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二章 把心一橫

    傅采林目光重投夜空,以絲毫不含任何情緒波動的平靜語調道:「這是一個充斥著
瘋子和無知的世界,沒有足夠的力量,你將被剝奪享受生命神跡的權利。國與國間如是,
人與人間如是。我們今夜的對話就止於此,我想靜靜地思索。」
    寇仲見他下逐客令,忙道:「可否容小子多說幾句話呢?」
    傅采林沒有看他,像變成不動的石雕般道:「說吧!
    不過若是解釋君婥和你們間的事,可就不必!因為我已曉得你們是怎樣的人。」
    寇仲弄不清楚自己該高興還是失望,因不知傅采林心內對他和徐子陵的真正看法。
沉聲道:「我可以向師公你保證,只要我和子陵有一天命在,絕不會讓人重演當年楊廣
的惡行,彼此可成友好邦國,大家和平共存。」
    傅采林淡淡道:「你們之後又如何呢?」
    寇仲差點語塞,苦笑道:「現在對高麗最大的威脅,非是我們而是以擴張和征服為
最終目標的突厥人。惟有中土變成一個統一的強大國家,突厥人始能被抑制。楊廣給我
們的教訓還不夠慘痛嗎?且數百年戰亂早令我們大傷元氣,動極思靜,誰都希望在未來
一段悠長歲月,可好好休養生息。未來的事沒有人能預知,共希望老天爺有點兒同情心。
中土渴望和平統一,高麗何嘗不是如此。這番話我寇仲字字出自肺俯,請傅大師垂聽。」
    傅采林淡淡道:「這問題我曾思索良久,今夜不想在這方面再費心力。明晚子時請
少帥大駕再臨,讓我見識一下少帥的井中月,希望那是另一個神跡,君瑜送客!」
    踏上杏木橋,寇仲忍不住問默默在前方領路的傅君瑜道:「這究竟算什麼一回事?」
    傅君瑜止步道:「他歡喜你們。」
    寇仲抓頭道:「他明晚指明要看我的井中月。這叫歡喜嗎?那我情願他討厭我。」
    徐子陵三人在寇仲身後停下,其中侯希白搖頭苦笑道:「傅大師喜怒難測,大家談
得好好的,卻忽然逐客。」
    傅君瑜緩緩別轉嬌軀,面向四人,溫柔的月色下,她臉龐迎上月光,閃閃生輝,卻
有點心灰意冷的道:「我早著你們離開,只是你們忠言逆耳,至陷如此田地。師尊再不
會和你與子陵計較大師姐的事,原因正如他所說的,是他明白你們是怎樣的人,更明白
大師姊為何肯為你們犧牲生命。」
    跋鋒寒皺眉道:「既然舊怨已釋,何解仍不肯罷休?」
    傅君瑜首次望著跋鋒寒,平靜答道:「你們不能設身處地,從師尊的立場去看整件
事,我不會怪你們,因為你們並不明白師尊的情況。」
    侯希白顯然對傅采林大有好感,關切的問道:「大師有什麼難解決的問題呢?」
    傅君瑜雙目透出悲痛神色,低聲道:「師尊壽元已過百歲,自知時日無多,大限即
至,師尊若去,將沒有人能遏止蓋蘇文的野心,高麗現時新羅、百濟、高麗三足鼎立的
局面立告冰消瓦解,戰火會蔓延至半島大陸每一寸的土地,此為師尊最不願見到的局面。
不過他更看到這是無可改變的趨勢,大亂之後始有統一和乎,可是這情況須在沒有外族
干預下始能出現。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寇仲苦笑道:「明白一點兒,所以你們最理想的情況是突厥人入侵中原,致泥足深
陷,與我們來個兩敗俱傷,對嗎?」
    傅君瑜道:「大致如此。」
    侯希白搖頭道:「這並不公平!」
    傅君瑜俏臉泛起一片寒霜,沉聲道:「你們漢人有什麼資格和我們說公平,在高麗
