師級的前輩高手,亦為之動容。他們的本意是先讓顏歷摸摸寇仲底子,看通看透寇仲後始一舉而上,擊殺寇仲。巖知不但事與願違,且更感寇仲寓巧於拙,深不可測,刀法已臻圓熟無瑕的至境。看似一刀,卻是兩刀,第一刀以精巧絕倫的手法化去對手的矛勁,接酋不發出任何聲響的一刀才是挫辱顏歷的真兇。
  褚君明夫婦大感意外,一時不敢冒進,顏歷更是說不出話來。
  獨孤鳳對寇仲哂笑道:「你這人真是死性不改,自身難保,還要胡說八道。」
  寇仲知道對方動手在即,更畫蛇添足,惟恐別人不曉得徐子陵負傷似的橫刀護在徐子陵和李孝恭前方,搖頭笑道:「若你們曉得韋公公的真正身份是婠婠的師伯,尹祖文是『天君』席應的師弟,而婠婠刻下正在皇上的寢宮內,當不敢指我胡言亂語。」
  宇文傷冷哼道:「這些話你留待到陰間對閻王說吧!」
  寒氣侵迫而至。
  寇仲知他已臻化境的冰玄功蓄勢待發,忙道:「且慢!可否先讓我交待一件與你老人家有關的後事。」
  獨孤掌快意道:「寇仲啊!你終於有今天哩!」
  宇文仕及則在皺眉思索寇仲的話,聞言道:「快說!」
  寇仲歎道:「我們不但沒有殺死宇文化及,還讓他為貞嫂殉情自殺,雙雙合葬於惟我知道的秘處,陪葬品有侯希白為貞嫂晝的肖像畫。」
  宇文傷愕然道:「你在胡說什麼?」
  宇文仕及大訝道:「貞嫂!你們說的是否貞妃?」
  寇仲苦歎道:「貞嫂以前在揚州賣菜肉飽子,是我和小陵的恩人,我們第一位的娘。唉!想到她,什麼仇恨恩怨都消解了,若非為她,我們怎會觸怒小師姨傅君穡,惹怒師公。鳳小姐與牆姨相熟,該知我所言屬實。」
  獨孤風冷笑道:「原來英雄一世的寇仲竟會搖尾乞憐,死到臨頭便隨處套交情,現在牽涉到的是我大唐國的興亡,任你舌燦蓮花,仍是難逃一死。」
  李孝恭待要說話,卻被徐子陵阻止。
  寇仲聲調忽變,變成丑神醫莫一心的神態語氣,道:「老夫人的哮喘病,正由於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間協作大調,禍及肺經,經年累月下,罹此疾患。」
  這番話是他當日為尤楚紅診病時說的,難得他一宇不漏,重說出來。
  獨孤鳳一聲尖叫,花容慘白,瞪著寇仲,露出不能置情的神色,又不住搖頭,似乎要令自己相信這不是真的。
  獨孤峰和尤婆子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顏歷勉強站定,戟指寇仲,喝道:「不要聽他妖言惑眾,咳!」
  寇仲大笑道:「心虛哩!你這小子既與楊虛彥和烈瑕勾結,不會是好人。你明白我剛才說什麼嗎?那到你插嘴。」
  楮君明露出凝重神色,沉聲道:「少帥可否交待得清楚點,宇文將軍手上的龍符,確由韋公公轉授。」
  寇仲向宇文什及道:「我嬴哩!頭顱得保。我敢以項上人頭擔保,因為沒有人比我更清楚魔門伎倆。倘仍不信,可派個人去求見皇上,我敢以人頭再賭另一鋪,包保見不著龍顏。」
  宇文傷道:「少帥勿要危言聳聽。」
  他的語調變得客氣,顯是因曉得寇徐兩人非是殺死宇文化及的人,又有安莽之德,仇恨之心為之大減。寇仲是情詞懇切地說出與貞嫂的關係,兼之宇文傷和宇文仕及清楚貞嫂的出身來歷,更知道寇仲非是借這種事求情著,故大增寇仲的可信性。
  徐子陵於此時插口道:「唐儉的人入宮換防,是否由韋公公代傳皇命詔書?」
  李孝恭道:「確是如此。」
  寇仰道:「現在事情變得作常簡單,我們制住顏歷這小子,再由你們派出一人往見皇上,事情自會水落石出。我不是危言聳聽,如讓魔門奸計成功,你們不但在長安再無立足之所,後果還不堪設想。以魔門一貫心狠下練的作風,必會挾持皇上,然後把所在反對勢力連根拔起,獨孤家和宇文家正是他們的眼中釘。」
  獨孤鳳皺眉道:「這樣做對你寇仲有什麼好處?」
