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十章 步伐大亂


  寇仲和徐子陵給安置往中殿東門以屏風分隔的玄關坐下,等候李孝恭對他們「妄求」的回應,他們非是希冀李孝恭肯破格通容,而是只求見到李孝恭。何況即使他們能進人延嘉閣,亦肯定難有作為。
  整座延嘉殿十步一崗、二十步一哨,主道和出人門戶更是重重佈防,殿牆外各個關口通路更由唐儉派來的重兵把守,在如此強大的防衛陣容下,即使玄甲精兵和少帥軍傾全力攻打,仍是招來全軍覆沒的後果。
  兩人並排坐在設於一旁的椅上,門階固是守衛森嚴,屏風兩旁的入路亦分由十多名御衛把守,使他們不敢說話。
  他們既擔心能否惑服李孝恭,也擔心是否有機會與李孝恭對話。而更擔心的是仍在殿外等候的李世民、跋鋒寒等人,怕有人對他們起疑,盤問下露出馬腳。
  半刻鐘時間像經年的漫長難耐。
  密集的足音從屏風後傳來,兩人心中大懍,以李孝恭屬皇室人員、河間主的身份,該只有他們往見的份兒,那會變成李孝恭移尊降貴的來會他們。
  心叫不妙時,如狼似虎的御衛軍從屏風兩旁湧出,二十多人手持上膛的弩弓勁箭,以半圓形的陣勢近距離瞄準兩人,齊聲高喝道:「不要動!」
  寇仲和徐子陵耶想得到有此變化,在未弄清楚足什麼回事前,不敢有任何妄動,只好扮作瞼無辜及冤屈的舉高手四手,以示不會反抗。
  如此變化,始料不及。
  李孝恭在廖內和另十多名一看便知是精銳裡的精銳的御衛高手簇擁下,從屏風轉出來,橫排在弩箭手後方。
  廖內向兩人頻打無奈的眼色,表示自己無能為力,一切由李孝恭作主,著他們小心應對。他的神情令兩人生出希望,曉得非是沒有轉機。
  李孝恭冷然悶哼道:「你兩人好膽,竟敢一派期言來誆我,你們可知皇上有令,今晚任何人闖宮,一律格殺勿論。不論領你們進來合又或放行者,均治以叛國之罪,還不給本工從實招來?」
  寇仲再放下—件心事,殿外的冒牌軍仍未被揭破身份,心中一動,七情上臉的道:「河間王明鑒,小人所言字字屬實,若有一宇虛言,教我……嘿!教我……唉我是視眼目睹,穿針引線者是叛賊楊文干。唉!大義當前,河間工該知取捨。」
  包括徐子陵和廖南在內,場上無人不聽得一頭霧水,且肯定他言詞閃爍,立誓不全。只有李孝恭大感錯愕,因為此正為寇仲早前與他說過的話,記憶猶新。
  李孝恭呆看書他,其他人鴉雀無聲,氣氛像條繃緊的弓弦。
  寇仲怕他仍未醒悟,續道:「我兩兄弟冒死犯禁人宮,為的是長年受苦的無辜子民,只有及時稟上皇上,才有可能擊垮敵人,希望河間王能在此緊要關頭,為天卜著想,作出最明智的選擇,如此則是萬民之幸。」
  這番話不怛夾雜著早前向年孝恭說過的舊話,還以同樣語調口氣說出來,李孝恭發時臉色數變,陣白陣青,顯是心內兩個矛盾的念頭,正展開最激烈的鬥爭。
  廖南正要為兩人說好話,李孝恭喝止道:「開嘴!」
  廖內立即噤若寒蟬,不敢把提到咽喉的話說出來。
  寇仲苦笑道:「若河間王肯容我們私下奏稟,定必體諒我們急於驚動皇上聖駕的苦心。」
  李孝恭似經惡戰連場失去一切精力般現出心力交瘁的神態,歎道:「好吧!給本王押解他們兩人到軍堂去,你兩人只要循規蹈矩,本王會以禮相待。」
