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八章 自毀傾向

    徐子陵有些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珍而重之探手握著石青璇一雙柔荑,迎上她疑惑
的美眸,歎道:「因為後果難測,他可能不堪刺激重陷精神分裂,那就糟糕透頂。唉!
怎說好呢?他因青璇在此而不斷軟化,剛才還出手救我,更傳我不死印法的訣要,好令
他因沒法殺我而斬去惡念,更重要是不論長安的情況如何發展下去,我們能活著離開的
可能性可被看高一線。」
    石青璇花容轉白,香軀前俯,櫻唇貼靠他右耳旁,以極大的自制力把聲音維持平靜
的輕輕道:「徐子陵你錯哩!事實與你的猜估恰恰相反,他不但立下決心毀滅你,更要
毀滅我。娘臨終前曾警告我,石之軒這個人天生有自我毀滅的傾向,他不能容忍完美的
結果,對人對己亦是如斯。當他與我娘共醉於愛果情花燦爛盛開般最幸福動人的美滿生
活,正是他下手害死我娘的時刻。大隋國由他扶助楊堅而成,亦由他一手摧毀。這是他
性格最可怕的地方,千萬不可對他有任何憧憬和幻想。現在他是蓄意令你和我生出希望,
正是代表他要毀去一切的先兆,包括他自己在內。」
    徐子陵心中一顫,兩手從她脅下穿過,把她摟個溫香暖玉滿懷,道:「幸好得你提
醒,我正奇怪為何他不提婠婠會出賣我們,原來他竟是心存邪念。放心吧!我絕不讓任
何人傷害你。」
    石青璇柔聲道:「他傳你不死印法背後實隱含深意,使你有機會成為唯一能破他不
死印法的人,好結束他痛苦的生命。」
    徐子陵聽得糊塗起來,道:「這豈非矛盾?他究竟是要殺我們還是讓我殺他?」
    石青璇道:「此是他邪惡和良知不能妥協的天性,就像他毀掉娘,同時毀掉自己。
石之軒並不是一個正常的人,從來不懂掌握平淡中見真趣心安理得的生活。只有通過破
壞和毀滅,始可滿足他邪惡的思想和心靈。」
    徐子陵想起他對大明尊教雞犬不留的殘酷手段,道:「青璇隨我回興慶宮好嗎?」
    石青璇平靜答道:「事情已到非解決不可的時刻,否則你們今趟將是一敗塗地、全
軍盡墨。三天後的子時是娘的忌辰,若要動手必在這時刻,子陵請到這裡來與青璇祭奠
娘,我要石之軒得到他應有的報應,那是娘離世後青璇在她墳前立下的誓言。」
    徐子陵心中狂震,難以相信石青璇一直對乃父存有報復之心,道:「青璇要殺他
嗎?」
    石青璇移離少許,微笑道:「那是他最希望發生的事,我怎能償他心願。不要問好
嗎!記著準時來這裡陪伴青璇,萬勿牽涉你的兄弟於其中,這是石青璇和徐子陵的事。」
    寇仲再度陷身炎陽大法那乾涸、炎熱、沙漠般沒有任何生氣的氣場內,目所見只餘
畢玄似天魔煞神般的高挺雄軀,此可怕的對手就像風暴中永遠屹立不倒的崇山峻岳,沒
有人能擊倒他,克制他。
    寇仲心知肚明在氣勢抗衡上處於下風,原因在適才曾對自己失去信心,被畢玄乘虛
而入,致形成敗勢。若不能把這情況扭轉過來,當畢玄發動攻勢,他是必敗無疑。
    手握刀柄。
    心神立晉萬里一空,天地人合一的境界,來得如是此不假人力,自然而然,又是那
麼理所當然。
    畢玄生出感應,雙目殺機更盛。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
    「皇上駕到!」
