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五章 卑鄙奸徒

    寇仲甫離御書房,給韋公公在門外截住道:「秀寧公主請少帥往見。」
    寇仲心中嘀咕不明白李秀率因何在這時刻明目張瞻的要求見他,當然是有要緊的事,
只希望非是他承擔不起的另一個壞消息,於願足矣。
    韋公公引路領他直抵公主殿庭,在忘憂樓上層見到李秀寧。
    摒退左右後,李秀寧不避嫌的輕扯著他衣袖,到一角坐下,還親自奉上香茗。
    寇仲靈魂兒出竅似的喝了一口熱茶,放縱地軟挨太師椅背,感受著脊骨的勞累得以
舒緩,向靜坐一旁的李秀寧道:「幸不辱命!」
    李秀寧喜孜孜的橫他一眼,道:「秀寧和你不說客氣話,人家早知你神通廣大,無
所不能。」
    寇仲笑道:「太過獎我哩!事實卻是我們差點陰溝裡翻船,一敗塗地。全靠老天爺
可憐,勉強過關,希望老天爺肯繼續關照我們。」
    李秀寧「噗哧」嬌笑,如盛放的花朵兒,柔聲道:「有你解悶兒多好!昨晚秀寧未
瞌過眼,天剛亮給父皇傳召,詳細問及關於你們和二王兄問的交往經過,接著起程往宏
義宮。」
    說至此玉容轉黯,垂首道:「但秀寧仍是很擔心。」
    寇仲不解道:「秀寧因何如此擔心?」
    李秀寧妙目往他瞧來,輕輕道:「出發往宏義宮前,父皇發出命令,著柴紹立即動
程往太原,探聽塞外聯軍的動靜,然後回來向父皇匯報。」
    寇仲明白過來,點頭道:「這種事該不用勞煩柴兄。擺明是要把他調離長安,免他
被捲入長安的鬥爭內。唉!你可知剛才我向你父皇提起梁尚明向海沙幫買火器一事時,
他怎樣反應?」
    李秀寧茫然搖首,雙眸射出令人我見猶憐的懼意,顯是不堪再受刺激。
    寇仲隔幾采手抓著這金枝玉葉的尊貴粉臂,沉聲道:「秀寧勿要惶恐,長安已成權
力傾輒、不講倫理人情的戰場,我們必須勇敢面對一切。」
    李秀寧從衣袖伸出纖手,按上他手背,似從這充滿情意的接觸中得到鼓勵和力量,
道:「說下去!」
    寇仲反手握著她柔若無骨的手腕,緊握一下,依依不捨地收回手。苦笑道:「他只
是一句『竟有此事』便算數了事。既不追問細節詳情,更蓄意避過此話題,由此可知他
不但有殺你二王兄之心,連找他不會放過。」
    李秀寧出奇地平靜,輕輕道:「你打算怎麼辦!」
    寇仲露出充滿信心的笑容,欣然道:「我本來心疲力竭,再無鬥志,幸好握過秀寧
的手兒,竟似立即得賜神奇力量。哈!他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大家走著瞧好哩!」
    李秀寧霞生玉頰,嗔怪的白他一眼,嬌羞的道:「你這人嘛!從沒有正經話。」
    寇仲幾乎樂翻,湊過去低聲道:「秀寧還有甚麼心事話兒向我傾訴。」
    李秀寧大窘道:「快給我滾,小心我向宋家小姐告你一狀。」
    寇仲樂不可支的去了。
    沙芷菁繃緊俏臉離開,烈瑕追在她旁,到下樓梯前還故意向徐子陵三人擺出個不在
乎的表情。連向愛風花雪月,不理人間恩怨的侯希白也感吃不消。
    跋鋒寒皺眉道:「這小子是否一心找死?」
    徐子陵淡淡道:「他比任何人更貪生怕死,目的只在激怒我們。」
    侯希白不解道:「惹怒我們有什麼好處?我們對付起他來絕不會講甚麼江湖規矩,
必是不擇手段務要令他橫屍街頭。」
