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七章 邪王嫁妝

    石之軒放開徐子陵,後移三步,淡淡道:「子陵不用謝我,我救的其實是自己而非
你。坦白說,自青璇抵玉鶴庵後,我沒法遠離她半步,你說我肯否容你被人殺死?」
    徐子陵苦笑道:「你又在偷聽我們談話,曉得青璇肯委身下嫁我這配不上她的人,
對嗎?」
    他們身在玉鶴庵內東南角的榕樹園中,楊虛彥等早遠遁去也。
    石之軒微笑道:「我高興得要哭起來,因我忽然靈機一觸,想到一個能解開我和子
陵間死結的方法,且是一舉兩得。」
    徐子陵頓忘本要向他興問罪之師,大訝道:「這種事怎可能有解決的辦法,更是一
舉兩得?」
    石之軒雙目閃動看智慧的火焰,凝望徐子陵好半晌後,道:「方法簡單至極,只要
我傳你不死印法,一切問題可迎刃而解。就當作是我給青璇的嫁妝吧!」
    徐子陵一呆道:「什麼?」
    石之軒欣然道:「即使聰明如子陵,恐也猜不到我此刻的心意,且聽石某人詳細道
來。我之所以對你屢起惡念,皆因直至此刻,我仍有毀掉你的能力,可是假若你學懂不
死印法,我縱慾殺你亦有心無力,以我的為人,自會斷去此念,不再為此縈懷。」
    頓了頓續道:「我既不願殺你,當然更不願見剛才的情況重演,讓別人幹掉你,你
亦只有學成不死印法,才有機會在重重圍困下逃生保命,不讓青璇守寡。」
    徐子陵聽得目瞪口呆,邪王行事,在在出人意表,苦笑道:「聽前輩的語氣,似乎
幾句話即可令我學曉不死印法。但請恕我愚魯,恐怕有負所期。」
    石之軒傲然道:「我女兒看上的男子,會差到那裡去?別人不成,卻一定難不倒你
徐子陵。早前你差點命喪蓋蘇文之手,皆因你不懂生之極是死,死之極是生,窮極必反
之道。」
    徐子陵聽得摸不著頭腦。他對不死印法的認識,雖或比不上楊虛彥或侯希白,也下
過一番思考上的工夫,明白其化死為生的訣要,可是從未想到石之軒剛說出來的竅妙,
更不知如何能運用在武功上?
    石之軒淡然笑道:「蓋蘇文此子刀法不在寇仲之下,且有謀有略,像在剛才那種情
況下,確有置子陵於死地的能力,不過若非你正陷左支右絀,他焉有得逞的機會。石某
人創的不死印法,正是令剛才的情況永不會出現的功法。天道循環,陽極陰生,陰消陽
復,生之儘是死,死之盡自生,此天地之理,子陵明白嗎?」
    又冷笑道:「虛彥雖是天份過人,且從安隆處得聞不死印全訣,可是自我創出不死
印法後,即使石某人也要經十多年的實踐,始竟全功,他算什麼東西?」
    徐子陵道:「據前輩所言,難道不死印法竟是能令真氣用之不盡、永不衰竭的方
法?」
    石之軒點頭道:「這只屬其中部份功夫,以子陵的長生訣氣,只要我把不死印法個
中運轉的奧妙傳你,包保你能在短時間內融匯貫通,更練成徐子陵式的幻魔身法,到時
我再奈何不了你,不過你也依然拿我沒法。我們兩翁婿豈非能和平相處。」
    接著面色一沉,肅容道:「我知你極重兄弟之情,朋友之義。可是為了青璇,你有
責任在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下保命逃生,不讓她痛失夫婿。至於青璇的安危更不用你擔心,