沒有人能忘掉楊廣賊兵的獸行。若非師尊出山號召,趁隋軍忙於姦淫擄掠之際全面反擊,
遂走隋軍,情況還不知會發展至何種地步?在我們來說,你們遭受任何懲罰,都是活該
的。」
    徐子陵怕侯希白被搶白而動氣,插入道:「瑜姨息怒。我們確曾犯下彌天大錯,但
仇恨並不能帶來和平,我們雙方將來能和平相處才是最重要。」
    傅君瑜歎道:「你們見過師尊,該明白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問題在師尊無法曉得未
來統治中土的不是另一個楊廣。如最後勝出的不是寇仲而是李唐,那李建成會繼承李淵
之位。師尊對李建成絕無好感,在這個可能性下,師尊寧願讓突厥人和你們互相殘殺,
互相牽制。」
    寇仲大惑不解道:「師公既有這樣的看法,何不全力助我,反要與我動刀動槍,想
取我小命。」
    傅君瑜淡淡道:「少帥誤會哩!師尊怎忍心取認大師姐做娘的人的性命呢?從他今
晚對你們的態度看,他是生出愛惜之心,要在明晚令少帥你知難而退,放棄與李淵結盟,
免致被李淵害死。將來中土若由你寇仲統一天下,將可牽制突厥人,為高麗的統一爭取
得充裕時間。我原本很擔心他今晚會出手取你之命,現在再沒有這顧慮,因為他歡喜你
們。」
    寇仲道:「我現在立即去找蓋蘇文算賬,取他狗命,讓師公安心。」
    傅君瑜不悅道:「若師尊要殺蓋蘇文,蓋蘇文焉能活到今天?在無可選擇下,蓋蘇
文已成統一高麗的希望。這種事只有一方面心狠手辣,一方面又懂恩威並施的人方辦得
到,蓋蘇文正是這樣一個人。師尊肯讓他隨行,對他的聲望大有幫助,正隱含支持他之
意,你們不可碰他。」
    寇仲失聲道:「不可碰他?那他來惹我又如何?」
    傅君瑜冷冷的道:「你自己去想吧!」
    說罷悄然離去,剩下四人呆立橋頭,說不出話來。
    除侯希白外,寇仲、徐子陵和跋鋒寒接二連三的受到來自各方面的打擊和挫折,情
緒意志均有點吃不消,生出縱有鋼鐵般的意志也招架不來的頹喪感覺。
    朝著凌煙閣外門走去,寇仲苦笑道:「今晚肯定睡不著覺,明天會比今天更難捱,
過得李淵懲處李世民一關,也過不得師公的一關。」
    侯希白道:「傅大師既無殺你之心,你大可拒絕應戰,即使應戰,輸掉亦沒有大問
題。」
    跋鋒寒搖頭道:「你可以作如此想,少帥卻絕不可以,因為他輸不起。現在長安形
勢微妙,少帥必須保持不敗強勢,始可鎮著李淵,同時令有心支持李世民者來投。而傅
采林今趟不遠千里的到中土來,擺明是為高麗揚威,若寇仲變成不敢應戰的懦夫,又或
是傅采林的手下敗將,如何有資格成為『天刀』宋缺的繼承人?」
    寇仲雖明知事實如此,聽跋鋒寒道來,仍禁不住愁上添愁,長歎一口氣。
    此時抵達外門,一員將弁迎上來施禮道:「得韋公公吩咐,末將預備好馬車,恭送
少帥返興慶宮。」
    寇仲閉上眼睛,仍可認出他是常何,韋公公派出今晚於皇宮當值的將領中最高軍階
的人來侍候他們離開,似乎有點不合常理。
    常何見寇仲定睛瞧著他,竟避開寇仲的目光,垂首道:「請少帥登車起駕。」
    他的神態落在徐子陵等人眼中,不覺有何異樣。可是曾與他患難與共深悉他為人的
寇仲,卻感到他是心中有愧。說到底,常何肯定是個有良知的人,若受建成壓迫來害他
們自含受良心責備。
    心念暗動,趨前兩步,低聲以丑神醫的語調聲音道:「常大人,是莫一心,別來無
恙。」
    常何聞言色變,往他望來。