  軍堂等若延嘉殿的小型御衛軍指揮部,是設於中殿西門的獨立建築物,旁建烽煙台,能以燈號與玄武門或其他烽煙台的禁衛軍所直接通消息,又可以烽煙召集更遠的城衛軍,於太極宮的防禦舉足輕重,故李淵今夜移居此殿,非是無因,進攻退守,主動權全操於他手上。
  寇仲和徐子陵雖像被押送重犯的解往軍堂的議事密室,心中卻對李孝恭非常感激。他一句以禮相待,既不用五花大綁,更令寇仲避過遭搜出井中月和刺日弓之厄,否則真不知如何解釋因何屬於少帥寇仲的東西會出現在他蔡文勇身上。尤其是刺月弓,誰都曉得為天下兩大折疊弓之一,因他和跋鋒寒名傳塞內外。
  兩人被指示在長桌一邊坐下,各由四名提刀御衛侍候,室門和四角均有人把守。稍待片刻—李孝恭駕到,喝走眾御衛,又親手把門關上,坐往另一邊,頹然道:「少帥怎可如此莽撞,你教我現在該怎麼辦?」
  寇仲和徐子陵揭開面具,前者肅容道:「情況的凶險,遠超乎我們想像之外,直到剛才,我們才曉得韋公公是陰癸派的人,在宮內作魔門的內應,而陰癸派新一代的主子婠婠,肯定已混入延嘉合內,皇上的性命危如累卵。」
  李孝恭一震道:「竟有此事?」接著稍作沉吟,搖頭道:「即使韋公公如你所說確是魔門的好細,可是延嘉合內高手如雲,他和婠妖女兩個人能起得多大作用?據我所知,皇上是由宇文閥主、尤老夫人和褚君明夫婦貼身保護的。」
  又問道:「現時在殿外等候的那隊人,是否有秦王在?」
  寇仲點頭應是。
  李孝恭痛苦得以兩手支托額角,沉聲道:「你們是否試圖行弒皇上?」
  寇仲斬釘截鐵的道:「我寇仲絕無此心,今晚僥倖行險,只希望李家能讓最有才能的人成為繼承人,用點手段在所難免,我們要的是皇上隨身攜帶的兵符軍令。若不能成功,我和子陵只好殺出長安,再看看誰是主宰天下的人。但擊退外侮、一統天下的機會就在眼前,河間王一言可決。」
  李孝恭放開雙手,神色回復平靜,顯然終於作出決定,目光凝注寇仲,緩緩搖頭道:「恕孝恭難以從命,你們若要動手殺我,現在是唯一機會。」
  寇仲和徐子陵兩顆心直往下沉,沉入失望無奈的保淵,沒有李孝恭全面的合作,不要說完成目標,根本是寸步難行。
  徐子陵苦笑道:「我們若是這種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的人,今天就該擁兵梁都,坐看塞外聯軍入侵關中,樂享漁人之利。」
  寇仲歎道:「你打算如何處置我們?我們當然不會束手待斃的。」
  李孝恭平靜的道:「你們和秦王走吧!」
  徐子陵不解道:「那事後追究起來,河間王肯定犯上殺身之罪。」
  李孝恭瞼上現出正氣凜然的輝澤,道:「若寇仲、徐子陵和秦王命喪長安,天下將再無可對抗塞外聯軍之人,李孝恭死不足惜,卻不願擔上千古罪人的責任。你們走吧!關中再沒有你們容身之所,我可以全力掩護你們撤退。」
  寇仲歎道:「難道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嗎?聯軍殺至,關中將片瓦難全。」
  李孝恭仰望屋樑,緩緩道:「尚有一個辦法。」
  兩人生出希望。
  李孝恭目光移下,掃過兩人,沉聲道:「我們一起人宮求見皇上,請他念在天下蒼生的份上—縣崖勒馬,避過自相殘殺的淒慘結局。」
  兩人聽得你眼望我眼,倒抽涼氣。如此豈非送羊人虎口、自投羅網?正面對撼,他們絕沒有僥倖可言。
  「砰」!