我石之軒絕不容任何人傷害地分毫。」
    徐子陵感到婠婠仍沒有向他洩露楊公寶庫的秘密,否則以石之軒目下因愛屋及烏,
不顧一切的心態,定為此向他發出警告。
    忍不住問道:「前輩說過我們以為最可憑恃的強處,恰是我們的弱點破綻,根本不
堪一擊,究竟意何所指?」
    石之軒凝望著他,好半晌後輕歎道:「若我坦然說出,等若叛出聖門,出賣聖門。
故只可以告訴你在長安你們絕無成功的希望,最好的辦法是立即離開,不過我亦曉得子
陵聽不入耳。」
    忽然笑容滿面,欣然道:「子陵準備,我即將對你出手,只有從實戰中,你才可明
白生死循環的至理。」
    「鏘!」
    寇仲掣出袍內暗藏的井中月,心靈立即與手上寶刀連成一體,無分彼我。天地在頭
頂和腳下延伸開去,直抵天極地終的無限遠處,畢玄籠天罩地的炎陽大法,再沒法困鎖
他的心靈,他有若脫出枷鎖囚牢,感覺非常動人。
    灼熱消去,代之而起是不覺有半滴空氣、乾涸翳悶至令人難以忍受的虛無感覺。
    寇仲由外呼吸轉為內呼吸,心底湧起寧道奇「創造不佔有,成功不自居」兩句話,
就在這一刻,他終於明白宋缺「忘刀」的境界。
    與手上井中月結合後的寇仲,晉而與天地結成一體,不但無刀,更是無人,只剩下
天地人結合後不著一物的心靈。
    身穿高領、長袖、寬大鑲金色紋邊袍的「武尊」畢玄腳不沾地的從分開的帳門破空
而出,飛臨寇仲上方,雙手化出連串無數精奇奧妙的掌法,但不論如何變化,總是掌心
相對,仿似宇宙所有乾坤玄虛,盡於掌心之間;而萬變不離其宗,一切玄虛變化,均是
針對寇仲而來。
    寇仲一聲長嘯,井中月破空而起,迎向畢玄。
    在畢玄能驚天地、泣鬼神的玄妙招數的龐大壓力下,他只餘全力迎擊一途,更曉得
畢玄沒有留下任何餘地,力圖在數招內分出勝負,置他於死地。
    若換過是目睹寧道奇與宋缺決戰前的寇仲,畢玄或能得逞,可是寇仲再非以前的寇
仲,足有反擊的力量。
    寇仲此刀沒有帶起任何風聲,真氣全蓄藏於寶刀內,包括他全心全靈的力量,天地
人三界結合後的精、神、氣。
    「蓬!」
    勁氣交擊,發出悶雷般爆破使人膾顫心寒的激響。
    兩人在空中錯身而過,刀掌在剎那間交換十多記你攻我守,我守你攻的凌厲招數。
    寇仲落地後一個蹌踉、閃電旋身,像宋缺般全由手上井中月帶動,彎出刀勢優美至
無懈可擊的弧度,迎向眼前威震域外的一代宗師。
    畢玄現身於刀鋒所指處,全身衣服和長髮展現出逆風而行,往後狂舞亂拂詭異至使
人難以相信的情景。
    這本是沒有可能的,卻是眼前的事實。
    寇仲信心十足的連消帶打,立即變成破綻處處的失著。
    畢玄的「炎陽大法」確是威力無儔,最可怕處是以他為核心生出的氣場,可模擬出
種種影響戰場變化的氣流。
    寇仲變成順風而攻,畢玄更營造出把他吸攝過去的氣場。寇仲的刀鋒先一步感應到
順逆之勢會隨畢玄心意隨時逆轉而改變,若他仍是招式不變,當逆順掉轉的一刻,將是
他命喪畢玄手下的剎那。
    畢玄一拳擊出,拳頭在寇仲前方不住擴大,使他感到自己的心靈已被這可怕的對手
所制。
    寇仲立施出真氣互換的奇法,倏地立定,不動如山,刀往後收,刀背枕於左肩膊,
