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章 拂袖離城

    寇仲從後門進入興昌隆,迎接他的是段志玄,後者低聲道:「少帥請!」領路往後
院一座似是貨倉的建築物走去。
    興昌隆的大老闆是卜萬年,身在關外,長安的鋪子由二兒子卜傑主理,屬關中劍派
的系統,當年徐子陵首度混入關中,便是透過他們的關係。
    寇仲往見常何前,通過聯絡手法,約李世民於此密會。
    倉房的大門張開少許,露出龐玉的俊面,神色凝重的道:「秦王恭候少帥大駕。」
    寇仲似老朋友的拍拍他肩頭,輕鬆笑道:「不用緊張,直到此刻,鹿死誰手,尚未
可知。」
    半晌後,他在堆滿貨物的一角,與李世民碰面。
    李世神色沉著的揮退龐玉與段志玄兩人,道:「世民正要找少帥。」
    寇仲微笑道:「是否因令尊頒令,以後你們三兄弟出入太極宮,必須經由玄武門。」
    李世民愕然道:「密諭在午時頒布,消息竟這麼快傳入少帥耳內?」
    寇仲道:「我剛從常何處聽來的。長安的大臣均為此議論紛紛,不明白皇上因何有
此一著,只知絕非好事。」
    李世民雙目精光大盛,振奮道:「常何?」
    寇仲點頭道:「正是玄武門四大統領之一的常何,他現在是我方的人,已宣誓向秦
王效死命。」
    李世民大喜道:「這消息是久旱下遇上的第二度甘霖,雖然我們回長安只不過兩天
的光景。」
    寇仲欣然道:「尚有其他好消息嗎?」
    李世民道:「正午前劉弘基來找我說話,直問少帥是否全力支持我李世民。在父皇
的心腹將領中,他一向與我關係較佳,且為人正義,所以我沒有瞞他。」
    寇仲道:「我支持你的事現在是全城皆知,他要問的大概是若生異變,天下統一,
當皇帝的是你還是我。」
    李世民點頭道:「少帥看得很準,際此成敗存亡的緊張關頭,我必須把他爭取到我
們一方,所以我直言相告,動之以國家興亡的大義,他立誓向我效忠。」
    寇仲喜出望外道:「這確是天大的好消息。」
    李世民激動道:「劉弘基肯歸順,全賴少帥昨夜赴宏義宮途上與他的一席話,深深
地打動他。他對我說,以少帥一個外人,且實力足以和我唐室抗衡,在塞外聯軍壓境的
情況下,不但不乘我之危,還捨帝業力求中土免禍,如此大仁大義的行為,更突顯建成、
元吉至乎父皇的只求私利,令他義無反顧的靠向我們的一方。」
    寇仲謙虛道:「這只是其中一個誘因,秦王你仁義愛民,在戰場上不顧生死的為大
唐屢立奇功而成的那面金漆招牌,才是招徠貴客的本錢。」
    李世民啞然失笑道:「想不到少帥的說話會令人聽得這般舒服。」
    寇仲笑道:「我拍馬屁的本領,不在我的刀法之下。」
    兩人對視而笑。
    李世民正容道:「得常何和劉弘基加入我們陣營,令我們勝算大增。尚有一個至關
重要的消息,不過連我也難以判斷好壞。」
    寇仲皺眉道:「竟有此事!」
    李世民沉聲道:「畢玄的使節團,於正午前離城北去,據說守護宮門和城門的將士
均不知情,一時手足無措,只好眼光光的放行。」
    寇仲愕然道:「難道畢玄因令尊中斷他和我的比武,令他老羞成怒,故率眾拂袖而
去?」
    李世民問道:「什麼比武?」
    寇仲解釋清楚後道:「若畢玄確與令尊決裂,反目離開,那便代表令尊確有結盟之
意,情況並不如我們想像般惡劣。」
