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八章 時來遲到


  子時五刻,掖庭宮,密議室。
  寇仲、徐子陵、李世民、跋鋒寒、侯希白、尉遲敬德、長孫無忌、杜如晦、房玄齡、秦叔寶、段志玄、王玄恕等圍桌而坐,商研大計。
  定仲放下已逐字逐句向眾人讀出來的常何密函後,總結道:「常何送來的消息,證明我們所料無誤,建成、元吉定下於玄武門伏襲我們的全盤計劃,不過卻沒有提及突厥人,可見建成於此事上仍瞞著常何。」
  李世民道:「從常何處我們大致上掌握了敵人的作戰計劃,使我們得以從容佈置,我們明天不但要打三場漂亮的勝仗,更要盡量不擾及平民百姓,以免惹起慌亂,所以事後的安頓,同樣重要。」
  杜如晦乾咳一聲道:「防人之心不可無,雖說常何與少帥交情深厚,本身是明白事理的人,可是常何一直是太子的人,更忠於皇上,人心難測,若他明則投誠我方,暗裡仍為太子劾忠,那麼這封密函,便是個陷阱。」
  房玄齡接著道:「如晦的話不無道理,因把密函交到少帥手上的人是簫讓,更教人起疑。蕭讓一向屬李孝恭的系統,雖與常何有交情,但這等背叛太子,背叛皇上的大事,常何理該不敢向他洩漏。」
  李世民微笑道:「兩位卿家不用擔心肅讓,他之所以有今天,全賴淮安王叔保薦於父皇,王叔更向我保證過他可以信任,不過我們確應有防人之心。」
  段志玄道:「常何雖是今夜玄武門當值的指揮官,不過他之下尚有敬君弘和呂世衡兩位副統領,全是對皇上忠心耿耿的人,事發時未必肯站在我們的一方。」
  寇仲哈哈一笑道:「首先我敢保證常何不會有問題,當年我扮丑神醫為張婊妤治病,與他一起領教過建成的卸責與無義,故今天他於此形勢下仍忠於建成,就是大蠢蛋。何況即使他仍搖擺不定,只要兵符敕書駕到,也會知所選擇。至於他手下將士更不足慮,兵符在握,誰敢不乖乖的聽命行事。」
  跋鋒寒笑道:「終於到題哩!成敗關鍵,就看我們能否控制皇上,控制皇宮皇城,那時玄武門常何的禁軍,劉弘基的城守軍,全落人我們的手上,其他再不足慮。」
  寇仲一拍身旁徐子陵肩頭,歎道:「得楊公寶庫者,可得天下!想不到我們兜兜轉轉,最後仍是回到楊公寶庫這條老路上。」
  又向李世民欣然道:「現在我們把寶庫送給你,所以天下就是你的。哈!」
  眾人一陣哄笑,氣氛登時輕鬆起來,不若先前的緊張,回復寇仲等一向談笑用兵、臨危從容的作風。
  寇仲微笑道一明天的事,對我來說,只是牽涉到生死的一場棋奕遊戲,憑著楊公寶庫,我們展開以人奕劍,以劍奕敵之術,先發制人,掌握時機,敵人將被我們牽著鼻子走。而尚有一件重要的事我仍未有告訴請位大哥,在我見師公前李孝恭曾私下與我說話,勸我立即離城,我堅持反對並痛
  陳利害,看來他已被我打動。小弟當然不敢向他洩漏秘密,可是在形勢發展至某一情況,我包保他會投向我們的一方。」
  眾人一陣哄動,精神大振。李孝恭乃李淵近身御衛之首,有他投誠,等若已成功控制皇宮。
  李世民大喜道:「少帥能說服劉弘基,當然能打動河間王。」
  侯希白歎道:「此為我們少帥寇仲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魅力。」
  寇仲笑罵道:「不用希白你這小子來拍我的馬屁。」
  李世民道:「明天我們能否成功,在於我們可否營造出一種形勢,令人別無選擇,只好投向我方,所以我想把攻擊尹府之舉排到最後,當對付少帥和宋家聯軍的禁衛軍受到控制後,即改以城衛軍把尹府重重包圍,而麻常所率的三千精銳則於掖庭宮聚集,讓我們可以優勢兵力,一舉擊垮長林軍和突厥人。」