    徐子陵道:「說說容易,但真實的情況卻是無從入手。他住的地方是有我師公坐鎮
的凌煙閣,又與趙德言等人結成一氣,加上他行蹤飄忽,我們那來下手的機會?」
    跋鋒寒道:「縱使他有恃無恐,這樣千方百計的迫我們收拾他,對他仍是有百害無
利,他該不會如此不智。」
    徐子陵道:「這個很難說,凡事因人而異,即使聰明如他者,亦會被仇恨蒙蔽理智。
照我看他正進行個陰謀,目的是借畢玄或師公兩方面的夾攻來對付我們,至於其正的情
況我們耐心等候。」
    寇仲此時在梯階現身,登時吸引全廳食客的注意。只見他神采飛揚的在徐子陵旁坐
下,數名夥計忙慇勤招待,少帥前少帥後的叫個不停,招呼周到。
    跋鋒寒道:「少帥沒碰上烈瑕和沙家小姐嗎?」
    寇仲正回敬每一道投向他的目光,頷首微笑,一副心情大佳,刻意收買人心的模樣,
在座者不乏達官貴人,富商巨賈,更有不少是他扮丑神醫莫一心時的舊相識。可是當他
目光落在另一角桌子圍坐的四個人時,立即目光轉寒,適在這時跋鋒寒的話傳入他耳內,
劇震道:「什麼?」
    跋鋒寒淡淡道:「聽不清楚嗎?須否我重覆一趟?」
    寇仲雙目殺機閃閃,低罵道:「這殺千刀的直娘賊,一趟又一趟的在我大歲頭上動
土,敢情是活得不耐煩。」
    轉向徐子陵以目光示意道:「你看!」
    徐子陵朝他目光瞧去,立即面色沉坐在對角桌子者赫然是梅珣、諸葛德威、王伯當
和久違了的獨孤策,美人兒幫主雲玉真的陳年舊情人。這幾個人分別與他和寇仲有解不
開的仇怨,這樣聚在一起說的當然是如何對忖他和寇仲的話。
    四人裡除諸葛德威垂下目光,不敢看他們,其他三人均以惡毒的目光回望!並掛著
看你們如何淒慘收場的輕蔑笑意。
    寇仲沉聲道:「我對烈瑕這小子是忍無可忍,你們有甚麼好計謀可收拾他。」
    侯希白歎道:「他雖是依附傅大師驥尾到長安來,終是李淵的貴賓,擺明著對付他
會令我們與李淵的關係更惡劣。」
    跋鋒寒冷然道:「做得手腳乾掙點不就成嗎?」
    寇仲以目光徵詢徐子陵的意見,後者苦笑道:「烈瑕這小子奸狡似鬼,想令他投進
羅網難度極高。而我們際此四面受敵的當兒,更不宜輕舉妄動,以防因小失大。」
    寇仲沉聲道:「容忍像烈瑕這種狼心狗肺的人,不是我寇仲一貫的作風。不過三位
老哥的話各有道理,我們就來個折衷之計,一邊等待和製造機會,一邊透過種種途徑對
他作出反擊。」
    跋鋒寒皺眉道:「如非動刀動槍,如何反擊他?」
    寇仲壓低聲音道:「例如尚秀芳、又例如常何。他們都可分別影響他與師公、沙芷
菁的關係,最理想是能令他失去靠山。他被驅離皇宮之日,就是他命喪於子陵真言手印
之時。他娘的我會施盡渾身解數,令他不能壽終正寢。」
    徐子陵道:「李淵有甚麼話說!」
    寇仲道:「他仍是心中猶豫,因頡利開出騙人的退兵條件,令他心存僥倖。他奶奶
的,我們只有五天到十天的時間,一是捲鋪蓋回家,一是發兵舉義。」
    轉向侯希白道:「侯公子可打者仰慕我們申文江申大爺的幌子,登門求見,公然成
為我們和福榮爺間的聯絡人,此事非常重要,細節由你自己決定。」
    侯希白欣然道:「這等小事包在我身上好哩!我不去見申文江,別人才會奇怪。」
    寇仲轉向徐子陵道:「陵少負責去與未來嬌妻談清說愛,對付的當然是我們的頭號