    寇仲像沒有聽到般眼睛心神全鎖緊畢玄,防他以一擊分勝負。
    畢玄哈哈一笑,斂收氣場,毫不動氣的道:「少帥今天怕是命不該絕,希望少帥下
趟仍有這麼好的運道。」
    說罷逕自回帳,對正由內侍禁衛簇擁而來的李淵不屑一顧。
    寇仲回到興慶宮,在雙輝樓門外碰到正欲外出的侯希白,後者鬆一口氣道:「你老
哥能活著回來,令我放下一樁心事。」
    寇仲一呆道:「難道你尚有什麼煩事?」
    侯希白苦笑道:「不是我而是我們,老跋離開福聚樓後根本沒有回來,我正要去尋
他。」
    寇仲聽得眉頭大皺,思忖半晌,先問道:「陵少呢?」
    侯希白道:「他剛回來,在主樓見胡小仙。他的神情很古怪,看來有點心事,可惜
我沒有機會問他。」
    寇仲早看到主樓前廣場停著馬車,只沒想過是胡小仙的香車,把侯希白拉往一旁,
道:「你這樣去找老跋,利大海撈針沒有分別,我另有要事須你幫忙,先告訴我雷大哥
方面的情況。」
    侯希白道:「他們黃昏時將乘船離開,只雷大哥一人獨自留下。麻常已開始運走寶
庫內的兵器,還著我告訴你兵器箱內改放石頭,只在最上層鋪放少量兵器,那除非有人
翻箱檢查,否則會以為仍是完封未動。」
    寇仲讚道:「麻常這傢伙確有智謀,我便沒他想得那麼周詳。」
    侯希白道:「少帥還有什麼吩咐?」
    寇仲道:「現在形勢發展愈趨惡劣,我們可能隨時被迫動手,請希白立即通知雷大
哥,著他知會麻常,再由他和麻常擬定入城計劃,必須是兩手準備,一是由寶庫秘道入
城,另一是借助黃河幫的力量,此事關係重大,不容有失。」
    侯希白道:「可否大約定下一個日子?」
    寇仲道:「就在三天之內吧!」
    侯希白色變道:「竟是如此緊迫。」
    寇仲歎道:「先發者制人,後發者制於人。自入長安後,我們便被建成、元吉牽著
鼻子走。現在是被迫來個大反攻,我和李小子商量好後,該可定下舉事的良辰吉日,他
娘的!」
    徐子陵立在台階上,目送胡小仙馬車離開,寇仲出現他旁,笑道:「美人兒是否來
向陵少撤嬌呢?」
    徐子陵道:「差不多是這樣。」
    接著對他上下打量,訝道:「畢玄請你去只是喝兩口羊奶嗎?」
    寇仲微笑道:「怎會有這般好的招待,他是想要我的命。若我所料不差,李淵該是
默許畢玄殺我,只是後來改變主意,親移龍駕來中斷差點要掉我小命的決鬥。」
    徐子陵愕然道:「竟有此事,李淵如此出爾反爾,畢玄還不拂袖離城?」
    寇仲道:「畢玄當時的反應出奇地輕鬆,只是笑瞇瞇的躲回他的狼洞去。我猜是李
淵並沒有親口同意畢玄的行動,可能是建成、元吉在其中穿針引線,慫恿李淵容許畢玄
對付我。既可坐山觀虎鬥,更可討好突厥人。唉!我更搪心畢玄已摸清我的底子,有十
足殺我的把握,所以不須急在一時。」
    徐子陵露出凝重神色,低聲道:「入樓說吧!」
    兩人登上三樓,在靠湖一方坐下。
    寇仲道:「老跋不知到那裡去呢?」
    徐子陵道:「我反不擔心他,先不說他有足夠保護自己的力量,關鍵處在敵人正分
身不暇,畢玄對付你的同時,楊虛彥夥同蓋蘇文、韓朝安、呼延鐵真、拓跋滅夫四大小
子在玉鶴庵門外伏擊我。」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道:「你怎能仍沒半點傷的坐在這裡說話?」