  寇仲點頭道:「秦王之言甚是,所謂別無選擇,是要令所有人曉得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靠向秦王你老人家。要做到此點,必須對建成、元吉格殺勿論,令皇上也只餘一個選擇。」
  徐子陵道:「打擊面意小,戰場的範圍愈受局限,傷亡愈少,惹起動亂的可能性愈低;我們亦愈能保持元氣,以應付南下的塞外聯軍。」
  房玄齡道:「微臣和如晦可先起草諸式御旨檄文,屆時只要皇上蓋璽簽押,大事可成。」
  此時龐玉和李靖聯袂而至,報告最新的情況。
  龐王道:「臣與劉弘基取得聯繫,他答應不論宮內發生任何情況,均按兵不動。他另外派出偵騎,秘密監視林士宏部隊的動向,等待秦王進一步的命令。」
  跋鋒寒欣然道:「此為天大喜訊。」
  李靖道:「麻常的部隊分散往城內十二處據點,靜候攻打尹府的最佳時機。」
  李世民向龐玉道:「敵人方面有什麼異動?」
  龐玉道:「情況正常,只是在人黑後程莫於皇城西北衛所結集一支約六千人的禁衛軍,該是用來對付麻常部隊的禁軍。至於束宮太子方面,長林軍仍如前集結於長林門,太子的將領先後悄悄進人東宮,為明天作準備。」
  跋鋒寒道:「有否畢玄的消息?」
  龐玉搖頭道:「突厥人仍是行綜未明,他們最有可能藏身之處,應是元吉西內克的齊王府。」
  李世民道:「現在是什麼時候?」
  長孫無忌道:「子時七刻。」
  李世民道:「我們尚有半個時辰作準備,大家好好休息,我們從秘道人宮後,這裡交由李大將軍主持大局,事成之後,我李世民必論功行賞。」
  眾人轟然應哈,叫得最大聲的是寇仲。
  李世民打出手勢,眾將起立離開,只餘下寇仲、跋鋒寒、徐子陵、侯希白、王玄恕、尉遲敬德、長孫無忌和李世民。
  跋鋒寒仍在瞧著寇仲,啞然笑道:「秦王的論功行賞令你那麼興奮嗎?是否要秦王賜個官兒你嘗嘗當官的滋味?」
  寇仲笑道:「正是如此,但秦王若肯賜我告老歸田,小弟更是於願足矣。」
  李世民欣然道:「你給我打退塞外聯軍,其他一切好商量。」
  眾人大笑,氣氛輕鬆,若有旁人在,作夢都想不到他們待會要去出生人死,好完成一統天下的大計。
  侯希白道:「我們現在是否回房打坐休息,好養精蓄銳。」
  李世民微笑道:「要休息,待到御書房休息吧!父皇集結禁衛以應付麻常的人馬,對我們有百利而無一害,因維持宮城與皇城的外圍防禦,不能少於二千人,所以現時皇宮的守衛將大幅削減,有利我們的行動。尹府的出口已被封閉,現在我們立即潛人皇宮,在御書房好好佈置後,希白可安寢無憂
  的直至父皇駕臨。」
  寇仲哈哈笑道:「到時我會弄醒他的。」
  瞧著分隔兩條秘道的活壁,寇仲歎為觀止的道:「我一直沒法想通如何可利用楊公寶庫謀反,因為即使能從城外運進大批兵員,又在兵力上佔有絕對優勢,但要攻破皇宮仍是難比登天,何況楊素沒可能在兵力上勝過楊堅。現在當然清楚明白,皆因寶庫可直入皇宮,最妙是楊堅像世民尊翁般以為遣
  娛樂秘道只能從內開放,所以每晚均可安寢無憂。」
  李世民道:「文帝生性多疑,不肯信人,出人白王宮的這條秘道就是在此心態下築建的,楊廣當是知情者,故與楊素合謀把此道與寶庫接通,若對付楊勇之計不成,便起兵作反。唉!現在頗有點歷史重演的味兒,只不過當年楊廣沒付該實行而已!」
  在火光映照下,李世民臉上露出沉痛的神情,顯是因想到自己取代楊廣的位置,牽動要對付父兄的矛盾心情,暗自歐戲!