  寇仲從容笑道:「好處非常大,首先我不用當什麼勞什子皇帝,一切由世民小子代勞。其次是我有機會率領天下最強大的正義之師,與頡利那傢伙一決雌雄。不瞞諸位,你們不要以為可吃定我們,事實上陵少沒半點兒傷,若他攻你們不備,再由小弟配合,大有機會奪取仕及兄手上的龍符,不信讓陵少表演一下。」
  話猶未已,徐子陵從他旁閃出,展開徐子陵式的「幻魔身法」,倏忽間現身宇文仕及左側,手往宇文仕及抓去。
  宇文仕及那想得到徐子陵身法迅疾至此,駭然下往旁移開,無力反擊。
  宇文傷終是一閥之主,臨危不亂,雙掌推出,冰玄勁發,眼看擊中徐子陵,豈知徐子陵逆轉真氣,改變勢子,一個旋身,來到顏歷前方,顏歷大吃一驚,勉強舉矛,徐子陵與他乍合倏分,當他退返寇仲身旁,顏歷頹然坐倒,被他點中穴道。
  眾人無不動容,包括寇仲在內。
  宇文傷更是難以相信,他明明擊中徐子陵,竟被他一個旋身完全化掉,如此武功,確是駭人聽聞。
  寇仲意氣飛揚的道:「看到吧!我們是本著以和為貴的立場,才和各位說這麼多話,若秦王登位,不但立即天下一統,和平降臨,出現長治久安的局面。你們獨孤和宇文兩家因立下大功,繼續倡盛。告訴我,當今之世,誰比秦王更有資格當皇帝?」
  李孝恭正容道:「少帥此來求見皇上,是要勸皇上懸崖勒馬,避免明天宮廷慘變。」
  寇仲暗叫慚愧,直至此刻,他仍是一心要蕩平建成、元吉,李孝恭想的實是一場誤會。
  尤婆子乾咳一聲,道:「老身不是懷疑少帥的話,即使韋公公有婠婠協助,要像現在般不動聲息的制住皇上,仍是沒有可能。今夜情況特別,皇上和我們均提高警覺,帶刀親衛半步不離,他們是韋公公無法收買的。只要有打鬥聲,守在四周的親衛會蜂擁馳援,韋公公絕無機會。」
  寇仲問道:「皇上有上床就寢嗎?」
  宇文傷道:「我親自把皇上送到寢室門外,然後由親衛重重把守,如非皇上召見,韋公公亦不得其門而人。親衛之首是李凡,為人精明謹慎,不會輕易受騙。」
  寇仲抓頭道:「這確教人難以明白。」
  他的態度大得褚君明夫婦好感,花英代他想道:「今晚陪侍皇上的又非尹德妃,他們該沒法取得軍符。」
  只聽她這兩句話,曉得她的心靠向寇仲一方。
  今晚寇仲可說出盡渾身解數,動之以情、陳之以利害、懾之以威。徐子陵的配合當然重要,更關鍵處是種善因得善果,以往的善行在此時此地得到回報。
  徐子陵心中一動,問道:「今晚是那位貴妃侍候皇上?」
  獨孤鳳仍呆瞧著寇仲,夢囈般道:「是皇上新納的寵妃清貴人,我曾徹底搜查過她,一切沒有問題。唉!如今你說什麼奴家也相信你啦!」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失聲道:「白清兒!」
  宇文傷、尤婆子、獨孤掌等全體動容。
  寇仲拍額歎道:「千算萬算,卻算漏她。」接著把她的長相扼要形容出來,解釋清楚她的出身來歷。
  尤婆子霍地起立,叱道:「我立即去看個究竟。」
  宇文傷道:「且慢!」
  眾人愕然朝宇文傷瞧去。
  宇文傷沉聲道:「仕及,把龍符交給少帥。」
  宇文任及猶豫道:「這個……」
  尤婆子向宇文傷豎起拇指,讚道:「做得好!少帥肯以德報怨,我們還有什麼信不過他。河間王更是對皇上忠心耿耿,絕無可以懷疑之處。」
  轉向宇文仕及喝道:「還不照你爹的意思辦。」
  宇文仕及猛下決心,大步踏前,雙手把龍符遞予寇仲。
  寇仲哈哈一笑,接過龍符,看也不看的遞與河間王,道:「我代秦王深切感謝各位,我們為的是天下蒼生,中上榮辱。首光我們要弄清楚現在的迫切處境,然後採取最適當的策略,到寢宮救駕。河間王請主持一切。」
  河間王肅容道:「接令!」
  宇文傷道:「救人如救火,憑我們的實力,那到魔門的魅魑妄呈威風。」
  寇仲哈哈笑道:「給閥主提醒,我的計劃立即提成,先讓我們不動聲息把寢宮重重圍困,再與李凡聯繫,就那麼硬攻進去如何?」

  ------------------
  前塵 OCR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