    李世民沉吟片晌,道:「你的推想合乎情理,不過正因合情合理,令我總覺得有點
不妥當。」
    寇仲道:「這是你們的地盆,應可確知畢玄是否真的返回北疆。」
    李世民搖頭道:「他們乘的是突厥快馬,離城後全速馳往北面的河林區,事起倉猝
下我來不及派人偵查,實無法弄清楚他們的去向。」
    寇仲道:「可達志是否隨團離去?」
    李世民道:「現在仍不曉得。」
    寇仲苦笑道:「畢玄這一手非常漂亮,我感到又陷於被動下風,更使我們在心理上
難以立即舉事,而這本是我來見你的初意。」
    李世民雙目精光流轉,緩緩道:「畢玄的離開,會在長安引起極大的恐慌,代表塞
外聯軍即將南侵,我們再沒有別的選擇,必須及早動手,否則後悔莫及。」
    寇仲欣然道:「你老哥終把長安視作戰場,故能重現戰場上成王敗寇、當機立斷的
爽颯風姿。對長安的情況你比我清楚,應於何時發動?」
    李世民道:「楊公寶庫既不可靠,你們只好由黃河幫掩護入城,當少帥方面準備妥
當,我們可於任何時刻舉事,只要我們行動迅速,可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控制皇宮,再
憑玄武門力阻唐儉的部隊於玄武門外。」
    寇仲道:「經常駐守皇宮的御衛軍力如何?」
    李世民道:「軍力約一萬人,另太子的長林軍有三千之眾,若不計宮外的護城軍和
西內苑唐儉的部隊,我們仍須應付的是在我們一倍以上的敵人,所以必須謀定後動,以
快制慢,事起時必須佔據宮內各軍事要塞,而最關鍵的必爭之地就是玄武門,只要能奪
得玄武門的控制權,至少有一半成功的希望。」
    寇仲道:「幸好有常何站在我們的一方,大增事成的機會。」
    李世民歎道:「我剛才說準備好後隨時舉事,可惜我無法定下日子時辰。因為若由
我聯同你們主動策反、血染宮禁,實情理難容,所以我們必須等待一個機會。」
    寇仲皺眉道:「什麼機會?」
    李世民道:「當太子和齊王欲置我於死地的一刻,我們的機會就來哩!」
    寇仲道:「他要殺我們又如何?」
    李世民道:「皇兄多番嘗試,仍沒法奈何你們,故何必捨易取難。先除去我後,結
盟之議再不可行,父皇將別無選擇,必全力把你們留在長安。故此太子若能成功,是一
舉兩得。否則將來聯軍南來,太子、齊王連戰失利,形勢所迫下,我大有可能重掌兵權,
而這是太子、齊王至乎父皇最不願見到的。」
    寇仲苦惱道:「我不得不承認你把形勢看個透徹,令尊厚彼薄此之舉,令全城軍民
對你深表同情,若再來個保命反擊,沒有人可說你半句閒話。問題在我們怎知太子在何
時策動?那豈非主動完全掌握在敵人手上。」
    李世民道:「這正是我們現在最精確的寫照,我們必須枕戈待旦、蓄勢以待的靜候
那時機的來臨。而我們並非完全被動,我們可通過魏征、常何、封德彝、劉弘基等幾個
關鍵的人物,監視和掌握對方的動靜。現在情勢微妙,沒有人曉得少帥何時失去耐性拂
袖而去,故對方必須速戰速決,盡快打破這僵持不下的局面,若我所料不差,我們該不
用等多久。」
    寇仲道:「好!我們分頭行事,聯繫魏征等人由令叔淮安王負責,務要快敵人一步,
在這個賭命的遊戲中勝出。」
    李世民道:「我們的情況絕非表面看上去的悲觀,假設現在開始,我的活動縮窄至
只在早朝時出入太極宮,那對方能設伏之處,已是呼之欲出。」
    寇仲點頭道:「玄武門!」