  侯希白搖頭道:「這並非歷史重演,而是楊廣種惡因得善果。秦王為的非是本身榮辱,而是救萬民於水保火熱中。」
  寇仲為沖淡李世民的愁懷,笑道:「成大事者豈區小節,為保命而奮鬥更是天公地道。哈—讓我這機關聖手負責開閂放壁。」
  尉遲敬德和長孫無忌聞言搶前,分別拉開左右把活壁鎖死的重鋼門閂。
  寇仲雙掌按上活壁,緩緩把活壁推開,露出尺許空隙時,徐子陵忽然虎軀輕顫,低呼道:「不好!有人來!」
  寇仲亦聽到從皇宮那邊傳來微僅可聞的異響,心中想到尹府被封閉的出口,心叫不好時,徐子陵閃身而出,迅如鬼魅般往尹府出口掠去。
  寇仲接菁搶出—低呼道:「火熠!」
  侯希白亮起火個緊跟兩人之後,追了出去。
  跋鋒寒沉聲道:「有人開放另一端的出人口。」
  李世民、長孫無忌、尉遲敬德、王玄恕和隨行的三十名飛雲衛,人人緊張至一顆心兒提至咽喉處,亦暗呼幸運,因為只要稍早或略遲,均要錯恨難返,局是這麼湊巧,可見冥冥中自有主宰。
  由於人口離尹府的出口只十多丈的距離,以寇仲和徐子陵的身手,應有充裕時間弄掉頂死開關的木方。
  果然幾下呼吸的時間,徐子陵和寇仲各捧著一條木方,與侯希白退回活壁後,跋鋒寒立即抓上設於活壁的門把,把活壁回復原狀。
  寇仲把木方交給尉遲敬德,把耳朵貼上活壁,道:「子陵助我!」
  長孫無忌接過徐子陵提著的木方後,徐子陵雙手按上寇仲背心。
  寇仲道:「加上鋒寒更好。」
  跋鋒寒依言照辦。
  寇仲夢囈般道:「他娘的!不是巡兵,只有一個人,此人的功力不錯,他奶奶的竟是踏地無聲,卻瞞不過我這功夫比他更好的人。」
  李世民等雖是心情緊張,仍忍不住心中好笑,寇仲正是這樣一個人,無論情況如何惡劣吃緊,他仍是玩世不恭,愛開玩笑,不忘娛人娛己。
  寇仲片刻後又道:「他在打開出口的門關,出口開哩!」
  徐子陵和跋鋒寒的真氣源源送進他體內,三人在真氣傳送上合作慣了,令寇仲的耳力以倍數提升,換過另三個人,即使內功與他們相等,由於路子不同,絕無法達致同一靈效。
  寇仲透過厚達兩尺的活壁,一絲不漏把地道內的聲響盡收耳內,驟聽到尹祖文熟悉的聲音響起道:「情況如何?」
  另一把陰陽怪氣的聲音答道:「一切依計劃進行,你們方面是否一切順利?」
  寇仲猛震一下,失聲道:「我的老天爺,差點撞破我們好事者竟是韋公公。」
  李世民等無不聽得面面相。對李淵一向忠心耿耿,深得李淵信任的韋公公,竟是與魔門勾結的叛徒。
  跋鋒寒提醒道:「不要說話,留心聽。」
  尹祖文的聲音傳入寇仲耳內道:「士宏的人即將由地下庫道入城,一切順利妥當,唯一問題是寇仲小賊的人忽然分散各處,不過不用擔心,我們會嚴陣以待。」
  韋公公道:「李淵剛把最寵愛的三位妃子召往延嘉殿陪他渡夜,宇文傷父子、尤楚紅婆孫、褚君明夫婦奉命到延嘉殿保護他們。李淵待會將不會如常到御書房,而是留在延嘉殿,這一切全在秘密中進行,只有河間王李孝恭和一眾李淵的親信近衛才曉得李淵今晚不在原來的寢宮過夜。」
  尹祖文冷笑道:「李淵真的聽教聽話。」