  寇仲一掌拍在桌上,雙目神光大盛,從容道:「就我們兩人隨你去見皇上如何?秦王最好不要牽涉其中,可是若皇上聽不人逆耳忠言,我們將全力突圍逃走。」
  李孝恭道:「只要你們能證實韋公公是陰癸派的人,妮妮已混人宮內,齊王碓與林士宏、楊文干秘密勾結,而太子則與突厥人合謀對付秦王,皇上說不定會回心轉意。」
  徐子陵點頭道:「我們姑且一試,請河間王派人知會秦王,著他們千萬要耐心靜候。」
  李孝恭同意道:「這方面沒有問題,我們立即求見皇上。」
  李孝恭領寇、徐兩人直柢延嘉合外院正門,把門的御衛見頭兒來到,舉兵器致敬,兩人雖已回復本來面目,沒人敢有半句說話,可見軍紀的森嚴。
  李孝恭喝道:「少帥、徐先生求見皇上,立即放門。」
  一把聲音隔門響起道:「皇上正於合內安寢,不宜驚動,請河間王明察。」
  李孝恭不悅道:「李漠你活多廢話,皇上方面」切有我擔當,遢不給我立即開門?」
  李漠惶恐的道:「可是章公公吩咐……」
  李孝恭大怒道:「誰是領軍的人,若不立即放門,軍法侍候。」
  大門綬緩開放。
  延嘉合在燈光映照下,明如白晝,美景展現眼前,不要說刺客,飛進一頭蒼繩恐也難瞞過林立的崗哨。
  門內的將士全體以軍澧致敬。
  延嘉合後靠玄武門的禁衛指揮所,是多功能的群體建築,設有款客、歌舞、球戲、百戲等各種活動場所,分佈於園林之內,在外朝內朝之外,李淵也會在這裡召見親信大臣,被稱之為「人合」,規模之大,可以想見。
  寇仲和徐子陵隨在李孝恭身後,昂然人合,可是表面的風光卻掩不住頹喪無奈的惡劣心情,在這等情況下要說服李淵,是下策中的下策。可是李孝恭堅持如此,他們有什麼辦法。最糟糕是有韋公公在挑撥中傷,攪風攪雨,他們將陷進任人漁肉的局面。婠婠的智慧手段更不可低估,而若非婠婠,他們目下該不致處於如此下風劣勢。
  戀棧權位美人的李淵,應是絕不肯錯過這封好突厥人,一舉去除寇仲和李世民、在宋缺再不構成威脅下一統中原的千載良機。
  三人邁步前進,眾御衛雖感寇仲和徐子陵於此時刻人宮不合常規,但有頭子領路,誰敢異議。
  李孝恭低聲道:「皇上今晚的寢宮設於太液池旁的太液居,位於殿內正北,由帶刀親衛把守,他們只向皇上負責,我只能請他們通傳,再由皇上決定是否接見。」
  寇仲低聲問道:「韋公公該在何處?」
  李孝恭道:「他該在太液宮內打點一切,不過他並沒有阻止我直接見皇上的權力。」
  徐子陵問道:「護駕高手是否亦在居內。」
  李孝恭苦笑道:「我如此向兩位透露宮內的情況,已犯上叛國死罪。
  唉!太液居分前後三進九組建築,若我沒有料錯,一眾護駕應留在前進。到哩!」
  三人鐃過一座建築,只見林木婆娑,一條直路穿林而過,路子兩旁設有宮燈照明,兩旁亭園小橋,在漫天星斗覆蓋下,白石鋪築的林道延伸往另」
  組園林建築,處於較為高曠的地勢下,燈火在林木間掩映,春風拂來—頗有微風徐動、孤涼淒清之意。
  再往前行,一道溪流不知從何渠何州引注,在前方潺潺流過,木橋跨於其上,至此再有御衛把守。
  李孝恭迅快道:「一切由我來應付!」
  兩人曉得進人帶刀親衛護駕範圍,不由也有點緊張。想到先前滿腹大計,要一舉控制皇宮,卻淪落至如此田地,禁不住心中苦歎。