    由於常何獨自進入門內相迎,與把守外門的禁衛相距數丈,負責守護馬車的常何親
隨離他們更遠,所以不愁唐軍方面有人能聽到他們的說話。
    寇仲道:「常兄可通知劉政會大人,說莫一心回來啦!」
    常何面色再變,忽晴忽暗,倏又垂下頭去,卻不敢答他半句話。
    寇仲不忍心迫他,哈哈笑道:「韋公公其周到……」
    常何忘形地急道:「不要登車!」
    寇仲連忙改口,接下去道:「不過我們想漫步夜長安,不用勞煩常大人。」
    常何裝出錯愕神色,道:「這個嘛,這個嘛,悉隨少帥心意,不過請容末將引路,
免致遇上巡軍時有不必要的誤會。」
    又低聲道:「不要回宮!天亮便沒事!」
    寇仲心中寬慰,常何確是義薄雲天之輩,不枉自己與他一場兄弟,亦可看出他內心
不願被建成利用來暗算他們,因常何成為統領後,該只服從李淵的命令。由此可以推知,
這只是建成、元吉的陰謀詭計,與李淵無關。
    徐子陵對兩人的對答聽得一清二楚,心中浮起一個念頭,建成、元吉既膽大至敢暗
布陷阱殺他們,當然不肯放過李世民,插入道:「我們想到宏義宮與秦王打個招呼,有
勞常將軍安排。」
    常何現出震動神色,欲言又止,最後才裝作為難的道:「宏義宮在城外西面十里許
處,少帥可否待至明天,讓小將有時間作妥當安排。」
    寇仲此時肯定護送馬車的隨行禁衛裡,有建成、元吉的人在。故常何裝模作樣,說
話給那些人聽,好向建成等作間接交待。而常何之所以會露出震駭神色,是看穿他們與
李世民的關係,更從他的提示推想到李世民正陷身危險中,因而提供保護。
    常何忽然現出堅定神色,先向他打個眼色,然後道:「少帥有命,末將豈敢不從,
共不過牽涉到城門開放,小將必須上報韋公公。且由於路途遙遠,頗為不便,少帥請先
行登車。」
    寇仲與他合作慣了,微笑道:「入鄉隨俗,當然一切都要依足規矩辦事。但坦白說,
我很不慣坐馬車,總覺氣悶,怎比得上放騎騁馳痛快。不若讓我們在這裡等候常大人的
消息。」
    常何領命而去後,跋鋒寒沉聲道:「你這樣會否害了常何?」
    寇仲道:「放心吧!可達志方面當不會在今時今日洩漏我乃莫一心的事,使李建成
曉得突厥方面曾瞞騙他。既沒有這條線索,常何又是李建成扶持下坐上統領位置者,故
今晚詭計不成,李建成只會怨老天爺不合作,不會降罪常何。」
    侯希白道:「子陵的腦筋轉得真快,如今的秦王,肯定是建成、元吉除我們外另一
攻擊目標,真狠!」
    寇仲喜道:「如此看來,李淵該是對應如何處置李世民仍猶豫不決,否則李建成豈
會冒著李淵重責鋌而走險?」
    跋鋒寒搖頭道:「只要佈局成殺我們者是突厥人,李淵便拿建成、元吉沒法。至於
對付李世民,以楊虛彥的刺客經驗和融合《御盡萬法根源智經》與《不死印法》的身手,
攻其不備下,非是沒有成功機會。」
    寇仲歎道:「這小子確是第一流的混蛋,唉!希望能及時趕到宏義宮,今晚果然沒
覺好睡,他娘的!」
    眾人再苦候近一刻鐘,常何終於回來,使手下牽來四匹駿馬,欣然道:「稟上少帥,
一切如少帥所示,請上馬!」
    馳出皇城後,在常何與十多名禁衛簇擁下,四人轉右朝金光門馳去,蹄聲打破黑夜
的寧靜,更鼓聲從遠處傳來,提醒他們此刻正值三更時份。
    越過跨過河渠的長橋,抵達金光門外,金光門的吊橋早已放下,除守門的百名唐軍,
尚有一支近八十人的騎兵隊,在門道內外列隊恭候,出乎他們料外的大陣仗。
    一名武將策馬過來施禮道:「城衛統軍劉弘基,參見少帥、徐先生、跋先生和希白
