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二章 孤注一擲

    封德彝獨自登樓,寒暄一番後,坐下欣然道:「今趟我是……」
    寇仲笑著截斷他道:「若小子所料無誤,唐主該是請封公來傳話,肯定結盟之事,
結盟的儀式將在明早舉行,對嗎?」
    封德彝大訝道:「少帥確是料事如神,教人難以置信。適才皇上召集太子、秦王、
齊王和一眾大臣,公佈明天與少帥於太極殿外舉行隆重的結盟儀式,並命我來通知少帥,
明早派馬車來迎駕。」
    又壓低聲音道:「看來他應是在與畢玄決裂後倉猝下此決定,你們為何能早一步知
曉?」
    寇仲雙目精芒大盛,道:「如我們連李淵的陰謀也看不破,只好捲鋪蓋回家。此後
能否享受勝利的成果,就看明朝。為減去所有不必要的變數,我們現在立即入住秦王的
掖庭宮,明早與秦王一道入宮,請封公通知李淵那執迷不悟的老糊塗。」
    封德彝一面茫然道:「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經徐子陵解釋一遍後封德彝明白過來,輕鬆的心情一掃而空,皺眉道:「你們有把
握嗎?既然李淵完全站在建成、元吉的一方,兵強將悍,高手如雲,兼擁壓倒性的優勢
兵力,且有畢玄等突厥高手助陣,宮城的防禦更是牢不可破。憑你們現在的力量,采奇
兵之計或有險中求勝的機會,像這樣的以堂堂之陣正面硬撼,我看是絕沒有僥倖的。」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只要敵人意想不到,便是奇兵。首先我要令對方生出輕敵之
心,今晚悄悄避往秦王的掖庭宮,可使人深信子陵負重傷而不疑。皆因像香玉山之輩,
會明白我寇仲只肯為子陵方會幹如此示弱的窩裘事。更重要的是明天我們將由玄武門進
入太極宮參與結盟典禮,秦王統一天下,擊退外侮的大業,將由玄武門開始。」
    封德彝色變道:「玄武門?」
    徐子陵道:「封公放心,常何是我們的人。」
    封德彝稍舒愁懷,旋又皺眉道:「玄武門四大統領輪番當值,若玄武門由常何主事,
當然沒有問題,可是李淵倘作出臨時換將調動,我們豈非優勢盡失?」
    寇仲微笑道:「常何一向是太子系的人,由建成保薦坐上這重要位置。且適值他主
理玄武門之期,隨意更改必惹起深悉宮廷運作的秦王系人馬警覺,所以換將之事該不會
發生。」
    封德彝苦笑道:「控制玄武門,確能拒唐儉的大軍於西苑。可是若李淵盡起禁衛,
由太極宮反撲玄武門,內外猛攻下,玄武門也捱不了多久。說到底李淵是大唐之主,秦
王的部將或會為主子效死,但常何麾下的兵將卻很難堅持下去,我對此並不樂觀。」
    寇仲淡淡道:「這情況絕不會發生,關鍵在對方以為正臥床養傷的徐子陵,性命已
朝不保夕,戒心盡去,正好來個擒賊先擒王。我們明天的目標不單是建成、元吉,還有
李淵。」
    封德彝凝視寇仲,好一會後點頭道:「看來少帥確有周詳計劃,城軍方面又如何應
付?」
    寇仲道:「劉弘基剛向秦王投誠,屆時他會按兵不動,再看情況行事。」
    封德彝終被說服,沉聲道:「那我該如何配合你們?」
    寇仲道:「封公要有一套完美說詞,令李淵確信我們對結盟一事沒有疑心,這方面
封公該沒有問題。而事發之後,封公須為我們散播消息,令聚集於太極宮的臣將都聽得
建成、元吉因意圖謀反,殺害我們和秦王,破壞結盟而遭反擊並伏誅,秦王已繼位為太
子。由封公口中說出來的話,誰敢認為不是李淵意旨,而李淵將永遠沒有否認的機會。」
    徐子陵問道:「每天早朝前,李淵習慣到什麼地方去?」
    封德彝道:「通常他會先到御書房,批閱重要的奏章案牘。但明早情況異常,我卻
不敢肯定。」
    徐子陵道:「他為令人不疑心他參與伏擊行動,應一切如常。」
    封德彝長身而起,四人忙起立相送。
    封德彝道:「不怕一萬,卻怕萬一,若情況發展非如少帥所料,你們須保命逃生,
始有捲土重來的機會,勿要只逞勇力。」
    徐子陵想起石之軒傳他不死印法的背後原因,正是要他在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下,憑
印法突圍逃生,俾能與石青璇偕老。
    寇仲微笑道:「多謝封公指點,不過這情況絕不會出現。明天的長安將是李世民的
長安,也是我們的長安。」