    李世民道:「若畢玄的離去是個得父皇首肯的幌子,便顯示父皇完全站在太子一方,
且已接受頡利開出的條件,獻上少帥人頭。而下令我和太子、齊王三人以後須經由玄武
門出入太極宮,正是針對我們而來。父皇的轉變,應是因宋缺決鬥岳山致負重傷的謠傳
所引發,令他再無顧忌,以為除去少帥後,天下唾手可得。」
    寇仲道:「謠傳從何而來?」
    李世民道:「此傳聞是從林士宏一方廣傳開去,而林士宏全力反擊宋軍,進一步令
父皇對此深信不疑。」
    寇仲暗罵一聲他奶奶的,皺眉道:「若是如此,令尊首要殺的人是我寇仲,希冀借
此討好突厥人,解去塞外聯軍的威脅。然後全力掃蕩群龍無首的少帥軍。說到底你終是
他的兒子,怎都會念點骨肉情份。」
    李世民苦笑道:「楊廣殺兄弒父的先例,令父皇沒法忘記,故一旦認定我是另一個
楊廣,父子之情反變為疑忌難消。少帥初入長安時扮作與我沒有任何聯結,忽然又親到
宏義宮兄我擺明與我共進退,更堅定父皇對我們暗中結盟謀反的懷疑。若我向你投誠,
父皇將失去關外所有土地,他的天下岌岌可危,在這種情況下,若你是他,會作如何選
擇。」
    寇仲點頭道:「若我是他,會製造一個可同時把你和我殺死的機會,一了百了,那
時最惡劣的情況,只是突厥人反口南下,而他卻不用再擔心關東的牽絆。」
    李世民道:「去掉我們兩人後,父皇會封鎖長安,消滅一切與我們有關係的人,使
消息不致外洩,再派元吉出關接收洛陽,穩定關內外的形勢,倘若突厥人依諾守信,天
下幾是父皇囊中之物。這想法令我感到很痛苦,不過自被父皇逐到宏義宮,我對他再不
存任何幻想。」
    寇仲苦思道:「他怎樣才可以製造出一個可以同時收拾你和我的機會呢?」
    接著一震下朝李世民瞧去。
    李世民亦往他望來,相視頷首,有會於心。
    蹄聲傳至。
    徐子陵向侯希白笑道:「畢玄的回覆到哩!」
    侯希白歎道:「唉!真令人擔心。」
    一名飛雲衛策馬馳至,翻身下馬,雙手奉上一枝長箭,箭上綁著原封未動的信函。
    徐子陵接過飛箭傳書,雖不懂其上的突厥文,仍可肯定是跋鋒寒箭寄畢玄的挑戰書,
登時大惑不解,問道:「誰送來的?」
    手下答道:「由一位相當漂亮的突厥姑娘送來,要立即交到跋爺手上,還說畢玄聖
者在箭到前已率眾離城北返,說罷匆匆離開。」
    徐子陵和侯希白聽得兩面相覷,大感不妥。
    手下去後,兩人入房把傳書交到跋鋒寒手上。
    跋鋒寒捧箭發呆半晌,苦笑道:「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徐子陵道:「或者因李淵干涉畢玄對付寇仲,故畢玄反目離開,芭黛兒卻選擇留下
來。」
    跋鋒寒搖頭道:「若畢玄一心要殺死寇仲,沒有人可橫加干涉,寇仲亦不得不硬著
頭皮應戰到底,此事必有我們尚未想通的地方。」
    說罷長身而起,披上外袍。
    侯希白道:「你要到那裡去?」
    跋鋒寒正要跨步出房,聞言止步淡淡道:「我想到宮外隨意逛逛,好舒緩心中鬱結
的悶氣。」就那麼邁開步伐去也。
    侯希白擔心道:「他不會出岔子吧?現在的長安城,總給人步步驚心的危險感覺。」
    徐子陵沉聲道:「若我沒猜錯,他該是去找芭黛兒,與畢玄的決戰既暫擱一旁,他
對芭黛兒的心不由自主的活躍起來,說到底芭黛兒仍是他最深愛的女人,即使瑜姨也難