勁敵石之軒,更要設法聯繫上老封,讓他老人家曉得事情的緊迫性,務要在五天內弄清
楚誰是支持我們的人。」
    跋鋒寒道:「希望我也有任務分配,因為我現在很想殺人。」
    寇仲苦笑道:「我本想說你的任務是等待瑜姨,例如獨坐此處直至等到她來見你,
但卻知你定然不肯答應。」
    跋鋒寒吁出口氣,微笑道:「不瞞各位兄弟,實情是我感到如釋重負,因為我曾盡
過力,她既選擇爽約,我該算是已有交待,不用心存歉疚,感覺上好多哩!我和君瑜間
的事就這麼了斷,你們以後不要枉費心機,明白嗎?」
    三人聽得你眼望我眼拿他沒法說不出話來。
    就在此時可達志現身樓梯處,一面凝重的朝他們走過來。
    寇仲連忙起立,拉開空椅子,笑道:「達志請坐。」
    可達志卻不領情,冷銳的目光掃過四人,才在空椅後止步,最後盯著跋鋒寒。
    跋發寒眉頭輕皺,目光轉厲,淡淡道:「你在看什麼?」
    徐子陵怕兩人一言不合,大動干戈,忙插入道:「有甚麼話,坐下再說。」
    可達志像聽不到徐子陵的話般,與跋鋒寒眼神交鋒,沉聲道:「我在看你如何反應,
芭黛兒剛抵長安。」
    跋鋒寒色變道:「甚麼!」
    可達志轉向寇仲道:「我來找你們非是通風報信,只是念在昔日龍泉的情份,順口
說上一句。」
    寇仲正為跋鋒寒擔心苦笑道:「那甚麼事能勞駕你呢?」
    可達志淡淡道:「聖者要見你,只限你一個人,就看你是否有此膽量。勿怪我不告
訴你,不論在陶池發生任何事,即使李淵也干涉不了。」
    寇仲道:「見你們聖者須大膽才成嗎?這該是文會而非武鬥,聖者總不能迫我下場
動手,又或設伏殺我。」
    跋鋒寒像聽不到他們的對話般,直勾勾瞧善桌上碗碟,臉色轉白,可見芭黛兒在他
心中所佔的位置和份量。
    可達志沉聲道:「我這麼說,是要你明白我只是個奉命行事的小卒,臨池軒非是由
我作主話事。少帥若認為沒有冒險的必要,大可拒絕聖者的邀請,包括我在內,沒有人
認為你是膽怯,反只會認為是你的明智之舉。」
    寇仲心中一陣溫暖,可達志肯這樣提點他,擺明是深心處仍視他為兄弟。欣然道:
「聖者既開金口,又派出你老哥作使者,我當然不可令他老人家失望,也很想聽聽他有
甚麼話好說的。」
    可達志歎道:「早曉得你如此。馬車在正門恭候少帥大駕,請少帥動身。」
    寇仲向徐子陵和侯希白打個眼色,著他們好好開解跋鋒寒,偕可達志去了。
    寇仲和可達志離開後,徐子陵和侯希白目光落在跋烽寒處,均不知說甚麼話好。
    跋鋒寒露出苦澀的笑容,歎道:「她因何要來呢?大家不是說好的嗎!」
    徐子陵輕輕道:「感情的事非是人力所能控制的,錢寒該借此機會把事情弄清楚。」
    跋鋒寒頹然道:「還要搞清楚甚麼呢?」
    侯希白道:「要弄清楚是自己的心,坦然面對心底的真情,勿要欺騙自己,以致害
己害人。」
    跋鋒寒搖頭道:「在與畢玄的決戰舉行前,我不想分心想其他事。」
    侯希白道:「逃避並不是辦法,心結難解反會累事。」
    徐子陵道:「照我看,芭黛兒於此時刻到長安來,是要阻止你和畢玄的決戰。」
    跋鋒寒搖頭道:「她不是這種人。她到長安來是要目睹我和畢玄的決戰,若我落敗
身亡,她將為我殉情而死。唉!」
    徐子陵愕然無語。
    跋鋒寒回復少許生氣,迎上侯希白熱切關懷的目光,點頭道:「希白的話很有道理!