  韋公公冷靜的道:「因要應付寇仲那支人馬,已抽空了禁衛軍,李淵又沒有膽子,宮內的禁衛大部份均調去保衛他,所以其他地方防守薄弱,只要行動迅速,配合我們一手營造的形勢,加上我和婠兒作內應,我們定可成功。」
  尹祖文道:「我們鼓於何時發動攻擊?從那一門突人延嘉殿?」
  韋公公道:「你們要在准寅時三刻由東門進襲,到處放火,製造混亂。李孝恭於延嘉殿的近衛部隊兵力薄弱,雖說沒有庸手,但你們該吃得住他們。」
  尹祖文道:「一切依公公吩咐。」
  韋公公道:「不是依我吩咐,而是依婠小姐的吩咐,她才是陰癸派之主。好哩!把蓋子關上吧!我還要去侍候李淵。今晚的口令是天下統一,萬世流芳。」
  蓋子合上,足音遠去,出口由密關變為可以隨時從外方開放。
  寇仲轉過身來,面對眾人,挨在活壁上倒抽一口涼氣道:「好險!」
  眾人呆看著他。
  寇仲道:「原來婠婠的眼線竟是韋公公,難怪婠婠能對宮內的事瞭如指掌,他奶奶的,皇上明天不會到御書房去,而是龜縮在延嘉殿。」
  眾人齊齊色變。
  寇仲微笑道:「還有一個好消息,是婠婠亦在殿內,只不知她是扮作宮女還是小太監。」
  徐子陵倒抽一口涼氣道:「婠婠!若有她在,加上韋公公,我們恐無法一舉控制全局。」
  寇仲道:「不但有娘妮和韋公公,字文傷、尤婆子、神仙眷屬夫婦全體在場,那顏歷亦該在那一果胡混,場面真夠非常熱鬧。」
  跋鋒寒皺眉道:「不要猛賣關子,時間無多,還不從實招來。」
  寇仲把韋公公和尹祖文的對答重述一趟,道:「這叫天命在我,聽幾句話足可扭轉我們的命運。」
  侯希白沉吟道:「這麼看,韋公公應是陰癸派的人。」
  寇仲道:「這是當然的。韋公公說不定是祝後的師兄之類,否則不會叫婠兒那麼親切。」
  李世民沉聲道:「我們要改變計劃。」
  寇仲笑道:「我們不怛要改變計劃,還要扮作林士宏,只有這樣,才可以享受到婠美人和韋公公的裡應外合。」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好計!」
  尉遲敬德不解道:「我們為何扮作林士宏的人?」
  李世民欣然道:「這方法叫魚目混珠,全體蒙頭蒙臉,少帥對嗎?」
  寇仲開懷大笑道:「果然是我寇仲的頭號對手,守衛延嘉殿的近衛兵力薄弱,我們有五百人便足夠,一半人扮林士宏的賊軍,一般人扮護駕的禁衛,大事可期。」
  徐子陵微笑道:「外面的秘道不但可通往皇宮,還可通往皇城西南禁衛所的甲冑庫和兵器庫,把玄甲精兵裝扮為禁衛,只是舉手之勞。」
  侯希白道:「皇城的禁衛和宮內的禁衛服飾沒有分別嗎?」
  長孫無忌道:「只是肩飾有別,我們制著宮內的禁衛,可輕易改裝。」
  李世民道:「時間緊迫,我們須立即行動。」
  寇仲應喀道:「遵旨!到長安後,直至剛才一刻,我們才真正轉運。哈!」

  ------------------
  前塵 OCR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