以替代。今早瑜姨爽約,對他的自尊造成沉重的打擊,希望他能跨越民族仇恨的障礙,
與芭黛兒有個好的結局吧!」
    侯希白長長呼出一口氣,道:「小弟也感到氣悶,有什麼好去處可散散悶氣?」
    徐子陵笑道:「你給我乖乖的留在這裡,一切待寇仲回來後再說。最黑暗的一刻是
在黎明前出現,暴風雨來臨前正是最氣悶的時候。告訴我,你回巴蜀後幹過什麼來?」
    侯希白苦笑道:「你當我是小孩子嗎?竟沒話找話來哄我留下,這樣吧!分派點任
務給我,否則我便到上林苑好好消磨時間,今晚才回來陪你們去見師公。」
    徐子陵拿他沒去,沉吟道:「好吧!你乘馬車去上林苑打個轉,設法把麻常秘密運
回來,我們必須定下種種應變的計劃,以免事發時手足無措。」
    侯希白含笑領命去了。
    寇仲一腦子煩惱的回興慶宮,宮門在望時,橫裡閃出一人,道:「少帥請隨奴家
來。」
    寇仲定神一看,赫然是金環真,冷笑道:「你也有臉來找我?」
    金環真苦笑道:「少帥愛怎樣罵奴家也好,奴家可發誓沒有任何惡意,只希望我們
夫婦能稍盡棉力,報答少帥和徐公子的救命大恩。」
    寇仲心忖難道我怕你嗎?且看你們又能弄出什麼花招,沉聲道:「領路吧!若有事
情發生,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金環真淒然一笑,領他轉進橫巷去。
    徐子陵獨坐跋鋒寒房內,心中思潮起伏。
    今趟抵長安後,諸般事情接踵而來,令他們應接不暇。畢玄忽然率眾離開,令局勢
更趨複雜和不明朗,吉凶難料。
    董淑妮說的話究竟是實情,還是她對李淵的誤解?於他們來說,任何錯誤的判斷,
均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災禍。
    魔門中人一向擅長玩陰謀手段,他們的佈置如何,若弄不清楚這點,極可能成為他
們致敗的因素。
    想到這裡,心現警兆。
    徐子陵朝房門瞧去,人影一閃,美艷不可方物的婠婠現身眼前,微笑道:「人家可
進來為子陵解悶嗎?」
    在一座位於勝業坊的宅院裡,寇仲見到周老歎夫婦,三人在廳內坐下。
    寇仲肯定沒有埋伏後,肅容道:「我可以不計較你們在龍泉恩將仇報的事,不過請
勿和我玩手段,因為我再不會相信你們說的話,明白這點便不要浪費我寶貴的時間。」
    出乎寇仲意料之外,兩夫婦對望一眼後,一言不發的同時起立,並肩跪對南方,齊
聲道:「聖門弟子周老歎、金環真,向聖門諸代聖祖立下聖誓,若有一字瞞騙寇仲,教
我們生不如死,死不如生,永世沉淪。」
    寇仲聽得呆在當場,瞧著兩人重新在桌子另一邊坐下,抓頭道:「你們為什麼忽然
對我好至如此地步。」
    周老歎臉上密佈的苦紋更深了,愈發顯得金環真的皮光肉滑。他正容道:「少帥雖
然對我們印象極差,但我們夫婦是有恩必還,有仇必報的人,若少帥仍不肯相信我的話,
我們亦沒有辦法。」
    金環真道:「我和老歎已決定離開這是非之地,歸隱田園,好安渡餘生。自聖舍利
的希望幻滅後,我們一直有這個想法,只是身不由己,現在機會終於來臨,且要借助少
帥一臂之力。」
    寇仲道:「說吧!只要你們有這個心,我定可玉成你們的心願。」
 
    ------------------
  貓餅乾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