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三章 五刀賭約

    掖庭宮後院的貴賓寢室內,徐子陵盤膝坐在床上,李世民偕一眾心腹謀臣大將,分
坐床的四周,由於空間有限,雖臨時搬來多張椅子應用,仍有多人須站著。出席者包括
長孫無忌、杜如晦、房玄齡、尉遲敬德、李靖夫婦、龐玉、段志玄、侯君集、程咬金、
秦叔寶、高士廉等眾。人人面色凝重,愈顯天策府與府外勢力更趨尖銳化的對立情況。
    整座原屬招待重要外賓,比鄰李世民寢宮的貴賓閣,由王玄恕率領的飛雲衛和李世
民特派的玄甲精兵重重把守佈防,要騙的是掖庭宮中潛藏的建成、元吉的眼線,讓對方
不會懷疑徐子陵沒有負傷。
    徐子陵不厭其詳的把自今早返回長安後的情況逐一解說,不敢有絲毫遺漏,聽得人
人心頭沉重,而坐於最接近徐子陵的李世民仍是神態冷靜從容,且不斷發問,好將事情
弄個清楚。
    徐子陵說罷,總結道:「現在形勢漸趨明朗化,畢玄的離去只是個幌子,為的是安
我們的心,能在我們沒有戒備下大施屠戮。皇上已完全站在太子和齊王的一方,默許他
們的一切行動。明早入宮參與結盟大典,會是決定誰活誰亡的關鍵時刻。」
    李世民沒有表示同意或反對,道:「眾卿可隨意發言,說出心內的想法,子陵絕不
會介意,而我更想聽多點不同的看法。」
    徐子陵心生感受,當李世民面對天策府摹將,其表現與和他單獨相對時就像變成另
一個人,絲毫不透露內心負面的情緒,充份顯示其決斷、自信、智勇雙全的一面。
    其任由手下發揮提供意見,更能鼓勵士氣,令眾人精誠團結。
    房玄齡乾咳一聲,打開話匣道:「適才照徐公子所言,少帥與畢玄的較量是落在下
風,假如皇上有意除去少帥,何不讓畢玄有充裕的下手時間,除去少帥,一了百了。」
    徐子陵微笑道:「首先我們要肯定畢玄倘有殺死寇仲的決心,即使皇上駕臨,畢玄
仍可堅持下去,至少再試其時蓄勢已滿的全力一擊。而事實上他卻是立即放棄,從而可
推知他並沒有殺死寇仲的把握。事後寇仲亦言在決鬥的過程裡,他不住有新的體悟,故
雖一時落在下風,可是最後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眾人齊聲讚歎,要知畢玄乃天下三大宗師之一,縱橫數十年從無敵手,寇仲如能令
畢玄沒勝過他的把握,此事足可震驚天下。
    李世民淡淡道:「聽子陵的話,似猶有餘意未盡,何不繼續說出來,好讓我們參
詳。」
    徐子陵暗讚李世民看破整件事的智慧,否則難以如此配合他,讓他作出全面的分析。
點頭道:「能否清楚皇上的心意非常重要,乃堅定我們決心的關鍵。皇上一直對結盟的
事舉棋不定,當然是因為太子妃嬪黨的強烈反對,突厥人的威迫利誘兩方造成的沉重壓
力所致。可是因他是大唐之主,此事更直接牽涉秦王,加上長安臣民的渴望和期待,使
他不得不慎重考慮接受結盟或不結盟的後果?任何一個決定,會出現截然不同的局面。」
    說到這裡,停頓下來,他說的似乎與李淵中斷畢玄和寇仲的事沒有直接關係,但因
有關李淵的立場,故人人用神聆聽。
    李世民呼一口氣道:「結盟與否的抉擇,牽涉到不同的考慮和變數,不結盟的話必
須把少帥和子陵留在長安,奸削弱和打擊少帥、宋家與江淮軍的聯結力量。更要設法穩
定臣民之心,不致成為天下戟指唾罵不仁不義的目標,我們必須清楚此點。」
    徐子陵欣然道:「秦王說的是真知灼見,皇上絕不願予人積極參與加害寇仲的想法,
所以他中斷決戰,極可能只是一個姿態;在時間上他該是去收屍,只沒想過寇仲仍是絲