    徐子陵淡淡道:「你的顧慮差點成為事實,幸好得石之軒出手營救,令楊虛彥等無
功而退。」
    寇仲失聲道:「什麼?」
    徐子陵道:「不用大驚小怪,很明顯我們再次闖過敵人精心佈局的另一輪攻勢。我
們同時遇險非是巧合,而是一個陰謀。如若成功,我們先後歸西,敵人將大獲全勝,幸
好我們都僥倖過關。」
    寇仲狠狠道:「我們再不能坐著等死,定要還以顏色,先揀幾個扎手的來祭旗。」
    徐子陵搖頭道:「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們追求的是最終決定性的勝利,而非好勇鬥
狠地逞一時之快。唉!我的故事尚有下文,石之軒把他不死印法的精要傳給我。」
    寇仲聽得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徐子陵苦笑道:「他傳我不死印法的動機很古怪,好讓他沒法殺我,也讓別人增加
殺我的難度,原因是他曉得青璇肯委身下嫁小弟。」
    寇仲喜道:「這麼說,我們是否再不用擔心他那方面的威脅呢?」
    徐子陵歎道:「此為另一令人頭痛的問題。」接著把石青璇的看法說出來。
    續道:「青璇準備在三日後她娘的忌辰與石之軒來個了斷。唉!坦白說,我對青璇
的看法抱有懷疑。石之軒再非以前的石之軒,他對青璇確是真心真意,但青璇對他卻成
見太深,若真的到該日該時吹奏起追魂蕭音,後果實不堪想像,若石之軒再陷於精神分
裂,誰都預料不到會發生什麼事!」
    寇仲苦笑道:「難怪你說令人頭痛,我的頭現在正痛得要命。嗯!你學懂了不死印
法嗎?」
    徐子陵沉吟片刻,道:「你還記得我們初學長生訣時,每逢力竭氣盡,回復過來後
更有精神的古怪情況嗎?石之軒之所以不懼群戰,除在偵敵如敬、借勁卸勁方面有獨步
天下的神通外,更關鍵處在於他能化死為生、轉生為死的玄妙功法,那就是不死印法的
精義。」
    寇仲不解道:「化死為生當然了不起,但轉生為死不是等若自盡嗎?有什麼好學
的?」
    徐子陵微笑道:「竅妙恰在這裡,所以我和侯小子一直想不通。原來真氣盡處是死,
其氣復還處是生。生能轉死,死能轉生。其訣曰:『一點真陽生坎位,離宮補缺;干運
坤轉,坎離無休;造物無聲,水中火起;上通天谷,下達湧泉:天戶常開、地戶常放』,
你聽了有何感受?「寇仲生出興趣,點頭道:「此訣說的似是我們長生訣奪天地精華的
狀況,真氣或貫頂而入,叉成從雙足湧泉升起,天氣地氣瀝聚丹田氣海。」
    徐子陵道:「只要把我們氣盡而復的過程千百倍地人為加速,變成在戰場上指顧間
便能達致的事,我們至少學得石之軒不死印法和幻魔身法的一半境界。」
    寇仲一震道:「我明白哩!」
    徐子陵道:「別人縱使明白,但因功法有異,能知而不可及。但我們一旦明白,立
即可見諸實效。你再細心咀嚼以下的口訣:『後天之氣屬陰,先天之氣屬陽,陰盡陽生,
陽盡陰生,其息調和,周流六虛,外接陰陽之符,內生真一之體。』明白嗎?」
    寇仲拍幾讚道:「石之軒確是魔門不世出的武學天才,這樣合乎天地理數的功法也
給他發掘出來。憑我們吻合天道的長生氣訣,可以人為的手段令體內真氣消斂極盡,達
至陰極陽生的臨界點,而去得愈速來得亦愈猛,天地之氣貫頂穿腳而生,生可復死,死
可復生,像天道的往還不休。他娘的!真想立即再去見畢玄,讓他一嘗石之軒心法的滋