公子。」
    寇仲、徐子陵和跋鋒寒尚是首次與他碰頭,知他和殷開山乃城衛系統的兩大指揮將
領,是李淵的親信,不由對他特別留神。
    劉弘基既高且瘦,蓄耆采黑的小鬍子,眼神冷冷的,典型職業軍人的冷靜表情,使
人不會懷疑他在接到殺戮敵人的命令時,可毫不猶疑地立即執行,其信念更非可以輕易
被動搖的。最特別是濃黑的長眉直伸至兩鬢,在鼻樑上印堂處眉頭連結起來,更添其悍
狠之氣。
    侯希白笑道:「又要勞煩劉大將啦!」
    劉弘基淡淡道:「希白公子真客氣,職責所在,是弘基份內的事。」
    轉向常何道:「皇上有令,少帥交由弘基接待,常大人請立即回宮。」
    常何微一錯愕,不敢說話,向寇仲等請罪後掉轉馬頭與親隨回宮去也。
    四人早猜到此事會筋動李淵,如今只是由劉弘基證實無誤。由於寇仲要出城往見李
世民,此事可大可小,誰敢擅拿主意。即使李淵已睡覺,韋公公也要冒犯天威之險把他
吵醒,讓他決定。亦有很大可能李淵因心事重重,此刻尚未上龍床就寢。
    現在既得李淵放行出城,顯見李淵仍不願與他們鬧翻,因為嚴格來說,一天兩方沒
正式結盟,少帥軍和大唐軍仍處於戰爭狀態。李淵如不讓寇仲出城,寇仲會疑心被軟禁
城內,這後果將成災難性的演變。
    李淵當然會因此事不高興,卻拿寇仲沒法。即使他擺明干涉李淵家事,除非李淵放
棄結盟,否則亦惟有任他放肆。
    劉弘基道:「少帥請起行!」同時打出手號,在城門候命的騎兵分出三十餘人,領
先出城。
    寇仲策馬來到掉頭恭候的劉弘基旁邊,微笑道:「劉大將軍不用拘禮,我們並騎閒
聊兩句如何?」
    劉弘基雙目射出複雜神色,垂首無奈道:「少帥有命,弘基怎敢不從!」
    在近七十名戰士前後簇擁下,四人馳出城門,進入城西原野朝西的官道,清麗的月
色蓋地鋪天的籠罩大地,夜風拂體而至,別有一番滋味。
    寇仲策騎緩行,向劉弘基沉聲道:「劉大將軍可知我為何沒有待至天明的耐性而急
於去見秦王?致勞煩劉大將軍?」
    前後護衛的騎兵與他們有一段距離,故不虞劉弘基的手下聽到他們的對話。
    劉弘基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垂首道:「弘基不敢揣測。」
    寇仲淡淡道:「道理很簡單,因為我怕長安驟生急變,關中生靈塗炭,我寇仲若坐
視不理,勢成歷史罪人。」
    劉弘基長軀一震,往他瞧來。
    寇仲知道語出驚人收到預期的效果,迎上他的目光道:「大將軍定會以為我危言聳
聽,語不驚人死不休,事實卻是每字每句的出於我肺腑。現今天下形勢分明,已成二分
之局,而關中能令我寇仲顧忌者,惟只李世民一人而已。我寇仲若只圖私利,目下只須
坐視不理,唐主明天必褫奪秦王兵權,至乎把他貶謫遠方,你我雙方結盟將變得毫無意
義,因我寇仲絕不會與勾結突厥人的李建成和李元吉合作。突厥人既如李世民已去,我
們的盟約功虧一簣,定將大舉南下,直撲長安。在長安軍心動搖下,大將軍是知兵的人,
當悉結果如何?還認為我寇仲是危言聳聽嗎?」
    劉弘基聽得面色忽晴忽暗,最後垂首道:「少帥這番話何不直接向皇上提出。」
    寇仲微笑道:「因為我不想命斃長安。」
    劉弘基駭然往他瞧來。
 
    ------------------
  貓餅乾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