毫無損,出乎他意料之外。」
    杜如晦皺眉道:「畢玄的佯作拂袖而去,該不會是事前預定的陰謀。因為以畢玄的
身份地位,應有十足壓伏少帥的把握,不用另施他計。」
    眾人紛紛點頭,因為杜如晦的分析合情合理,畢玄若早認為難取寇仲之命,故意虛
耍幾招,再讓李淵來中止武鬥,反不合情理。
    李靖沉聲道:「畢玄在武鬥後個許時辰始率眾離城,中間這一段時間可讓他們與太
子商討,從容定計,且將計就計,令我們對皇上不生懷疑。」
    李靖的分析,予人柳暗花明的感覺,同樣可解釋畢玄的離開是深思熟慮下的陰謀。
    程咬金大力點頭道:「說得好!突厥人怎會安好心。」
    徐子陵道:「皇上心裡肯定充滿矛盾,但宋缺負傷至不能帶軍的消息傳來,登時把
他的猶豫一掃而空。若能除掉寇仲,少帥軍不戰自潰,宋缺既傷亦不足慮,天下幾是皇
上囊中之物,唾手可得。即使頡利毀諾南來,頂多是遷都以避,且可避往洛陽。太子新
近又成功解去劉黑闥的威脅,使他再不用倚仗秦王。在這樣的情況下,遂使皇上生出一
舉除去我們和秦王之心。只要皇上不是親身參與,事後可把責任全推在太子和齊王身上,
至於對他兩人如何處置,當然悉隨龍意。」
    李世民歎道:「我和少帥早前密議時,想到父皇有一個可同時把我和少帥除去的辦
法,那就是明天的結盟大典。由於父皇頒令我和太子、齊王以後須經由玄武門入宮,明
旱當我們由玄武門入宮之際,太子和齊王可於宮門設下重伏,突施狙殺,當前後都無路
可逃下,即使以少帥、子陵之能,亦只餘力戰而死一途。」
    本是坐著的長孫無忌在李世民後方站起,失卻平時的儒雅瀟灑,激動的振臂叫道:
「明天的玄武門,將是決定我大唐盛衰,華夏榮辱的關鍵時刻,我們必須赴湯蹈火,死
而無懼。」
    眾人除李世民和徐子陵外,全體起立,轟然應喏,氣氛激烈沸騰。
    李世民連說幾聲「好」後,從容點頭道:「不愧為我天策府良臣猛將,長安再不是
昔日的長安,而是決定我華夏中土的殺戮戰場。少帥和子陵的大仁大義,宋閥主他老人
家對我的另眼相看,實乃中土萬民的福祉。我李世民於此立下誓言,誓與少帥和子陵同
生共死,開創一番新局面。」
    徐子陵心頭一陣激動,李世民雖沒有明言大義滅親,但這番話已清楚明白表明他拋
開父子兄弟親情的立場,他再不視對方是父親兄弟,而是殘酷無情的戰場上敵人。
    他可以想像李世民在這方面所受的困擾,幸好在這生死關頭,決定天下命運的一刻,
他終成功拋開。
    眾人再次應喏,士氣昂揚,對李淵的心意沒有任何懷疑。
    徐子陵道:「至於行事細節,待寇仲收拾蓋蘇文回來後,我們從長計議。」
    蓋蘇文領著韓朝安、金正宗、馬吉、拓拔滅夫和一眾手下從宅門湧出,與獨立外院
廣場、刀回鞘內的寇仲成對峙之局。
    蓋蘇文仰天笑道:「少帥大駕光臨,是我蓋蘇文的榮幸,只要通知一聲,我定大開
中門迎接,何用破門而入。」
    寇仲微笑道:「我對大帥那扇門看不順眼,故隨手劈一刀,大帥不用介懷。就像對
大帥我也有點看不順眼,尤其是想到大帥曾蒙頭蒙面見不得光地以眾凌寡的去偷襲我的
兄弟,我也想對你劈一刀洩憤,不知大帥的五把寶刀是否仍留在高麗貴府的珍藏庫內
呢?」
    馬吉雙目凶光大盛,冷哼道:「死到臨頭仍在揚威耀武,可笑之極。」
    寇仲哈哈一笑,閃身掠前,一掌往馬吉拍去,似是針對他一個人,掌勢卻把對方十
多人全籠罩其中。
    蓋蘇文一方那想得到寇仲如此大膽,不但不懼己方人多勢眾,且是說打就打,可是