沉腰坐馬,竟來一招「不攻」。
    以不變應萬變,正是唯一化解的方法。
    畢玄長笑道:「果然了得!」
    忽然收拳,與左手交叉成斜十字護胸,接著陀螺般旋轉起來,忽左忽右。
    週遭氣流立生變化,一股股龍捲風的狂暴氣流,從四方八面向寇仲吹襲。
    寇仲發覺自己陷身於風暴攻襲的核心處,不動之勢再難繼續保持,竟閉上雙目,一
刀劈出。
    井中月帶起的刀氣,神跡般把及體的勁流搗散。
    畢玄出現在左側丈許處,兩手環抱,送出一股氣勁,水瀑般照頭照面住他衝擊而來,
果然是招招殺著。
    寇仲腳踏奇步,天然變化的改下劈之勢為橫刀削出,立成「方圓」。
    「轟!」
    寇仲應勁往後蹌踉倒退,直至九步終於立定,體內五臟六俯血氣翻騰,肝腸欲裂,
到噴出一口鮮血,壓力始減。
    畢玄亦向後一陣搖晃,雖沒有挫退半步,但亦因而不能乘勢追擊,予寇仲喘定的機
會。
    寇仲長刀垂下指地,另一手揩掉嘴邊血跡,雙目神光電射,狠盯著畢玄微笑道:
「聖者要殺我不是那麼容易吧?」
    畢玄面容古井不波,平靜至令人見之心寒,一對眼睛卻是殺機大盛,淡淡道:「少
帥認為自己尚能捱多久呢?」
    寇仲右手抬刀,遙指畢玄,天地間的殺氣似立即被盡收刀內,刀鋒發出勁氣破空的
嘶嘶鳴響,長笑道:「我練的若非長生訣氣,今趟必死無疑,可是我的長生氣卻令我有
比聖者更能抗傷和延續的能力。正如聖者自以為已取跋鋒寒之命,事實卻證明聖者錯了。
聖者現在有此問語,正是一錯再錯。」
    畢友立時雙目瞇起,瞳孔收縮。
    寇仲曉得心戰之術,終於在畢玄本來無隙可尋的心靈打開一道縫隙,氣機牽引下,
一聲長嘯,井中月破空擊去。
    畢玄遠在三丈過外,可是寇仲卻似能透過井中月,一絲不誤的掌握畢玄最細微的動
靜反應。
    井中月再非井中月,寇仲亦非寇仲,人和刀結合後,昇華成另一層次的存在,得刀
後忘刀。
    他甚至感應到畢玄心底的震駭,然後他再感應不到畢玄。
    畢玄仍站在那裡,可是寇仲再不能掌握著他,能溶鐵化鍋的灼熱風暴,又從畢玄一
方滾捲而步,襲打他面向畢玄身體每一寸的肌膚,如此可怕的氣場,比之天魔氣場,又
是另一番夢魘般的情景。
    他的刀勢和鬥志不斷被削弱,當他到達可與畢玄動手的距離位置,他將變為不堪一
擊。
    寇仲再感應不到天和地,他和井中月亦分解開來,刀還刀,人還人。
    寇仲倏地立定,旋風般轉身,背著畢玄一刀劈在空處。
    石青璇坐在院落間一方青石上,目不轉睛地盯著草地,嘴角掛著一絲淺淡的笑容,
身旁放著她採擷草藥的籃子,一派悠然自得的樣兒,風姿婥約。
    徐子陵來到她身旁蹲下,循她目光瞧去,找不到任何可吸引她注意力的事物,例如
一隻螞蟻又或一頭甲蟲。訝道:「青璇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石青璇白他千嬌百媚的一眼,頑皮的道:「想徐子陵嘛!你以為我還會想其他東
西。」
    徐子陵湊近她晶瑩雪白的小耳,壓底聲音欣然道:「我並不是東西,青璇也不是在
想我。」
    石青璇喜孜孜的咬著他耳朵回敬道:「算你有自知之明,你歡喜這樣和人家說話嗎?