我現在只想回興慶宮一個人獨自思索和她兩者間的事。坦白說,我自離開芭黛兒含,從
沒有拿出勇氣面對或反省,此刻得你提醒,竟然大感有此必要。」
    頓頓續道:「畢玄只邀寇仲一人往見,擺明在羞辱我跋鋒寒,我會令他後悔。」接
著長身而起,道:「你們不用送我回興慶宮,做人當然有做人的煩惱。」
    跋鋒寒去後,兩人你眼望我眼,頹然無語。
    此時梅珣離桌而來,笑吟吟的走到兩人身旁,兩人做禮起立歡迎。
    梅珣笑道:「徐兄侯兄不必多禮,小弟說兩句話便走。」
    徐子陵道:「梅兄請坐。」
    梅珣欣然入座坐好後,梅珣道:「小弟有一事相詢,兩位若不方便回答,小弟絕不
介意。」
    徐子陵心中既擔心寇仲,更記掛跋鋒寒,那有與他磨蹭的心情,只想早點把他打發
走,道:「我們正洗耳恭聽。」
    梅珣一副勝券在握的神態,好整以暇的道:「宋缺不留在梁都,忽然趕返嶺南,且
自此足不出戶,即使少帥動程來長安,他仍不到梁都主持大局,此事很不合常理,兩位
請予指教。」
    徐子陵心中暗歎,這叫紙包不住火,敵人終於對此起疑。要知寇仲在長安的安全,
一半繫於宋缺身上,若被曉得宋缺與寧道奇決鬥致兩敗俱傷,需一年半載始有望復原,
對他們的處境當然大大不利。
    淡淡道:「宋閥主向行事難以測度,我們這些作後輩的不敢揣測。」
    梅珣聳肩笑道:「果然不出我梅珣所料,徐兄不但沒有一個合乎情理的答案,還閃
爍其詞,小弟明白哩。」
    哈哈一笑,長身而起道:「江湖上有一個傳聞,說宋缺與岳山決戰,後音落敗身亡,
而宋缺亦在岳山反望下負上重傷,必須閉關靜養。初聽時我還以為是好事之徒造謠生事,
但目下看來其中不無道理。哈!小弟說完哩!請代小弟向少帥問好。」
    哈哈大笑,回到獨孤策、王伯當和諸葛德威那席去了。
    徐子陵和侯希白對視苦笑此正是波未平波又起。
    馬車朝皇宮駛去。
    寇仲和可達志並肩坐在車內,都找不到要說的話。
    右轉進入光明大道,望東而行,寇仲終於開腔道:「可兄怎可容烈瑕這種卑鄙之徒
攪風攪雨?」
    可達志木無表情的道:「現在主事的是趙德言,又或暾欲谷,聖者不會理這些閒瑣
事,何時輪到我可達志表示意見,要怪就怪你自己,偏要到長安來胡混。」
    寇仲苦笑道:「罵少我兩句行嗎?你怎能不助我對付烈瑕那狗娘養的小賊?」
    可達志道:「不理他不成嗎?給個天他作膽他也不敢公然來惹你少帥寇仲吧!」
    寇仲道:「若他肯來讓我喂刀,我是求之不得。何用央你幫忙。他最不該是去糾纏
沙芷菁,對她你該比我有辦法。」
    可達志愕然道:「甚麼?」
    寇仲重複一趟道:「你說這小子是否可惡。」
    可達志的面色直沉下去,沒再說話。
    馬車駛進朱雀大門。
 
    ------------------
  貓餅乾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