  眾衛人人目光灼灼往他們瞧來,見到隨李孝恭來者竟是寇仲和徐子陵,臉上均現出無法隱藏意外和驚愕的神色。其中官階較高者踏橋迎來,攔著去路,先向寇仲和徐子陵施欖,請安問好,才向李孝恭詢問來意。
  李孝恭肅容道:「少帥和徐先生有天大重要的事情,須立即與皇上商討。」
  那頭領臉露為難神色,低聲向李孝恭說了一番話,李孝恭表現豁將出去的膽色,道:「視衛長不用多慮,由本王一人承擔,皇上若要怪罪下來,可推到本王身上。此事十萬火急,親衛長最好直接向皇上稟告陳情,勿要經由他人傳達。」
  那親衛長再向寇、徐二人施禮,傳報去也,消沒在林道盡處。
  李孝恭偕兩人回到橋子另一端等候,道:「現只好靜候皇上的旨意。」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寇仲和徐子陵耐心靜候,而時間對他們再不重要,即使曙光降臨,對他們並無分別。眼下擺明的形勢,一是李淵回心轉意,讓結盟進行落實,一是他們全力殺出長安,與李淵關係破裂。什麼大計也派不上用場,以後只能在戰場上見真章,所以他們的心反安定下來。
  親衛長終於出現在三人視野內,神色平靜地來到三人前方,恭敬的道「皇上有請少帥和徐光生,河問王請留在此處。」
  李孝恭色變道:「少帥和徐先生由本王領來,本王必須面稟皇上其中情由。」
  那親衛長垂首道:「這是皇上的指示。」
  寇仲微笑道:「是皇上親口說的嗎?」
  親衛長昂然答道:「是由韋公公轉達皇上的口諭。」
  李孝恭與兩人交換個眼色,冷然道:「那到韋公公來對本王指指點點,立即給本王引路。」
  親衛長露出惶恐神色,韋公公或李孝恭,兩方面都是他開罪不起的人。
  李孝恭加重壓力,怒道:「一天本主是宮內御衛統領,皇上的安全一天由本王全權負責,有什麼事當然由本王承擔。」
  親衛長無奈下屈服,掉頭領路。
  三人跟在他身後,穿過林路,前方豁然敞開,三棟庭院並排座列林木間,樓台高聳,下瞰園林,格局寬長,庭廊穿插,紫籐鐃廊、紅藥夾道,又是另一番情景。
  可惜寇仲和徐子陵卻是無心欣賞,位於中間的主堂正門外長階兩旁,左右各列十名親衛,刁斗森嚴。
  三人步上長階,持戈親衛同時舉戈致敬,那親而長退往門旁,恭請他們進人。
  三人步人大堂,登時愕然止步。
  他們看見的非是移駕來會他們的李淵,而是散坐於佈置得像權貴之家的會客堂內的宇文傷、字文仕及、尤楚紅、獨孤峰、獨孤鳳、褚君明夫婦、顏歷等八大高手。
  字文傷攔著內進之路,雙目射出鋒利的異芒,後門在他身後「蓬」的聲關上,尤添他一閥之主的霸道氣勢。
  又再「蓬」的一聲,三人身後的正門合攏,除非破頂而出,否則進退無路。而不用親眼目睹,也知李淵的親衛兵,已把此堂重重包圍,潑水不出。
  「篤!篤!篤!」
  尢楚紅神態悠然的坐在左旁太師椅處,身後站著一臉得意笑容的獨孤鳳,允楚紅邊以青竹杖敲地,邊冷笑道:「這叫禍福無門,惟人自召,你們兩人今夜休想生離此地。

  ------------------
  前塵 OCR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