    馬車開出興慶宮,王玄恕率飛雲衛前後護駕,朝掖庭宮馳去。
    侯希白先一步往凌煙閣,通知傅君瑜把約會延至明夜。麻常則秘密潛離,依照計劃
安排舉事的諸般行動。另有兩侍衛留在興慶宮,等候外出未歸的跋鋒寒。
    車廂內,寇仲透簾外望,道:「太陽下山哩!希望宋二哥、小俊他們平平安安的離
開,不要出岔子。」
    徐子陵道:「曉得他們身份的只有石之軒和婠婠,際此時刻,他們該不願節外生枝,
惹起我們的警覺。我有信心宋二哥他們可安然離開,並配合雷大哥對付香貴。」
    寇仲別頭瞥他一眼,目光重投窗外,道:「婠婠這麼對你,你會否心傷?」
    徐子陵淡淡道:「坦白說,她雖是欲置我於死,可是我沒有怪她。振興魔門的願望
在她心中是蒂固根深,難以改變。石之軒的情況如出一轍,直至此刻,石之軒仍不肯放
棄理想,只因青璇才肯放我一馬。」
    寇仲苦笑道:「想起石之軒我便頭痛,你道明天他會否親自出手?」
    徐子陵道:「李淵對他深惡痛絕,尹祖文等絕不容李淵曉得他們與石之軒的聯繫,
且要隱瞞自己也隸屬魔門的身份。所以石之軒或婠婠雖在背後暫為李淵出力,卻不會直
接參與其事。何況石之軒還要保護青璇,讓她能與仍活著的我會合。」
    寇仲吁一口氣道:「我可否問你一句話,我們勝算如何?」
    徐子陵微笑道:「寇仲擅攻,李世民擅守,如此組合天下難尋。玄甲精騎則是大唐
軍中最精銳的部隊,麻常的三千勁旅集少帥、宋閥兩方頂尖人材,一正一奇,更妙是常
何和劉弘基一內一外,天衣無縫地配合我們,此戰必勝無疑。」
    寇仲聽罷舒展四肢的攤在車廂椅內,望著廂頂油然道:「有子陵這番話,我立即信
心大增。你道婠婠有否向尹祖文、趙德言等人透露楊公寶庫的秘密呢?」
    徐子陵緩緩道:「我有個奇異的想法,唯一可令婠婠洩露寶庫的人是石之軒,因為
她要爭取石之軒毫不保留的全力支持,這非沒有可能。且因她曉得石之軒最欣賞她,更
知石之軒和趙德言間的矛盾只是暫且壓下來,卻永遠不會消除。何況不論婠婠或石之軒,
都肯定不甘心讓趙德言系的梁師都坐上皇位。婠婠既向我出手,楊公寶庫再難為我們發
揮作用。以婠婠的為人,當把寶庫留為己用,將來在魔門的自相殘殺中,或可發揮到意
想之外的妙用。」
    寇仲道:「有你老哥這番透徹的分析,我可以安心哩!他奶奶的熊!真希望時間能
走快一點,因為小弟手癢得很。」
    徐子陵笑道:「你這小子從小便沒有耐性,乖乖的給我在秦王府好好休息,養精蓄
銳以應付明夭,那時夠你忙哩!」
    馬車稍停後駛過朱雀大門,繼續行程。
    寇仲閉上雙目,道:「你猜蓋蘇文等會否與建成、元吉同流合污,參與明天對付我
們的行動。」
    徐子陵歎道:「這個很難說,蓋蘇文和韓朝安既與楊虛彥聯手在玉鶴庵外伏擊我,
當然可直接參與其事。」
    馬車加快速度,往掖庭宮奔去。
    寇仲猛然坐起來,精神大振道:「我想到一個好玩意,乖乖的到秦王府休息的是你
而非我。」
    徐子陵皺眉道:「你又想到什麼鬼主意?勿要給我節外生枝,壞了大事。」
    寇仲道:「別忘記我是不死印法的第三代傳人,不會歸西。」
    徐子陵不悅道:「給我坐著!」
    寇仲道:「你有否想過另一可能性,就是嬙姨會瞞著師公,與蓋蘇文等明天齊來湊
熱鬧,刀箭無情下,有人錯手把她幹掉,那時我們想對得起娘?」
    徐子陵欲語無言,好一會歎道:「我投降哩!你速去速回。」
    寇仲昂然步出朱雀大門,左轉朝通化門的方向邁步。
    毛毛細雨忽從天降,長安城一片煙雨迷濛,像給攏上掩人耳目的輕紗,使途人不會
覺察剛擦身而過的正是能主宰中土榮辱,名動天下的少帥寇仲。
    他的心神晉入井中月得刀忘刀,天地人合而為一的境界,無勝無敗,但任何人物均
要臣伏在他腳下。
    與畢玄一戰後,目睹寧道奇與宋缺交鋒的得益由思維化為實際的經驗,他至乎有點
怨恨李淵中斷他們的決戰,不能和畢玄見個真章。
    涼園出現前方。
    寇仲想起宋缺登上淨念禪院時的豪情壯氣、從容大度,哈哈一笑,來到院門外,大
喝道:「寇仲在此,蓋大帥請給我滾出來。」
    井中月離鞘而出,閃電下劈,像破開一張薄紙般嵌入門縫,破開門閂,接著舉腳踢
門。
    涼園立即中門大開,露出幾張倉皇的臉孔。
 
    ------------------
  貓餅乾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