我可以奉陪到底。」
    徐子陵領受者與石青璇親熱依戀的動人滋味,苦笑道:「我怕他又在偷聽。」
    石青璇玉容一沉,道:「他!」
    徐子陵點頭道:「不要為他心煩。青璇剛才在想什麼呢?」
    石青璇伸手纏上他脖子,下頷枕到他寬肩去,在他耳邊呵氣如蘭的柔聲道:「思念
是一種折磨,所以我必須找些事情來做,總好過想著你此一刻在幹什麼事情,會否遇上
凶險,什麼時候來見我。」
    徐子陵把她擁緊,想起剛才庵門遇襲的險死還生,更感此刻的珍貴。衝口而出道:
「青璇隨我返興慶宮好嗎?寇仲一直怨我不帶你去見他。」
    石青璇離開他坐直嬌軀,用神地審規他,輕歎一口氣低聲道:「讓我先解決他的事
情好嗎?」
    徐子陵一呆道:「如何解決?」
    石青璇垂下蝶首,語氣平淡的道:「還有三天,就是娘的忌日,我會吹奏娘為他而
作的蕭曲,那曾是他百聽不厭的。」
    徐子陵大吃一驚道:「萬萬不可!」
    石青璇愕然朝他瞧來。
    寇仲的心神全集中到下劈的井中月上,刀勢由快轉緩,高度的精神彙集,令他徹底
駕御和控制下劈的速度,直至成功重演當日宋缺決戰寧道奇的拔刀起手式,每一個動作
均是上一個動作的重覆。
    他終於明白宋缺當時的境界。
    在這一刻,他忘記了背後的畢玄,忘記了正拂背狂捲而來的驚人氣場勁道,至乎忘
記勝和敗,心靈與天地幻化冥合為一,得刀然後忘刀。
    體內真氣澎瞬,無有窮盡,就像天地的沒有極限。
    一聲長嘯,寇仲橫刀後掃。
    那是完全出乎自然的反應,有如天降暴雨,山洪崩發。
    「蓬!」
    井中月砍中畢玄全力攻至的一拳。
    畢玄往後飄退,寇仲挫退五步,橫刀立定,哈哈笑道:「我不是吹牛皮吧?要殺我
豈是那麼容易。」
    氣場消去。
    一切回復原狀,春意盈園,陶池風平浪靜。
    畢玄雙手負後,仰天笑應道:「要殺少帥當然不容易,否則何須我畢玄出手!少帥
刀法之神奇,為我平生僅見,令我不由生出愛才之念。少帥若肯返回梁都,不再過問長
安的事,我可以作主讓少帥安然離開。」
    寇仲微笑道:「小子差點忘記聖者是可為頡利大汗拿主意的人,順口多問一句,聖
者召我來受死,是否得到李淵默許呢?」
    畢玄雙目精芒爆閃,淡淡道:「少帥現在自顧不暇,還有興趣理會這些枝節嗎?」
    「鏘!」
    寇仲刀回銷內,好整以暇的道:「想不到聖者到此等時刻仍要隱瞞,可見聖者並沒
有殺我的絕對把握,故怕我曉得真相。」
    畢玄雙目殺機大盛,語氣仍保持著一種能令人心顫的莫名平靜,柔聲道:「我先前
出手,意在測試少帥的能耐,就像狼在攻襲獵物前,必先擾敵亂敵以達到知敵的目標。
現在少帥的長處缺點盡在我畢玄掌握之內,再度出手將不容少帥有喘息的機會,少帥請
小心。」
    寇仲心中大懍、如畢玄所言屬實,那他勢將凶多吉少,因為剛才他已施盡渾身解數,
仍險險落敗,佔不到絲毫上風,卻已差不多把壓箱底的本領全祭出來,接下來情況之劣,
可想而知。畢玄是大宗師的身份,該不會在這事上誆他。
    雖明知如此,寇仲仍是毫無懼意,收攝心神,夷然抱拳施禮道:「聖者不用留手,
請!」
 
    ------------------
  貓餅乾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