味。」
    徐子陵道:「我們還要勤練一番,到得心應手才成。李淵和你有什麼話說?」
    寇仲道:「來來去去都是廢話。時日無多,我現在立即去秘訪常何,昨晚他當值,
現在該在家中睡覺,跟耆還要找我們的世民兄。」
    徐子陵點頭道:「千萬不要被人發現,否則常何會是抄家大罪。我留在這裡等老跋
回來。」
    寇仲得悉不死印秘法,心情轉佳,笑著去了。
    寇仲去後,徐子陵仍呆坐樓內,心中思潮起伏。
    今天只不過是抵長安後的第二天,可是他徐子陵已是兩趟遇襲,且均是發生在往會
石青璇途上,佈局精妙。由此可見敵人情報準確,準備充足,謀定後動,務要不擇手段,
不但要破壞他們和李淵尚未成事的結盟,還要置他和寇仲於死地。
    建成、元吉與以畢玄為首的突厥人、還有蓋蘇文一夥共同結成聯盟,動用手上一切
力量無所不用其極地打擊他們和李世民的一方。而明顯地他們正處於被動和劣勢中,直
至此刻仍反擊無力。
    石之軒和婠婠的意向難測,令他們劣無可劣的形勢雪上加霜,連楊公寶庫也再不可
憑恃,妄然舉事無疑以卵擊石,自取滅亡。
    幸好李淵雖一心支持建成,但對該否完全投向突厥人仍是猶豫不決,否則他們一切
休提。
    還有是令他們情仇兩難全的師公「奕劍大師」傅采林,只能希望他異於常人,且看
穿劻助突厥人對高麗是有百害無一利,不會站在建成的一方。
    這麼多不利的因素和尚未明朗的情況結合起來,正是他們現在面對的局勢,他們不
但要掙扎求存,還要扭轉乾坤,爭取最後的勝利。
    想到這裡,暗歎一口氣。
    王玄恕登樓而來,道:「董貴妃又來哩!」
    徐子陵皺眉道:「董貴妃?呵!告訴她寇仲不在便成。」
    王玄恕憤然道:「早告訴她!她卻堅持見你也成。哼!看她氣沖沖的樣子,該是來
大興問罪之師。」
    徐子陵記起玲瓏嬌的事,苦笑道:「著她在樓下大堂等我,我稍作整理後下去見
她。」
    寇仲悄悄從後院離開常何的將軍府,心中一片茫然。常何並不如他所料的在府內睡
覺,這小子到那裡去了?
    若得不到常何和長安城內幾位關鍵將領的支持,他們絕無可能對抗建成、元吉,更
遑論手握重兵的大唐皇李淵。
    只是李淵安置在西內苑那支一萬五千人的部隊,力足可把任何形勢扭轉過來。
    即使與建成、元吉相比,只三千長林軍配合突厥、高麗諸股勢力,其實力已在天策
府和少帥聯軍之上。他們的突然舉事或可在起始時稍得優勢,但最後在敵人的反撲下,
必然將他們粉碎瓦解。
    時間愈越急迫,他愈沒法預料建成下一輪的攻勢在何時策動?幸好得石之軒傳授不
死印法的竅要,令他和徐子陵在保命上多點把握,問題在他們並非憑開溜可解決問題,
即使有不死印法傍身,他們終是血肉之軀,會因傷耗過重敗亡。
    唉!
    現在該怎辦才好?
    應否去找李神通商議?看他聯繫群臣諸將的發展。還是應直截了當去見李世民,商
量一個舉事日子,來他奶奶的一個孤注一擲,看老天爺是否仍站在他們的一方。
    正猶豫不決間,腦際靈光一閃,想到常何可能的去處。
    寇仲收拾心情,先審查會否被人跟蹤,肯定沒有問題後,憑記憶朝離常府不遠的另
一大宅潛去。
 
    ------------------
  貓餅乾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