寇仲快如電閃,只前排的蓋蘇文、韓朝安、金正宗、拓拔滅夫有出手機會。
    馬吉駭然退避,蓋蘇文已攔在寇仲前方,舉手擋格。
    另一邊的金正宗和韓朝安從寇仲左側攻至,前者飛腳疾踢寇仲左腰,後者撮指成刀,
斬向寇仲頸側。
    後方的高麗武士紛紛亮出兵器,卻一時無法加入戰圈。
    寇仲哈哈一笑,臨場實驗石之軒生可死、死可生的幻魔身法,蓋蘇文擊在空檔時,
他已閃到馬吉退身之處。
    此時能保護馬吉的只有他的頭號手下拓跋滅夫,他正趁蓋蘇文三人圍截寇仲的一刻,
掣出長矛欲要偷襲,不料寇仲出現前方,無奈下吐氣揚聲,長矛急挑。
    寇仲並不是其的要殺馬吉,事實更是不屑殺他,只意在立威,忽然退後,往前直踢
一腳,恰中矛頭。
    「辟啪」一聲,勁氣爆響。
    寇仲是蓄滿勢子,拓跋滅夫是倉猝應變,加上兩人間功力的距離,高下立見。
    拓跋減夫慘哼一聲,全身劇顫,踉蹌跌退,差點倒坐地上,仍禁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當場受創負傷。非是他不堪一擊,而是寇仲手段高明,戰略出眾。
    寇仲全速飛退,乍看要飛往破開的大門後,倏地立定,大喝道:「停手!」
    蓋蘇文立時張手攔著各人,神態仍是冷靜沉著,一派高手風範,哂笑道:「動手的
是少帥,現在叫停手的又是少帥,少帥在說笑嗎?」
    寇仲啞然失笑,目光掠過氣得胖面剎白的馬吉,恨得雙目噴火的拓跋滅夫,洒然道:
「當是說笑也無妨,我寇仲何時怕過人多?即管頡利的金狼軍也不放在我眼內。他奶奶
的,你們若要一窩的上,我寇仲定會欣然奉陪。」
    蓋蘇文登時語塞,寇仲早以行動事實表明不懼他那方人多勢眾,若他下令進攻,再
給他傷一、兩個人後始揚長而去,他還有顏面留在長安嗎?對寇仲適才鬼魅般的身法他
仍是猶有餘悸,圍攻實起不了作用。
    蓋蘇文緩緩垂下雙手,雙目神光束聚,道:「少帥有什麼好的提議?」
    寇仲豎起拇指,嬉皮笑臉的道:「大帥果然是明白人,令我這小帥打心坎佩服。哈!
我今趟來是要和大帥豪賭一鋪,就看大帥是否有那個膽量。」
    蓋蘇文聞絃歌知雅意,先向手下喝道:「點燈!取刀來!」
    在漫空細雨下,燈籠亮起。
    蓋蘇文油然道:「少帥想下什麼賭注。」
    寇仲指指蓋蘇文,再指自己的胸口,淡淡道:「我們昨晚宮內未竟之戰,就在今夜
此刻此地進行。敗者立即捲鋪蓋回家,不守賭約的就是不顧羞恥的賤種,大帥有這膽氣
嗎?」
    五名高麗武士,分別捧著式樣不同、大小有異的五柄寶刀,從府內奔出,來到蓋蘇
文身後。
    蓋蘇文踏前兩步,於離寇仲三丈之遙處仰天笑道:「這麼有趣的一場豪賭,教我蓋
蘇文如何拒絕。只恐怕敗的一方根本沒法憑自己的力量回家,故何來守約不守約的問
題。」
    寇仲歎一口氣苦笑道:「坦白說,我對你不但沒有惡感,反感到大帥是個值得結交
的英雄人物。這樣好嗎?我讓你五把刀逐一施展,在動手時能否放倒我大帥應心中有數,
不用見血收場。若大帥五刀連施後仍無功而回,大帥只好返高麗繼續修行,大帥意下如
何?」
    這番話令蓋蘇文大感愕然,與寇仲對視片晌後,緩緩點頭道:「好!就依少帥之言。
刀來!」
    寇仲欣然點頭道:「大帥真爽快。」
    待要細察蓋蘇文從手下接過的兵器,忽然心生警兆,一道凌厲的劍氣從後方及背而
來。
 
    ------------------
  貓餅乾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